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每事報*
市長:SCFtw2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其他【*每事報*】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政治+社會【太陽餅之亂】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臺灣爛人傳】2015-5-10 中國時報社論〈不容黃國昌披學術衣造政治神〉
 瀏覽1,219|回應1推薦3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SCFtw2
雇貓
tina2008

.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50510000334-260109
社論 - 不容黃國昌披學術衣造政治神
2015年05月10日 04:10 
主筆室

黃國昌宣布加入時代力量黨,並考慮參選港湖或汐止區域立委。這些年,他頂著中研院的學術光環,卻踐踏中研院的學術聲譽,進行個人的政治造神工作。現在,完成了太陽花學運光環的總收割後,自認已登上政治聲望高峰,決定show hand,表達參選立委的政治企圖,攤政治牌、亮政治劍。

在入黨記者會中,黃國昌強調的「熱愛教學研究」,其實只是他一步一步堆積個人政治成本的籌碼和工具,外界鮮少意識到他有什麼教學研究的熱誠。「黃國昌」三個字,一直是「台獨」、「仇中」、「反國民黨」的代名詞,鼓動激烈抗爭、不惜踐踏法治,他是台獨的闖將。

從政治結果論來看,黃國昌的布局很成功,但他在政治上的成功,卻是中研院在學術上的汙漬。長期以來披著學術外衣,利用中研院「尊重學術自由」傳統,從中研院的光環中吸取養分、隱藏他的政治野心,以博取社會信任。一步步的布局,黃國昌要鋪陳的,就是今天參選的局面。

中華民國是民主自由的國家,嚴格說來,就算有人持著「台獨」、「仇中」、「反國民黨」的政治立場,可以與之辯論、進行邏輯論理的批判,倒也不能有太多道德上的責難。但「政治不能干涉學術」的理念,黃國昌不至於不知,而黃今天宣布入黨考慮參選,回頭望過,靠著學術光環在政治上壯大,不就是利用學術外衣遂行個人政治生涯布局的最壞示範嗎?

甚至臨到要亮牌的時刻,他還要扭捏作態地表示,「過去投入熱愛的教學研究,一旦參選立委,接下來就必須辭去中研院的工作。」這番談話只是大吃中研院豆腐,意思是,在他正式宣布參選前,中研院的學術身分還有消費價值,這件學術外衣還可以繼續穿著,不急著脫掉。他想在政治上Show hand,卻還打算緊握中研院職務的學術籌碼。

「學術和政治的工作分際這條線,我守得非常嚴格」,這是黃國昌自己信誓旦旦說過的話,這句話也點出了關鍵,如果今天黃國昌是從一個政治職務轉到另一個政治職務,都在政治領域,就沒有誰包裝誰的問題,但學術和政治的線必須分明。在黃國昌宣布入黨、掛出參選風向球前,強辯他的政治行為無傷學術,已難召公信,現在他已正式入黨,又有意參選,卻還要繼續利用中研院的光環、戀棧中研院的職位,他置中研院的學術尊嚴於何地?他口中的那條學術與政治的線,已膨脹成為他政治摸魚的混水塘。我們要告訴黃國昌,學術是一種許諾,政治也是,不要把政治與學術變成待價而沽的生意。

當然,如果黃國昌最後宣布參選,讓社會得以檢驗黃國昌長期主張台獨、激化仇中、衝撞法治的主張能否讓台灣人民認同,也不是壞事,因為選舉本身就是最好的顯形劑。

太陽花學運對社會產生的衝擊太強大,許多政治野心者都想搶奪太陽花的光環與能量。根據台北大學社會系部分師生在去年曾做過一份「誰來『學運』?太陽花學運靜坐參與者的基本人口圖像」調查,參與學運的成員56%是學生,其中20~24歲的年輕人即占44.5%。由此可知,太陽花學運的主力量年輕世代,搶得太陽花能量,也意謂搶得年輕世代的代言權,這一點更讓政治野心者垂涎。

黃國昌、林飛帆與陳為廷3個主要代表人物,藉著太陽花衝擊波所激出的大氣冰晶,折射出了以小渲大的月暈效應,誤以為自己的反中論述代表太陽花全貌。實際上,太陽花是對政治不滿的集體效應與集體能量總爆發,是年輕人「反財富集中」、「反分配不公」的吶喊,這是否等於台灣人民認同黃國昌等人破壞兩岸和平的極端主張?在林飛帆與陳為廷退出選舉後,黃國昌剛好可以太陽花代表人物的身分接受檢驗。

黃國昌參選,也意謂他不能繼續利用中研院的學術光環,踐踏中研院的學術聲譽,這也算放了中研院、放了學術尊嚴一馬。就此而言,社會對黃國昌願意離開保護傘、脫掉面具接受檢驗,應該是樂觀其成的。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173&aid=5323352
 回應文章
2015-3-13 中時報導〈王奕凱批黃國昌公然說謊〉2015-3-17《周刊王》049期〈妖西:黃國昌根本是懦夫〉
推薦3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tina2008
SCFtw2
公孫刀湯㊣

.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50313000441-260106
王奕凱批黃國昌公然說謊
2015年03月13日 04:10 
楊毅/台北報導

318學運屆滿周年前夕,學運決策核心、中研院研究員黃國昌接受媒體專訪,還原當時學運退場過程。不過,黃的說法,昨隨即遭當時反對退場的前基進側翼成員王奕凱「打臉」,痛批黃公然說謊,「我只看到一再用說謊來保護自己的光環羽毛!」

黃國昌接受網路媒體《新頭殼》專訪談到,對學運退場時機的決定,當時的確有很多人不諒解,覺得好像被片面通知,但其實議場內原本決議是,應先對立院外的人說明、溝通退場時機,只是後來發生一些事有所變化。

駁斥決策過程非事實

黃國昌強調,退場決定前後,至少有上百人次參與討論,開了2、3次會議,決策長達24小時。但消息傳出後,有一個人(指王奕凱)突然衝到議場內高聲反對,讓林飛帆和陳為廷必須先回議場處理,導致可說明和溝通的時間都被壓縮。

對於此番說法,王奕凱昨隨即在臉書發文駁斥,痛批黃國昌公然說謊。他說退場那天根本不是在外開會決定溝通,或因他聽到要退場的消息,所以一個人衝上台,導致陳、林跑回來解決,而壓縮溝通時間讓學運倉促退場。

他不滿地說,事實上他在3月25日就聽到討論退場方案;27日決策圈開會前,就問過他與基進側翼的退場底限;4月6日就知道當晚決定退場。衝上台時的幾個小時前,就收到退場記者會的內容稿,當他衝上台後,負責維安的王雲祥還掰說不會退場。

黃沒收文宣 管制言論

王奕凱披露,黃國昌、陳為廷、和林飛帆本就在議場內準備退場記者會,並非如黃所說的在場外。而他要進去的事,很早就跟場內講過,決策小組卻反而把門口志工換成自己人,並下令「阻止基進側翼組織的人進入議場。」

不僅如此,他更指出,黃國昌在330遊行當天也下令沒收基進側翼的文宣,進行言論管制,事後黃還寫了一封親筆簽名道歉信,說以為是別人冒名,「事實上我們的人早在當你身邊的志工時,就知道是你下令。」

「我不認為因為你運動有付出,有法學貢獻,就能繼續坦護你的謊言」,王奕凱說,黃國昌不可告人的一面還不只這些,他沒等到黃對318的轉型正義,也沒等到黃的全面檢討與反省,反而是繼續編織謊言。

文末王奕凱甚至嗆聲,黃國昌未來若想從政,想繼續領導運動,他將陸續公開他所知道的,如果黃認為他誹謗,「那就告我走法院吧,我證據證人都有的!」

至於何謂「不可告人」?王奕凱表示,他已經答應過「當事人」,要看黃國昌如何回應上述問題,有無徹底檢討,否則他將在公民團體號召410重返立院活動時,公開向外界揭露。

=======================================
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50317001176-260407
妖西:黃國昌根本是懦夫
2015年03月17日 05:50 
049期《周刊王》

太陽花學運決策核心人物黃國昌日前接受媒體專訪的發言激起學運幹部不滿,在臉書痛批他「說謊」,更有學運幹部稱黃國昌「就是懦夫」。面對318學運屆滿1周年,竟然勾起太陽花核心成員和學運明星學者黃國昌之間的新仇舊恨,轉折之大令人料想不到。

目前自組召集「革命議會」的學運幹部王奕凱,在臉書上痛批太陽花學運精神領袖黃國昌「說謊」、「避重就輕」,引爆網路熱烈討論,王奕凱的怒火,其實與318學運將屆滿1周年,黃國昌接受媒體專訪時,談到太陽花退場的過程有關。

倉促退場 責任推戰友

黃國昌受訪時談及抗爭過程,坦承很多人不滿意片面退場的決定,原先也決議先與立院外的群眾討論退場時機,不料議場內有人高喊反對退場,得讓讓林飛帆、陳為廷必須先回議場處理,導致可以說明與溝通時間被壓縮,加上傳出馬英九跟國民黨立法院黨團要開記者會,以致沒時間跟群眾說明溝通。最後消息走漏,隔天報紙已經登出來了。「能理解立院外學生與群眾看到報紙才知道退場時機,一定很不能接受。」

王奕凱反駁,黃國昌當初根本是黑箱決策,完全無意溝通,就打定主意要退場,現在才來亂牽拖,「記者會前2分鐘,我是看到準備退場的新聞稿以及被帶進去,知道確定退場才衝上台,現在黃國昌卻將當時的混亂和我衝上台當成他必須匆匆決定退場的理由。」王奕凱說這種倒果為因的講法,就是說謊。

王奕凱說,太陽花學運的支持者既然批評政府的決策黑箱、先斬後奏,在這場運動中大家要求政府講清楚,那麼運動本身就不該走同樣模式,「影響到學運方向的大決策,至少形式上要對支持者說明白,取得多數的共識後再動作。」王奕凱痛斥黃國昌:「牽拖到我衝上台,以此為由將自己決策責任卸除或減輕,豈能服眾。」

黃國昌身為領導學運的重要人物,王弈凱痛責他言行不一,實在說不過去,「黃國昌根本在找藉口,好讓他們3人(指黃與林飛帆、陳為廷)可以掌握權力核心。」王奕凱隨後更在臉書嗆聲,「所謂的說謊不是場內或在勞陣開會而已。我會陸續公開我知道的,如果黃國昌認為我誹謗,那就告我走法院吧!我證據證人都有的。」他在接受本刊電訪時,又再度強調一次,並稱「一直等待你們這些人自己坦白,能老實說你們做了哪些決定,或至少不要說謊。」他還指出,黃國昌不可告人的一面不只這些,強調黃不願檢討面對「太可惡」。

妖西批黃 整碗都端去

同為黃國昌的學運戰友,福爾摩鯊會社社長妖西(劉敬文)對黃國昌的行徑也表示:「黃國昌說謊又不是新聞。」本刊訪問時,妖西思考半天,想選擇一個適切的形容詞來表達他對黃國昌的不滿,最終他認為,黃國昌最大的敗筆就是「做了對運動支持者最不好的示範。」黃國昌漠視對決策的影響力,一副「事不關己」的說法,無異是「有權無責」、「就是懦夫」。

「我們甚至懷疑、但沒有證據,黃國昌會是中國同路人,嚴格說,他根本沒有認真投入反服貿運動,而是立法院占領後插花進來,一躍而成明星,最後整碗捧走。」妖西痛批。

妖西進一步說,「整碗捧走也沒關係,但就拿去做別的。」他認為黃國昌等人在退場後,開了幾次會,就決定將太陽花運動的能量和資源轉移用到「公投補正」,這就好比是慈濟被社會質疑吸納了龐大善款,而將該用於東邊的用到西邊一樣,無法對支持者交代。

楊翠呼籲 棄英雄迷思

東華大學華文系副教授楊翠,也是學運積極分子魏揚的母親,她回顧去年學運的過程時對媒體表示,太陽花學運在過程中應該要避免「英雄迷思」,並貫徹「退回服貿」的運動主訴求,才能算是真正成功。

楊翠這篇接受媒體專訪的聯結,也貼在王奕凱的臉書上,他並且評論稱「非常值得一讀」,言下之意是對楊翠「運動中被邊緣化的學生更偉大」之觀點相當認同。

面對昔日戰友的反彈,黃國昌低調對媒體表示,參與退場討論的人很多,退場決策前後至少有上百人次參與,也開會討論,但他坦言,「討論範圍不夠廣、參與的人不夠多,溝通沒有做好。」可見王奕凱等人的指責也打到痛處。

綜合妖西、王奕凱等學運幹部的指控,共同指向學運精神領袖黃國昌在太陽花學運主導決策卻又規避責任,龜縮於第二線卻又不能透明公開地服眾,反而陷入自己所批評的黑箱模式,充分顯露說一套、做一套,表裡不一的風格收割了所有光環,在318滿周年之際,讓外界覺得格外諷刺!本刊發電郵求證黃國昌,但在截稿前未獲回應。

更多精采內容,詳見本期《周刊王》,最新049期隨刊附贈王麗雅私藏美背筆記跨頁全版美照,雜誌內還附超商折價券,幫您激省1008元,粉絲切勿錯過,詳情請參看周刊內活動頁。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173&aid=5323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