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每事報*
市長:SCFtw2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其他【*每事報*】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歷史+文化(CJK)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馮玉軍 2020 朱元璋殺宰相胡惟庸,牽連殺了三萬多人,這起冤案的真相是朱元璋預謀鞏固他的子孫的皇權
 瀏覽259|回應0推薦5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tina2008
albert8888
雇貓
SCFtw2
公孫刀湯㊣

.

朱元璋在胡惟庸案過後2年,正式成立錦衣衛來監視眾臣。

=============================

https://www.storm.mg/lifestyle/2916711?mode=whole
為何朱元璋即使沒證據,也要殺胡惟庸?揭明初冤案真相:先處死再捏造罪證,背後藏百年陰謀
馮玉軍 2020-08-26 18:38 清文華泉

明史學家吳晗寫了一篇著名的論文叫《胡惟庸黨案考》,把胡惟庸的案子從頭到尾縷析了一遍,最後證明,胡惟庸的前述罪狀多屬捕風捉影之詞,胡惟庸案是一個冤案。胡惟庸的罪行一件一件被發現,已經是胡惟庸被處死很多年以後了,也就是說,當胡惟庸案發的時候,他並沒有正式的罪名。

既然胡惟庸沒有正當罪名,又為什麼會被殺死呢?《明史》上說,他多年受到朱元璋的寵愛,自己獨攬丞相大權,有的時候,發生了一些事情也不向皇帝報告,還隨便提拔人和處罰人,當時有很多人奔走於他的門下,送給他的金銀財寶不計其數。朱元璋最恨的就是胡惟庸的專權,因為他專權,即使他沒有罪,也要把他殺掉。由此可見,胡惟庸之罪在於擅權僭侈,而這正是最不能為朱元璋所容忍的。洪武十一年(西元一三七八年),朱元璋下令限制中書省的權力,命令以後臣下上奏書,不許「關白」中書省。「關白」是什麼意思?就是凡是送給皇帝的奏章,都要同時送給中書省丞相一份。作為皇帝,朱元璋希望大權獨攬,掌控生殺予奪,決定一切,怎麼能允許這個權力被丞相分割呢?到了洪武十三年(西元一三八〇年)他除掉胡惟庸,終於廢除了丞相制度。

丞相的權力太大,殺了胡惟庸,如果再立一個丞相,仍然不免要與皇帝分享權力。於是,朱元璋乾脆一勞永逸地取消丞相制度,就不會再有丞相與皇帝分權了。在洪武十三年胡惟庸黨案後,朱元璋開始大刀闊斧地改革中央機構,主要是:廢中書省、罷丞相,「設五府六部、都察院、通政司(洪武十年設立)、大理寺等衙門,分理天下庶務」。總的精神是:將政權、軍權分割為若干部分,由各個系統不同的機構分別掌領,在丞相被撤銷以後,六部尚書直接對皇帝負責,六部與皇帝之間,沒有了丞相這一中間管理層,一切大權都由皇帝掌握。從中書省綜掌政權一變而為皇帝親自管理庶政,皇帝直接統轄了吏、戶、禮、兵、刑、工六部,控制了一切生殺大權。「政事一從皇帝出」,皇權相權合二為一,從此在中國歷史上已有一千多年的丞相(宰相)制度和七百多年的三省制度遂告結束,「朱元璋成為中國歷史上權力最大的皇帝」。

在廢除丞相制度同時,朱元璋對掌握國家最高軍事權力的機構也加以改組,他下令解散原來的最高軍事權力機構大都督府,因為大都督的兵權太大了。他把大都督府劃分為中、左、右、前、後五個都督府,即五軍都督府,每個都督府都有一個掌握著一定兵權的都督。這樣,統領天下兵馬的大都督兵權就被瓜分了。每個都督的權力只有原來大都督的五分之一,不足以對皇帝構成威脅。並且五個都督互相制約,互相監督,聽命於皇帝,如果一個都督要造反,其他四個將會形成牽制;退一步說,即使有兩個或三個都督串聯起來要造反,也不太容易。

明朝是朱家的天下,朱元璋要把它傳給子孫,他不僅不願意自己的權力被丞相分割,而且不允許子孫的權力被丞相分割。因此,他把撤銷丞相制度這件事寫到《祖訓》裡頭,規定子孫後世永遠不許立丞相,如果有人建議立丞相,必須嚴懲。洪武二十八年(西元一三九五年),朱元璋敕諭廷臣:「國家罷丞相,設府、部、院、寺,分理庶務,立法至為詳善。以後嗣君,其勿得議置丞相。臣下有奏請設立者,論以極刑。」總而言之,將朱元璋處理胡惟庸案及其後的一系列舉動串聯起來,可以看到他不遺餘力地集中皇帝權力的整個過程,朱元璋的改革使得皇帝的位子坐得更穩了。從此,皇帝不再允許自己的權力分散,中國君主宗法制的專制制度被推向了一個新的階段。

從這個意義上看,胡惟庸的案子既是一個冤案,又不是冤案。說它是冤案,是因為在將胡惟庸處死時,他還沒有罪名,後來所指的罪行都沒有實證,所以說他是冤枉的。他死後,才說他謀反,說他勾結蒙古人,說他勾結倭寇,罪名越加越多。這些罪證一件件揭發出來時,已經到了朱元璋的晚年。說胡惟庸的案子不是冤案,是因為他死於專權、犯了眾怒,頗為同僚所憎恨(劉基、徐達等人都認為他奸邪不可靠),而且影響到了皇帝的專制集權,身首異處只是早晚的事情,所以說朱元璋也沒有冤枉他。

胡惟庸案前後延續十四年,一時間包括開國元勛李善長在內的功臣宿將被誅夷殆盡,達三萬餘人。也還是朱元璋想藉胡案興起大獄來誅殺文武功臣,防止他們日後威脅朱姓子孫。那麼,為何在他們身上非得加上「謀逆之罪」(勾結蒙元、私通倭寇、圖謀造反)而不是專權、貪腐之罪呢?其背後還有其他隱情。在明朝興兵之時,朱元璋為了鼓勵文臣武將給自己打天下賣命,曾授予多位開國功臣免罪鐵券,其上多鐫刻「若謀逆不宥,其餘死罪免二次」之語。正因為不加謀逆之罪無以破功臣的鐵券保護傘,所以將胡案定為謀逆,一石二鳥,便可一舉誅滅功臣了。

在胡惟庸案中被牽連的李善長死後第二年,虞部郎中王國用就上書為他鳴冤,意思是說李善長的地位已經很高了,即使幫助胡惟庸篡位成功,地位也不會更高,李善長不會為此冒這麼大的風險。李善長這樣有大功的人得到如此下場,將會令天下人寒心。王國用的批評尖銳直白,入情入理,無可辯駁。朱元璋讀了如此冒犯的話,心知理虧,竟然不予追究,足見李善長死得有多冤枉。

專制君王對於權力的追求似乎沒有止境,因而對於權臣的防範也就沒有止境,越到晚年,他的這種心態也就越嚴重。他感到年老體衰,他要為未來的繼承者留下一個安全的世界,措施之一就是再次大開殺戒。

======================================
https://www.storm.mg/lifestyle/2916684?mode=whole
朱元璋爆氣狂殺三萬餘人!明初胡惟庸勾結外敵、密謀造反,背後竟藏驚天冤案?
馮玉軍 2020-08-25 19:19 清文華泉

根據《明史.奸臣.胡惟庸傳》的記載,胡惟庸案是一個事實清楚、證據確鑿的政治謀反案。

胡惟庸本是定遠人,在朱元璋起兵後投奔了朱元璋。先後做過元帥府的奏差、寧國縣的主簿、知縣,他在洪武三年(西元一三七〇年)進入中央主管政令發布的機構中書省擔任要職,參知政事;朱元璋洪武六年(西元一三七三年)七月成為右丞相,而沒過幾年又成為左丞相。明代以「左」為尊,左丞相高於右丞相,這表明胡惟庸在任職之初,是受到朱元璋的信任與喜愛的,來自皇帝的認可使他沒用幾年便登上了這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位置,達到了「位極人臣」的目標。朱元璋認為胡惟庸是個人才,特別寵信他。胡惟庸也惕惕自勵,並曾因為人處世的謙虛謹慎而頗得皇上的肯定,受到一天勝似一天的寵信和禮遇。

然而,胡惟庸在獨任丞相之位後,並沒有延續謙虛謹慎的作風,反而開始了獨斷專行的作為。《明史》接下來著力渲染胡惟庸的亂權行徑,並力圖將胡惟庸在這方面的表現當作他引起皇帝猜忌和憎惡的重要原因,這些主要事件包括:

一、擅自決定罪犯的生殺予奪,對人命留存具有最終的決定權是皇帝權威的重要表現。然而,胡惟庸卻僅憑藉宰相之職位,對此類事項任意決斷。

二、擅自升降獎懲官員,官員的任免權本來也是皇帝的專有權力,但是胡惟庸也屢次在未經皇帝同意或不向皇帝請示的情況下,行使此種權力,自己做主處理了。

三、擅自決定政務,胡惟庸是皇帝之下的最大官員,負有協助皇帝處理政務的權力,所以中央和地方諸多衙門從各地發來呈給皇帝且已封好的奏摺,都會先到胡惟庸那裡。胡惟庸在審閱奏摺後,經常會擅自作出批示,而且還會將對自己不利的奏摺隱瞞起來,不把它們送上去,使皇帝通達下情的途徑被阻塞。

正史記載胡惟庸的其他造反行為還有:

一、他的家鄉定遠舊房子的井裡頭,忽然生長石筍,露出水面幾尺,阿諛奉承的人爭先恐後地說這是吉祥之兆,又說他祖父三代的墳上,都夜夜有火光照天。胡惟庸更加高興和自負,有了反叛的想法。

二、吉安侯陸仲亨從陜西回京,擅自乘驛站的傳車。皇帝怒而斥責他,責令他在代縣出任捕捉盜賊之職。平涼侯費聚受命管理蘇州的部隊和百姓,卻每天沉湎於酒色之中。皇帝很生氣,責令他到西北任招降蒙古之事。費聚招降無功,皇帝又嚴厲斥責他。這兩個人害怕極了。胡惟庸私下用官位和金錢利誘他們。這兩個人一向憨厚剛直而又有勇力,見胡惟庸在朝中大權獨攬,就暗中與他密切往來。胡惟庸就將自己謀反的意圖告訴他們,命他倆在外邊收集士兵和馬匹。

三、胡惟庸還曾與陳寧一起掌管丞相府,翻檢全國軍隊、馬匹的簿籍,趁機命都督毛驤選衛士劉遇賢和亡命之徒魏文進等,收為得力的心腹,並說:「我有重用你們的時候。」

四、在胡惟庸策劃謀反後不久,胡惟庸的兒子在集市上駕車,馬兒受驚,墜車而死。胡惟庸卻因此將駕車的人殺死。朱元璋聽說後大怒,便要胡惟庸償命。胡惟庸十分害怕,於是請求用黃金布帛給這人家,皇帝不准。胡惟庸害怕,就與御史大夫陳寧、中丞涂節等商量謀反,暗中把謀反的消息四處通告給追隨自己的人和依附自己的武將,希望提早實施反叛計劃。但他還未真正實施反叛計劃,朱元璋就因為發現了他的另一個違法行為而將其誅殺。

洪武十二年(西元一三七九年)九月,位於南海的占城國派使者來京城進貢,左丞相胡惟庸等人竟然未把這件事彙報皇帝。太監出去看到占城的使者,入宮告訴皇帝。朱元璋發怒,下令斥責中書省的官員。胡惟庸及右丞相汪廣洋叩頭謝罪,而悄悄把責任推給禮部,禮部又推給中書省。皇帝更加憤怒,把這些官員都關了起來,全力追查主要的責任者。不久,即賜汪廣洋死罪,汪廣洋的妾陳氏殉夫而死。朱元璋問及此事,原來這陳氏乃是沒入官府的原陳知縣的女兒。當時,有些官員犯罪後,皇帝除了處罰官員本人外,還會將他的妻兒沒入官府以示懲罰。按照明朝的規定,沒入官府的這些婦女只能賞賜給有功勞的武將,而不能賜給文臣。朱元璋因之大怒道:「沒入官府的婦女,依法只分給功臣的家中服役,憑什麼分給文臣呢?」遂敕令法司調查。依此案情,胡惟庸和六部堂官們都應定罪。在這樣的背景下,原來和胡惟庸一起策劃謀反的官員涂節便於洪武十三年(西元一三八〇年)正月,上告了胡惟庸謀反的事。御史中丞商暠這時已貶官為中書省的小官吏,也把胡惟庸私下的所作所為上告皇帝。皇帝大怒,批轉朝廷大臣輪番審訊,供詞牽連陳寧和涂節,朝廷大臣說:「涂節本來就參與謀反,看到謀反之事不成了,才把此事上奏,不可不殺。」

緊接著,到了洪武十三年(西元一三八〇年)五月初二,朱元璋從西華門擺駕出皇宮,要到皇宮附近的胡惟庸家去。正行走間,路上忽然有一個人迎著皇帝的車駕直衝了過來,攔住御駕車馬,由於緊張,一下子說不出話來。朱元璋身邊的衛士見這個人敢於如此冒犯聖駕,立即衝上去打。這個攔駕的人叫雲奇,是西華門內使,一個宦官。雲奇被打倒在地,手臂都快被打斷了,還拚命指著胡惟庸的家。朱元璋察覺到,一定發生什麼事了,雲奇才敢於拚死攔駕陳訴。既然雲奇在他前往胡惟庸家的路上攔駕,那麼此事就可能與胡惟庸有關。西華門離胡惟庸家很近,朱元璋登上西華門城樓向胡惟庸的家眺望,只見胡惟庸家裡有重重壯士,皆裹甲執兵,埋伏於屏壁間。難道是胡惟庸想要趁朱元璋臨幸時造反謀逆嗎?因為西華門與胡惟庸家近在咫尺,內使雲奇發現了這一逆謀後,便緊急趕來向朱元璋報告。這就是所謂的「雲奇告變」,這件事被詳細地記載在了某些史書中。

就這樣,胡惟庸謀反案發,於是朱元璋下令誅殺胡惟庸、陳寧以及涂節。受此案牽連,被隨後誅殺的官員竟達到上萬人之多,很多人都是在沒有真實證據的情況下被誅殺的。胡惟庸雖然被誅殺了,但整個案子卻並沒有完結。《明史.胡惟庸傳》裡清楚記載著:「惟庸既死,其反狀猶未盡露。」也就是說,胡惟庸被處死的時候,他謀反的罪行還不清楚。之後,朱元璋繼續追查與本案有關的情況。於是胡惟庸的罪狀就像故事傳說一樣,逐步添枝加葉,越到後來越顯得完整:

洪武十八年(西元一三八五年),朱元璋發現胡惟庸曾命太僕寺丞李存義,即明朝開國重臣李善長的弟弟、胡惟庸女婿李佑的父親,暗中遊說李善長一起謀反。當時李善長年紀已老,不敢斷然拒絕,開始不答允,但也沒有告發胡惟庸。李存義託人自首,皇帝免其死罪,將他放逐到崇明島。洪武十九年(西元一三八六年),又查明胡惟庸有私通倭寇的行為,即胡惟庸曾派明州衛指揮林賢出海招募倭寇,與倭寇約日期會見,這件事當時已經聯繫好而尚未行動。同年十月,林賢的案子調查結束。

到了洪武二十三年(西元一三九〇年),朱元璋又查明胡惟庸曾派舊元時的臣子封績送信給已被推翻的元朝皇帝的繼位人,向他稱臣(「稱臣於元嗣君」),請求對方發兵從外面呼應。洪武二十一年(西元一三八八年),藍玉出征沙漠,捉住封績,李善長卻沒有將胡惟庸私通蒙元的事情彙報給皇帝。到洪武二十三年(西元一三九〇年)五月,此事被發覺,封績被逮捕下獄,審訊出真情,李善長與胡惟庸同謀造反的事才大白於天下。恰逢李善長家中奴僕盧仲謙告發胡惟庸和李善長往來的狀況,而陸仲亨家奴封帖木也告發陸仲亨及唐勝宗、費聚、趙庸三個侯爵與胡惟庸共謀叛亂。朱元璋依據這條罪狀,順勢誅殺了朝中重臣李善長,他認為李善長明知胡惟庸謀反的情況,也就是私通元朝軍隊,但是沒有及時上告,屬於大逆不道。李善長、陸仲亨等人被殺後,又有一大批官員受到株連,案子牽連蔓延,前後被殺的官員總數超過三萬。朱元璋為此還特意寫了《昭示奸黨錄》,以期警示臣民。

朱元璋。(維基百科)

對本案的發展過程,大致上可以用一個簡單的順序描述來概括:

一、胡惟庸任丞相後,飛揚跋扈,擅權罔上;

二、謀刺徐達,毒死劉基;

三、與李善長相結交圖謀不軌;

四、定遠老宅的井裡頭生出石筍,且祖墳夜夜火光照天,胡惟庸遂生異念;

五、結費聚、陸仲亨為助;

六、收納亡命之徒;

七、令李存義、楊文裕說服李善長謀逆;

八、遣林賢下海招引倭寇

九、遣元朝降臣封績為使者向北元請兵助反;

十、胡惟庸之子在城中騎馬飛奔,墜身死於車下,胡惟庸擅殺駕車者,朱元璋大為惱怒,讓胡惟庸償命;

十一、阻占城貢使,被朱元璋怪罪;

十二、私給文官以入官婦女,按法律規定,胡惟庸及六部堂屬皆當論罪;

十三、涂節見事不成害怕禍及自己,告發了胡惟庸的謀反陰謀,商暠亦告發胡惟庸;

十四、雲奇冒死阻止皇帝赴胡惟庸宅邸,事後查明胡宅暗藏武士謀害皇帝;

十五、林賢案審理完畢;

十六、李善長被殺;

十七、胡黨株蔓數萬人,功臣宿將幾盡。

以上就是正史中關於胡惟庸案的描寫,也就是明代朝廷處置胡惟庸後的官方說法,但根據後代學者的分析,很多人認為胡惟庸謀反案是一個沒有確鑿證據的冤案,該案的真實情況實際上被遮掩了起來。朱元璋的真實目的在於透過這樣的大案,徹底除掉宰相之權,鞏固受到威脅的皇權。

作者介紹|馮玉軍

男,1971年出生,法學博士,現為法學教授、博士生導師。 包括本書,已正式出版學術個人專著十多部,並主編許多學術著作及法學教材等;在核心學術刊物及其他刊物、報紙上發表論文百餘篇,編輯教材和入選論文集數十部。學術研究領域為法學理論、法律經濟學、立法學、宗教法治研究、後現代法學、法律全球化等。

本文部分內容取材自清文華泉《比竇娥還冤:明清奇葩大案》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173&aid=7079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