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每事報*
市長:SCFtw2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其他【*每事報*】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政治+社會+經濟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2003-12-31 ~ 2004-1-20]《選連宋的理由很簡單》系列
 瀏覽7,254|回應15推薦5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稻柏臨
albert8888
SCFtw2
tina2008
雇貓

.

http://city.udn.com/50971/1291538
2005/06/26 15:38

聯合網棧 > 【2004年3月】網棧
《選連宋的理由很簡單》系列結束語
SCFtw  2004/01/20 22:05

《選連宋的理由很簡單》系列結束語
SCFtw, 2004-1-20.

雖然向來關心國事,除了最近寫的三篇報紙投書(統統槓龜)之外,我從來沒有針對臺灣的政局時事寫過什麼東西。現在實在是受不了陳水扁在國政上衹顧私利的胡言亂語胡作非為,終於寫下了所知所識所思所想所感所覺,算是為自己也為時代留個記錄。所有的內容都是我面對電腦屏幕在筆下(用手寫板)慢慢思考發展出來的,我興趣廣博,但是我的學術訓練在生物學方面,從來沒有讀過一本社會科學方面的教科書,因此知識性的錯謬一定很多,尚望有識者公開賜正是幸!

感謝《聯合網棧•【2004年3月】網棧》的主持人Xuser!

感謝網路時代!

--------------------------------------------------------
〈更正與道歉〉

重讀舊帖,發現一處大錯:

我在〈選連宋的理由很簡單(二〉)裡面提到“Murphy’s Law”,錯了,是“The Peter Principle”。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173&aid=3335578
 回應文章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2004-1-4] 選連宋的理由很簡單(四) — 扁記政權裡的“法盲”
推薦0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聯合網棧 > 【2004年3月】網棧
選連宋的理由很簡單(四)
SCFtw  2004/01/04 14:34

〈扁記政權裡的“法盲”〉
SCFtw, 2004-1-4.


納稅人不時看到扁記政務官不在乎是否合法、不守法、不想守法、蓄意在法條的灰色地帶遊走、或甚至蓄意曲解法律。這些人在大力衝擊民主社會的法治根基。

扁記一言堂內一流大學法律系政治系出身的舵主分舵主多如過江之鯽,由堂主親自領軍的律師陣容之龐大更是欹歟盛哉!然而從堂主本人開始人人覺得法律處處掣肘,如果說律師政務官由於找法律的灰色地帶為人開脫的日子過慣了所以當上政務官之後在政策的形成過程和執行過程中都仍然習慣性地在法律的灰色地帶遊走,那麼政治系出身的政務官的表現是不是比較不像政客?No!當那些律師出身的政務官看起來像法盲的時候,那些政治系出身的政務官看起來更像政客。事實上,扁記政權裡頗有一些人望之似“政客兼法盲”。

自由民主法治這三個美麗動人的詞經常被自由地成雙組合起來,尤其常見的成詞是“自由民主社會”和“民主法治社會”。事實上,自由與法治是支撐民主大廈的兩支基柱,而這兩支基柱的精神本質都是平等,平等理念的來源是理性和道德,在社會上的衝突事件裡,這個平等本質顯示為“仲裁的公平性”。在民主體制下,人民與人民團體享有很大的自由,而自由的限度以及發生於人民或人民團體之間的衝突由法治來規範或解決。在國家政治體制的層面,情況就不這麼簡單。行政權掌握國家機器,這種權力太大,也就是自由度太高(光講一個行政裁量權就受不了),這是個先天不平等的局面,所以必須由立法權來牽制甚至束縛行政權,讓它不敢也不能亂來,從而造成一種後天的平等,而行政權與立法權之間的衝突事件也由司法來確定雙方在事件中的權力範圍,判定誰犯規了,以取得兩造之間的“公平”。由於人性自私自利,慾望無窮,拳頭大或者權力大或者勢力大的人(當然包括總統)或人民團體(當然包括執政黨)很容易放鬆自律,去擴張自己的自由或權力,壓縮他人(當然包括總統的政敵)或他方(當然包括立法權)的自由或權力或甚至利用公權力去打擊他們。如果法治不彰,那麼法律就不能公平地保護衝突中的弱勢方。在這樣的社會裡,由於法治有問題,民主是跛腳的。人不得其平則鳴,因此跛腳的民主社會走起路來跌跌撞撞,辛苦得很。

法治不彰的關鍵和責任通常不在立法,而在司法實務以及高級政府官員對法的態度。沒有哪一個發達國家的司法是公信力不足的,也沒有哪一個發達國家的高級政府官員普遍性地“玩法”的。翻開報紙的各國政情版面,行政權獨裁司空見慣,國會獨裁罕聞。

進入民主體制的過程在很大的程度上決定了民主社會的穩定程度。英國和美國從自由法治社會步入民主,安穩得很。在威瑪憲法下的德國,自由和法治都沒有問題,但是由於這個民族國家還處於擴張過程中,人心尚未沉凝,以致於外來“壓迫”被野心家利用來鼓動民粹,最後國家垮掉,整個社會在全面反省之後才步向民主。新加坡社會法治昭然,雖然自由度不夠,仍然屬於準民主體制,政治發展看好。一九九七年之前的香港社會是個自由法治社會,然而是個先天跛腳的殖民地局面。在蔣經國開禁之前,臺灣社會的自由度不夠,法治也一直不成熟,然而經濟“早熟”。在蔣經國開禁之後,自由度驟然提高,在“黨外”發動的群眾運動的推波助瀾之下,人民強烈要求民主。李登輝依法繼任之初在國民黨內處於弱勢,需要人民“加持”,於是順勢而為,臺灣社會因此在法治條件還不夠的情況下迅速地“強行過渡”到全民主體制。在這個過程裡,李登輝與民進黨相互為用,各得其所。隨後,李記國民黨出現,李登輝與民進黨聯手修憲六次,權謀所至,各取所需,最後把一部《中華民國憲法》的國家政治體制方面“修理”得不倫不類,直接面對國會的是行政院長,而行政院長衹不過是總統的行政執行官,在民主政治還不夠穩定的階段,如果總統就是緊密型黨組織的黨魁,那麼這種“法定的”“不負責任的責任政治”在國會由執政黨控制時必然誘發總統獨裁,在國會由在野黨控制時必然誘發政治亂局。臺灣社會進入民主體制的過程既然如此,我們這個民主社會的穩定程度其實是可以預知的,一步步走下來,前景愈來愈清楚 -- 那就是紛亂和退步。

臺灣社會的法治不成熟,司法部門本身在不受行政權壓迫時公信力已然不足,而行政權又大力壓迫司法權,這是先天不足,這是我們的大缺陷,我們所最需要的正是大力補強這塊民主基石,這才是真正的國家大事,真正的當務之急,蔣經國之後的掌國柄者正該戮力以從,然而李登輝不做,反而藉修憲以擴權,陳水扁更不做,業已享有擴大後的行政權,還要處處玩弄法律,無力修憲就不停地玩弄公民投票,公投法案被立法院卡住就開始玩弄無法源公民投票,等到立法院就各個公投版本投票了他居然全軍撤回,國之大不幸也。

李扁二人向來喜歡面向海峽對岸誇耀臺灣的民主。見識短淺格局鄙吝的人才喜歡誇耀,這且不去說它,重點是:每一個長期靜觀臺灣政局的洋人都知道中華民國的民主最需要的是補強虛弱的法治根基,而不是邋等追逐公民投票。

呼“目中無法者”為“法盲”我想至少在評論政局的場合很多人可以接受。李扁父子的法盲行為都是受極強烈的權力慾驅使的結果,但是我認為陳水扁是頭號“政客兼法盲”,他的老番癲教父李登輝則必須屈居第二,為甚麼? -- 陳水扁在大四那一年就在律師高考中掄元!

國有法盲總統若此,國之恥也!

法乃國本。理由如下:『國者人之積,人者心之器』(國父說的);『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版權不是我的);『人不自私,天誅地滅』(朱熹說的);沒有法律則社會(國家)不可能形成,法治不彰則社會(國家)必然不夠穩定。

現代政客好講民主好講自由好講人權,但是“法”是所有的人類社會從步入文明之始就講起的。臺灣的社會現在自由充足民主大旗滿天飛人權團體成堆,唯一顯然不足的正是法治。臺灣的第一流法律系教育出來的成績最好的學生陳水扁總統幾時高聲疾呼“法治”過?

所謂“動搖國本”,指的應該是“動搖法治”。尼克森畏罪辭職,美國的國本因此更加鞏固 -- 這一點已經是政治常識了。陳水扁之器實在是小得太可憐了!

在國為私有的時代,『竊鉤者誅,竊國者侯。』這裡面的兩個關鍵之一是:國法對竊鉤事件設有罰則,對竊國事件卻沒有罰則。在國為民有的時代,情況其實差不多,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一般法不得牴觸憲法,一般法概有罰則,憲法卻沒有罰則。如果一個執政者打算強力實行某一件目中無法甚至無憲法的事件,意圖明顯,不停地公開宣示,由於執政者掌有國家機器,充份具備了強力實行這事件的能力,受納稅人供養的國會議員不得不把極多的時間和精力花在應付這件紛爭上,政局也因而擾攘不安,這個執政者因此實在是在“違法治國”,但是在全套國法裡找不到適用於這個執政者的罰則。

“知法犯法者,當加倍其刑。”這是大家都認可的。在一般的認知裡,所謂“知法者”至少包括檢察官、律師、法官、法學博士、法學教授。陳水扁從前是業務狀況很好的律師。 -- 那麼,對陳水扁不是應該“加倍其刑”嗎? -- Sorry so much! -- 國無此法,查無此刑。

證明一個人是野心家或者“民賊”的途徑很多,我在這篇文字裡例示了其中之一。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173&aid=3335614
[2004-1-2] 選連宋的理由很簡單(三)
推薦0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聯合網棧 > 【2004年3月】網棧
選連宋的理由很簡單(三)
SCFtw  2004/01/02 16:07


選連宋的理由很簡單(三)

一國之長既需要一個負責綜理日常國政的執行官,也需要至少一個擔當特殊重大任務的執行官。在“一言堂體制”下,這後一種執行官的性質很有趣,這些人通常是“小號的主上”,在年齡、資歷、磨練、事功上都小一號,然而他們是用與主上相同的材料做成的,具有與主上相同的“個人事業能力”和人格特質,是主上意志的真正代理人。衹要主上認定他們足夠忠心或者主上有把握駕馭他們,他們就可以在主上的授權下成為種種特殊任務(不管是長期任務還是短期任務)的負責人。主上需要他們在這些重大任務上充份貫徹主上的意志,因此他們得以在執行那些任務時享有高於日常國政執行官而類近於主上本人的權力。毛澤東需要鄧小平,陳水扁需要邱義仁吳乃仁,這些腦子裡多一根筋的政客之間的互利行為就這樣。

當初,民進黨內最高明的政治權謀者新潮流系是黨內勢力最大的山頭,而邱吳二人是新潮流系的首腦,這兩人之間的親密互信關係可以比擬於當年的國民黨桂系領袖李宗仁和白崇禧之間者。秦收六國之才以成霸業。藉著收用了邱吳二人,陳水扁擺平了新潮流系,扁系隨後擴展成民進黨內第一大派系。

扁記其實一上任就面臨最高級政務職位無人可用的窘況,兼以得票率不高,就把唐飛借了來,要做個“全民總統”,宣稱不參與政黨活動。扁記惡劣不堪的人格特質很快地毀了唐飛,當然同時也毀掉了“全民總統”。用本黨最資深立委張俊雄是個合理的決策。張無能但馴順,然而扁記對黨的指揮一直不順手。張俊雄政績不孚人望,扁記心一橫,在換掉張俊雄之後自兼黨主席,民進黨中央黨部於是從另一處權力前庭變成總統府的後院。換上來的游錫堃曾經兩任縣長,也是個合理的決策。游與張一樣無能但馴順,尤其忠誠,很能做到功歸於主而咎自任之,更能做到唾面自乾。在另一方面,扁記這個少數總統還沒上任就以小兒爭鬥的口氣斥責國民黨想把權力職位『整碗捧去』,其實他一心要把權力整碗捧給自己的黨,藉以收服林立於黨內的山頭勢力,鞏固自己在黨內的權力基礎和盟主地位。眾人上上下下,待到政務職位的局面大致底定,扁記就開始吃國營事業的董座總座,吃相極難看,然而昔日崢嶸於黨內之士和仍然託身於此的開山元老 -- 除了屈指可數的某幾個人之外 -- 此後都在國家職位(或高級黨職)上安享榮華富貴,對扁記俯首稱臣,成為扁記的奴才。在扁記執政的後半段,扁記在人事上在職位上控制民進黨和政府的情況大體上說已經與李登輝在李記國民黨後期控制國民黨和政府的情況不相上下,雖然民進黨內的派系組織還是存在。

扁記以沐猴而冠之質到處拉屎,在扁記執政的後半段,納稅人經常見到府院黨人仰馬翻為扁記的胡言亂語善後的場面。扁記笘塊昏迷語無倫次,或者聖靈飽滿天降大任,然而府院黨上下就是跟著他轉,如影隨形。這是個很能驚動政治觀察者的情況。牽涉在裡面的東西有不尋常的群眾魅力、個人威望、英雄崇拜、領袖崇拜、和權力結構。這些結果有形成的過程,這個過程包括:幾個人合夥白手起家、莊嚴的起點、神聖的結盟、悲壯的情懷、在艱危中圖存、以極小搏極大、惡劣的處境、自視神聖的拼搏、昂揚的鬥志、“烈士”的出現、支持者的增多、團體的擴大、“群眾力量”的街頭宣示、群眾魅力極強的“英明”領袖的出現、支持者和團體下級成員萬眾一心對領袖的擁戴、由領袖主導的最後戰役、“小米加步槍”的勝利、在遭受重大挫折的一年之內得到奇蹟似的成功、草莽入主皇宮的傳奇、國家權力的一舉取得、國家權力由領袖獨自分配、團體內部山頭勢力的減弱、領袖威望在團體內部的繼續上昇、領袖威權在團體內部的加重、在支持者之間和團體內部領袖崇拜的產生。回顧人類的歷史 -- 尤其是近代的革命史,這個過程相當典型。

這種領袖通常具有下列這些“個人事業能力”:過人的聰明、超常的精力、絕對的自信、精彩的謀略、極能掌握時機的決斷、鋼鐵般的意志、百折不回的堅持、奮戰到底的決心。這種領袖通常也具有下列這些人格特質:貪婪、自私、冷酷、殘忍、刻薄、寡情、傲慢、勢利、忘恩、功利、好鬥、不擇手段、不守法、以贏(即個人鬥爭勝利)為道德、缺乏終極信仰、渴望絕對權力。

如果一個以追求民主為號召的政黨出身寒微,但擁有一位極富群眾魅力的領袖,他能出奇謀、極有決斷、最後終於帶領黨內同志得到江山、然後“自己決定”要“獨自”分配高層國家權力,那麼這個“民主政黨”之隨而轉變成“一人政黨”幾乎是必然的。所有的權力結構都是金字塔形的,現在既然黨內高級人士在國政上的職權出於領袖,在社會上人人仰望(而不衹是在黨內人人仰望)的地位出於領袖,亦公亦私的榮華富貴也出於領袖,那麼位居這座黨政合一權力金字塔第二層的人眾就很可能都會在有意無意之間對領袖釋出自己的一部份權力,領袖這時就像吃了人蔘果,權力暴增,於是在這座權力金字塔的頂峰就會自動出現為這位領袖量身打造他怎麼坐怎麼舒服的寶座,然後納稅人就會不時在報紙上讀到天縱聖明之類的黨內領袖崇拜言語。

由於領袖“終於為本黨取得政權”之殊勳皎然,當領袖“自己決定”要“獨自”分配高層國家權力之時,黨內沒有人“能”阻止他,而大部份位居權力金字塔第二層的人之對領袖釋出自己的一部份權力是在領袖圓熟地“獨自”完成第二次高層權力分配之後“必然會自然地發生”的事。獨自分配高層國家權力這個決策在權力結構的形成和轉變上是決定性的,這足以證明扁記之“英明”。

扁記之斥責國民黨想把權力職位『整碗捧去』看似粗俗幼稚,實則更能讓本黨元老和戰將“俯首領取任命”--“整碗捧來”所有的權力職位好讓大家都能享受榮華富貴的是我陳水扁!

扁記後來決定吃下黨權,於是造成了黨政合一的權力金字塔,民進黨向來自誇的黨內民主從此大幅縮水,扁記執政也就此進入後半段,黨內領袖崇拜也從此比較顯露於外界。

到了享有初步的領袖崇拜尊榮的階段,主子所用的大臣則唯先意承旨的奴才而已。在民進黨的資深立法委員裡,望之似具部長之才者不是沒有,但是扁記不用他們,因為他們不是奴才,絕對沒法做到貫徹主子的意志。

權力在民進黨員之間如此這般地發生、增加、分散、流轉、集中。扁記政務官隊伍能力不足的原因在這裡面至少可以找到一半。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173&aid=3335604
[2004-1-1] 選連宋的理由很簡單(二)
推薦0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聯合網棧 > 【2004年3月】網棧
選連宋的理由很簡單(二)
SCFtw  2004/01/01 23:23


接著談一些我這次支持連宋的次要理由。

這些理由基於扁記民進黨一言堂(始於扁執政後期)堂主比李記國民黨(始於李執政後期)主席更低的政治人格水準和執政表現。[日本皇民李登輝在離開總統職位之後所顯示出的政治人格水準比他在位時所顯示的還要低得多,但討論政治道德零分的李登輝不是我在這裡的主旨。]

民進黨內極缺乏治國人才,情況基本上是幹到縣長就算盡其才的人當上了部長(甚至行政院長),應了Murphy’s Law的結果是:一個個都僵在那兒。陳水扁身邊的大將不是像他一樣大腦裡多一根筋(如邱義仁吳乃仁林信義)就是像呂秀蓮一樣大腦裡少一根筋(如陳師孟陳定南余政憲),再不然就是簡單直截地能力不足(如張俊雄游錫堃),當然還有一堆滑頭無良的三流政客佞臣(如簡又新張景森)。

李記國民黨政務官的嘴臉夠難看了,扁記的更難看。

很多人的能力一上任就看得出來。比方游錫堃在總理開場白裡努力地希望老百姓節約以度過經濟不景氣。其時蕭條已甚,新官面對納稅人,所該宣說的是政府打算以哪些新政策提振經濟翻轉局面,而不是籲請納稅人勒緊褲帶好讓日子不那麼難過一點。發覺錢不夠用了,入不敷出,誰的直覺不會告訴他該想辦法開源該想辦法節流了?!這需要總理大人來教嗎?!納稅人最想聽到的是理當出場的那三把火,結果所聽到的比自己拿來教小孩的話還少半截。我當時就很失望,認為游錫堃無能。

扁記自黨內拔擢任命的最高級的非民選政務官為甚麼不是特別奸狡如他本人就是衹具縣長之才?下次再談。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173&aid=3335597
[2004-1-1] 選連宋的理由很簡單(一) — 補充
推薦0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聯合網棧 > 【2004年3月】網棧
選連宋的理由很簡單(一) -- 補充
SCFtw  2004/01/01 00:28


這次選總統我選連宋的首要理由實在是卑之無甚高論。但是如此這般的低卑之論粗淺之理在理在勢都必須讓那些“中間選民”接受,這需要大家共同努力。

“連的老爸貪污/宋A錢,所以我不投連宋。”這是見樹不見林,盯著小節而無視於大體,還有希望!

“哼!我上小學的時候曾經三次因為講臺語而被老師罰站,我才不投國民黨!”這不過是記陳年小仇,也還是有希望的!

“唉!你不知道國民黨有多爛!我來告訴你……。”雖然不容易,希望還在!

“就是討厭國民黨/連戰/宋楚瑜,所以投民進黨/陳水扁。”這種人情感/情緒凌駕理性,不大容易!

“某某某在我們這裡建設了這個那個,所以我選他們的黨。”唉!由他去罷!

對那些踴躍支持鄉親支持臺灣之子的人我是不抱希望的,因為即便你認定你已經用粗淺平白的基本事實基本常識和基本邏輯說服了他,回頭他還是投阿扁。

擁抱“臺灣獨立建國•臺灣人出頭天”“思想”的人基本上知識架構有缺陷。

臺獨神聖論者基本上思維能力有缺陷。

“臺灣民族理當建立民族國家”。這種“理論大師”的理論能力不及格而且意識形態落伍,總之屬於大腦少一根筋之流。這輩子不要想去說服他們。等哪一天他長出了那根筋,他也就不需要你去說服了。

因“恐共”而倒向綠營的人衹可能被另一種更強烈或者更直接的恐懼說服。

對因祖上“家仇”而痛恨“外來政黨”的人,雖然我的父系母系都與國民黨毫無瓜葛,也都不屬有錢人家,我願意以一個普通的外省人後代的身份向他們道歉。

附及:我的故鄉是雲林虎尾。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173&aid=3335594
[2003-12-31] 選連宋的理由很簡單(一)
推薦0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聯合網棧 > 【2004年3月】網棧
討論主題: 選連宋的理由很簡單(一)
SCFtw  2003/12/31 16:11


這次選總統,我支持連宋。

理由很簡單 -- 連宋是正常人,陳呂是不正常的人。

呂秀蓮這個人之不正常,大腦之少一根筋,言行之土相洋相百出,政客水準之低,毋庸辭費。

陳水扁在言行土相洋相百出政客水準極低這些方面與呂秀蓮在伯仲之間,然而他大腦裡多一根筋。異乎常人多出來的這一根腦筋就是陳水扁成為“第二號不正常的人”的根本原因(第一號是他的教父李登輝)。

一個正常人擁有一般的道德水準,不顛倒黑白,不指鹿為馬,不倒果為因,在日常言行上按牌理(至少是她/他自己的牌理)出牌,按社會常規辦事,以常禮常情待人,不會認可在公開侮辱人之後私底下道歉就夠了,曉得人無信不立的道理,至少在大事上不說謊不詐欺不栽誣,不做變色龍,不以出爾反爾為習慣,有一般程度的記性,有起碼的反省能力,懂得尊重別人的智慧和能力,不會動輒指責別人誤解誤會自己的話,遵守遊戲規則,不出老千,願賭服輸,不耍無賴,不以阿Q為榮,有起碼的羞恥感,不會玩球員兼裁判的把戲,有起碼的職業道德,知道負責的重要,有起碼的承擔,不肆意諉罪他人,上大號不會勞動屬下或朋友來為自己擦屁股,知道什麼叫分寸什麼叫餘地,不會輕易把自己逼到牆角,也不會輕易把別人逼到牆角,最後,一個正常人知道收斂,知道感激,也知道敬畏。

一個正常人有一般程度的人性弱點,會犯“正常人會犯的錯”-- 包括犯法,但是有限度。好酒嗜賭或有之,但是通常不誤正事大事。見利忘義或有之,但是不至於忘恩負義。貪財好色假公濟私損人利己這些“劣行”都有可能或甚至難免,但是即便貪污都往往貪不大,因為不敢。

每個人都有情感偏向,有情緒,甚至有某種“追星”意念,而信仰信念和意志這些東西更可以約制一個人的長期行事。雖則如此,我在這裡提說的“正常人”強調一個平均的、一般的、普通的、或者說是典型的社會人表現在各種大事小事上的做人做事待人處事甚至立身行世之道之方之則。這麼一個人大致可以說是一個“做人不鬼混”的人,一個“合理”的人,一個“講道理”的人,一個“能自制”的人,一個“可以相處”的人,一個“大體上可以信賴”的人,她/他的思慮和言行絕不挑戰正常的人類社會所能允許的最大公約值並且足夠穩定,她/他在社會生活方面的言行因此頗可以預測,對她/他足夠瞭解的人甚至可以預推她/他比較有可能在哪(些)方面犯下何等程度的“劣行”。

我為甚麼專注於連宋陳呂之是不是“正常人”?

理由很簡單 -- 當兩方中某一方的候選人連這個最最最起碼的檢測都過不了關的時候,這個檢測當然可以立判生死。

作為社會人,連宋陳三人各自的思慮和言行由於他們身為近十年來的第一級政治要角都早已暴露於公眾多年。連宋二人證明了自己大體而言是正常人,陳水扁則證明了自己大體而言是個不正常的人。

我絕不放心把最高的國政大權託付給一個“做人鬼混”的人,一個“不合理”的人,一個“不講道理”的人,一個“不能自制”的人,一個“不可以相處”的人,一個“大體上不可以信賴”的人,一個思慮和言行不穩定並且經常遊走於法律邊緣的人,一個言行頗難預測的人,一個神出鬼沒的不定時炸彈。

陳水扁大腦裡多出來的這一根筋是他三年半來 -- 尤其是選戰開打以來 -- 以“天縱聖明”“神武果決”地“揪住社會人心的辮子”的本源。

就這樣,我這次支持連宋的首要理由衹不過是連宋比陳呂“正常”得多。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173&aid=3335584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