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往事曾經如此
市長:blackjack  副市長: juntruth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往事曾經如此】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仇中反華是台灣人的天然成分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社會的集體焦慮...長照悲歌啟示錄 / 吳明儒/中正大學社會福利系教授(嘉義市)
 瀏覽364|回應0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社會的集體焦慮...長照悲歌啟示錄

2020-08-25 23:46 聯合報 / 吳明儒/中正大學社會福利系教授(嘉義市)

嘉義市老翁拿酸液潑灑自己與長照中心人員,消防局將受傷長者送醫急救。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嘉義市老翁拿酸液潑灑自己與長照中心人員,消防局將受傷長者送醫急救。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日前嘉義市老翁晚間進入機構企圖以似硫酸液體灌入妻子口中,形跡敗露,自飲身亡,過程中並波及機構照服員。大眾面對層出不窮的長照悲歌,不禁要問長照2.0建立至今到底回應及減輕多少家庭照顧者的需求與負擔?


「長照悲歌」已從過去個案式的家庭風險成為社會集體風險的新常態,相信有許多隱匿未明的照顧者正身陷照顧困境之中,他們也不知道如何善用長照制度中的相關協助。然而,當失能(智)長輩已安排入住機構的家庭照顧者,常被長照制度誤認為被照顧者已經入住機構,沒有照顧事實,或已減輕了照顧壓力,不需要家庭照顧者支持服務!孰不知,被照顧者日益衰老失能的景象,必定牽動著配偶或子女家人,面對家人的健康不斷惡化的無助感,居家與機構式照顧者兩者皆然。


目前將近七十六萬名失能、失智及身心障礙者中逾五成五左右由家庭獨力照顧,三成使用外籍看護工,一成五在長照機構。對於家庭照顧者的認定,未來應該擴大指涉所有失能、失智及身心障礙者的照顧家屬,而不應因其安置照顧形式不同而加以排除。對於長照機構,每一百床必須設置一位專職社工,未滿一百床的小型機構僅需要聘請兼任的社工,很多機構為了省成本,不願請專人,一位兼任社工,一個月平均來四次,要辦理活動,還要做住民的個別化服務,實在無法顧及個別家屬的情緒狀況,並提供即時的個案處理。


長照2.0以來,政府在居家及社區火力全開,住宿式機構卻逐漸被被邊緣化,繁瑣的評鑑文書、法令要求、成本增加,很多小型機構的經營愈來愈辛苦,據聞中南部許多小型機構已經撐不下去紛紛尋求收購對象。今年監察院提出長照2.0之相關缺失,指出長照2.0給付基準未納入住宿型機構內的失能民眾,造成家屬極大負擔。


對於機構式服務的漠視,在選舉壓力下,執政團隊才於二○一九推出「長照2.0升級計畫」,包括入住機構者,其所得稅率十二%以下者,每人每年最高補助六萬元,除了減稅的惠民措施之外,針對照顧者的心理支持及相關諮詢服務更應納入。


另一堪慮的現象是新增照顧服務人力明顯往「居家服務」流動。因機構照服員薪資未調升且需排輪三班,導致許多新進照服員不願進入住宿式照顧機構任職,再加上原本的照服員離職,這些長照服務生態的驟然改變,對住宿型長照機構之照服人力面臨衝擊。當機構發生類似事件,檢討之餘,又要面對排山倒海的一堆報表與稽查,讓原本就很難經營的小型機構更是雪上加霜。


去年一月,五十五歲男性照顧者勒斃臥床老父,再到鐵橋自殺,同月文化部五十一歲女性專委因長期照顧父親而輕生,這些困陷照顧泥潦的「中年流沙」現象所產生的家庭悲劇殷鑑不遠。但是此次案例是七十一歲的男性照顧者、屬老老照顧,且仍在職工作,妻兩年前入住機構,因此亦非長期照顧負荷的問題,再加上住宿式機構長輩被排除在長照服務對象之外,使得類此問題未來再發生的機率非常高。


面對長照缺口及長照2.0的興革,應該考慮將居家、社區與機構照顧服務納入長照體系建立整合模式,建構以獨力照顧者為核心的長照支持網絡,同時發揮守望相助的精神,鄰里社區內多多注意照顧者的情緒變化,社區導入生命教育課程,及強化面對照顧難題時的生命韌性,才能解決現行的問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7077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