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往事曾經如此
市長:blackjack  副市長: juntruth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往事曾經如此】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殺窮人不富的台灣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工傷爸:拼老命 還掙不到孩子補習費
 瀏覽1,231|回應5推薦1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思念誰

工傷爸:拼老命 還掙不到孩子補習費


記者林思宇/台北報導

「我們也是模範爸爸,因為我們很努力」,父親節前夕,兩個因工傷成殘的另類勞動爸爸說出心聲,他們為工作付出青春甚至健康,仍掙不到孩子的補習費。但他們都全心全意的付出,也是個十足的「好爸爸」。

在「另類爸爸--不被壓扁的勞動爸爸」活動中,工傷爸爸大吐心聲。

先生出生於一個外省家庭,爸爸很老才結婚,他三歲時父親就過世了,媽媽也是家中的長女, 揹著兩個家庭的經濟負擔,媽媽隻身前往日本工作。所以他是由外婆帶大的,是所謂「阿祖的兒子」,「從小就沒有家的感覺」先生說。

幾年前先生當鷹架工人,月入數十萬,常在聲色場所留連,但在一次的高壓電擊意外中,從鷹架上摔下來,3年的復健費用,讓他花光所有的積蓄。小孩幼稚園也上不了,老師打電話到家裏說,小孩子很聰明,但他內心仍很痛,更擔心小孩會不會跟不上人家,「以後恨我」。

先生表示,工傷後的龐大訴訟費用讓他喘不過氣,儘管資方還想上訴,他只想趕快拿到法官判給他的117萬元,解決無法工作仍要養一個家庭的生活困境。找工作到處碰壁後,現在的他非常珍惜自己的工作,老闆要他加班就加班,只想給自己家庭過好一點的生活。

20歲以前的楊國禎的心中,礦工爸爸每天回家都醉醺醺,情緒暴躁,也不把錢拿回家裡,也到酒家去找小姐,他是被打的長大的孩子。等到自己成家工作後,「才發現爸爸以前的生活習性,只是工作環境困苦的象徵」,不能苛求他,「是社會現實逼他,他必須找到情緒的出口」,楊國禎說。

楊國禎自己也是工人,晚上常常加班,甚至半夜1點半回到家,隔天早上6點又要坐車去中壢,這樣的生活讓他回家根本不想說話、不想動。在一次的高壓電擊中,他肢體殘障,身體多處灼傷,老婆不得不出去工作,又認識新的男人。「就算我不想要離開,她說她被我牽絆住,我能說什麼?」

在工傷療養的期間,楊國禎非常自責,想到自己40歲,工作沒有,肢體又不正常,他永遠記得一幕,他沒辦法用手端著碗吃飯,看到小孩趴著吃飯,他便破口大罵說,「你是狗,為什麼要趴著吃,不用手」,但他看自己卻只有一隻手拿筷子,內心很痛苦。

楊國禎說,最近他孩子因為基測想要補習,他說「我真不知道應該高興還是痛苦」,成績不好的孩子想要認真向上,應該是件好事,他想盡辦法籌到補習費。

「我覺得我們這階層的孩子很可憐,他們在社會壓迫中強迫成長。」楊國禎說。他要告訴孩子,應該要體諒爸爸,也要必須認清現實,生活很辛苦,但他內心也很無奈、很掙扎。

基層勞動家長協會表示,現今勞動社會結構和資源分配的不公,不僅增加社會貧富差距,更形成對勞動爸爸和家庭的壓迫。

2005/08/07 聯合晚報】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334512
 回應文章
一個台灣‧兩個世界 摘自:商業周刊第 800 期
推薦1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badminton

小如這家人的一天,是從下田為鳳梨除草施肥開始。

摘自:http://www.businessweekly.com.tw/webarticle.php?id=16102

小如與爸爸的故事,是台灣貧富差距倍數創新高的縮影之一。四十年來,台灣平均每人國民所得成長至一萬一千六百美元,但隱藏在經濟成長的背後,卻是所得分配的急速惡化。去年度,貧富差距遽增至六十一倍,「一個台灣,兩個世界」的現象越來越明顯...


清晨七點鐘,豆豆剛聽完「大家說英語」後,與父母共進早餐。餐桌上有爸爸的《工商時報》、《經濟日報》,媽媽的《中國時報》、《聯合報》,以及他的《國語日報》。今天,他們的早餐話題是股利發放。

就讀私立復興小學六年級的豆豆,父親是晶磊半導體公司董事長關恆君、母親是電視台主播蔣雅淇、祖父是前中油公司總經理關永實,舅舅則是ING安泰人壽資深副總經理蔣國樑。

豆豆的家,就在台北市敦化南路上的高級住宅區八樓,沿著街道的一長排台灣樟樹。人們經過時,總愛抬頭仰望那一片綠,然而,那只是豆豆家外的景觀,他只需低頭俯視。

截然不同的世界
補英文、做科展,豆豆贏在起跑點
盼收割、等上學,小如一開始就輸


豆豆是個大忙人。放學後,媽媽為他安排了生物、數學等補習科目,為進入國中一年級提早做準備;至於英文課,從幼稚園起,豆豆就已經上了九年。

最近,豆豆還忙著參加科學展覽比賽,家教老師是大同工學院的大學生,曾經在全國科展得獎。擁有美國史丹佛電機博士學位的爸爸說,這是要培養他實驗的精神,從挑題目、思考,到解決問題。

除此之外,豆豆剛完成一本與媽媽共同創作的書,書名是《打造資優小富翁》,豆豆的志願是成為一個像爸爸一樣的成功企業家,他買了一本參考書《十九歲總經理》。

這是知識菁英養育小孩的方式,重點不在不虞匱乏的金錢,而是錢買不到的國際觀、資訊流、正確態度、思考決斷力……豆豆,已經贏在人生的起跑點。

一樣是清晨,南投縣名間鄉的小如,正準備跟五十二歲的爸爸去田裡工作。從出生以來,小如多數的時間都在田裡度過。即使豔陽高照,六歲的她仍然打著赤腳來回田埂間,幫爸爸扛著農作物。除了黝黑的臉,她還有滿身的泥巴。

七年前,小如的父親還是一個家境小康的農民,剛從越南娶妻回來。本以為那是一個幸福的開始,他於是大手筆舉債租地,投資種薑。

沒想到,採收前氣候反常,一場大雨淹沒了兩甲地的生薑,也淹沒了他的夢想。如今,他除了負債新台幣六百萬元以外,還有一塊不值錢的農地,與每個月超過四萬元的利息。

不管小如的父親如何努力,台灣的小農似乎總是找不到出路,從種生薑、鳳梨、茶,到檳榔、山藥,每年換得的現金不到二十萬元,連支付利息都不夠。以債養債的結果,就是負債持續擴大。這個黑洞,看不到盡頭。

每天,他們都擔心土地會被拍賣,到時候,他們將一無所有。土地,不只是他們棲身之地,更是唯一可以謀生的工具。

五個月前,從越南嫁過來的母親不告而別,把小如與四歲的弟弟信宏留給父親。這天起,小如越來越沉默了。

這一天,小如蹲在一排排的鳳梨前,許久不動,阿嬤不耐煩的問她,到底在做什麼?小如答︰「我在問鳳梨,什麼時候長大?」

原來,小如看到同年紀的堂兄弟都已經上學,也很想上學,但是,爸爸告訴她,等鳳梨收割賣錢,才有錢給她上幼稚園。於是,她每天都看著鳳梨,告訴鳳梨要趕快長大。小如的起跑點,與豆豆差了十萬八千里。

台灣的貧富差距正以驚人的速度擴大當中,因而形成「一個台灣,兩個世界」的落差。

怵目驚心的統計
貧富差距六十一倍,十年三級跳
窮人連老本都吃光,更遑論儲蓄

根據主計處最新(九十年度)的統計,台灣個人所得最高族群(前十分之一),其所得金額是最低族群(後十分之一)的六十一倍之多,這個倍數創下歷史新高。更驚人的是,一年前,這個差距倍數近三十九倍,而十年前更僅為十九倍。

再看看台灣的家庭所得差距,最高所得組(前五分之一)的家庭平均年所得高達一百七十八萬元,而最低組(後五分之一)的家庭年所得僅有二十七萬九千元,兩者差距達六.三九倍。台大社會系教授林萬億甚至預測︰「今年所得差距倍數應該會突破七倍。」

這個倍數在十年前為四.九七倍,差距拉大的原因在於,所得最低組的家庭金額不增反減,但所得最高組的家庭卻是一路上揚。

單以民國九十年來說,最低組的家庭年所得金額,從三十一萬五千元縮水至二十七萬九千元,一年之間衰退一一.三五%,也就是說,最低收入組的家庭所得,已經倒退回民國八十三年的狀態。

一來一回間,差距就這樣拉大,而這所得最高組的前五分之一家庭,掌握了全台灣四一%的所得;最後五分之一的家庭,則僅僅分得六%的所得。

事實上,過去四年來,只有所得水準在前五分之一的家庭,所得是逐年增加,其餘家庭的所得每年均呈下降趨勢。除了景氣衰退、失業率高升等因素外,窮人的負儲蓄效應,或者說負資產效應是關鍵之一。
根據台大經濟系教授、現任高雄市財政局長林向愷的學術研究指出︰「儲蓄率與所得高低水準,呈高度的正相關。」

換言之,窮人的儲蓄率相對低,其資產累積本來就不容易,尤其當景氣下滑時,一旦遭逢失業困境,窮人只好吃老本,過著入不敷出的生活。

最慘的狀況是,許多背著沉重房貸的有殼蝸牛,失業後付不出貸款,先前已經繳了一半或三分之二貸款的房子強行被銀行拍賣,半輩子打拚的資產立刻消失。

證諸統計數據,九十年度的統計,最低所得組的家庭,平均儲蓄金額是負四千五百元,儲蓄率是負一.六二%。負的儲蓄率,代表的就是吃老本的家計。

事實上,從八十年以來,最低所得組家庭的儲蓄率就從一一%一路往下溜滑梯,八十九年跌破五%,到了九十年,就由正轉負。反之,富人在承平時期所累積的資產本來就多,失業機率又低,即使遭逢亂世,反而可能出現致富良機,資產持續增加。

一月二十六日,聯電執行長宣明智女兒舉行婚禮,觀禮賓客包括聯發科技董事長蔡明介、鴻海精密董事長郭台銘,與神通集團董事長苗豐強等台灣科技界富豪雲集。

會場上,只見淡黃色的玫瑰滿布,白色的大型馬車停在綠草如茵的草坪,加長型凱迪拉克當前導車,後面還跟著五輛黑色賓士車。這是一場竹科的世紀婚禮。

富越富、窮越窮
聯電、矽統一買一賣間,賺近九億元
小股東兩年積蓄全泡湯,損失兩百萬


看著電視上的轉播,一位雲林縣的股民黃美玉氣憤的說,「就是玩不過這些有錢人!」去年十一月初,黃美玉看好矽統基本面將好轉,以每股二十四.五元買入矽統股票,但是,十二月二十三日,矽統股價在連日莫名的大跌後,竟還殺到跌停板,她只好以每股二十一.三元認賠殺出。

萬萬沒料到,隔天,聯電入主矽統消息宣布,矽統股價開始一路狂飆,讓黃美玉傻眼。過去一年,黃美玉操作股票賠了兩百萬元,這是她辛苦攢了十年,預備給兒子在台北購屋的基金。

不只是黃美玉有意見,報紙也以「爆發內線交易疑慮,矽統連拉四紅」的標題來處理此新聞。雖然證期會說「查無實據」,但這樣的耳語持續在新竹的半導體圈,與台北的金融圈醱酵,甚至成為某些公司高階主管的內部開會議題。

一位不願具名的財金界重量級人士,拿出數據指陳,去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在聯電宣布利多消息的前一天,矽統還透過建華證券發行全球存託憑證(GDR)。

一月十七日,聯電公告,向聯電所屬投資公司取得相當十四萬張矽統普通股的GDR(約為發行總數的五六%),買進的價格高於發行的價格三四%。

換言之,這家聯電所屬的投資公司,十二月二十三日買進矽統GDR後,一月十七日再轉手將其賣回給聯電,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轉手價差高達三四%,近九億元。

而這家聯電所屬投資公司,係聯電採成本法評價的被投資公司(聯電持股不到兩成),因此,不用公布所有股東名單。那麼,這近九億元的鉅額利潤多數將進入不知名的股東手中,這些隱形股東是誰?

對於外界的詢問,建華證券承辦人員一律以「這是公司最高機密,不能多講」回答。而從聯電上市以來,建華證券一直是它的長期合作夥伴,包括承銷、股務代理、經紀等業務。

去年,聯電每股盈餘僅○.四八元,矽統則每股淨損三.一元。小股民們損失慘重,但是,經營階層因應微利時代所採取的結盟策略,仍有人可以從中獲利。

贏者圈得天獨厚
家世背景優秀,進入台大機會越高
現行教育體制,不利窮人翻身


「一個台灣,兩個世界」的趨勢越來越明顯。

從兩年前開始,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就對此現象表示憂心,他說︰「新竹科學園區內外,現在被形容為兩個世界。為什麼許多人會這麼畫分?因為,圈內的人是贏家,圈外的人是輸家。」

圈內與圈外的一切,確實截然不同。例如,在台積電,中階女性主管流行花個三、四十萬請假到美國待產;太平洋俱樂部、國賓飯店游泳池,或高爾夫球場的會員卡,即使一張要三、四十萬元,許多科技新貴們都是面不改色的買個好幾張,有些甚至放著不用;而在新竹的貴族幼稚園,學生想進校,家長還要接受面試。

台大經濟系教授駱明慶說,貧富差距最大的隱憂在於,社會階層的不流動。當階層流動僵固時,對立將會升高,而要讓社會階層流動的機制就是教育機會。

但是,駱明慶說︰「目前台灣的教育體制,是一種逆向的所得重分配。」因為,它高度補貼背景好、競爭力高的人,窮人要靠念書翻身的機率反而急遽下降。這樣的教育政策,最後是拉大貧富差距。

如果將台灣大學定義為台灣學校的金字塔階級(歷年來台大學生占同一世代人口的比率均在一%以下),這群金字塔的組成分子是誰呢?

在去年三月份,駱明慶發表的〈誰是台大學生〉論文中發現,八十六年至八十九年間,八二%的台大學生來自全國前二十所明星高中。

所有台大學生裡,來自台北縣市的比率占五七.六%,至於苗栗縣、嘉義縣、花蓮縣、新竹縣、台東縣等則都低於一%。

駱明慶更指出,台北市學生成為台大學生的機率是台東縣的十六倍,大安區學生更是台東縣的三十一倍。

而在台大法學院的學生中,父親是大學畢業生高達四二%,母親為大學畢業生的比率也高達二七%,高於一般大學生的一七%與七.五%。

也就是說,要成為台大學生,與家庭背景有極大的正相關,包括父母學歷,及住所區域等。學歷越高、工作所得越高、住所越接近城市(因為政府資源越多),你成為台大學生的機率越高。

駱明慶分析,以一名國內大學學生而言,政府每年補助其學費近二十萬元,四年下來就補貼了八十萬元;反之,私立學校的補助則微乎其微。

資源分配的錯置
「一個國立大學生幫父母繳的稅拿回來」
台灣將變成沙漏,只有兩端,不見中層


在這個結構下,所有會念書、有能力念好書的學生都努力往前擠,擠到明星高中,再擠到這些公立大學。因為,「只要家裡出一個國立大學生,過去所繳的稅就都拿回來了。」駱明慶說。

於是,父母們就拚命的確保自己的小孩一定要比別人好,但若孩子不會念書,不但拿不回所得稅,更要付出四十萬元的私立大學學費。

暨南國際大學資訊管理系教授李家同直接批評︰「這個制度下,納稅人的錢都給所謂的菁英拿走了。」他說,在美國,好的學校都是私立的,例如哈佛、史丹佛、耶魯、普林斯頓等,但在台灣,好的學校卻是公立的。於是,富人都去念公立學校,窮人反而只能念私立學校。

每個週末都幫新竹市貧窮小學生補習的李家同,去年底就發表了一篇〈窮小孩,一上國中就放棄英文〉的文章。他說︰「我的教授朋友們的小孩,在幼稚園裡就開始學英文了,小學以後,更是人人都上補習班補英文。對於這些孩子來說,目前的英文教科書實在太容易。但是,窮孩子一上國中,就跟不上進度,這些弱勢孩子們未來將更弱勢。」

他擔心︰「未來,這種兩極化的情形會越來越嚴重,不是非常好,就是非常壞,中間的則會越來越少。」

就像台灣的貧富差距,這已經不再是一個金字塔的結構,而是逐漸像一個沙漏一樣,越來越多中間的人,被刷到下層,兩端的比率越來越大,中間的厚度卻越來越薄。這樣的結構,將衍生出新的問題。

李家同說,這樣的結果,就是教育的不正義,也進一步惡化了貧富差距。他舉例︰「你看,都是這批賣電腦的人(指科技新貴)一開始就是受良好教育的一群人。」

雖然身為台大教授,也出身教師家庭,但駱明慶說︰「今天我們可以站在這裡,其實占了很多人的便宜,不要因此以為自己很優秀。」

他並預測,從目前台灣的學校設立、菁英流動、城鄉資源分配等政策觀察,實在看不出貧富差距有縮小的可能。而且,多元入學讓家庭背景佳者可以發揮更多功能。

所得重分配的必要
當所得分配不均,社會內部越不安
把落後者拉上去,是政策當務之急


面對貧富差距,李家同認為︰「我們不是把前面的拉下來,是把後面的拉上去。」因此,利用所得重分配的方式,提升窮小孩的教育水準,是當務之急。

然而,中興大學行銷系教授王宏仁說︰「所得重分配的重要工具是稅制,但目前台灣的稅制卻是獨厚富人。」

去年底,股市名人黃任中因為欠稅十餘億元,被台北市國稅局聲請收押時,就撂下狠話說︰「我寧可坐牢,也不繳一毛錢。」

號稱擁有五十億資產的黃任中認為︰「避稅是人民的權利。」因此,當執法人員到黃家查封財產時,也只查封到紅酒、人蔘、骨董與字畫。

根據財政部統計,九十年度,像黃任中這樣的國內欠稅大戶,欠稅總額高達一千六百五十億元,較前年成長九一%。

剛上任的中國信託銀行總經理陳聖德分析,因為我國的稅制是採取屬地主義,境外所得免稅,因此,有錢人都紛紛將錢匯往國外;加上我國也未開徵資本利得稅,使得稅基偏小。

台大國際企業系副教授李吉仁則指出,當有錢人紛紛「錢逃國外」或是「稅避國外」時,社會安全網就破了一個大洞,所得重分配的效果也大打折扣。

如果從全台灣所得者的所得來源分析,去年五四%的所得來自受雇人員的薪資報酬;產業主所得則占了一六%;但是在綜合所得稅的來源上,受雇人員繳的稅比率卻高達七成,產業主所占的比率僅五%。

四十年來,台灣人將經濟成長列為最高指導原則,我們的每人國民所得也從一百五十美元,成長到現在的一萬一千美元,但在富裕的背後,其實隱藏著貧富差距的嚴重惡化。

在經濟學上,根據Simon Kuznets等知名學者,以南韓與菲律賓、歐盟與三十五個開發中國家的長期實證資料都顯示,所得分配不均,將對經濟成長產生負面衝擊。

這就是著名的Kuznets曲線。因為,當一個國家的所得分配越不平均,使社會的公平正義受到損傷時,會影響社會內部的安定,也減緩經濟活動的效率性。

在四十年全力追求經濟成長後,台灣還有本錢繼續忽視貧富差距所埋下的隱憂嗎?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334533
冷眼集》富有、負責=好爸爸?
推薦1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思念誰

冷眼集》富有、負責=好爸爸?


記者林浚南/特稿

明天是父親節,「爸爸」在各種商品包裝、促銷中,以及各式各樣標榜親子倫常可貴無價的活動下,享有一年中最多被推崇與重視的一天。

社會上有許許多多的「富爸爸」與「窮爸爸」,有「負責任的爸爸」與「不負責任」的爸爸。用很簡單的邏輯來說,「富爸爸」多一些、「負責任的爸爸」多一些,那麼就會有比較多的小孩被照顧的比較好。

不過,在台灣,現在過父親節還可以多一個分類,是「比較會罵人的爸爸」和「比較不會罵人的爸爸」。

大家也許並不反對這樣的觀察結果: 台灣會罵人的爸爸比較多,而且罵的不是自己的小孩,是罵別人的小孩。隨便舉大家都「認識」的爸爸們來看看。陳水扁總統是「富爸爸」,當然,他爸爸是「窮爸爸」。陳總統讓一對兒女受良好教育、開很好的車子、辦風光的婚禮,當了總統,薪水也不錯,所以是「富爸爸」,也是「負責任的爸爸」。國民黨連戰主席也是「富爸爸」,他爸爸還是「富爸爸」,用阿扁同樣的標準,給兒女受很好的教育,也很認真為兒子找媳婦,所以是「負責任的爸爸」。

不只他們兩人是「富爸爸」又是「負責任的爸爸」,很多有頭有臉的人物,像立委、像部長,也是「富爸爸」又是「負責任的爸爸」。

但如用「比較會罵人的爸爸」和「比較不會罵人的爸爸」分類,可能前面所提的不管是陳總統或連主席,還是大官、立委,那就可能要歸類在「比較會罵人的爸爸」這一類,因為他們會說,「予豈好罵哉,予不得已也」。

在台灣,很難用「好爸爸」、「不好的爸爸」來分類,因為幾乎所有的爸爸大部分時間都是「好爸爸」。不過,如果都只愛自己的兒女,而不管別人的小孩,那是哪一類爸爸 是不是可以說成「只愛自己小孩的好爸爸」

2005/08/07 聯合晚報】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334519
基層教師:阿扁好爸爸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基層教師:阿扁好爸爸


記者林思宇/台北報導

基層教師協會今天以行動劇演出「誰是超級好爸爸?」凸顯全民想當像阿扁總統一樣的爸爸,因為「女兒嫁好婿,手抱金孫,兒子取好媳」,在全民陷在物價頻頻喊漲的時代裡中,誰敢說自己是好爸爸?他們希望全民都有機會,有阿扁總統一樣的好爸爸。 

【記者林思宇/台北報導】

各界忙著表揚模範爸爸時,不少人忽略了社會底層的勞工爸爸,他們也是很努力認真的爸爸,但常得不到社會的肯定。為此,基層教師協會今日呼籲,多給這些勞動的窮爸爸一些空間和掌聲。

基層教師協會理事長王慧婉表示,社會都忽略了「另類爸爸」,這些工作辛苦勞動的爸爸,收入不高,當不了富爸爸;他們或許沒能力給小孩繳補習費,甚至連生活都有困難,但他們很努力的想做好一個爸爸的角色。

基層教師協會理事侯務葵理事表示,曾有一名學生每天到學校都很焦慮,都在哭,後來才知道是爸媽正在鬧離婚。也有學生很煩躁,追查才發現是開計程車的爸爸時常對他拳打腳踢。還有個秀氣的女孩,因父母在她小學一年級是鬧婚變,她到高年級還不會注音符號。

侯務葵說,「我們希望孩子不要背離他的出生家庭」、「不要瞧不起他們的父母」,在社會普遍標榜成功爸爸和消費取向的慶祝氛圍中,應重新理解並且肯定勞動爸爸的價值,因為他們也是個十足的好爸爸。

2005/08/07 聯合晚報】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334518
3胞胎爸爸 3倍的喜悅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記者蔡育豪/攝影

【台北訊】

國民黨副主席吳伯雄說,人生中最驕傲的頭銜就是「阿爸」以及「阿公」,已有十個孫子、孫女的他,上午出席父親節活動時,向家有三胞胎的家長表示:「找一天要借你們家的三胞胎玩玩,我太喜歡小孩了。」

2005/08/07 聯合晚報】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334517
5成苦爸爸:沒錢養小孩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5成苦爸爸:沒錢養小孩


記者唐孝民/台北報導

Winner贏家雜誌公布針對「既是兒子,也是爸爸」的三明治爸爸心聲問卷調查結果,有高達五成四的爸爸認為養兒沒錢最令他們感到辛苦。另外,兩代父親對教育子女觀念的差異,也是三明治爸爸痛苦指數飆高的原因。

在「認為養兒育女首要條件」問題時,有高達54%的三明治爸爸認為「父母有經濟能力」,其次則認為「有時間照顧子女」是最重要的。另外有五成九的三明治爸爸表示,因為工作選擇、家庭經濟與子女管教議題上,還是免不了跟自己的父親發生衝突,有「1年以上」不曾與父親談過心。

還有43%的爸爸花費15千元以上的支出照顧子女,顯示現在的爸爸情願自己「ㄍㄧㄥ」,也不願孩子受苦。如果讓爸爸們許一個願,有五成的爸爸希望能夠「一夜致富」,顯示經濟景氣差,三明治爸爸就算許願,也是希望改善家裡的經濟情形。

出席雜誌記者會的新科立委吳志揚表示,當三明治爸爸雖然辛苦,但也有更多的快樂,他舉他自己與他父親吳伯雄的例子說明,三代同堂甚至四代同堂,有很多一家人互動的樂趣,至於他自己曾有1年以上的時間不曾與父親談過心的原因,不是父子倆鬧彆扭,而是當年吳伯雄太忙,父子倆才沒有談心的機會。

此次問卷調查有效樣本為1329份,在95%信心水準下,抽樣誤差為正負2.7%

2005/08/07 聯合晚報】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334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