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每事報*
市長:SCFtw2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其他【*每事報*】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音樂(+藝術)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2014-2-25] 一輯壓縮檔音樂 — 20110207 — 曲目說明及評論(一). 英語歌
 瀏覽602|回應0推薦6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公孫刀湯㊣
tina2008
albert8888
雇貓
GolfNut — 無心的邂逅
SCFtw2

.

https://city.udn.com/51173/5042597?raid=5046046#rep5046046
http://classic-blog.udn.com/SCFtw2/10294663

------------------------------------------------------------------
1. It's April Again {Le long de la Seine} (Georges Auric 曲. Muriel Smith 唱. 1952 film. DVD-avi)
https://skydrive.live.com/embed?cid=0F582FC25C718D55&resid=F582FC25C718D55%211341&authkey=AMoYDNYASv4viTg
〈It's April Again〉本來是法語歌,原名〈Le long de la Seine〉,可以譯為〈沿著塞納河〉。英語歌詞是新寫的,並非翻譯。
Georges Auric曾經是法國的現代音樂作曲家團體“六人團”的一員,後來搞電影音樂。法語原歌作於1952年,當年就出了唱片,Auric似乎是不忍心這麼靈感充沛的好旋律衹留存在法語文化裡,就把它塞進同一年首映的好萊塢大片《Moulin Rouge》。
《紅磨坊》這部電影主要是在法國拍攝的,這是美國歷史上最出色的導演之一John Huston最好的作品之一。這是法國所出產的最好的畫家之一Henri de Toulouse-Lautrec的傳記片。片子裡有三個重要的女角,莎莎嘉寶演紅磨坊夜總會裡一個迷倒眾生的紅歌女,她“表演了”兩首歌,都由Muriel Smith幕後代唱。
美國人Muriel Smith (1923~1985)是費城的Curtis音樂學院的第一個非洲裔學生,在這部片子裡演一個紅舞女。Smith在Curtis學聲樂,1946年畢業之後在歌劇界發展不順利,衹好去吃音樂劇的飯。她能歌善舞,就這樣過下去了,她在《Moulin Rouge》裡為大角代唱這件事在演製人員名單上竟然連個credit都沒有。〈It's April Again〉這首歌她唱得很好,盪氣迴腸,不需要多說。
莎莎嘉寶“表演”這首歌這一段我認為是電影史上最難讓人忘懷的“歌女片段”之一,可以比美的是瑪麗蓮夢露在1954年的《River of No Return》片尾自己唱的那一段。我著重的是旋律、歌聲、歌藝、視覺美(包括歌女、服飾、和場景)、和整體視聽情調。
1953年,美國極著名的樂隊領隊Percy Faith找了流行歌手Felicia Sanders錄了一首〈Where Is Your Heart (The Song from Moulin Rouge)〉,大賣。這個曲調很可能是Auric筆下最光彩照人的曲調,Percy Faith + Felicia Sanders的這個錄音無疑是這個曲調至今最有名的表演版本。
在那個年代,一首歌在大銀幕上出名了,會有唱片公司找原唱人為本公司錄音,發賣唱片,不過大概沒有人去找Muriel Smith。電影公司可以把自己手上的電影錄音拿出來壓原聲軌(OST)唱片,不過Muriel Smith也沒這個命。所以Muriel Smith的〈It's April Again〉OST錄音就衹能到電腦屏幕上去找了~~~ ^@@^

2~5與愛爾蘭或多或少有關。〈Danny Boy〉是愛爾蘭民歌〈Londonderry Air〉填新詞而成。Stephen Foster的祖上來自Londonderry。Kathleen是源於愛爾蘭的女子名。Peadar Kearney是愛爾蘭國歌的作者。

2. Slumber, My Darling (Stephen Foster 曲. Alison Krauss 唱)
福斯特寫的歌常聽到的 —– 或者說全世界的國民教育音樂課本都會考慮選用的 —– 就是那八九首,這首是搖籃歌,1862年福斯特作詞兼作曲。那時候福斯特酗酒揹債,情況非常不好,筆下還是美麗溫柔純真,『The wandering dews by the flowers are caressed』,那是他的世界,他的情懷,和他的致命的軟弱。1864年初,福斯特死了,三十八歲。
旋律裡有一處八度垂降,不像是搖籃歌。民歌裡的搖籃歌不會這樣,作曲家考慮旋律美就管不了這麼多了,這也算正常。
Alison Krauss近年來的市場成功不用多說,唱得確實不錯,她在2003的電影《Cold Mountain》裡面也是這樣幽幽輕唱,(至少男人)聽到了會想知道這是誰唱的。這種唱法跟聲樂家完全不同。聲樂家的聲音必須能讓大廳後座的人聽到,不能靠麥克風的~~~ ^@@^ ~~~ 不過搖籃歌這樣軟軟地唱是對的。

3. Danny Boy {Londonderry Air} (Irish folksong. Robert White 唱)
〈Danny Boy〉太有名,上過初中的人都會唱〈野玫瑰〉,上了高中應該會認為〈Danny Boy〉比德國兒歌動人。這是民歌曲調填新詞,情緒悲涼但言語含蓄,適用於很多場合。這個旋律配了這個詞就成了一首很好的藝術歌,而且不好唱,流行歌的訓練是不大夠用的,不容易盡展其美盡抒其境。擅長藝術歌的聲樂家大概都愛唱這首歌,甚至有人認為自己唱得最好,然而誰唱得最好恐怕沒有哪一個評論者敢說。美國土生土長的愛爾蘭裔男高音Robert White的這個錄音我認為不錯。會有人批評他嗓子緊或者顫音太過,這些批評都有道理,不過就這首歌而言Robert White在情緒張力的營造上顯有足多者。

4和5這兩首歌是Ken Curtis唱的,伴唱的是西部歌曲室內合唱團Sons of the Pioneers。
Ken Curtis (1916~1991)本來是Sons of the Pioneers的高音領唱,後來去演電影,最後成了相當有名的電視諧星,很會用土腔搞笑,也耍寶唱歌,但終其一生從未以正經演唱的獨唱歌手享大名,然而在我最欣賞的歌手之列。他的聲音很好,技巧足夠,在歌藝方面看來屬於“天生會唱歌”這種類型,情感真摯深沉,詮釋精緻,然而表達自然,更毫無俗氣,乃是高級藝術,本領遠在流行歌世界裡一般的抒情歌好手之上(這樣也就進了某種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境界~~~ ^@@^),可惜他比較長的、正經唱歌的獨唱/準獨唱錄音現在能聽到的大概衹有這兩首,還是在一部西部電影裡唱的。
這部電影是1950年的《Rio Grande》,導演是John Ford。John Ford是這位偉大的導演的藝名(他早年演過電影),他的父母都是愛爾蘭移民。雖然他的出生證明說這個嬰兒名叫John Martin Feeney,這個嬰兒名成業就之後經常署名為Sean Aloysius O'Fearna。《Rio Grande》是騎兵隊的故事,是John Ford導演兼製片拍的“騎兵隊三聯劇”的第三部。這三部劇本都不是John Ford寫的,有趣的是裡面的那些小兵好像有一半頂著愛爾蘭姓。《Rio Grande》這部電影的音樂部份很強,至少有十首歌,三分之一是新作的,別的是選用老歌,選這兩首歌不知道是不是John Ford決定的。1952年,Ken Curtis成了John Ford的女婿。

4. I'll Take You Home Again, Kathleen (Thomas P. Westendorf 曲. Ken Curtis 唱)
這是一首美國出產的歌,問世之後很受歡迎,經常被當成愛爾蘭歌。wiki有很好的資料~~~
http://en.wikipedia.org/wiki/I'll_Take_You_Home_Again,_Kathleen
一個在少年犯矯治學校任教的音樂老師在1875年寫了這首歌,曲調改作自一首愛爾蘭民歌〈Blow Out the Candle〉,歌詞是Westendorf新寫的 —– 顯然是寫給他的妻子Jennie。歌名直接取自一本小說裡的一句話。
這首歌的曲和詞配合得非常好。歌詞有三段,Ken Curtis衹唱了第一段 —– 不過夠了!他在末尾的『And when the fields are fresh and green』這句詞裡輕輕地加重了the、fields、are、fresh、and、green這六個單音節詞,表達決心,緊接著的是放得很慢的『I'II take you to your home again!』男人的似水柔情,自然得不得了,盪氣迴腸。
這首歌YouTube上有二三十個錄音,唱流行歌的都不行,愛爾蘭男高音Frank Patterson唱得柔婉細緻美麗流暢,在大眾娛樂界活動但早先曾經被大都會歌劇院留意的加拿大女高音Deanna Durbin唱得柔美自然,這兩位事實上也是後浪推不走的前浪,現在真正的好歌手愈來愈少了。

5. Down By The Glenside (Peadar Kearney 曲. Ken Curtis 唱)
這是一首愛爾蘭的愛國歌曲。這首歌有五段詞,『'Twas down by the glenside』是第一段的第一句,然而每一段的最後一句都是『Glory O, Glory O, to the bold Fenian men』,所以〈The Bold Fenian Men〉是這首歌的另一個名字。'Twas = It was。glen是峽谷,glenside的意思可以參考〈Danny Boy〉的句子:『From glen to glen, and down the mountain side』。
這首歌的作詞者兼作曲者Peadar Kearney (1883~1942)是愛爾蘭共和主義兄弟會的中堅份子。這個組織和它在美國的對應組織Fenian Brotherhood的成員有個通稱 —– Fenians。Kearney寫過很多首愛國歌曲,寫詞,也寫曲調。他的作品在他的團體內很受歡迎,其中最有名的是作於1907年的〈A Soldier's Song〉。〈A Soldier's Song〉本來是英語歌,歌詞出於Kearney之手,曲調是Kearney與一個朋友的共同創作。1922年,愛爾蘭自由邦成立。1926年,〈A Soldier's Song〉的形式為合唱的副歌被抽出來,以愛爾蘭語譯詞被愛爾蘭政府指定為國歌。
Kearney在大致是1916年復活節起義那陣子寫了〈Down by the Glenside〉,歌詞主要是藉著一個山邊老婦對上一代民族鬥士的深情回憶來喚起新一代愛國者挺身而出。Ken Curtis在1950年的美國電影《Rio Grande》裡唱了一、二、五這三段,這首歌的錄音才開始慢慢多起來。
這個旋律簡單,樂句少,音符也少,速度慢,但每一個樂句都折成兩部份,跌宕低迴,很有變化,沒有“小歌”的感覺,裡面還有一處八度垂降,整體沉鬱動人,技巧和靈思都很強。
Ken Curtis唱這首歌唱得太好,細緻自然,極動人,就像Salli Terri唱〈Jesus, Jesus, Rest Your Head〉,很難想像有人能超越。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173&aid=5059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