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每事報*
市長:SCFtw2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其他【*每事報*】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死刑存廢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2010-4-15] 評論2010-4-8中研院法律學研究所黃丞儀〈廢除死刑是選擇題而非是非題〉,兼談死刑的嚇阻力(二)
 瀏覽440|回應0推薦5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tina2008
雇貓
albert8888
GolfNut — 無心的邂逅
SCFtw2

.

http://tb.chinatimes.com/forum1.asp?ArticleID=1395272
評論黃丞儀關於廢除死刑之文,兼談死刑的嚇阻力(二)
SCFtw5
發表時間:2010/04/15 01:58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0,5252,11051401x112010040800431,00.html
觀念平台 - 廢除死刑 是選擇題而非是非題
2010-04-08 中國時報 【黃丞儀】(作者為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助研究員)

黃丞儀第二段:『退一步言,假使統計分析無誤,「恫嚇論」是否真如其主張者所言,無論本務論者或功效主義者都必須接受死刑,因為可以保障更多的生命?廢死運動可以提出的初步回應是:這種以結果來正當化手段的「後果說」將開啟「潘朵拉的盒子」。依其邏輯推演:如果剁掉雙手可以嚇阻犯罪,進而保障更多的人免於犯罪侵害,肉刑在道德上就有被證立的基礎。另外一個可能性是,為了要讓死刑產生更大的恫嚇效果,可以藉由公開死刑的執行,甚至加強死刑的慘狀,讓人民產生害怕與敬畏,因此保障更多人的生命。』

SCF評論 -----> 我不知道什麼是本務論,也不知道什麼是功效主義,在我所不熟悉的領域我的能力衹限於用常識來維護常識。首先,你說恫嚇論主張如何如何,那些東西我不在意,因為有力量與【死刑有明顯的嚇阻力】這個強大的客觀真實相抗衡的衹有【被“法”冤殺者不可復生】這個強大的客觀真實,而且因為死刑制度另外有懲罰、報復、和公義這三樣重要內容。

其次,你代表廢死運動認為恫嚇論如此這般的主張屬於一種【以結果來正當化手段】的主張,而這個“後果說”將開啟潘朵拉的盒子。你這樣說既奇怪又扭曲,還違反了一般人的生活常識。

有人做了一件壞事,他的自辯之詞是這件壞事可以達到一個好目的或者好結果,得足以償失而有餘,所以他其實是做了一件正確的事,這樣叫做【以目的來正當化手段】或者【以結果來正當化手段】,這樣的辯護經常以一個比較直截了當的說詞【必要之惡】的面目出現。必要之惡所涉及的情況有時還與所謂的【道德兩難】困局有關,但有時不過是功利選擇而已,也就是【兩害相權取其輕】。【必要之惡】可以是惡人作惡的藉口,也可以是好人為惡的理由,因此這個因由經常造成個人或集體或官府行事正當性判斷上的爭議。這裡面涉及太多重要的東西,包括道德的本質、公義實踐的兩難、正當行為的判定、人性之惡、善惡之分、以及功利計算,一言難以蔽之。作為理由的【必要之惡】這個詞引申使用在日常生活裡太常見了,比方大概大家都會教導自己的小孩不要說謊,都同意不應該為私利而說謊,然而大概沒有幾個人是在這個行事原則之下終生未曾說過謊的,而且所謂的善意的謊言的價值大概是大家都認可的,那麼說謊有時是必要之惡這個說詞就完全站得住腳。不管是不是引申使用,癌症的化學療法和放射線療法對病患的身體是不是必要之惡?以毒餌滅治鼠患導致少數猛禽因捕食毒老鼠而死亡是不是必要之惡?所有的刑罰是不是都是必要之惡?政客在選票加傳媒的時代得著機會就作秀是不是必要之惡?通常缺乏效率的聯合政府是不是多數統治原則下的必要之惡?所謂的正義之戰是不是必要之惡?人民行使革命權是不是必要之惡?談論這些的時候,既要發抒通案的原則面,也要顧及個案的實際面。原則面往往以道德思感為綱,實際面則經常是功利掛帥,這樣的有所偏重是合理而且正常的,這些不必詳細說,不過總歸是權衡與判斷問題 -- 各種各樣的理想與現實之間的權衡、道德與利益之間的權衡、情感與理智之間的權衡、甚至是小害與大害的判定以及其後的抉擇取捨。在人的世界裡,行事手段不能違反最基本的善 -- 也就是腳踏實地的義和心底的良知。違反了最基本的善的行事手段不可能正當化。手段可以衹是手段,因為行為可以衹是行為,而目的或結果可以不重要。法律衹懲罰超限的行為,不懲罰目的或動機或思想。在行為違反了【腳踏實地的義】和【心底的良知】的時候,【以目的來正當化手段】或者【以結果來正當化手段】的努力乃是不可能達成的任務。

以美軍為主的聯合國軍隊保住了南韓,南韓今天民主自由,極旺極發,北韓今天金家救星要傳到孫輩了,社會境況有如正宗中國共產黨的文革時代。雖則如此,我們不能以今判昔,不能根據南韓北韓今天的強烈對比來終極判定六十年前美國子弟在朝鮮半島上的大量犧牲是正確的,因為美國派出軍隊援助南韓作戰這個行為的正義性當時就能判定。除了侵略者之外大概沒有人喜歡戰爭,美軍當時也並沒有受到攻擊以至於非得反擊不可,不過地球人文明史並不以韓戰六十年之後的結果和現狀來正當化美國當年的參戰行為,因為美國當年的這個行為本來就是正當的。正宗中國共產黨六十年前在整個大陸中國的範圍內大舉屠殺地主,這些“列寧記共產黨道德”掛帥的人為了建立美麗而且公義的新社會夷然不懼,下手殺光了全國農村的幾十萬個有錢人,今天的羊頭狗肉中國共產黨使“新中華帝國”國富兵強,不過地球人文明史並不以中共屠殺地主的目的和六十年之後的現狀來正當化中共當年的屠殺行為,因為中共當年的這個行為本來就是罪惡滔天的。

行為的對錯有時當時就很清楚,沒法翻案的,所以當然不能靠高尚的目的或者正面的結果來正當化,在有知識的人這應該是常識。如果恫嚇論認為因為死刑的恫嚇力可以保障更多的生命所以我們必須維持傳統的死刑制度,那麼我看不出來恫嚇論這是在【以結果來正當化手段】,因為“判處並執行死刑”這個傳統的制度性行為並不是一件明顯的甚至是公認的“壞事”或“錯事”。再者,既然死刑的恫嚇力已經成為邏輯前提了,那麼在死刑能保障更多的生命這個中間結論之後怎麼可能得到【恫嚇論乃是在以結果來正當化手段】這樣的最終結論呢?你至少必須提出(證明以後再說,先要提出)【“判處並執行死刑”這個行為乃是一件“壞事”或“錯事”】作為前提才行,但是你沒有提出。至於證明這個前提為真,我不認為有誰有能力做得到。還有,你的措辭的語意結構【恫嚇論是否“確實”如其主張者所言,我們無論如何都因為如此如此而必須如彼如彼?】使旁觀者不知道你代表廢死運動提出的那個初步回應在回應什麼,因為你的問句所要求的回答關乎某論說之確實不確實,而不是某論說之在道理上是否正確。你的意思旁觀者其實很清楚,你是在質疑恫嚇論的說法的正確性,但是你的語句很糟糕,而且你的代答有嚴重的邏輯缺陷。

正常人的良藥苦口相對於傻子的因噎廢食,正常人在日常一般的小決定上通常展現出個人的相當明智的抉擇能力。人的生活裡有各種各樣的無奈其何然而又必須有所決斷的事,必須面對,必須決斷,日子才能一天一天應付得下去。在正常人的腦子裡,衹要不涉及嚴重的情緒情感牽扯,針對困局,單線思考不會經常出現,而且方向不同然而同時存在的邏輯之間的互相拮抗經常會適時適況自動停止,不會給腦子的主人找麻煩。人是這樣的,因為正常尋常的人沒有那麼笨。潘朵拉的盒子不會被一個解決了一個小困局的邏輯打開。

古來有肉刑,廢除肉刑是人道的展現,但直到二十世紀中葉死刑一直維持著,這個對死刑的態度中外無異,各社會皆然。從前沒有關在牢裡吃幾年牢飯這麼享福的刑罰方式,各社會通行的法定刑罰有抽鞭子、打屁股、充軍、流放、苦役。古來死刑的行刑方式還不止砍腦袋或勒頸子這麼簡單這麼不夠痛苦不夠殘酷,而且都是公開執行,執行後有時甚至還示眾若干時日。後來各種殘酷的死刑執行方式一一被廢除,再後來死刑就衹是槍決,而且再怎麼殘酷至極罪該萬死的殺人狂魔也衹是一槍解決或者按著社會的傳統刑法絞死,更新近的死刑執法是注射毒劑安樂死。肉刑廢了,其他直接造成巨大的肉體痛苦的各種刑罰也以罰錢或坐牢代替,死刑變成密室安樂死,這些都是人道,這就是人道,也反映了地球人文明的巨大進步,但是死刑一直存在,這已經顯示在刑罰制度方面近代社會對待死刑與非死刑是兩種面向不同態度也不同的思考。對窮凶極惡的人形動物的人道與同情有限度,恫嚇與人道之間的平衡點停留在儘量減少死刑犯受刑時的痛苦。這是權衡與判斷問題,而且理性與情感並重,我在前面說過了。這裡沒有什麼邏輯文章好做 -- 這在有知識能自己思考判斷公眾事務的人應該也是常識。

你在自己開啟潘朵拉的盒子之後的“邏輯推演”視幾十萬曾經投入社會制度思考的歷代才智之士如笨蛋,這也太過份了。傻子有兩種:一種是本質複雜的事要求簡單解決,另一種是本質單純的事硬要複雜解決。連續殘酷殺人的狂魔也衹有一條命,在現代社會裡安樂死是對他很輕很輕的回報,【對等相待】這個合理合情的原則早就被“人道思考”妥協掉了。中國歷代在西漢文帝之後曾經多少次實踐【治亂世用重典】,卻也沒有哪一個當朝大官曾經想到『如果剁掉雙手可以嚇阻犯罪,進而保障更多的人免於犯罪侵害』,然後在這個基礎上證立了肉刑的道德性。一往無前空蕩無依的初等邏輯遊戲衹是初等邏輯遊戲,本質跟傻子在得出因噎廢食決策之前所進行的單線思考中的邏輯活動差不多。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173&aid=3938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