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往事曾經如此
市長:blackjack  副市長: juntruth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往事曾經如此】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台獨與獨台之辨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假中華民國之名行臺獨之實
 瀏覽5,042|回應16推薦4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Rebec
ray35
暘明
梅峰健保免費公投

*假中華民國之名行臺獨之實

 昨天看「文茜小妹大」時聽到親民黨立委張顯耀說「台海現狀是內戰延續一說是過時的想法」,我萬分驚訝! 他說「這不符合主流民意」云云,我實在難以接受。

這又是個「以主觀願望代替客觀現實」的例子,這種媚俗的言論雖然在台灣有一定市場,但不為世界所承認,這是台獨份子為了遂行台獨發展出來的謬論,真沒想到以保衛中華民國為職志的親民黨居然有人認同這種想法,令人遺憾! 希望這不代表宋楚瑜,但基於此,我發現無論藍綠似乎有個共同的「希望」,就是把「中華民國台獨化」。 「中華民國台獨化」的意涵我未必能完整述明,但簡單說,就是有一批人,以中華民國之名行臺獨之實,他們「放棄統一」,「拒絕統一」,並完全否定「未來統一」的可能性。 換句話說,就是他們非「急統」,非「緩統」,並非「統派」,但打著「中華民國」的招牌,行台獨之實。 再換句話說,對他們來說,「中華民國」的固有疆域僅限於「台澎金馬」,甚至他們連金馬都要放棄。 民進黨的例子我已說明了(請參考 中華民國台獨化 ),國民黨、親民黨亦有這種人的存在,放棄「未來一中」,也就是「拒絕當統派」之人,其實與主張台獨的「務實派」十分接近。 昨天「聯合報社論」點出:北京原來是完全不承認「中華民國」的,認為「中華民國已經滅亡」。但是,「反分裂法」的理論架構,已經承認「兩岸儘管尚未統一,卻未改變大陸與台灣同屬一個中國的事實」,並將「台獨」的定義限縮在宣告正名制憲的「法理台獨」,亦即不啻意在言外地承認了「在中華民國憲法下運作的中華民國體制」。 回溯既往,北京曾稱「中華民國」在一九四九年已經滅亡;但如今卻改變論述稱,兩岸仍處於內戰尚未解決的狀態,而所謂內戰尚未解決的狀態,其實就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隔海分治的狀態。今昔對比,似乎看見了「中華民國」在北京的統戰論述中已經由滅亡而復活。 這就是為了把台灣拉回「未來一中」的論述,大陸與台灣的「分裂現實」更加明確,而根據中華民國憲法的理論架構,未來一中是必然的路,除非修憲。 因此,在修憲前表示否定「未來一中」或拒絕未來統一、未來一中(至少是緩統)的可能性時(亦即表示自己非急統與緩統的統派時),都是不符合現行憲法架構的。 這就是「消滅中華民國」,也與國父創立的中華民國不符。 呂秀蓮曾說「兩個中國」,謝長廷說「一中憲法」,就表示他們認知到此一「困境」,這也是為什麼台獨份子非要「正名、制憲」的原因。 據上所述,非統派的「中華民國」論者其實是「隱性台獨」。 在此介紹一篇YST2000的文章「反分裂國家法」有什麼好反對的?(連結) :『…說什麼「今天大多數的台灣人都贊成保持現狀」,全是鬼話。82%的台灣人是贊成台灣獨立的。這些人表面贊成保持現狀,是因為沒有一點犧牲的精神…』(他關於兩岸的文章的確暢快淋漓,一針見血,值得一看!) 為了駁斥「台海現狀是內戰延續一說是過時的想法」與「隱性台獨」,本棧將在本欄張貼相關文章,以避免國父孫中山辛苦創立的中華民國竟被「借殼上市」、「異形附身」,這也是為戳破台獨假面的一個園地。 也許有人認為這不符合我一貫的風格,那請您原諒,這是為我相信的理論所堅持的一個園地,不喜勿入,謝謝!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5/3/30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184100
 回應文章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獨台」,在我的界定是將「統一」這個價值排除的人 (原載於天下縱橫談)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city.udn.com/v1/city/forum/article.jsp?aid=1321940&tpno=0&raid=1323318&no=3011&t=t&cate_no=0#rep1323318

 

我寫過幾篇「獨台」的文章,在「To Love Taiwan」發表過,也在我的城有開討論版。

我的觀點與市長未必相同,但有一點是我要強調的,強調中華民國時要記得一點,中華民國不是用來搞台獨的

中華民國的創立是為了給中國人謀求更好的未來,而不是成為個人操作私慾的的工具,所謂的「中華民國派」應該胸懷大陸,為所有中國人的未來著想。

有些「中華民國派」,痛罵統派,使用全稱來批評統派,他們的心中就是絲毫不把在大陸的中國人當成同胞,心中不認為國父創造的中華民國該包括大陸,所以連「統一」這個價值都排除了,他們極力污衊統派,包括民主統派的石之瑜、陳長文、唐湘龍等人,連民主統派他們都批評為戰爭份子

所謂「獨台」,在我的界定是將「統一」這個價值排除的人,不管他們希望什麼樣的統一,只要認為兩岸未來應該趨向統一的人就不是「獨台」,如果說明確一點,可以從支持宋楚瑜變成支持蘇貞昌,從支持反台獨到支持台獨,就可以知道他們是「獨台」,蘇貞昌是極端的台獨份子

馬英九的政見說「捍衛中華民國,反對台獨與中共的「一國兩制」」,這我看得懂,但所謂「以三民主義現代化為黨的中心思想」,我是不懂的,國民黨這麼多年的選舉,包括馬英九的選舉,有沒有落實什麼「以三民主義現代化為黨的中心思想」?真有人知道什麼是「以三民主義現代化為黨的中心思想」嗎?

最後勸一下冬月,看你似乎想「慷慨就義」,我想說的是,泛藍已失去反攻大陸的雄心了( 包括思想上 ),「馬英九的態度是民主第一統一其次」,他有把統一列入他的價值,以我的標準就不認為他是「獨台」。

馬英九可以「體諒台獨」,可見他也包容不同意見,我是不主張「消滅台獨」的,我之前寫過「對抗台獨」一文就是此意,如果「民主才是泛藍第一價值」,那意見多元化也是重要的民主價值,不是嗎?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323329
公投入憲與法理台獨之辨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05.05.11  中國時報
公投入憲與法理台獨之辨
中時社論

    即將於本周末舉行的任務型國大代表選舉,將首度採用選黨不選人的形式,使選情顯得空前低迷冷清。但是由於選舉的結果,不只關係到修憲案能否通過,在現實意義上更是對朝野政黨聲望以及信任度的一次檢驗,因此隨著投票期日的逼近,各政黨乃紛紛展開最後衝刺,連日來各種黨同伐異的選舉語言紛紛出籠,益之以連戰和宋楚瑜先後率領國民黨和親民黨前往大陸訪問,交織出來的選舉議題乃更為紛雜淆亂,也讓國代的選情更為詭譎難測。

    綜觀這一波由大陸熱和修憲案交織而出的議題,其中最值得進一步探討、釐清的,當數公投入憲是否會造成法理台獨以及國親的大陸熱是否意味著聯共制台,從而危及台灣主體性的確保之爭議。

 

    把公投入憲和法理台獨掛鉤,這是此次參加任務型國代選舉的民主行動聯盟反對修憲案的主要訴求之一。其論據是認為修憲案一旦複決通過,國民大會不復存在,往後有關國土變更以及修憲案,都將交由全民公投來複決,此即構成憲法學者所謂「法理台獨」的問題,從而可能引起中共的激烈反對,會把台灣帶入戰爭險境。

    民盟此一反對修憲案的論述,也獲得在去年立法院通過修憲提案時曾經公開背書支持的親民黨之呼應,並以之合理化該黨對修憲案前後立場矛盾的現象。然而親民黨此一反公投入憲的立場,日前又被陳水扁總統在電視訪談中指名批判是宋楚瑜借此換取中共同意邀請訪問,於是進而指責中共干涉台灣憲改,以及明言修憲案廢除國大、公投入憲,就是實質制憲。至此,修憲案的公投入憲條款,不只成為政黨間的選舉對抗語言,更上綱到中共是否干涉憲改和修憲案是否就是實質制憲的爭議。

    要釐清這個爭議的本質,我們覺得首先要還原修憲案何以有此條款的原旨。質言之,中華民國憲法的修改程序,本來是由國民大會擔任把關複決之責。但是由於在李登輝主政期間推動的憲改工程,當時國大代表藉機擴權要脅的惡形惡狀,使機關繼續存在的正當性和必要性受到質疑,因此只好循合憲程序,採兩階段方式,先將常設的國大改為臨時的任務型國大,再配合公民投票已經立法的進程,才在此次的修憲案中出現廢除國大改為公投入憲的條款。因而,就性質而言,公投入憲只是針對原由國大複決改為由公投複決的改良式修憲複決程序,和法理台獨並沒有必然關聯,解讀為實質制憲也屬牽強。

    另就實務操作來看,即使公投入憲將來改由公投複決修憲案和國土變更案,但由於其門檻甚高,不只成案要經過四分之三立委同意,複決時更需全體公民過半數的投票支持才能生效,因此任何涉及正名、改國號等所謂台獨制憲條款即使提得出來,最後通過的機率可以說是微乎其微。準此,所謂公投入憲就是實質制憲,根本是自欺欺人之談。而公投既是國民總意志的表現,也是實現主權在民的具體表徵,現在又有成文法之依據,強把公投入憲和法理台獨畫等號,其實也未免對台灣的民主實踐缺乏自信了。

    另一有待釐清的議題則是有關連宋訪中是否意味著聯共制台,以及是否就是危及台灣主體性的建構發展。首先必須釐清的是,連宋在大陸公開倡言的是反對台獨,這也是國親兩黨一貫的立場。但是反台獨顯然不應與反台灣畫上等號,也就是說愛台灣,為台灣找出路,各政黨其實可以有不同的立場主張,從台獨,到維持現狀,到主張統一,都是可能的選項,至少應該是受到言論自由的保障。但如果把反台獨簡化為反台,固然是一種選舉語言的操弄,就實質而論確是一種刻意的混淆。

    進一步而言,反台獨不只不應該被簡化為反台,或不愛台灣,同樣的也與是否就會因此危及台灣的主體性不能畫上等號。事實上,就如同愛台灣的方式可以有不同的選項,強調、保有台灣的主體性,也可以有許多不同的法門,並不能簡化為只有主張台獨才是在保障台灣的主體性。在早年的政治情境下,誠然有意的漠視、壓抑台灣的主體性,但在這個議題經由充分討論獲得社會廣泛共識後,重視、強調台灣主體性的同時,也可以建構出不同的概念組合,諸如本土化與國際化的兼籌並顧。如果把台灣主體性與台獨主張完全畫等號,並予上綱為不容碰觸的聖牛,那不只是一種語言暴力,也與民主社會多元包容的本旨有違。

    釐清這些語言迷障,還修憲案以改革國會和落實主權在民的原貌,其實才是我們深化民主法治內涵可為應為之路,那些混淆是非的選舉語言暴力是應該被唾棄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256087
當年反華道具 今日沾沾自喜 BY朱高正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當年反華道具 今日沾沾自喜 BY朱高正

朱高正/黨外圓桌論壇執行長(台北市)

一九四九年十月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北京宣佈成立,徹底改變了《雅爾達協議》所建構的遠東政治格局;使得美國急欲解除日本戰敗國地位,扶持日本成為其箝制蘇聯與中共的重要盟邦。一九五○年二月《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簽訂,六月爆發韓戰,使得美國加速對日媾和的進程。

一九五○年十月二十六日美國國務卿杜勒斯將對日媾和七原則遞交給蘇聯駐聯合國代表馬立克。馬立克回覆提出數項質疑,包括台澎歸還中國問題。其後美國將和約草案送交蘇聯,蘇聯又提出數項意見書,再次強調中國對台澎主權應予確認,仍遭美國否決。一九五一年七月十二日美國公佈和約草案,並於九月四日到九月八日召開舊金山對日和約的國際會議。

美國初始因不承認中共政權,主張由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參加會議,但蘇聯堅決反對;為了儘速扶持日本,使其擺脫戰敗國的身分,美國因而主張中國應在會外單獨與日本締結和約。至於與哪一個中國締約,則由日本方面決定。因此,一九五一年七月十六日蔣介石聲明:「中國被拒絕參加對日和約簽字,乃破壞國際信義之舉,政府絕不容忍。」而八月十五日周恩來也聲明:「舊金山對日和約會議,背棄了國際義務,中國不予承認」,並聲稱該和約為「非法的」、「無效的」。

由於美國要求中國在會外單獨對日媾和,而日本以戰敗國身分卻又享有選擇媾和對象的權利。台灣當局為了爭中國的正統地位,而急於與日方締約,因此予日本以可乘之機。

一九五一年九月十二日,即《舊金山對日和約》簽署後四日,中華民國外交部長葉公超表示:「台灣當局願意以舊金山和約為藍本,與日本簽訂雙邊和約。」而日本國會則於當年十一月二十六日痛快地批准和約。日相吉田茂並說:「日本現在有選擇媾和對手之權,對於如何行使此權,應考慮客觀環境,中國情勢,及其與日本未來之關係,不擬輕予決定。」日本的策略是拖,而台灣則急切萬分。最後是蔣介石下令駐美大使顧維鈞策動美國對日施壓,十二月十日杜勒斯以特使身分赴日,警告日本:「如果日本政府不與中華民國政府簽訂和約,美國國會將不批准《舊金山和約》。」吉田才在二十四日表示不承認中共,願與中華民國締約。

然而日本在賠償問題上卻堅不讓步,談判因此多次陷入僵局。不幸的是一九五二年三月二十日美國國會批准《舊金山和約》,並將於四月二十八日正式生效。這不啻給對日交涉中的台灣當局背上插了一把尖刀。因為和約一旦生效,日本就擺脫戰敗國的身份,恢復主權,在談判上將更為主動。

蔣介石政府為爭取和約生效前與日本完成締約,被迫在賠償問題上全面讓步,終於在《舊金山和約》生效前七個小時完成與日締結和約。

此外,所謂「台灣地位未定論」也是源自《舊金山和約》第二條第二項。美國考慮到假使蔣介石政權不穩時,為避免台灣落入親中共政權,和約可為美軍進駐台灣提供「法律依據」。

《舊金山和約》赤裸裸地展現出美、日等國為自身利益,相互勾結,罔顧國際協約、出賣國際正義的醜惡面貌。有些台灣同胞對現代史茫然無知,還沾沾自喜延伸「台灣地位未定論」作為從事台獨運動的「法律依據」,殊不知所謂的「台灣主體性」祇不過是在美、日強權扶植下的反華道具而已。凡是有血性的中國人當以《舊金山和約》為誡,謹記「弱國無外交」的教訓。

【2004/11/11 聯合報】 @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194688
中日和約明載「中華民國…」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中日和約明載「中華民國…」

王治宇/公(北縣新店)

報載教育部修訂高中歷史課程綱要,淡化開羅宣言,並強化舊金山和約之重要性,以做為戰後台灣地位未定論之基礎,見仁見智,然如果不探究當時的國際局勢,可能會為刻意解讀所誤導。

就時間順序而言,日本向同盟國投降文件第一條規定:「余等遵奉日本天皇、日本政府及日本帝國大本營之命令並為其代表,茲接受美中英三國政府首領於一九四五年七月二十六日在波茨坦所發表,其後又經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所加入之公告所列舉之條款。中美英蘇四國在此文件中將被稱為盟邦。」而波茨坦宣言第八條復規定:「開羅宣言之條件,必將實施。而日本之主權,必將限於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國及吾人所決定其他小島之內。」如果認為日本投降書有國際法上效力,那麼降書內容包含了波茨坦宣言,波茨坦宣言又實施了開羅宣言的內容,即使開羅宣言不具備國際法源之法律位階,其內容也會因後續的條約而被履行。

台灣自被國民黨政府接收後,立刻被畫為中國之行省,根本就不是託管,亦不見盟軍抗議非法,只因為中美英法蘇等國早有默契,縱使沒法源,也可以構成國際法中的合法兼併。然而此時中國大陸正面臨國共內戰,及至一九四九年國民黨政府敗退至台灣,中國大陸全盤赤化之際,中國代表權問題浮上國際舞台。舊金山和約雖欲處理日本及聯軍間之法律關係,惟中國應由何政府代表,即成棘手問題,其解決之道為不邀請中國代表,所以舊金山和約自無從規範日本與非締約國之間的法律關係。合約第二條第二項僅規定日本放棄其對台灣及附屬島嶼之所有權利,卻沒有規定台灣之主權歸屬於中國,實乃必然之理,如逕認為舊金山和約係有意賦予台灣未定之國地位,似嫌速斷。

至於由杜魯門總統提出之「台灣地位未定論」亦產生於相同之時代背景,有鑑於台灣可能被中共攻陷,進而危及美國東亞防堵勢力之戰略布局,若設法將台灣地位中立化,將可削弱中共進攻之法律正當性,並增加美國介入戰事的正當性。惟其後兩岸對峙局勢已告穩定,台灣地位未定論即被美國政府揚棄。

隨著一九五二年中日和平條約之簽訂,台灣地位之歸屬應已臻明確,舊金山和約對台灣之重要性亦大幅降低。縱使中華民國政府為了爭取日本之友好及承認而被迫接受未載明台灣主權歸屬之文字,依中日和約第十條「就本約而言,中華民國國民應認為包括依照中華民國在台灣及澎湖所已施行或將來可能施行之法律規章而具有中國國籍之一切台灣及澎湖之居民及其後裔,中華民國法人應認為包括依照中華民國在台灣及澎湖所已施行或將來可能施行之法律規章所登記之一切法人」之規定,台灣人民依本條都成為中華民國國民了,還要硬拗說中華民國人民所居住的土地是地位未定的無主地或是託管地,殊難想像。

【2004/11/11 聯合報】 @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194687
中華民國已被「台獨」與「獨台」挾持,誰能讓他起死回生?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國父創立的中華民國已被台獨與獨台挾持了!

目前是植物人的狀態…

李登輝的國民黨把中華民國變成植物人,泛藍的「獨台」與泛綠的「台獨」聯手「拔管」,中華民國剩沒幾天好活…

共產黨突然介入,因為他還不想辦喪事,又插管回去了…

但,誰能告訴我,誰能讓這植物人起死回生?還是要他「重新投胎做人」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186472
[ZT]陳水扁應向許文龍致歉並向江丙坤道謝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社論
陳水扁應向許文龍致歉並向江丙坤道謝
豈僅北京的「反分裂國家法」是陳水扁「逼出來的」。其實,許文龍的「退休感言」也是陳水扁造成,江丙坤的「緬懷之旅、經貿之旅」亦是拜陳水扁之賜。

陳水扁逼出了北京的「反分裂國家法」,又藉「扁宋十點聲明」公開承認「台獨做不到就是做不到」;這必然是許文龍發表「退休感言」的主要原因之一。許文龍知道,陳水扁的台獨搞不下去了,難道叫他許文龍一個人搞下去?

同樣的,陳水扁逼出了北京的「反分裂國家法」,又藉「扁宋十點聲明」宣示兩岸和解、合作、和平;至此,陳水扁「綠行藍路」的態勢已是十分明確,難怪連戰戲稱「扁宋聲明」不啻國民黨的文告。既然陳水扁宣示要改走藍色的路,則國民黨為何不可先行一步?

在第一時間,陳水扁團隊對於許文龍事件及江丙坤事件的回應,顯得手足失措,荒腔走板。面對許文龍白紙黑字的「退休感言」,綠營竟想用「非出於自由意志」數語加以淡化;另對江丙坤往訪大陸,則全力加以醜化,甚至恫嚇將繩之以法。如此是非不分,利害不分,顯見當局方寸已亂,眼看著就要一錯再錯。

對於許文龍事件,首先要建立判別是非的標準。綠營說,許文龍是「背叛」;這是以台獨的標準來判別的。但是,倘若陳水扁的新路線真的是「遵守中華民國憲法」、「中華民國是最大公約數」、「四不一沒有」、「兩岸三通」,並認為「台獨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則許文龍就不是「背叛」,反而是響應了陳水扁的新路線。否則,豈能不追究陳水扁的「背叛」,卻竟謂許文龍是「背叛」?

同樣的,對於江丙坤事件,亦必須建立判別是非的標準。如前所述,倘若陳水扁的路線是「綠行藍路」,是「中華民國」,是「台獨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則江丙坤一行,既以民主政黨的地位,又以民意代表立法委員為組成主體,且是藍色路線的正統,更表明「與其說是兩岸國共合作,不如說是台灣朝野合作」,甚至在北京達成的「十點共識」,亦不啻就是陳水扁歷次文告及「扁宋十點」之落實。事理明顯若此,則陳水扁欲醜化江丙坤此行,究竟是要醜化此行之精神與成就,或者其實只是要醜化國民黨而已?

國民黨派江丙坤登陸,當然有與主政當局較勁的意味。然而,政局走到今日地步,陳水扁竟跳出來指江丙坤之行是「時空錯亂」,並又扣上「國共合作」的紅色大帽子;謝長廷卻認為,若能對兩岸局勢有所助益,願予祝福;兩相對照,可見主政者的反應是可以選擇的,而絕非只有醜化栽贓一途。否則,難道只有被陳水扁籠絡的宋楚瑜可以寄託調節兩岸的任務,反而不容真正的在野黨為兩岸和平互動貢獻心力?

情勢十分明顯:自「反分裂國家法」出台,至許文龍發表「退休感言」,至江丙坤與北京當局達成「十點共識」,在在皆是陳水扁「正名制憲」台獨路線宣告崩解後所出現的骨牌現象,也是台獨鐘擺失控所形成的劇烈反向回盪。

判別許文龍事件與江丙坤事件的是非標準,但看陳水扁未來走的是台獨路線或中華民國路線。倘若陳水扁真的已經揚棄了台獨路線,他就不可指許文龍「背叛」;反而應向許文龍及其他過去的台獨支持者致歉,因為一切皆因陳水扁「自欺欺人」所致。相對而言,倘若陳水扁真的已經走上「中華民國」的道路,他就不必給國民黨戴什麼「國共合作」的紅帽子,而應因勢利導地對江丙坤所說的「朝野合作」表示欣賞與感謝。陳水扁也許嫌江丙坤端給他一盆有國民黨體味的洗澡水,但千萬不可將盆子裡的嬰兒與洗澡水一齊倒掉。

如今,陳水扁團隊及綠營對許文龍及江丙坤的是非評價錯亂;最主要的是因不知道應當站在「台獨」或「中華民國」的是非標準上來評價此事。也就是說,只因陳水扁的路線錯亂、誠信錯亂,所以台灣的一切政治是非標準也就錯亂了;於是,對許文龍及江丙坤的是非評價,又豈能不錯亂?

【2005/04/01 聯合報】 @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186434
[ZT]馬英九32小時香江之行 謝長廷廈門夢落空
推薦1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Princess蕾蕾☆


馬英九32小時香江之行 謝長廷廈門夢落空



台北市長馬英九與媒體記者暢談訪問香港成果。


高雄市長謝成廷出示廈門市長的邀請函。

編輯蔡卓芳/整理

馬英九與長謝長廷兩位直轄市長,在任內都曾提出走訪香江或大陸計畫,做市政交流。1999年3月,台北市長馬英九32小時旋風式訪香港成行;2000年7月,高雄市長謝成廷欲訪廈門,因為行政院要求補件不及,最後放棄廈門行。

1999年3月,馬英九率市府首長及商界代表,赴澳洲參加亞太城市會議,回程順道訪問香港。香港曾拒發馬英九簽證,香港回歸大陸後,港府同意馬英九過境訪問,被解讀為是中共釋出「明顯的善意」,頗具政治意義。

行前,大陸海協會常務副會長唐樹備表示,馬英九是以私人身分訪港,不會和港府進行官方接觸,特區政府可以按照基本法或出入境條例,自行處理馬英九訪港一事。當時,馬英九雖以私人身份訪港,強調只談市政問題,不談政治問題,但在香港的32小時,馬英九顯然享有近官方的待遇,也拜會了港府的官方機構。

馬英九抵達香港時,專責涉台溝通工作的香港特首顧問葉國華前往接機。出席晚宴的包括香港民主黨主席李柱銘及多位民主派政界人士,以及與北京關係極佳的現任行政會議議員梁振英、前港府公務員事務司陳祖澤、前港府房屋司廖本懷等人。

馬英九喜歡慢跑,到了香港也不忘晨跑,掀起一陣旋風。許多女記者跟著馬英九,一邊慢跑,一邊採訪。

隔年, 2000年7月,謝長廷在就任民進黨黨主席之前,接受廈門市長朱亞衍之邀,欲訪廈門。謝長廷行前說:「廈門和高雄是一個國家的兩個城市。」此番「一國兩市」說,得到北京善意的回應,但也引發民進黨內爭議。謝長廷密會陸委會主委蔡英文,爭取廈門行,蔡英文的第一個反應是「不可行」,因為找不到能讓謝去的法令。

謝長廷強調,此行是城市交流,屬文化、城市交流層次,層級不高。而且,新政府對大陸政策是以和解為前提,高雄市才想做破冰之旅,如果政府對大陸的政策是「對抗、保守、緊繃」,高雄市也不會有今天的動作,出訪意願堅定。陸委會隨後表示「再看看」,總統府方面則表明「不贊成但不便阻攔」。

由於謝長廷希望在7月22日就職民進黨主席前,以高雄市長身分參訪,時間相當緊迫,陸委會對謝長廷提出的申請,沒有退件,但不斷要求「補件,謝長廷成行的希望渺茫。最後,謝長廷因為補件不及,在時間壓力下,宣布取消廈門行。

馬英九與謝長廷的城市交流之行,一個如願,一個未如願。過程中,中共政府的態度耐人尋味。

香港曾經拒發馬英九的簽證,但香港回歸大陸後,馬英九的港簽順利,被外界認為是中共政府對馬英九釋出善意。謝長廷有意訪廈門的消息曝光後,中共的第一反應是震怒。之後,謝長廷的「一國兩市」說讓中共態度逆轉,透過港媒表示,願意邀請主張一個中國的台灣地方官員,以地方官員的名義來訪。香港媒體還報導,澳門台灣總商會會長陳忠勇證實,他曾通過國家主席江澤民之子江綿恆居中協助,遊說北京高層,使北京同意謝長廷訪問廈門。

中共在一個中國的原則下,對謝長廷釋出善意,同意參訪。外界認為,若謝長廷訪廈門成功,是中共統戰的一大勝利,也是兩岸關係一項重大發展。北京方面對謝長廷與陳水扁總統存在的「長扁之爭」早就了然於胸,因此謝長廷以一國內的兩城市定位高廈兩市後,北京趁機向謝長廷表達善意,進而在兩岸問題上形成另一種「長扁之爭」,對陳水扁形成壓力。

最後,謝長廷自行宣布取消廈門行,在遺憾之餘,以不為難中央為由,讓陸委會有了下台階。謝長廷適可而止,給足了陳水扁新政府一個大面子。

謝長廷7月7日取消廈門行後,中共涉台權威人士在7月15日透露,繼廈門市長邀請高雄市長謝長廷訪問廈門之後,中共中央規畫由上海市出面,邀請台北市長馬英九訪問上海。涉台人士指出,從「市對市」的角度來說,北京市、上海市都能與台北市「對口」,但是中共中央認為,北京市是中共首都,中共領導人都在北京市,政治敏感度太高;而台北市是「中華民國的首都」,北京與台北不適合進行城市互訪。上海是大陸對外開放的國際城市,沒有政治敏感問題,適合與台北市交流。
【2002/08/31 聯合新聞網】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184965
[ZT]江丙坤登陸 扁長不同調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國民黨副主席
江丙坤登陸 扁長不同調
陳總統痛批此時推動「國共和談」時空錯亂 謝揆指「去和解一下也不錯」 若對台灣有幫助 會給予祝福

記者蔡惠萍、朱若蘭/台北報導

國民黨登陸與中共接觸,總統陳水扁和行政院長謝長廷昨天不約而同發表看法。陳總統跳出來痛批這時推動「國共和談」是時空錯亂,謝長廷則對國民黨副主席江丙坤訪大陸表示贊同。總統、院長明顯不同調。

國民黨副主席江丙坤正率團訪問大陸,國民黨主席連戰也計畫訪問大陸。陳總統昨天上午在青輔會青年公共參與學苑成立大會致詞時,批判國民黨在反分裂法通過之際,跑去對岸推動國共和解、和談,把政黨擺在國家之上。

他說,團結台灣,才有可能穩定兩岸,否則現在(指江丙坤)有人跑到對岸去,接下來還有人(指連戰)要跑到對岸去,說要推動國共和解、國共和談,真的有點時空錯亂的感覺,彷彿又回到六十、七十、八十年前,又回到一九四五年、一九三五年、一九二五年的訓政時期,可是現在是二○○五年,這樣對嗎?現在已是民主憲政,能夠透過所謂的國共合作,簽下什麼東西,這是不可能想像的。

他說,如果我們不團結、繼續地藍綠二分、朝野對抗,還需要有什麼「反分裂國家法」嗎?沒有「反分裂國家法」,我們自己國家先分裂,這才是台灣最大的危機。

不過,謝長廷稍後在立法院答詢時則呈現不同觀點。他說,中國國民黨與中國共產黨在歷史上有很多恩怨與仇恨,「有時候會連累我們」,因此,江到對岸「去和解一下也不錯」,若對台灣有幫助,會給予祝福。

他表示,他不會揣測江丙坤訪問中國的動機,他相信,以江丙坤的資歷,一定會考慮台灣人民的利益和感受,會做出對台灣有利的事。民間團體本來就可以到對岸訪問,且交涉事宜若涉及公權力,應經由政府同意,他不認為會造成什麼損害。

謝長廷說,國共兩黨過去在內戰時「殺了很多人」,因為兩黨在歷史上的恩怨,過去轉換成台灣與中國大陸的仇恨,這對台灣人不利,因為台灣及民進黨原本對中國大陸沒什麼仇恨,所以讓江丙坤去和解也是不壞。
相關新聞見A4
【2005-03-30/聯合報/A1版/要聞】


扁:有人此時去大陸 時空錯亂
暗批江丙坤回到訓政時期 暗駁呂冷漠說 指326遊行2/3是台北人


記者李濠仲/台北報導

326大遊行後,陳水扁總統上午首度打沈默,把砲口對向正在大陸訪問的國民黨副主席江丙坤,和國民黨主席連戰五、六月的訪問大陸計畫。陳總統說,「此時此刻,有人已經跑到大陸,接下來還有人要去,說是要『國共合作』、『國共和解』,我們實施民主憲政,能夠把政黨利益擺在國家之上嗎?這不是時空錯亂嗎?」

陳總統說,此時此刻的兩岸情勢,居然還有人要跑到對岸去,說要推動所謂的國共和談,這是大家不可能想像的事。好像回到七十、八十年前的訓政時期,對岸北京沒有軍隊國家化,一切要服從黨的絕對領導,以黨領軍、以黨領政,這是大家都清楚的事,現在有些人好像要在民主憲政的此時此刻,回到1945、1935、1925年的訓政時期,這不是時空錯亂嗎」

今天是青年節,陳水扁上午出席青年公共參與學苑成立大會時,面對青年代表,突然話鋒一轉,對江丙坤的大陸之行提出批判。除了砲轟江丙坤、連戰,陳水扁還反駁了呂秀蓮副總統。

呂副總統則日前批評台北市民冷漠,並質疑326遊行時「台北市人到那裡去了?國家有難時,人都跑掉了」。陳水扁上午反駁說,326大遊行,不僅年輕人沒有缺席,很多台北人也站出來了,當天有那麼多人,光靠南部遊覽車動員是不夠的,台北人也不冷漠,因為參加遊行的人中,有三分之二都是台北人。

陳總統上午參加青年公共參與學苑成立大會時,首度談到上周六落幕的326大遊行。
【2005-03-29/聯合晚報/1版/要聞】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184937
[ZT]蘇貞昌:願以黨主席身分訪大陸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蘇貞昌:願以黨主席身分訪大陸

記者黃雅詩/台北報導


民進黨主席蘇貞昌昨天接受電視專訪時表示,如果對兩岸互動有助益,他也盼望以執政黨主席的身分出訪中國。

蘇貞昌表示,政府尊重民間團體進行兩岸交流,他也是一個團體的領導人,他願意出訪中國,但前提是不能要求他放棄台灣是獨立國家的基本立場,不能叫他不准帶國旗。

相關黨政人士說,中共最近不斷透過拉攏國民黨,很快下個拉攏目標就是親民黨,因此黨內評估,蘇貞昌訪中可以打亂中共侵略台灣的布局。

對於奇美董事長許文龍發表親中的退休感言,黨政人士透露,其實許文龍被迫轉變立場主要是中共已開始將奇美大陸廠的一些台幹抓起來。

【2005/03/31 聯合報】 @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184933
國共黨對黨協商 達十點共識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國共黨對黨協商 達十點共識

特派記者汪莉絹/北京報導

中共中央台辦主任陳雲林與國民黨副主席江丙坤分別率領中國共產黨與中國國民黨協商團隊,昨晚在釣魚台國賓館舉行工作性會談,雙方達成十點共識。

根據國民黨文傳會主委張榮恭轉述,其中最重要的共識是,大陸明確同意與台灣簽署台商權益保障協議。中台辦經濟局局長何世忠表示,大陸未來與台灣簽署的這項協議屬於民間性質,並將建立在互惠互利的基礎上。

這是國民黨政府遷台五十六年來,國共兩黨首次進行正式工作性會談,象徵兩岸「黨對黨」對話模式正式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184900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