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往事曾經如此
市長:blackjack  副市長: juntruth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往事曾經如此】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時事評論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透過教育制度被放大的窮人困境
 瀏覽1,351|回應1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今天幾個大報都報導了主計處公布九十三年家庭收支調查報告,台灣所得最低的百分之二十家庭,只分配到百分之六點六七的可支配所得,創歷史次低水準。而家庭收支調查將台灣家庭依所得高低排列並分為五等分,每等分的戶數各百分之二十。根據調查,台灣是百分之二十的人擁有百分之四十的所得。

平均來看,去年平均每戶可支配所得是八十九萬多元,扣掉消費支出後,平均每戶存下近二十萬元,其中的可支配所得是扣除房貸等利息支出、稅、罰款後所剩下來的錢,大家可以計算一下,自己是在平均之上還是下。

換個方式來看,台灣最高所得組可支配所得與最低所得組的差距為六.○三倍,雖略低於去年,但台灣吉尼係數(國際間衡量貧富差距的通用指標,吉尼係數越高,貧富差距越嚴重)仍高於OECD(經濟合作發展組織)平均三○.六%,這代表台灣的貧富差距問題不小。

再換句話說,依去年主計處的統計,國內貧富家庭在二OOO年的「儲蓄金額不均率」從四十四倍到二OO三年的四百廿八倍,換句話說,當窮人存1萬 富人已存428萬,今年比去年「好一丁點」而已。

但說了這麼多又代表什麼意思呢?

這代表「台灣貧窮循環」是一個嚴重問題,但在台灣,窮人困境透過教育制度更被放大了!

去年家扶基金會發表「台灣貧窮循環調查報告」,曾引起了一些討論,貧窮會導致階級複製,有人說是「貧窮世襲」,但有誰願意這樣的「世襲」?

8月11日 聯合報有則新聞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到,「教育優先區》溫飽都難顧 起步落後一大截」,有段話:
『民和國中教導主任薛文燕指出,馬斯洛的人格理論中,人的需求有生理、安全、被接納、自尊、自我實現五個層次,但山地的學生,很多連基本的食物、安全都達不到,要求他們在學業上有傑出表現,猶如隔空架屋。』

連小朋友都必須為家人的溫飽盡一份力時,他們有辦法為自己的未來努力嗎?不多花一點時間讀書,山區許多國中比得上都會地區學生成績嗎?

北市公立高中國中基礎學力測驗最低錄取分數約為二一六分,南投縣信義國中全校平均為九十六分,山區的小朋友們為了幫家裡做事沒辦法念書,「一綱多本」他們只能有「一本」,英文測驗的雙峰現象總有他們的一份,他們怎麼能不「貧窮循環」?其他的窮人們亦是如此!

不管景氣預測昇或降,貧窮人的困境透過教育制度更被放大,但他們似乎陷入了惡性循環,而台灣有誰還會關心他們?政府嗎?立法委員嗎?

圖:引自2005/08/07 聯合報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5/8/19

相關討論:
不公平!為什麼殷琪免繳稅?
貧窮循環》有些人,三輩子都鬧窮
主計處調查:窮家庭愈來愈窮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349055
 回應文章
貧窮世襲 信義鄉的孩子能盼什麼 中國時報 陳一姍/專題報導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05.08.19  中國時報
貧窮世襲 信義鄉的孩子能盼什麼
陳一姍/專題報導

    台灣的地理中心,是台灣的教育邊緣。國中基礎學力測驗八月放榜。北市公立高中最低錄取分數約為二一六分,南投縣信義國中全校平均卻只有九十六分,這還是有史以來最好的。比去年進步了二十分。

    今年是英文教學向下延伸,小學六年級就開始學英文的第一屆學生應考,但顯現出城鄉差距問題依舊。博幼基金會執行長周淑禎以信義鄉四個部落為例,信義國中是今年成績最好的部落,但全校平均學測仍只有九十六分。這樣的成績,根本夠不上台北市公立高中的最低門檻二一分。即使是台北縣的公立高中也要二七分。

 

    信義國中的故事,只是台灣上百個糾結著貧窮、家庭失能鄉村的縮影。博幼基金會創辦人李家同批評,多項教改趨勢,如:一綱多本、家庭參與、教育商品化,對於窮孩子越來越不利,而這一切教改人士隻字不提。

    他說,窮孩子之所以書讀不好,很大一部分是因為回家不做功課;為什麼不做功課,是因為沒有可以教小孩的父母。而窮人家的小孩,沒錢送補習班,也沒有錢請家教。加上台灣國民義務教育毫無品質管制,國家根本不在乎,念完國中的小孩,到底有沒有學到基本能力。「你不能老舉王永慶的例子,畢竟絕大多數,書沒念好的孩子是會有問題,貧窮到最後會變成世襲。」他說。以生產巨峰葡萄的信義鄉豐丘部落為例,周淑禎表示,由於豐丘國中多是隔代教養,阿公阿媽忙著種葡萄賺錢,加上,老一輩多半不識字,看不懂聯絡簿,全校六十三個小朋友,一半以上回家不寫功課。

    家庭失去功能的窮孩子,需要學校老師多盡一份心力。但教育資源分配,卻反其道而走。周淑禎說,由於師資編制是按學生數來分配,鄉下人口流失,學生越來越少,根本配不到正式老師的缺額。以英文為例,當台北市每個學校都有專業英文老師的時候,鄉下學校的英文老師,不是替代役男,就是臨時代課老師。在山區,還常常是一個替代役男,兼三個學校英文老師。兩年前,博幼基金會董事長李家同曾經出了一份英文考卷,分別給台北某國中與信義鄉國一生來考,結果台北國一學生平均七十二分;信義鄉卻不到十八分。周淑禎觀察,當考題越來越靈活,需要更多現代生活經驗,就對窮孩子不利。譬如:城市孩子非常熟悉量販店買越多,越便宜的促銷模式;但對於在山上長大,只在雜貨店買東西的小孩而言,這樣的考題就顯得難以想像與理解。

    李家同建議,教育部應該推動全國性會考,來了解學生的程度,到底有多少需要幫助。讓更多老師扮演家長的角色,至少讓小孩把功課做完再回家。仿效美國「不讓任何孩子落後」的教改,請老師來幫基礎不好的小孩補課。台灣眾多流浪老師正好可以來做這件事。「你既然已經無法改變上一代,現在能做的就是把下一代教育弄好,長大了,他們自然會找到一條路,」他說。

2005.08.19  中國時報
吉尼係數33.8% 台灣貧富不均 高於OECD平均
陳一姍/台北報導

    景氣好轉,失業率下降,主計處公布九十三年家庭收支調查顯示,台灣貧富差距問題趨緩。其中,最高所得組可支配所得與最低所得組的差距為六.三倍,略低於去年六.七倍。不過,台灣吉尼係數仍高於OECD(經濟合作發展組織)平均三.六%,顯示台灣的貧富差距問題仍不能輕忽。

    主計處昨日公布九十三年家庭收支調查,去年平均每戶家庭所得一一二.三萬元,等於每個月賺九萬四元,比前年增加一%。以繳稅後的可支配所得為指標,去年平均每戶可支配所得八九.一萬元,也較前年增加一.一%。

 

    在所得分配指標部分,依國際慣用的五等分法,所得最高的前五分之一家庭,平均可支配所得高達一七九.二萬元,最低五分之一組則為二十九.七萬元,兩者相差六.三倍,略低於去年六.七倍。

    所得分配趨緩 補助增加所致

    主計長許璋瑤分析,所得分配趨緩,主因是最低所得組家庭來自政府社會福利補助增加九%所致。去年,立法院修法把老年津貼由三千元,提高到四千元;加上,將領到退休金的低所得勞工也納入。總計,政府的社會福利重分配功能,縮減所得差距一.三八倍。換句話說,原本所得差距倍數高達七.四五倍。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台灣吉尼係數三三.八%,儘管比前年下降.五個百分點,卻高出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二十七國最新平均三.六%。

    吉尼係數是國際間衡量貧富差距的通用指標,數值介於O與百分一百之間,越高表示貧富差距問題越嚴重。

    在OECD國家中,社會福利做得最好的北歐四國丹麥、瑞典、芬蘭、挪威,加上奧地利、盧森堡、荷蘭等八國,吉尼係數約二六%最低。其餘,包括匈牙利、加拿大、西班牙、愛爾蘭、澳洲、紐西蘭、英國、日本,吉尼係數都比台灣低。台灣跟希臘、義大利、美國一組。不過,跟亞洲國家相比,台灣所得分配仍比新加坡、香港、韓國來得平均。

    勞動市場質變 家庭結構轉變

    勞動市場質變與家庭結構轉變,是台灣所得分配難以大幅改善的理由。OECD研究顯示,薪資所得不平均是使貧富差距惡化的主因。而薪資差距,就業與否,往往與教育程度有關。通常,失業家庭是貧窮率最高的族群,落入最低所得組。而受過高等教育,夫妻倆人都工作的雙薪家庭,則落在高所得組。

    淡大經濟系副教授林金源研究指出,所得分配惡化,除了職場變遷的因素外,傳統家庭解體也是原因之一,老人、單親家庭變多,一旦家中唯一有工作能力的人失業,就很容易使得整個家庭陷入貧窮絕境。OECD經驗指出單親家庭貧窮率是一般家庭的三倍,一旦單親的爸爸或媽媽失業貧窮率又會增加五七%。

2005.08.19  中國時報
考上公立高中 脫貧第一步
陳一姍/專題報導

    原本成績不好的小萍、阿佑、阿琳與小榮,四位埔里博幼基金會輔導出來的窮孩子,今年順利考上公立高中。看著孩子穿上嶄新的制服,博幼基金會執行長周淑禎欣慰地說,這些孩子,已經踏上脫貧的第一步。

    車子從埔里鎮上往外開,大概還要再開十多分鐘,才能夠到阿佑的家。所謂的家,如果沒有人告知,外人一定不會想到,阿佑的家就在那一片黑紗網覆蓋的香菇寮裡。阿佑的家原本在埔里街上,九二一地震全倒,因為沒有錢重蓋,爸媽乾脆把土地賣掉,全家搬到香菇寮裡棲身。

 

    阿佑的爸爸是做裝潢的,遇上近十年中部建築業不景氣,收入少很多。沒唸什麼書的媽媽則只能幫人家摘香菇,論件計酬。阿佑媽媽說,阿佑上國中之後,她籌了好久的錢,讓阿佑上補英數。「補兩科一個月就要三千元,我沒有錢給他補全科,」阿佑媽媽說。

    不過,因為阿佑基礎不好,越補越大洞,加上沒有錢,第一次段考完,阿佑沒再去補習了。周淑禎說,阿佑是博幼二年半前第一批招收的窮學生,也是第一批小學六年級開始學英文的學生。博幼幫他們做測驗後發現,這三十個孩子,小六該會的KK音標都沒有學好。博幼的老師於是從最基本的音標開始教起。每週一到五晚上六點到九點,博幼代替父母,代管這群成績落後的孩子。漸漸地,阿佑從後段班二十幾名,進步到前五名,一年半後,轉入升學班。

    今年,阿佑基測考了二四分,上了埔里第一學府暨南大學附設中學。「我現在已經慢慢在籌學費,」阿佑媽媽笑咪咪地說,臉上多了一份驕傲。 阿佑的同學,今年基測考二三九分高分的小萍,其實分數可以讀南投縣中興新村的第一學府中興高中。可是考慮到,從埔里到中興新村,每天通車來回得花兩個多小時,還得花車費,會有額外開銷。如果住外面,家裡更是付不起。懂事的小萍,決定留在埔里唸暨大附中,每天騎腳踏車上學,不用錢。

    「對埔里窮孩子而言,能考上暨南大學附中、埔里高工就很好、很好了,這就是我們的第一志願,」周淑禎說,私立高中一個學期三萬多元,家境不好的小孩,根本讀不起,有可能就不讀了。考上公立高中,起碼繼續升學唸書,未來找到好工作的機率會大一些。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349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