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每事報*
市長:SCFtw2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其他【*每事報*】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死刑存廢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2010-3-14] 簡駁中正大學哲學系教授謝世民2010-3-14〈堅持死刑的危險性〉
 瀏覽759|回應0推薦4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tina2008
albert8888
雇貓
SCFtw2

.

http://city.udn.com/3028/3903747
簡駁中正大學哲學系教授謝世民2010-3-14〈堅持死刑的危險性〉
發表地點:政治社會》政治時事》政治肥皂箱
發表時間:2010/03/14 21:15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0,5252,11051401x112010031400270,00.html
堅持死刑的危險性
2010-03-14 中國時報 【謝世民】(作者為中正大學哲學系教授)

     死刑存廢在台灣已討論很久了,不論主張廢除死刑者提出多少理由{主要就是道德理由。},似乎都沒什麼用{空洞的道德高調很容易被駁倒,當然沒有用。}(雖然這些理由對國際多數國家的多數人民都具說服力){不必說"國際多數國家",說歐洲才是有自信的硬碰硬。不過連謝教授也沒有舉出歐洲人民之間主張廢死者如何壓倒反對廢死者的精采論說來給大家看,謝教授似乎也有意不舉出那些歐洲廢死人權團體炒作和利用政治局面的不光彩的政治運作來給大家看。},反對廢除死刑的民眾在台灣仍然是多數。反對廢除死刑者,有志一同,超越政黨、省籍、性別、年齡、教育程度、職業、宗教…。為何如此?

     從各種論述來看,這是因為反對廢除死刑者心中有一種非常素樸的、庶民的正義觀和道義觀:惡徒的罪行令人髮指,死有餘辜,讓惡徒活著由我們供養,不啻社會公然背棄了最基本的公平正義,若對他們寬恕,更是對不起受害者及其家屬。對他們而言,殺人償命是天道天理,而廢除死刑等於縱容惡徒、鼓勵犯罪、漠視受害人家屬的傷痛,因此他們很難想像為什麼有人會主張廢除死刑,除非說這些人根本就是邪惡、缺乏同理心、冷血、故作清高之輩,或者頭腦糊塗了,誤把惡徒的人權置於受害人及其家屬的人權之上。

     至於說生命的神聖性,對反對廢除死刑者而言,也不構成障礙,因他們認為,萬惡不赦的匪徒在為惡時,其實便已放棄「被他人以人相待」的權利,或者已不承認生命具有不可侵犯神聖性了,因此也無權要求他人尊重其生命的神聖性。他們甚至認為,當這些匪徒犯下罪無可赦的惡行時,他們便永遠失去人的道德地位了。

     在死刑存廢的爭議中,誤判錯殺無辜的可能性,時常被認為是反對廢除死刑者的罩門,因為沒有人能證明司法程序是完美的、可以絕對排除誤判錯殺發生的可能。然而,他們通常還是會堅持說,誤判機率是抽象的,但在許多案例裡,加害者是具體而確定的,改善之道在於不斷精進檢調司法體系查案和審判的品質,而不是因噎廢食、廢除死刑。再者,他們可能還會痛苦地指出,誤判錯殺的機率和風險,作為天道天理實現的代價,只要能降得夠低、而且不是源於檢警司法機關對於特定族群的歧視,那麼由全體人民承擔,並非不公平,而萬一在最嚴格的司法程序下還有無辜者被誤判錯殺了,那就像一個人遇上殞石或遭到雷擊一樣,最後只能怪自己的運氣欠佳了。

     個人推測,反對廢除死刑者之所以不認為誤判錯殺的可能性構成問題,主要還是因為那種素樸的、庶民正義觀和道義觀在起著作用:寧可錯殺萬一(當然令人遺憾),也不可放過罪該萬死的眾多惡徒。

     基於這些觀念,反對廢除死刑者通常不會覺得自己的心中是有仇恨的,反而會覺得只是順著天道天理而已,因此不會覺得自己反對廢除死刑是野蠻的。死刑存在是否有助於降低犯罪率、廢除死刑是否是國際潮流{反核在不久前還是國際潮流,而今如何?!道理講贏才是真的。喜歡提國際潮流如何如何經常是盾牌,不過如果矛槍出手之後敵人倒地,戰士就不需要盾牌了。},往往也不是他們主要關切點。

     有什麼樣的理由可以鬆動反對廢除死刑者的心防呢?我個人相當悲觀,除非大家看到了這種素樸的、庶民的正義觀和道義觀有個漏洞,那就是:當一個惡徒已經就擒、無法再傷害他人時,我們從他是罪無可赦、死有餘辜的一個人(因此若遭天打雷劈,我們可以額手稱慶),推論不出任何人有權利可以殺害他;{第一、連小孩都有能力推論出"人人得而誅之"。第二、脈絡是"社會法制有沒有權力"如何如何,而不是"單一的社會成員有沒有權利"如何如何。}即使(我們也勉強同意說)這個人因為作惡多端而永遠失去了人的道德地位,我們也推論不出任何人有權利可以殺害他。{第一、很奇怪的命題,不必駁。第二、前面已駁。}不錯,我們有權利出於自衛而殺害攻擊我們的惡徒,但是這樣的權利並不蘊含我們也有權利去殺害沒有能力攻擊我們的惡徒。{第一、自衛殺人的正當性簡單明白,古今中外皆通。認為這個正當性可以推導出"人有權殺已受縛的惡徒"是非常荒謬的。所以謝教授攻擊這個人盡皆知的荒謬幹什麼?第二、懲治罪犯與賠償損害是法條的主題,法條這樣寫或那樣寫與"惡徒是否已受縛"完全無關。法條衹寫犯此法者須受如此處置,當然如此處置如此執行的先決條件是犯此法者已被束縛自由聽候處置。}

     如果我們沒有這樣的權利,那麼,去殺害已經就擒的惡徒也是為惡。維持死刑的危險恐怕在此。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173&aid=39037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