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往事曾經如此
市長:blackjack  副市長: juntruth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往事曾經如此】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仇中反華是台灣人的天然成分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民主先生?黑金教父?李影響政壇7件事
 瀏覽135|回應0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民主先生?黑金教父?李影響政壇7件事

2020-07-31 10:26
1997年第3屆國民大會第2次會議,國民黨主席李登輝向在場黨籍國代鞠躬拜託。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李登輝走了。人們早就忘記那些年哪些事挑動了敏感神經,但愛與恨依舊為他沸騰。畢竟,李登輝的民主貢獻與爭議作為影響深遠,甚至到今天,只要稍稍提點一下,你仍會在政壇的每個角落,看見他的影子。

六度修憲 他終結「法統」

毫無疑問,憲政改革絕對是李登輝總統任內最重要事績。從1988年到2000年,12年總統任內他6度修憲,深化台灣民主進程,贏得「民主先生」美名。但抹去「台灣代表全中國大陸」的憲法基礎,被視為「終結」中華民國「法統」。而修憲過程伴隨的權力鬥爭與利益交換,則開啟「黑金政治」的質疑。

更重要的是,修憲也造就當今的「大總統制」。總統有責無權,行政院長角色尷尬;若是遇到能力好的閣揆,到底聽誰的話?問題一直懸念至今。

李登輝不只想「變法」,他更想制定「台灣基本法」為「建國」做準備。但那時李畢竟是國民黨主席,必須靠黨的力量來推動一切,因此只能「穿著衣服改衣服」。正因革命尚未成功,他直到去世前仍倡議憲改。

身為台聯黨精神領袖的李登輝(左),曾期勉台聯立委努力推動公投制憲。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有趣的是,他當總統時修憲成總統制,2014年在野時卻改挺內閣制。以如今社會氛圍來說,只要再修憲,就有機會修改敏感議題的相關憲法,諸如國號與領土;最後經全民公投複決,就等同制憲,進而以「台灣」之名而存在。許多人就猜,這才是李登輝的如意算盤。

萬年國會荒謬劇 他來喊卡

從6次憲改走向制憲,李登輝的第一步,即終止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承認「中華民國統治台澎金馬」事實。而第一次修憲,也讓「萬年國代」走入歷史。

中華民國行憲後,1948年選出第一屆國民大會代表;隨後內戰失利退守台灣,再也無法更新「台澎金馬」以外的代表。為維護「法統」,「淪陷區」代表不再改選,一任數十年。這個奇怪現象,被施明德指為「萬年國代」;國大開會自肥、打架頻傳,也被譏「山中傳奇」;當年立委朱高正更是直接罵「老賊」。

野百合學運,學生代表要求解散國民大會。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1990年「野百合學運」爆發,學生要求解散國民大會,「我們怎能再容忍700個皇帝的壓榨?」李登輝趁勢修憲,先於1991年優退500多位國大代表、遴選新代表,同年通過「憲法增修條文」,讓台澎金馬民代選舉有了依據。隔年第2屆國代就職,萬年國會終結。

但國代形象不佳,與立委數度上演全武行,成就經典的「蟑螂與垃圾大戰」。沒想到隨後李登輝加入「戰局」,想藉國代自肥延任來延長總統任期。結果輿情譁然,「美國爸爸」也震怒,國大最終自我虛級化。

拿國民黨的奶水 餵民進黨

李登輝憲改第一砲驚天動地,終止動員戡亂時期,台灣民主大躍進。然而,解散萬年國代、領土退縮,中華民國「代表全中國」法統漸失,國民黨內壓力跟著升高。尤其李繼任總統之初,面臨國民黨內派系對抗,唯有引進「外來力量」,才有機會大幅更動國體。

李登輝(左)與陳水扁(右)2001年同台,兩人手牽手。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1993年他發表著名的「奶水論」,為發展政黨政治,國民黨要有胸襟,「給民進黨一些奶水,讓民進黨能長大」。1996年,李登輝深夜邀請當年民進黨主席許信良協商修憲事宜。

有人說李在「利用反對運動與民進黨」,但更多人認為他是「扶植民進黨、扼殺國民黨」。事實是,他總統任內,民進黨贏得政黨輪替。離開國民黨後,2004年他牽起陳水扁的手,助扁連任成功;到了2008年挺謝長廷,2012年再挺蔡英文。喝國民黨奶水的李登輝,最終把奶水給了民進黨,最後還化身綠營精神領袖。

2012大選決戰之夜,李登輝(右)擁抱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左)。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總統直選 國民黨分裂決鬥

對國民黨來說,「扶植」民進黨的李登輝簡直「叛徒」。對李而言,黨內「非主流派」則是擋在政治野心前的大石。1996年首次民選總統,分裂的雙方正式決戰。

早在李登輝1988年接任總統後,黨內就對他有雜音。當年蔣經國「駕崩」,許多人認為李不過剛好扶正。他既無兵權,也無黨機器相挺,他於是和黨秘書長李煥等人合作;再加上黨副秘書長宋楚瑜在國民黨中常會補上「臨門一腳」,李登輝最後成功代理黨主席。

李煥(右起)、李登輝、宋楚瑜三人當年對付非主流派時還是同志。圖/報系資料照

李登輝順水推舟,讓李煥擔任行政院長,卻以「大內高手」宋楚瑜頂替李煥的黨秘書長職位。李煥看似高升,實則失去黨機器話語權;結果1990年總統選舉時遭「背叛」,副總統夢碎。李登輝隨後找郝柏村組閣,既防李煥反彈,也削去郝的軍權、消除政變疑慮。完全掌握國民黨後,李隨即推動1996年總統直選。                                 

二月政爭失利的非主流派,隨後出走並成立新黨;非主流派又在1996年大選時推舉林洋港與郝柏村參選總統,挑戰李登輝與連戰。首次總統直選,簡直就是一部國民黨恩怨情仇錄!

首次總統大選政見發表會,4位候選人同台。左起3人李登輝、林洋港與陳履安都出自國民黨。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此時李登輝也遭遇另一股強大的壓力:來自對岸的飛彈。1996年3月8日起,大陸在台灣周邊進行連串導彈試射,試圖影響我首次總統直選。但李最終還是順利當選總統。

1996年5月19日年李登輝宣誓就任中華民國第九任總統。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凍省配套不足 拖垮行政效率

挺過中共威嚇、擊潰新黨,李登輝隨後一個轉身,竟然「處理」起自己人!原來,當年情同父子的省長宋楚瑜「霸氣外露」,嚴重威脅李的政治布局,「如果省一直放著,台灣永遠都是中國大陸的台灣省」。

李登輝1996年選連戰搭檔拚大選,等於表明想讓連戰接班。論資歷與歷練,連戰在宋楚瑜之前,然而宋1994年當選省長後,民意支持度高居不下;但相對的,宋鋒芒畢露,與連戰相比就顯得權謀而難駕馭,不利李登輝發揮影響力。於是,李暗中謀畫「凍省」。

1996年首次總統直選,李登輝選擇連戰當搭檔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1996年12月「凍省」時,一般人恐怕很難想像宋楚瑜多麼憤憤不平。宋說,當初李登輝親口說「不搞(凍省)了」,結果10天後凍省案竟拍板過關!直到國發會做出「凍省」共識,宋楚瑜才發現,「敵營的人比我宋楚瑜都先知道。」幾天後,宋請辭省長。1998年,他帶著李登輝給他的「諸法皆空,自由自在」8字,落寞赴美。

台灣省目前已虛級、中空化。但配套不足,中央、地方權責不清,造成行政效率低落。當年喊出可省千億元,如今各地債台高築,294公頃的中興新村也漸荒廢。

內政部前部長李鴻源是省府時期水利處長,回顧凍省史,結論是「幹掉一個葉爾欽,多了廿幾個葉爾欽」。他說,升格後六都諸侯坐大,「他們直通總統府」;各地諸侯要錢,中央不敢不給,品質也沒人敢要,結果「錢沒少花,水沒少淹,也沒人敢檢討」。

前總統李登輝(右)與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左),曾經情同父子,也曾經反目成仇,兩人政壇交手數十年,證明「政治沒有永遠的敵人」。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兩國論像摩西 把海峽愈分愈開

其實,李登輝當總統的前期,兩岸並未搞到如此劍拔弩張。早期雙方一度「暗通款曲」,就像言承旭與林志玲「破鏡重圓」般的節奏。比如1992年他派辦公室主任蘇志誠與大陸接觸,促成首次辜汪會談。也因兩岸密使,李與當時對岸領導人江澤民有了互動管道。

但善變的李登輝,還是選擇當起「摩西」,把台灣海峽愈分愈開。過程機關算盡,拿他自己的話說,即是「大家都被李登輝騙了!」

當年李登輝的台獨傾向惹議,引來千人手拿國旗走上街頭,高喊「李登輝下台」。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1994年李登輝與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的對話,大談「身為台灣人的悲哀」;李認為國民政府是「外來政權」,造成人民自我認同的困擾,此言一出惹來台獨質疑。1997年他推行「戒急用忍」,縮減西進投資,台商喪失布局先機,引發批評。到了1999年,總統任期的最後一年,李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終於卸下偽裝,說兩岸是「特殊國與國的關係」,甚至企圖藉民進黨之力,將兩國論入憲。

「特殊國與國的關係」被簡化為「兩國論」,因它完全切斷與大陸法律、政治的關係,只承認歷史文化的薄弱牽連。在這一刻之前,兩岸才因辜振甫訪北京而走出寒冬,海協會長汪道涵正準備來台;在此之後,一切戛然而止。這個兩岸大地震,也引來美方強力施壓,中共軍艦戰機向前部署。

李登輝曾侃侃而談戒急用忍政策始末,與他反對現階段晶圓廠投資大陸的理由。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3個月後,李登輝的國慶談話隱晦地回到「一中各表」,但他的政治信仰徹底曝光。所幸,一切還不到「台灣基本法」;基本法即建國制憲,當年李若是踩上這一步,兩岸恐怕已開戰。

民進黨1991年就通過「台獨黨綱」,但歷史最終還是將「台獨桂冠」戴在李登輝頭上,不是起草台獨黨綱的林濁水,亦不是宣告「一邊一國」的陳水扁,更不是在李登輝黨政軍底下,宣告為爭取台獨言論自由而自焚的鄭南榕。

李登輝成立兩國論研究小組,蔡英文具關鍵角色。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政商交好 黑金政治陰影相隨

李登輝的兩國論,是看得見的地動山搖;而他總統任內各種黑金掛鉤指控不斷,最後留下的爛攤子,則暗地裡腐蝕了國本。

黑金政治不能全怪李登輝一人。宋楚瑜就說「黑金產生很多問題,但不是從李登輝執政開始。」然而,黨產增加最快的時候正是李登輝黨主席任內,他利用黨國資源大搞金權政治。

為保有政權、逼走政治理念不同的黨內精英,李登輝極力拉攏財團、地方派系,甚至是一些具有黑道背景的人參選公職,讓大批金牛、黑道,順利進入各級民意機關。不少擁有黑道背景的人士為了不受拘捕,於是利用在地方的強大財力當選「漂白」。李登輝為自己「護航」,結果造成政治混亂;國民黨也失去民心,最後在2000年大選丟失政權。

台北地檢署當年對興票案傳喚李登輝出庭協助調查。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而卸任後10年,李登輝因涉國安密帳案被起訴,並展開多年訴訟。最後雖無罪定讞,但同案被告、他的「大掌櫃」劉泰英卻被認定中飽私囊遭判刑,這使得外界始終質疑李登輝。

國安密帳案一度為李登輝晚年生活帶來困擾,歷經3年纏訟終獲判無罪,只是外界質疑歸質疑,法院判決終歸法院判決。李登輝在人民心中的政治「清白」究竟如何,只怕仍無法隨著他的逝去蓋棺論定。而李登輝主政時期的黑金政治陰影仍在,對許多人而言他是「民主先生」,但「黑金教父」之名恐也揮之不去。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7073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