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往事曾經如此
市長:blackjack  副市長: juntruth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往事曾經如此】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仇中反華是台灣人的天然成分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民進黨立委蔡適應認為這次淹水是大阪辦事處神經慢半拍,民進黨帶風向害死蘇啟誠
 瀏覽317|回應2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為謝長廷抱屈!綠營人士急切割:問題在大阪辦事處處長身上?

所以現在民進黨和駐日代表謝長廷要開始找人背黑鍋,好保住謝長廷的高位和他的薪水嗎?(圖/本報資料照,陳信翰攝)

颱風、強震連續重創日本,台灣上千旅客受困日本求助無門,還遭駐日代表處冷言相待。針對外界批評,駐日代表謝長廷連日不斷反駁,引起網友怒罵洗板。沒想到,現在不知是否民進黨發現消不了怒火,要開始找人背黑鍋了,替謝長廷承擔責任?因為一位「不具名」的綠營人士居然說問題不在謝長廷身上,是在駐大阪辦事處處長身上。這意謂民進黨開始「刺元刀」了嗎?

對於謝長廷這次在救災的表現,據《聯合報》報導,一位不具名民進黨人士認為這是體制問題,不是謝長廷的問題。因為各辦事處處長是外交任命,是公務員常任文官,考績為外交部所管,不為謝長廷所管,因此只要出事也不會通知駐日代表,所以謝長廷是「背黑鍋」,「承受憤怒的出口」。

這位綠營人士更意有所指表示除非辦事處處長改為政務任用,駐外代表有權力去考核辦事人員的考績,否則誰來都是背黑鍋。更指名大阪辦事處處長問題最大,可是沒人知道是誰?不知這位綠營人士到底是真理解外交事務還是不懂外交事務,因為大阪事務處處長為蘇啟誠,今年7月才從駐那霸辦事處處長調任駐大阪辦事處處長。如果這位綠營人士真嫻熟外交事務,尤其民進黨不是更注重台日關係?何以這位綠營人士會不知?還是這位綠營人士是指大家不知?不知上網查詢不就知道了?所以這位綠營人放風聲是為了要做切割嗎?

不過,民進黨也似乎有意帶這樣風向?民進黨立委蔡適應認為這次淹水是大阪辦事處神經慢半拍,該負責任,而札幌辦事處人員就較認真,但是只要民眾有不滿,相關單位就要檢討。記者想要再致電詢問是否意指蘇啟誠要負起全部責任,而謝長廷不用負責,蔡適應手機並未接通。

對於這位綠營人士的「改為政務任用」一說,前外交部長歐鴻鍊直指這是笑話!根本破壞體制,如果改為政治任命,那要不要乾脆廢掉文官制度好了!網友也留言表示,「真的是沒LP,沒能力去承擔就滾下台..什麼事都推給下屬 是不是男人」、「台胞被困在機場當日,謝長廷全副心思放在批鬥國民黨是因為常任文官唆使他嗎」、「民退黨就是這副德行,千錯萬錯就是別人的錯,那高官,享厚祿是天賜」、「誰來做都一樣,所以無所作為?所以只管領高薪不用負責?這是什麼謬論啊」!

(中時電子報)

NHK:蘇啟誠遺書透露 因受嚴厲批評感到痛苦

2018-09-14 19:46聯合報 記者徐偉真╱即時報導

我駐大阪辦事處處長蘇啟誠今天清晨在官邸自殺身亡,日本媒體NHK今天傍晚報導,日本警方在蘇啟誠家中發現留給家人的遺書,內容提到他因為處理國人滯留關西機場的事情受到嚴厲批評,讓他感到很痛苦。

NHK報導,蘇啟誠的家已經被警方封鎖,警方在蘇啟誠家中找到他留給家人的遺書,內容提到關西機場關閉處理滯留國人的情形,讓他遭到很嚴厲的批評,讓他感到痛苦。

報導也提到蘇啟誠背景,說他原本派駐沖繩,今年7月才調任大阪辦事處。

自殺,不能解決難題;求助,才是最好的路。求救請打1995 ( 要救救我 )

駐大阪辦事處處長蘇啟誠(後排中)。圖/取自蘇啟誠臉書

大阪辦事處長蘇啟誠輕生 老母:兒子真可憐、阮足嘸甘!

2018-09-14 21:06聯合報 記者魯永明╱即時報導

我駐日本大阪辦事處處長蘇啟誠輕生,他是嘉義縣竹崎鄉樸實農家子弟,上個月26日帶妻子返國,探視年邁父母最後一面,91歲老母親蘇李麵堅強面對兒子驟逝噩耗,神情哀傷說「阮足嘸甘!他為日本做水災,被人一直罵,一直攻擊,委屈自己承受,無處傾訴,阮父母年紀都大了,他怎麼會想不開呢?真可憐!」

蘇李麵說,兒子從小懂事孝順,讀書不補習,考取東吳大學日文系,畢業再讀研究所,放假回家就赤腳下田幫忙拔草,他和丈夫種水稻、花生等作物,兒子讀研究所當日文家教,半工半讀,減輕學費負擔,當外交官每次回家都拿錢給他們,家鄉親人婚喪喜慶,都會包紅白包,很懂人情義理。

她感傷說,兒子媳婦與一對孫子,為工作學業分隔四地,兒子獨自在日本,責任心重,妻兒不在身邊,委屈壓力自己承受,再過1、2年就可調回台,卻在調大阪2個月多月尋短,「阮足嘸甘」; 記者問她「希望政府做什麼?」,她說「人都死了,還能做什麼,只希望外交部好好為他善後」。

蘇啟誠老父親住養護機構,蘇李麵2名妹妹今天下午趕來陪伴安慰姊姊,蘇啟誠大哥蘇啟銘說,二弟讀嘉中,放學回家都會幫父母牽牛,突然輕生,家人無法接受,么弟夫婦趕往日本善後,他們5個兄弟姊妹,啟誠排老二,二弟結婚育有一對子女,分別在日本北海道及美國加州攻讀碩士,弟媳婦在大學教書。

我駐日本大阪辦事處處長蘇啟誠輕生,他是嘉義縣竹崎鄉樸實農家子弟,上個月26日帶妻子返國,探視年邁父母最後一面,91歲老母親蘇李麵堅強面對兒子驟逝噩耗。記者魯永明/攝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5858416
 回應文章
馮寄台/前駐日代表-悼一位優秀的外交官…啟誠,我會懷念你的
    回應給: blackjack(blackjack)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悼一位優秀的外交官…啟誠,我會懷念你的

2018-09-24 00:46聯合報 馮寄台/前駐日代表(台北市)

我國駐大阪代表處前處長蘇啟誠。圖/嘉義縣政府提供

二○○七年,我陪同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馬英九到日本訪問,當時為了舉行一場記者會,請駐日代表處協助派一位日文翻譯,這位翻譯就是蘇啟誠。當天啟誠在日文造詣上以及應對進退都表現得從容不迫,讓我印象深刻。二○○八年,我奉派為駐日代表,到任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先從處內找一位機要秘書;當時的兩位副代表都向我推薦蘇啟誠來擔任。

跟啟誠共事沒多久,我就發現他不只是為人謙虛、正直,而且機靈守本分,加上精通日文,對日本的政治、文化、風俗都有很深入了解;逐漸的,他成為我在工作上重要的夥伴。

駐日期間我經常到處演講,每一次都會帶著啟誠,請他上台站在我的左後方。如果有些日文詞彙一時想不起來時,就會回頭看看啟誠,他總能馬上就告訴我最正確的詞彙。但我都會先對著台下的日本聽眾說:「我的日文不是很好,所以今天帶了這本有兩條腿的字典」,說完總是引起台下一陣笑聲。

啟誠不只是幫我翻譯日文,同時也會幫我潤中文稿,展現出他極佳的中文底子。當時,在兩岸和解的氛圍下,台日關係急速解凍、加溫,我趁機在日本的五大報投稿,針對台日關係、兩岸關係以及中日關係上替我國立場宣傳;而啟誠在這個過程中,除了經常跟我討論投稿內容、協助我翻譯艱難的中文語句外,每篇文章都會經過他潤稿。

啟誠表面上是個不慍不火的人,實際上非常機靈。駐日訪問地方的行程時,啟誠都會陪我走透透。有一次跟幾位地方僑領餐敘,結束後一位僑領請我到他開的鋼琴酒吧續攤,我原本堅持不去,但這位僑領實在是太過熱情,無法婉拒。到了酒吧,酒水剛上桌,舞台上忽然出現兩位穿著清涼的妙齡女郎;我還沒來得及反應,啟誠已經先站起來走到我身邊當著大家的面說:「大使,明天還有行程,我們該走了」,我當下站起來向僑領們致謝並道別。啟誠知道,駐日代表的言行一定會被放大檢視,因此當他一發現場合不適,就馬上提醒我;我非常感激他在這方面的細心及機靈。

啟誠之後被調回外交部,不久我也退休回到台灣,沒多久他被派去沖繩任處長,期間他也經常投稿地方報紙,且每一篇都會送給我看。在他擔任我的機要秘書期間,外交部長是歐鴻鍊,而他是歐的近親,但他卻始終沒有讓我知道這件事。啟誠是個不靠關係、低調正派、有著高榮譽感的職業外交官。

啟誠擔任沖繩處長時,我曾帶著朋友去沖繩打球旅遊,晚上與僑界餐敘時,每位僑胞都稱讚他是一位親切沒有架子的外交官。後來他轉派大阪後,我打電話恭喜他,並且答應等他安定後,會去大阪找他喝啤酒。不久前,我收到他父母親從嘉義寄來一盒自己種植的酪梨,我發了一個簡訊謝謝他,並且告訴他,酪梨是我太太跟女兒的最愛;他當時只簡單地回了我三個字:不客氣。

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聯絡,從此天人永隔。

啟誠不但是我的得力助手、也是我的好友;他是我看到最認真、最低調、最專業的外交官之一。啟誠的太太是位律師,一對龍鳳胎兒女,一個畢業於建中,一個畢業於北一女,全家都非常優秀;一個家庭美滿、做人正直、榮譽感高、有能力、負責任的職業外交官,就這樣的離開了;我除了為他的家人感到悲傷,也為國家痛失英才感到惋惜,更為我個人失去一個好友感到痛心。

啟誠,沒機會到大阪找你喝啤酒了,我會懷念你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5862619
謝長廷都說「如果大阪辦事處錯,就應道歉…」。讓蘇啟誠無法面對的嚴厲批評,主要應是來自政府的責難。
    回應給: blackjack(blackjack)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黑白集/壓垮蘇啟誠的稻草

2018-09-15 23:41聯合報 聯合報黑白集

駐大阪辦事處處長蘇啓誠(右五)自殺身亡,引起討論。圖為他生前陪同謝長廷(左四)拜會摯友石川縣加賀市宮元市長。 圖/翻攝自蘇啟誠臉書

大阪辦事處長蘇啟誠在寓所輕生,他留下遺書,稱因處理國人滯留關西機場事件「受到嚴厲批評」,「感到很痛苦」。在一個不尊重專業、只知政治作秀的政府任事,和蘇啟誠懷有同樣心情的官員,恐不在少數吧!

蘇啟誠雖調到大阪才兩個月,但他長年駐日,不會不知道如何協助民眾。所不同的是,駐日代表謝長廷只在乎自己的政治身段,喜歡高調外交,動輒牽拖,這當然讓專業外交人員備感壓力。蘇啟誠選擇在檢討會議的前一天輕生,恐怕是預知自己將成為眾矢之的,而覺得無法面對吧!

對於蘇啟誠之死,綠營人士迅即「帶風向」,意圖將死因導向輿論殺人、網路霸凌。但民眾豈是易欺?關西風災時,民眾並不知蘇啟誠是誰,媒體批判矛頭都指向謝長廷指揮不力及外交部因應遲緩。事實上,是綠營為了卸責而把砲口對準大阪辦事處,包括謝長廷都說「如果大阪辦事處錯,就應道歉…」。讓蘇啟誠無法面對的嚴厲批評,主要應是來自政府的責難。

蔡政府近年不斷在外交系統塞進綠營人馬,外交策略又改走對抗路線,輕忽務實本務。而一旦遭遇衝擊,便將責任推給前朝或職業外交官守土不力,如此一來,當然打擊專業人員士氣。蘇啟誠以死明志,或有「死諫」的意味;但這要撼動蔡政府的路線,只怕不易。看執政黨犧牲部屬毫不手軟的情況,即一目了然。

該學的是如吳佩蓉挺身吹哨,才有力量。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5858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