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每事報*
市長:SCFtw2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其他【*每事報*】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文學+人生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37歲的傑出醫生一夕成癌末病患:「沒死以前我都還活著!」
 瀏覽248|回應0推薦4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tina2008
GolfNut — 無心的邂逅
albert8888
SCFtw2

.

http://www.storm.mg/lifestyle/189681
「沒死以前我都還活著!」37歲傑出醫生一夕成癌末病患,這樣走完最催淚人生…
陳憶慈 鐘敏瑜 2016年11月15日 18:14

 

人生的最後一刻,你最想和誰一起度過?(圖/Channel 4 News@youtube)

 

當你知道生命只剩幾個月,你會做什麼?許多人可能從此一蹶不振,但美國這個拯救無數生命的傑出醫師保羅,在得知自己罹癌後,卻選擇重執手術刀,為生命奮鬥到最後一秒。究竟是想通了什麼,才能讓他面對生死關頭依然如此堅強?

「死前最想做什麼?」這個問題對我們來說或許遙遠,但對印度裔的美國神經外科醫生兼作家保羅.卡拉尼提(Dr. Paul Kalanithi)來說,卻是逃也逃不掉的現實。37歲那年,他被診斷出肺癌,從此與美好前程道別,生命以秒計算。雖看過無數生離死別,但當自己成了故事主角,箇中心境卻沒有比較輕鬆。


「就像某個人剛剛丟下燃燒彈,夷平了往前的道路,」得知檢查結果,他的心曾頓時天崩地裂「但我得繞道而行。」這個生命鬥士並沒有選擇就此等死,而是他堅守崗位、不因病情而停下執刀的手,在每一個不再平凡的日子裡找出生命的答案。約兩年後,他在家人的陪伴中吐出最後一口氣,為這段短暫卻閃耀的人生畫下休止符。

學歷、前途最重要嗎?在死亡面前,一切都將隨風消逝…
保羅在大學期間沈醉於文學、攻讀至史丹佛大學的文學碩士,想從文學中探究人類生存、生命的意義。但他卻在文學裡發現:「雖然文學帶給人類意義許多豐富的敘述,但是,大腦卻是啟動這一切可能的機械。」基於對人類生命更深入了解的慾望,他轉換跑道,攻讀耶魯醫學院,並在畢業後成為神經外科醫生。高學歷、高收入的他前程似錦,儼然就是個「人生勝利組」。

但令眾人稱羨的一切,卻在看似平凡的某一天完全崩解。


看著過去6年來每天都會看到的電腦斷層掃描片,保羅呢喃:「肺臟佈滿無數的腫瘤、脊柱畸形、一葉肝臟被侵蝕。」但和以前不同的是,眼前這些掃描片上寫著的名字不是毫無連結的病人,而是他自己:保羅.卡拉尼提。

穿著病人罩袍,手上插著點滴,保羅與妻子露西一起躺著冰冷的病床上。「你覺得,有沒有任何可能是別種病?」露西問。但他們心中都早有答案了。

生命急速倒數,他該如何過接下來的人生?

戴上病人的塑膠手環、跟著共事過的幾個護士一起進入病房,這次他不再是醫師,而是渴求一絲存活機會的病患。生離死別是他在過去幾年中多麼熟悉的事,但如今卻是如此陌生。

當露西問起:「你最害怕或最悲傷的是什麼?」保羅腦中唯一浮現的答案是:「離開你。」保羅的生命隨時可能終止,這也讓「是否該有孩子」這件事成為迫在眉睫的問題。

雖然兩人都想要有孩子,但面對殘酷的現實,他們還是得冷靜的思考未來。露西認為這件事應該由保羅決定,因為這攸關保羅接下來所剩無幾的日子是否會被「父親」這個身分綁架,無法盡情完成自己的夢想;保羅則認為應該由露西決定,因為在他死後,露西必須單獨養大的這個孩子。

「我們傳遞下去的將是生命,而非死亡。」夫妻倆決定用人工授精方式擁有小孩。

 

02.png

在生命最後的日子裡,他不是病懨懨的躺在床上,而是過著如以往一樣、充實的生活。(圖/Channel 4 News @youtube)

 

處理完家庭問題,那麼工作呢?躺在病床上的日子裡,他忽然回想到,6天前,自己還在手術室開了36小時的刀,難道確診後短短一週,病情就惡化到讓他無法執刀嗎?細數過往,他發現是在被告知罹癌那一刻,他的人生暫停了,更精確來說,是他「自己」讓人生暫停的。

「難道儀器上顯示我有癌症的徵兆,我就卸下了我對病人、對神經外科、對救人的責任嗎?」因著這樣的體悟,他開始積極找回以往的生活節奏,與主治醫師討論最適合的治療方式。

面對未知的未來,他決定振作,也相信自己能夠做到。「即使心中了然我終將一死,沒死以前我還是活著的。」重回醫院後,他的每一場手術都會有一個醫師陪同,以防他突然體力不支。雖然偶爾會因為手術中途的小狀況而懊惱,但整體來說,努力回到以前的生活確實讓病情的惡化減速了。他一步一步找回生命的主控權。

他死前最沉痛領悟:必須想清楚什麼是最重要的

人的一生,很少有機會距離死亡這麼近,也沒有人能夠解答「死」究竟是怎樣的滋味。也因為如此,曾經歷過的人分享的感受更加震撼人心。對保羅來說,他學到的最寶貴一課是:必須想清楚什麼對你最重要。

在病情與住院醫師工作逐漸取得平衡後,他獲得了夢寐以求的工作機會:花費百萬打造的神經科學實驗室、配合他身體狀況的彈性工作時間,以及具有終身職可能的教授資格。唯一的缺點是:工作地點在威斯康辛,離他所在的加州需飛行32小時…

他曾躍躍欲試,最後卻突然放棄了。「我想要的是什麼?當父親?當神經外科醫師?」他想起自己當初作為外科醫師的自負。他說:「醫師的職責不是峻拒死亡,也不是使病人回復舊有生命,而是敞開雙臂擁抱生命已經分崩離析的病人與家屬。」一個醫師最該做的,是撫慰人心,而現在他最該做的,就是陪伴作為病患家屬的老婆露西。

當你碰上一生屢屢必須介紹自己的時刻,除了列舉你擔任過的職位、做過的事、你對世界的價值,請不要,我祈求,忽視你曾使一個臨終者的日子充溢著滿足的喜悅,那種喜悅我既往歲月從不知悉那種喜悅沒有欲求渴望,那種喜悅只是靜駐,自足。就在此時此刻,那是巨大無比的一件事。

2015 年 3 月,保羅在家人 ─ 包括剛出生的女兒 ─ 的陪伴下去世了。他留給寶貝女兒的這段話,也是他生命最後一哩路上最深的感嘆。人人都會面臨死亡,但唯有在那一刻到來前誠實面對自己,才能讓自己的人生無憾。30多年的生命,像絢麗的煙火一樣綻放,然後消逝。雖然短暫,卻已足以讓世人永遠銘記在心。

本文部分內容經授權取材自時報出版《當呼吸化為空氣:一位天才神經外科醫師最後的生命洞察》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173&aid=55646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