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往事曾經如此
市長:blackjack  副市長: juntruth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往事曾經如此】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仇中反華是台灣人的天然成分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蔡英文總統論文讀後感 (上中下)/牛津大學近代史碩士、經濟史博士徐永泰博士
 瀏覽557|回應3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蔡英文總統論文讀後感 (上)/我兩度赴倫敦政經學院借閱


2019-09-18 18:22世界日報 徐永泰博士


引言:蔡英文總統的學歷問題引發廣泛討論,目前旅居英國牛津的徐永泰博士(D Phil. Oxon.)特別親往英國倫敦大學政經學院,閱覽蔡英文總統的博士論文,並寫下讀後感一文,由世界日報獨家刊登。

首先要說明這個具有爭議性的論文,在2019年6月前在英國倫敦大學政經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LSE)裡是不存在的。它在2019年6月底才登錄在LSE圖書館目錄中,也是目前在全英國圖書館唯一借閱得到的論文拷貝。那它是不是可以從英國的政經學院圖書館(LSE)像圖書一樣地借出來看呢?答案是不行的。那麼可不可以在LSE圖書館看呢?可以,但有條件。

這是徐永泰博士2019年9月13日親自拍的蔡英文論文外殼。(徐永泰博士提供)

借閱蔡英文的論文 須符四條件

此刻這唯一的一份拷貝特別放存在LSE的婦女圖書館閱讀室(The Women’s Library Reading Room),借閱它需要下面四個條件。

第一要有LSE圖書館卡才能進去。如何申請?要看符合不符合LSE的申請條件。

第二,必須在指定的LSE Women Library的特別閱讀室(Reading Room)閱讀。

第三,要在圖書管理員的監督下閱讀。

第四,必須遵守作者蔡英文的要求,和圖書館檔案室的規定,不可以翻印拍照,不可以引用內容,不可以錄音,不可以用鋼筆,不可以喝水,只可以用鉛筆抄寫筆記。

2019年9月13日星期五,適逢中秋節,我早上9:30從英國牛津出發,前往倫敦政經學院圖書館(LSE Library),目的是去借閱蔡英文總統的論文。

從牛津火車站開往倫敦Paddington Station,再轉兩次地鐵 Bakerloo Line和Central Line,抵達Holborm Station是早上10:45,再走路約5分鐘,於10:50抵達LSE 圖書館 (地址:10 Portugal St, Holborn, London WC2A 2HD)。

我已透過牛津大學先辦好LSE的圖書證,刷卡後,進入四樓婦女圖書館閱讀室 ,填妥閱讀申請表(Reading Request Form),圖書管理員告知需要等約75分鐘左右,待他們從檔案儲存處拿出來,才可以開始閱讀。

我出去吃完午餐,下午1:30 再進閱讀室。圖書管理員告訴論文已經備妥,要我將背包放進儲存箱4號,把鑰匙給我,去4號玻璃儲存櫃取論文,再坐在指定的4號位子上閱讀。不可以拍照內容 (僅可以離開時拍論文外殼),聲明這是根據作者(蔡英文)的要求,不可以影印內容或用手機拍照其他部分,不可以帶鋼筆原子筆,不可以帶水進去,不可以帶手機錄音,只可以讀和抄寫筆記,其他一概禁止。我唯一可以做的也是用鉛筆抄寫或做筆記。如果在閱讀時需要離開如廁,必須將論文交回玻璃儲存櫃保管,上完廁所後,必須再從4號玻璃儲存櫃取出,閱讀規則同上。

論文管制何時解封 館方沒答案

雖然規定很多,圖書管理員並沒有不禮貌行為,只是不時地到我桌上檢查。我好奇的問圖書管理員G.女士,為什麼有這麼嚴格的要求?一篇學術論文的封存日期,如果牽涉到專利可能是例外,但也有一定期限。她說這是LSE校方尊重作者(指蔡英文)的要求。

我再問這樣的管制有沒有期限呢?什麼時候可以解封?她無法回答,但如果有問題可以email 到C. W先生處詢問。我說他是誰呢? 她說C.W先生是專門負責某些論文的Collection Manager,而且給了我他的電郵地址。我後來又問了其他管理員,他們都看著類似SOP(標準操作手冊)的指示作同樣的回答。

我此行的目的是看論文,暫時放下其他問題,決定先坐下專心看論文主體。

我拿了鑰匙到4號玻璃儲存櫃取了論文,回到4號位子坐下,深深呼吸一口氣。我告訴自己,完完全全地客觀閱讀它,不帶任何色彩,不預設立場,不被其他的資訊影響。如果有問題的地方就記下,沒有問題就越過。

我自己在牛津大學先後寫過碩士、博士論文,取得牛津大學現代史碩士,和經濟史哲學博士,前後加起來七年多,經歷過程辛苦煎熬,難以與外人共享,甘苦只有自知。如今面對別人寫的論文,我予以同樣的尊重。

2019年9月13日下午1:50 PM,我總算拿到這本論文,它是目前全世界唯一可以借閱的一本,我立即謹慎專心的閱讀,一直到 4PM。

因為無法全部讀完,於2019年9月16日星期一上午,我再度去倫敦政經學院圖書館的四樓婦女圖書館閱讀室,這一次指定3號座位,再閱讀一次,上午下午合計約4小時,再做筆記前後對照,規則同上。寫得這樣細,是因為LSE圖書館管理員也作了閱讀者的閱讀記錄。(文未完。)

徐永泰 博士(D Phil. Oxon.), 寫於英國牛津 17 September 2019

(徐永泰,牛津大學近代史碩士、經濟史博士、牛津聖約翰學院開發局董事,現任美西華人學會理事長,洛杉磯公開賽創會會長和財務長。)

倫敦大學政經學院。(圖/翻攝自倫敦政經學院臉書粉絲專頁)

中華民國蔡英文總統遭控「偽造論文及證書、用假的學位證書做副教授、假博士」,蔡總統委託律師提告。(本報系資料照片)

蔡英文總統論文讀後感 (中)/外殼燙金 內頁像傳真紙

2019-09-18 18:32世界日報 徐永泰博士

論文有缺頁 多數有手改

根據LSE圖書館嚴格規定,我不能引用和轉述內容。所以我僅能作的是論文的形式報告如下:

1. 這是一本黑色外殼全新燙金字體的論文:

蔡英文論文上有加註除非獲得本人同意,否則禁止影印的書腰。(取自調查報告)

論文題目是“Unfair Trade Practices and Safeguard Actions” 作者是 Ing-wen Tsai,上面寫的是 “A Thesis Submitted for the Degree of PhD The School of Economics The University of London” 時間是1983年,沒有月份。圖書編號F10034,論文編號 BLPS 21 12643479。這種燙金字體外殼是全新的。

LSE網站上的備註:這份論文是蔡英文提供的個人拷貝於2019年6月建檔,論文的首頁和其他的頁數中,沒有任何考試官(Examiners)的簽字或簽收日期。為什麼LSE可以讓一篇論文在35年後登入圖書館目錄,我沒有答案,圖書管理員也無法回答,有待LSE校方解釋。

2. 整本論文分三大部分(Three Parts):

第一部分 (Part One) 有三章 (Chapter I,II,III)(page 1-60),第二部 (Part Two) 分五章(chapter I,II,III,IV,V) (page 61-298),第三部分(Part Three)有兩章(Chapter I, II)(page 299-365)。

感謝言(Acknowledgement)1頁,論文大綱(Abstract)2頁,論文介紹(Introduction)18頁,最後參考書目引用資料來源(Bibliography,但整本論文章節中沒有看到或使用這個字,通常在論文的最後部分需要列出它)約10 頁。 全部頁數按照數字是391頁。但實際上數出來要比391要多10頁,原因如 item 9解釋。

論文有三大部分Part One: Current State of Economy, Part Two: Legal Analysis of Those Issues Mentioned Above; Part Three: Laws of Countervailing Duties.

3. 感謝言部分:

作者(蔡英文)感謝她的導師 M. J. Elliott 指導, 還有其他兩位在大學的老師(基於法律問題,這裡不能提名字)的指導方向。另外作者(蔡英文)特別謝謝一位 S女士幫她的論文打字,提到她極大的鼓勵和 Typing Ability (打字能力)和校正,幫她打字完成這篇論文。

4. 論文缺頁:

第一大部分(Part One)第一章(Chapter I)缺頁 5,6,7,8,9,10,page # 4 後就直接接到 page #10,中間不見, 沒有解釋原因。我向圖書館提出疑問為什麼缺頁,圖書管理員(S.女士)無法回答。至於缺頁問題,好像之前已有其他學者曾報導過,我只能算是另一個缺頁的見證。

5. 論文中有多處手改:

如 Regime,手改成Regimes,如在 Introduction (引言)處的Infrigements 中間加一個“n”字母 , 變成Infringements。又如 Page 295 Chapter 後加上 “V”(第五章),手改不像是鉛筆,是鋼筆。 Page 230,是一個章節的開始,章目(title)的 “dumping”一字,手改成“injury”。錯誤以手寫更改,比較另類。

6. 論文中用的很多字是美式拼法:

譬如 Page 299英式的Analyse,寫成 analyze,Page 358英式Subsidise 拼成Subsidize。英國老師碰到學生用美國拼法就立馬改,毫不留情。若要了解這種情況,問問在英國留過學的同學,都可以告訴你類似經驗,英國學校認為你是來拿英國學位的,所以要用英文,而不是美文。這不是對錯的問題,但這是英國文化,只有入鄉問俗沒有其他選擇。

論文三百多頁 註解不連貫

7. 每一章的結尾都有單獨的Conclusion, 總共有10個,但是沒有整個論文的總結:

我的經驗不能代表百分之百正確,博士論文應當有一個總結論點 (General Argument) 。每一個chapter後面就有結論,當然很好,但沒有連貫性的總結論,會讓每一篇讀起來像是獨立的Short Essay,而幾篇合起來成為一大板塊 (Part One,Two,Three)。

8. 每一章的註解號碼都是單獨算號碼的,全論文的註解是完全不連號的:

每一大板塊的章節的註解必須反復去查,如果是獨立的Short Essay只有數十頁沒有問題,比較容易翻到後面去查。但整篇論文三百多頁的註解不連貫,在Bibliography引用資料來源的處理就顯得雜亂。

每一章節的註解註解沒有放在一頁本身,而以星號 “*” 加號碼標識,要找註解的出處必須到每一章的結束後去找,沒有清楚索引,如何找?如果要查證作者的引用資料是否正確,只有不斷地反復翻閱,很費時間。沒有辦法立即找到相關連的頁數和內容是影響論文品質的。

當然我的經驗法則不是一定百分之百的正確,不過世界級的大學要求標準是可以查得到的,也可以以其他博士論文來對照。如今的Word 軟體可以Endnote 或Footnote 立即找到相關資料,但是在沒有Word或類似電腦軟體可以使用的80年代,論文作者必須負責建立註解和頁數的相關性和連接性。還有一些在註解中提到的作者和著作,在參考資料(Bibliography)中我也沒有看到,譬如第三部分第二章的註解5,在參考資料中就沒有找到。還有類似例子,不再重複。

台大法律系名譽教授賀德芬提出質疑,指蔡總統並未在1984年取得倫敦政經學院法學博士學位。賀德芬並播出影片指質疑蔡英文手上拿展示的博士證書是偽造的贗品。記者杜建重/翻攝

9. 每一章的起頭頁是沒有號碼,也沒有在 Table of Contents 顯示出,因此,實際的頁數比數出來的391頁要多10頁以上:

照理說Table of Contents 的頁數應當是與內容頁數是一致的。 比如說Part One,Chapter I是page 61-92,但是Chapter I的 title:Economics of Subsidies 沒有頁數號碼,它既不是 page 60,也不是 page 61,是多出來沒有號碼的頁數,是疏忽嗎?

可是Chapter II (page 93-171)又也發生同樣狀況, Chapter II 的title :Subsidies Under GATT 這一頁緊連接在前一個Chapter I 的最後一頁 page 92,可是它本身卻沒有頁數號碼,而Chapter II它的正文是從下一頁page 93開始,那麼Chapter II 的title 的這一頁既不是page 92,也不是page 93,變成多出來了完全沒有號碼的一頁。

Chapter III這一頁Page172緊接著前面的171頁,但是它的章目 Law of Countervailing Duties 這一頁沒有頁數號碼,既不是Page172,也不是 Page173,這與Table of Contents 的整個頁數就不合了。

簡言之,就整個論文的連續性來說,多出來的頁數會影響到讀者參閱內容時,會翻到多餘不需要的頁數,和浪費時間。這在論文的結構中是一個忌諱。不能給考試官 (Examiners)一目了然的呈現,造成視覺上的混亂會影響論文品質。我個人認為,唯一可以解釋的原因是它可能是一篇篇單獨的 Short Essay (短論文)的集合編排,必須塞入空白頁數,這樣才會發生多出table of contents總頁數的現象。

10.Table of Contents 有五頁,很不容易懂:

論文有三大部分 (Three Parts),但它的排列卻與裡面的10個Chapters 章節平行排列,還有副標題。整個Table of Contents共有五頁,我很笨拙,看了很多遍才整理出一個頭緒。第一次閱讀者不容易從Table ofContents 中看出這個論文有三大板塊 (Three Parts)的連續性,也難以找到相關的頁數和內容章節。

論文外殼燙金 用紙像傳真copy

11. 論文的裝訂是新的,但是絕大多數的內容紙質是好像傳真的photocopy,兩邊帶黑影色澤,不知為什麼?

常理推斷,如果外殼是燙金字的硬殼,內容當是相對高品質的內頁,而不是帶黑邊色澤的傳真copy,顯得外殼和內容的紙質呈現參差不齊的對比。

論文開頭的部分頁數,卻沒有這個黑影竄邊現象,如感謝言(Acknowledgement),大綱(Abstract)和論文介紹(Introduction),與其他類似傳真photocopy的主內容呈現是不一致的。為什麼論文要用fax的拷貝來裝訂呢?不懂。(文未完)

徐永泰 博士(D Phil. Oxon.), 寫於英國牛津 17 September 2019

(徐永泰,牛津大學近代史碩士、經濟史博士、牛津聖約翰學院開發局董事,現任美西華人學會理事長,洛杉磯公開賽創會會長和財務長。)

蔡英文總統論文讀後感 (下)/兩種編排有異 畢業35年收到

2019-09-18 18:32世界日報 徐永泰博士

12. 作者的論文大綱(Abstract):

只簡單的說明論文有三大部分(Three Parts),沒有提及她寫這篇論文意圖達到的學術目標,而總共有多少部分的說明不是已經表現在Table of Contents 裡面了嗎?這裡重複提出,徒增論文文字數量。

13. 整個論文的三個部分:

是在介紹目前的世界經濟,分析各個國家的關稅補助和防衛機制,Part One 是Current State Economy (目前各個國家的經濟),Part Two 是Legal Analysis of Those Issues Mentioned Above (法律上分析以上提及的問題)Part Three 是Laws of Countervailing Duties (反補貼關稅的法則)。作者(蔡英文)在整篇論文介紹現況較多,很少提到自己的新論點(Argument)部分較少,在論文結尾部分僅看到一些。

14. 論文中的第三部分的結尾:

作者(蔡英文)提及某大學的兩位教授提出因應反補貼商品和對付特殊關稅的的建議 (proposals),作者(蔡英文)同意他們的看法,說她也有不同的建議,但在結論中只有敘述說法 (Argument),如有算法(Algorithm)輔助更好。也許作者認為不需要?

Word或類似軟體排印、打字打的待查證

15. 關於論文內容文字的排列,我個人覺得有問題:

此論文的大部分(共334頁)都使用了Word Processing 的軟體應用排版(Justify Format鍵)。兩邊的距離和每一行的行距是整齊的,每一段文字(paragraph)看起來都是一塊塊方的格(如下面例子)雙邊整齊,應當是Word或類似軟體的排版。

有使用Justify Format的頁數,我做了統計如下:

• 大綱(Abstract)2 pages
• Part One: Page1-92
• Part Two: page 97-196
• Part Two: 202-247
• Part Two: 253-295
• Part Three: Page 301-355
• 總共頁數 334

沒有用軟體排版(Justify 鍵)排版的部分有33頁。這有兩種可能,一是電動打字機打的,二是用電腦打字,但沒有用 Justify Format鍵的,統計如下:

• Introduction Page i-xviii (18 頁)
• Part One 首頁 (沒有頁數)
• Acknowledgement (沒有頁數)
• Part Two: page 93-96
• Part Two: page 197
• Part Three: page 299-300
• Part Three:page 356-364
• 總共頁數 33

為了讓大家了解,我用一段完全不相干的文字(根據規定我不可以用論文的內容)做成打字機的Format和用Word排版的 Format兩個例子作比較:

• A Sample with Typing Align Left format
• A Sample with Word Justfied Format

為什麼在這裡提出這些內容文字排版的問題呢?因為這與輸打論文的年代是有絕對關聯性的。

16.本篇論文的排列呈現的方式:

論文的排列呈現大部分(90%)是屬於後者 Word Justified Format,電腦排版雙邊整齊一致,應用了Word 裡面的 Justify Format 鍵,空格間用軟體計算,所以每一段(paragraph margin)整齊,這是不是80年代用打字機辦得到的?有待專家去查證,它究竟是打字機打的論文,還是Word Processor處理的?

可是為什麼還有33頁沒有使用這個Justify Format呢?為什麼同一篇論文不統一format呢?它代表什麼意義呢?最容易得到的解釋是:或許作者認為整齊不整齊沒有什麼關係,也許是疏忽。可能還有很多原因,我不知道是什麼。

但若仔細端倪 page 356-364,牽涉到論文結尾作結論的時候,這9頁與前面緊連的敘述立馬出現排列格式不一樣,為什麼?我想只有作者本人可以親自解釋,和當這篇論文能夠攤開來,讓更多的專家學者鑒定內容時,也許才會有答案。

畢業35年 圖書館才收到論文版本

以上是我看完蔡英文總統提交LSE論文做的筆記和心得,根據校方圖書館設限規定,我沒轉載論文的內容,也沒有延伸其論文的學術專業論點。作為一個歷史學的研究者,我希望能夠盡微薄的力量,在這篇論文提出形式性問題,在這一段混淆的資訊時代,我們必須謹慎地和客觀地去看問題。

在有限的時間空間和限制下,我僅能從論文本身的裝訂、頁數統計、缺頁的指出,手改部分,索引和章節排列,註解的排列和尋找方便度作整理;尋找作者意圖達到的學術貢獻,和最後對論文是否用打字機或電腦排版的缺乏一致性提出質疑,做一個綜合的報告。

蔡英文總統的這篇論文是2019年6月28日在LSE Library新編入圖書資料庫,也就是在紀錄上顯示1984年畢業後的35年,LSE圖書館才收到她的個人論文版本,而編入書目。為什麼?這也只有作者(蔡英文)本人LSE校方當局才能回答的。

這篇論文符不符合博士論文品質?是不是一篇經過驗證的博士論文?有沒有上繳論文的確實日期?有沒有經過博士論文考試?博士論文導師是誰?有沒有 PhD Log(博士生與博士導師在考試前的每一次見面會談記錄)?到底花了多少個月寫論文?兩位主考官(Examiners)是誰?有沒有主考官的口試記錄和評議?包括她有沒有交LSE 1983/4年的學費等重要資訊,都不在我這篇報告之中。

任何人若以我這份報告,做出自己的意見和揣測,將是他/她本人的問題。我只對本報告的文字負責。

另外,這篇論文在作者(蔡英文總統)的要求下,得到LSE校方的支持,設下超乎尋常的嚴格閱讀規定, 讓讀者學者費時費力的去閱讀,設限合理不合理,符不符合學術傳承倫理,要看各方面包括LSE本身對這件事是否願意解釋,我在此不做任何評論。

蔡英文總統前日出席第12屆崇越論文大賞頒獎典禮。聯合報系資料照片/記者葉信菉攝影

徐永泰 博士(D Phil. Oxon.), 寫於英國牛津 17 September 2019

(徐永泰,牛津大學近代史碩士、經濟史博士、牛津聖約翰學院開發局董事,現任美西華人學會理事長,洛杉磯公開賽創會會長和財務長。)編者註:內文插題由編輯加入

嚴震生/我對不起很多碩博士生

2019-09-20 00:28聯合報 嚴震生

自蔡英文總統博士論文遭質疑後,我一直抱著沒有直接證據,就不要作出任何武斷結論態度。不過,在美國北卡大學夏洛特分校經濟系任教的林環牆及牛津大學徐永泰博士兩人的報告出爐後,雖然是否拿到博士學位仍受質疑,但個人比較在意的是論文品質,特別是基本格式,相當不專業,很難相信第一流的倫敦大學政經學院(LSE)典藏,竟然願意接受格式上有如此多缺陷的博士論文。

個人是在美國拿到博士學位,對英國學位取得程序並不清楚,不過我永遠記得自己寫碩士及博士論文經歷。我撰寫碩士論文時,仍然是靠打字機一頁一頁完成的。只要有一個字打錯,就得整頁重來。同時每頁還要計算註腳預留的空間,且上下左右的邊距,都有明確的規定。當然,所有的註腳及參考書目也都得根據美國心理學會(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APA)或芝加哥(Chicago Manual of Style)寫作格式,且要從一而終,不得同時使用兩種不同格式。

在我寫博士論文時,電腦已有文字處理機制,讓我們可以使用寫作軟體,不僅不需要擔心打錯字,還可預先設定邊距,甚至是文字是否需要向左還是向中靠齊,也都做得到。儘管論文的格式較易掌握,仍有許多作者須親自檢視及確認的部分。同時,在最後送交論文時,連裝訂的要求也不能馬虎,有黑邊的影印出現,是不可能被接受的。我永遠記得簽收博士論文辦公室的工作人員,非常細心地檢閱所有的細節,才完成繳交的手續。

牛津大學經濟史博士徐永泰在聯合報系發表「蔡英文總統論文讀後感」,提出論文缺頁、多...

牛津大學經濟史博士徐永泰在聯合報系發表「蔡英文總統論文讀後感」,提出論文缺頁、多數有手改等質疑。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由於接受過論文寫作及格式的訓練,個人回國後也非常重視這方面的基本要求。有趣的是,現在無論是寫作、排版或列印軟體,都比卅年前進步很多,但許多學生似乎不會使用這些軟體,或是並不在意其論文格式是否合乎基本要求。我看過預備口試時論文仍有拼錯字、使用多種,甚至是不同大小的字型、或是採用不同譯名的情形,參考文獻的中文部分未按筆劃、英文字母未依字母排序也常發生。最嚴重的,大概就是學生使用不同格式在同一本論文中。

通常在指導教授護航下,身為口試委員的我,不方便攔下不讓口試者及格。不過,我對簽上自己姓名的論文品質還是相當在意,不希望學生未作修正後就繳出,未來我還得為論文品質負責。基於此,通常我會將簽字通過的論文封面扣下,直到我滿意學生修改後版本,才將這張紙還給學生,讓他們完成畢業程序。我依稀記得有幾位學生在截止日期前,仍然忙著修改,幾乎因著我的「刁難」到聲淚俱下的情形。然而,我認為若在自己的學術論文上不能有所堅持,未來在找工作時它被翻來閱讀,一定會有負面影響。

顯然,我這樣的堅持是錯的。蔡總統論文的格式品質,並沒有影響到她找工作或升等。不過,台灣的選民和民進黨的支持者對此並不在意,讓我反而對過去因堅持品質而對學生作出嚴格要求,感到歉意。在此我要向所有沒打聽清楚就找我擔任口試委員的碩博士生,說一聲「對不起」。我對你們的要求,竟然比總統還要嚴格。

(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回應文章
嚴震生/蔡總統論文讀後感...我真的對不起很多碩博士生
    回應給: blackjack(blackjack)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嚴震生/蔡總統論文讀後感...我真的對不起很多碩博士生


2019-10-16 23:39聯合報 嚴震生(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


上個月我在名人堂發表一篇《我對不起很多碩博士生》的文章,那是根據林環牆教授及徐永泰博士看過蔡英文總統博士論文所做出的報告而抒發的感想。當時蔡總統的論文還未公開,因此我僅能在論文格式上表達意見,如今可以上網「聞香」,我花了一個星期讀完整本論文後最大的感想就是:「我真的對不起很多碩博士生」。


除了研讀美國憲法的判例而必須接觸美國大學的法律期刊外,我對國際貿易法並不熟悉,不過蔡總統的博士論文很像是我們國際政治經濟的專著。只是,與一般博士論文不太一樣的地方是,這本論文比較像一本有關傾銷及反傾銷的教科書,而不是具有原創性的論文。整本論文都在介紹相關的法規,直到最後幾頁,才將她個人的論述提出,表示其他存在的觀點皆有其不足之處。此外,通常到了博士論文的層級,至少應該對論文的主題提出一些假設,然後在論文中驗證這些假設是否成立。無論是上述哪一項選擇,通常會在論文一開始就有較為清楚的說明。最後,誠如林教授及徐博士所言,一本論文竟然沒有一篇單獨的結論,確實有些不尋常。


蔡英文總統的論文已經開放在國家圖書館網頁供民眾下載。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蔡英文總統的論文已經開放在國家圖書館網頁供民眾下載。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不過,以上這些看法仍有不同領域可能存在的盲點,同時美國和英國的訓練有所差異,也是學術界熟知的事實,因此我還是認為或許我的觀察未必客觀。在《我對不起很多碩博士生》一文中,我將重點放在論文的格式,儘管當時我還沒有機會閱讀這本論文。如今在看完論文後,我發現當初的批判可能還嫌保守,以下是部分格式方面的觀察。


這本論文的英文書目,顯然是後來加上去的,不僅字型不一樣,且沒有頁數。無論是期刊或書,都有部分未按照英文字母的順序排列。此外在引用期刊論文時,為何部分期刊給予全名(Cornell Law Review),部分則是用縮寫(Harvard L. R.)?同一個引述作者(蔡總統一度誤以為已經過世的恩師John J. Barcelo)的三篇不同文獻,為何沒有分別列出?蔡博士在英文書目中,僅採用作者的姓,名的部分是英文縮寫,但也有作者沒有名,或是名字被拼出而非縮寫。部分的期刊卷數在刊名前面,部分則是在其後並以Vol.的方式呈現;部分有完整頁數,部分僅列出引用的頁數,部分則完全沒有頁數。書章併入期刊文獻,或許可行,但一些期刊論文沒有出版日期則不能接受。簡言之,文獻可以用任何一個方式呈現,但基本上內部應當有一致性,而不是引用這篇論文就採出現的格式,另一篇就換另一個出現的格式。


事實上,我最難接受的部分,是整本論文雖然在英文寫作的能力方面非常有水準,但卻有相當多拼錯的字。通常博士論文有拼錯的字很平常,我指導教授就告訴我,無論再仔細也會有遺漏之處,多年後回頭來看總還是會發現一些錯誤。不過,四百頁的博士論文有二、三十個錯字,大概還可以接受,但如果一百五十個就有些超過了。它所顯示的,就是論文是在時間相當緊迫的情況下交出,才會有如此多的問題。


一些年輕人對《我對不起很多碩博士生》的反應是,嚴教授過分在乎格式,而忽略了內容。請問超過一百五十個拼錯字的博士論文,難道沒有可受公評之處嗎?如果這是蔡總統當時的態度,我當然也會懷疑她治理國家是否認真,是否在乎一些基本的規範,還是恣意而為?


(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6514602
上雙鎖的潘多拉盒子/蔡英文論文讀後感 II 2019-09-23 11:26世界日報 徐永泰博士
    回應給: blackjack(blackjack)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上雙鎖的潘多拉盒子/蔡英文論文讀後感 II 
2019-09-23 11:26世界日報 徐永泰博士
蔡英文總統的學歷問題引發廣泛討論,目前旅居英國牛津的徐永泰博士(D Phil. Oxon.)特別親往英國倫敦大學政經學院,閱覽蔡英文總統的博士論文,寫下讀後感,由世界日報獨家刊登。

我上一篇文章登出後,引起很多回響,每天朋友來訊詢問關心。蔡總統也關照我,希望我評論時謹慎一點,真是謝謝她的指教。我惶恐深怕如果有什麼錯誤,會誤導社會大眾。文字陳述論文要負責任的,做為一個歷史學者,我必須審視自己的文章。上周9月13日和16日的倫敦政經學院(LSE)之行,覺得我僅能在論文形式上做描述和推論,就論文的本身來說,因為受限於在LSE閱讀論文的規定,我也無法做任何的衍生性理論,發表自己的意見。但是此刻因蔡總統的提醒,讓我覺得我有必要把自己想到的疑點做作更深入的了解。

閱讀論文之前的「所有權聲明」,版權屬於作者。徐永泰/拍攝

一翻兩瞪眼的事 何須反覆討論

檢驗蔡英文總統論文的動機:

首先我要說的是,本來這是一件一翻兩瞪眼的事,哪有這麼多的盲點?讓社會大眾浪費這麼多資源每天反覆在談,還有三位教授捲入法律訴訟,費時耗力真的不值。

可是多少教授學者,為了寫論文和著作,絞盡腦汁,挑燈夜讀,有的寫了幾年也沒有畢業。有的即使順利畢業,也沒找到有保障的工作。

就我個人經驗而言,1971-1974年三年半辛苦拿到第一個牛津大學近代史碩士,此時經濟上已經窘促,無法續攻博士。畢業後前往紐約找事,碰到1974石油禁運和經濟蕭條,幾乎整整兩個月求職碰壁,最後落腳在一家公司做簿記糊口。

2006年我事業已經穩定,32年後重回牛津再攻讀經濟史博士,此時經濟條件比32年前好多了,這個博士也還是念了三年半,於2010年取得牛津大學經濟史博士學位,前後七年,論文也登錄在牛津大學和英國圖書館,並在同年在德國論文出版社出書。

看到今天總統對質疑她論文學位的三位教授提告,我感同身受,心有不平。學術界的待遇好不好大家心中有數,但學術地位是他/她們唯一的驕傲和尊嚴,學生的尊重是他/她們唯一的安慰。而今老師被告,在學生的眼中,他們信譽被質疑,好像斯文掃地。多少的老師歎息,多少的家長對學校存疑。

在LSE婦女圖書館中的折磨:

我今年6月暑假赴英國牛津大學母校,撰寫我的第六本書,閒空休息時從YouTube看台灣的節目和新聞,第一次從電視上了解了這個論文門事件。對三位被提告的教授,我一個都不認識,也不知誰有什麼政治立場,但對他們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求真精神敬佩。知道他們在求真相,為學術圈爭取一塊乾淨空間。

看了「童溫層」直播節目,我想在這裡特別向兩位主持人童小姐和楊先生致敬(我也不認識他們),他們抽絲剝繭、公平公正地耐心分析,讓我學到很多貿易法的知識,對照我在LSE抄的筆記,慢慢看懂了蔡總統最近送進LSE圖書館的這本嶄新外殼的論文本。我滿同意童小姐說的,法律是道德的最底線這一句話。

9月13號中秋節那一天星期五,我一個人在英國,無心賞月,就去了倫敦政經學院,閱讀這一本篇充滿爭議性的,世界上唯一的蔡英文總統的論文拷貝,一本畢業35年後出現的「私人」論文拷貝。

我今年71歲,剛動完手術,經常要上廁所,身體狀況大不如前。從牛津去倫敦搭公車、走路、坐火車、轉地鐵兩次,吸地鐵的髒空氣,來回一趟要五個小時。週末LSE圖書館檔案室休息,我星期一再去,一共看了二次。

在倫敦政經學院看這篇論文時,被要求不准拍照不准影印不准帶鋼筆手機等限制我已說過。但不能帶水進去喝,這就難過了。上廁所必須將拿到手中的論文重新放還玻璃櫃,上完廁所再回來看,重新取出,坐在被指定的位子,旁邊的圖書管理員不時用懷疑的眼光監視,偶爾假裝經過我位子旁邊,看看我的筆尖是不是帶有攝像頭?這與我在牛津聖約翰學院的圖書館,望著窗外美麗的花園,自己有一個大桌子,安安靜靜的讀書,是一天壤之別的對比。LSE這樣對待一位年過70的學究,為什麼?不過,這到底是不是LSE的問題呢?

我第一天看到論文的時間已經剩下不多,沒有上廁所,也沒有喝水。週一再去了上下午,為了加緊抄寫,也忍了沒有去廁所,當然閱讀期間,也沒有喝水。結果星期一晚回到牛津後就咳嗽感冒。

我寫的讀後感報告很長,報社要登必須要有足夠的版面,光排版就占掉整頁,其他廣告都排不進,報社一定損失不少收入吧?但我堅持,報社如果要登,不可刪改或刪減文字,必須接受我的條件:照單全收,一字不改,完全登出。

感謝報社維持中立持平立場和尊重我的要求。紙本版面可以做到,電子報則分成三個部分由報社數位平台發出。我過去出了五本書,卻很少在報章雜誌發表短的文章,尤其在政治方面。我沒有任何動機,只想替幾位被提告的教授和關心政治人物誠信的大眾提供一些我個人看到的資料,這是我寫第一篇讀後感的原始動機。感冒一直沒好,我更沒有準備要寫Part II。

但是看到蔡總統的回應媒體時說「論文不是在那裡嗎?」又引起我的好奇心,把想到的幾個重要問題一併提出:

誰在設限?為什麼要設限?

誰在設限?為什麼要設限?在LSE婦女圖書館那裡的論文拷貝是什麼年代的版本?是論文嗎?還是私人文件?誰擁有這本新論文的版權(copyright)?

到底是誰在設限?為什麼要設限?在LSE圖書館看一本受限制的書,飽受煎熬,不能引用,就沒有正面的學術貢獻。向誰投訴?管控設限來自何方?如果你花了一個月慢慢手抄全本論文,你還是不能引述論文延伸的信息,又達成什麼學術目標呢?這有沒有符合英國自由法案(The 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 2000)的原則?我問了圖書管理員,到底這個限制是誰的決定,有沒有時間長短?難道是永遠的嗎?圖書館員都無法回答,要我email給Clive Wilson,Library Enquiry Manager。目前也還沒有回應。

有時最困難的問題,答案就在最容易看到的地方。

LSE官網站登錄的這本論文是2019年6月28日登錄,論文著作版權是屬於蔡英文的私人拷貝:首先在閱讀它前,圖書管理員提醒我要看這本論文封面上的白色封套「讀前聲明」,上面是這樣寫的:我知道這本論文的所有權屬於作者,如果沒有得到作者本人(蔡英文)的書寫同意書不准翻印,引用,和引述衍生出來的訊息。本圖書館一般允許大家閱讀,但基於目前大家對這本論文的興趣,除非得到作者的允許我們決定不讓任何人作拷貝或翻印。

台灣在討論這件論文被限制的事情常會提出同一疑問,為什麼這樣一個高級學府會做出這樣近乎不合理又嚴格的要求?林教授和我先後提出的缺頁和質量問題,大家又問LSE怎麼可能接受這樣的論文?

論文形式已經檢驗過了,剩下的就是要檢視論文內容了,可是圖書館把不准的條件告訴你。

再來,為什麼LSE婦女讀書館檔案室可以接受一個35年前畢業生補交的博士論文拷貝?條件是什麼?

前思後想,再仔細研究我們的資料,終於我想到了答案,不敢藏私,拿出來與大家分享。

在LSE圖書館的記錄,這本新論文是2019年6月28日登錄。這是蔡英文她的私人拷貝(personal copy),這份拷貝的版權屬於蔡英文(文字裡沒有說是總統),不是屬於LSE圖書館。請看下列LSE放在這本新論文封面上的備註文字:

The Copyright Declaration on all our theses states:

"I recognise that the copyright of this thesis rests with the author and that no quotation from it or information derived from it may be published without the prior written consent of the author."

Therefore, although fair use copying is normally permitted, given the current interest in this thesis, we have therefore taken the decision to restrict copying of any part of this thesis unless the researcher already has the author's permission.

注意到“..the copyright of this thesis rests with the author.”這一句話嗎?這本論文的版權屬於作者。

是A就不是B,除非是數學概念A=B。換言之,這就不可能是35年前學校要求繳納的論文,如果真是A=B,那麼這份拷貝就屬於倫敦政經學院(Property of University of London),而不是2019年才送進來的。

屬公共財產的論文沒有閱讀限制。比較一下蔡英文的同期同學論文Dr.N Rossi的博士論文就能了解。姑且不談他的論文與蔡英文論文的外形差異 (藍色vs.黑色),不是燙金的,一本是1984年的,一本是2019年的。我們先來看這本論文上面備註,它的所有權屬於倫敦大學(property of London University),存放在一般性的圖書館。除了不可以把它帶出圖書館(It may not be removed from the library),你隨時可以借閱,轉述內容,沒有限制,毫無禁忌。為什麼?因為它是屬於LSE圖書館的。

換言之,如果它是學校和作者的公共財產(public property),就必須依據學術傳承倫理,有讓學者參考引用的義務,因此誰都可以借,或引用或拷貝,即使有拷貝限制,但拍照錄音,只要合乎讀書館規定,都可以。(文未完)

我的借書單。徐永泰/拍攝
蔡英文總統的學歷問題引發廣泛討論,目前旅居英國牛津的徐永泰博士(D Phil. Oxon.)特別親往英國倫敦大學政經學院,閱覽蔡英文總統的博士論文,寫下讀後感,由世界日報獨家刊登。

蔡總統這一本新拷貝不是學校的公共財產的論文,是私人的拷貝:它不是蔡英文35年後為了學校規則補交上去的,而是「存放」在學校的「私人拷貝」。除了讓你拍個外殼,概念上99%是不可以使用的。有沒有把大家說暈?如果這是蔡總統的私人拷貝,即使是複製,那麼它也不太可能是35年前按照規定繳納的那一本論文。

關於這點,林環牆教授已查證過在2019年6月28日之前,所有倫敦大學的三個圖書館(LSE Library,IALS,Senate House Library),還有匯集全世界所有博士論文的英國圖書館(British Library),蔡總統的1983年論文都沒有找到。

唯一的解釋是三個圖書館都丟了?問題是,2015年前,連論文的資訊都沒有。為什麼2015年的資料又有了呢?請看林環牆教授的獨立報告。(點這裡,看林環牆調查報告)

藍色外殼上的說明。(取自林環牆教授的報告)

順便簡單介紹LSE三個圖書館的層次和類別:LSE Library是一般大學部和研究生部的一般圖書,加上歸屬LSE下面的婦女圖書館,大多藏私人文檔。IALS是法學研究圖書館,專門收集法律相關的文件,包括法律博士論文。Senate House Library(正確翻譯:法學總圖書館,英國沒有Senate,翻譯成國會圖書館有點牽強,聽起來像屬於政府機構)收集書籍品質層次最高,收集最有價值的政經圖書,包括LSE的博士論文。如果不夠詳細,請見諒和上網自查。

登記格式不同 pages vs. leaves

蔡總統論文在圖書館登錄的疑點pages vs. leaves:

我先說幾點:第一,她的論文登記格式(Format)上面說的論文有365 pages,而不是365 leaves。如果你去查其他LSE博士論文,登錄的是多少leaves。兩者的區別,前者是一般版本的論文,後者是LSE經過驗證的正本論文。這個英文字pages vs. leaves的差別非常重要,是一般論文本和校方收錄論文本的不同。第二,如果是LSE畢業生的博士論文,必須登錄作者所屬的科系,如經濟系或人類學系等,後面再加上London University, 而蔡總統的論文則只有登錄為名字,沒有所屬的系,直接跳到London University。第三,蔡總統的論文登錄,加上了一個備註,「這是一本2019年提呈給圖書館的英文.蔡的個人原論文拷貝」。對其餘有興趣的可以去網上查,因為這個是LSE Library公開的資訊。

蔣介石後代把蔣介石日記寄存在美國史丹佛大學的胡佛研究院圖書館,蔣氏日記檔案只准抄看,不准影印,不准掃描,不准照相,也不准喝水,規定與LSE Women’s Library Reading一樣,因為蔣氏日記的版權還是屬於蔣家的(the copy right rests with Chiang’s family),閱讀規定就由版權所有者決定。到胡佛研究院檔案室用身分證,進去簽一份不可外洩內容的同意書,進入圖書館就必須遵守如LSE一樣或類似的嚴格閱讀規定。

胡佛圖書館對蔣家存放的唯一一本蔣介石手寫日記的解禁期從保管起到解禁是50年。什麼概念呢?現在在日記中若還找到一些爭論性文字,但不能轉述或拷貝或引用衍生,50年以後才可以。但50年以後很多人都走了,到時解禁隨便你怎麼說都行。

蔣介石日記雖然存放在胡佛圖書館內,但所有版權仍屬於蔣家後代,要定什麼樣的閱讀規矩,也是蔣家的決定。

個人存放,版權歸我:

依我個人理解,蔡英文總統處理她的論文用的可能與蔣家處理蔣介石日記同樣方式?所謂「個人存放,版權歸我」?是不是她把她的論文當成歷史垂名的蔣介石的日記請LSE同樣對待?所以這本論文立下的閱讀規矩與蔣氏日記雷同,只是不同國家不同圖書館而已。我想請問,2019年6月進入LSE圖書館登錄的論文,是不是以「存放託管」的方式登錄的?

以她的總統身分,存放一份總統私人論文拷貝珍藏版給倫敦政經學院婦女圖書館,也是LSE婦女圖書館極大的光榮,不是嗎?如果是,那不是更要大家分享和閱讀嗎?

但LSE婦女圖書館在這本珍藏版上說明,如沒有作者的同意,任何人都不准刊載其內容之引述或其內容衍生的信息;加上LSE圖書證需要申請審核手續,增加閱讀困難度,而最終仍是只能看不可以引述。

對於有沒有論文的議題,吵鬧喧嘩不停,蔡總統回答記者說:不是有論文嗎?記者問她有關限制的規定,她說她不知道LSE本身有些什麼限制規定,她要去了解一下。

那麼請問蔡總統,你去了解的時候可不可以問一下,這本剛送進LSE婦女圖書館的論文拷貝封面上的有關版權和閱讀限制文字是誰要求的?如果不是LSE,請你寫信給LSE婦女圖書館檔案室,告訴他們只要是台灣同胞,統統可以看你的論文,也可以引述。如果是LSE加的,我們就根據您的信函跟LSE圖書館交涉,爭取閱讀的自由,可以嗎?

我們從這個方向去探討:誰有答案問一問就知道了,我想蔡總統應當是知道的,因為論文的版權在她手中,規定如何閱讀的條件的設限也在作者蔡總統身上,不是嗎?看到新聞說一位林姓學生跑到倫敦政經學院LSE看論文,報導說他看論文沒有任何困難。我想要知道,總統府那個部門可以拿到這個授權書?我相信很多人會去申請,包括我在內,請總統府對申請人一視同仁,都予以批准。(文未完)

∎作者徐永泰為牛津大學近代史碩士、經濟史博士,牛津聖約翰學院開發局董事,現任美西華人學會理事長,洛杉磯公開賽創會會長和財務長 (編者註:本版標題與插題皆由本報所作)

重點還是論文內容:

論文的品質與拿不拿到學位真的沒有直接的關係,按英國制度兩位主考官要通過一篇論文,設下的條件也不相同,有什麼特別狀況都不知道。很多對這論文有興趣的人,一直環繞在鑑別這本論文真偽的環節上,譬如長得什麼樣、為什麼35年後才updated、審查如外殼裝訂形式、內頁章節編排等。

蔡英文與同期同學Dr. N Rossi的博士論文外觀比較。(取自林環牆教授報告)

現在看來,我們查證的恐怕只是蔡英文總統存放在LSE的一份私人物件:它可以是一幅畫,可以是日記,可以是論文草稿,也可能是35年前上交同一本論文的拷貝(因為紙殼不一樣,而內容相同)。但不會是LSE圖書館根據博士學位通過的鑑定正式程序而收錄的。如果是,那它就早已經成為倫敦大學的公共財產,所有版權就屬於倫敦大學,早就建檔入案,人人可看了。

蔡總統對我們這些學究作了隔行如隔山的評論,想來真是自慚,我們的確對蔡總統的論文奧妙無法窺視。根據目前婦女圖書館典藏室的規定,即使我閱讀後理解了全文,也無法引述評論;如果胡亂評論,受到譴責或面對法律責任。任何本來要認真學習的學者也知難而退吧?因為這一本論文是蔡英文的私人拷貝,所有版權是她的,給不給你看、怎麼使用論文的資料,必須由作者決定。

我也希望蔡英文總統她有優質的論文,與大家分享。但這個版本的論文內容無法引用轉述,我們就無法源支撐探索,無法「隔山看行」。

我們只能視這本2019年的6月論文版本為LSE的私藏檔案。它與學位的頒授、學歷的認證應當是沒有關係的。儘管左看右看前看後看,看了個夠卻不能引用,就沒有學術意義。

經認證收錄的版本 才能釋疑

大家要看的是1983年被學校收藏,作為公共財產的版本,只有那個經過認證和經過收錄的版本才能夠將一切疑問澄清。如果現在存放的新版本與1983年版本內容一樣,我們就可以正式向擁有所有版權的倫敦大學收藏正式論文的圖書館填單借閱,不受任何限制。而不是看一個版權只屬於私人,不與倫敦大學校共同擁有,閱讀必須受制於私人設定條件的這個版本。

簡言之,只有那本1983的版本才有經過考官認證的程序,有正式的登錄,和主考官口試過,做過考評的,才是倫敦大學擁有版權的正本。我們已經理出了邏輯:如果LSE圖書館有蔡總統1983年繳納的論文版,那就是公共財產,版權屬於倫敦大學,是可以借閱、可以引述的、沒有閱讀限制的。

下面是我的看法:

論文的「內容」放在保險箱裡,只有作者有鑰匙:

用大白話說吧,有沒有論文的實體?有,在LSE圖書館的特殊檔案室,看起來它像關在籠子裡,想看的人必須在LSE婦女圖書館檔案室,在限制條件下閱讀。論文的內容也可以看得到,但不可以刊載其內容之引述或其內容衍生的信息。什麼意思呢?你可以慢慢地讀三天,細細地抄三天,但不可以將內容轉說出去。你想這麼做,就必須經過作者本人的書面同意。作者不同意,雖然你千里迢迢來到這裡,你還是只能遙望著這個上了雙鎖的潘多拉盒子,不知何去何從。所謂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你即使是內行,你也沒轍。

打個比方吧,我開了個很火的餐廳,從廚房裡冒出香味,隔壁的小彭想要一探究竟,問我到底香味是怎麼產生的,想來學學。我要小彭簽一個具結書,他可以進我廚房來看,但不可以轉告別人我用什麼怎麼做出這麼香的味道和使用的材料,也不可以寫小抄或照相錄影錄音。進到廚房後發現我的香料中竟然有一種很臭的魚露作為調料,小彭發現了這個秘密出去後告訴了賀大姐,我立馬就提告,你自己衡量一下輕重,以後小彭你還要來聞嗎?有幾個勇敢的小彭呢?

試想,如果你是研究的學者教授,冒著失信去職的風險,看完蔡總統這本私藏論文後轉述內容?你敢嗎?

上了雙鎖的潘多拉盒子:

蔡英文總統這一本論文是2019年6月登錄的版本,存放在不需要認證學位的LSE婦女圖書館的檔案室。它與1983年那本必須經過驗證後登錄的論文是沒有直接關係的。前面提過,蔡總統這本新論文的借閱雖然不難,但閱讀的條件不是針對學者。有一點點收穫的是我已經看了,我不能引述,但我可以肯定地告訴你裡面沒有涉及兩岸的敏感政治問題。我也可以告訴你即使看了十遍,如果不能轉述或引用,再多的追風人去倫敦政經學院圖書館借閱,只是證明她有一本版權只屬於她個人的論文拷貝躺在LSE的儲藏室。越多的人去,只是越多的人告訴你,那裡有本私人論文典藏。「不是有論文嗎?」我想大家可能更有興趣的是那一本與她學位息息相關的1983年論文版本和版本的內容,是不是?

可以這麼說,這本新登錄版本私人論文的內容,好像藏在LSE婦女圖書館檔案室一個抽象的保險箱裡,但公開論文內容的鑰匙不在讀者的手上。到底在誰那裡?

誰可以把這麼一個簡單的認證問題包裝成這麼複雜的硬殼,放進上了雙鎖的潘多拉盒子裡?

作為一個中華民國的國民,我多麼希望看到自己總統的論文能夠給學術界帶來正面的學術能量,提升台灣學術地位,在世界發光。

但是我寫到這裡很累。此刻,我想回歸到平靜的日子,立馬回到美國去看家人孩子,再帶著愛犬Royal遛彎,至少牠單純多了。(全文完)

徐永泰:蔡英文總統論文到底哪裡出問題

2019-10-03 21:00世界日報投書 徐永泰博士

地方不對 時間錯過 內容形式難以過關

我9月17日文章「蔡英文總統論文讀後感」在世界日報的論壇版發表,引起各方熱烈討論。總統府9月23日舉行記者會,24日將論文紙稿交予台北國家圖書館存放和轉電子版上傳,大部分人認為論文既然已經公開,板上釘釘,好像已經釋疑,從此不必浪費時間再繼續討論下去。

事實不是如此。

我回想自己9月13日和16日兩次到倫敦大學政經學院(LSE)婦女圖書館的辛苦手抄和受監督的過程,不禁苦笑。如果早知如此結果,我那裡需要從牛津跑到倫敦?

現在台北國圖館公開了,可是我還是不懂,為什麼不解禁LSE婦女圖書館的版本?還要設限到什麼時候?

國圖館背書沒解決基本問題

徐永泰博士親自拍的論文外殼,13 September 2019。 圖/牛津大學經濟史博士徐永泰拍攝

這本存放在LSE婦女圖書館的論文,林環牆教授和我先後指出種種瑕疵,作者立即轉移爭論陣地,將散裝文稿轉移至台北國圖館,請其背書後加蓋水印上傳。手中所剩籌碼全部豁出,所謂的撲克牌中的Play it with all-in,全部梭哈。

一般民眾,倒信以為真。

作者先將這個有瑕疵的論文,送進LSE託管的婦女圖書館私人文檔室存放,還設了種種閱讀限制,本以為天衣無縫,無人能觸碰,但終究還是被好追查真相的學者找出嚴重問題,如缺頁、手改、傳真紙、電腦排版等而難以遁形。

接著,透過總統府的美麗助理在媒體面前,帶著白手套捧出散裝論文稿,這一次「翻箱倒櫃」找出的散裝論文稿,從自家的倉庫送進了台北國圖館的門內。

幽靈論文失蹤35年 藏身婦女圖書館

作為一個經濟史學者,研究一個事件,有責任對此事件發生的地點,時間和內容檢驗,做詳盡的分析和交叉比對。

舉個簡單易懂的例子,你若要關心921大地震的災情狀況,你得去南投縣集集鎮,而不會去四川的汶川吧?

論文呈交的地點:蔡總統求學的過程、寫論文、口試和呈交論文的地方,基本上都在倫敦大學政經學院。大家不會有疑問。

你如果在東京或台北看到這個論文的書目,或說你在美國紐約找到一本手抄本,甚至美國的總統看過而且叫好,這些畢竟都是旁證,因為它不是倫敦大學的版本。要尋找直接證據的地點,那就必須在倫敦LSE找。

2019年6月28日蔡總統論文版第一次出現的地點是在LSE的Women's Library婦女圖書館,這也是我9月13日和16日去的地方。蔡總統的論文藏書書目索引是LSE Main Library(大學本科和研究生的主要圖書館)告知的。

我以為來到LSE圖書館,就可以找到答案。後來慢慢進入研究狀況,才知道這個婦女圖書館,在收藏文件的性質上與其他圖書館收集LSE本校學術論文沒有一點關係。

經過多次認證,參照倫敦大學政經學院 (PhD Academy)規定,知道LSE博士論文正式收錄應當在三個存放博士論文圖書館,也就是Senate House Library,IALS(Institute of Advanced Law Studies Library),和LSE Main Library。

那麼,蔡總統這本全新燙金外殼,而內容是傳真紙的版本為什麼存放在婦女圖書館?它是不是蔡總統通過論文口試認證後,經學校存放收錄的地方?答案:不是。

揭開婦女圖書館面紗 一點都不神秘

倫敦婦女圖書館從1920年間開始收集英國和世界婦女運動有關的文檔總匯,1926成立基金會,重要的文檔包括如著名的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積極為英國爭取婦女投票權的Emily Davison獄中日記,印度女首相Indira Gandhi等的著作都在此,是編輯、整理、登錄這些文檔而成立的一個紀念文檔中心。

婦女圖書館是非營利機構,有理事會,本來附屬倫敦大都會大學(London Metropolitan University), 經費來自募款婦女圖書館之友(Friends for Women's Library),為了經濟效益對外招標以便管理,2013年倫敦大學得標後,附屬在LSE下監護和託管(in the custody of LSE),是專門管理、編輯、收錄、登錄與婦女運動相關的特殊文件、手稿文物和3D物件(紀念品)的文物檔案室。它的讀書室面積約2000 英呎。(詳細內容可看婦女圖書館官網)。

蔡總統的論文版本,以個人拷貝登錄在此,版權不屬LSE,登錄的格式(Format)是書。

我在閱讀時找出的那一大堆問題:如沒有主考官簽字、缺頁、手改、穿越時空的電腦排版、美式拼音、頁數不連號、沒有總結論、沒有Bibliography、傳真紙裝釘、後補頁數 365-364等,已在我第一篇讀後感中列出。

大家的懷疑是:既然有這麼多不符合LSE博士論文的要求,為什麼婦女圖書館還要收錄蔡總統的個人論文版本呢?

我認為答案就因為她是台灣總統,而且是台灣的第一個女總統;其次才可能是她是LSE念過書的校友。但第二個條件不是必要條件,因為同樣LSE畢業的博士論文,不會被婦女圖書館收錄:先決條件,你必須是有名的女性,或對婦女運動有傑出貢獻的女性。

私人論文版本加雙鎖 越少人看越好

徐永泰博士於9月13日前往英國倫敦政經學院婦女圖書館閲覽蔡英文總統論文。(徐永泰提供)

有了這個婦女圖書館是被LSE託管的機會,蔡總統的論文私人拷貝就可以「私人文件」和「個人論文拷貝」被婦女圖書館收藏和登錄,由於登記的Format是「書」,版權屬於她個人,不屬於LSE,因此做私人文件存放。由於LSE託管,自然與其他書籍和文物,都可以在LSE的目錄中查詢得到。

為什麼存放後又設限閱讀呢?合理懷疑就是怕這麼多論文瑕疵問題有一天曝光。

蔡英文總統一再述說:「論文不是在那邊嗎?」讓我起疑。

的確,她的私人存放版本和登錄,恰恰是LSE託管的婦女圖書館,因為那是存放私人文件的地方,所以她本人可以設限閱讀,添加了隱性的鎖。雖然她聲稱種種限制不是她的主張,但如何解釋這本黑皮燙金本上的封套說明呢?

很多人看不透這一個存放和收錄的邏輯關係,覺得論文已經被收錄了,其他只是內容程度滿不滿意而已。一本黑色精裝的私人版本就這樣潛進了LSE監管的婦女圖書館。

【論文不是在那邊嗎?】原來如此。

國圖館背書-幽靈論文突變成國寶級檔案

總統府開了記者會,將一頁頁泛黃散頁論文交付國圖館,轉為電子檔上公開後,大家似乎不再探討這份遲來的論文公開秀,和為什麼突然轉到台北國圖館供閱的原因。一般輿論認為,果真還要計較,就鑽到目前最夯政治環境裡去找答案,甚至說這可能是蔡總統誘敵深入的策略,到了選前關鍵時刻,將其漂亮論文公佈,至此算是一舉成功。

聽來不禁莞爾,整個論文事件就是那麼簡單,突然想起明朝劉基引用賣桔子小販反諷達官貴人,其實就是:金玉其表,敗絮其中。

既然是一頁頁的論文稿交給國圖館,我不禁好奇的問,那麼才在2019年6月28日英國婦女圖書館收錄的版本,又是根據什麼版本影印傳真過去的呢?下一次又可能出現到哪裡?是紐約,東京還是羅馬?

參照倫敦大學政經學院 (PhD Academy)規定,LSE存放博士論文的主要三個地方是Senate House Library(法學總圖書館)、IALS(進階法律學圖書館)和LSE Main Library(LSE 本科生研究生圖書館),而不是被LSE Main Library託管的Women's Library婦女圖書館檔案室。三個收錄博士論文的圖書館全部找不到她的論文登錄和論文實體版本。

簡言之,這篇私藏論文版絕對不是蔡總統聲稱1984年經過正常程序呈交,和收藏在倫敦大學指定的上述三個博士論文收錄圖書館的正規博士論文。這符合了上述三個校方收錄博士論文的圖書館都回應館內沒有她論文登錄和論文實體的說法。

蔡總統說這已經是35年前的事,「當時的做法是有當時的做法」,資料顯示婦女圖書館是2013年才被納入LSE監管,她2019年6月底才送進去的私人論文拷貝不能算是「當時」的做法吧?

朋友告知,我的讀後感文章見報後至少起了幾個影響:

1. 讓消失了35年的論文重現;2. 讓這本論文不合博士論文的瑕疵和倫敦大學博士論文規定的基本要件曝光;3. 讓這個論文存放的確實地點曝光;4. 讓這本論文的草稿有機會轉成電子檔案供閱;5. 還可以讓我做後續的對比。

我是僅有的幾個實際閱讀過LSE婦女圖書館蔡總統私藏論文的人之一,我的對比能夠佐證兩個版本的差異,而且確實找出令人驚訝的差異。

台灣國圖館散頁電子檔 vs 英國LSE婦女圖書館私人收藏論文本對比差異如下:

國圖館版本總頁數多了10頁,前面4頁及Chapter 1的6頁,兩本不盡相同。至於為什麼有添加中文頁,和沒有簽字的校方通知書、沒有簽字的口試通過通知書,可能只有作者才能解釋。學校給她的通知還寫道:"two copies to Taiwan",太不可思議了。LSE怎麼會要求把兩份拷貝送到台灣?憑什麼呢?送到台灣那裡呢?LSE已經知道她要去那個學校了嗎?

LSE已經被通知她去那裡了嗎?或是她自己要用的?沒有簽字的倫敦大學官方文件怎有公信力?不太能夠說服人。

台北國圖館散頁電子檔和英國LSE婦女圖書館私人文件(論文)做同步的內容檢驗,就變得有必要了。

檢驗燙金版的內容仍不合LSE PhD Academy規定

避免外界質疑每個學校對博士論文標準要求不一的理論,我們就把倫敦大學政經學院的博士班管理處(LSE PhD Academy)所做的規定,和我9月13日和16日的筆記拿出來檢驗對比,做一個總結:

時間點不對:35年後呈交論文,絕對不合乎LSE Ph.D規定:口試時間是訂在呈交論文後三個月之內,口試結果學校會在兩週之內主考官會通知,參照倫敦大學Guidelines for M.Phil and Ph.D. Timetable for examination第4條

1984年2月通過論文口試,如果蔡總統已提交論文和通過口試,論文就會被接受及登錄,就已完成程序,也就無需在35年後補交。

換言之,如果有交論文,校方就會安排三個月之內口試;如果有口試,學校就會安排主考官;如果有安排主考官,就會有主考官的考評結果,在兩週之內,就知道是否通過。可能是通過了,但需要修改更正,還是根本沒通過,事實只有一項。如果沒有,35年以後也不可以補交;更不必在35年後的現在拿了一些沒有簽字的校方文件,含混證明論文已經被通過。

此外,蔡總統說LSE丟掉了她的論文,這是很嚴重的指控,如果與LSE雙方對質時,我懷疑她能夠提出證明校方疏忽遺失,而沒有遺失其他同年105位同學的論文實體。

兩個版本格式上同樣不符合規定部分:我們參照倫敦大學博士班管理處所頒布的規定,檢驗這本放在婦女圖書館檔案室收藏的論文文件,和國圖館的電子檔案,我發現不符合倫敦大學博士論文要求和規定部分,主要有四個,列舉如下:

(1) 呈交(Presentation):一旦呈交論文,就不得再更改。如果口試後被告知需要更改,學生必須更改後重新呈交,一旦被接受,就修成正果;即使裡面有錯字,都已經定案。如果之後被質疑到的缺頁部分、手改部分,都已經定案,也不能再更改或補件,否則違反規定第2條。

但是,缺頁是百分之百過不了第一關的,所有考官至少在這一方面是絕對把關的。

(2)頁碼(Pagination):頁數必須「連號」。不論是蔡總統的電子檔案也好,LSE婦女圖書館的私人版本也好,中間有多處頁數沒有標號,包括參考資料7頁。已違反倫敦大學論文寫作規定第4條Pagination連號的規定。這也是校方和考官對論文嚴格的把關。

(3)原創聲明(Declaration):必須有「原創聲明」,聲明整篇文章是作者原創(宣告沒有抄襲他人),如果論文內容某一部分是與其他人合作的成果,必須在聲明中說明;如果部分內容已經在其他論文中引用過,也必須聲明。但我縱觀國圖館電子版,和LSE婦女圖書館蔡總統論文私藏版全文,沒有這一項「原創聲明」,與規定第7條牴觸。蔡總統放在婦女圖書館和國圖館的都沒有這個宣告,顯然違反倫敦大學所有博士論文必須遵照的規定,即使貴為總統也有沒有例外。

(4)頁數形式(Paper):這一點非常關鍵,倫敦大學博士論文要求論文呈現方式必須是單頁(only one side of thepaper may be used),簡單說,每一頁只准印前面一面,後面必須空白,單頁排印(所謂的張葉Leaves,一張葉等於兩頁pages)。放在LSE婦女圖書館的精裝本內容是雙面列印,登記頁數是365頁,如果是呈交論文,每一頁只印前頁後面空白,呈交總數則應當達到730頁。

國圖館的散張論文版是365頁,加上沒有頁數的參考書和文章還有7頁沒有號碼(真是亂),怎麼算都到達不了以「張葉」(leaves)呈交的730頁。論文的頁數不是越多越好,以量取勝,但學校這樣要求的目的是:第一,讓考官看得清楚容易讀 (是文明的表現),第二,一旦張葉(leaves)在圖書館登錄,以後就不能再補加,提防內容被攪混。這兩個版本都達不到這個基本要求,所以蔡總統的私人論文版本是以頁數(pages)登錄為「書」的,而其他正規的LSE博士論文是以「張葉」(leaves)登錄為論文(thesis/dissertation)。當然論文不可以散頁呈交,必須裝訂成本,才符合規定。

總結:

第一,蔡總統的倫敦版論文呈交地點錯誤:婦女圖書館不是正確收錄博士論文的地方。現今收藏散頁版論文的台灣國圖館的版本更不是合乎LSE要求呈交論文的地方。餘此類推,也不會是在東京或紐約,或任何不是LSE Senate House Library,LSE Main Library和IALS Library以外的地方。

第二,倫敦婦女圖書館版論文呈交已經錯過時間:蔡總統如果沒有在1984年口試後(如果有口試而且通過的話)

呈交的話,她就已經錯過呈交的時間。

第三,內容檢查不合格:2019年6月28日登錄在婦女圖書館的論文拷貝無論是真是假,都不是經過認證的博士論文。有四點不符合LSE PhD Academy的要求,已如上說明。

國圖館上傳的電子檔公開後,內容在陽光下檢驗,很多學者下載後已開始研究分析。特別一提的是童律師和楊老師指出:這本論文的主體比較偏重國際貿易和政府經濟政策的討論,與我原先在婦女圖書館閱讀那私人版本論文,心中所做的推測非常吻合。但她怎麼會去專攻法律博士呢?而又聲稱她拿的是法學博士呢?她也有自稱是國際經濟法博士,不知這個學科出自那裡?

LSE裝聾作啞 作者混淆視聽 輕蔑誠信

出了這麼多的問題,為什麼LSE此刻選擇不作評?是否擅長操弄外交的英國人利用外國政府與人民之間的矛盾,伺機才動(play by ears),可進可退?還是擔憂另一個類似2008年發生在LSE裡,利比亞總統格達費兒子取得LSE博士學位醜聞的翻版,影響到學校百年來建立起來的校譽?即使媒體追問,不到最後關頭,不會主動出面澄清。現在可以理解,為什麼蔡總統總篤定地說「有學位就有論文」的說法。

蔡總統的誠信終究因為登錄時間、地點不合邏輯而受質疑,還有論文版本的內容、形式和不符合校方規定的呈交格式,問題重重。經不起考驗的不只是這個論文本身的各種瑕疵,也是蔡總統一直未以誠信為本,願意解釋這個論文門的過程中留下的空窗。

凡走過必留痕跡,沒有走過的,也無法製造時空都符合的景像。撰寫論文期間過程過於簡單,時間超快難以置信。

未認證的博士論文 進不了LSE博士論文圖書館

「我堅信:有道理的事說一遍即可,沒道理的事,說千遍亦無用。」 -- William Hazlitt英國名作家,1822。

未知當事人是否會提心吊膽,難以成眠, 畢竟潔淨的白手套不可能當安眠藥。

(作者徐永泰,牛津大學近代史碩士,經濟史博士,牛津聖約翰學院開發局董事,現任美西華人學會理事長,洛杉磯公開賽創會會長和財務長。)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6264695
聯合報社論/蔡英文論文五大疑點,光提告無法釋疑
    回應給: blackjack(blackjack)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社論/蔡英文論文五大疑點,光提告無法釋疑


2019-09-20 00:47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蔡英文總統倫敦政經學院博士論文,近來爭議不斷。記者杜建重/攝影

蔡英文總統倫敦政經學院博士論文,近來爭議不斷。記者杜建重/攝影


蔡英文總統的博士論文近數月來受到質疑,連帶使她是否擁有博士學位也受到關注。一個總統是否擁有博士學位,原非檢驗其是否適任的重要判準,何況蔡英文已快完成一屆的總統任期。問題在,蔡英文曾在大學任教,又自誇其論文深受口試委員激賞,決定給她「一點五個」博士學位。在這種情況下,博士論文及學位的真偽,即關係她身為總統及教授的誠信甚鉅,沒有含糊以對的空間。


最近接連有兩名博士親赴倫敦政經學院查閱蔡英文當年的論文,一位是美國北卡羅來納大學台裔經濟系教授林環牆,一位是旅居牛津的經濟史博士徐永泰。兩人均發現,蔡英文留存該校的論文有裝釘太新、缺頁、留有許多手改痕跡等不尋常情況,且借閱規定極為嚴苛,迥異於一般論文的公開透明。儘管蔡英文已對質疑此事的林環牆教授和台大教授賀德芬提出告訴,但論文疑雲越捲越大,已讓倫敦政經學院窮於解釋。蔡英文若無法一一澄清,將使民眾對其誠信留下問號。


綜括外界所提出的種種質疑,蔡英文的博士論文至少有五大疑點亟待釐清。第一,取得博士的期程奇短:根據蔡英文提供的學生紀錄,她於一九八○到八二年間在倫敦政經學院修習法學碩士;然後,自一九八二年到八四年短短兩年即取得該校博士學位,這較一般文法科系的博士修習年限短了許多,除非她念的不是正規學程。以馬英九為例,其哈佛博士學位花了五年時間取得,比較像正常的修習年限。


第二,這本一度遍尋不獲的論文為何直至近期才補交:倫敦政經學院圖書館目前存有的蔡英文博士論文,是今年六月廿八日提交,因此裝訂極新;且直到七月十三日,論文才進入該圖書館的數位檢索系統。可能的原因是,蔡英文博士論文「失蹤」的問題在今年六月遭獨派名嘴質疑,她因而緊急委人向校方提送論文;由於並非原件,才會每頁均殘留明顯的傳真或攝影之陰影,甚至第一章的五到十頁均告缺頁。為什麼卅五年後,出現一本不是卅五年前原版的論文?


第三,何以指導教授的名字諱莫如深:蔡英文的指導教授之一為Micheal Elliott,另兩名指導者則因不明原因不准公開,這是極令人難以理解的事。Micheal Elliott畢業於牛津大學,有無博士學位不詳,但在倫敦政經學院任教期間也只是一名年僅卅多歲的講師,為何能在短短期間指導蔡英文寫完論文?尤其,在蔡英文畢業之同年,他即離開教職,到《經濟學人》雜誌去擔任新聞記者。遺憾的是,他已於二○一六年因病去世,無法再為蔡英文的博士學位作證。


第四,蔡英文的論文為何充滿手改痕跡並缺頁:博士論文通常有嚴格的內容及格式規範,且需呈交數份正式版本供校方及教授留存,否則不會被校方接受。但是,蔡英文新近提交給倫敦政經學院的論文,卻充滿手改痕跡、錯誤拼字及頁數缺損。難道說,當年通過口試後遲未交出的論文,在畢業卅五年後,仍未完成正式版本的校訂?


第五,蔡英文回國後先後在政大及東吳任教,兩校難道都未留存其論文和畢業證書影本:蔡英文返國後進入政大法律系任教六年,後轉任東吳大學,依理都應該要提交論文及畢業證書供校系審查。這兩校只要翻閱一下檔案庫,即不難找出其博士論文,供各界釋疑;但為何各方要千里迢迢赴英國尋找真相?此外,根據本報聯合知識庫的資料,蔡英文在一九八三年十月廿日刊在聯合報二版的《從我彩視機輸美談反傾銷稅》文章,署名為「倫敦政經學院國際經濟法博士」,這比她正式取得博士又早了近半年。


以蔡政府「卡管」的標準,上述五大疑點,每一點都讓人疑惑不解。蔡英文的論文為何遲到卅五年才以奇怪的形式回到母校,台灣人民都想知道;試問,政大或東吳能代為釋疑嗎?


蔡英文﹒倫敦﹒牛津﹒政大﹒東吳大學﹒台大﹒哈佛﹒馬英九﹒英國﹒2020選舉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