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每事報*
市長:SCFtw2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其他【*每事報*】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死刑存廢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假仁假義的挪威罪刑制度。地球人文明的恥辱。】莊崇暉 2016年03月05日 16:05〈背負77條人命 挪威殺人魔申訴監獄單獨囚禁「違反人權」〉
 瀏覽1,073|回應2推薦5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公孫刀湯㊣
雇貓
albert8888
tina2008
SCFtw2

.

假仁假義的挪威罪刑制度。

地球人文明的恥辱。

==================================
http://www.storm.mg/article/84377
背負77條人命 挪威殺人魔申訴監獄單獨囚禁「違反人權」 
莊崇暉 2016年03月05日 16:05

2011年7月挪威首都奧斯陸(Oslo)爆炸案和于特島(Utøya)大屠殺主嫌布雷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2012年起入獄服刑21年。儘管挪威監獄向來以設備完善聞名,但布雷維克卻不甚滿意,服刑期間他數度申訴當局監禁制度「違反人權」。挪威司法部門近日駁回布雷維的諸多申訴並回應,「一切措施都在被允許限度之內」。

奧斯陸引爆炸彈、于特島瘋狂掃射

極右派分子布雷維克1979年生於挪威,現年37歲。2011年7月22日犯下震驚世界的屠殺案。他先於奧斯陸政府大樓外引爆炸彈,導致8人死亡。隨後又在于特島開槍掃射一個政黨青年夏令營,導致69人死亡、319人受傷。2012年8月布雷維克遭判處挪威司法最重刑期:有期徒刑21年。

挪威無死刑也沒有無期徒刑,刑期同時執行。因此儘管布雷維克犯下93項殺人罪,根據挪威法律,最後僅判21年刑期。服刑滿14年即可申請假釋,但刑期屆滿仍須接受評估,若有再犯可能,他會被繼續囚禁。

10坪套房單獨囚禁 布雷維克:違反人權

入獄後,布雷維克與其他囚犯分開,獨居10坪套房,套房內共有3間房,包括生活起居室、研讀室、運動室,備有電視、無連網功能的電腦、遊戲機台,他也能準備自己的食物和自行洗衣。

獄中,布雷維克能借書、寫信給任何人,但是獄方會一一審查,一旦發現違反法律或鼓動外界發起非法行動,獄方有權阻止。但是布雷維克仍認為挪威政府「殘忍且羞辱」地對待囚犯,控訴挪威違反歐洲議會的人權規範。

其實早在2012年11月,當時布雷維克才入獄不到3個月便控訴挪威監獄政策,包括抱怨手銬不舒服、咖啡不熱、房間沒裝潢等,控訴書長達27頁。

自認是「政治犯」

隔年11月,布雷維克再度提出4頁申訴書,他自認是「政治犯」,基於歐盟人權法令,認為挪威監獄彷彿是地獄,並提出12項「建議」挪威政府改變要點,包括改善對外聯繫溝通限制、取消例行搜身、增加更多零用錢等。未見當局回應,2014年1月甚至以絕食手段重申其訴求。

2015年底,布雷維克認為自己飽受監禁環境折磨,再次控訴挪威當局。當時,負責此案的調查員弗肯吉爾(Aage Thor Falkanger)走訪監獄後發現,監獄對囚犯的行動自由和與他人聯繫的規範非常嚴格,受限極大,凸顯挪威獄中的人權問題。布雷維克也控訴挪威當局違反另一歐洲人權規範:「尊重隱私和家人生命以及他回應的權利。」

反駁控訴 司法部門:一切都在合理限度

為此,挪威司法部門將於3月15日至18日在奧斯陸西南方100公里遠的希恩(Skien)監獄體育館舉辦聽證會,但挪威司法部門辦公室已於2日先發出一份文件並遞交給奧斯陸地方法庭,司法部門反駁布雷維克描述的監獄處境,說明「對受刑人採取的任何措施都在可被允許的限度之內。」

儘管後來稍稍放寬標準,布雷維克一周可和獄警外出活動一小時。但是司法部門也表示,基於安全理由,服刑期間布雷維克仍不能與其他受刑人聯繫,只能接觸獄方人員。當局表示,這些限制都避免布雷維克在外建立一個極端行動的社會網絡。

律師安伯蘭德(Marius Emberland)將為挪威當局辯護,他說:「布雷維克被限制不得與外界聯繫的規定相當嚴格,但是他還是非全然與世隔絕。」

但是,布雷維克的律師史多維克(Øystein Storrvik)呈遞給法庭的另一份文件上寫道,布雷維克監禁前2年,探視他的非獄方人員僅有他的母親,那次也僅相聚約5分鐘。史多維克表示,布雷維克已經被孤立5年之久,患了「清醒隔離傷害」(clear isolation damage)。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173&aid=5448267
 回應文章
揹著77條人命債的大屠殺兇手想在獄中攻讀政治學學位,奧斯陸大學2018-10准了,不過設下這些條件
推薦4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雇貓
albert8888
tina2008
SCFtw2

.

布雷維克恐怖襲擊已經過去了7年。托馬斯說,挪威人終於從當年慘痛事件中復原。他說:「現在挪威終於回到從前。我們不再是受害者了。」

這些為自己打氣打了七年的挪威人現在說「我們不再是受害者了」,這些人的心靈扭曲極了,只為了服從一種偽善而且邏輯詭異的意識形態,這些人好愚昧,好可憐!

====================================
https://www.storm.mg/article/525852
當背負77條人命的大屠殺兇手,想在獄中攻讀政治學學位:挪威奧斯陸大學准了,不過設下這些條件
BBC中文網  2018-10-04 20:00

世界著名的高等學府,收到大屠殺兇手的入學申請,該如何處理?

這正是挪威奧斯陸大學(University of Oslo)幾年前面臨的難題。2011年奧斯陸發生槍擊案和爆炸案,77人喪生,兇手布雷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入獄後不久,提出攻讀政治學學位的申請。

2011年7月,布雷維克在挪威首都奧斯陸發動炸彈攻擊後,在奧斯陸西北約40公里外的於特島(Utøya)發動恐怖襲擊,目標鎖定島上執政工黨主辦的青少年夏令營。

當年不少遇害者的朋友,恰好就讀奧斯陸大學。讓殺人犯與他們共同接受高等教育,爭議之大可想而知。

優先考慮校內學生、教職員權益

另外,在布雷維克的極右「宣言」中,奧斯陸大學的部分教授也是他點名攻擊的目標。

而布雷維克所選科系研究的政治制度,正好是他信奉的極端思想所要攻擊的。這在奧斯陸大學副校長看來,實在是令人費解的矛盾。

儘管如此,3年前奧斯陸大學還是同意了布雷維克的就讀申請,不過為此設定了極為嚴格的條件。他進入大學部學習,選修包括政治理論、黨派政治學、公共行政學和國際關係學等課程。

課程資料通過監獄管理人員交給他,他與學生、教師沒有任何接觸,也不能上網。

奧斯陸大學說,讓改名換姓的布雷維克接受教育,是為了讓符合入學要求的犯人享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權利。

前奧斯陸大學校長奧特森(Ole Petter Ottersen)表示,這是「出於為大學考慮,而不是為他」。

去年接任奧斯陸大學校長的司多林(Professor Svein Stolen)教授,也認同這一觀點。

他說:在這樣一所有規模的大學裏,不會只有一種意見,那些親身受到事件影響的人,肯定更難接受,但我們總體對這個解決辦法,還算滿意。

「這是艱難的決定,但是我認為這是大學為實踐教育精神的方式。」

司多林教授說,奧斯陸大學在接受布雷維克就讀申請之前,首先考慮的是學生和教職員的權利。

「最為重要的是照顧到其它學生、教師和行政人員的感受,所以當時我們花很多時間討論,怎麼確保讓他就學不會造成過多外部影響。」

奧斯陸大學副校長格尼茲卡(Ase Gornitzka)說,大學也是布雷維克當年攻擊的目標,因為大學是挪威開放民主政治秩序的一部分。

她說,「奧斯陸大學的反應與挪威整體社會,對布雷維克的反應是一致的。」

「我們低調應對,畢竟有些挪威人完全不想再看見他。」

「他在法律上有學習的權利,但是他當然不能來大學學習,也不能像普通學生那樣學習。」

「我無法想像他獲釋,但他最好受教育」

曾經擔任奧斯陸大學學生代表的托馬斯,有朋友在布雷維克襲擊案件中被殺,現在仍然不願提及布雷維克的名字。

托馬斯解釋說:「不是因為恐懼,而是因為他不配。他要的就是出名。」

托馬斯擔心,布雷維克選擇這個專業的目的可能是為了顯示自己洗心革面,企圖早日出獄。

即便如此,托馬斯仍然支持大學讓布雷維克就讀的決定。

「我無法想像他被釋放出獄,但如果他有朝一日真的獲釋,他受過教育比沒有受教育要好。」

「司法懲戒系統不是為了以牙還牙,而是為了改造讓人洗心革面。」

最近剛剛從奧斯陸大學畢業的艾米爾說,他認為大學校方做了一件正確的事,儘管這是一個很富爭議的決定。

他說:「布雷維克犯下如此可怕的罪行,這對挪威的開放政策是一大考驗。但是教育會對他有利。」

奧斯陸大學的決定以及人們對這決定的反應,是否很有挪威特色呢?

挪威以自由、寬容和平等著稱於世,那麼英國和美國的大學會不會接受一個像布雷維克這樣有如此犯罪記錄的人入學呢?

教育帶來救贖

英國白金漢大學副校長希爾頓說,如果收到這樣的申請,他會將決定權交給布雷維克受害者的親人們。

「我對教育的作用、教育的救贖深信不疑,它能讓人類更好。但是此人對那麼多的受害者犯下了令人髮指的罪行,那麼這就不是大學可以決定的事了。」

「如果受害者的親人們都同意他可以接受大學的教育,如果他表現出悔悟,那麼他應該可以入學就讀。但如果此事本身造成他們更多的傷痛,那麼就絶不可行。」

布雷維克恐怖襲擊已經過去了7年。托馬斯說,挪威人終於從當年慘痛事件中復原。

他說:「現在挪威終於回到從前。我們不再是受害者了。」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173&aid=5868043
李忠謙 2016年04月21日 13:44 〈挪威大屠殺兇手抱怨單獨監禁「不人道」 法院判他贏!〉
推薦4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tina2008
albert8888
SCFtw2
雇貓

.

http://www.storm.mg/article/106742
挪威大屠殺兇手抱怨單獨監禁「不人道」 法院判他贏! 
李忠謙 2016年04月21日 13:44

2011年7月挪威首都奧斯陸(Oslo)爆炸案以及於特島(Utøya)大屠殺兇手布雷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從2012年起入獄服刑21年。儘管挪威監獄向來以設備完善聞名,但布雷維克卻抱怨獄方對他的單獨監禁處遇,將法務部一狀告上法院。挪威法院20日判定挪威政府確實侵犯原告人權,而且還要支付33萬挪威克朗(約合新台幣131萬)的訴訟費用。

這項判決公布後,除了挪威政府大感驚訝,包括美聯社等外媒也紛紛表示意外。挪威政府堅稱,布雷維克的抱怨根本不合理,獄方對他單獨監禁完全是出自安全理由,布雷維克在獄中當然有受到人道對待。挪威政府律師恩布蘭德(Marius Emberland)說:「我們非常意外,也不同意法院的見解。」

雖然兩造律師在宣判前都說,要是判決不利於己,一定會上訴到底。但政府律師恩布蘭德在宣判後改口,只說會先仔細研究判決再說。路透社稱,挪威的法務部長安努森(Anders Anundsen)在得知判決結果後,也還尚未表示是否會繼續上訴,而挪威的法務部正是本案被告

被判21年重刑的恐怖屠夫

極右派分子布雷維克1979年生於挪威,現年37歲。2011年7月22日犯下震驚世界的屠殺案。他先於奧斯陸政府大樓外引爆炸彈,導致8人死亡。隨後又在於特島開槍掃射一個政黨青年夏令營,導致69人死亡、319人受傷。由於挪威沒有死刑也沒有無期徒刑,2012年8月布雷維克遭判處挪威司法最重刑期:有期徒刑21年。

入獄後,布雷維克與其他囚犯分開,獨居10坪套房,套房內共有3間房,包括生活起居室、研讀室、運動室,備有電視、無連網功能的電腦、遊戲機台,他也能準備自己的食物和自行洗衣。不過布雷維克每天有22到23個小時遭到單獨監禁,無法與其他犯人接觸。布雷維克能借書、寫信給任何人,但是獄方會一一審查,一旦發現違反法律或鼓動外界發起非法行動,獄方有權阻止。

布雷維克控訴:單獨監禁不人道!

布雷維克認為挪威政府「殘忍且羞辱」地對待囚犯,控訴挪威政府違反《歐洲人權公約》。審理本案的奧斯陸地方法院的法官塞庫利克(Helen Andenaes Sekulic)認為,布雷維克從2011年7月22日起就受到單獨監禁的待遇,法院卻找不到禁止他與其他受刑人接觸的理由,尤其獄方聲稱這是出自安全理由,但監獄本身就已經是被高度監視戒備、因此具有高安全性的場所。

法官說,布雷維克不只跟其他受刑人用厚重玻璃隔開,連他與自己的律師見面時,也是受到相同待遇。布雷維克很長一段時間,在夜晚睡覺時每半小時醒來一次,有時還會在有女性警官在場的情況下遭脫衣搜身。法官認為,獄方對布雷維克實施單獨監禁時,並未考慮到他的心理狀況。

挪威法院:獄方不該如此對待囚犯

塞庫利克法官在判決中表示:「在考慮本案的所有關鍵事實之後,法院認定獄方對布雷維克的處遇是一種不人道的對待。」「對於不人道及羞辱待遇的禁止,代表了民主社會的基本價值。這對於任何人都該一體適用,無論是恐怖分子還是殺人兇手。

不過對於布雷維克抱怨獄方侵害他的通訊自由,法院並不同意原告主張,因為獄方對布雷維克信件的事先審查,仍在法律允許範圍內。獄方曾提出一封布雷維克在2013年所寫的信件,當中提到「我知道要怎麼解決獄警」、「我知道怎麼用獄中的材料,製作出10到15件致命武器」,而且布雷維克的通信對象往往是一些右翼的極端分子。

判決引發熱議

除了挪威政府對判決結果感到意外,當初在於特島大屠殺中倖存的受害者更是大感震驚。一位倖存者彼得森(Eskil Pedersen)對挪威廣播公司(NRK)表示:「(聽到這消息以後)我先是大感驚訝、然後是憤怒與沮喪。老實說,他這樣的罪犯還能贏得判決,根本就像是在我的內臟上打了好幾拳。」

不過另一位大屠殺的倖存者伊勒(Bjoern Ihler)倒是願意肯定法院的見解。他在推特上表示,這項判決顯示挪威的司法體系確實有在運作,在如此極端的狀況下仍願尊重人權。「我們認為我們應該要嚴肅看待這項判決,並且思考我們要怎麼對待囚犯,如何讓他們免於遭受虐待。」
 
挪威當地報紙《Verdens Gang》20日在社論中痛罵,這根本是一起錯誤的判決,因為法院竟把單獨監禁看成是酷刑一般的大事。奧斯陸大學法學院的教授拉森(Kjetil Larsen)也對媒體表示,這項判決令人吃驚,日後被推翻的可能性也很高。因為法院顯然把獄方的安全考量等閒視之,「這很可能是日後政府提起上訴的主要理由」。
 
挪威一個犯罪受害者及其親屬的支持團體的負責人克里斯汀(Lisbeth Kristine)也對挪威廣播公司表示,他對本案判決感到驚訝與失望。唯一令人有些安慰的,是至少法院不認為他寫些偏激內容的信件給極右派分子是有理由的。布雷維克的律師史多維克(Øystein Storrvik)則說,他對這次判決相當滿意,對於通訊自由的部分布雷維克不會再計較。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173&aid=547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