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反共反獨
市長:SCFtw2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其他【反共反獨】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中共醜史罪史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共諜與中共地下黨員》雜集
 瀏覽6,767|回應7推薦6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albert8888
雇貓
幕影
孫立人的粉絲
宇宙
SCFtw2


特大號軍情共諜:

劉斐
中將(陸軍)。國防部參謀本部作戰參謀次長。出身桂系,受白崇禧一路栽培。地下黨員,長期潛伏。由華東野戰軍(三野)的情報部門掌握。長期提供許多“精妙的”軍事部署和作戰建議。

郭汝瑰
中將(陸軍)。國防部第三廳(作戰廳)廳長。為白崇禧和陳誠所信任(國防部長白崇禧和參謀總長陳誠為戡亂時期蔣中央身邊的兩個頂級軍事人物,兩人為死對頭,但都賞識信任郭汝瑰)。地下黨員,長期潛伏。由共軍總部的情報部門掌握。長期洩露重要作戰計劃。

熊向暉
為統率四五十萬“防共大軍”的胡宗南所賞識信任。在胡宗南身邊擔任貼身副官和機要祕書長達十二年。地下黨員,長期潛伏。由周恩來董必武直接掌握。洩露重要作戰計劃。

*****************************************************
不可思議的特大號軍事指揮官“叛徒”:

衛立煌
二級上將(陸軍)。出身粵軍。北伐名將暨剿匪名將暨抗日名將暨遠征軍名將。1938年冬即申請加入中共,未獲准許,其後即“身在國營心在共”。1948年一月中旬出任東北剿匪總司令,率師五十五萬,一再藉故推諉拒不執行蔣中正的打通瀋陽對外交通線的計劃,又一再拒絕出兵解錦州之圍,至十一月初喪兵殆盡,東北全陷。1955年回大陸,1956年毛澤東點名表揚衛立煌與(曾任國民政府行政院長的)翁文灝“愛國”。1960年病逝於北京,由周恩來主祭,骨灰入祀八寶山骨灰堂第一室,廁身於人民共和國“國家領導人”之列。衛立煌的長期機要祕書中共地下黨員趙榮聲於1985年在大陸白紙黑字公開了一些衛立煌當時在東北“幹革命”的歷史真實。

*****************************************************
特大號“準中共地下黨員”:

宋慶齡
國父孫中山之妻,所謂的國母。檯面上長期支持中共,私底下為共產國際效勞。很早就申請入黨,未獲准許,臨終前又申請,獲准。

張學良
一級上將(陸軍)。中華民國陸海空軍副總司令。1936年十二月發起西安事變有強烈的中共因素。於1935年十二月申請入黨,未獲准許,1936年六月底再申請,中共擬同意,但共產國際反對,中共是否在史達林反對下祕密同意?有若干證據,但歷史家之間尚有爭議。

*****************************************************
跟上面這些大角色的大作為相比,所有的“率部陣前起義”事例都算小號的。

許多1949年底之前的無黨無派“進步人士”和1949年底之後的“民主黨派”首腦人物(不是指那些人盡皆知的“監黨”)被抬上八寶山之後身上蓋了黨旗,這才“認祖歸宗”,這才“歸了隊”,大家這才知道他們的名門高弟身份。

1947年十月,熊向暉的身份暴露。善戰之將邱清泉經常對人這麼說:『國防部的命令未到手,副本早送給陳毅了,我們還打什麼?』邱清泉後來戰敗自殺。善戰之將杜聿明曾經當面大罵郭汝瑰:『你郭小鬼一定是共諜,發的命令都是把我們往共軍包圍圈裡趕!』杜聿明後來戰敗被俘。黃伯韜兵團被殲滅的時候善戰之將孫元良當眾說:『消滅黃伯韜兵團的是國防部,不是陳毅!』孫元良後來戰敗逃出。徐蚌之敗決定了國民政府撤出大陸之局,徐蚌七將(黃伯韜、黃維、胡璉、杜聿明、孫元良、邱清泉、李彌)在戰場上的結局當然原因很多,不過國防部裡的高級共諜無疑貢獻很大。

“國共合作”太久,自己的隊伍裡潛伏的敵人太多,“剿匪戡亂”敗得太慘,在“保臺灣”成為絕對要務的時候蔣中正對軍事方面保密防諜的態度開始傾向於“亂世重典”和“寧枉勿縱”,1950年一月臺共負責人蔡孝乾被捕,保密單位循線抓到了貨真價實的特洛伊木馬國防部參謀次長吳石中將,吳石於1950年六月十日被槍決,因策動手握重兵的京滬杭警備總司令湯恩伯叛變而於1949年二月被捕的浙江省主席二級上將陳儀於1950年六月十八日被槍決,陳儀是湯恩伯“大義滅親”舉發的,蔣中正當時曾經承諾湯恩伯不殺陳儀,陳儀之不得善終顯然與吳石案改變了蔣中正的心態有關,因為吳石正是於1949年八月奉蔣總裁手諭速赴臺灣就任國防部參謀次長新職的,半年之後,1951年一月二十六日,得過青天白日勳章的抗日名將海南防衛副總司令李玉堂中將因為妻子被共諜試探過而他“知匪不報”而被槍決,李玉堂之死直接緣於蔣中正的心態,間接緣於歷來軍事共諜巨大的“集體成就”。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971&aid=1464358
 回應文章
【共諜與中共地下黨員】2010-3-3中國時報報導〈曾永賢口述歷史 掌管調查局13年 沈之岳是雙面諜〉
推薦2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亓官先生
SCFtw2

.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50502935+112010030300201,00.html
曾永賢口述歷史 掌管調查局13年 沈之岳是雙面諜
2010-03-03 中國時報 【王銘義/專題報導】

     李登輝執政時期擔任國統會研究委員,長期任職調查局第二處(研究處)專研中共情報的曾永賢,在國史館最近出版口述歷史訪談中透露,前調查局長沈之岳早年曾被「軍統局」派到延安,在抗日大學受訓,原應繼續做軍統局工作,結果反被共產黨吸收,被派回「保密局」工作,變成雙面諜。

     國史館最近出版《從左到右六十年:曾永賢先生訪談錄》,由曾永賢口述,國史館前館長張炎憲與許瑞浩、王峙萍訪問整理。曾永賢首度公開自述早年在日本早稻田大學加入「共產主義青年團」,投身共運,返台後繼續參加中共在台地下黨活動,隨後遭調查局逮捕,成為調查局「自新人員」的轉變歷程。

     曾永賢曾長期任職調查局,在訪談過程評價政府遷台以來歷任調查局長的表現,其中,公開指涉沈之岳是「雙面諜」說法,勢必將引發國安與情治系統議論。不過,曾永賢接受記者訪問時說,他已將新書寄送給調查局高層主管,有些情治單位可能不高興,但覺得歷史真相仍應客觀呈現。

     曾永賢指出,沈之岳是在抗戰爆發後第三或第四年,被國民政府軍統局派到延安「中國人民抗日軍事政治大學」受訓,但被派回「保密局」(國防部情報局前身,原有保防、偵查業務劃歸調查局)工作後卻變成「雙面諜」。沈之岳不單要發展共黨力量,且要搞垮調查局。

     曾永賢說,在處理情治機關上呈情報過程,由於沈之岳把關,蔣經國能看到的資料不多,但蔣經國仍很信任沈之岳。

     曾永賢並以陸鏗回憶錄所指稱「沈之岳就是共產黨派回來的」佐證他的研判。陸鏗曾透露,沈之岳去世時,中國前國防部長張愛萍曾主持秘密追悼會悼念沈之岳,張愛萍送的輓聯寫道:「文武全才,治國有方;一事二主,兩俱無傷」,由此可見沈之岳的真正身分。

     曾永賢說,沈之岳當了十三年調查局長,徹底「改造」調查局,消滅調查局原有「CC派」勢力,把調查局當初的主要功能特別是對共黨鬥爭與政治偵防工作裁撤,以致後來調查局沒辦法做好政治偵防,為早期共黨在台灣的地下活動提供非常有利的發展條件,「對共產黨而言,這是很大的貢獻。」

     曾永賢認為,調查局早期對中共組織在台活動可進行政治偵防,但被沈之岳刻意擺一邊,而著重進行經濟犯罪偵防,如貪污、瀆職、逃漏稅等,對中共情報研究也連帶受影響,因此,調查局對共產黨鬥爭的功能慢慢喪失了。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971&aid=3889862
曾在1960年代前期參與研訂反攻大陸的國光計畫的葉昌桐(後任至海軍總司令)回憶說:『一位保防官告訴我,才開會簡報的案子,第二天中共就用廣播公開。』
推薦1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亓官先生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1/3231501.shtml>
國光計畫揭密》葉昌桐:沒人敢跟蔣說真話
【2006/03/26 聯合晚報】記者高凌雲/台北報導

    前海軍總司令葉昌桐在年輕時曾參與研訂國光計畫反攻大陸,他回憶說,民國50年代的國力不足以發動反攻大陸的戰爭,但沒人敢報告蔣中正總統,造成台灣經濟發展延後10年,民主進程發展也延後了。

    國防部訪談17位退役將領公開軍方最高機密國光計畫,葉昌桐的訪談是其中較具批判角度的。葉昌桐說,一位保防官告訴他,才開會簡報的案子,第二天中共就用廣播公開。葉昌桐認為,洩密到這種程度,即使作戰準備好了,也不能打,否則登陸軍一上岸不就像是甕中捉鱉。

    葉昌桐表示,因為蔣中正想回大陸,一些人掩飾、附和他,一直表面作反攻計畫,但是沒人告訴蔣中正困難所在。

    他說,以前有萬年國會,當時蔣中正是要把立法院帶回南京,忽略了對民主政治的改革,這是我們高級將領有缺失的地方。

*****************************************************
<http://news.chinatimes.com/Chinatimes/newslist/newslist-content/0,3546,110501+112006032700020,00.html>
塵封的國光計畫 首度解密…50年前老蔣真的想反攻大陸
2006.03.27  中國時報  吳明杰/台北報導

    軍方近期透過口述歷史方式,出版一本名為《塵封的作戰計畫:國光計畫》專書,首度公開五十年前國軍秘密擬定的反攻大陸「國光計畫」。

    內容透露,先總統蔣中正一度研擬以挑釁方式對中共開戰,但卻遭幕僚反對;整個計畫一拖十年,後歷經八六海戰慘敗,加上民國六○年代後國際局勢丕變,我國退出聯合國,反攻大陸恐難獲國際認同,整個計畫遂告胎死腹中。

    同時,國防部在民進黨立委沈發惠建議下,近日加緊趕工,並進行相關檔案解密,也準備對外出版《台海危機十周年》歷史專書。據軍方說法,國防部出版這些歷史書籍,是希望提高國人危機意識。

隱瞞美國 策畫師級作戰

    《塵封的作戰計畫:國光計畫》一書指出,國光計畫」開始於民國五十年四月一日,由國防部在台北縣三峽成立「國光作業室」,由朱元琮中將擔任主任,正式展開擬定反攻大陸的作戰計畫。

    另為掩護國光計畫,軍方另外在台北縣新店碧潭成立「巨光計畫室」,研擬與美軍進行聯盟反攻作戰,藉以隱瞞美方我方預備進攻大陸的軍事意圖。

    軍方前後動員三軍兩百零七位菁英,下轄陸光(陸軍)、光明(海軍)、擎天(空軍)三個作業室;其中陸光下轄光華(登陸作戰)、成功(華南戰區)兩作業室;光明下轄啟明(六三特遣隊)、曙明(六四特遣隊)兩作業室;擎天下轄九霄(作戰司令部)、大勇(空降特遣)兩作業室,動員三軍菁英兩百零七人。

    國光計畫總共提出包括敵前登陸、敵後特戰、敵前襲擊、乘勢反攻、應援抗暴等五類共二十六項作戰計畫,參謀研究達兩百一十四案,所有計畫都策畫到師的任務層級,特別會談向蔣中正提報研究案也達九十七次之多。

誘發炮戰 蔣提開戰指導

    期間於民國五十二年五月二日,蔣中正總統提出開戰指導,指示參謀研擬如何炮擊中共三到四天後,誘發中共炮戰,我方再向世界宣布中共挑釁,作為我行動藉口,接著是空軍反制作戰,數日後展開登陸戰。但蔣總統的指示後來遭參謀反對推翻。

    隨後為驗證這項計畫,國軍在民國五十四年六月二十四日,在左營桃子園外海實施模擬登陸演習,但不幸有五輛LVT被浪打翻,造成數十人殉職,是國光計畫演習中傷亡最大的一次。

    民國五十四年六月十七日,蔣中正在陸軍官校召集國軍基層以上幹部,以官校歷史檢討會為名義進行精神講話,預備發動反攻,所有幹部都已預留遺囑,軍方同時選擇最適合登陸戰發起的D日。

    到了八月六日,海軍劍門、章江軍艦執行海嘯一號任務,運送特戰人員,偵測大陸沿海我方實施國光計畫所需情報,遭中共魚雷艇伏擊沉沒,殉難官兵近兩百人,另十一月十四日又有一艘海軍永字號在烏坵被共軍擊沉。

八六海戰 擊碎反攻意圖

    鑑於「八六海戰」慘敗,蔣中正理解到喪失制海優勢,發動登陸戰至為困難,從此國光計畫規模逐年縮減。到了民國六○年代後,國際局勢丕變,我國退出聯合國,反攻大陸難獲國際認同,至此反攻大陸成為絕響。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971&aid=1617599
【共諜】[ZT] 史言軍2005-6-5〈深藏虎穴十二載 — 吳仲禧將軍軼事〉
推薦2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亓官先生
SCFtw2


<http://www.zijing.com.cn/BIG5/channel3/57/200506/06/1606.html>
香港《紫荊雜誌》網絡版
2005年6月號(總第176號)
每月5日出版

深藏虎穴十二載 -- 吳仲禧將軍軼事
史言軍
廣州
2005-6-5


一九五一年某日,在廣州東山一座幽靜的小樓裡,有位年過半百的老人正在補行加入中共宣誓儀式。在場的僅有一位監誓人,而宣誓人仍然對外不公開中共黨員身份。這位老中共早在一九三七年已經入黨,因長期深入敵營未曾正式宣誓,現在是根據黨章規定來補行儀式。當時廣州已經解放近兩年,但他的中共黨員身份仍不便公開,這正顯示出此人的神秘性。他,就是本文記述的主人公 - 吳仲禧。


轟動台灣的「共諜案」

事情先從一九五○年台灣發生的所謂「共諜案」談起。當年這一事件的主角是國防部參謀次長吳石中將,還涉及陳寶倉中將以及多位參謀人員。吳石和陳寶倉都被處決,此事曾轟動海內外。當吳仲禧在廣州得知這個消息時,不勝震驚和哀痛,因為他本人正是吳石與中共建立關係的引路人。而吳石在獄中秘密書寫在畫冊背面的遺書,被其夫人帶到美國後,副本也輾轉傳回吳仲禧這裡。遺書中的詩句「憑將一掬丹心在,泉下差堪對我翁」,令吳仲禧感慨不已。

吳石和吳仲禧是同鄉,又一起參加辛亥革命時的福建北伐學生軍,一同擔任孫中山就任民國大總統典禮的警衛任務,還是保定陸軍軍官學校第三期同學。抗日戰爭期間,兩人在張發奎的第四戰區長官司令部又成為同事,一個任參謀長,一個任軍法執行監。抗戰勝利後,吳仲禧調到南京,又再與正在國防部任局長的吳石相遇。這兩位將領可說是知己朋友,相互之間經常吐露心聲。據吳仲禧回憶:「吳石直接參加為我們黨提供軍事情報的工作,是一九四九年春天以後的事。」但同情和幫助吳仲禧秘密工作則更早。

爭取吳石不過是吳仲禧秘密使命中的一支小曲,這位被人稱為「冷棋子」的地下工作者一生中做了許多鮮為人知的大事。


少年從軍 中年入黨

吳仲禧在福建從軍時,年僅16歲,後來經歷北伐,轉戰粵、湘、鄂、豫,30出頭便成為國民革命軍中的資深將領。他於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在憂國憂民和苦悶彷徨中找到共產黨,那時已是不惑之年。

入黨之前,他為中共做了一件大事。關於紅軍長征途經廣東邊境時與陳濟棠達成秘密協議,「借路」突出重圍這史話,早已為人知曉。但坊間只知道中共正式代表潘漢年與何長工和陳濟棠方面談判,而不知事前的序幕。一九三四年夏,吳仲禧結識了地下中共黨員王紹鏊,王請求吳設法找關係約見當時廣東最高軍事統領陳濟棠,吳即懇託在陳的總部任參謀處長的同鄉唐灝青,轉託參謀長繆培南說項,終於如願以償。後來,吳仲禧才知道這次約見正是為談判開路,他為此立了一功。

一九三六年,吳仲禧任職於蘇浙邊區綏靖公署參謀處,公署主任是張發奎。當王紹鏊表明中共黨員身份,希望吳協助多做爭取張發奎的工作時,吳將在北伐時期已向中共黨員蔣先雲表示過的意願明確向王提出:「像我這樣一個舊軍官出身的人是否也可以參加共產黨?」正當一九三七年「七七」事變前夕,王通知吳,組織上已同意接受他入黨,並派專人為他履行了入黨手續。這時,吳仲禧已42歲。


在張發奎身邊

吳仲禧入黨後接受的主要任務就是團結和爭取張發奎,並掌握國民黨軍界上層動態。抗日戰爭爆發之後,張發奎歷任第八集團軍總司令、第二兵團總司令、第四戰區司令長官及第二方面軍司令官,從淞滬轉戰武漢外圍,再到廣東、廣西等地,吳仲禧都跟隨左右。

八年抗戰期間,直到抗戰勝利之後,在張發奎的軍事機構內部,有一個由中共中央長江局(後改為南方局)直接領導的特別支部,這就是著名的「特支」。吳仲禧不屬於這個支部。「特支」成員和吳之間互相都不確知對方的組織關係,各自進行秘密活動,卻心照不宣地相互支持,直到「特支」完成歷史任務安全撤出。

在張發奎身邊,吳仲禧歷任集團軍總部高參、軍務處長、軍法執行監,還做過廣東戰時省會韶關警備司令,由少將而中將。他遵循「長期埋伏,以待時機」的原則,處處謹慎行為。即使保護八路軍韶關辦事處、驅走軍統特務、協助越南共產黨這樣的行動,也沒有超越其公開身份的職權範圍。有時還通過張發奎的名義去做。儘管曾被人密告「有袒護異黨嫌疑」,但在張發奎保護傘下,安然無恙。


探取絕密軍事情報

抗戰勝利後,吳仲禧跟隨張發奎進入廣州,任第二方面軍法執行監,期間,懲治了一批日偽漢奸。一九四六年一月,調往南京任軍事參議院中將參議。四月,吳在上海會見了地下黨負責人潘漢年等,潘指示他設法在國防部找個實職,以便在內戰全面爆發的局面下收集軍事情報。吳隨即找到當時在國防部任史料局局長的老同事吳石,九月,他接獲通知出任國防部中將首席監察官

吳仲禧在南京,不僅通過吳石探知了國民黨軍事當局的各種動態,而且有時就住在吳石家中。他曾將美軍顧問團與蔣介石的矛盾以及國民黨部隊第一線兵力佈置等情報及時向黨組織彙報。

一九四七年六月,中共劉伯承、鄧小平部隊渡過黃河進入大別山,十二月,國民黨白崇禧出動數十萬大軍圍攻大別山,中原戰火熾烈。某日,吳仲禧在吳石家中見到來訪的「華中剿匪總部」情報科長胡宗憲,此人是吳石的學生,他編印的《作戰態勢旬報》每期必送上。這份材料不僅有國民黨軍兵力部署的情況,還有對中共軍情的判斷,極有參考價值。此後,吳仲禧通過胡宗憲定期獲得這份《旬報》。全國解放後,胡宗憲留在大陸沒有去台灣,吳仲禧為他寫了「曾為我黨提供軍事情報」的證明。

一九四八年夏天,吳仲禧以「國防部中將部員」身份被派駐「徐州剿匪總部」,此時正值淮海大決戰(即徐蚌會戰)前夕。吳仲禧到香港接受潘漢年等的指示後,立即前去徐州報到。時任該總部參謀長的李樹正又是吳石的學生,吳仲禧帶著吳石親筆信走馬上任。吳仲禧到徐州時,「剿總」正副司令劉峙和杜聿明正好去了前方視察,由李樹正接待。李見到吳石的信中說吳仲禧是他多年的同窗、同事、至友,望多加關照,便給予格外的慇勤照料。吳仲禧到總部機要室觀看作戰地圖,在二萬五千分之一的軍圖上,詳細標明雙方部隊駐地、番號、兵種等,東起江蘇海州、西至河南商丘的全線形勢一目瞭然。他將其要點抄錄後,即託病請假,趕往上海向地下黨彙報。這是中共方面在戰役開始前獲得的最全面的敵情報告。在此期間,儲安平主編的《觀察》雜誌曾刊登多篇分析內戰形勢的文章,文中揭露了國民黨軍事失利的原因,並透露了上層軍事當局的內情,使蔣介石大怒。於是,《觀察》被查封,儲安平被迫出走。國民黨特工在搜查中發現文稿紙上有「國防部史料局」字樣,要求史料局人員對筆跡。吳石及時告知吳仲禧,並立即幫助那位由他介紹來的文章作者逃往香港。

一九四八年底,吳仲禧在南京暫時遷到吳石的秘書龍舜琴家中,以此為聯絡點。當時正是淮海戰役結束、長江大戰臨近。某日,經他的長子吳群敢(中共地下黨員)介紹,潛伏在京滬杭警備總司令部內的地下黨員魯矗前來報告,有一份絕密材料要迅速上報。吳仲禧接過後發現這是十分難得的一份湯恩伯給沿長江守備的十個軍軍長的命令,對江陰至蕪湖江防各軍的作戰任務和後勤補給都作了明確規定。此件十分重要,吳立即安排魯在他的住室進行抄錄。得手後,吳立即趕赴上海,但形勢突變,中共上海秘密電台(即李白電台)被偵破,李白殉難,有關負責人都撤往香港。於是,吳仲禧又轉飛香港,將這個情報及時交給了地下情報員劉人壽。此時,渡江戰事正迫近眉睫。


與吳石最後話別

國民黨政權面臨崩潰,南京政府各部門紛紛向南撤退。一九四九年四月間,吳仲禧隨國防部撤到廣州。正巧吳石也到了廣州,並住在吳仲禧家中。兩人坦誠深談之後,吳石正式表示,已不想跟國民黨走了,可惜決心下得晚了些,希望能與真正代表中共的人聯繫。吳仲禧對吳石說:「我介紹一位可靠的人同你聯繫,他叫謝筱乃,會主動找你。」幾天後,吳石便到福建就任新職 - 綏靖公署副主任。果然,中共地下黨通過謝筱乃,不斷得到吳石提供的重要軍事情報。

一九四九年夏,南京、上海相繼解放之後,國民黨政府一方面向台灣轉移,另方面準備在大陸西南幾省作最後抵抗。六月底,吳石與吳仲禧在香港會面,兩人同住佐敦酒店。中共香港工委負責人錢彰風、張鐵生應約前來,吳石向他們送交兩份數十頁的絕密材料,一份是國民黨留存西北各地的部隊番號、駐地、官長姓名、現有人數和裝備以及整編計劃等,另一份是國民黨在長江以南及四川、雲南、湖南、廣東、福建各地的部隊建制和兵力等。據悉,這兩份材料很快便傳到中共中央領導人手中。

會見後,吳石告訴吳仲禧,他已被任命為國防部參謀次長,立即要前往台灣。吳仲禧說:「到台灣是否有把握?如果不去,可以留下,轉赴解放區。」吳石回答:「我為人民做事太少了,現在既然還有機會,個人安危算不了什麼。」

幾天後,吳仲禧送吳石登上赴台灣的輪船,臨別依依,互道珍重。兩人盼望早日再會,不料竟是永別。十月底,吳仲禧回到解放後的廣州。

吳仲禧的中共黨員身份於一九五五年公開,他於一九八三年廣東省政協副主席任內去世,終年88歲。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971&aid=1597190
[ZT] 司馬璐2005-10-1〈「一人可頂幾個師」—– 中共特務熊向暉死了〉
推薦2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SCFtw2
宇宙


<http://www.google.com.tw/search?q=%22%E7%86%8A%E5%90%91%E6%9A%89%E6%98%AF%E6%80%8E%E6%A8%A3%E5%B9%B9%E7%89%B9%E5%8B%99%E7%9A%84%22&hl=zh-TW&lr=&filter=0>
約有84項符合"熊向暉是怎樣幹特務的"的查詢結果

*****************************************************
《爭鳴》2005年十月號(總第336期)

「一人可頂幾個師」-- 中共特務熊向暉死了
司馬璐
2005-10-1


熊向暉是中共早年有計劃安插在國民黨高級軍政機關要害崗位上的間諜,忠心耿耿為中共提供了大量絕密情報,但晚景淒涼,鬱鬱以終。不過他沒像其他中共特務一樣,免死狗烹,而是全身而終,還算大幸。


一紙情報,抵十萬大軍

九月九日,中共著名的特務熊向暉死了!熊向暉是什麼人,中國已經沒有多少人知道。他在當年解放戰爭中,立下赫赫戰功。國民黨胡宗南的軍隊揮軍進攻延安時,熊把國軍的一舉一動,甚至國軍細密的軍事佈置、作戰計劃,隨時電告中共中央,結果國軍慘敗。當年毛澤東曾經說過,熊向暉的情報等於解放軍的幾個師。據一位與熊向暉很熟的老朋友說,熊向他說:「我對黨的貢獻豈止是幾個師,是十萬大軍啊!」


熊向暉晚年的牢騷

熊向暉的晚年很寂寞,他幾乎沒有什麼朋友。但是遇有機會,他還是會吹的,他抱怨共產黨對不住他,他抱怨自己對黨的貢獻和現在所受的待遇很不相稱。

熊向暉對人說:「我真討厭那些什麼文史和什麼領導人的回憶等等,他們拚命往自己臉上貼金,我出生入死的地下工作鬥爭,全寫在別人功勞簿上。當年我熊向暉深入虎穴,他們在哪兒?他們真不要臉,無恥!」

有人提醒熊向暉:「中央重用過你啊,你擔任過駐英代辦,駐墨西哥大使,出席過聯合國……改革開放後,你擔任過中國信託投資公司副董事長兼黨組書記。」

熊向暉憤怒的說.「我做什麼外交官?還不是利用我情報的特長?當然,中國外交官都是要搞情報的,可是特務的身份一經公開,人家不把你當外交官,只把你看作一條狗啊!」他舉例說,一九六一年英國蒙哥馬利訪華,周恩來對他說:要認真仔細留心蒙哥馬利的每一個小動作,都是有戰略情報價值的。

來客又問熊向暉:「你在中國信託投資公司又怎麼樣了?」

熊向暉更加激動地說:「我在中國信託投資公司,受到王軍(王震之子)排擠,被逼離開。後來自己做生意,我的投資全被人騙了。人家說我的人緣不好,到處求助無門,我的晚年像個討飯的,人家流氓坐天下

熊向暉最後談到自己的家,感慨地說:「現在別人家的子弟都飛黃騰達了,我熊某家門不幸,我的老婆和我一道幹過革命的,早已離開我了,我有一兒一女,兒子和媳婦也早已離開我,女兒曾在新華社英文部工作,長住美國波士頓,也久不往來了。我熊某今天是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啊!」


熊向暉是怎樣幹特務的

抗戰初,周恩來決定要安插特務在國民黨的軍政大員身邊。他先挑選一些青年受訓,再讓他們取得國民黨的關鍵職位。

當年胡宗南是蔣介石最寵信的高級將領之一。周恩來問蔣南翔,有什麼青年同志,出身於國民黨官府之家,受過高等教育,聰明機警……的,於是蔣南翔向周恩來推薦了熊向暉。熊向暉當時叫熊匯荃,清華大學學生,父親是國民黨的一位高等法院庭長,一九三六年秘密入黨。據蔣南翔說,熊在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的活動中表現出色,周恩來就決定培養這個青年人做胡宗南的工作。

抗戰開始不久,胡宗南的部隊編為第一軍,第一軍又成立了三個戰地服務團,第一團由丁玲任團長,第二團由謝冰瑩任團長,第三團由李芳蘭任團長。李芳蘭本來是一位護士,政治面目模糊,與國民黨上層有廣泛人際關係,因此中共就派熊向暉參加了李芳蘭的第三團。當時和熊向暉同時參加第三團的中共幹部還有申健。熊的姐姐熊惠苓後來和申健結婚。

一九三八年初熊向暉十九歲,胡宗南在武昌召集戰地服務團第三團團員個別談話。熊向暉當場把「總理遺囑」一口氣全背了,胡宗南印象深刻。胡又請他父親吃了一餐飯。胡宗南說,他已看上了這個青年人,將來他的前途必定大有作為。


成了胡宗南的親信

熊向暉當夜去漢口八路軍辦事處,求見周恩來,周不在,由董必武接見。董必武說:「恩來今天有事,不過他早已料到你今天要來。」

熊向暉把胡宗南談話的情況重述了一篇,董必武說:「那表示胡宗南對你印象不錯,信任你!你以後要緊跟他。」

董必武又向熊向暉分析胡宗南這個人。董說:「胡宗南這個人嘛,是愛國的,是堅決抗日的,同時也是頑固反共的,怎樣應付他,你要自己細心動腦子,隨機應變。」

董又說:「胡宗南要你參加國民黨你就參加,而且你要做國民黨的積極分子。你要熟讀三民主義,總理遺教,蔣委員長的言論,讓別人都把你看作是國民黨的忠實黨員。胡宗南罵共產黨,你就比他罵得更利害。

董說:「把你安插在胡宗南的身邊是黨的一步閒棋,總之你一步一趨跟著胡宗南,不要和太左的人接近,也不要找黨,別人罵你反動你要沉住氣。你要使胡宗南相信你是忠心耿耿擁護他保護他的人。」

如此這般,熊向暉在胡宗南身邊一直爬到胡的親信助手──侍從副官、機要秘書。


對黨忠誠,對敵狡猾

熊向暉的情報工作,有一次差一點失手,朱德致胡宗南的一則電報中說:「我兄(指胡宗南)已將河防大軍向西調動,彈糧運輸絡繹於途。」胡宗南決定查究洩密者。洩密者當然是熊向暉。

在胡宗南盛怒之下,熊從容不迫。胡表示一定要嚴辦,熊表示洩密者非槍斃不可。結果,胡身邊的國民黨特務槍斃了幾個嫌疑犯,當然沒有包括熊向暉在內。

一九四三年七月,周恩來與熊向暉在西安秘密會見,周恩來給熊向暉八字指示:「對黨忠誠,對敵狡猾。」

如前所述,熊向暉的晚年是很寂寞的,甚至可以說是很淒涼的。不過,比較起來,中共的情報人員多數都被自己的黨殺了滅口,這樣看,熊向暉全身而終,已算是幸運了。


二○○五年九月十五日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971&aid=1576099
[ZT] 武宜三2006-1-1〈中共「特別黨員」的歷史和現狀〉
推薦2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宇宙
SCFtw2


<http://www.chengmingmag.com/cm339/339spfeature/spfeature07.html>
香港《爭鳴》
2006年一月號(總第339期)

中共「特別黨員」的歷史和現狀
武宜三
2006-1-1


前國家副主席榮毅仁於二○○五年十月二十九日病逝,中共在訃告中指他是「偉大的共產主義戰士」。表面上是「民族資產階級」代表人物,暗地裡卻是中共黨員,類似榮毅仁這樣的秘密高級黨員,就是中共的「特別黨員」。他是一九八五年就加入中國共產黨,但從未公佈。一個執政了五十多年的超級大黨,還要這樣鬼鬼祟祟地搞地下活動,而不能堂堂正正以真面目示人,除了說明這個法西斯團夥實在有太多陰暗心理、有太多見不得人的東西外,還能說明什麼呢?什麼叫「特別黨員」?

什麼是「特別黨員」?張聞天在一九三八年十月中共六屆六中全會上說:「凡黨員處於特別地位,而不過一般黨的組織生活者,謂之特別黨員。」中共中央黨校圖書館研究館員葉成林先生則定義為:民主革命時期,有一批具有較高的社會地位的人,秘密從事著革命工作,發揮了其他人所不可替代的特別重要的作用。這些人參加了中國共產黨卻不編入支部,不過普通的組織生活,其黨員身份也只有極少數人知道,其革命事蹟更鮮為人知。他們就是中共特別黨員。」

「特別黨員」有何特別?葉成林說:一,階級、階層出身特別,即出身於官吏、軍官、資本家、社團領袖、社會名流、與上層社會人士有聯繫等,屬於官僚階級、大資產階級、買辦階級或地主階級。二,具有特別的社會地位,處於社會中上層。三,擔任特別任務,如情報、策反、統戰等工作,發揮普通黨員難以發揮的作用。四,在黨內受到特別管理的黨員。由於該黨員負有特別重要任務,要特別保守其秘密身份而採取完全不同於普通黨員的管理措施,這措施包括入黨手續與程序、入黨後的管理與教育等。(《重慶社會科學》二○○五年七月號)


「特別黨員」的特別任務

「特別黨員」在中共武裝鬥爭時期的任務是策反,情報,宣傳,統戰。一九二二年在德國由張申府、周恩來介紹,經中共中央批准加入中共的朱德,可能是中共最早的「特別黨員」,他破壞北伐,武裝暴動,分裂國家,是紅色帝國的「開國元勳」。其他如一九二九年加入中共的羅炳輝,一九三一年加入中共的二六路軍參謀長趙博生,一九三八年加入中共的三三三旅旅長萬毅,一九三九年加入中共的七七軍副軍長何基灃,都是作策反嘩變工作的。一九三六年發動西安事變、扣押蔣介石、吃裡扒外、破壞抗日的張學良死了之後,人們才知道他是中共秘密黨員。

至於潛伏在國民黨內作情報工作的「特別黨員」,為中共奪權做了許多重大貢獻。在大革命時期就打進國民黨內、潛伏在南京國民黨特務頭子徐恩曾身邊任機要秘書的中共黨員錢壯飛,一九三一年竊取了中共政治局委員顧順章在武漢被捕叛變的情報,使在上海的中共中央避免了覆滅的命運。

一九二七年成為中共秘密黨員的葉劍英時為國民黨武漢政府第二方面軍第四軍參謀長,他獲得汪精衛要扣押葉挺、賀龍的情報後,即令葉、賀率部赴南昌,策劃「八一」暴動。

熊向暉是中共打入國民黨高層的「臥底」,然而,直到一九九一年熊向暉親自撰寫的回憶錄《我的情報與外交生涯》出版後,他的傳奇經歷才為人所知。他是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受周恩來派遣,打進國民黨內部,並博得了胡宗南的賞識,獲委任為侍從副官、機要秘書,潛伏十二年之久。一九四三年六月,蔣介石趁共產國際解散之機,密令胡宗南「閃擊延安」,企圖一舉消滅中共首腦機關,但行動被熊向暉及時密報中共,遂使國民黨功虧一簣。為此,毛澤東曾稱讚熊向暉「一人頂幾個師」。

一九四七年正值國共戰爭白熱化之時,熊向暉又把胡宗南攻打延安的計劃通報了中共,為共產黨爭取到了充裕的轉移時間,使得胡的部隊,一連幾個月四處搜尋共產黨軍隊而一無所獲。共產黨避免了與國民黨軍隊的一場惡戰,此次事件成了解放戰爭的轉折點。兩年後,解放軍進入北平。(二○○五年第二十期《財經》)

一九三三年加入蘇聯共產黨,一九四九年與張治中在新疆宣佈「起義」後轉為中共黨員的包爾漢,長期擔任中國伊斯蘭教協會會長,長期欺騙中國的廣大穆斯林。一九三三年加入中共前後,曾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政治部秘書長、國民政府立法委員、國民黨候補中央執行委員的王崑崙,在重慶參與組纖中國民主革命同盟,與共黨彼呼此應,大拆抗日救國的臺。

一九三三年加入中共的胡愈之以民主人士參加中國民權保障同盟,抗戰期間組織全國各界救國聯合會、上海文化界救亡協會,一九四五年以後,在新加坡、馬來亞、緬甸、越南、泰國、印尼等地組織民盟,是一個很有名的「特別黨員」。

值得一提的是續範亭,是一九三八年由關向應介紹加入中共,由羅貴波和南漢宸聯繫的「特別黨員」。他以國民黨第二戰區戰地動員委員會主任委員等身份,活躍在山西和西北國民黨上層人士閻錫山、傅作義、趙承綬、鄧寶珊、馬占山、楚溪春之間,為中共大做統戰工作。可是他卻在一九四七年臨終前,以在遺書中申請加入中共的方式來公開他的中共黨員身份。


奪權以後繼續搞「地下工作」

如果說中共奪權前用「特別黨員」作地下工作還是環境所迫,不得不如此,那麼掌權之後,仍然搞這一套,用來欺騙老百姓和「朋友」,就可以看出這個黨的本質了。

劉少奇在一九四九年《代表中共中央給聯共(布)中央斯大林的報告》中透露,在「進步人士」即民主黨派和無黨派中潛伏有十五個中共秘密黨員,以達到對政協籌備會的絕對控制。在新政協會議的四十五個席位,五百一十個代表中,中共公開和秘密黨員仍佔多數。從中可以看出中共怎樣可恥地玩弄民主,玩弄各民主黨派,也可以看出共產黨所謂「肝膽相照、互相監督、真誠合作」的虛偽和欺騙。

特別黨員的可悲下場在戰爭期間,「特別黨員」要冒生命危險,這在雙方生死鬥爭中是難以避免的。但中共的「特別黨員」還要冒被自己的黨鎮壓的風險。

中共「特別黨員」,由於特別保密的緣故,多採單線聯繫,如此一來往往因為介紹人或聯絡人死亡、失蹤,或者乾脆不認賬,這些「特別黨員」就只好自認倒霉,甚至被當作漢奸、叛徒、歷史反革命而遭殺、遭關、遭迫害。

袁殊是中共情報史上的「孤膽英雄」,在潘漢年的導演下扮演集軍統、中統、青紅幫、日偽、中共於一身的「五重間諜」角色,屢建奇功。一九五五年受潘漢年事件牽連也被捕,判刑十二年,刑滿後再被關押八年。一九七五年被解送到一個勞改農場「就業」。一九八二年隨潘案一起平反,但始終不得安寧,直至一九八七年離開人世。他的妻子端木一九六八年因受恐嚇,服用過量安眠藥自殺未遂,後離家出走,至今下落不明。

葛佩琦一九三五年參加革命,一九三八年由中共河南省委委員、豫西特委書記、八路軍洛陽辦事處主任劉子久招收為中共「特別黨員」,受指派潛伏國民黨內部,歷任第一戰區暫編第二軍政治部主任、少將參議、東北保安司令部政治部少將督察等。一九四○年策動三個偽軍師同時反正。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共計十二年的歷史,有人證和物證,證明他是歷史革命份子。可是一九五七年卻在中國人民大學被劃為右派、「歷史反革命分子」,判無期徒刑,妻離子散。


香港遍地是中共「特別黨員」

香港是中共重要的活動據點,過去是奪取政權的「反國民黨基地」,今天是撲滅自由、民主、人權運動的前哨陣地。共產黨在暴力奪權中,稱作「第二條戰線」的地下秘密工作起了關鍵作用。今天在維護非法統治的垂死掙扎中,仍要依仗偷偷摸摸的地下活動。

中共早在三十年代就在香港建立了地下黨組織,「九七」後除大量派遺特殊黨員到香港以外,又加緊發展地下組織。一九八五年香港成立基本法起草委員會時,一位叫毛鈞年的中學教師出任副秘書長,後來他出席中共的黨代表大會並當上香港新華社副社長,人們才知道他是隱藏多時的中共地下黨員。像這類從地下冒出的「特殊黨員」,隨著自由和專制、民主和獨裁的鬥爭激化,會越來越多。

二十多年的來港單程證中,百分之十五--二十為中共各情報機關所佔用。現在逃亡加拿大的「遠華特大走私案」主角就是身兼軍情、國安、公安的三重特務,僅他所認識的新來港特務就有五十個以上。中國情報圈內有句話:如果中央把安排在香港的地下黨員名單公佈出來,起碼有一半以上的香港人要移民。

中共真要順應民主潮流,就應落實《基本法》,不折不扣把全面普選和高度自治的權利還給香港人民,把一切自由、民主、人權還給中國人民,這才是長治久安、建設和諧社會的不二法門。否則派再多的特務,吸收更多的「特別黨員」,都是無濟於事的。 ◆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971&aid=1511357
[資料] 蓄謀到東北去“幹革命”的東北剿匪總司令衛立煌 b
推薦3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亓官先生
SCFtw2
宇宙


*****************************************************
節選之第五部份


從衛立煌就任「東北剿總司令」第一天起,一直到末後,原則是按兵不動,對一些外圍據點被吃掉很少去救援,多數工作是整補訓練、修築工事之類的事。其間於3、5、9月三次被召集到南京面聆蔣介石的訓示。不管蔣介石怎麼說,怎麼發火,衛始終堅持自己的意見不變,縱然不敢公然頂撞,有時沉默不語,有時藉詞推諉,始終和蔣介石頂牛。

解放軍在冬季攻勢之末已把瀋陽和錦州之間的鐵路截斷,火車只能從瀋陽的南站通到北站。稍後,解放軍又控制了錦州和山海關之間的鐵路。這樣一來,錦州完全陷於孤立。東北和華北兩個戰區無從聯繫,蔣介石賴在東北的希望變成泡影,甚至想撤出他在東北的數十萬軍隊也斷絕了歸路。

蔣介石最關心的是他在東北的幾十萬軍隊。這些軍隊大部份是由美國人精心裝備起來的器械最新的精銳部隊。在整個形勢不利,連南京都逐漸吃緊的情況下,把這些主要的賭本拉出來是非常重要的事。蔣介石見衛立煌按兵不動,一再嚴令催衛出擊,由瀋陽出兵遼西,把瀋陽的主力部隊撤到錦州,然後再由錦州退入關內。衛立煌說:「這樣不行。我們都知道共產黨慣用的方法,總是圍城打援。我們已經上當多次了。如果我們的主力由瀋陽遠出錦州,正好循著共軍遼北、遼西根據地的邊沿,他們早已埋伏好了。何況我們要經過三條大河:遼河、大凌河和繞陽河,我們的大部隊又帶著重武器和很多輜重,有被節節截斷、分別包圍、各個擊破的危險。我方在瀋陽的部隊殘缺不全,非經過相當時期的整補不能用,因此我們只有堅守瀋陽,等待部隊整補完畢才能找一個合適的機會打通瀋錦路。」在東北的國民黨將領們都認為衛立煌的看法符合實際,擁戴他並且幫助他懇求蔣介石,都被蔣介石訓斥回來。

錦州被圍之後,范漢傑火急求援,蔣介石第三次找衛立煌去南京,迫令衛立煌出動瀋陽的主力由遼西解錦州之圍,夾擊解放軍的主力。衛還是堅持他原先的意見,說這是共產黨圍城打援,如果從遼西出擊,必定被消滅,只有關內出兵援救才是妥當的辦法。蔣介石堅決不答應,因為蔣介石有說不出來的苦處:他在南北各個戰場上都打敗仗,每個戰場都在向他緊急求援。自從1946年7月內戰全面展開以來,國民黨軍隊已被消滅了整整二百多個旅,他實在調不出軍隊來。

衛立煌在瀋陽為了將來要有所舉動,平日很注意和各個重要將領的聯絡工作。由於汪德昭是法國留學生,讓汪德昭憑著留法同學的關係,去聯絡廖耀湘。汪德昭奉衛立煌之命去聯絡,白費了不少力氣。看見這樣死心塌地地緊跟著蔣介石的人是無法聯絡他反蔣的,於是作罷。

衛立煌根據形勢險惡,裝作對廖耀湘關心的樣子,囑咐廖耀湘要保存實力,穩紮穩打,不可輕率冒險。因此廖耀湘就沒有像蔣介石要求那樣輕率的猛衝直撞,而是徘徊躊躇,瞻前顧後,喪失了和塔山方面國民黨軍隊同時在東西兩路夾擊解放軍的時機,使解放軍贏得了時間和空間,得以集中力量,各個擊破。如果在塔山戰鬥開始之初,遼西走廊受到傾城而出的瀋陽二十萬人的猛攻,解放軍受到的阻力就會大得多。

到了10月21日,廖耀湘所率的機動兵團才向位於遼西走廊東端的黑山、大虎山解放軍陣地進攻。

在遼瀋戰役開始以前,瀋陽的城防就由第8兵團53軍、青年軍207師和暫5師擔任。衛立煌最初以為53軍過去是張學良的東北軍,和國民黨有矛盾,在國民黨統治力量快要崩潰的情形下,可以利用他們來進行反蔣的活動。事實上這種想法很難變成事實。因為53軍已經被國民黨馴服了十多年,積習已深,尤其是現任53軍軍長周福成,依仗著和陳誠在保定軍校8期同學的關係,官拜第8兵團司令,兼53軍軍長、嫩江省主席,掛了三顆大印,便死心塌地的效忠於蔣介石,和在遠征軍時代受到衛立煌的支持,呼衛立煌為「再生父母」的情形根本不同。


*****************************************************
節選之第六部份


1948年10月,國民黨在東北戰敗的形勢已經分明,瀋陽一些在東北講武堂畢業的張學良的老部下如116師師長劉德裕、暫編30師師長張儒彬等人在一起開會,商議應變之計。大家都認為時至今日,沒有別的出路,只有和解放軍進行聯繫,以免到時玉石俱焚,被當作頑抗到底的國民黨反動份子,太不值得。

參加這個會議的有一個瀋陽第一警備縱隊少將隊長秦相徵,會後偷偷去向瀋陽市長董文琦告密,把參加會議的是些什麼人,講些什麼話,都和盤托出。董文琦立刻一五一十地報告衛立煌,衛在董文琦走後,即打電話叫王理寰來其家中,笑著告訴王說:「你們在幹些什麼事,我都知道了。你們不要把事情搞漏了,搞漏了就不好辦了。」

從前蔣介石早已作了從瀋陽敗退出來的準備,制訂了破壞瀋陽工業的計劃,連發電廠都要炸掉。到了廖耀湘兵團傾巢而出的時候,就派國民黨聯合後勤總司令郭懺到瀋陽親自督促破壞。衛立煌心中反對這一破壞計劃,故意阻礙執行,說現在還不到破壞的時候,不簽署破壞的命令。蔣介石幾次催問,他都拖下去了。後來郭懺看見瀋陽垂危,唯恐自己回不了南京,只好倉惶逃走,致使破壞計劃落空,許多重要的重工業工廠得以安全保存下來。


*****************************************************
節選之第七部份


1961年,杜聿明擔任全國政協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的專員以後,曾去訪問過衛夫人韓權華。他們暢談往事,杜聿明說:「當時我和衛先生都是一個想法:都是想把國民黨的軍隊保存起來不打,等軍隊補充裝備好了再反攻……」韓權華聽了以為偶爾閒談,沒作什麼反應。杜聿明走了以後,韓權華反覆回憶往事,一夜沒有睡好覺。她說:「外國有一句成語說:『聽了別人的話沒有提出異議,就是默認。』杜聿明對衛立煌完全不瞭解,如果按他所談的寫成文字,那就與事實謬以千里,完全抹殺了衛立煌當日的苦心了。衛立煌去東北並不是想幫助蔣介石打仗,而是促成蔣介石失敗,這是杜聿明怎麼也想不到的。」韓權華即於1961年5月4日寫成一篇《1948年衛赴東北前後的簡介》,交給了她所在工作單位領導國務院參事室朱副主任審閱,又於5月6日交給參事室姜剋夫同志,後來該稿被送到政協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

1981年我寫這個史料時,為了補充衛立煌在東北這一段情形,走訪韓權華。韓權華著重提出她和杜聿明的分歧,我又訪問了汪德昭、陳鐵、王理寰、衛道然、劉性夫等人,他們眾口一詞,堅持說衛立煌到東北並不是為幫蔣介石打仗,而是想促成蔣介石的失敗。我除了對他們進行詳細的詢問以外,並和他們一起研究了以下幾個問題:

一、衛到東北如果不是幫蔣介石打仗,為什麼不和解放軍方面進行聯繫?

衛立煌在法國通過汪德昭傳遞代電,就是表示要聯繫。把汪德昭找到東北,就是想讓他做這個工作,可惜汪德昭當時不認識中國的共產黨人。衛立煌吃過袁**(節選者陳成嶺註:原文就是星號)的虧,他聽說王理寰和地方上的共產黨來往,深怕地方上的黨組織層層往上傳,層次太多,容易洩密,只叫王理寰去起義,不敢講自己想搞什麼。自己沒有兵,想搞也無能為力。那時他希望延安派我來,常說:「要是趙榮聲來就好了,那就通了氣啦。」

《文史資料選輯》第20輯中鄭洞國寫的《從猖狂進攻到放下武器》一文中寫道:「解放後,據衛立煌說:『我當時是企圖保存實力,以待時局的變化。』」是不是說衛立煌當年想替國民黨保存實力?

這是因為衛立煌沒有把話講完,鄭洞國也不瞭解衛立煌的心思,那個時候衛立煌在當時的具體情況下,只能以合法形式進行反蔣的鬥爭,衛立煌對於國共雙方的全局形勢和雙方力量的消長變化都非常清楚,他所想的「保存實力」是把蔣介石的兵力拉到他自己的手中,不能讓蔣介石把這些隊伍調到關內去,不能把他們運到江南去,不能讓蔣介石的死棋走活。所以衛一直站在他的部下們所能接受的、認為合情合理的立場上,提出一貫和蔣介石對立的戰略,讓他什麼也幹不成。對於許多文件不簽署,不下達命令,讓你蔣介石自己把軍隊送掉,不是我衛某的責任。衛立煌當著廖耀湘的面說:「總統要我們什麼時候閉眼睛,我們就什麼時候閉眼睛。」好像對蔣忠心耿耿的樣子。到了最後遼西兵團離開瀋陽以後,衛立煌假借種種理由,拖延不給廖耀湘兵團補給彈藥,不補給汽油,讓他快完蛋。衛立煌對此對韓權華說過:「看他盲人瞎馬怎麼走!」

1938年夏天他讓我(趙榮聲)去詢問他能不能參加共產黨;1946年在上海虞洽卿家中衛和我同聲反對蔣介石發動內戰,加之他在遠征軍之後又搞了一場不愉快。我相信衛立煌的確和蔣介石的矛盾發展到快要爆發的程度了,衛立煌確實會在遼瀋戰役中做出對蔣不利的事情。我又聽中央統戰部顧問金城同志談過,他1948年在平山縣西柏坡開敵軍工作會議,聽見劉少奇在會上講到衛立煌從外國通過某種關係打電報給我們的事。


*****************************************************
節選之第八部份


(1949年,衛立煌避開特務封鎖,逃到香港)

「民革」的同志們當中有人瞭解衛立煌和蔣介石的關係已經決裂,過去在抗日戰爭時期和八路軍合作得不錯,便告訴衛立煌:如果他本人願意,「民革」可以介紹他到北京參加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商量國家大事,建設新中國。衛立煌謝絕了這一邀請,他說,他現在去北京還不是時候。如果像他這樣一個背著失守東北黑鍋的國民黨將領去北京,必然成為一件引人注目的新聞,而蔣介石正可以把他自己打敗仗應負擔的全部責任輕輕推卸到衛某身上,這樣反給了蔣介石以反宣傳的材料。衛立煌鄭重地說:「我是一個中國人,我將來一定要回新中國,等等再說吧。」

(1949年10月3日)衛立煌經過香港的中共的有關組織,發電報到北京向毛主席祝賀,他是多麼嚮往這個新的國家喲!

電報的原文是這樣的:

北京毛主席:

先生英明領導,人民革命卒獲輝煌勝利,從此全中華人民得到偉大領袖,新中國富強有望,舉世歡騰鼓舞,竭誠擁護。煌嚮往衷心尤為雀躍萬丈。敬電馳賀。朱副主席、周總理請代申賀忱。

衛立煌 江

(受到周恩來邀請,衛立煌1955年回國)在廣州,衛立煌發電報到北京向毛主席、周恩來總理、朱德副主席致敬,報告他已經回來了。同時將預先準備好的《告台灣袍澤朋友書》,交給新華社發表。

毛主席來電,那電報是:

衛俊如先生:

三月十六日電報收到。先生返國,甚表歡迎。盼早日來京,藉圖良晤。如有興趣,可於沿途看看情況,於月底或下月初到京,也是好的。

毛澤東
三月十七日


*****************************************************
以下為節選者陳成嶺的點評:


點評:

衛立煌在遼瀋戰役中的真實想法,極可能和長沙起義中的陳明仁相同:先要抓住一大批軍隊,然後和解放軍分庭抗禮,同時不救援其他部隊,努力保存實力。等到自己把部隊抓緊了,自己的部隊實力保全了,而且戰局尚未到「兵敗如山倒」的嚴重局面,有「資本」向解放軍討價還價,因而是「起義」的最佳時機。說白了就是借起義自抬身價。

這種「自抬身價」的起義,做得最好的是傅作義和吳化文,做得好是因為他們都有誓死聽命於自己的軍隊。與他們相比,近乎於光桿司令的陳明仁就做得很差。雖然任一兵團司令,但沒有抓牢部隊,導致起義部隊大量叛逃,最後不得不向解放軍求援,幫助解決叛逃的部隊,大丟身價。

完全意義上的光桿司令衛立煌,儘管官做得比陳明仁大,但起義工作做得比陳明仁還要差:拉攏廖耀湘,失敗;拉攏周福成,失敗。結果衛立煌沒有拉出一支能在起義時聽命於自己的軍隊,也就沒能實現「自抬身價的起義」。

面對每況愈下的時局,在眾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情況下,敢於「迎難而上」、主動要「官」做(或說不推辭)的,有二種人:一種是「有心殺賊」,力圖挽狂瀾於既倒的;一種是心懷異心的。太平天國時代的陳玉成(粟裕說他最欣賞陳玉成),三大戰役後的湯恩伯屬於前者;而三大戰役前的衛立煌,三大戰役後的郭汝瑰、陳明仁屬於後者。

衛立煌在冬季攻勢中保存實力;反對把東北部隊調到關內(更具體地說,是華中);遼瀋戰役中,反對將廖兵團西調,同時拉攏廖耀湘。在廖不受拉攏並出擊遼西後,索性不給廖耀湘兵團補給彈藥,不補給汽油,讓他快完蛋。甚至幸災樂禍地說:「看他盲人瞎馬怎麼走!」完全沒有「覆巢之下豈有完卵」的同仇敵愾的心思,這都反映出衛立煌確實有心抓住一大批軍隊,然後起義。

雖然陳明仁的起義失敗了,衛立煌的起義胎死腹中,但他二人只考慮一己私利,不為黨國利益打算,確實大大降低了遼瀋戰役和解放長沙的難度。

1948年8月12日,毛澤東致電林彪:「關於敵人從東北撤運華中之可能,我們在你們尚未結束冬季作戰時,即告訴了你們,希望你們務必抓住這批敵人,如敵從東北大量向華中轉移,則對華中作戰極為不利。」現在看來,我軍能夠把東北國民黨軍消滅在東北,除了遼瀋戰役中攻打錦州這一「關門打狗」的戰略行動外,遼瀋戰役前,衛立煌出於私心反對向華中運兵也是一個重要原因。

衛立煌上任前自稱「幹革命」,解放後,韓權華、汪德昭等衛立煌的親屬和老部下,眾口一詞地說「衛立煌到東北並不是為幫蔣介石打仗,而是想促成蔣介石的失敗」,這不過是溢美之詞罷了。只能說衛立煌主觀上離心離德,客觀上促成了蔣介石的失敗。但不能說衛「想促成蔣介石的失敗」。而這也反過來證明,站在「黨國」利益的角度,蔣介石「不允許衛立煌成立自己的軍隊」的考慮是正確的。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971&aid=1465389
[資料] 蓄謀到東北去“幹革命”的東北剿匪總司令衛立煌 a
推薦4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亓官先生
雇貓
宇宙
SCFtw2


趙榮聲《回憶衛立煌先生》。文史資料出版社,1985年一月,北京。390頁,28萬字。

<http://www.dongpeople.com/bbs/showthread.asp?threadid=1719>
有一位陳成嶺於2004-5-18在大陸的網站《侗人網》上貼出一則〈衛立煌包藏私心是遼瀋戰役取得勝利的客觀因素〉,內容是他對趙榮聲《回憶衛立煌先生》一書的節選,加上了他自己的很有水準的點評意見。


*****************************************************
節選之第一部份


國民黨軍事委員會規定陪同衛立煌出國的人員,共有三個:夫人韓權華之外,一個參謀,一個秘書。1946年11月底,衛立煌一行四人,由上海啟程,先乘美國軍用飛機到日本。再到美國。

1947年春天,他們乘上輪船離開美國的東海岸紐約,前往歐洲,首先訪問英國。

當他們還在英國的時候,韓權華就寫信到巴黎給她的大姐韓俊華的女兒李惠年和姨侄女婿汪德昭,告訴他們,她已和衛立煌結婚,現在同到倫敦,馬上就要來巴黎,相見非遙,感到高興。李惠年讀了來信很歡欣,而汪德昭則感到躊躇,因為他知道衛立煌是蔣介石的左右臂,曾經是帶領很多國民黨軍隊去「剿共」的高級將領,而汪德昭自己則是一個思想進步的科學家,對於蔣介石極其厭惡,怎麼樣和這個國民黨將軍週旋呢?

衛立煌聽到韓權華談起汪德昭是留法學生領袖和左派,則作另一種想法,希望很快和他見面。自從衛立煌1938年在山西和一些一二九運動中的積極分子接觸之後,對於學生領袖和左派分子留下深刻印象,他相信在共產黨、人民陣線、左派勢力如火如荼的法國,中國學生領袖必然對天下大勢瞭如指掌,一定能夠一見如故。

汪德昭見到衛立煌後,感到非常奇怪,怎麼這樣一個高級的國民黨將軍,見了他還沒寒暄幾句,就直率地詢問他認識不認識法國共產黨呢?

衛立煌開門見山,不加掩蓋地告訴汪德昭,他對於蔣介石不滿。他說他堅決抗日,後來帶領遠征軍出國,打了勝仗,因為史迪威在蔣介石面前表揚他有成績,蔣介石對他忌恨,削除了兵權,讓他出洋考察。在國民黨時代,出洋考察即是放逐,他心中氣憤得很。汪德昭一聽這些話覺得好啊,這裡有工作可做,想不到衛立煌也有反蔣的心思。汪德昭再繼續和衛立煌談下去,衛立煌還是一個勁兒詢問一些關於法國共產黨的問題,詢問汪德昭和共產黨熟悉不熟悉。

他們來到山水秀麗、風光旖旎的瑞士。衛立煌向汪德昭介紹了他自己的抗日歷史,說他在山西和朱德總司令時相過從,感情很好。朱總司令是個忠厚長者,曾經贈送他許多進步書籍,對他有很大啟發。他看到共產黨所作所為,都順應中國人民的要求,將來必獲勝利,毫無疑義。他又談起蘇聯援助中國抗日,派來若干架飛機,被擊落一架補充一架,也是誠懇實在的。在今天的形勢下,他的心情自然站到共產黨一邊了。衛立煌還談到西安事變時候的情形。

衛立煌見汪德昭和他談得很投機,對於國際國內許多問題的見解都正確,有見地,又跟汪德昭說:「將來回國,蔣還是要用我的。」

汪德昭問:「那你就起義麼?」

「我決心這樣幹!」衛立煌說,「現在感到難辦的就是我的意見,沒法傳到延安方面去。」

汪德昭說:「回到巴黎,我可以找到適當的關係,取得聯繫,尋求配合。」

在這次談話以後,他們一行離開了瑞士,又來到巴黎。衛立煌執筆寫了一封代電,由汪德昭、韓權華譯成外文。略謂:

1、為了盡快地結束中國的內戰,我決心站到人民一方,和有關方面進行軍事的、政治的及其他一切合作。
2……。
3、顧及個人的環境,希望絕對保守秘密。

代電寫好以後,由汪德昭設法傳遞,幾經輾轉,才從某國轉到中國「有關方面」。


*****************************************************
節選之第二部份


蔣介石記得很清楚,他嫡系的高級將領中,還有一個能拚能打的衛立煌。論資歷和聲望,都能夠充當獨當一面的封疆大吏。論人事關係,像杜聿明、鄭洞國、范漢傑、廖耀湘這些人或者是衛立煌在遠征軍中統率過的,或者是他過去的老部下,他都能駕馭得了。更重要的一點是衛立煌率領遠征軍打了勝仗,在美國軍界獲得好評。最近他又到美國,和美國軍界酬酢頻繁,獲得美國佬的支持。和以前魏德邁公然提出要蔣介石撤換熊式輝、杜聿明的情形根本不同。派衛立煌去東北,再合適沒有了。

雖然抗日戰爭前期衛立煌和八路軍來往密切,有親共的嫌疑,但是經過這些年的考察,沒發現衛和共產黨有什麼來往,也沒有什麼不軌行為。因此,蔣介石把衛立煌當作一張王牌打了出來。

譚祥(陳誠的老婆)說:「辭修病得沒法,只有請衛先生去東北才有辦法。」先說之以理,後動之以情,譚祥又裝作一副可憐的樣子說:「衛先生一去東北,就是救了我們一家。」韓權華(衛立煌的老婆)在旁聽了,感慨很大,心想:「救了你們一家,不是坑了我們一家?有權有利的事你們去爭,弄得不可收拾了,就把爛攤子交給別人,叫別人去當你的替死鬼,這叫什麼心理?」當時衛家住在南京上海路,一時車水馬龍,頓時成為「山陰道上」。

衛立煌在京的老部下聞聽此事,都感到惶惑,沒有一個贊成他去東北。曾在第一戰區任副官處長和遠征軍中將高級參謀的陶振武完全不瞭解衛立煌的心情,抓住衛立煌的空隙時間向衛進言:「這是陳誠的金蟬脫殼之計。你對東北的形勢是怎麼估計的?你有什麼把握?你和總統的關係,比以前東北的三個人怎麼樣?他們三個人都沒有搞出好結果,你去更不好辦。」陶振武還提出具體的建議:「按照我的愚見,最好是婉言謝絕。」

衛立煌的回答大出陶振武的意料。衛說:「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在這個時候,不能考慮得那麼週到。」陶振武默然而退,心想衛老總不甘寂寞,貪迷做官到了這個程度,一定沒有好結果,等著瞧吧。

王理寰說:「你真要去的話,一定要向總統要四十萬人,不然這個仗沒法打。」接著王理寰就把他所瞭解的東北情形講了幾個小時。最後衛立煌說:「國民黨軍隊表面上好看,其實不經打。我在山西知道共產黨的軍隊意志堅決,吃苦耐勞,上下一心,陳誠想到東北露一手,真是太不自量。」

蔣介石特別向衛立煌申明:「我看你用不著顧慮,你一定能夠把這個事辦好。萬一戰局失利,責任也不能由你來負。」

衛立煌聽了此話,像是有些感動,又表現得很躊躇地說:「沒有軍隊不能打仗,現在東北的軍隊都被圍困了,沒有大量的增援是不行的。」

蔣介石說:「這個好辦,我先給你增援五個軍好不好?在後勤方面,優先補給東北。」

衛立煌聽見他的總統說的這麼好,不好再說什麼了,答應說:「那末,我先去看看再說吧。」

蔣介石看見衛立煌答應去東北,非常高興。立即提出他的作戰計劃。蔣介石說:「北寧鐵路聯繫華北和東北兩個戰區,極其重要。你到東北,最緊急的任務是打通北寧路,先從瀋陽打到錦州。你只要把這條鐵路打通,別的事情都好辦了。」

1月17日,南京政府明令發表衛立煌為「東北剿總司令」。為了給陳誠一個面子,先派衛立煌為東北行轅代主任,保留陳誠的職稱,等陳誠離職以後再調整衛立煌的名義。

正在蔣管區報紙上刊登衛立煌擔任「東北剿總司令」這條消息的時候,衛夫人韓權華惱怒萬分,和衛立煌狠狠吵了一架。自從1945年他們結婚以來,一直和睦相處,相親相敬,從來沒有起過爭執。這一回韓權華非常不高興,喊道:「你為什麼這樣亂來,戴上這頂烏紗帽?東北快要完了,你的部下都不贊成你去,連我這個沒有軍事頭腦的人也能看到沒有希望了,你為什麼偏偏在這個時候去替陳誠當替死鬼?」

哪知衛立煌卻回答說:「要革命就不能怕死。幹革命的人還能像你們教書的那樣風平浪靜?」

什麼叫「革命」?韓權華聽了更覺不順耳。可是經過衛立煌一解釋:「你忘記了巴黎的事情嗎?」她這才明白過來,原來衛立煌和共產黨方面有默契,遇到機會就要合作。她想起了衛在巴黎派汪德昭通過某方向向中國解放區發電報的事情。那一次起草代電稿子時,考慮把衛立煌的意見由中文翻成法文或者不是那麼妥貼。曾讓韓權華先把中文譯成英文,然後再請汪德昭翻成法文的。這個電稿的內容她都歷歷在目。還有,在他們離開法國之前,他看見衛立煌和汪德昭各留一本密電碼,派汪德昭繼續設法與中國解放區通消息。想到這樣一些事,韓權華對於衛立煌所談的「幹革命」,似乎有所理解了。


*****************************************************
節選之第三部份


汪德昭(受到衛立煌邀請)經過激烈的思想鬥爭後,毅然向法國科學研究中心辭職,以回國為八十歲老母祝壽為名,匆匆離開法國回到上海,然後隻身飛往東北,就任「東北剿總」的副秘書長兼辦公室主任。「剿總」裡的各種電報,先由汪德昭看,再給衛立煌看。

副秘書長係軍內的文職人員,按國民黨的軍隊人事制度叫做「軍屬」,不必經過南京詮敘就上班。「剿總」內的官員們看見這個多年旅居外國的留學生來到,語言和生活習慣處處和他們軍人不同,對汪德昭頗為歧視,後來聞說他是衛夫人韓權華的侄女婿,才沒有人再說閒話。在國民黨統治時代,在官僚們的心目中,官太太的裙帶關係乃是合理合法的資歷,他沾到這一層,就有了保護色。後來汪德昭又對總部人員演講,介紹原子能知識,大家聞知他是一個研究原子能的人,更為佩服。可惜的是汪德昭多年旅居外國,和中國的共產黨素無往來,返國之後,找不到解放軍這一方面的線索,倒不如以前在巴黎找外國共產黨方便。


*****************************************************
節選之第四部份


衛立煌心中盤算,到東北要搞出一點名堂,必要的條件是手裡一定要掌握一些完全聽從自己命令的軍隊。他多年與蔣介石鬧矛盾,最重要的一條就是蔣介石只給他指揮軍隊之權,不讓他成立軍隊,不讓他像陳誠、胡宗南、湯恩伯等浙江人那麼掌握軍隊。所以他雖然多次擔任很高的官職,都是招之即來,揮之即去,到頭來還是一個光桿司令。這一次他來到混亂的東北,如果沒有自己的軍隊,那是什麼也辦不成的,所以他的第一件心事,也就是他第一項真正的活動,就是設法在混亂中抓實力。

蔣介石歷來是又要利用衛立煌,又把衛立煌看做是嫡系中的雜牌,對於衛立煌的願望處處設置障礙,不要說不允許衛立煌成立自己的軍隊,就是一個很簡單的調動幹部的問題,也只允許衛立煌在東北現有的軍官中調動,不讓衛立煌從別處調自己的老部下來東北。例如調來黃新銘和宋子英這兩個合肥籍的中將,就費了好大事。又如衛立煌保薦和他關係最深、思想最接近的老部下陳鐵擔任「東北剿總」副總司令。衛又保薦彭傑如擔任「東北剿總」副參謀長兼第一兵團副司令(東北剿總參謀長趙家驤原是陳誠的副參謀長,衛用趙為參謀長乃是裝扮他未改陳誠的用人路線,實際上是無可奈何,真心要另立一個副參謀長,乃是抓兵權,並預先為抓第一兵團設一伏線。)。儘管陳鐵和彭傑如這兩人都是黃埔一期的金枝玉葉,蔣介石就是不批,不給調來,還是打了多次電報,一直拖到五月才調來東北。

儘管衛立煌費盡心力,想自己建立自己的兵力,想讓陳鐵掌握錦州的軍權,想讓彭傑如掌握長春的軍權,他自己抓瀋陽的軍權,但是願望始終不能實現。此時瀋陽有的是槍也好招兵,蔣介石就是不給番號。衛立煌叫宋子英「不管那一套」硬給他招了幾團人,受到種種阻礙,一個師也沒搞成。

衛立煌的第二項活動是抱了很大的希望,去團結從前的地方耆老。希望從這些東北地方勢力上找到他們和蔣介石的矛盾。兩年前熊式輝到東北已聘請張作相、萬福麟、馬占山、蘇炳文、鄒作華等人為「東北行轅政務委員會」的委員,陳誠來東北之後把他們拋棄在一邊,衛立煌又反陳誠之道而行,又把這些人尊為上賓,曾讓汪德昭出席馬占山的全羊招待會。實際上這些上層人物沒有群眾基礎,也起不了什麼作用。

王理寰聽說衛立煌愛和東北地方上的人接觸,四月間介紹一個王化一去和衛見面。這個王化一是傾向於共產黨一邊的民主人士,對衛立煌講了許多民生凋敝、地方疾苦、反對內戰、暗示國民黨必敗的大道理。衛立煌聽了,毫無倦容。後來,衛對王理寰說:「王化一這個人很行,很有見地。」

七月中旬,衛立煌收到蔣介石的密電,說北平的七五慘案,是王化一在其中操縱鬧起來的,命令衛立煌逮捕在瀋陽的王化一歸案。衛打電話叫王理寰來其家中看這份電報,囑咐王化一從速躲避,同時衛打電報覆蔣,謂王化一已到關內,不在瀋陽。

七月中,王理寰家中來了一個從鄉間進城買藥的「冷太太」,告訴王理寰:哈爾濱有高崇民、呂正操、張學詩、閻寶航等人,捎「好」來了。王理寰看見衛立煌剛剛為王化一打掩護,讓王逃跑。知道衛立煌這個人的態度,如果聽聞此事也不會為難他,就把「冷太太」到他家等情況報告了衛立煌。衛立煌對王理寰說:「不要怕共產黨,共產黨也是中國人。為什麼老百姓不怕共產黨呢?這裡邊有許多可以研究的地方。」

衛立煌的第三項活動就是和蔣介石爭奪指揮軍隊之權。到了後來,演變成不論什麼事,蔣介石要這麼辦,衛立煌偏偏要那麼辦,樣樣都鬧擰,加速了國民黨軍隊的崩潰。

美國人希望國民黨守住東北以免俄國勢力擴張,在1948年,表示願意再增加空運東北十個師的裝備和補給。衛立煌經過遠征軍和訪問美國這麼兩段來往,和美國人關係很好,向美國顧問團長巴大維請求,把這些物資直接運到東北,不經過南京。巴大維久已討厭南京政府的後勤部門,因為運來什麼東西都被他們貪污或移作他用。他特地到東北作過一些調查,看了機場倉庫等等情形之後,決定直接用船運往東北營口。

這事被蔣介石聞悉之後,十分震怒:美、衛直接掛鉤,把他撇開,那還了得?爭爭吵吵,美國人對東北運送器械軍火一事終於沒有辦成功。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971&aid=1465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