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往事曾經如此
市長:blackjack  副市長: juntruth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往事曾經如此】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大社會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精忠報國之BBS版by南琛
 瀏覽1,290|回應3推薦1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正妹減壓

精忠報國之BBS版by南琛


南琛

話說岳飛辭去了元帥之職,帶著岳雲張憲二人回到了湯陰老家。湯陰縣的地方官員等少不得又忙了一陣,當晚擺了酒席為岳飛一行三人接風。席間岳飛眉頭緊鎖,悶悶不樂。湯陰縣的知縣見了,心下不安,便問道:「元帥為何事煩惱?莫不成還在為秦檜等議和之事鬧心?」

岳飛歎了口氣,道:「既不在其位,便不謀其政,岳某既已解甲歸田,朝廷的事,還去想他作甚?只是有一樁事,俺從小便閒不住,總要有點事做做才好,岳雲和張憲更是年輕人的性子,像這樣長久無所事是,豈不憋壞了他們?想來想去又沒什麼合適的事做,是以煩惱。」

知縣聽了不禁微笑道:「原來如此。元帥不須煩惱,下官倒有個主意,包元帥和二位公子每天有事做不說,還可學到最新的科學知識,對二位公子以後轉業到地方工作不無好處,且花費不多,元帥大可承擔得起。」

岳飛聽了,忙問道:「是什麼事,你且道來。」

知縣道:「現今全國都在搞一個叫網絡的東西,據說是從萬里之外的美利堅傳入我國的。上網已成為我國青年的一件大為時髦之事,前幾天我看了邸報,上網的人被稱為新新人類,網蟲一族,可見其熱。本縣在上個月正式開辦上網業務,網費一個時辰四錢銀子,話費一個時辰三錢,如網費一次性交一兩,元帥如有興趣,下官這就讓人給元帥辦好,即時開通。元帥上網後,不僅可消磨時間,學習電腦網絡知識,更可瞭解最新的軍事情報和軍事學術屆的最新研究成果,對元帥以後復出也是一件大有裨益之事。」

岳雲張憲聽了鼓掌道:「妙極,妙極,咱們早是不曾聽說有這樣的好事,早知道,在部隊上就上了。」

岳飛沉吟一會道:「既是如此,就煩勞貴縣給咱辦一下這事,費用俺們還是該交多少就交多少便了。」

次日電信局之人便來岳飛家安裝,來時方知岳飛家尚無電腦,電信局的人少不得又解釋了一番,岳飛雖覺麻煩,且一百兩銀子一台的電腦又價值不菲,禁不住岳雲張憲的一再掇竄,也就答應去買一台。

正要出門,卻見有人拜訪。原來是湯陰縣鵬舉電腦有限公司的經理聽說岳爺要上網,特來贈送本縣新進抗金牌電腦一部,岳飛見了忙說:「這如何使得?」經理道:「岳元帥乃是國家的大功臣,理應享受這等待遇,些須小事,何足掛齒,元帥一定要收下,這是本公司莫大的榮譽。」再三再四,把電腦留在了岳飛家中。

電腦公司的人才走,電信局局長又來,岳飛忙迎入。局長道:「昨夜局裡開了緊急會議,一致認為元帥一家精忠報國,素為我等敬仰,且湯陰小縣,能出元帥這樣一個大人物,也是無上的光榮,會議因此決定,元帥家的上網費和電話費並入網費全免,俺特來向元帥說一聲。」

岳飛大驚道:「俺何德何能,豈能享受如此待遇。」

局長道:「元帥不須客氣,在下等恨不能為元帥做更多的事。」說罷告辭而去。

岳飛歎道:「能得父老如此關愛,俺此生也不虛了。」

閒話休說,當晚岳飛岳雲等三人便上網流覽,果然是美不勝收,應有盡有,三人先去看了關於軍事方面的一些網站,又開始看其他。忽見有一個鏈接曰論壇,岳雲道:「這論壇不知是什麼東西,俺看在線人數有一千多,想必是一個好所在,何不進去看看。」說罷用鼠標點了一下。

進得論壇,卻原來儘是些文章,三人點了幾篇看了,頗覺不錯,再看幾篇,又覺無聊,張憲無意中點了一下刷新,卻又見有了幾篇。三人看了半天,但見論壇內各種文章魚龍混雜,也有好的,也有差的,也有搞笑的,也有悲哀的,也有古典的,也有現代的,也有詩詞,也有小說等等,不一而足。岳飛看了半天,微微搖
頭,道:「這裡面好東西是有的,差的也不少,譬如這古詩詞,實在是不堪入目。」

岳雲忽道:「爹爹不是寫過一篇滿江紅嗎?何不就貼在上面,也好讓他們見識見識。」張憲大聲叫好,岳飛笑道:「貼出來沒的惹人恥笑,而且俺拼音不熟,打字慢。」岳雲一疊聲的道:「不怕不怕,我來貼,正好我在部隊上當過幾天打字員,倒也不慢。」於是便點了一下加貼。

豈知點完後,卻有提示說:「如果您是新用戶,請現在註冊。」岳飛眉頭一皺,道:「恁地麻煩。」說話間岳雲已進到註冊界面。

只見上面有提示要填筆名,岳飛道:「就填個鵬舉吧。」不想填好後卻有提示說:對不起,此名已被註冊,請重新填寫。岳飛皺眉道:「何人如此無聊?俺的名字也要搶。」岳雲又填了岳飛,岳雲,張憲等數個名字,都被人搶注,岳飛大怒,道:「無聊,無恥,竟有這等事,氣煞我也。」說罷搶過鍵盤,用全拼法打入「怒髮衝冠」四個字,不想卻一舉通過,三人齊聲歡呼。

註冊完畢,岳雲便將岳飛所寫滿江紅貼了上去,隨後便開始刷新,眼看一個時辰過去了,卻老也沒人跟貼,三人不由氣餒,岳飛便道:「先睡吧,夜也深了,明天早上起來看。」岳雲等二人甚感沒趣,也就睡了。

次日清晨,岳飛正熟睡間,只聽隔壁岳雲大喊道:「爹爹快來看,有人跟咱們的貼啦。」岳飛一時被驚醒,一軲碌爬起來,顧不得換衣,飛奔至電腦前,只見岳雲張憲二人滿臉紅光,興奮不已,便往電腦上看去,只見在滿江紅下有十數個跟貼,起先一人跟道:「好詞,絕妙,讀之令人熱血沸騰。」後面有人紛紛跟道:
「果然好詞。」「好。」「妙。」更有人在下面說:「吐血推薦,絕妙好詞。」「怒兄真是俺的偶像。」岳飛見了,微微一笑道:「跟貼雖多,但大多是奉承之詞,不可太當真了。」

三人在電腦前坐了一上午,但見跟貼雖不見增加,點數卻直線上升,到吃午飯時,已經到了一千多點,岳飛道:「先吃飯,吃完再看,順便給大家回個貼。」

吃完飯,岳飛正欲睡個午覺,只聽岳雲在高聲怒喝,道:「豈有此理,卑鄙無恥。」岳飛忙跑到電腦前,問:「何事生氣?」

岳雲指著電腦說:「爹爹你看。」只見在滿江紅最下面,有一人名為哈迷吃,發貼道:「是愛國主義還是狹隘的民族主義?——評怒髮衝冠的滿江紅。」進去看時,但見洋洋千言,大體是說滿江紅乃是一首狹隘的民族主義大爆發的詞,此詞以大漢族主義為其根本特徵,歧視女真人,看似愛國,實為狹隘云云,末了諷刺
道:「這個名叫怒髮衝冠不外乎是一個狹隘的民族主義者,這樣的人,實為民族團結之大敵,建議斑竹刪了此貼,不要讓論壇成為民族主義者販賣其思想的場所。」云云。

岳飛見了氣滿胸膛,喝道:「這哈迷吃居然也上網,一派胡言,可惡之極。」張憲道:「倒不一定是哈迷吃本人,或許也是冒充的。」岳飛道:「管他真假,此貼不可不回。」說罷顧不得睡覺,口擬回貼一篇,由岳雲快速打上,題目就叫:捍衛主權難道是狹隘?——駁哈迷吃之謬論。此篇有兩千餘字,比之哈迷吃的多
了一倍有餘。

打完貼上已是午後,不久就有人名叫梁紅玉,跟貼道:支持怒發衝冠,打倒哈迷吃。

又有一名為鐵滑車之人道:哈迷吃是金國的奸細,大家不要上他的當。岳飛見了笑道:「畢竟還是明白人多。」正說間,只見有人名為金兀朮,發貼道:這是愛國主義嗎?——也談怒髮衝冠的大作滿江紅。岳飛拍案道:「他也來湊熱鬧。」岳雲道:「待孩兒回他一篇。」說罷便回了一篇名為:什麼叫愛國主義?——駁
金兀朮。

這時已是下午,論壇上關於滿江紅的討論也越見熱烈,發言的共有數十人,分別分為兩大陣營,一方有梁紅玉,鐵滑車,牛頭山,黃天蕩,雙槍陸文龍等人,另一方有哈密吃,金兀朮,我是女真人,黃龍府等人,岳飛等打了一天的字,不免有些疲憊,岳飛建議道:「今晚出去吃飯,順便商量一下怎麼回答他們。」

吃罷晚飯,回到電腦旁,打開一看,只見又有新內容,有一人名為秦檜,發一貼道:戰與和的利弊——論什麼是真正的愛國。又有一人名為宋高宗,發貼道:打就能解決問題嗎?——與怒發沖冠兄商榷。當既有人道:打倒漢奸秦檜,打倒宋高宗。又有人道:請不要輕易打倒,要允許人說話。岳飛怒道:「這兩人也來了,好,今晚不睡了,熬個通宵。」

張憲獻計道:「我看在論壇上爭論,人多者為勝,元帥何不多注幾個筆名,交替使用?此為疑兵之計。」岳雲道:「有理。」岳飛沉吟道:「這樣怕不好罷,這畢竟不是打仗。讓人知道多不好。」

張憲道:「以前俺聽說美利堅有俗話說在網上沒有人知道你是一條狗。想必說的就是這英特網,既然如此,何妨多用幾個名字。若是他們用好幾個,俺們只用一個,豈不是顯得俺們人少,倒是支持他們的人多?反正也沒人知道,就多注幾個算了。」

岳飛歎了口氣,道:「也罷,就按你說的做。」當下岳雲又注了七八個名字。

話說岳飛等三人一夜沒睡,寫了兩萬多字節的長文:永遠的愛國主義——兼談與狹隘的民族主義的區別。此文上下數千年,縱橫幾萬里,三人查了包括十萬個為什麼在內的十多本參考書,端的是義正詞嚴,熱血沸騰。寫完後,三人均覺滿意,岳飛道:「這一下他們沒話說了。」此時天已大亮,三人貼完後就睡了。

直到下午,三人才起床,顧不得洗臉,便打開電腦,待上網後一看,只見此文後跟了數十個貼子,有叫好的,也有罵的,哈迷吃更發了一長貼,曰:我可以冷笑嗎?——駁怒髮衝冠之愛國主義。金兀朮也發貼道:我害怕這樣的愛國主義。秦檜也有重量級的長貼,題目叫:秦檜是漢奸嗎?——兼談漢奸的形成和實質。岳飛見了,一陣頭暈,道:「實在可氣,氣死我了。」岳雲道:「待我來對付他。」便用新注的筆名靖康恥跟秦檜之貼,道:你這狗娘養的給俺閉嘴。才跟完,便有人道:請不要罵人,有理講理。秦檜回道:你不是狗娘養的,你是豬娘養的。岳雲大怒,發貼道:你這狗娘養的大漢奸沒有權利說話。秦檜立刻回道:你這豬
娘養的才是漢奸。

當即有人發貼,道:關於漢奸問題,請看轉貼。內附轉貼一篇,曰:漢奸發生學。

宋高宗發貼道:漢奸有沒有說話的權利?——談談言論自由。岳飛見了說:「這篇一定要回。」便回貼一篇:漢奸有說話的權利嗎?

這時有人出貼道:怒MM息怒,聽俺講幾句。岳飛皺眉道:「什麼叫MM?」張憲道:「好像是妹妹的諧音。」岳飛又氣又笑,道:「真真氣死我了,居然把俺當女的。」

正說間,有人發貼道:關於言論自由,請看什麼是自由主義者。有人跟貼道:老大,請不要談自由主義。岳飛道:「越來越亂了,跑題跑得一踏糊塗。」張憲道:「不如這樣,我們不是有好幾個名字嗎?對每一個不同的問題,用一個名字。兵來將擋,水來土淹。」岳飛點頭道:「這樣也好。」當下三人又是一夜沒睡,發了數個長貼:分別叫:愛國主義的實質;漢奸,我永遠唾棄你;我們需要什麼樣的自由。寫完後,又是東方發白,哈欠連天。

一覺睡到下午,三人都有點精力不濟,岳雲上網一看,昨天自己罵秦檜的貼子已經不翼而飛,一時大怒,張憲道:「估計是被斑竹之類的刪了。」岳飛怒道:「豈有此理,俺一定要討個說法。」說罷發貼一個,曰:請給我一個刪貼的理由。嚴厲質問斑竹為何刪了貼。貼出去不久,有人跟道:有理,俺支持。岳飛等正欣
慰間,哈迷吃發一貼道:你以為你是誰?金兀朮也發一貼道:斑竹不能刪貼嗎?秦檜也出一數百字節的貼子,道:別擺出一副委屈樣。梁紅玉出來打圓場,道:怒MM,聽俺解釋幾句。岳雲大怒,立刻又發一貼,道:我的貼子錯在那裡?一時忙亂,卻用了另一個ID。此貼一出,立刻引起軒然大波,哈迷吃道:請看愛國者的真面目。秦檜道:這人究竟有多少個ID?牛頭山跟道:用多少ID是別人的自由,與你何干?一時間論壇又亂作一團。

岳雲頗為尷尬,岳飛責備道:「我早說別用那麼多的名字。」

張憲道:「現在最主要的是抓住主要矛盾,問斑竹為什麼刪貼。」

岳雲又發貼道:請不要轉移話題,再問斑竹為什麼刪貼?

這時斑竹精忠報國發一貼道:關於刪貼的事俺說幾句。進去看時,只見裡面寫著:怒MM昨天有幾個灌水的貼子,我把它們刪了,主要是為了能讓大磚在一版多停留一段時間,這裡刪貼的尺度比較鬆,一般只刪水貼和廣告,特別這兩天水比較大,俺刪的也就多了一點。

岳飛皺眉道:「什麼灌水大磚,看不懂。」

正說間,有人發一貼,題目叫:BBS上的灌水與造磚。進去一看,方才瞭然。

經過這兩天奮戰,岳飛等三人深感疲憊,卻又欲罷不能,岳飛歎道:「本意是想在網絡上找一點有用的東西,順便也學點知識,卻不料搞成這樣。」

張憲道:「不如我們來點高姿態,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一說,順便也道個歉,這事就算完了,以後也好在論壇繼續待下去。」

岳飛沉吟道:「要我道歉?俺又沒錯。」

張憲笑道:「錯不錯自有公論,先說一聲,主要是顯得高姿態,更主要的是把這事了結了,並不是說錯了。」

岳飛點頭道:「這也有理。這樣好了,由我來口述,雲兒打字,憲兒在旁邊補充。」三人又窮一夜之力,寫了一篇三萬多字節的文章,題目叫:關於這幾天爭論的來龍去脈及我的道歉。寫完後,三人又看了數遍,貼了出去,岳飛歎氣道:「終於把這事了結了,可以睡幾天好覺了。」

次日三人上網來看,只見有無數人跟貼,其中哈迷吃等人也說了一些道歉的話,三人正欣慰間,忽見有人發一萬餘字節的長貼,題目曰:是道歉還是重新挑起事端?——我看這兩天的爭論並怒發衝冠的道歉。三人大叫一聲,一起昏了過去。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182246
 回應文章
把成語用到登峰造極的小學生作文
推薦2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叮咚
正妹減壓

今天是國慶節,放假一天,爸爸媽媽特地帶我們到動物園玩。

按照慣例,我們早餐喜歡吃地瓜粥。今天因為地瓜賣完了,媽媽只好黔驢技窮地削些芋頭來濫竽充數。沒想到那些種在陽台的芋頭很好吃,全家都貪得無厭地自食其果。

出門前,我那徐娘半老的媽媽打扮的花枝招展,鬼斧神工到一點也看不出是個糟糠之妻。頭頂羽毛未豐的爸爸也趕緊洗心革面沐猴而冠,換上雙管齊下的西裝英俊得慘絕人寰,雞飛狗跳到讓人退避參捨。東施效顰愛漂亮的妹妹更是穿上調整型內衣愚公移山畫虎類犬地打扮的艷光四射,趾高氣昂地穿上新買的高跟鞋。

我們一丘之貉坐著素車白馬,很快地到了動物園,不料參觀的人多到豺狼當道草木皆兵,害我們一家骨肉分離。妻離子散的爸爸鞠躬盡瘁地到處廣播,終於查找到差點認賊作父的我和遇人不淑的妹妹,困獸之鬥中,我們螳臂當車力排眾議推已及人到擠到猴籠前,魚目混珠拍了張強顏歡笑的全家福。

接著到雞鳴狗盜的鳥園欣賞風聲鶴唳哀鴻遍野的大自然美妙音樂。後來爸爸口沫橫飛地為我們指鹿為馬時,吹來一陣涼風,讓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慄,媽媽連忙為爸爸黃袍加身,也叮囑我們要節哀順便。

到了傍晚,因為假日的關係,餐廳家家鵲占鳩巢六畜興旺,所以媽媽帶著我們孟母參遷,最後終於決定吃火鍋。有家餐廳剛換壁紙,家徒四壁很是美麗,燈火闌珊配上四面楚歌,非常有氣氛。十面埋伏的女服務生們四處招蜂引蝶,忙著為客人圍魏救趙口蜜腹劍到讓人誤認到了西方極樂世界。

飢不擇食的我們點了綜合火鍋,作懷不亂的爸爸當頭棒喝先發制人,請求為虎作倀拿著刀子班門弄斧的女服務生,快點將狡兔死走狗烹,因為尸位素餐的我們一家子早就添油加醋完畢,就等著火鍋趕快沈魚落雁好問鼎中原,可惜鍋蓋太小,有點欲蓋彌湯料沸騰後,熱得樂不思蜀的我們趕緊解衣推食好大義滅親上下其手,一網打盡撈個水落石出。

火鍋在我們呼天嗆地面紅耳赤地蠶食鯨吞後,很快就只剩滄海一粟,和少數的漏網之魚。母範猶存的媽媽想要丟參落四放冬粉時發現火苗已經危在旦夕,只好投鼠忌器。幸好狐假虎威的爸爸呼盧喝雉叫來店員抱薪救火,終於死灰復燃,也讓如坐針氈的我們終飽私囊。鳥盡弓藏後,我們一家子酒囊飯袋,沆瀣一氣,我和妹妹更是小人得志,沾沾自喜。

不料結帳的時候,老闆露出廬山真面目,居然要一飯千金,爸爸氣得吳牛喘月,媽媽也委曲地牛衣對泣。

啊!這三生有幸的國慶節,就在爸爸對著錢包自慚形穢大義滅親後,我們全家江郎才盡,一敗塗地。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187850
天下最悲壯的事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那天約了個女網友見面,地點某公園,正值早晨人員稀少。

  時間快到時忽然發現肚子疼。

  詛咒著賣油條的無良小攤,繼續忍著等。

  疼。
  很疼。
  相當疼。
  急衝去廁所先。

  一番狂轟濫炸後,頓時為之一爽,摸口袋時僵住:沒帶手紙。
  等會有人進來要張便是。

  於是等。
  二十分鐘也無人進來。

 正值深秋,廁所通風條件良好,剛進來時著實讚了一番,現在卻深深地感到風吹屁股涼的痛苦。

  忍了。

  等了網友若干時間,站得疲憊不堪,剛蹲下時著實愜意了一把,現在卻深深地感到雙腿麻冷脹痛的痛苦。

  忍了。
  鼻炎今天剛好,進廁所聞到臭味很是為自己鼻子恢復了嗅覺而高興了一會,現在卻深深地感到肺臟嚴重中毒的痛苦。

  忍了。
  此公園平日遊人就稀少,剛來時頗得意自己把約會之處定於此,現在我這顆心卻是撥涼撥涼的。

  忍無可忍,撥出手機,呼叫援兵,接通。

  這麼一件尷尬的事總不能很露骨地直接朝朋友講吧?於是我們先從天氣聊起,到伊拉克戰局到海馬的繁殖過程到外星球的生命體。

  說到秦始皇長得什麼樣時我終於覺得機會到了,於是輕啟朱唇羞澀不已地說道:那個,我。。。。。

  手機傳來喜悅的音樂聲,沒電自動關機了。
  我終於傻了。
  等。
  我等。
  沒人。
  我忽然有種想哭的感覺。

  幸好這時候廁所外傳來腳步聲,我精神大振,所謂天無絕人之路,人有悲歡離合,船到橋頭自然直。。。。。。

  我確信我的思維一下子敏捷了起來。
  在那個人剛剛進來時我便暗運內勁以低沉有力的男中音叫道:兄弟,借張紙哥們忘帶紙了。

  那個人觸電一般叫了起來:怎麼是男廁所?

  接下來唸經一般低頭回走:對不起對不起走錯了走錯了。
  原來是個女的走錯門了!
  一個男人在最脆弱的情況下居然被一個女人看見了!

  悲憤交加。

  然而十秒鐘後我才知道我錯了。
  我實不該悲憤的。

  十秒後那個女人又在外面叫了起來:我沒走錯啊,怎麼女廁所裡有男人在裡面?!

  紅,一層一層在我臉上添著色,淚水充盈著我的眼眶。

  如此悲壯的場面,你想也能想出來。

  此時內心裡尚存的理智告訴我:機會,稍縱即逝,如果你不抓住,肉體上巨大的痛苦還將繼續。

  我沙啞著嗓子道:小姐,扔張紙進來,謝謝!

  當心靈上的巨大的痛苦過去後,你會發現,無恥到底也是一種解脫。

  一會後,剛買的一份報紙輕輕地被扔了進來。
  我緊緊地握住這份報紙,緊緊地緊緊地握住。

  然後使勁用手搓著它,心裡以無比惡毒的語言痛罵著這份報紙的編輯部!

  這家報紙平時都是普通紙質,今天是它的發行二十週年紀念,全部報紙皆為十六開銅版印刷硬質紙!

  提起褲子時又溫柔地安慰自己:幸好今天人少,丟人也不過只有一個女的知道,而且是不認識滴!

  不幸中的大幸。

  出了廁所忽然發現外面已經聚集了一大群晨練的大媽,人群前面一位女孩正在仔細地解釋:各位大媽,等會兒進去,裡面一位先生走錯了,而且沒帶紙,等會進去,馬上就好。。。。。。

  恰好我氣定神閒地走出來了。

  當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我身上時,我忽然有一種萬箭穿心的感覺。

  我哽咽著對這位女孩說:謝謝你,謝謝,謝謝。。。。
  這位女孩大度地一揮手:沒事,小事一樁。

  臨走時忽然聽見女孩自言自語道:怎麼小明還沒有來? 小明是我的網名。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182250
文革時期公社中的經典對白
推薦1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叮咚

「文革」中有一段時間,人們出門,無論說什麼話,只要一開口,就必須先說一句毛主席語錄,然後再說要辦的事。

這是一個中學生去公社銷社,在和一個售貨員的對話:

中學生:「關心群眾生活———給我拿只鋼筆。」
售貨員:「為人民服務———你買哪種?」

中學生:「我們都是來自五湖四海———多拿幾隻讓我挑挑。」
售貨員:「反對自由主義———不讓挑,買哪只拿哪只。」

中學生:「你們的責任是向人民負責——--你就多拿幾種讓我挑挑吧。」
售貨員:「在路線問題上沒有調和的餘地———說不能挑就是不能挑。」

中學生:「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為啥不讓挑啊?」
售貨員:「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不為啥,不讓挑就是不讓挑!?」

中學生:「注意工作方法———有這樣賣東西的嗎?」
售貨員:「一切權力歸農會———愛買不買。」

中學生:「打倒土豪劣紳———你這是什麼工作態度?」
售貨員:「友誼,還是侵略———咋著,你想打架?」

中學生:「凡是反動的東西,你不打他就不倒———你以為我怕你?」

這時一個在旁邊忍耐了很久的人,前來調解:「要團結不要分裂———你們有話好好說。」

中學生:「將革命進行到底———我看還能咋著?」
售貨員:「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還能咋著?」

中學生:「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你當個售貨員有啥了不起?」

另一個人看他倆誰都不肯停止舌戰,便對中學生說:「敵進我退———你先走吧,明天再買。」

中學生聽啦,就順勢下了台階轉身而去,還邊走邊說「別了,司徒雷登———哼!」
售貨員如得勝的將軍立即回敬道:「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呸!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182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