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往事曾經如此
市長:blackjack  副市長: juntruth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往事曾經如此】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最新時事評論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從今天起,沒有真相卻有總統
 瀏覽6,477|回應24推薦5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blackjack
Rebec
叮咚
漂流人生
ray35

 


在總統府前抗議的連宋支持者昨天將近午夜以雷射打向總統府,要求全面立即驗票來還民主公正。
記者潘俊宏/攝影 2004/03/22 聯合報


集結在總統府前凱達格蘭大道的泛藍群眾,到今天凌晨仍未散去,在飄雨的夜色中,不斷高喊「全面驗票」、「立即驗票」。udn記者杜建重/攝影

總統、副總統當選無效訴訟案國親敗訴了,這是意料中事,從扁宋會那一刻我就這麼想。


扁宋會面,陳總統送給宋楚瑜一幅百歲人瑞書法家陳雲程的「真誠」墨寶,為了不擋住「真誠」二字,扁宋二人保持距離地禮貌性握手合影。 udn記者鄭瓊中/攝影


扁宋會上午在台北賓館舉行,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回贈蝸牛水晶玻璃作品給陳水扁總統,為兩人會談的開創性起步定調。?記者林俊良/攝影?2005/02/24?聯合晚報

宋楚瑜既稱陳水扁為總統,無異承認總統、副總統當選的「有效性」,這場官司打下去,叫做「自欺欺人」。

而政治人物選前聲嘶力竭的吶喊「沒有真相,沒有總統」,最後證明,這是愚弄人民的最好辦法,因為,他們從未想堅持下去,既可以此騙票,又可以當做對扁談判的籌碼,真是一兼兩顧。

而跟隨他的政客們,在廣場上要灑熱血的激情,如今看來更覺得不堪、可笑。

今天中時電子報刊登了副總統呂秀蓮昨天接受該報專訪:
『三一九槍擊案發生至今,檢警單位到目前為止所公布的證據,「對我而言,沒有一點是我可以接受的!」她不承認已經有了偵辦的結果。』

呂秀蓮竟比所謂的泛藍還堅持??

不過,什麼都不重要了,因為…

從今天起,沒有真相卻有總統。

從今天起,沒有真相卻有和解。

從今天起,沒有真相卻有民主。

這就是今天的台灣!

可悲!!!!!!!


記者林建榮/攝影2005/04/24 聯合報

總統當選無效訴訟國親敗訴 兩造各有看法

中央社記者台北十七日電

備受各界高度關注的總統、副總統當選無效訴訟案,最高法院今天宣判,合議庭判決駁回國親上訴。訴訟兩造律師各有看法,國親律師表示失望;陳呂委任律師則說「這個結果符合期待」。
國親律師表示,最高法院竟違反歷來法律見解,除未能糾正高等法院諸多明顯錯誤,也將對日後台灣辦理各項選舉產生重大不良影響。
陳呂委任律師指出,希望這個判決結果能讓「大家都放下來」 ,「讓這個事情過去」。
陳呂委任律師說,陳水扁總統之前曾詢及案件審理情形,相信陳總統對這個結果感到欣慰。
對於今天上午判決結果,少數前往旁聽民眾表示,司法不公。
最高法院上午為維護法院安全、秩序,特別調派大批警力,但法院內外秩序大致良好,沒有嚴重暴力衝突。

【2005/06/17 中央社】 @ http://udn.com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283201
 回應文章 頁/共3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319案 陳家長子:警不讓請律師 沒告知權利
推薦1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badminton

319 陳家長子:警不讓請律師 沒告知權利


記者吳明良、蔡宗明/台南市報導

三一九警方專案小組對陳義雄家屬究竟是如何取供?案發迄今始終保持沉默的陳義雄長子陳冠州,昨天首次接受訪問說,他被以殺人未遂被告身分拘提,到派出所時一堆警察圍著要他老實說,不讓他請律師,也沒告知他有什麼法律權利。

在保全業工作的陳冠州,因為工作性質,案發後相當低調。十二日家人北上開記者會,他也缺席。昨晚他受訪說:「我知道可以請律師,但警察連律師都不讓我請,那會告訴我有什麼權利!」

以下是陳冠州接受訪問摘要:

記者問:警察是以被告身分拘提你,還是以證人身分傳你作證?

陳冠州答:警方說我是殺人未遂被告,將我帶到台南警一分局東寧派出所,一堆警察圍著我問許多問題,他們說我把父親的凶槍藏起來,我說那是玩具手槍不是凶槍,他們就輪番質問,硬叫我說凶槍在那裡。反正我不照他們的意思回答,他們就不罷休,還說我很「搞怪」,很不合作。

問:警察拘提時有無給你上手銬?

答:到東寧所沒上手銬,東寧所帶到台糖招待所就上手銬。

問:警察有沒有問你要不要請律師?

答:我當時說要請律師,警察說請律師也沒用,律師只能坐在旁邊看,而且律師費很貴,何必花那種錢。我想律師也幫不上忙,所以就算了。

問:警察何時開始製作偵訊筆錄?有沒有告知被告或證人權利?

答:那堆警察在東寧所圍著我問了好久都沒作筆錄,反正就是叫我按照他們的問題,一步一步照著警察的答案回答,後來帶到台糖招待所才開始作筆錄。警察先前已說請律師沒用,做筆錄時問我要不要請律師,我當然說不用。我不懂法律,只知道有權利請律師,警察連律師都不讓我請,那會告知什麼是被告、證人,有什麼權利。

問:你知道警察沒告知權利違反刑事訴訟法相關規定嗎?

答:我那裡會知道。最近和幾位律師接觸,才知道警察偵查程序違法,他們不讓我請律師,原因就在這裡。反正警察要我說什麼,我就得說什麼。他們甚至還說你母親、妹妹都說了,你還不承認。

問:檢察官偵訊時有沒有告知你的身分及權利?

答:記不起來了,反正就是照著警察要的說,我們還能怎樣?


2006/03/15 聯合報】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605202
拘提、訊問、證言 有盡告知義務? By 林騰鷂
推薦1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慕亞

拘提、訊問、證言 有盡告知義務? By林騰鷂 


林騰鷂/東海大學法律系教授(台中市)

刑事局爆發涉嫌集體虛報差旅費之小弊案,立即受到板橋地檢署之偵辦。但被檢警認定為三一九槍擊案罪犯的陳義雄之遺幼寡婦,出面否認陳義雄是殺人犯,且指稱刑警有手銬拘提、夜間審訊、擬好草稿使其唸讀錄影之嫌疑犯行,卻未見檢警單位立即主動偵辦,也未見刑事法學界同仁之公開評論。雖然外界對相關偵辦細節未能窺其全豹,但正因媒體所載疑點甚多,身為法律教學工作者,自有義務在此提醒社會大眾,並促請專案小組公開澄清,而檢警單位也應立即偵辦其中是否涉有侵犯人身自由犯行。

首先,陳義雄的家屬即使是三一九槍擊案之共犯,但亦非刑事訴訟法第八十八條規定所指之現行犯,則刑警有何理由可以未經傳喚而逕行逮捕,限制渠等之人身自由呢?憲法第八條第一項不是明文規定:「人民身體之自由應予保障。除現行犯之逮捕由法律另定外,非經司法或警察機關依法定程序,不得逮捕拘禁」嗎?而所謂非現行犯逮捕拘禁的法定程序,是規定在刑事訴訟法第七十一條之一:「司法警察機關或司法警察,因調查犯罪嫌疑人犯罪情形及蒐集證據之必要,得使用通知書,通知犯罪嫌疑人到場詢問,經合法通知,無正當理由不到場者,得報請檢察官核發拘票。」

現在要問承辦本案檢警人員的是,陳義雄家屬是現行犯嗎?有否先行傳喚?渠等有無正當理由不到場?是否符合刑事訴訟法第七十六條逕行拘提之要件,或刑事訴訟法第八十八條之一所規定的緊急拘捕要件?如果都不是,則檢警人員非法逮捕陳義雄先生家屬所犯的是刑法第一二五條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之非常嚴重的、非告訴乃論的濫權追訴處罰罪,法務部所屬的檢察單位,不應就可能的疑點立即積極主動偵辦嗎?

又陳義雄家屬在電視記者招待會上公然指稱,刑警有夜間偵訊,並擬聲明草稿使其讀唸錄影之行為。這些行為是否違反刑事訴訟法第九十六條、第九十八條、第一百條之三的規定?而檢警人員在訊問陳義雄家屬時,有無遵照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五條之應行規定,善盡告知義務。特別是告知渠等之犯罪嫌疑、所犯罪名及渠等均有保持緘默、無須違背自己之意思而為陳述之權利,得選任辯護人,得請求調查有利證據之權利?是否依照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六條規定告知有親屬關係者得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條及第一百八十一條規定拒絕證言之權利?這些都是法務部所屬之檢察單位應立即調閱查看承辦檢警人員聲稱保全完整,可供公開查閱之錄音、錄音帶,加以釐清。

陳義雄是否是三一九槍擊案之犯罪人,在無可信之直接證據及家屬翻供喊冤、訴求衛護名譽之情形下,自有重新調查之必要。不過,吾人更加關注的是,陳義雄家屬在無意中所透露的,檢警人員可能沒有遵守或落實執行刑事訴訟法第八章、第九章、第十二章有關傳喚、拘提、訊問被告,以及證據的種種規定,所將導致對吾人人身自由基本人權的嚴重、普遍性侵害。

深盼媒體輿論與社會大眾注意關切此一問題,並督促檢警單位確實遵行保障人身自由的法定傳喚、拘提、訊問及證據等程序!

2006/03/15 聯合報】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605200
不當取供? 檢方將主動調查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不當取供? 檢方將主動調查


記者鄭惠仁/台南市報導

偵辦三一九槍擊案的檢察官王森榮昨天表示,會擇日請李淑江、陳怜君母女到地檢署,調查兩人指控警方不當取供情節。

王森榮昨天這項談話,是陳義雄妻子李淑江等人指警方不當取供以來,首次表示會「主動」調查。檢方之前曾多次表示,李淑江母女如到地檢署製作筆錄,檢方會依法調查有無違法。

王森榮昨天下午打電話給李淑江,對有人到陳家騷擾表示關切。王森榮說,他本欲前往了解,因有媒體守候在現場,且警方也已派人處理,他與襄閱主任檢察官郭珍妮討論後,為避免被外界指為作秀,改以電話了解。

王森榮說,李淑江在電話中向他「表示歉意」,說她在台北開記者會指控遭不當取供,不是針對檢察官。

王森榮昨天也對蘇盈貴指他上電視叩應節目「公然說謊」提出反駁。他說,去年三月五日他先偵訊李淑江後飭回,並請李淑江回到家後打電話給陳怜君報平安。之後,他在偵訊陳怜君時,陳怜君的行動電話響起,是報平安的電話,他同意陳怜君接聽,有錄音、錄影為憑,並非蘇盈貴所指,偵訊中讓陳怜君打電話給她母親。李淑江則表示,時間太久,已記不得誰打給誰。

【記者鄭惠仁/台南市報導】偵辦三一九槍擊案的檢察官王森榮、高峰祈昨天說,檢方偵訊陳怜君等人時,均有告知他們依法有緘默或拒絕證言的權利,但警方是否有依法告知,王森榮說「我們不在場,無法知道」。

王森榮表示,被列為被告傳喚的不只陳義雄的次女陳怜君,還有陳義雄的長子陳冠州、長媳蘇錦芬,三人在電話中談及「警方搜索要把槍藏起來。」因此將三人列為共犯,李淑江和次子陳建州列證人。

王森榮說,雖然陳怜君三人列為共犯,但對陳義雄開槍部分陳怜君三人身份又都是證人,因此也列為證人。但在偵訊時,都依規定告知三人,他們是被告或證人,若是被告,會告知有緘默權利,是證人則會告知有拒絕證言的權利,但偵訊時陳怜君等人都沒有使用這些權利。

2006/03/15 聯合報】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605197
超越扁宋 by 彭蕙仙
推薦1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badminton

2005.09.28  中時晚報
超越扁宋
彭蕙仙

    扁爆宋楚瑜與陳雲林密會的官司還沒有結束,宋身邊的人又爆連戰為求連任黨主席的許官之約,所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如果宋對扁所加諸在自己身上的磨難深惡痛絕,為什麼自己也要陷入這種政治操作?

    台灣政壇這幾年最讓人驚訝的就是陳水扁與宋楚瑜,很難想像,這兩個人,一個曾是為公理、正義,雖千萬人吾往矣的蓬萊辯士,一個是深諳人性幽微、出手準又有力的大內高手──執政之後的國事茶糜,民進黨的灰頭土臉、扁家族的肆無忌憚,陳總統親自證明了「富貴不能淫」是多麼巨大的人性考驗,沒有看過一個人贏了之後的樣子,就永遠不要相信他口中的理想能夠具有永恆的高度;組黨之後的路線投機、親民黨的左支右絀、幕僚群的內急攻心,宋楚瑜讓人明瞭「貧賤不能移」實在太過困難,沒有看過一個人輸了之後的樣子,就永遠不要以為他真有不世出的智慧聰明。

 

    陳水扁總統並沒有大家所期待的君子之德,宋楚瑜也沒有大家所想像的莫測高深;只願在權力的池塘裡攪動、壓制黨內同志而無能有浩蕩汪洋之夢,跛鴨本是陳總統自己給自己的定位;只想在老舊的舞台上搶戲、回馬競逐市長而無能有創新突破之作,格局是宋楚瑜自己作小的。

    台灣已經付出巨大的代價才了解陳水扁總統的確是「彼得原理」(Peter Principle)的最佳代言人;藍營虛耗許多努力後才明白國親和就是難在宋楚瑜「不為牛後」的情結。能力和緣分一樣都很難勉強,所以大家也不要再被這兩個人拖住了,兩岸發展不必等待陳總統的開悟,藍綠對陣也不須仰賴宋楚瑜做槓桿。世局已經走得比這兩個人快得多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396705
選舉無效 連宋敗訴 總統選舉官司落幕
推薦1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Rebec

選舉無效 連宋敗訴 總統選舉官司落幕


記者王文玲/台北報導

最高法院昨天下午駁回連戰、宋楚瑜提起的選舉無效上訴案,兩人所提的當選無效案也已於今年六月敗訴定讞,第十一屆正副總統選舉官司昨天全部畫下句點。

民事庭發言人蕭亨國指出,最高法院於今年三月十五日收到選舉無效上訴案,依法於六個月內結案,依正副總統選罷法規定,本案不能提起再審。

蕭亨國指出,合議庭判決連宋敗訴,主要是認定選務機關的選舉瑕疵、公投綁大選等事由,都不足影響選舉的結果;而三一九槍擊案因不在法定停止或改定總統選舉日期的規定內,中選會未因三一九停止選舉、改定投票日期,並未違法。

蕭亨國表示,合議庭沒有就「公投綁大選」是否違法下判斷,而是認為正副總統選舉是「對人」的取捨,公投是「對事」是否認同,兩者取決因素不一,沒有必然關係,很難認定同一天辦理公投和大選,會影響選舉結果。

合議庭主張,公投綁大選既然不影響選舉結果,不論選舉是否違反公民投票法於同一天舉行,都不能據以宣告選舉無效。

合議庭也認為,公投和總統選舉雖於同一投票所舉行,但各自的動線、投票流程及圈選秘密,都受到保護,選民即使只選正副總統而不投公投票,也無法推知選民投選總統意向,不致影響秘密投票自由。

針對選務的瑕疵,判決書指出,選民以指印領票、未經管監人員會章,不計入無效票;以臨時身分證、逾期身分證領選票,也未違法。

合議庭也認為二審的調查,已採取對連宋有利的方式計票,加上「幽靈票」、「遺失票」、「贓物票」後,所認定足以影響候選人當選的票數為八千六百八十七票,不足以翻轉當選或落選的結果。 


2005/09/17 聯合報】   http://udn.com

大選官司定讞 國親:未開庭辯論偷宣判


記者范凌嘉、林新輝、尚毅夫/台北報導

總統選舉無效之訴昨天定讞。國親委任律師批評,最高法院從未開庭或辯論,連兩造律師都未通知,就偷偷摸摸宣判;國民黨發言人鄭麗文說:「今天不是結束,也不是審判,最後會有歷史與人民審判,正義終究會降臨在這個島嶼上。」

國親立院黨團昨天異口同聲表示痛心疾首,將加速推動成立第二屆真調會,釐清真相,伸張正義。

國民黨主席馬英九相當低調,表示要看到判決書才能評論;身為當事人的前主席連戰較積極,希望國民黨正面態度回應,黨中央下午緊急連絡律師蔡玉玲、李宜光及俞大衛,傍晚舉行記者會。

俞大衛表示,連宋堅持走法律路徑,原本是條坦蕩康莊的大道,但司法裁判者面對最高權力者濫權,竟是優柔迴避、做有利最高權力者的判決,未來若再有選舉爭議,民眾還會不會相信司法會還人公道?若以後沒人要走選舉訴訟的路,台灣會亂到什麼程度?

俞大衛指出,以法律確信來說,選舉無效之訴至少應發回更審,但最高法院連這樣都做不到,根本沒有善盡社會責任,「選舉有違法之處都沒關係,以後選舉誰還要好好辦?違法的選舉都有法院背書,以後的選舉更加不能相信!」

李宜光援引當選無效之訴判決結果,指出最高法院已判公投綁大選違法,但這次選舉無效之訴中,最高法院又說無論是否違法都不影響選舉結果,完全沒有證據的一句話,影響了判決結果,顯然與一般人民的經驗法則不吻合,「難道最高法院法官連一般人生活經驗都不如嗎?還是有其他問題?」

蔡玉玲認為,沒任何資源的老百姓,已無法利用司法制度對抗當權者濫權。

2005/09/17 聯合報】   http://udn.com  

冷眼集》未論公投綁大選 異於當選無效庭


本報記者王文玲

選舉官司昨天落幕,司法固非萬能,無法解決政治事,不過若在適用法律時,如公投綁大選是否違法的問題上躲躲閃閃,無法杜絕非議。

公投綁大選是連宋主張影響正副總統選舉結果的重要理由之一,公投是否可以選在正副總統選舉的同一天舉行,一直是選舉訴訟的焦點。

在當選無效的訴訟中,不論是高等法院或是最高法院,都認為防禦性公投不可和正副總統選舉同一天舉行,且都指向應由選舉訴訟處理。

高院認為公投綁大選不構成總統當選無效的事由,最高法院則進一步闡明,如何辦、何時辦公投,權在中選會,中選會不受總統咨文建議的拘束,把問題指向中選會的違法問題,意指相關爭議應由選舉訴訟解決。

選舉訴訟於高院宣判時,合議庭見解卻和當選無效庭迥異,指公民投票法的規定意不在限制公投不能和大選同日舉行,也就是公投綁大選不能作為總統選舉無效的事由。

當選無效庭和選舉無效庭的見解南轅北轍,昨天定讞的選舉無效怎麼論定公投綁大選,大家都在看,不料,判決卻以「無法認定公投綁大選會影響判決結果」為「擋箭牌」避開不談。

如果公投綁大選之事這麼無關緊要,為什麼高院、最高法院的當選無效庭、高院的選舉無效庭都詳述見解,最高法院選舉無效的合議庭刻意沉默,是擔心意見被批評,還是擔心認定公投綁大選違法,縱不會影響選舉結果,卻會有政治效應?

法律該怎麼解釋,就怎麼解釋,司法審判本不應擔心衍生的政治後果,否則就不會公正客觀,最高法院法官如果有裁判外的擔心,則這一「擔心」,還真教人擔心審判是否真的獨立。

2005/09/17 聯合報】   http://udn.com  

大選官司定讞 府黨籲國親尊重司法


記者黃雅詩、林河名/台北報導

總統府公共事務室主任陳文宗表示,雖然「選舉無效」訴訟的被訴機關是中選會,不是正、副總統,總統府仍希望各界尊重這項司法判決。

國親敗訴的時間點恰逢民進黨黨慶,民進黨主席蘇貞昌出席黨慶時表示,司法已為大選爭議畫下最完美的句點,希望國親能尊重司法。他指著天上的滿月說,就像月亮有圓有缺,選舉也是有輸有贏,「要照規矩來」。秘書長李逸洋指國親已沒有藉口繼續製造對立。

民進黨及台聯立院黨團都認為,國親應尊重司法,藉此成為朝野和解契機。

【記者黃雅詩/台北報導】中選會昨天表示,中選會本於「相信人性,謹慎求證,尊重司法」,司法訴訟過程已釐清原告不實指控,重現選務工作光明面,但雙方攻防主張,確可作為改善選務瑕疵參考,對法院審理辛勞表示感謝。

中選會新聞稿指出,本件訴訟先前已經原審台灣高等法院詳細審理,證實中選會、各地方選委會及全體高達十八萬選務人員,辦理九十三年總統選舉並無任何違法舞弊情事,原告指稱有數十萬筆無效選票說法,確實是憑空指控。

2005/09/17 聯合報】   http://udn.com  

319電子書 南檢製送


記者蕭白雪/台北報導

台南地檢署昨天完成五千份三一九槍擊案電子書,這片DVD載明「歡迎翻製流傳」。封面上有陳水扁總統在三一九當天於高雄掃街揮手的照片,封底則有陳、呂兩人同車揮手,以及陳總統在奇美醫院治療時,手上拿著子彈的照片。

包裝盒內印有檢察總長吳英昭的話:本案發生的時間、槍擊的對象都具有高度的政治敏感性,且案發現場沒有完整保存,唯一的證物只有兩顆土造子彈;祇有以鑑識科學結合偵查實務為基礎,一切以證據為導向,樹立科學辦案的典範。

2005/09/17 聯合報】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384065
尊重別人發表意見的權利 by 胡卜凱
推薦1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Rebec

尊重別人發表意見的權利 by 胡卜凱

 

我想澄清、說明、或強調六點:

1.          每個人有自己的立場和偏愛,這些是個人經驗造成的。而人並不能選擇自己童年的經驗,就像人不能選擇自己的父母一樣。人選擇自己成年後經驗的空間也是非常有限的。所以,我們跟別人溝通,是一個借重其他人的經驗來擴大自己視野的機會。不需要黨同伐異,爭個你死我活。我們尤其要放棄:「因為這是『我』的意見,所以它一定是『對』的意見」這種「瘌痢頭的兒子是自己的好」思考模式。

2.            個別的價值,如「人權」、「自由」、「平等」、「尊嚴」等等的「價值」,大概沒有什麼人質疑。但是,當兩個「價值」衝突,或被認為有衝突時,(不論是虛假或實際的「衝突」),例如「個人尊嚴」和「民族尊嚴」;「人權」和「國家安全」;「新聞自由」和「國家安全」;「環境保護」和「經濟發展」等等。由於上述第一點原因,不同的人會做不同選擇。但這不表示他/她們不重視或輕賤另一個「價值」。

3.            即使每個人都肯定「人權」、「自由」、「平等」、「尊嚴」等等的「價值」,但每個人對這些「價值」的定義或期許並不相同。因此,在相對「價值」上,不同的人會排列出不同的優先順位。當資源有限,造成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時,不同的人也會做不同選擇。這也不表示他/她們不重視或輕賤其他的「價值」。

4.            由於以上三個因素,我建議大家在論述時,把自己的立場、基本假設、和論點(支持自己意見或看法的理由)表達出來就可以了。避免貼標籤或喊口號式的論述;不必做「戰鬥性」過強的人身攻擊。後兩者基本上在昭告大家:

「我實在說不出個理由,但我又要捍衛某人、某黨、某價值,(只有出此下策,請不要怪我。…)」。

blackjack補充:聯網的部份宋楚瑜支持者以人身攻擊blackjack為樂,我本不知何因,今經胡市長一言茅塞頓開矣!

5.            不論是開放社會、民主社會、或文明社會,它的前提是「尊重」別人的權利。發表各自的意見,是這些社會運作的先決條件之一。也就是說,是這些社會成員的基本權利之一。如果我們自許為開放社會、民主社會、或文明社會的一份子,我們不必「尊重」別人「意見」的內容,但我們一定要學習「尊重」別人發表意見的權利。因為「尊重」是雙行道。如果我們不「尊重」別人的權利,別人就不會,也不需要「尊重」我們的權利。回到叢林原則是很可怕滴。

6.            如果大家以往有什麼不愉快的互動經驗,我建議彼此一笑置之,重新開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375717
找到國民黨又能幹什麼?◎黃創夏【新新聞封面故事 獨家披露】
推薦1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Rebec

【新新聞封面故事 獨家披露】

http://news.chinatimes.com/Chinatimes/Moment/newfocus-index/0,3687,9409080191+0+0+095419+0,00.html

找到國民黨又能幹什麼?
投鼠忌器、力有未逮、因人成事、打出頭鳥

失去政權超過兩千天的日子,國民黨高官的骨子裡,一直活在怨天尤人的情緒裡,2000年,他們怨歎的是李登輝「別有用心」,造成連戰、宋楚瑜鷸蚌相爭,讓陳水扁「撿到便宜」;2004年,他們怨歎要不是那兩顆子彈,他們早就端坐廟堂之上,哪還輪到民進黨執政...

 

找到國民黨 又能怎樣?
【新新聞黃創夏-王榮霖】94.9.8
失去政權超過兩千天的日子,國民黨高官的骨子裡,一直活在怨天尤人的情緒裡,2000年,他們怨李登輝,2004年,他們怨歎要不是那兩顆子彈,他們早就端坐廟堂之上,哪還輪到民進黨執政......

 

黃創夏【更多精彩內容 請看本期新新聞】 

說,有很多人在問:「在野黨,你在哪裡?」,這真是何等無聊的問題啊!在台灣,哪個人不知最大的在野黨││國民黨,就座落在台北市的凱達格蘭大道口,威風凜凜地和總統府相望。

問題是,何必要找國民黨及在野黨、找到在野黨,難道就能夠因此改變台灣些什麼嗎?

這是今年九月初,颱風過後的一個場景,在一場國民黨高層安排的「議題動腦」會議上,且看看這些「策士」的思考邏輯,就知人民真的不值得需要浪費時間去問:「馬主席和國民黨,你們在哪裡?」

提倡三通 祇為得到更多選票

會議上,一位教授提到了二○○四年的失利,「兩顆子彈」當然是他們心目中永遠的痛,談著談著,一位前朝政務官就談起說,就是因為三通不通,「台商應該都是支持藍的,但兩岸三地來來回回,不但花錢,還要花時間,所以很多人都不回來投票了」,一談起這話題,在座的國民黨策士們紛紛扼腕,大歎:「要是當時有三通,多個五萬名台商回來投票,局面就不一樣了」。

但要推動「不在籍投票」、「通信投票」,牽涉到要在大陸各台商居留地設立准官方認證機構,才能進行選舉業務,這些策士因此很有共識,在現階段的兩岸僵持局面下將很難突破。所以,這些策士們建議國民黨,「三通」一定要列為馬英九擔任主席後的最主要議題,一定要在二○○八年以前促成三通,「台灣基本上是藍綠各半,不相上下的結構,所以一定要三通讓台商回來投票很方便,這樣子二○○八年總統大選才能贏:::」

過程中,他們並不關心三通對台灣經濟與國家安全的真正影響,也沒有人去探討,為什麼「連宋配」原本有近六成的支持度,遙遙領先陳水扁約三成的支持度,怎麼選戰一開打,就讓選民陸續流失,最後竟變成五五波,讓兩顆子彈因此逆轉勝敗;策士們也沒有仔細地去討論,當民進黨施政的流弊陸續浮現下,國民黨雖然在民調上有回升,但卻沒有因此獲得更多選票支持、當然更少討論國民黨應拿出什麼樣的作為去爭取選民之心,所謂的「中興萬靈丹」,竟是寄望著:「三通之後,五萬名台商回台投票就贏了。」

冷氣房中,品嚐著進口高級咖啡,這些策士們談得很慷慨激昂,然後,主持人宣布散會,眾人立刻鳥獸散,相約下次再相會,再來天馬行空一番。

緬懷過去 造成組織戰力散漫

失去政權已經五年半了,超過兩千天的日子,國民黨高官的骨子裡,仍一直活在怨天尤人的情緒裡,二○○○年,他們怨歎的是李登輝「別有用心」,造成連戰、宋楚瑜鷸蚌相爭,讓陳水扁「撿到了便宜」;二○○四年,他們依然怨歎,要不是那兩顆子彈,他們早就端坐廟堂之上,應該是他們在吃香喝辣,哪還輪到民進黨執政。

當民進黨一些人因權力會造成腐敗的鐵律傳出種種流弊,國民黨眾高官們一談起,都還會有如一位前朝院長層級人物所傷歎:「民進黨真是草莽,吃相難看就罷了,還不懂拿手巾擦一擦」,哪像國民黨時代的權貴,不但「吃的優雅」,還會技巧地擦掉嘴角油污。

就是這種時間停格在舊世紀、落寞的達官顯要總在新亭對泣,國民黨在野五年,依然像是個流亡的小朝廷,習慣性地關在富麗堂皇的辦公室中,想像人民都在簞食壺漿以迎王師,就好像當年蔣介石認為「共匪暴虐」,中國人民一定會揭竿而起,國民黨官的心中也依然是相信「綠匪暴虐」,所以祇要等到民進黨「倒行逆施」到極限,台灣百姓終將會「忍無可忍」,國民黨就可以「搬師回朝」了。

幻想人民「終於醒悟」的心態下,「自我反省」這字眼不需要真正存在國民黨的字典裡,所以蔣介石要維持他的「萬年國會」,從不想斬斷過去,面對自己在中國大陸時的缺失,一切都推給「蘇俄在中國」、「杜魯門白皮書的落井下石」:::既然不敢面對過去的錯,當然不必去重整過去的結構,終於祇好如秦孝儀替蔣介石所寫的紀念歌所言:「乃眷西顧,日邁月征」,蔣介石終究祇能抱憾以終。

同樣的心態下,自認是在「歷史錯誤」下失去政權的國民黨眾人,也不敢真正進行改造,過去的結構、過去的人、過去的事繼續糾葛,終於形成了一個失去戰力的散漫組織。

投鼠忌器 不敢勇於面對當下

此情此景,還要求國民黨有批判力,真是太苛求了,因舊時代的人物個個健在,都還是國民黨結構的一方之霸,當國民黨不敢斬斷過去時,他們面對當下時,第一個反應往往都是:投鼠忌器。

以最近被媒體積極追索的國家預算亂花、公共建設浪費為例,國民黨內當然有不少青壯派會認為是一個好題材,但每一提及,國民黨的中高階幹部,總是會訕訕以對,他們擔心要是追打下去,「不知道哪一個黨中前輩會被波及」。

最明顯的就是怕得罪了宋楚瑜,因為,有太多的閒置停車場、養蚊子的活動中心,「好像都是當年宋省長走透透下的產物哦」,現在國、親還在合不合之間擺蕩,馬英九和宋楚瑜還要「再會」,打政府浪費,「不小心打到宋楚瑜怎麼辦?」

健保浪費就更不能碰了,全民健保可是連戰當行政院長時最得意的政策,之後又有蕭萬長當行政院長持續,複雜的給付,健保蟑螂怎麼發揮影響力:::國民黨智庫和政策會一談到,總有人「擔心會牽扯到連主席與蕭副主席任內」,所以,健保也不敢把關了,頂多就是反對漲費率,但不敢碰健保的浪費問題。

還有高鐵,「會不會牽扯到曾任交通部長的林豐正」、談到台電被台塑吃定,一年數百億元以上高價購電,也擔心「會扯到當時的經濟部長江丙坤與王志剛」‧‧‧千絲萬縷,不碰為妙。所以,當談到高雄捷運的剝削泰勞問題時,國民黨內也怕,是不是有哪些立委可能是「小盤」,甚至是「中盤」,「會不會在其它縣市也有問題呢」‧‧‧既然沒把握行得正,坐得端,國民黨因此相信沉默是金。

力有未逮 人事鬆散缺乏能力

不敢清算過去,為什麼也不能批評純粹是民進黨的施政呢?除了投鼠忌器外,事實上也是力有未逮了。這就牽扯到國民黨高官心中的最深沉難忘權貴時代的「一呼百諾」了,二○○○年國民黨失去政權,眾高官在忿忿不平中難回平常百姓家,他們還是要帶著他們的秘書、保鑣和司機,繼續享受萬人之上的快感。

當時有一插曲,前行政院副院長劉兆玄每次參加中常會,都是從新竹自己開車北上,然後自己找停車位,步行進中央黨部。此情此景,可讓國民黨眾高官顏面擺不住了,他們當中有些部長層級的人還正在向黨中央爭取要凱迪拉克部長級座車,鬧得臉紅脖子粗,結果卻看一位「副院長」自己開台小房車,真是對比強烈,因此這些前朝權貴就推張哲琛當代表找劉兆玄「溝通」,劉兆玄堅持是「平民」要自己開車就好,最後拗不過這些老朋友,變成劉兆玄自己開車北上無妨,但要先開到智庫後,黨中央再派「夠分量」的座車去載劉兆玄去黨部。

從智庫到黨中央,不過三分鐘的車程都要如此大費周張了,當然這些前朝貴人的秘書、保鑣和司機也要國民黨好好照顧了,這些人因此占了好多人事缺,以國民黨智庫為例,每一位前部長都是把秘書帶進去當「研究助理」,名額占了國民黨智庫研究員總額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剩下的都祇是剛畢業的研究生,全是青蘋果,這種人事結構怎麼能寄望有什麼施政缺失的研究能力。

因人成事 無法提出精準缺失

早期,國民黨的前朝政務官,還可以用經驗挑執政黨施政缺失,經過五年的人事、政策全都物換星移了,前朝政務官的經驗未必派得上用場,小朋友們也多數是看公文說故事,加上這些養尊處優的大人們,身邊還是圍繞著秘書、保鑣和司機,在執政時就已經掌握不太住潮流和民氣了,失掉了資源又無法親自進行田野調查與研究,當然更不能查察為明,也無法提出什麼精準的施政缺失了。

既然自己無法找出問題,在二○○五年,又有了一種「因人成事」的習慣,這現象發生在五月以後,TVBS專攻政府預算問題,每一次談話性節目後,製作單位的電話就會響個不停,原來都是在野黨的立委來要資料的,希望借電視台的資料開記者會。民進黨在野時,特別是陳水扁當立委時,他的助理一個比一個強,挖弊案找資料功力一流,都是媒體找立委拿資料,現在則是立委靠媒體。

但媒體一無調查權,二來也無法正式拿到公文書,能拿出來的資料其實都有限,做話題也就罷了,真要攤開批時政,總還是有所欠缺,其實也很難真正讓政府施政缺失完全現形,但因人成事風氣下,在野黨民代多數祇願意當二手傳播者,養的助理多數在搞選民服務,或是攀關係找金脈「拼經濟」,怎麼能期待在野民代的問政火力。

打出頭鳥 怕有人成了新明星

因人成事也就罷了,他們還要「打出頭鳥」,既然一切都不是自己紮紮實實的努力,幾個人要是有一點點專業,曝光多了點,其它人可就眼紅不已了,智庫剛成立時,曾想設新聞單位,針對執政黨施政缺失發言,黨中央和立院馬上反彈,大砍智庫預算,讓智庫沒有發言權,就是深怕有人成了新明星。

直到現在,國民黨雖然結構龐大,有黨中央、智庫和政策會還有縣市長,但每一次有人出頭秀得多一點,底下的流言流語總是特別多,火力向內,又是什麼「搶鏡頭」、又是什麼「替誰護航」的閒語總會不少,甚至,還會管制其它單位的發言,譬如說,智庫講到法案,政策會反彈、黨中央談到白皮書,智庫不爽、還有什麼槍擊案官司,十一樓辦公室有意見等等,每一次有人發言,一資深中常委形容:「同志打來的電話,永遠比敵人多」。這文化下,國民黨當然沒有一個整合發言機制,當然,也沒有人統合言論策略,布局批判主軸了,頂多就是散彈打鳥,開個記者會,熱鬧一、兩天,一切又無聲無息。

整體而言,在野黨中,新黨已經祇剩黨主席一人,「將」都借給國民黨了;親民黨早就是祇聽黨主席一人,許多「將」都在找機會「落跑」;國民黨內,要不是怕扯出當年執政時的狗屁倒灶;要嘛就是怕別人比我有鋒頭,而且個個窩在舒適空間裡,在小朝廷內爭風吃醋,什麼怕馬英九的手「伸進」立法院、什麼連戰過生日,找王金平而馬英九缺席、什麼馬英九接機終於見到宋楚瑜:::全都是小朝廷的宮廷戲。

這種國民黨,抗爭無膽、抓弊無方、無反應機制、遠離塵寰舒服安逸,找他,又能幹什麼!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374037
在野黨還要消失多久 馬主席你在哪裡?◎南方朔【新新聞封面故事 獨家披露】
推薦1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Rebec

【新新聞封面故事 獨家披露】

在野黨還要消失多久 馬主席你在哪裡?

http://news.chinatimes.com/Chinatimes/Moment/newfocus-index/0,3687,9409080171+0+0+210657+0,00.html
國民黨植物人:抗爭無膽、抓弊無方、無反應機制、遠離塵寰舒服安逸

在台灣醜聞弊案頻率日增,台灣前途更趨嚴峻的此刻,國民黨已不能坐等2008年的來到,而是要更有替人民作戰的「戰情觀念」,要更發揮群眾力、知識力和道德力,走到制衡的第一線。現在不制衡要等到2008台灣崩潰才後悔嗎?...

 

找到國民黨 又能怎樣?
【新新聞黃創夏-王榮霖】94.9.8
失去政權超過兩千天的日子,國民黨高官的骨子裡,一直活在怨天尤人的情緒裡,2000年,他們怨李登輝,2004年,他們怨歎要不是那兩顆子彈,他們早就端坐廟堂之上,哪還輪到民進黨執政......

 

南方朔【更多精彩內容 請看本期新新聞】 

天的台灣政治,已發展到了一個很悲哀的階段。悲哀是無力感的極致,批評沒有用,憤怒也沒有用,當一切都成為狗吠火車,而這個火車又會把每個台灣人都帶進黑暗的深淵,最後大家就祇好愈來愈痛恨在他們眼中連狗都不如的自己。所謂「哀莫大於心死」,指的大概就是今天政治的滋味。

而除了悲哀,你又能怎樣?就以天理不容的高雄捷運弊案為例,那是超過千億的官商特權勾結案,泰勞暴動祇是個導火線。但這起弊案吵了這麼久,有看到辦人嗎?沒有。有看到道歉嗎?更沒有。以他們A錢的方式,將來高雄捷運完工,想要不塌下來大概都很難。但我們看那個在泰勞暴動第一時間卻落跑得無影無蹤、現在才回來的高捷副董陳敏賢怎麼說吧。他聲稱這一切都是「台北人的觀點」、「打壓南部草地人」。清廉不會,負責不會,把那套政治新八股倒背如流,卻真是青出於藍。

在他的邏輯裡,台灣早已是「一國兩制」了,無法無天,即是他那一國的生存方式。碰到出了弊案醜聞,就使出「陰謀論」、「打壓論」這種硬拗鬼扯的伎倆,卻不見這種人以及他們背後的主子被抓來法辦。這時候,除了悲哀,又能怎麼樣?

有效制衡 才能逼出統治者能力

因此,台灣政治會搞到如此夭壽、如此天理不容的程度,其實也沒什麼好奇怪的。因為這是一種必然,一種台灣的宿命,今天當權的這些新貴,早已形成了一種心態和行為語言模式,他們用陰謀迫害的說辭來合理化自己的無法無天,而當弊案醜聞曝光,他們即會自動地施展出硬拗鬼扯的本領,或者用以卸責,或者用以轉移焦點。硬拗鬼扯而達到硬幹這個目標的手段,而繼續的A錢,繼續的掏空,則是硬幹之終極目的。

因此,今天台灣政治之所以悲哀,乃是它已完全違背了政治的ABC。政治的目標是要管好眾人之事,而其檢驗標準,就是施政的品質對人民的福祉。而為了達到這個目標,在功能上當然必須「政府有能」和「人民有權」,這是基本的、例行的制衡,祇有透過這種例行的制衡,權力的濫用才會受到約束,在有效的制衡下,也才會讓統治者被逼出能力。而在例行的制衡裡,除了政治體制的制衡外,還有群眾運動的制衡,廟堂內的制衡,祇適用於民主更進步,對人民的態度更敏銳,也更有反應力的社會,對全球絕大多數的國家,由於統治者具有習慣性的麻痺遲鈍,加上權力的傲慢專擅,體制內的制衡多半沒有效果,祇有排山倒海的群眾憤怒,才會讓他們在被革命邊緣知所畏懼。

這也是歐洲進步國家會把「革命權」視為憲政價值之一的原因。而除了上述例行化的權力均衡運作外,在最高的民權價值上,人民則有選舉、罷免、創制、複決之權。那是憲政上的政治民權,具有更大參與、更大制衡、甚至鼓勵人民發揮更大積極性之意義。

而今天的台灣政治之所以完全違反了這些ABC,乃是我們的政治內容,除了以選舉獲得權力之外,其他皆徹底消失。我們的政治早已不再有清廉、操守、效率、能力、人民福祉這些基本的規格。台灣的政治已被簡化成祇要選舉搞贏,取得權力,即可順理成章地惡搞四年,而嘴巴的硬拗即被用來支撐他們的硬搞到底。

吸取經驗 改掉軟弱的反對政治

由於政治這麼輕鬆容易,而權力又是如此地快樂無比,一種祇會搞選舉、祇會扯嘴皮的廉價政治即告出現。當一大群什麼都不懂不會的人占住了權力的位置,他們在混淆是非、顛倒黑白裡抓緊一切、敗壞一切,而且可以不必為此擔負最起碼的責任,一個四年過去,兩個四年過去,台灣想要再回頭,已是百年身。這也是德國大戲劇家兼人道詩人布萊希特(Bertolt Brecht, 1898-1956)會如此感喟的原因:

世界上這些袞袞諸公
我們為他們高唱英雄頌
啊,他們如新星般升起
沉落亦閃亮如隕石
這些好故事我們樂於知悉
祇是,對於必須支持他們的我輩
問題總是一樣
他們興起與沉落,這成本由誰支付?

因此,今天的台灣人,已注定將為這種由硬拗到硬幹,祇要選舉獲勝,而且不管用什麼樣的方式獲勝,即可硬搞胡搞四年的政治,支付一切的成本。這時候,另外一個可能同樣嚴峻的問題也告出現,任何政治都有例行化的制衡體制,在統治者硬拗硬幹,甚至還說些不知羞恥但卻得意的風涼話,如:「我選贏了,要怎樣?」、「來彈劾啊!」、「來倒閣啊!」,這時候,我們要問的是,台灣的反對黨在哪裡?台灣的群眾運動,甚至更激進的團體在哪裡?

最近這段期間,包括台灣在內,全世界都在討論南韓奇蹟式的崛起。而討論南韓,人們可絕對不能不談南韓那種驃悍的反對制衡政治和激烈的群眾運動。從以前到現在,南韓的反對政治和群眾運動都激烈無比,它逼迫著執政者和財團不得不將他們的潛力無限發揮,當國家退職元首都無法成為法外特權,也必須入獄,幾個人連續下來,看還有誰敢繼續A錢?南韓的經驗,是廉價的、祇靠著口水硬拗的統治者,以及軟趴趴的台灣反對政治,完全不能理解的。

因此,台灣的統治者永遠胡說八道,永遠靠著一張嘴而濫權貪腐到極致,永遠玩著詭詐的語言伎倆和選舉謀略,這和台灣的反對黨││尤其是國民黨的不知振作,不能透過國會、智庫,以及群性的動員,使他們知所畏懼,知所節制,可謂有著密切的關係。

就以最近這段期間新聞局「暗槓」四億多元、高雄捷運搞到如此天理不容、台灣經濟搞到如此沉淪、馬屁橋和律師國考搞到如此惡形惡狀,但除了媒體的「清議」外,我們何曾看到反對黨的影子?我們不是在此危言聳聽,設若國民黨不能積極發揮制衡,甚至嚇阻的功能,任由台灣繼續被掏空,到了二○○七至二○○八年間,台灣就差不多到了崩塌的前夕,屆時重新贏回執政權又怎麼樣?

去除積習 才能發揮議題領導性

而台灣的反對黨在二○○○年至二○○四年間沒有發揮制衡功能,這並不難理解,那是國民黨因為分裂而失去政權。稍微做出一點制衡動作,就會被說成是「輸了不甘心」,而國民黨內部也多半相信,祇要二○○四年「國親合」,祇推出一組人馬,即可輕鬆贏回政權,那是歷史情境造成的「制衡空窗期」,反對黨雖然是國會的多數黨,但這個多數黨其實並無任何功能。

問題在於,歷史情境造成的「制衡空窗期」之外,我們也不能疏忽了反對黨,尤其是國民黨內部更深沉的另外一些問題。其一,國民黨自從當年北伐以來,就已不再具有主動的動員性格,它不具知識分子和群眾動員的能力,甚至在長期執政後的官僚化之下,輕視知識分子和群眾。

他們完全不理解,民主政治就必須是動員政治,就以美國為例,布希之所以能造成氣勢,選舉期間公開的「戰情室」,選舉之後轉入隱形化的「戰情室」,都扮演著最核心的角色。所謂「戰情室」,即是「動員室」。布希及共和黨的「戰情室」在許多做法上皆可議,但它們著重政黨的議題,媒體、知識份子、以及群眾的動員,卻無疑的乃是符合當今民主政治需要的態度。

其二,國民黨長期執政所造成的官僚化,已使它出現一種「官大學問大」的積習,它在失去政權後,儘管仍有龐大的智庫組織,但這個組織或用來養老,或用來安撫內部人事摩擦,少數縱使有一點研究力的人,或者即因思想迂腐,或者即因不受重視,它的智庫遂和西方民主社會以智庫組織領導政策走向的情況完全不同。由於缺乏了知識力,那些自認「官大學問大」的立委和黨內高幹,也就不能在議題上發揮領導性,而祇在立法院學著和民進黨官員一樣的玩著語言遊戲,而比嘴巴,國民黨怎麼可能是民進黨那些經過辯論社洗禮者的對手。知識力與政治力的斷層,乃是它永遠被動、永遠隨著別人指揮棒起舞的原因。

其三,由於缺乏動員戰鬥性和知識力與政治力的結合,國民黨遂變得凡事都講不出一個自己的道理,而祇得淪為民進黨「台獨論述」的俘虜,一堆人也跟著不知所云地在那裡把什麼「台灣主體性」當做口頭禪。他們完全不懂「一組語彙即是一種意識形態」的道理,當語彙都抄襲人家,在思想上就已不能制衡了,還談什麼更具體的制衡?

因此,從二○○○年到二○○四年,乃是台灣反對黨形同消失的四年,它們共同的心態是「輸贏論述」推翻「台獨論述」,即是意圖在議題上和方向上發揮領導性的嘗試;而國民黨群眾以壓倒性的票數,選舉馬英九為黨主席,希望藉著黨內的新陳代謝,恢復活力,這也不能說不是群眾這個層次的覺悟。

擺脫口水 運用知識力積極制衡

然而,由國民黨連戰出訪,馬英九當選黨主席迄今,由最近這一連串大弊案與大醜聞,我們看到了台灣媒體的「清議」力量,但反對黨在哪裡?反對黨的群眾又在哪裡?

以新聞局「暗槓」四億多元、律師國考醜聞為例,反對黨如果稍微有點能力,都足以讓當事的官吏認罪下台,如果考試的人還有一點膽氣,也要讓整個考試院雞犬不寧。當然更別說高雄捷運的天理不容了。對於這些弊案,反對黨如果有能力,都足以主動發掘出更多足以讓許多官商勾結者坐牢的證據。

除了對醜聞弊案,無法營造出讓統治者無法藉硬拗鬼扯的氣勢外,在許多同樣重要的問題上,如台企銀被賤賣、治水預算八年八百億的胡亂編制等問題上,其實有著極大的批判與制衡空間。國民黨本身有極多財經專家,不會不知道近年來賤賣及掏空國公有資產、收買財團的操作技術,把這些操作的證據和方法全部攤開啊!國民黨不是沒有人懂水利,把如何治水,要花多少錢講清楚啊!

祇有講清楚,才可結束目前這種隨便一句話就幾百億,台灣亂搞工程,已花掉四千億蓋了一堆豪華廢墟之事,讓老百姓知道,有知識力的不去用知識力,而是和別人一樣搞口水戰,統治者當然更有了可以硬幹到底、可以A錢A到漲死也覺得不夠的信心因此,台灣弊案醜聞頻傳,國民黨卻絲毫看不出有任何制衡的角色,這不能說不是台灣政治悲哀的外一章。弊案鬧得人心惶惶,而國民黨仍祇關心黨產處理,國民黨許多立委仍然在那裡搞馬王之爭,這不是「勇於私鬥,怯於公戰」,又是什麼?

而這種情況的造成,當然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其一,目前國民黨有些人相信,台灣今天已千瘡百孔,到了二○○八年台灣的沉淪必將到了民心激憤的程度,屆時一定可以順利收回政權,目前多花精力來制衡,不但於事無補,太過對立的結果,將來還會讓一些可能轉向的綠色群眾心生猶豫。這種觀點純粹就選舉策略而論,不是全無道理。問題在於,這樣的態度已等於默認了政治祇有選舉,例行的制衡不再重要。

如果不去制衡,等到二○○八年台灣已被搞到崩塌邊緣,到了那時候再收回政權,台灣老百姓所受的損失與傷害又將如何彌補?如果政治祇有選舉而沒有例行的制衡,我們要反對黨、要國會,是要幹什麼?

跳脫選舉 跟上全球政治的變化

其二,除了部分國民黨要人主張「非衝突論」和「二○○八水到渠成論」之外,我們也不能疏忽了,國民黨由於在地方上缺乏理想主義性格的社會基礎,因而仍有大量角頭型人物在位,他們在藍綠之間迴游,兩邊利益均霑,高雄捷運弊案即是一例,它除了綠色上層可牽出一串外,還可牽出許多藍色人馬,這乃是國民黨投鼠忌器,祇得在那裡唬弄的原因。

苟若真的如此,國民黨就更不應緘默,反而要更加努力地將其揭露,用自清的誠意為乾淨的政治重開新路。如果祇是因為投鼠忌器而疏忽了反對黨的嘴巴,那和共犯又有什麼兩樣?

其三,由近年來全球政治的變化,國民黨已應警惕到,憲法下的民主,絕不是政治即選舉,獲得權力者即可快快樂樂玩四年,政治還有更多目標和內容,因此,除了選舉外,例行的制衡,強大的群眾運動、罷免、彈劾、倒閣,都是取消掉一個惡劣政府的適當手段。

此刻的台灣早已不再是「輸了不甘心」即可合理化一切的階段。廟堂上那種放話式的制衡,已不再有效,有時候,更積極的制衡,才是確保人民福祉以及替未來留下一點元氣的方法,祇是在從事這種動員時,格外要把話講清楚、說明白,更強的制衡,才是讓統治者知所畏懼,A錢也A少一點,掏空也留一點給後人重新出發之用,如果不強力制衡,台灣被吃乾抹淨之日也就不遠了!

也正因此,在台灣醜聞弊案頻率日增,台灣前途更趨嚴峻的此刻,國民黨已不能坐等二○○八年的來到,而是要更有替人民作戰的「戰情觀念」,要更發揮群眾力、知識力和道德力,走到制衡的第一線;而國民黨的「智庫」,格外地要成為知識力的戰鬥中心,與國會配合,不但制衡,更要領導議題。

悍勇的反對黨,對政治的貢獻不會低於統治的政黨,台灣的政治之弊,乃是統治者已對天理鬼神不再知道畏懼,因而權力濫用才會極大化,讓他們知道畏懼,才是反對黨的職責!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374028
馬主席你在哪裡?◎胡清暉 【新新聞封面故事 獨家披露】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新新聞封面故事 獨家披露】

馬主席你在哪裡?

http://news.chinatimes.com/Chinatimes/Moment/newfocus-index/0,3687,9409080201+0+0+095845+0,00.html
執政黨狀況連連,在野黨無力監督

當執政者施政頻出情況,各方苦主都叫苦連天之時,原本應負在野監督之職的國親兩黨,卻還在紙上談兵、繼續寄望執政潰爛,或者等立法院開議才要有動作。不管是缺水、中油漲價、外勞人權與管理等問題,都更加凸顯出在野黨的無力監督、不知在幹些什麼事的荒謬。
有這種無力的在野黨,能在台灣執政,不為所欲為,放膽去搞,還真對不起這種好康的環境!

 

找到國民黨 又能怎樣?
【新新聞黃創夏-王榮霖】94.9.8
失去政權超過兩千天的日子,國民黨高官的骨子裡,一直活在怨天尤人的情緒裡,2000年,他們怨李登輝,2004年,他們怨歎要不是那兩顆子彈,他們早就端坐廟堂之上,哪還輪到民進黨執政......

 

胡清暉 

夠在台灣當執政黨,其實是一種幸福,台灣雖然有很多政黨,但在關鍵時刻,不是發不出聲音,就是反應不過來、來不及有動作;更糟的是,他們甚至是喜愛擠在小朝廷裡面,搞一大堆什麼「接機」、「拜壽」等花樣,什麼誰和誰會的宮廷戲,每一天所呈現的圖象,是在野黨內的小內鬥不斷,但對抗執政黨的大外鬥,卻是疲軟無力。

甚至,在野黨還會被執政黨大吃豆腐!

行政院長謝長廷最近就拋出「倒閣」說,上至最大在野黨黨主席馬英九、國會領袖王金平,下至國會立委,面對倒閣說,不是笑笑地不回應,就是回應得很疲軟,大談些技術問題,結果被執政黨立委嘲笑:「在野黨不敢啦」,有這種無力的在野黨,能在台灣執政,不為所欲為,放膽地去搞,還真對不起這種好康的環境!

在「正常」的國家中,近來所發生的數起事件實在應該是可以讓在野黨發揮的舞台。執政的民進黨政府連幾個月來狀況頻頻,桃園一遇颱風就缺水;總統陳水扁故鄉台南官田三個月來已經淹了四次大水;南亞海嘯捐款拖了八個月卻沒發放出去;中華電信釋股案遭質疑「假全民釋股、真圖利財團」;台企銀工會對於併入金控公司不滿而醞釀罷工;律師考題、馬屁橋與軍方停假練歌舞祇為歡迎總統扯出的馬屁文化;高雄捷運因泰勞暴動牽扯出「有力人士」仲介外勞的官商勾結:::種種事蹟均讓政府形象受挫。部分爭議更是連民進黨立委都看不下去,紛紛在私底下或媒體上,表達不願出面為政策辯護的立場。

然而,執政黨雖然表現不佳,卻未給在野黨帶來太大的加分。不但對於桃園缺水事件的關心程度不夠,讓國民黨籍的桃園縣長朱立倫婉轉地表示,「在野黨實在太客氣了」,而國民黨及親民黨在監督「有力人士」介入高捷弊案、中華電信釋股案的表現,更被輿論諷刺為「有如植物人」;坦白說,當執政黨鬼扯、硬幹之際,反而更凸顯出在野黨的無力監督,不知在幹些什麼事的荒謬。

狀況一:桃園缺水,未聲援

就像桃園縣民近四、五年來經常面臨缺水噩夢,最嚴重的是去年九月的艾利風災造成缺水十九天,身為父母官的桃園縣長朱立倫多次砲轟中央,揚言如果中央不重視,不排除帶頭抗爭。

但在多次和政府抗議的過程中,未得到來自在野黨的有力聲援,朱立倫有感而發地說,「確實有點孤身對抗中央的感覺」。朱立倫說,不管是缺水、中油漲價、外勞人權與管理等問題,「在野黨實在是太客氣了」,發揮的監督力量不夠,因為這樣,他祇好召集跨黨派的桃園縣立委、民意代表開會共商對策,向中央爭取經費。

朱立倫說,若自己還在當立委,對於桃園缺水事件,聲音肯定會比現在當縣長更大,根據他在基層的觀察,台灣民心在這幾年裡有非常大的變化,對政黨惡鬥感到厭惡,關心民生問題也可以得到回響,因此,他建議在野黨立委於民生議題上應該勇於對執政團隊表達強烈不滿。

狀況二:官田淹水,沒關心

台南縣學甲鎮、麻豆鎮、官田鄉等地,自今年六一二水災至九月初的泰利颱風,也在三個月內發生四次水災,陳水扁去台南視察時,還怒責交通部官員,並警告說,明年高架工程完工後若再淹水,部長、局長的烏紗帽就要摘下來。

多位學甲鎮民代表、官田鄉民代表表示,「民進黨執政,怎麼連總統的故鄉都弄成這樣子,實在沒面子」。鄉民們怨聲連連,認為以往很少淹水的學甲鎮、官田鄉,因為多項公共工程施工不當才會導致水道阻堵。

官田鄉淹水,在地方上,不分黨派都有人出面關心,但這個總統故鄉被「水扁」的題材,國民黨中央始終沒有動作,不但沒多關心,甚至連帶幾個專家到場演齣找問題的秀也不會,多位官田鄉民代表打趣地說,可能是因為總統大選時國民黨在官田輸太多了,才會不好意思過來這邊。即將代表國民黨參選下屆官田鄉長的鄉民代表會主席陳有通就建議,如果國民黨主席馬英九要爭取南部選票,「不趁淹水的時候來關心一下,要等到何時?」

狀況三:高捷弊案,無批判

桃園、官田有天災,高雄則發生人禍。高雄捷運宿舍八月二十一日發生一千七百名泰勞不滿華磐仲介公司管理過於嚴苛而集體暴動,不但造成台灣國際形象受損,更意外牽扯「有力人士」透過政商勾結聯手壓榨外勞的重重黑幕,勞委會組成的「高雄捷運泰勞人權查察專案小組調查」與高雄市勞工局皆完成調查報告。

然而,報告出爐後,媒體質疑內文看似洋洋灑灑,卻連高雄捷運與華磐的處罰,都未見諸文字,根本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理事長陳素香批評勞委會的調查報告毫不深入,對於勞委會及高雄市政府這兩個主管機關疏失、仲介如何剝削、「有力人士」究竟有無涉入都沒有調查清楚,甚至比媒體報導還膚淺。

陳素香無奈地說,相對於政府的避重就輕,在野黨在泰勞事件上早已被外界諷刺為「有如植物人」。陳素香並質疑,在野黨嚴格說來「根本沒有工運立委」,一個像樣的在野黨,對於這種不公義且有損國際形象的事件應該要窮追猛打,拿出道德勇氣站出來批判,而非點到為止,否則,是否反映了在野黨部分立委也是共犯結構中的一環因而才有所保留?

儘管國民黨智庫多年來進行在野黨的政策規畫與研擬,也曾提出過外勞引進的研究報告,但從事國際勞工權益維護已超過十年的陳素香說,國民黨智庫從未和勞工圈有過聯繫,更不知道他們究竟在做什麼?

也有社運人士指出,據他觀察,國、親兩黨在這件事的表現還不如台聯,台聯立院黨團總召何敏豪、立委曾燦燈追蹤泰勞內幕,驚爆該案層級上達總統府,然而,國民黨一開始靜悄悄地,直到國民黨主席馬英九公開指示立院黨團應強力監督並追究高雄捷運弊端,國民黨立院黨團才召開記者會、邀請勞委會官員開早餐會,並呼籲成立國會調查小組。

這位社運人士認為,以往民進黨在野時,許多明星立委都有揭弊、強勢監督政府的能力,感覺上目前現在的在野黨功力較弱,多是以名嘴的身分在電視、開記者會罵人而已,若提不出有力證據,自然就流於口水,以泰勞事件為例,倘若民眾無法期望政府、檢調單位查出「有力人士」,也無法期待在野黨有能力監督,祇會更加深民眾的無力感。

狀況四:海嘯募款,未監督

政府查察「有力人士」令人不敢寄望,先前對於民眾發揮愛心捐出的南亞海嘯善款的處置,也令人失望。老人福利推動聯盟秘書長吳玉琴表示,她本身並不支持政府主動募款,因為政府主動發動募款有「球員兼裁判」的嫌疑。

但在「球員兼裁判」出了事後,在野黨又對此做出了怎樣有規格的監督?吳玉琴指出,南亞海嘯的募款牽涉層面很廣,涉及到國與國的複雜關係,以及關係到民間團體是否有國際救援的經驗與能力。但整件海嘯捐款事件,由於當事人錢新聞局長林佳龍是台中市長執政黨籍參選人,所以應扮演監督角色的在野黨似乎太過以「政治」觀點去看待,而模糊了事件的焦點。她認為,善款如何妥善運用才是重點,她指出,除了行政程序的僵化,一九五三年通過的「統一勸募辦法」也過於老舊,無法完善詳盡地規畫勸募上的細節,雖然在上屆會期他們就曾提出新的勸募法草案,但在立法院中還是被延宕了多時。

像這種可以呼籲立法解決的事,在野黨又做了什麼?

狀況五:電信工會案,沒動作

「立法院被行政院強姦了」,針對日前中華電信民營釋股案,中華電信工會理事長張緒中氣憤地表示。張緒中也表示,這次中華電信釋股案不祇是一個小個案,交通部跟電信總局不顧立院決議,硬推中華電信釋股案,這不僅牽涉到行政權侵犯立法權,也是政府「鴨霸」破壞憲政體制的表現。他認為,立法院應該追究相關人員的責任,提釋憲或覆議案,甚至提出對中華電信董事長賀陳旦的不信任案都好,既然在野過半,即可透過議事運作或杯葛預算進行反對的動作。

他也指出,中華電信的利益是「不分黨派」的,如果在野黨仍像個「植物人」,搞不好在野黨和執政黨是「連體嬰」,也屬於這個共犯結構。張緒中表示,工會之前即拜訪過國、親兩黨團,但除了國民黨立委蔡錦隆外,其他都沒有什麼動作,最近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剛回國,章緒中表示他會親自拜訪馬、宋兩位黨主席,希望立法院開議後能針對此案有所動作。

狀況六:金改弊端,被轉移

財政部出售公股銀行、推動第二波金改,近期內向各金控公司公開標售台灣企銀,卻衍生勞資糾紛,台企銀工會於九月8日發動金融史上第一次罷工形動。

銀行工會全國聯合會總幹事韓仕賢表示,進行一連串的抗爭行為時,他們有試著和在野聯繫,不過除了親民黨立委劉憶如、國民黨立委李紀珠等人外,懂這領域的人微乎其微,縱使有立委想以此議題「沾光」,但提到的層次太過侷限,未針對金改的弊端去探討,而祇討論到員工權益的層面。

他舉例說,像之前和國民黨剛開完記者會,就有立委隨即開始和記者在「哈啦」內政部長蘇嘉全引薦妻子的風波,他感嘆地表示,立委有沒有認真怎麼可能看不出來,因此,行政部門就可順水推舟,工會所著眼的焦點也就順理成章地被轉移。

韓仕賢表示,立院馬上要開議了,他們目前的做法是希望繼續遊說委員來進行修法,但他並不抱有太大期待,他認為,立院這種弱勢的畸型結構會使得修法過程困難重重。他指出,這次的金改,是執政黨的「罩門」,也是在野黨過去的「罩門」,這種曖昧不明的政商關係一直是金改的「痛」。

當執政者施政頻出情況,各方苦主都叫苦連天之時,原本應負在野監督之職的在野國親兩黨,有的還在紙上談兵、有的繼續寄望執政潰爛、還有的要等待開議才動作、也有把責任歸咎媒體,面對硬拗、鬼扯的政府,唯有強而有力的在野黨才能對抗,但國民黨、親民黨這兩個最大在野黨,你們在做什麼?甫就任國民黨主席的馬英九,你在哪裡呢?怎麼竟是一片靜默之聲呢!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374026
果然還是放不下
推薦3


早早安(顏俊家)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Rebec
自由如風
blackjack

施明德天真地以為 陳水扁終於要把憲法由半總統制修成內閣制

是接受他的見解 殊不知阿扁其實想的是權力 改成內閣制 他就不跛腳了

幹完兩任總統後 還可以名正言順當行政院長 阿扁只要拚2007年國會泛綠過半就好

可憐謝蘇呂游馬 拚啥2008 到頭來 原來是一場空?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369563
頁/共3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