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每事報*
市長:SCFtw2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其他【*每事報*】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政治+社會【太陽餅之亂】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2014-4-3] 王金平失分,馬英九就能得分 —– 說說弭平小聖牛之亂的上策、中策、和下策
 瀏覽556|回應0推薦4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albert8888
tina2008
雇貓
SCFtw2

.

27 樓  SCFtw2 發言於2014-04-03 07:11:30

聖牛有旨:宣翰林院侍玩學士馬英九上殿答話! ----- 喳~~~~~~

-----------------------------------------------------
195 樓 SCFtw2 發言於2014-04-03 15:19:52

早上07:11:30我貼了一句『聖牛有旨:宣翰林院侍玩學士馬英九上殿答話! ----- 喳~~~~~~』,現在是贊成1反對6,可見愚忠於馬的人太多。

8樓amytsai發言於03:15:33,全帖是:『只敢欺負君子,不敢得罪小人,是鄉愿的台灣媒體的最佳寫照』,這個阿米菜的正負得分是25 : 1,可見盲目濫情的藍人太多。

聯合報罵這些劫機犯的社論和黑白集還不夠多嗎?!

誰欺負馬桶了?!像這個阿米菜就是個典型的盲目的“忠君害國”之徒,馬桶是不能罵的,是嗎?可憐!

-----------------------------------------------------
200 樓 SCFtw2 發言於2014-04-03 15:44:19

王金平失分,馬桶就能得分。

從第四天起,每晚雙方上電視公開辯論,各派五人(可以每天換),每晚兩小時,連續三天,不夠再加,交互盤詰,打破沙鍋辯到底,就辯服貿,以示國人,很難嗎?!

請劫機犯派代表至少兩人參加,這兩個代表(可以每天換)當然是每天都被打爆駁爛,這就顯示這些劫機犯根本不懂服貿,中間選民自然能看清楚這些人根本就是跳出來犯法鬧事的,不是嗎?!

劫機犯的代表每天都被打爆駁爛,綠營就輸到脫褲了,不是嗎?!

中策是一週之後 --- 在警告之後 --- 派超優勢警力攻進去,先放催淚彈,然後一隻一隻安全抬出來。馬桶立刻得分,王金平敢放屁嗎?!

下策呢?大家都看到了。

-----------------------------------------------------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1/8589199.shtml
馬政府步步退讓,學生們得寸進尺
【2014/04/03 聯合報】【聯合報╱社論】 2014.04.03 02:08 am

馬總統的民意支持度現在還剩下幾趴,大概已沒人有興趣知道答案了。讓學生占領國會那麼久只是其一,更難堪的是,他在政治上步步退讓,讓學生予取予求,卻只是愈發助長學生氣焰高漲、頤指氣使,彷彿他們真的能代表「全民」指揮國家。這齣民主鬧劇,馬總統要陪學生玩到幾時?

我們並不是主張政府應立即動用警力將學生從國會驅離;然而,這個政府簡直像棉花糖似地,隨便學生怎麼索取怎麼要脅,卻提不出任何要求退場的相對條件,或從正當性的角度要求學生限期撤出國會,遑論駁斥學生的無理。如此軟弱的表現,如何教人民相信政府能在兩岸談判中站穩立場,為台灣爭取利益?

太陽花學運為「反服貿」而起,起因是認為張慶忠宣布服貿為「已審查」違反程序正義,是黑箱作業;如今,馬政府已同意服貿協議退回委員會重審,同時也同意建立「兩岸協議監督機制」,已具體回應了學運的主要訴求。至於學生要求的另外兩點:一是召開「公民憲政會議」討論當前台灣的憲政危機,二是「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必須先完成立法再審服貿,則是學生漫天喊價的緩兵之計;前者意在擴大戰場,後者則是不可能的任務,馬政府難道也只能照單全收?

政院版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今天將送至立法院,草案採取了「四加二」的監督程序,內容與學運版本不盡相同,有待朝野立委併同與其他版本審議整合。然而,《監督條例》與《服貿協議》原是可以同步進行的工作,學生卻主張先完成前項條例再審後者;如此一來,和推翻服貿已沒有兩樣,因為隨時可以利用任一項程序異議阻擋服貿協議的進行。果真如此,馬政府今天的讓步即完全失去意義。

不僅如此,學生要求所有朝野立委必須簽名同意「先立法再審查」,並簽署同意書;此舉根本是在利用集體暴力剝奪個人意志,形同霸凌。不論同不同意此舉,任何有尊嚴的立委,都不可能簽名交出自己的代議權吧?學生提出這種侵犯立法權的條件,不覺得太過自大及反民主嗎?

至於學生要求召開「公民憲政會議」,馬政府則交由行政院規劃召開「經貿國是會議」作為因應;此時此刻看來,也是畫蛇添足之舉。原因不在經貿議題不重要,台灣要拚經濟,兩年前就應召開此會議;但在各界不斷呼籲下,馬政府置若罔聞。如今,學生把服貿問題上綱到憲政層次,政府卻又想用「經貿國是會議」來打發,不僅牛頭不對馬嘴,也不是學生在專業上所能參與,當然不可能換取得學生的退讓。

果然,昨天學生不僅悍然拒絕接受「經貿國是會議」,更進一步拉高身段,指責馬總統和江揆毫無資格主持任何改革會議,必須由公民團體和學生為主體來籌備與召開「公民憲政會議」,再將結論交由體制機構來執行。由此看來,馬總統步步退讓,只換得學生步步進逼、得寸進尺,幾名學運領袖則儼然以「超政府」的姿態在那裡喝令指揮。馬總統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尊嚴受損,但整個政府的顏面可以如此被踐踏嗎?台灣的政府體制可以伸縮自如到隨便誰來指揮嗎?

本報昨日《黑白集》提到,馬政府的危機處理常常落入「打破杯子,賠掉房子」的窘境。去年洪仲丘事件幾乎摧毀了整個軍隊的士氣和制度,馬王的九月政爭落得一敗塗地並賠上黃世銘,而今天反服貿事件眼看著又重蹈覆轍讓黨鞭掛彩,而放眼仍看不到終點。學生能將馬政府玩弄於股掌之上,莫非就是看穿了總統的軟弱可欺?

這次學運誠然展現了新世代的面貌與呼聲,但就為「反服貿」揭竿而起的意義而言,它的高潮應該是在三三○的凱道宣布勝利收場;接下來,與白狼的糾纏或是和民進黨在立院的唱和,恐怕都是狗尾續貂。問題是,學運領袖不能見好就收也就罷了,竟連馬政府也不設停損點、唾面自乾地和學生在那裡耗著,而雙方竟都口口聲聲宣稱自己代表「人民」。請問:你們心中真的還有別人嗎?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173&aid=5070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