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往事曾經如此
市長:blackjack  副市長: juntruth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往事曾經如此】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殺窮人不富的台灣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我印象中的外勞
 瀏覽1,826|回應6推薦4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B
Rebec
心泉
麥芽糖

居住環境惡劣也是高雄捷運外勞發生暴動的原因之一。直擊外勞宿舍,衣服、食物、盥洗用品全堆在床上,大熱天只有幾支電風扇可吹,有人熱得受不了,乾脆躺在走道上睡覺。記者董俊志/攝影

外勞「果然」出事了,我是知道會有這麼一天的,原因是我也曾管理過外勞。

多年前,「外勞」就已經存在於台灣了,在與他們的相處之後,澈底顛覆我對他們的印象,我就所知與大家分享(在一般工廠中的外勞):

一般來說,外勞大部份來自於東南亞的國家,某些工廠喜歡的是菲律賓人,因為他們懂英文,操作一些進口機器是比較沒問題的。而且,他們還看得懂操作手冊,這就比一些台灣人還強。

這些菲律賓外勞學歷也不差,大學專科都有,因為他們是台灣人從菲律賓「挑」來的,台灣人在選人時會說「不是大學的不要」,台灣人認為受過良好教育的人比較「好管」。

菲律賓外勞幾乎都信天主教,他們的信仰非常虔誠,每個星期日都會到台北上教堂;此外,他們也蠻有禮貌,出門必定打扮,無論男女幾乎都會噴香水。與他國外勞不同的是,男的菲律賓外勞比較不喜歡喝酒。

其次是泰勞,他們的教育程度較不如菲律賓外勞,喜歡喝酒,但他們的個性是很溫和的,我也遇過教育程度很高的泰勞,可以用英語交談,很好相處。

菲律賓外勞與泰勞相處上是有點磨擦,不過,不如大家想像的那麼多,每天的工作就夠他們累了,他們沒體力再多做其他的事。進用外勞的仲介公司通常會十幾天或一個月來一次,問問他們有什麼問題,但總待一小段時間就走,感覺上只是應付那些老闆而已。

現在說說外勞為什麼會出事。

由上面的討論,大家可以知道外勞在他們本國都是受良好教育、具一定社經地位的人,台灣人怎麼對待他們呢?

雖有尊重他們的,但我也看到部份台灣管理者根本把他們當「粗工」、「雜技團」,什麼都要他們會,即使是瘦弱的女孩子也要她們搬重東西,動不動就罵,我不知道那些人為什麼那麼跩,外勞不是台灣的「長工」!

再談「加班」,那簡直不像樣!部份台灣管理者老說他們很喜歡賺錢,這是「成全」他們,結果是他們每天要工作十二小時以上!而且,一個月休個兩三天而已,毫無生活品質可言!要知道,這種生活撐幾個月還可以,兩年,誰受得了!

好不容易放假了,又是比照軍隊「八點放假,下午六點收假」,工廠還沾沾自喜表示「我管的好」,是嗎?不把人當人有什麼好得意?

其他的諸如只拿泡麵給大夜班當宵夜、不良的住宿環境,說也說不完,高雄捷運的泰勞滋擾事件還剋扣泰勞薪水,他們怎麼能不反彈!

「外勞問題」很多,還有仲介公司的強制儲蓄的問題,更可憐的「大陸漁工」住的是「海上船屋」,政府想必也是不大關心,這次泰勞抗爭讓大家驚恐之後,所有人能否靜下心想想,誰是壓迫者?誰是被壓迫者?

總歸一句話,「外勞問題」的根源不是外勞,「外勞問題」的根源是部份台灣人的偏差心態,請把他們當人來對待吧!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5/8/23

新聞連結:
1. 政策設計不良 外勞已成不定時炸彈
2. 外勞「集中營」 本國勞工哪能忍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353470
 回應文章
奴隸船 by 張君玫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05.08.26  中國時報
奴隸船
張君玫

    看到高雄捷運泰勞的宿舍,密密麻麻排排睡,幾無行走空間,不禁想到了奴隸船的甲板。

    在倫敦航海圖書館,有一張「奴隸船布魯克斯號」的描繪圖,上下兩層的貨艙與甲板總共畫了四百五十四個整齊排列的人體形狀,據說,這樣的安排已經是一七八八年英國國會企圖改善奴隸船超載的結果。以往,這艘來回大西洋多次的奴隸船甚至可以擠進六百多人,換言之,他們連躺下來的空間都沒有,只能簇擁在狹窄而不通風的空間裡,並且兩三個人一組被銬上腳鐐手銬,然後,在海上航行數月,歷經痛苦、疾病與瘋狂,如果不死,則歸屬於那些渴望他們無償勞動的奴隸主。

 

    這些漂洋過海的流動資本,被低價買進或像動物般虜獲,然後高價賣出,並終生為奴勞動,至死方休。據估計,在三百年的奴隸貿易期間,總共有超過一千萬個非洲人被陸續運往歐洲當時遍布全球的殖民地,尤其是美洲新大陸。甚至可以說,現代歐洲帝國主義的擴張,大英日不落帝國的優勢,乃至於資本主義的經濟奇蹟,無不立基在他們的勞動與生命之上。倘若全球化的核心意涵在於流動性,那麼,非洲奴工的漂洋過海正是人類史上規模最驚人的「全球化運動」。

    明目張膽的奴隸貿易被廢止一百多年了,而全球化運動方興未艾,移動的欲望與需求不減反增,暴力的侵犯與壓迫卻只是化明為暗。根據聯合國的統計,人口販賣是當今獲益最多的有組織犯罪,全球每年約有七十萬人受騙或被虜販賣、非法運送出國,被迫賣淫或強制勞動。而合法的契約勞工,儘管在理論上享有馬克思所言出賣勞力的「自由」,卻往往因為身在異鄉而受盡欺凌。

    透過這次泰勞罷工的事件,披露了種種匪夷所思的罰則,動不動剋扣原本就微薄的薪水,甚至用電擊棒處罰,我們很驚訝地發現,在台灣工作的泰勞遭遇竟然比奴工好不了多少。

    好笑的是,這時候很多人關心的並不是這些為我們興建捷運的勞工的生活與權益,反而是所謂台灣「人權形象」的受損。把人權當成形象的人們,或許不妨想想一個慘痛的事實:在人類的歷史與心靈結構中,奴役比人權的概念更古老,資本的力量比道德的約束更狂野難馴。標舉「人權」的空泛概念,並不足以教化或馴服我們心靈中奴役他人的欲望,以及合法化這種欲望的知性能力。因此,那些自認比較文明並信奉上帝的荷蘭人、葡萄牙人、西班牙人、英國人會在數百年的奴隸貿易中,一方面享盡奴隸制所帶來的利益與便利,一方面定期把錢花在教育、蓋學校和傳教上,彷彿這樣就足以慰藉他們因此蒙羞的天父。

    當我們讓自己的孩子叫越南籍的繼母「女傭」,當我們用電擊棒責打「犯規」的泰籍勞工,我們的心靈仍棲息在奴隸船的甲板上,人權仍只是掛在船頭的一面破旗子。或許,這場「暴動」是歷史的必然與必要,就像兩三百年前曾經發生的幾次奴隸船暴動,先幫我們扯掉船頭的那把偽善的旗子,好讓我們看清楚自己內心的囚禁。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358588
台灣要補修「人權學分」 聯合晚報社論
推薦1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B

聯合晚報社論
台灣要補修「人權學分」

呂秀蓮副總統說:「高雄捷運泰勞暴動,使台灣人權蒙羞。」這話很對,卻也不對。

很對,是因為泰勞暴動明顯是我方對待泰勞的方式出了嚴重問題,才造成的,這事件絕對不應該被單純從「外勞政策」來檢討,更該被檢討的,是台灣社會的人權狀況,以及政府在支持普遍人權上的口惠而實不至!至於不對,是因為讓「台灣人權蒙羞」的,不僅是這場突發暴動事件,而是背後更根深蒂固的社會觀念與態度。

讓我們回想幾件簡單的事就夠了;一、台灣有那麼多「外來人口」存在,除了在工地裡的泰勞,還有眾多家戶裡的菲傭、印尼傭、越南傭,以及來自不同地區的「外籍新娘」,這些人可曾有任何管道,參與這個社會,以平等身份和台灣人互動嗎?他們被刻意藏在看不見的角落,被剝奪了具體的生命,只能如陰影般的存在,如此狀況其實已經比當年華人在美國受到的歧視,嚴重許多,可是台灣人可曾將心比心去關心過這些「外來人口」呢?

二、台灣有那麼多來自東南亞國家的「外來人口」,然而引進外勞的這幾年,我們跟東南亞間的關係,是好轉還是惡化?那些兩年三年在台灣居留過的外勞,對台灣留下了什麼樣的印象?等他們回到自己國家,他們會用什麼樣的語言來形容台灣,用什麼樣的態度來看待台灣?

答案顯然是「批判的語言」,「仇恨的態度」居多。這將造成越多東南亞國家的人來過台灣,而台灣在東南亞人民心中的地位越低,台灣跟東南亞國家間的關係越緊張。很嘲諷吧。

我們常慨歎外交處境艱難,然而,地理上跟我們鄰近相接的、人口上與我們頻密互動的這東南亞國家,卻因為台灣社會普遍的歧視,與對人權的忽視,在實質外交上只會跟我們越走越遠。

對待「自己人」,台灣過去十幾年的人權紀錄,是有長足進步。但碰到了菲傭泰勞這一類就在身邊的「別人」,我們遲遲沒建立起對人權的基本尊重。這樣的社會惡習,早已慢慢腐蝕台灣的人文基礎,也使我們在外交關係上付出慘痛代價,只是我們看不到,或者,選擇不去看!

高雄捷運泰勞暴動,迫使我們不能假裝看不到了。事件平息後,除了該從嚴從速懲處失職人員外,還應該大張旗鼓進行台灣社會人權意識的大補課吧!

2005/08/25 聯合晚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357224
台灣的人權紀錄又蒙羞了! 中時社論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05.08.24  中國時報
台灣的人權紀錄又蒙羞了!
中時社論

    將心比心想一想,如果有一天台灣人迫於需要,必須大量到國外去打工賺錢,有誰會心甘情願的住在鐵皮屋裡,睡在不到一個榻榻米的空間裡,食宿環境不佳,打電話、消費都被層層管制,還可能會被電擊棒處分……

    如果沒有人願意接受這樣的非人待遇,那麼就請問:為什麼要將這種非人的待遇,施加給千里迢迢來台灣打工的外勞身上呢?再將心比心想一想,如果同樣也是大批台灣同胞在海外打工,因為遭到管理單位的苛刻待遇而群起抗爭,請問他們在台灣家人聽到會有怎樣的反應?又請問我們的政府會怎麼想?

 

    不要再用「暴動」這個字眼了吧!直截了當說吧,這根本就是「抗暴」,一種對非人待遇的抵抗!真正的暴力,是那種根本不把人當人看待的管理體制。試問如果不是已經讓人忍無可忍,一向篤信佛教、性格溫和的泰籍外勞,怎會逼得選擇抗爭造反一途?他們從大老遠離鄉背井來台灣,頂著烈日陽光或是進入悶熱地道,做著台灣當下已經沒人要做的基層勞動,所圖者還不是苦個幾年好賺取微薄的薪資,以改善他們家鄉親人的生活,他們對工作待遇與條件的要求,其實已經比本地勞工還低得多了,他們難道不知道如果妄加反抗,下場就是立即被遣送回國?但結果他們這次還是選擇反抗,這不是擺明的就是給逼出來的嗎?試想如果管理單位的一切做法都是合理的,為什麼事件爆發後泰勞所提出的大部分訴求,管理單位幾乎全部接受?

    所以,請不要轉移焦點,什麼要將首謀者予以遣返,什麼將研議政策上是否繼續引進外勞,什麼如果外勞減半將衝擊高雄捷運工期,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台灣的人權紀錄這回又蒙羞了。台灣目前的執政黨,大概是談人權談最多的一個政府,又是成立單位、又是開研討會、又是發表宣言什麼的,每年繞著人權這個、人權那個就不知耗掉多少政府預算,但絕大部分都是「說得一口好人權」,殊不知體現人權的關鍵從來就是「實踐」,不是「空談」哪!

    回頭看看前兩天高雄捷運外勞抗爭事件中,管理單位一共違反了多少國際勞動人權的公約?現在畢竟不是十九世紀,勞動人權早就是普世價值之一,而隨著全球化浪潮驅動大量勞動人口跨國間的流動,為保障他們的基本權利,聯合國乃至相關國際勞工組織早就訂有許多規範與公約,如「禁止強制勞動公約」、「移工與家庭成員公約」等,這些國際規範都是從保障人權著眼的,它的要求標準其實並不高,但卻是衡量一個國家文明水平的最低要求之一。用更簡單的話說,就是善待每一位合法進入國門工作的外國人。很遺憾,這次的事件,再度讓我們人權紀錄失分了,雇用外勞的管理單位不僅扣留護照、扣押工資、限制行動自由、超時工作、動輒恐嚇「遣送回國」,甚至勞工連最起碼的救濟管道都沒有,這一切對台灣許多雇用大量外籍勞工的單位而言,早就是公開的祕密。就算不談國際公約,談談我們自己的勞動基準法吧,都沒發揮應有的作用。不論是雇主或肩負查核監督的勞委會,長久以來,似乎都沒把這一切當回事!

    千萬不要低估這樁事件的後續效應,更不要以為「將首謀者遣送出境」以後問題就會自然解決,這可是樁國際事件哪!一千七百名外勞集體抗爭十七個小時,是台灣引進外勞以來的最大規模抗爭事件,在國際間這可也不是樁小事,東南亞有不少國家都有勞工在台灣打工,他們會不密切關注嗎?這般對待外籍勞工的作法,國際媒體會不大肆報導嗎?嘗試預測一下吧,如果把「首謀者遣送回國」,這些回去的勞工肯定在機場就舉行國際記者會,痛斥台灣雇主的種種不人道作為,那時節台灣會被國際媒體怎麼形容,還需要想像嗎?屆時不要多,只要國際主流媒體幾則聳動的報導,新聞局花一堆錢所投注的國家形象公關,全都白費了。當然,國際人權組織、國際勞工組織都會在這個事件上,記上台灣一筆的。

    真的,是不是要檢討引進外勞政策,高雄捷運完工工期會不會受到衝擊,都不是問題重點,真正最可怕的是,這樁事件讓我們看到台灣某些人心的可怕,那種缺乏「每個人都是人生父母養」的將心比心,那種充斥著「把人不當人對待」的優越感,不要說人權意識不及格,連最起碼人道關懷的同理心都談不上。不諱言,這場風波不論怎麼善後,台灣已經是輸家。但好歹問題總是爆發出來了,最起碼,從不合理的仲介機制開始,到不人道的管理積弊,相關單位多投注些心力吧!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355860
不是暴動,是反奴抗暴! by 廖元豪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不是暴動,是反奴抗暴!


廖元豪/政大法律系助理教授、移民移住人權修法聯盟顧問(北縣新店)

高雄捷運公司的「外勞」抗爭事件,媒體多以「暴動」稱之。而輿論與政府相關單位的關切,似也集中在「是否繼續引進外勞」、「將帶頭者遣送出境」等表象,儼然把外勞當作「問題製造者」。但若對這些被稱為「外勞」的移工在台處境稍有了解,就會發現他們的生活與工作條件,早已違背了文明國家的最低人權標準。稱之為國際法上的「強制勞動」甚或「奴役」,絕不為過。如果不改善這些非人化處境,那麼外勞的激烈抗爭,就像從前美國黑奴層出不窮的流血抗暴事件一樣正當,絕不能單以「非法暴動」視之。

舉例而言,「防止人口販運公約」、「禁止奴隸公約」、「禁止強制勞動公約」以及「移工與家庭成員權利公約」(簡稱「移工公約」)等重要的國際規範,均明文禁止「強制勞動」,並將強制勞動等同於奴隸制度。且「強制勞動」並不限於直接的暴力壓迫,也包括身體或行動自由的限制與威脅,以及濫用法律程序施壓。台灣雇主對移工常用的「扣留」(或稱「保管」)護照、扣押工資、限制行動自由,以及動輒恐嚇「遣返回國」,在前述公約與國際實務來看,都已構成非法的「強制」,而使得身處外地的移工處於「奴役狀態」。尤有甚者,對照美國國務院在二○○五年發布的人口販運報告,由於有著前述的慣行,台灣的雇主甚至是整套外勞法制,都有構成「販賣人口」而遭制裁之虞。

勞動基準法第五條雖有禁止強制勞動的規定,就業服務法也禁止雇主非法扣留護照,但實務上仍層出不窮。本案中外勞的護照被付之一炬,應該也有「代為保管」的措施。這顯示我國實務對「強制」、「非法」的解釋與執法態度,大有問題。至少「保護不足」,等於放任雇主以各種手段奴役移工,同樣在人權標準上站不住腳。而且這些基本權利,是不能以「契約自由」來加以限制的。即便勞工在形式上「同意」,雇主的行為仍然可能構成「非法強制」。

此外,我國容許雇主對外勞「僅需支付基本工資」,牴觸了「移工公約」第廿五條以及「外國人權利宣言」有關「與本國人同工同酬」之要求;雇主既控制移工的居住行動自由,又不為他們裝設可收訊母國節目的電視設施,亦有拒絕移工公約第十三條「跨疆界收訊自由」之虞。

或許會有人認為:外勞權益受損,可循合法管道尋求救濟。但現實是:爭權益的外勞,往往在爭議尚未處理結束,是非未明之前,就被警方甚或仲介遣返回國。即便有幸留下來硬撐過司法途徑,在語言及各方面資源欠缺的情況下,憲法上的訴訟權也難以提供有效保護。國際公約多要求國內司法制度應提供外國人適用之語言,同時在移工提出申辯與審查之前不得執行遣返處分,但我國的移民法制完全沒有顧及這些人權法上的基本要求。

一向只把人權當嘴皮武器用的政府機關,或許不會將人權公約放在眼中。但保障移工最起碼的基本權利,已成為國際趨勢。國際移工跨海而來,為「咱台灣人」的建設貢獻心力,承受剝削,乃至在職場災害中粉身碎骨。然而,我們回報的是什麼?不公平的勞動條件、薪資被扣無法自由使用、行動不自由還經常受不法或欺騙式的威脅、護照被扣留,而且沒有正當管道可提供有效救濟試問如果這樣的待遇發生在你我身上,要不要反抗?

2005/08/23 聯合報】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355858
立委關說抽1萬5 專案申請叫價逾2萬/仲介公會:包商付29500元 外勞只拿20340元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立委關說抽15 專案申請叫價逾2


記者王正寧/台北報導

立委替仲介公司向勞委會或企業關說外勞申請案早是公開秘密。據了解,由於近來傳統產業陸續外移,加上重大公共工程不似過去那麼多,以及所謂「專案申請」引進的外勞,抽佣的價碼更是翻兩番,也因此,負責管理的仲介業者在成本考量下只能剋扣外勞,或是經營其他相關業務來因應。

據了解,發生此次泰勞爆動,負責管理的華磐公司背後的政商後台很硬,包括藍綠的前後立委、官員都有良好關係,此次能夠順利取得仲介業務,和華磐透過多位民代與高雄捷運公司高層搭上線有很大關係。

據了解,為了搶食這塊大餅,不少立委的親友都曾是外勞仲介公司的老闆或股東,也有立委是論件計酬。一般而言,一名外勞到台灣3年,必須先付出56萬元的仲介費,其中負責向勞委會或企業關說的立委可以抽8000元到15000元,如果是專案申請,更是叫價超過2萬元。

【記者陳素玲/台北報導】

高雄捷運泰勞抗爭事件扯出立委關說外勞抽佣,勞委會主委陳菊上午氣憤的批評立委的指控「不負責任」,並要求「只要指控立委拿出證據來,一定嚴辦」,下午將舉行記者會說明所有流程。她說,勞委會所有外勞審查機制與流程都上網公開,一切依標準核發,絕不可能接受任何關說,她也相信會內同仁的清白,更會維護同仁工作過程的尊嚴。

2005/08/24 聯合晚報】   http://udn.com 

冷眼集》仲介剝外勞 黑手剝仲介


記者包希勝/特稿

高雄捷運泰勞暴亂事件,引起泰國政府重視,決定暫緩泰勞來台。這次暴亂起因於不滿遭剝削和壓榨,也牽扯出外勞仲介背後龐大利益糾葛,引來政治力介入,政商勾結,彼此角力爭食黑幕。

隨著國內勞動市場轉變,對外勞需求日增,每年引進外勞數字可觀,其中所帶來仲介利益大餅,引起各方覬覦。業者透露,每仲介一名外勞,仲介費約在5萬元,加上每月向政府申請的一萬多元管理費,扣除成本,每月還有近5000元利潤,亦即每名外勞平均可為業者帶來約10萬元利益,相當可觀,當然引來業者爭食。

業者爭取外勞名額靠的是關係和實力,一名業者表示:「現在的外勞業務,隨便一個三、五十人以上案子,沒有政治後台,根本別肖想。」

為了拉攏「夠力」政治人物,業者不惜付出龐大公關費,視案子大小,最高可達每個人頭3萬至5萬元回扣,政治人物自然也樂得加入分食,也引發政治角力。

據指出,國內政壇涉入外勞仲介業務政治人物,不但不分藍綠,甚至連對府院高層有影響力的政治人物都介入,所收取回扣也隨身分愈高而水漲船高。

政治人物層層瓜分下,業者利潤所剩無幾,當然得在外勞身上找回。泰勞成了任人宰割羔羊,反彈情緒一觸即發,暴亂其來有自。

如今泰勞暴亂事件已演變為國際事件,泰國政府不但將暫緩勞工赴台,且將優先檢討台灣勞工合約。過去東南亞部分國家排華,與當地勞工來台受剝削不無關係,中泰關係會否因此受影響,值得觀察。

2005/08/24 聯合晚報】   http://udn.com  

仲介公會:包商付29500 外勞只拿20340


記者陳素玲/台北報導

高雄捷運外勞抗爭事件引發震撼,台北市、高雄市及台中市仲介公會上午聯合舉行記者會,出示高雄捷運公司給承包商的切結書顯示,承包商支付高雄捷運每位外勞每月29500 元,但捷運公司卻只給每位外勞2340元,每人每月價差額近萬元,每月全部1642萬元差額到底是捷運公司還是捷運局A走了

仲介公會並出示高雄捷運公司與承包商的切結文件,顯示高雄捷運公司與承包商之間合約,若是體力工,承包商必須支付捷運公司每人每月29500元,技術工則是每人每月3500元。但事實上,捷運公司每月支付給外勞的費用,只有底薪15840元,就業安定費3000元,加上勞健保、稅費1500元,總計2340元,也就是說,捷運公司每人多收近萬元差價,以1700人計算,每月多出1642萬元,這筆利潤到底誰賺走了 而外勞每月薪資有7000元,包商卻付出3萬元成本,中間利益驚人。

仲介業者抨擊勞委會推動「國對國直接聘雇」,鼓勵業者不透過仲介,直接引進外勞,高雄捷運公司就是採此一模式,結果卻委由臨時成軍、非專業的華磐管理顧問公司管理,出現嚴重弊端,甚至每位外勞每月薪資只剩7000元,他們要勞委會主委陳菊為政策失當下台負責。

台北市、高雄市及台中市仲介公會上午舉行記者會,抨擊高雄捷運外勞暴動事件正是「國對國直接聘雇」政策失當的惡果。

【記者楊濡嘉/高雄報導】

高雄捷運公司提出與外勞有關的收、支,每月向雇用外勞的統包商收取每名外勞29500元,支出外勞工資15840元、勞保雇主負擔721元、健保雇主負擔770元、就業安定費2000元、行政費用1500元、支付華磐7669元、就業安定費差額1000元。因此,並無外界所說的價差。

2005/08/24 聯合晚報】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355735
陳菊:泰勞仲介背後 有有力人士 /外勞仲介關說 藍委綠委都有
推薦1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B

高雄捷運泰勞暴動事件,上午行政院長謝長廷在院會中有所指示,勞委會主委陳菊仔細聆聽,面對立委指控勞委會接受關說,下午還開記者會澄清。
記者林俊良/攝影

【記者陳素玲/台北報導】

勞委會主委陳菊昨晚接受電視媒體專訪時,在主持人詢問下,坦言負責管理高雄捷運外勞的華磐公司,背後應有「有力人士」。陳菊上午強調,她只是以「常理推斷」能夠拿到1700多名外勞管理權的公司應該「很有力」,至於「有力人士」是誰,她並不知情。

至於高雄傳出政治陰謀論,陳菊顯得極為無奈,她說,此事是突發事件,對台灣國際人權形象損害嚴重,她只想將傷害降到最低。其他政治傳聞,若與她現在努力方向,及長期堅持的價值信念距離太遙遠,她不清楚,也不願意回應。

陳菊昨天一席「有力人士」說,引發議論,陳菊表示,她是在參加電視訪問時,與主持人私下聊天時,提到華磐公司能夠承接這麼大案子,應有「有力人士」。但是「有力人士」到底是誰,她真的不知道,何況捷運公司有權利委託任何人管理。

對於此事被導向政治事件,陳菊強調,她擔任主委五年來,努力提升外勞人權,但這次外勞事件卻是對外勞人權傷害,對台灣形象造成莫大傷害,她在22日當晚12點多接到警政署連繫後,勞委會到今天忙得人仰馬翻,她思考的是如何將傷害降到最低,在乎的也是外勞是否得到平等對待。她或許不必為此事負直接責任,但願意承擔間接責任。

陳菊不願回應外界政治解讀,她說,別人的觀點,她不回應,而如果任何解讀偏離她的思考,也與她目前努力方向與長期堅持的信念價值距離太遙遠,她也沒有回應的必要。

【記者林政忠/台北報導】

勞委會主委陳菊昨日表示,管理泰勞的華磐公司背後應有「有力人士」撐腰。台聯高雄市立委曾燦燈上午直言,陳菊應把話說清楚,不然會讓外界將「有力人士」做不當聯想。

與陳菊同屬新潮流系的立院民進黨團幹事長賴清德表示,陳菊所言並不是新聞,她只是把存在已久的事實說出來,檢調也應該進一步深入調查;至於背後的「有力人士」也可能是立委或地方民代,並非指特定對象,新系並沒有在打壓誰,外界不必過度揣測。

賴清德上午也舉行記者會要求,法務部等檢調單位應即刻深入調查,是否有立委或官員擔任仲介白手套的角色,不論任何黨派的人士涉案,檢調都應該調查個水落石出。

曾燦燈說,如果華磐背後是「有力人士」撐腰就不敢處理,陳菊就是在推卸責任,陳菊應該把話說清楚,否則只是增加外界想像空間;陳菊如果不敢公布「有力人士」名單,明年也不必來選高雄市長了。

民進黨高雄縣立委余政道則表示,現在有上千名外勞都住在岡山外勞宿舍,由於泰勞動亂已經讓治安蒙上隱憂,造成當地居民人心惶惶,他已提案要求全體「外勞遷村」,還給岡山一個安全的居住空間。

2005/08/24 聯合晚報】   http://udn.com

外勞仲介關說 藍委綠委都有


記者尚毅夫、蔡惠萍/台北報導

立委替企業或是仲介公司關說勞委會、施壓外勞申請案,在立法院早就是公開的秘密。甚至有立委直接從經濟部下手,讓企業的工程核准為「專案」後,再向勞委會提出外勞申請案優先審查,立委則以案件或人頭計價牟取利益。

政府開放民間企業引進外勞,外勞仲介公司紛紛成立。立委介入外勞申請案的關說案層出不窮,甚至還曾傳出有立委、官員在仲介公司插乾股謀取不法利益。政府重大工程經濟部核准為專案,近來也頻傳承包工程的廠商透過立委向勞委會關說申請外勞。

立委徐中雄昨天指出,立委介入外勞引進是立法院長期以來公開的秘密,簡直是賺取「人肉錢」。他希望檢調單位積極調查。

包括台聯及執政黨立委昨天爭相爆料,透露多名北部藍綠立委都有涉入包括高雄捷運的外勞仲介抽佣。一位綠營資深立委就說,這個說法是合乎邏輯,因為外界認為其中蘊藏巨大利益,所以立委一定會把手伸進去,但是,他希望,不應只是暗示是誰,「若是有,就應該全部講出來。」至於這次事件中的華磐公司,他聽都沒聽過,甚至還反問記者,是那個「ㄆㄢ」?

外勞申請案,家庭看護工部份因為申請人資格規定嚴格,申請人數也少,立委很難介入。而公司企業的外籍勞工是立委最大宗的生意。一般的申請案遞案到勞委會,依排序審查,而立委關說、施壓可將申請案向前挪,儘早審查通過。

立委替外勞申請案關說、施壓,有的以人頭計價,引進外勞一人可獲利從八千到一萬五千元不等。有的以案件計酬,依據申請案大小計價,曾有中南部某女立委關說一件一百五十人的外勞申請案,最後核准一百人,立委獲利一百廿萬元。

內政委員會監督勞委會,業界最喜歡找內政委員會立委。但由於非內政委員會的立委也搶食這塊大餅,業者會找上許多不同立委合作,避免同一個立委日子久了就不太吃得開。徐中雄就說,立委介入外勞申請案是不分藍綠、不分地域。

2005/08/24 聯合報】   http://udn.com

看問題》勞動人權搞砸了 主管機關要負責


記者高泉錫/特稿

高雄捷運泰勞暴動事件,讓台灣多年辛苦建立「勞動人權」形象毀於一旦,深究責任,勞委會難辭監督不周之責,而高雄縣勞工局未落實勞動檢查,坐令轄區發生「奴工」式管理,高雄捷運公司做為外勞雇主,管理業務委外發生問題,也應負責。

勞委會主委陳菊上任來致力於勞動人權,可說是歷任主委中最積極者,全力推動直接聘雇協定、要求外勞輸出國合理收費,規定外勞一體適用勞保及職災保護法,為外勞勞動人權打下基礎。

但是「一粒屎壞了一鍋粥」,泰勞大規模暴動事件已嚴重損傷國家形象。

根據勞基法規定,不論本、外勞每月加班時數上限為46小時,高雄捷運日夜趕工,泰勞每月加班時數高達100小時,為符合法令,雇主規定外勞每月只申報報46小時加班費,捷運公司不但有變相剝削外勞之嫌,且違反勞基法,勞委會應依法重罰,以杜絕其他引進外勞事業單位有樣學樣。

2005/08/24 民生報】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355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