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往事曾經如此
市長:blackjack  副市長: juntruth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往事曾經如此】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時事與國際新聞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新聞轉載
 瀏覽145,092|回應335推薦1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blackjack

本欄將轉載一些關於世界上發生的一些「新聞」、「舊聞」、「妙聞」。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192448
 回應文章 頁/共34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黃春明見癌末粉絲:等我新作
    回應給: blackjack(blackjack)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為了你 再提筆
已四年不曾寫小說的作家黃春明(左),昨天與癌末的超級粉絲官義福(右)見面,被官的精神感動,決定重返小說創作之路,要官等他的新作。
記者廖雅欣/攝影

黃春明見癌末粉絲:等我新作
【聯合報╱記者廖雅欣/宜蘭縣報導】

「我會再寫小說,你一定要加油,等著看我的新作!」許久沒有新小說問世的作家黃春明,昨天應許癌末病人官義福的願望:決定重拾小說創作。

七十六歲的黃春明近幾年積極推動文學扎根,在宜蘭發行文學刊物、帶兒童劇團巡迴表演,但對他的讀者而言,黃春明停寫小說,滿是遺憾;這回,讓他起心動念的官義福,與黃春明只有昨天一面之緣。

「我想見見黃老師!」官義福是黃春明的超級粉絲,宜蘭縣羅東聖母醫院昨天幫他圓夢、見到了黃春明。

五十六歲的官義福,卅多年來一直是聯合報的忠實讀者,國小畢業的他,過去是客運維修員,他愛看聯合副刊的作品,尤其只要有黃春明的作品,一定剪報,聽到黃春明出書,馬上到書店買回家。

官義福近年身體不適,上月被診斷罹患食道癌末期,病情不樂觀,卻很豁達。床頭上的一疊黃春明小說,讓官義福說出他想見黃春明的心願。

安寧病房主任鍾昌宏、醫師簡再興聯繫上黃春明,黃一口答應。昨天上午,官義福看到崇拜的作家,神情就像年輕粉絲看到偶像一樣。官與黃緊握雙手唱起日本歌,歡喜地聊起小說中的人物。黃春明看到官義福的堅毅,紅了眼眶,要官義福等著看他新作。

「讀黃老師的作品,讓人從心裡感動起,邊看邊掉淚,淚乾了,又覺得會心一笑…」插著氧氣管的他,對黃春明筆下的人物如數家珍。

「我真的很感動,我要再寫小說了」,黃春明說,近幾年都在做推廣文學,幾乎都沒有寫小說了,「這是對一個作家最大的鼓勵,比大學教授的推薦,更覺得榮耀!」

黃春明說,官義福就像他筆下人物,就算歷經艱難,依舊對生命保有濃厚的愛,「這才是生命的真諦」。

【2010/06/24 聯合報】@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廉價、無休… 十多萬家庭靠外勞盡孝道 2009/05/31 聯合報
    回應給: blackjack(blackjack)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廉價、無休… 十多萬家庭靠外勞盡孝道 2009/05/31  聯合報  

【╱本報記者程嘉文、張耀懋、梁玉芳】

很多家庭希望雇用外勞監護工,照顧家有臥床和行動不便的老人;為了通過嚴苛的巴氏量表評分,不惜付錢賄賂醫師出具不實證明。原因在於雇用外勞監護工的費用,只及雇用台灣看護的三分之一,可節省許多開銷。
本報資料照片/記者林錫銘攝影

不論是台灣頭的台北大安森林公園,還是台灣尾的屏東中山公園,或是哪個鄉鎮不知名的小公園裡,天氣好的日子,總會出現這樣的場景:來自印尼、越南的女孩家,推著插著鼻胃管、半閉著眼的台灣阿公、阿嬤,在樹蔭下、花叢旁排排坐。

女孩用家鄉話聊著,交換剛看完的小說,傳簡訊給今天缺席的同鄉;病著的老人多半沈默。她們是老人家屬請來的「外籍看護」,跨海成為台灣約十六萬七千個家庭失能老人的照顧者;再精確點說,她們是台灣人「孝道外包」的代理者。

長照保險制度 是否排「外」

在日復一日的看護工作中,這數十分鐘的小憩,是女孩們壓力的出口。

這正是台灣喊了廿年要發展「長期照顧體系」後的現況,「俗擱大碗、便宜又好用」的外勞大軍,支撐起長期照顧的主力;長照保險如何處理外勞、如何兼顧服務又培植本土照護人力,更是未來長照保險成敗的關鍵。

外勞決定社福 政策畸形

陽明大學衛生福利研究所副教授王增勇指出,因為缺乏足夠的長照支持系統,人民一直被迫在市場上尋找廉價、可負擔的家庭照顧服務,包括早期的未立案安養中心,及現在的外籍監護工,都是人民最常購買的「照顧替代服務商品」。

長照體系發育不良,自從一九九二年政府開放外勞,市場愈來愈大,終至今日台灣倚賴外勞的長照畸形;「更衍生國家照顧政策『表面由社會福利行政制定,實質則由外勞政策決定』的矛盾現象」,王增勇如此形容。

印尼Amy來了 全家解脫

陳榮福廿五歲那年,開刀矯治小兒麻痺帶來的嚴重脊椎側彎,卻因術後感染導致肺功能大損,從此隨時都要含著氧氣管。過去廿多年靠母親照顧,但母親日漸老邁,四年前看護Amy來到陳家,全家人才由照護困境中解脫。

陳榮福和Amy的感情很好,「等於我多了一個女兒,我媽多了一個孫女」。他常和Amy結伴爭取身障者權利的活動,也一起參加印尼姊妹聯誼、甚至去 PUB喝酒,「她陪我出去玩,或是我陪她出去玩」。

魏國明服兵役時受傷癱瘓,終生只能坐在輪椅上。他也鼓勵印尼看護Irene多和同鄉交朋友,魏國明說:「真的要學壞,不讓她出門也會學壞。」

不適用勞基法 沒得「喘息」

Amy與Irene只是國內十八萬名家事外勞中的兩個例子:她們來台替十幾萬個家庭承擔照顧重責,但是至今她們不適用勞基法,雇主也不能享用「喘息服務」,她們在台灣的每一天幾乎都必須工作。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秘書長顧玉玲指出,國內民眾大量聘請外勞擔任看護,其實也是不得已,「本國勞工當然在語言溝通等方面比較方便,工作表現一定更好;問題是一個外勞每月都要兩萬元以上的開銷,很多重症病患家庭已經付得很辛苦,本國看護的薪水是兩三倍,有幾個家庭請得起?」

顧玉玲強調,不少老人或身心障礙人士是獨居狀態,靠外勞才能讓他們繼續活下去。即使是有家人同住的家庭,外勞也大量分攤了家人在體力和情緒上的負擔。

社福外勞互斥 為難雇主

目前國內長照十年的發展計畫中,若聘了外籍看護,本國的居服員等長照人力會立即退出,等於是政府的福利與外勞服務互斥。

顧玉玲批評此舉根本是「逼雇主對外勞不人道」:很多雇主對外勞不能放假其實也不忍心,但是迫於現實也沒辦法,比如說,要定時抽痰的老人,若無替手,外勞等於是臥床者的生命依靠。

顧玉玲質疑:「現在的喘息服務,政府都強調資源不足,所以不能讓外勞放假;那麼過幾年就要推動全面長照保險,規模比喘息服務大太多,政府真的已經準備好了,還是又拿外勞當補充品?」

至於未來長照保險該不該排除外勞?顧玉玲表示,外勞人權團體對此沒有任何意見,人權團體關心的是,外勞得到的待遇是不是符合人道?

政府統一雇用 輸出勞力

「最好不管本勞、外勞,都由政府雇用、再輸送服務給人民。」顧玉玲說。王增勇也贊成,長照服務的提供,不應分膚色與國籍。

長期照護規劃小組成員暨亞洲大學副校長楊志良說,台灣既然已有高達十餘萬的外籍看護工,新制度不可能將他們排除在外或漠視聘外勞的家庭,未來長照保險當然應將外勞納入保險體系。

陽明大學衛生福利研究所教授李玉春說,現在談外勞要如何納入長照保險還太早,長照規模、費率等都未定案;不過,長照保險包括現金與實務給付,就可以現金補助的方式,貼補聘外勞的家庭。

【2009/05/31 聯合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張開雙臂歡迎鮭魚回流 【聯合報╱社論】 2010.06.17 01:38 am
    回應給: blackjack(blackjack)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張開雙臂歡迎鮭魚回流
 
【聯合報╱社論】 2010.06.17 01:38 am
 
 
大陸工潮四起,工資猛漲。台商何去何從,令人關切。

台灣是大陸「世界工廠」的主要上游供應者;事實上,近年來台灣百業蕭條,維繫經濟成長率的主力之一,就是前往對岸的台商加工出口業。如今,大陸產業環境生變,受影響的不止是台商,亦是整個台灣經濟生態,政府自不能視若無睹。

就在這個時候,我們的政府官員熱情地向台商高呼:回來吧!我們張開雙臂歡迎你們!不過,說老實話,這雙臂已張開了不知多少歲月,從來乏人聞問;倘若今天的雙臂也一如十餘年來的雙臂,沒有新意,則何以見得就會有熱烈的響應?

這樣的場景,不禁令人感到辛酸與無奈。或許有人認為,那一群如熱鍋上螞蟻不知投向何方的台商,即使我們的政府一無所為,但他們別無選擇,也只好返回台灣,官員們即可平白增添許多「業績」。不過,這個如意算盤恐怕要落空。且不說有本事的台商會設法在大陸炒地皮、轉內銷、換跑道自謀生路,即使要維持本業,仍大有薪資遠低於大陸的越南、印尼、柬埔寨等落後國家可以落腳。除非台灣有更大的吸引力,鮭魚一定會回流嗎?

官員們不斷強調,台灣有優秀的人才、傲人的科技水準、完善的基礎設施、優越的地理位置,因而台灣有強大的吸引力。然而,這都不自今日始,十餘年來這些條件一無所缺,但棄此而去者絡繹於途。

因此,論者乃強調,除了營所稅降到17%,台灣還需要提供更多的優惠、補貼,才足以吸引鮭魚回流。但這當然困難重重,財政已如此困窘,如何再事優惠、補貼?如果針對台商單獨給此好處,又對在地企業何其不公?

其實,只要轉換一個思維角度,或許一切都可迎刃而解。我們可以想像,如果在雲嘉一望無際但一片荒蕪的土地上,將新加坡的精華地段在此處複製:景觀整潔美麗、設施完整便利、規劃井然有序、管理明快有效,再加上全面自由開放、稅賦輕簡合度,配合四通八達的交通網,順利聯接車程不到一小時的麥寮港可自由往來各大港埠,同時,完善的new-town使工作者人人有其屋,一切生活機能都高度健全,此外,外勞政策也完全比照新加坡。

這一片在荒地中的綠洲,無需任何官員張開雙臂,海外企業必爭先恐後搶入其中,因為它不是新加坡,卻勝過新加坡,它不但有整個台灣經濟為其後盾,而且距離今天最被看好的中國大陸,至少較新加坡近逾千里。在企業攘臂爭入之後,會帶來不可勝計的資金與商機,甚至公共建設都未必要動用公帑,不僅國內投資會暴增,而且勢將創造數以百萬計的工作機會。

在這個「經貿特區」裡,我們還要用折合五百美元的基本工資綁死受雇者的待遇、造成無謂的勞資衝突、行政負擔嗎?如果受雇者可以安居樂業,還需要用如此消極而無意義的法規庸人自擾嗎?因此,在這個特殊的所在,基本工資或許根本沒有存在的必要。

在爭相進駐的廠商中,當然包括大陸台商,因為以如此優異的環境,配合與新加坡一樣低廉的外勞,正是他們夢寐以求的樂園。然而,亦有人擔心,將大陸沿海無法生存的「血汗工廠」搬回台灣,雇用十萬、百萬外勞將他們困鎖廠中,複製富士康的慘痛經驗,難道是今天台灣之所求?

持此論者顯然不會相信新加坡竟是一個「血汗工廠」的淵藪,無數被壓迫的勞工在那裡生不如死地掙扎求生;則何以一旦複製於台灣,就會如此不堪?

當然不會。因為當企業攘臂競逐「經貿特區」內的資源,最後必定是競爭力最強、連鎖效果最大,與台灣周邊產業最能互補、創造就業效果最明顯、對開發台灣優勢、提升台灣整體競爭力最有貢獻者始能脫穎而出。血汗工廠自難立足;但這個全面自由開放的「經貿特區」,就會讓台灣發光發亮,為台灣開創一個新紀元。

今天鼓吹「經貿特區」者,所追求的正在於此,其理至明,誰曰不然?

【2010/06/17 聯合報】@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嚴凱泰:沒什麼比大陸市場更好了
    回應給: blackjack(blackjack)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嚴凱泰:沒什麼比大陸市場更好了
 

【聯合報╱記者陳曼儂/台北報導】    2010.06.11 03:57 am

富士康加薪 問題掀起不小震撼,裕隆集團總裁嚴凱泰昨天表示,企業的經營和國際經濟不是只看薪水的問題而已,「現在沒有什麼地方比大陸的市場更好了」;企業若能回台投 資是很好,但要看台灣政府能提供什麼樣的環境?
嚴凱泰表示,大陸的勞工薪資成長是無法避免的趨勢,這不是第一天發生的事,以往紡織業等也都經歷過這種過程,工廠也沒有因此倒光,企業應從研發、創新等方 式提高附加價值,減緩衝擊。
他有些不悅的批評,外界最近一直討論大陸員工加薪潮,認定台商都該撤離大陸市場,這種論調「很膚淺」,「市場還是在那邊,大家還是要在那兒立足」。
嚴凱泰表示,企業可以將一部分的研發留在台灣,但「不在大陸立足不可能嘛!」光是大陸車市的成長率就比去年多十幾個百分點,又是全世界最大的市場,「怎能 說薪資變高就要撤退了?開玩笑嘛!」
他強調,全世界的經濟發展不是只看加不加薪,出口狀況、員工素質、文化等等都是要注意的事;而且工資提升後,一體兩面也表示當地的消費能力提高,更何況 「那個談要加薪的老闆(指郭台銘)是多麼聰明的人啊,一定有他的盤算。」
工總理事長陳武雄表示,富士康加薪只是個導火線,調薪是無法避免的趨勢,雖然經濟部推出多項措施、希望藉此吸引台商回台,不過政府並沒有完善的配套措施, 缺乏回台的誘因,連他都還想在大陸擴廠。
工商協進會理事長黃茂雄也說,現在台灣的薪資還是比大陸高,當初台商將勞力密集工作外移,現在不可能又要把勞力密集工作遷回,所以政府目前提出的利多,大 約僅有激勵作用,他不認為大部分台資企業會因此回流。台塑總裁王文淵也表示,加薪對化工業來說,影響也不大。
嚴凱泰也表示,所謂的「根留台灣」這種說法很傷人,他說,政府應該吸引國際企業來台投資「根留台灣」,不是要他們綁在台灣出不去,企業本來就要不斷向外擴 張,「我家住台北,我的小孩在台北讀書,我這樣還不叫根留台灣嗎?」
【2010/06/11 聯合報】@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重點在「流散族群」而不是「流亡政府」(蔡英文)
    回應給: blackjack(blackjack)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重點在「流散族群」而不是「流亡政府」(蔡英文)

2010年05月29日蘋果日報

原本一段促進族群和諧的發言,竟然會因為選舉,而被扭曲、炒作成政治對立。從什麼時候開始,誠實地面對這塊土地的過去,必須承受這種壓力?我不想因這些指 控而退卻,反而更要堅定地往前走,因為從這次「流亡政府」的爭議當中,我更加確認建立新的政治文化,對台灣社會的急迫與重要。

其實,不需要在「流亡」這個詞上作文章,因為它已經透過民主程序被解決了。真正需要被關注的議題不是流亡政府,而是流亡政府所製造出的流散族群。台灣族群議題如果追本溯 源,其實都來自於當初威權統治製造的分裂與扭曲;外省族群因為戰亂被迫遷徙,本省族群在威權統治下面臨壓迫,那個恐懼不安的年代的人民悲劇,才是政治人物 應嚴肅面對的歷史。

如果我們認真回頭檢視,在國民黨的威權統治之下,除了少數統治集團之外,所有人都曾經是受害者,而外省族群被國民黨迫害的程度,也不下本省族群。 我一直相信,並非所有外省族群都曾經是特權階級,那些一無所有的老兵,與本省籍的底層民眾一樣,都是不公平體制下的被剝削者,他們也都是台灣共同體不可或缺的一員。

實踐黨綱文化包容

在這樣的信念下,民進黨應該做的,是用誠意化解族群間不信任與不認同,並在為台灣規劃未來藍圖時,創造一個 讓他們覺得可以安身立命、不需再次流散的環境。而國民黨,則必須放棄將外省族群視為被動員的對象,並且誠實地面對自己過去在這塊土地留下的傷痕。

民 進黨始終相信多元價值、相信族群平等、相信人的尊嚴與人權; 沒有任何一個族群,應該在政治上被迫害,在經濟上被排擠,在文化上被邊緣化。但這只是作為一個政黨最基本的工作。從現在開始,在我帶領之下的民進黨必須更 往前走一步,要走進外省族群的文化情感中,讓民進黨成為他們在情感上可以依靠、在理性上可以仰賴的政治選項。

民進黨唯有帶頭這樣做,才能具體實踐 黨綱中的文化包容與民主性格。我會以身作則。再說一次,流亡不是問題,不要再讓任何族群流散,才是我們唯一關心的事。

作者為民進黨主席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司馬觀點:國民黨的流亡經驗
    回應給: blackjack(blackjack) 推薦1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華碩

司馬觀點:國民黨的流亡經驗

2010年05月28日蘋果日報

西元300年,晉室南渡,武將祖逖擊楫渡江,誓復中原,「聞雞起舞」的故事因此而來。但晉朝後來採取土斷法,放棄北伐大業,決心在南方落地生根。這段歷史 發生在1700年前,但和國民黨來台有不少相似之處。

70年代末期,政治 家阮大仁在香港《明報》多次發表文章,比較國民黨和東晉的處境。他認為蔣經國的十大建設,就是要終結流亡心態,在台灣生存發展。有人批評蔣經國偏安心態, 他認為寧願偏安,也不要自取滅亡。

二次大戰前後,歐洲和亞洲都有不少流亡政府,有的是王室,有的是少數領導人。但國民黨流亡來台,是把整個政府的黨政軍要人,黃金、故宮、憲法、政 府體制和軍隊全部轉運過來。這種史無前例的流亡政府,雖有無數史料和回憶錄,卻未見有系統的研究,實在遺憾。

當年來台的國軍將領包括國防部長、總司令、集團司令、軍團司令、陸海空司令,他們帶出來的部隊在台灣全被改編。35省的省主席、部會首長,各重要 機關負責人,南京時代的達官顯要、軍政要人,從大江南北來到台灣這個小島。對台灣人而言,這是道道地地的外來政權。

流亡經驗古今少有

這些失去軍隊的大將軍,失去權位的大官人,在台灣過怎麼樣的生活,光看白先勇的小說是不夠的。許多老將軍的 墓園,至今仍有人守墓。但對台灣人而言,他們像外星人一樣陌生。

1996年直接民選總統,從下而上建立民選政府,中華民國宣告結束流亡時期,正式 落籍台灣。這種成功的流亡經驗古今少見,不必嘲諷、不必爭辯,應該客觀看待,作系統化研究。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吳叡人:蔣經國是臺灣族群動員始作俑者
    回應給: blackjack(blackjack)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吳叡人:蔣經國是臺灣族群動員始作俑者
(博訊2003年10月18日)
  中央社王怡君臺北/ 日本早稻田大學客座教授吳睿人今天表示,臺灣族群運動並非九0年代產物。故總統蔣經國的「吹台青」政策才是臺灣將族群動員制度化的起始,國民黨政府為拉攏 本地人士以族群為基礎作資源分配,為臺灣族群分裂的始作俑者,也造成之後國民黨內出現本土與非本土派之爭。
    吳睿人指出,根據政治學定義,只要不是本土社會產生,而是由外來的政治統馭可稱為外來政權。國民黨政府一九四九年 來台統治並未經過臺灣人民同意,也沒有國際法的政權移轉,屬於佔領性質而非接收,缺乏統治的合法性。 (博訊boxun.com)

  吳睿人說,國民黨政權長期佔領臺灣,建立由特定少數外來移民握有權力的移入型國家。這樣的國家必須有三個支撐力:一、對原有母國的獨立;二、少數移民 團體有效的握有權力;三、政權掌握族群的團結。
  他認為,蔣氏父子在臺灣統治史中包括中華民國由母國中國獨立、恐怖鎮壓臺灣人民以獲取權力鞏固及刻意隔離外省族群,使 其不被同化等手段,都體現移入型國家架構和一般民眾所熟悉的帝國主義式殖民國不同。
  吳睿人指出,蔣介石來台重新整理國家機器,是以中華民國開國君王自居,蔣經國則在面臨以前母國發出佔領警訊後有高度敏 感,意識到政權必須與本地人妥協才可以換得政權穩定,所以決定納入台籍政治精英分享權力,進行資源族群動員,可以說是一個現實主義者,這與民主與否沒有關 系。
  吳睿人參加鄭南榕基金會在敦南誠品舉辦自由之路公民論壇,針對蔣中正與蔣經國父子在臺灣歷史的功與過主題發表上述意 見。與會者另有鄭南榕基金會董事長李敏勇與世新大學教授李筱峰等人。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蘇治芬世博行:不走出去會沒競爭力
    回應給: blackjack(blackjack)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蘇治芬世博行:不走出去會沒競爭力

    * 2010-04-28
    * 中國時報
    * 【朱真楷/台北蘇州電話專訪】
 正當雙英為ECFA展開駁火之際,雲林縣長蘇治芬被媒體捕捉到現身上海世博會,引發外界質疑民進黨態度不一。對此,蘇治芬昨天接受電話訪問時強調,到對岸是要推展台灣農業,並學習各國優勢,回頭省思台灣農業定位,「如果只用政治觀點來看我們,台灣只會越來越沒有競爭力!」

     本月十九日,蘇治芬率縣府團隊飛往日本考察農業,接著轉赴中國大陸上海、山東、青島及蘇州等地考察農業現況,並參加上海世博會及山東蔬菜博覽會。但由於適逢雙英辯論之際,蘇治芬赴中的消息傳回台灣,立刻引發外界質疑民進黨對中國是採兩面手法。

     學習別國優勢 幫農民找生路

     對此,昨晚人在蘇州的蘇治芬強調,對她而言,中國就像美國、日本等國一樣,都有值得學習的地方,尤其身為農業大縣父母官,有責任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幫農民找出生路。她說,以這趟中國行來說,「就是看到人家的用心,我們才會心有戚戚焉。」

     蘇治芬說,「雲林是農業大縣」這種話不是說給自己高興而已,而是要面對現實,找出台灣劣勢在哪,盡可能學習其他國家優勢,再反思自己的定位。

     儘管如此,外界對蘇治芬的敏感身分仍多所著墨。對此,蘇治芬坦然的說,「我就是來這邊走走了解現況,在這個時代,這已經沒有什麼了,我就是用開放的態度來看待事情!」

     反駁態度閃躲 沒啥見不得人

     對於有媒體指稱她在世博會「態度閃躲」,蘇治芬氣憤地說:「這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幹嘛要閃?」

     她說,當時她是在台灣工作人員禮遇下進入台灣館,結果媒體一遇到她,開口就問支不支持ECFA,「這不是Yes或No的問題,況且在這種地方問我要不要反對ECFA,不就是故意給中國難堪嗎?」為避免造成台灣工作人員困擾,才會保持低調。

     「不要這麼關心我們的意識形態問題。」蘇治芬強調,國際化已是世界潮流,「如果連這種脈動我都掌握不到,我會愧對支持我的人。」因此,希望外界別用窄化眼光看待她,如果因為這樣就不走出去,台灣只會越來越沒有競爭力。

     民進黨從去年起要求任何重要黨公職前往中國大陸,都必須向黨中央報備,經審查才准放行。對此,雲林縣長蘇治芬說,她確實已先向黨中央報備,但「我是一個台灣人,是民進黨黨員,黨中央應該不會認為我會做出傷害黨的事情吧!」

     黨說充分信任 無關統獨問題

     民進黨國際部主任蕭美琴表示,蘇治芬此行是為推銷雲林農業,並不是參加類似國共論壇的會議,無關統獨問題;況且,蘇治芬是資深老黨員,從黨外迄今政治立場始終如依,黨中央對她有「充分的信任」。

     面對政治敏感問題,民進黨發言人林右昌表示,只要蘇治芬合乎黨內規定,沒什麼特別需要迴避,「況且這跟ECFA是兩回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遊俠般的學者 勉台灣向前走2010-05-10 中國時報
    回應給: blackjack(blackjack)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遊俠般的學者 勉台灣向前走
‧    2010-05-10
‧    中國時報
‧    【林欣誼/台北報導】
     《想像的共同體》譯者、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助研究員吳叡人描述,安德森是 一位「遊俠般的知識份子」,浪漫、理想而充滿熱情。愛爾蘭 裔的安德森是知名東南亞研究者,現為康乃爾大學國際研究Aron L. Binenkorb講座教授。安德森與亞洲深具淵源,他的父親年輕時便加入中國的帝國海關,在中國居住將近卅年,中文流利且熱愛中國文化。安德森一九三六 年誕生於雲南昆明,五歲時全家才為了躲避中日戰爭而搬離中國。

     之後他輾轉住過美國、愛爾蘭,並在英國劍橋大學主修西洋古典與文學。他批判帝國主義的立場,啟蒙於他就讀大學時,在街上目睹一群控訴英法 入侵的印度人受到英國學生攻擊。一九五七年的印尼內戰,則促使他到美國康乃爾大學專攻印尼研究。

     印尼的田野調查經驗、美國反越戰運動等經歷,加上祖國愛爾蘭的獨立血淚史,都讓安德森對東南亞國家產生同理心,還曾因一篇分析蘇哈托將軍 屠殺左派的論文,被印尼當局禁止入境長達廿七年。

     七○至八○年代,他又先後投入研究「泰國之春」反威權運動、東帝汶獨立運動、菲律賓的革命浪潮,學習泰文與菲律賓語言,並在一九八三年出 版震撼學界的《想像的共同體》一書。

     他的著作還包括《比較的鬼魂:民族主義、東南亞與全球》、《三面旗幟下:無政府主義與反殖民 的想像》、《語言與權力:探討印尼之政治文化》、《美國殖民時期之暹羅政治與文學》等。

     對長期徘徊在認同議題的台灣而言,安德森直率地說,他在二○○三年便撰文提到,那個無限擴大的中國地圖是「民族主義者的幻想」,「我看不 出有什麼強烈的理由,會使北京不會在經過一段時間後,調整態度。」

     然而他也表示,台灣「愛台」口號蔓延,正如同美國人喜歡把國旗插在家門口一樣,唯有透過客觀理解每個國家民族認同的形成,才能擺脫傲慢的 民族中心主義。

     他以他的祖國愛爾蘭為例,鼓勵台灣繼續發展民主、自由、開放的進步價值,也提醒台灣不要重蹈愛爾蘭的覆轍,被保守而極端的民族主義拖累, 長期陷入地方主義和怨恨之中。

     「繼續向前走!」安德森以他拉丁文「fortitude(勇氣)」一詞勉勵台灣:「這是一種長途跋涉的勇氣,是一個得了不治之癌的孩子在 自知正逐步逼近前方的死亡時,依然夢想,依然玩耍,依然微笑的勇氣。」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想像我們的世界 吳叡人
    回應給: blackjack(blackjack)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想像我們的世界
‧    2010-05-09
‧    中國時報
‧    【吳叡人】
     一本書要走多遠的路,他們才會把它叫做一本真正的書呢?班.安德森 (Benedict Anderson)或許會戲謔地說,嗯!三十三個國家,三十一種語言,二十七年,全球冷戰的落幕,帝國的瓦解和崛起,還有一 次資本全球化的海嘯。這是《想像的共同體》的故事:緣起於聯合王國內部一場「地方性論爭」的小書,竟 完成了一段跨越巨大時空的旅程,且正成為全球最暢銷的一本學術書。

     要等到譯完《想像的共同體》新版後記,我才覺察到原來這段旅程留下的足跡,也就是那一冊冊不同語言的譯本,已串起了一個全球的《想像的共 同體》的想像共同體。誘發這場全球共同體形成的不是資本,而是知識,見證與印證現代人認同焦慮的知識。

     這是一本理解和同情,除魅而虔敬的書。它同時回答民族主義之謎的全球與地方面向,解釋力至今不衰。它對民族主義的理解複雜而不教條。魅力 來自作者同情弱者的「反帝」立場:愛爾蘭人安德森不只嘲弄歐洲中心主義,也厭惡所有大國的自戀與鴨霸。

     透過歷史化與脈絡化,這本書提供了不同時空條件下民族主義與進步左翼政治連結的可能性:一方面,它為那些受盡強權欺凌的弱小國家在歷史舞 台上確保了一個自主的道德空間;另一方面,它也為大國的進步知識分子提供了制約本國民族主義,防止其墮落的思想武器。在全球三十一種語言譯本當中,多數是 自由左翼知識分子在受到本書啟發與鼓舞之後,為了克服本國困境而生產的作品。換言之,這個由譯本所連結的全球想像共同體,是一個進步知識分子的共同體。

     中文版是在台灣產生的,也因此台灣被帶進了這個奇妙的 旅程,和全世界其他三十種語言的譯本,攜手並肩地面向進步的人類精神。無須「申請入聯」,也無需承受來自大國的羞辱與小國的勒索,就進入了這個全球的進步 共同體。

     台灣版也被轉成簡體字在中國出版了。然而簡體字版刪除了整個第九章,於是《想像的共同體》突然變成沒有結語的「開放文本」。筆者〈導讀〉 最後一段反思台灣的文字也被刪除,而譯後記也被刪掉了「台灣史」字樣,於是我突然失去了祖國和專業領域。文明大國的思想審查,開放的鎖國,雍容的膽怯─被 刪除的文字無言而雄辯地訴說徘徊在中國上空的保守民族主義幽靈。

     被截肢了的譯本依然能夠想像,然而它終只能蹣跚而行,無法和四肢健全的版本一起大開大闔地前進,並且在人類精神之中共同探險。所以在全球 的,進步的《想像的共同體》的想像共同體之中,台灣和中國的地位逆轉:擁有完整精神自由的台灣如今是獨立成員,而中國則成了台灣自由與進步精神的附庸。強 權追隨弱者,大國師法小國─這真是伏爾泰的所能想像的最理想世界。

     當然,台灣處在帝國夾縫之中的現實不會因為一本書而改變,因為這終究是一個「想像」的共同體,只存在於人類的道德意識之中。然而「想像」 不是虛構,而是現實的另一種形式。「《想像的共同體》的想像共同體」是一個隱喻,用來指出在另一種國際現實之中台灣自主空間的可能性:一個和主權國家體系 壟斷的地緣政治現實不同的,建構在進步普世價值之上的道德世界。它也是一個願景,用來 鼓舞我們追求這個世界。哲學家漢娜鄂蘭說,猶太人被剝奪了世界,也因此喪失了作為人的條件。同樣的,台灣人也被地緣政治剝奪了世界,喪失了作為人的條件。 渴望重返世界─這是當代台灣民族主義方興未艾的道德因素。然而要如何重返世界,如何重新獲得作為人的條件?只有民族主義是不夠的,因為如此我們將喪失道德 想像力與創造力。我們必須將自主的夢想與普遍的人類精神連結,用「世界」擁抱故鄉,平撫它的憤怒,開拓它的視野。這是台灣唯一的出路,而為此我們必須學習 知識與道德。弱者必須為自己的生存辯護,這就是「理論」的道德意義,也是《想像的共同體》向台灣人提出的課題。

     (作者為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助研究員,《想像的共同體》中文版譯者)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頁/共34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