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往事曾經如此
市長:blackjack  副市長: juntruth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往事曾經如此】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殺窮人不富的台灣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刨出外勞問題的根 經濟日報社論
 瀏覽957|回應2推薦1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Rebec

經濟日報社論
刨出外勞問題的根

一場外勞集體暴動,掀開了台灣外勞問題臭不可聞的黑幕;於是許多未深入了解底蘊的國人大聲高呼:台灣失業率居高不下,有340萬人找不到工作,何不將超過30萬的外勞請回去,讓國人擔當這些外勞的工作。泰國總理塔信更氣憤地呼籲來台外勞回國工作,泰國本身已有缺工現象,不要再遠渡重洋受人剝削、欺騙。台灣引進外勞的制度的確大有偏差,遺禍深遠,但這兩種解決之道都更加偏差,而且根本行不通。

直覺地以國人失業30萬人與引進外勞30萬人劃上等號,認為拒用外勞,失業率即可大降,即使不為零,也會遠低於目前,這種主張已歷有年所,然而不但主管當局不為所動,連一般社會大眾也未被說服,其道理至為簡單;只要捫心自問:如果你的子弟失業,你可會讓他每個月領15,840元基本工資,置身骯髒、辛苦、危險的所謂「三K」工作場所,日以繼夜,甚至連節慶假日都無休無止地揮汗工作?

其實台灣之所以不得不引進外勞,正是因為我們的經濟發展領先泰國、印尼、越南乃至中國大陸那些地區數十年,平均所得與薪資遠高於後者,富裕的國人早不願屈就至為辛苦的三K工作,連假日加班賺取雙倍薪資都嗤之以鼻;要不是還能請到這30萬吃苦耐勞、拚命加班、無日無夜勤勉工作的外勞,產業界許多生產機具都要閒置,每一次重新起動都要額外支付沉重成本的設備也不得不每日停歇16小時,甚至許多重要的生產環節根本由於台灣勞工無人問津而使整個工廠乃至一個產業的整體供應鍊無法運轉;則台灣經濟不知有多大的部份會完全癱瘓、多少產業被迫外移、遠超過30萬的多少工作機會因而喪失。

泰國總理的呼籲最後一定落空。事實上其鄰國馬來西亞好幾年前就出現勞工短缺問題,但仍然不能停止馬勞輸出,卻從印尼引進更廉價的外勞來滿足本身需求。其道理更簡單而直接:到比較先進的國家工作,一個月的薪資等同本國一年的收入,誰抗拒得了如此誘人的機會?

說穿了,台灣引進外勞發生這麼嚴重的問題,其根源亦在於此。我們的法規要求雇主至少要付給外勞15,840元的基本工資,但在泰、印、越等地的勞工,既無一技之長,競爭又無比激烈,遠遠居於最弱勢的地位,倘能每工作一月即勝過其同胞工作一年所獲,有誰不會趨之若鶩?但以貧窮勞工的競爭條件,他們又憑什麼坐享這樣的「租金」?於是各方有力人士必然紛紛伸出黑手分一杯羹,這就是何以從其本國到台灣的特權人士、仲介機構、管理單位個個傳出剝削欺壓外勞從中牟取暴利的醜聞的根本原因;也是勞委會多年來竭力阻絕台灣仲介機構向外勞收取不當費用,迄今依然勞而無功的背景。

經濟學界從一開始討論引進外勞的適當方式,就不斷提醒主管部門,任何一項經濟活動都不可能既管制數量又管制價格,最後一定會導出種種敗德、貪汙、扭曲市場的惡果。完全不懂經濟學原理與市場運作的勞委會,十餘年來硬要顢頇地兩邊齊管,落到今天的下場,不能不說是咎由自取,但是養肥了那許多特權禿鷹,又讓國家形象受到無比慘重的傷害,又如何對得起無辜的國人?

儘管十餘年來徒費唇舌,我們還要再一次重新建言;外勞政策只有兩個選擇:規定外勞的基本工資與就業安定費等等其他費用之後,即不要再管制數量,凡是符合若干基本條件、對待外勞無不良紀錄、可以讓外勞有效而安心工作者,一概准許自由引進外勞。否則,就規定主管部門心目中理想的引進數量,然後由所有符合上述條件的企業與雇主競標雇用名額,所獲收益全用於改善國內工作機會與投資環境。但這並未消除外勞在台工資遠高於其本國而成為特權逐「租」標的這一項原罪,各方黑手橫加剝削的醜惡現象即無法盡除。多年來許多有識之士不斷要求將外勞工資與基本工資脫鉤,一如許多其他國家的成例,但卻始終受到勞動基準法等法規的約束,無法被接納;釜底抽薪之計乃是廢除基本工資,或根據各地區勞工的基本生活費用訂定有差別的基本工資,也因阻力太大而未實現。

今天高雄的暴動讓引進外勞的種種問題鬧得沸沸揚揚,甚至聲聞國外,或許正是一個因禍得福的好時機。行政院應該成立一個專責小組,廣徵各方意見、參考國外經驗,仔細檢視引進外勞12年來的慘痛經驗,痛定思痛,壯士斷腕,幡然改正嚴重偏差的外勞政策,讓我們從其中獲得最大的正面效益,也從根本斷絕傷害國家形象也傷害千里迢迢為台灣經濟助一臂之力的數十萬勤勉外勞的一切弊病。

2005/08/25 經濟日報】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361379
 回應文章
移工政策的破洞 by 王宏仁、白裕彬
推薦1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Rebec

2005.08.29  中國時報
移工政策的破洞
王宏仁、白裕彬

    一個泰勞抗議人身管理條件事件,所引起的漩渦越來越大:當國際媒體用「奴工」、「集中營」的字眼來描述這些泰勞的勞動條件時,台灣的國際形象登時受到重創。在此還必須強調的是,在這個講求社會行銷的年代,一旦國際媒體透過影像傳播,對台灣的(外勞)勞動人權進行控訴之後,如果再有國際性非政府組織(INGO)以此人權議題推波助瀾,那麼所有掛著MIT標幟的產品,都將有遭到消費者抵制的潛在危機,執政當局切不可掉以輕心。

    高雄捷運的泰勞大規模抗議事件,表面上是移工的人身管理問題,但此事件其實反映了兩個環環相扣的台灣勞動政策作為:一個是國內的勞動市場規範,另一個則是台灣與泰國雙方外勞仲介業者的龐大利益。在這個案例裡,後者的活動空間之所以存在,很大的程度是依賴前者的放手;而前者的放手,似乎又和台灣方面欲假手泰方的外勞仲介業者的政商關係進行「泰勞外交」的考量有關。

 

    高雄捷運公司向捷運工程承包商收取兩萬九千五百元的移工費用,這個價格,就目前台灣就業市場而言,難道無法吸引到本國勞工嗎?這是第一個疑問。為什麼勞委會必須在進行招攬本國勞工之前,就核定高雄捷運公司專案引進「泰」勞?難道勞委會作為管理國內勞動市場的主管機關,會不清楚引進移工後續引發的社會成本,是要由全民所承擔嗎?此問題二。

    這兩個不尋常的疑點,明白顯示勞委會對於嚴格管控移工進口的政策是鬆手了。我們看到,捷運工程承包商之所以願意付出高於行情許多的費用,與高雄捷運公司的勞工供給相關規定有關;高捷公司能對捷運工程承包商作出保證勞工供給無虞的「特別服務」,則和勞委會的「專案核定」脫不了關係;勞委會的「專案核定」,則恰好又是外勞仲介業者透過高捷公司的技術綁標,以巧妙繞過公告優先招攬本國勞工的規定,進行進口泰勞的動作,從而創造出暴利空間。

    因此,勞委會的「專案核定」理由為何,有進一步釐清的必要。先退一萬步說,勞委會之所以「專案核定」進口泰勞,可能是希望減少本國勞工流動率過高的問題,並且希望透過比較「專業」的人力管理公司以降低所引進的泰勞逃跑滯留台灣不歸的後遺症。那麼以目前的現實情況而論,該人力管理公司不僅罔顧最基本的人身尊嚴、從中再三盤剝得利,事發之後竟然還是個人去樓空的空殼公司。勞委會不僅有失於本國勞工的就業需求,也有愧於對於外勞人性化管理要求的事實掌握能力。

    不管勞委會「專案核定」的官方理由為何,在實際的運作上,此專案為仲介市場創造出高達約兩億台幣的利益,如何分配這兩億元的利益,就是實際的政治運作了,勞委會不會置身事外的。第一個政治運作,就是這幾天報紙持續報導的仲介-立委-高層之間的利益糾葛,許多立委為仲介護航、親朋好友開設勞力仲介公司,這已經不是新聞了。且據報導,負責管理的華磐公司剋扣加班費、給工人惡劣的居住與飲食條件,甚至還利用代幣制度來海削工人,這在大型的工廠很少見,如此做的最可能原因,恐怕是在兩億元的利益中獲利不多,因此必須從移工這條已經乾瘦巴拉的牛身上搾取更多才能獲利。

    兩億元的利益,也不會是台灣單方面全吃,泰國方面若無利可圖,是不會全力配合台灣勞委會演出的,換言之,兩億元就是台灣勞委會的「外勞外交」籌碼。報載有三家泰國的仲介公司與高雄捷運公司合作來招募,而泰國的政治生態很清楚,就是威權侍從關係,必須圍繞在總理塔信旁邊才有油水撈(塔信本人就是個大資本家)。在外交艱困的國際環境下,勞委會會專案核准泰勞進口,恐怕與做關係給泰國政治人物脫離不了關係。

    經濟事務從來就脫離不了政治的運作,這次的泰勞抗議事件,讓我們清楚看清台灣的外勞政治經濟學:國內的利益團體,加上國家的外勞外交,結果就是泰國社會最底層的勞工,甚至是台灣社會底層的勞工受害!目前的移工政策,已經到達必須改弦易轍的時刻了,否則同樣事件,必定會反覆發生!

    (王宏仁為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研究所副教授兼所長,白裕彬為長庚大學醫務管理學系助理教授)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361383
醜陋的台灣人 經濟日報社論
推薦1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Rebec

經濟日報社論
醜陋的台灣人

在一向對於是否引進外勞爭議不休的大環境裡,昨天的高雄捷運外勞集體暴動事件,很可能讓社會大眾對外勞的疑慮大幅升高;好不容易逐漸放緩的削減外勞配額政策,可能再趨保守,尤其引發暴動的泰國外勞,未來引進的配額恐怕難免受到影響。為爭取本身權益而採取暴力行動的泰勞,即使爭到了某些利益,卻可能損害其同胞乃至他國外勞更大的權益,不僅得不償失,而且台灣的公私部門也會因為辛勞的體力工作缺工更加嚴重而一併受害。

台灣社會久受戒嚴時期的影響,加上國人的本性原來就和平溫順,在現實生活裡暴動事件罕有所聞;因而近年來幾起外勞集體暴動、結夥互鬥、放火燒屋的事件,也就格外駭人聽聞。經過各種媒體對暴動現場繪聲繪影的渲染、特寫,那些原本面貌、膚色、語言就與我們大有不同的外來青壯勞工,除了「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成見之外,又一次一次增添了更多青面獠牙、猙獰可怖的印象。即使外勞政策不會因為愈來愈大的壓力而限縮乃至被迫停止引進,更多的國人對於在大街小巷擦肩而過,或在公共場所比鄰而坐的外勞都可能懷抱更深的戒心,保持更遠的距離。

其實多年來,那些堅決反對引進外勞者就不斷強調:引進外勞會造成社會不安、治安敗壞、帶來可怖疫病,以及剝奪本國勞工的工作機會。經過二十年的激辯,最後一項罪名終於逐漸得到澄清:引進外勞擔當國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所謂「三K」工作,其實反而能留住許多企業被迫外移的腳步,讓正常的經濟活動不致陷入跛腳或癱瘓的地步,反而保全了更多藍領與白領本國勞工的工作。不過前幾個罪狀則深中人心,讓社會大眾硬把這一群異國來客拒於千里之外,甚至由於恐懼、疑慮,而刻意加以歧視、貶抑、粗暴對待,一次又一次的外勞暴動,當然更有力地坐實了這樣的罪狀。

事實上如果真心想要了解這數逾30萬,遠從泰國、印尼、越南、菲律賓到台灣來,勤勞奮勉賺一些血汗錢的異國遊子,就可以從各種官方統計中清楚看到,經過重重篩選的各國青壯外勞,一般而言,除了由於貧窮落後的生活環境讓他們較難避免寄生蟲的感染之外,其健康情況遠高於國人平均水準;而且許多人可能不會相信,他們的犯罪率更遠低於國人平均。因而我們邀請這一群外國年輕人為我們辛苦工作,不僅經濟可以更有效運轉、工作機會得以保全,而且他們整體提升了台灣的社會治安與健康情況。

不過,不明真相,被猜疑染紅了眼睛的台灣同胞,卻因為數十萬外勞來台,反而暴露出其人性中最齷齪、黑暗、醜惡的一面。那些人面獸心、強暴姦淫外籍幫傭的醜行固不足論,在更多台灣雇主的眼中,外勞或外籍幫傭只是最廉價的生產工具,你只要掌握特權或動動手腳爭到引進配額,每個月付出15,840的基本工資,就可以充分榨取想像得到的一切利益,當然,更要努力降低必須付出的一切成本。於是,許多我們簡直想像不到的地方,都有可能成為外勞的棲身之所,正常人想像不到的許多約制,都可能加諸外勞之身。因為引進外勞,我們才發現,我們的同胞其實並不如我們想像的高貴、善良、富有愛心。

這一次高雄捷運外勞發生的暴動事件,越過放火、彈弓射擊、打砸搶的畫面,我們看到的正是薄薄的鐵皮屋中密密麻麻地塞滿了1,700個外勞,每人分到雙層床的一個床位來放置全部家當兼做曬衣場,炙熱的南部烈陽高溫靠幾具電風扇聊解悶熱,幾乎沒有任何娛樂設備卻垂手可玩雇主安置的賭博電玩。在這樣比監獄更不適人居的環境裡,外勞必須接受嚴酷的軍事管理,連休假都必須在下午4時歸營。這裡的雇主與負責管理的仲介公司也許比較嚴苛,但他們其實跟另外30萬外勞的雇主們相去並不太遠。他們所反映的正是一般台灣同胞看待外勞的心態,甚至當他們外移中國大陸,那些「非我族類」的大陸廉價勞工也受到相去不遠的待遇。

當這次暴動事件落幕,行政部門、警方、雇主、社會大眾都會再鬆一口氣,慶幸沒有釀成大禍或人命慘劇,然後對外勞若干要求略作回應,從此又天下太平。帶頭策畫發動的外勞會遣返永不再用以收殺雞儆猴之效,外勞配額尤其泰勞配額可能在輿論的抨擊下予以縮減,讓掀起此一事件的外勞得不償失、後悔莫及。但可有人以另外三個指頭指向我們自己?如果這許多千里迢迢奮勉上進的青年,不能被當作神聖的勞動者、一個除了努力加班之外也有飲食男女的基本需求、在工作場所內外擁有個人自尊、基本人權的人來看待,不僅後患無窮,還有更多醜行暴動接踵而來;而且從他們的同胞,以及一切深知實情的人類眼裡看去,台灣人會是多麼醜陋的相貌?

2005/08/23 經濟日報】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361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