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每事報*
市長:SCFtw2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其他【*每事報*】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死刑存廢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2010-5-17]〈這個中時主筆有一點下作〉+〈主筆老爺~~~你還有正常人的羞恥感嗎?〉+〈有種就直接發一篇署名專論支持廢死,不要再這麼窩囊了!〉
 瀏覽395|回應0推薦2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tina2008
SCFtw2

.

留言和迴響

*****************************************************
這個中時主筆有一點下作~~~ ^@@^
留言:SCFtw2
2010-05-17, 14:11:58

"依法執行死刑不稍眨眼的法務部長"--- 鬼扯什麼?

"此案顯示的是國家機器濫權殺人,罪惡恐怖之處,較之當年的陳進興,只有過之而無不及。"--- Really?

用這種方式為廢死陣營撐腰嗎?

中時言論主事者墮落了,不過誰救得了一顆窮斯濫半陰不暗的心呢? ^@@^

*****************************************************
主筆老爺~~~你還有正常人的羞恥感嗎? ^@@^
留言:SCFtw2
2010-05-17, 23:22:46

"如果執行死刑會讓台灣在國際社會的人權名譽一落千丈的話"

什麼狗屁"人權"?

如果依法判決執行竟然會使民主國家中華民國的"名譽"一落千丈,你一個堂堂知識人大報的主筆應該代表人民代表國家奮起質問這個狗屁國際社會的昏愚和腐爛,你現在在做什麼?

你還有正常人的羞恥感嗎?^@@^

*****************************************************
有種就直接發一篇署名專論支持廢死,不要再這麼窩囊了!
留言:SCFtw2
2010-05-17, 23:42:30

這叫什麼?置入性行銷?還是置入性廣告?還是藉機洩忿?

這事該打該罵,這事必須追究,政府應受嚴責,當事權責人應受嚴懲,這一點人人同意,但是你堂堂一個大報主筆藉這個機會在幹什麼陰暗的事?義正詞嚴之下遮蓋著什麼見不得人的心思?

真是不入流!^@@^

*****************************************************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0,5252,11051402x112010051700312,00.html
社論 - 誰能還江國慶家屬一個公道
2010-05-17 中國時報 【本報訊】

     監察院通過馬以工、沈美真與楊美玲三位監委提案,糾正國防部,於民國八十五年發生空軍作戰司令部謝姓女童姦殺案時,違法交派空總反情報隊辦理,對嫌疑人江國慶非法取供,並於發現疑有其他犯罪嫌疑人許姓兵員時,漠視重要相關證據(如DNA及指掌紋不符),即迅將江國慶執行死刑。根據監察院的糾正案文,因逾公務員懲戒法十年追訴時效規定,本案已無法議處當時違法人員,惟因國防部對所屬機關人員罔顧人權,枉成冤屈,仍應予嚴正譴責;倘仍曲意迴護,毫無悔改之心,監察院為澄清吏治,抒解民怨,必當依法糾彈。

     簡單說,監察院發現這是一樁為了破案,不惜刑求成招,罔顧依據證據法則科學辦案而草菅人命的司法故事。監委說得很對,儘管本案公務員懲戒十年追訴時效已過,然而國防部應該深思監察院為何明知如此,仍然提案糾正。

     監察院形容本案「亦如強盜明火執杖,擄人父兄妻兒」一般,顯已涉及觸犯刑事訴訟法濫權追訴以及凌虐人犯罪,且均有致死的問題。相關刑事責任的追訴權時效均未消滅;如果犯瀆職罪確定,依國家賠償法第十三條規定,國家應該賠償,其請求賠償的時效,當然應自判罪確定時起算。這正是監察院糾正案並未提及,但國防部必須自行依法加以體會的地方。

     當年辦案現已退伍的人員接受媒體訪問時,仍堅持當時是循規蹈矩合法辦案,而案子破得完美;國防部則無採取同樣立場的餘地。刑求是一件事,審判草率也是一件事。刑求可能是代代相傳的辦案習慣,甚至會被視為理所當然,自在局中竟然不知其罪。國防部可不能因循舊路,繼續文過飾非了。辦案人員不諳證據法則而誤入人罪,國防部可不能硬拗此案辦的沒有錯誤。卷內DNA證據既不吻合,就無從認定被告是凶手;草率判處死刑,錯殺了無辜,也放走了真凶。今天如果仍不承認此案違背法律要求,難道以為DNA不符的被告也可問成死罪?難不成以後還要繼續張冠李戴,殺人無算?

     這一件案子,可以用來檢驗現行司法體系能不能停止官官相護的積極成風。不但國防部應該徹查,法務部的檢察系統也不可以對於監察院的糾正案坐視不理。刑法上枉法裁判、濫權訴追與凌虐人犯罪在過去的半個世紀中,辦過幾個負有追訴審判職務的公務人員?

     就以濫權訴追罪為例,法院可以官官相護到說此罪只是侵犯國家法益,不涉侵犯人民權利,所以只能公訴而不許自訴,試問檢察機關曾經公訴過幾個濫權追訴的案子?此罪果然不涉及人權保障,國家賠償又怎會規定濫權追訴成罪確定,國家即應賠償被害人?

     此案顯示的是國家機器濫權殺人,罪惡恐怖之處,較之當年的陳進興,只有過之而無及。然而,濫權追訴致人於死,是司法機關聯手殺人,刑法卻無判處死刑的規定,國家機器為被害人討回公理的正義氣慨到那裡去了?依法執行死刑不稍眨眼的法務部長或任何檢察首長,數日以來,怎對監察院聲討公權力明火執杖的罪惡噤如寒蟬,未聞動靜?不肯追究這一件濫權執法殺人的刑事責任,司法機關事實上將會喪失譴責任何死刑罪犯的正當性。

     不論真凶是誰,本案被誤認為凶手的江國慶已是瀆職罪的犯罪受害人。受害人家屬應該得到國家賠償,也應該可以請求犯罪被害人補償。但是,江國慶的家屬得到了什麼?既沒人主張以命賠命的應報正義,也沒有任何機關出面提供任何財產上精神上的損害賠償,司法正義是因人而異嗎?台灣還繼續處在只有人民可能為非作歹,國家不能為非、司法人員不會為非的封建時代嗎?

     如果執行死刑會讓台灣在國際社會的人權名譽一落千丈的話,有關機關,從三軍統帥到國防部到法務部到檢察總長,對於監察院因江國慶提出的糾正案若是繼續視若無睹,我們可以斷言,台灣的人權紀錄,恐怕很久都會不得翻身!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173&aid=3978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