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風的心箋
市長:喬若飛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散文雜記【風的心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曾經,你我的心事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武林劍后金鋒女俠
 瀏覽62|回應0推薦0

武林女俠的腳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惡名昭彰的灰狼寨,武功極高的十大灰狼率領全寨百餘嘍囉打劫某一鑣局的一隊鑣車,這隊鑣車僅三十餘鑣師護送,本來就寡不敵眾,再加上十大灰狼又個個武功極高,這三十餘鑣師哪能與之一搏?當這三十餘鑣師一個個被殺倒地之時,一位全身金色的幪面女俠出現了,她臉上幪著金色的幪面巾,身穿金色上衣、金色長褲,披著金色披風,腳穿金色長靴,手持金劍;她抽劍出鞘,金色的劍鋒從金色的劍鞘中抽出;她急向十大灰狼和百餘嘍囉發動凌厲攻勢,祇見她的劍極快的揮動數十下,其金劍竟有股神奇效用,凡被這金劍劃破的傷口,流出的血都變成金色,十大灰狼和灰狼寨百餘嘍囉皆流出金血而全軍覆沒!

這名全身是金的幪面女俠自命為「金鋒女俠」,武林中大家除了知道她是金鋒女俠外,無人知道她的真實姓名,也無人見過她的廬山真面目;她經常出來行俠仗義,武林中許多武功極高的無惡不作之徒皆在她金劍之下流出金血而喪命,她還滅了好幾個惡名昭彰的武林門派,這些被滅的門派也都是遍地流金血的死屍,她的武功真是打遍天下無敵手,因此武林中人遂尊她為「武林劍后」;她聲言要除盡天下所有作惡之人,而天下間許多武功極高的惡人又一個個的被她殺得流金血而死;她竟令天下惡徒們人人自危,於是全天下武功最高本來彼此互相敵視的十五個惡魔被迫聯合起來,全天下武功最高的十五個惡魔聯手圍殺一個金鋒女俠,結果這十五個惡魔竟全為金鋒女俠一人所殺,他們都流出金血倒地身亡!

金鋒女俠竟將全天下武功最高的十五個惡魔全殺了,如此震撼武林的一戰,嚇壞天下所有惡人,從此武林天下太平!這麼威名赫赫天下無敵的武林劍后,她那將人的血殺成金色的金劍,令武林中人回想起七百多年前的一位大俠;七百多年前,武林中有個天下無敵的金劍大俠,名叫東方神龍,他既無妻子也無兒女亦無徒弟,單槍匹馬闖蕩江湖,被他金劍殺死的人,流出來的血就是變成金色!由於他的金劍如此神奇,引起武林中許多人的覬覦,這些人有的來強奪,有的設計騙取,都千方百計的想得到金劍大俠東方神龍手中的金劍;最後東方神龍遭人暗算,他死前將他的金劍毀掉,以免金劍落入惡人手中貽禍天下。

七百多年前的金劍大俠東方神龍死前將他那神奇的金劍毀了,到三百多年前,武林中竟又傳出那神奇的金劍出現了,很多人被那金劍殺死,身上都流出金色的血!東方神龍早在離當時四百多年前就將他自己的金劍毀了,怎麼過了四百年又出現同樣神奇的金劍?且這傳說既未道明持金劍的人是誰,又沒道出被殺的是哪些人,所以多半的人都不相信這傳說是真的;但今日出現的這個武林劍后金鋒女俠,可是真真實實的使用和七百年前的金劍大俠東方神龍一樣的會將人血殺成金色的金劍,遂令武林中人大惑不解!

金劍大俠東方神龍既早在七百年前就毀掉了他自己的金劍,今日武林劍后金鋒女俠的金劍縱使是三百年前曾經出現的那柄金劍,那三百年前曾經出現的金劍又是誰造的?誰能造出跟已毀了四百年的古劍具相同神奇效用的新劍?既然能和已毀了四百年的古劍一樣的可將殺人的血變成金色,雖相隔四百年,但二者間必有某種關聯吧?今日金鋒女俠的金劍竟也同樣有這麼神奇的效用,那今日的金鋒女俠的金劍和七百年前的東方神龍的金劍還有三百年前傳說中出現的金劍,此三者究竟都是同一柄金劍還是不同的兩柄金劍抑或不同的三柄金劍?三者之間到底有什麼關聯?這其中隱藏著些什麼秘密?看來這位武林劍后不僅幪著面相貌神秘,且必還有一段極為神秘的身世來歷,是個在一團神秘謎團中的神秘人物。

這個身世來歷極為神秘的神秘人物武林劍后金鋒女俠頻頻為天下除惡,使武林獲得太平,但武林祇太平了五年,又出現了無惡不作的絕命五煞!這五個惡人是少林叛僧圓智法師的徒弟;圓智在少林犯戒,被趕出少林後就背僧叛道,到處胡作非為,少林乃派出寺內高手要除掉這個叛僧,圓智就不知躲藏到哪裡去了,想不到三十年後,竟教出武功這麼高的五個惡徒弟;三十年前遭少林追殺的圓智,武功也沒現在他自己的這五個徒弟高,圓智十年前就已過世,他這五個徒弟絕命五煞又繼續練了十年武功,為的就是要滅掉少林寺!

絕命五煞的頭煞公孫魑,二煞嚴峰,三煞伍花狼,四煞董蠍,五煞谷陰風,這五煞一起攻向少林了!他們五人的武功果然比他們自己師父圓智三十年前的武功高得多,不但數百少林弟子被摧枯拉朽般的殺得死傷遍地,連百餘武功極高的高僧、方丈都完全招架不住這五人的攻勢,而頭煞公孫魑的攻勢更比其他四煞凶狠凌厲得多!少林全寺連其他四煞都沒一人打得贏,將近一半的高僧弟子更都死在頭煞公孫魑手裡!顯然圓智躲藏起來後,不知又練了什麼邪功,否則以三十年前圓智的武功是教不出武功這麼高的絕命五煞的,且這回攻少林的絕命五煞所施展的都不是少林武功,招式都極為狠毒邪惡;圓智不知躲藏在哪個荒山,找到什麼武林中失傳已久早被大家遺忘的邪功秘術,教出五個這麼邪惡歹毒的徒弟!

絕命五煞將整個少林殺得全軍覆沒後,五人凶性大發,妄圖得寸進尺稱霸天下,又去闖華山,華山的長老、弟子和少林的高僧、弟子一樣,全派無一人是五煞的對手,而頭煞公孫魑同樣是五煞中攻勢最凶狠最厲害的,又是將近一半的華山長老、弟子都為頭煞公孫魑所殺,其餘四煞也都很輕易的殺了其他的華山長老、弟子,華山和少林同樣遭絕命五煞殺得全軍覆沒!

連滅少林、華山兩大門派,絕命五煞更加氣燄囂張,一天清晨,五煞一起練武,頭煞公孫魑命他這四個師弟聯手攻他一人,經過一陣激烈的打鬥,他的四個師弟嚴峰、伍花狼、董蠍、谷陰風全都敗陣倒地;絕命五煞在向圓智習武時,就已養成每日清晨互相比武對練的習慣,圓智死後,頭煞公孫魑就帶領他的這四個師弟繼續練武,十年來,每天早上他這四個師弟都聯手攻他這個大師兄,而他這四個師弟從無一日贏過他;當今武林除金鋒女俠外,其餘已經沒有一人武功能勝過公孫魑四個師弟中任何一人了,而這四個師弟聯手對付公孫魑,又十年來沒有一日贏過公孫魑,真不愧是絕命五煞的頭煞,不愧是五煞的大師兄,他的武功竟還能遠勝自己四個武功已高到極點的師弟,這般武功真是高得可怕!

滅華山後,絕命五煞更加得寸進尺,再去攻武當,武當亦與少林、華山一樣,全武當的道長、弟子亦無一人是絕命五煞的對手,絕命五煞還是如入無人之境,十分輕易的就將整個武當山殺得全軍覆沒!

少林、華山、武當相繼被滅,震驚整個武林,天下間人心惶惶,好幾個武林門派為求自保,竟去投效、依附絕命五煞,奉其頭煞公孫魑為「武林盟主」!絕命五煞也開始招兵買馬,五個師兄弟每人都招募了一群手下,三煞伍花狼淫性極重,這回有了自己的手下,更顯露出凶惡的淫魔嘴臉,他的手下到處強擄美女供其淫辱;這天伍花狼的手下又抓了二十幾個美女到他面前,他竟還十分挑剔,二十餘美女他祇看中五個,其餘的全都賞賜給自己手下,他祇命令手下不可為搶女人而互相打鬥,叫他們抽籤解決;幾天前,他的手下抓了四十幾個美女獻給他,他全都看不中,就將那四十幾個美女全部趕出去,他的手下抓不到他看得中的女子,就得不到他的賞賜了。

伍花狼身旁五個經他挑選的女子,他抓住其中一個,那女子驚恐的掙扎,他更有勁的玩弄那女子;這時他的四個師兄弟進他屋裡來,公孫魑見之笑道:

「三弟!開始享樂起來啦?」

嚴峰亦接著道:

「三弟向來好淫,聽說你現在搶了很多美女,是嗎?」

伍花狼連忙起身行禮打招呼道:

「大哥!二哥!大家請坐!」

待他四個師兄弟都坐下來後,他乃嘻笑再道:

「大哥!二哥!還有你們兩個師弟,你們也可以去搶美女啊!」

公孫魑應對道:

「我們不用去搶,一大群美女自動爭著要來伺候我們。」

嚴峰又接著道:

「三弟!本來你也會有一大群美女自動跑來伺候你的,可是你這麼一搶,天下所有女子聽到你的名字全都嚇跑了。」

董蠍亦隨之應道:

「就是說嘛!三哥你怎麼這麼笨嘛?」

谷陰風又再接著取笑道:

「三哥等不及美女自動來找他,自己急著搶美女去了。」

伍花狼待他四個師兄弟都說過後,就大笑解釋道:

「哈!哈!哈!……那些自己送上來的沒什麼意思,要搶過來的,搶過來後還會反抗掙扎的,才有趣!」

公孫魑聞之道:

「嗯!每個人性情不同,喜好也不同,三弟就是喜歡這個樣子。」

絕命五煞聲勢更壯大,武林各派更憂心忡忡,一般市井就更是惶恐不安;山東瑯琊有一家客棧,裡面有幾個食客正邊吃邊談絕命五煞的事,食客甲道:

「這絕命五煞連滅少林、華山、武當如此的名門大派,全武林都為之驚恐,一些貪生怕死的門派竟還向五煞低頭,尊公孫魑為『武林盟主』,甘心淪為五煞的走狗。」

食客乙接著道:

「公孫魑是五煞之首,被尊為『武林盟主』要統治武林,雖是禍害,但更可怕的禍害還是伍花狼那個淫魔,派手下到處強擄美女給他淫辱,現在天下女子個個人心惶惶。」

食客丙再接著道:

「絕命五煞到處胡作非為橫行天下,那武林劍后金鋒女俠又到哪裡去了?」

食客丁又再接著道:

「恐怕金鋒女俠這個武林劍后也未必收拾得了絕命五煞,你們看,五煞之首的公孫魑且先不說,其他四煞除金鋒女俠外,武林中其他高手就沒有一個是這四煞其中任何一個的對手了,而這四煞聯手對付他們的大師兄公孫魑,他們每天早上都是這樣練武的,還這樣練武練了十年,這四煞武功都已經這麼高了,四人聯手對付公孫魑對付了十年,都從未贏過公孫魑,這公孫魑的武功究竟有多高?金鋒女俠也許可以贏過其他四煞,但那個頭煞公孫魑,金鋒女俠怕也是贏不了的。」

食客甲聽過這番話,就再度開口道:

「老弟!別這麼悲觀,絕命五煞武功雖高,金鋒女俠武功一定更高,她是武林劍后嘛!武林劍后怎會贏不了絕命五煞呢?公孫魑能打贏他自己四個師弟的聯手攻擊,金鋒女俠還能打贏全天下武功最高的十五個惡魔的聯手攻擊呢!公孫魑武功再高,也高不過武林劍后的。」

食客乙又補上一句道:

「絕命五煞現在稱霸天下,他們五個要分天下而治了,老五谷陰風要去管四川,老四董蠍要去管江東,老三伍花狼要到山東來,還來我們瑯琊這裡,真倒楣!這個淫魔跑來,我們山東瑯琊的美女要遭殃了!老二嚴峰去管西涼,公孫魑這個老大坐鎮被他們攻破的華山,將華山當他們的總壇,他就在華山當他的『武林盟主』,統管全天下。」

此時,幾個持刀劍的惡漢進入客棧,他們衝到這幾個食客桌前,帶頭的惡漢對這幾個食客大吼道:

「好大的膽子!竟敢罵我們五位大爺!」

這惡漢所說的「五位大爺」當然就是絕命五煞,剛才這幾個食客中的食客乙說了,山東瑯琊是三煞伍花狼坐鎮之地,這些惡漢當然就是伍花狼的手下,這幾個食客被伍花狼這群手下嚇得面色慘白,另一名惡漢又接著罵道:

「我們本來想看看這客棧裡有沒有漂亮的姑娘獻給我們三爺,想不到客棧裡不但一個姑娘都沒有,竟還出了你們幾個膽敢胡言亂語的混蛋!」

這名惡漢口中的「三爺」又當然是絕命五煞中的三煞伍花狼,惡漢們遂對這幾個食客揮刀威脅,就在此時,一位相貌堂堂的少俠挺身而出,他一掌擊在那為首的惡漢胸膛上,幾名惡漢竟全部倒在地上,少俠乃訓斥道:

「你們幾個伍花狼的爪牙!到處胡作非為,今天我要好好教訓你們!」

惡漢們都從地上再爬起來,那為首的惡漢回斥道:

「嘿!你找死啊?不怕我們回去找三爺!」

這位少俠聞之乃怒罵伍花狼道:

「你們那什麼鬼三爺?就是他最該死!」

於是少俠就跟這幾名惡漢打了起來,武功高強的少俠對付這幾個小嘍囉,祇稍兩三招,他們就全都又被打倒在地;他們又再從地上狼狽的站起來,那為首的惡漢還不甘心的氣憤道:

「你等著!我們三爺會派人再來找你的!我們知道你就是南宮堡少堡主南宮麟,等我們三爺來,一定會把你的南宮堡踏成平地!」

幾名惡漢狼狽的逃出客棧,南宮麟對那惡漢說的要去請伍花狼帶人踏平他自己的南宮堡,根本毫無畏懼的一笑置之,就呼喊客棧夥計給他白斤和牛肉麵。

那幾個在客棧被南宮麟打跑的惡漢,正要回伍花狼那裡,但幪面的金鋒女俠截住他們的去路質問道:

「站住!你們想回去叫伍花狼那個淫魔率眾打南宮堡是嗎?」

惡漢們全都一愣,為首的那名惡漢驚惶問道:

「金鋒女俠!妳怎麼知道?」

金鋒女俠輕蔑的答道:

「喝!我金鋒女俠向來神出鬼沒來去無蹤,你們不僅看不到我的臉,而且還常常連我身影都看不到,我卻將你們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全都看得清清楚楚!」

惡漢們個個心中害怕,都手裡一邊持著刀一邊直發抖;金鋒女俠更不把他們放在眼裡,以陶侃的語氣道:

「哼!想回伍花狼的山東分壇,你們回不去啦!伍花狼也不會知道你們是怎麼死的。」

言畢,金鋒女俠抽出金劍,祇輕揮數下,這幾名惡漢根本都看不清金鋒女俠的招式,就全死在她的劍下!

數時辰後,伍花狼聽說自己幾個手下在回他的山東分壇途中被殺,就去他手下被殺的地方察看;他這幾個被金鋒女俠殺死的手下,都躺在地上,伍花狼看到他們身上都流出金色的血,知道是被金鋒女俠殺死的,嚇得面色慘白的道:

「啊!這幾個是被金鋒女俠殺死的!」

伍花狼身旁一位手下,伍花狼任他為山東分壇總管,他名叫何宗台,他也被嚇得害怕的問道:

「三爺!金鋒女俠是不是要找上咱們了?」

伍花狼仍心神不安的答道:

「嗯!金鋒女俠早晚都會找上我們絕命五煞的,何總管!你飛鴿傳書通知我大師兄,請他注意作好準備。」

何宗台聽命答道:

「是!」

何宗台的飛鴿傳書從伍花狼的山東分壇飛出,飛到百里外被幪面的金鋒女俠飛鏢射下;金鋒女俠果如她自己剛才所說,人們不僅都看不到她的臉,甚且連她身影都看不到,她卻將人家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全都看得清清楚楚;現在伍花狼和他山東分壇就是誰都看不到金鋒女俠身影,而他們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全都在金鋒女俠的監視下!但金鋒女俠不能祇監視伍花狼,絕命五煞的其他四人她也要對付,於是她就離開山東瑯琊,往四川去了。

四川是絕命五煞第五煞谷陰風的分壇,金鋒女俠幪著面到四川分壇找上谷陰風;先與谷陰風四川分壇數百手下大戰,雖是數百之眾,但再多的蝦兵蟹將也敵不過天下無敵的武林劍后,金鋒女俠摧枯拉朽般的殺光了谷陰風數百手下,谷陰風這數百手下身上全都流出金血;谷陰風遂親自和金鋒女俠過招,既是絕命五煞其中之一,武功當然也極高,因此起初尚與金鋒女俠勢均力敵,彼此殺得難解難分,但二十餘招過後,谷陰風開始招架乏力,雙方過招數十,最後谷陰風的招式全被打潰,金鋒女俠一劍刺進谷陰風的胸口,谷陰風胸口流出金色的血,倒地而亡!

接著,金鋒女俠又到江東,江東是第四煞董蠍的分壇,金鋒女俠同樣幪面走進江東分壇,找上董蠍;也同樣先將董蠍江東分壇數百手下全部殺光,被殺的數百手下亦全都流出金血;金鋒女俠遂再與董蠍過招數十,董蠍亦先與金鋒女俠勢均力敵,之後逐漸招架不住,終至完全潰敗;金鋒女俠又一劍刺進董蠍肚腹,董蠍也流出金血而死!

金鋒女俠連殺絕命五煞的第五煞谷陰風和第四煞董蠍,給天下武林帶來好消息,整個武林皆為之震驚,也為之鼓舞歡慶;五煞中剩下的公孫魑、嚴峰、伍花狼亦為之驚動,並為之喪氣,公孫魑料到金鋒女俠下一個將會找他的三師弟伍花狼,就召他在西涼的二師弟嚴峰與他自己一起趕往山東瑯琊,並令投效絕命五煞向他屈服的幾個門派也到瑯琊去。

南宮堡少堡主南宮麟亦欣喜金鋒女俠除掉了絕命五煞的谷陰風和董蠍,並亦期待金鋒女俠再來瑯琊除掉絕命五煞的三煞伍花狼,但他得知公孫魑和嚴峰也要來山東瑯琊替伍花狼助陣,就同時耽心起金鋒女俠無力對付,他對他的姑丈南宮堡總管陶家慶道:

「姑丈!金鋒女俠要來瑯琊除掉伍花狼那個淫魔了,可是公孫魑和嚴峰也要來瑯琊幫伍花狼,那金鋒女俠就要同時對付剩下的這三煞了,她雖是武林劍后,但也贏不了有公孫魑帶頭的三煞聯手攻擊,怎麼辦呢?」

南宮麟的姑丈陶家慶亦很憂心的道:

「嗯!我們一定要想辦法將伍花狼和他這兩個師兄分開。」

此時,幪面的金鋒女俠進了南宮堡,到南宮麟面前,南宮麟十分驚奇但也十分敬佩的向金鋒女俠行禮道:

「啊!金鋒女俠!果然是個天下無敵的武林劍后,來去無蹤的神秘人物,竟能神不知鬼不覺無聲無息的進了敝堡大廳裡。」

金鋒女俠亦對南宮麟致歉並請求道:

「南宮少堡主!恕我無禮闖進貴堡,因少堡主您也是武林正義之士,且又頗善計謀,所以我特來請求少堡主設法將伍花狼騙到海邊去。」

南宮麟爽快的答應道:

「好!金鋒女俠,沒問題!」

金鋒女俠讚謝道:

「少堡主果真豪爽!那太謝謝你了!」

金鋒女俠真如南宮麟所說的,是個來去無蹤的神秘人物,話一說完立即憑空消逝!陶家慶也早知金鋒女俠如此神秘,並不奇怪她瞬間消失,但不解要如何將伍花狼騙到海邊,深感困惑的問道:

「少堡主!你要如何將伍花狼騙到海邊?」

南宮麟答道:

「簡單啦!」

陶家慶更感覺奇怪的問道:

「簡單?」

南宮麟講解答道:

「伍花狼是個淫魔,嗜淫成性,祇要騙他海邊有美女沒穿衣服在戲海水,他就自動衝到海邊去了。」

陶家慶聞後稱讚笑道:

「妙!想得真聰明!」

公孫魑和嚴峰以及屈服於絕命五煞聽公孫魑之命的幾個門派要來瑯琊,而助金鋒女俠的南宮堡這邊,則由於金鋒女俠連殺絕命五煞的五煞谷陰風和四煞董蠍,鼓舞了武林各路俠士,因此南少林、峨嵋、點蒼、終南、青城以及丐幫,還有被絕命五煞滅掉的嵩山少林、華山、武當的殘存弟子,也都一起前來瑯琊幫金鋒女俠和南宮堡助陣;相反的,投效絕命五煞向絕命五煞屈服被迫聽從公孫魑之命的幾個門派,在谷陰風和董蠍相繼被殺後就有些動搖,現在這麼多名門大派都前來助金鋒女俠和南宮堡,這些門派更心生猶豫躊躇不前,但仍懼於公孫魑和嚴峰的威勢,他們的人馬祇到瑯琊城郊停駐觀望,不進瑯琊城,這些門派有麒麟門、陰陽門、天龍堂、飛虎堂、風雲堡等門派;伍花狼的總管何宗台見這些門派心懷投機,對他們極為不滿,就向伍花狼罵這些門派居心不軌會隨時見風轉舵。

武林中諸名門大派既都前來瑯琊為金鋒女俠助陣,金鋒女俠就去找峨嵋派靜心師太,她向靜心師太作揖行禮並請求道:

「晚輩拜見靜心師太!懇請師太選一名弟子助晚輩。」

靜心師太回禮並答應道:

「女俠您太客氣了,我們就是來幫妳的,不管妳需要什麼,我們都會給妳的。」

說著就介紹自己身旁一名女弟子道:

「這是貧道的弟子吳惠英,她是我們峨嵋派所有弟子中武功最高的,就請她幫忙妳吧!」

金鋒女俠遂謝道:

「謝謝師太!」

靜心師太就命自己弟子吳惠英道:

「惠英!妳隨金鋒女俠去,全都聽憑她的吩咐幫忙她。」

吳惠英接受靜心師太之命道:

「弟子謹遵師父之命!」

接著又向金鋒女俠行禮道:

「女俠儘管吩咐我,我一切全聽女俠吩咐行事。」

公孫魑和嚴峰兩個伍花狼的師兄趕著往瑯琊來,要保護他們的三師弟伍花狼,伍花狼卻仍沉溺於淫慾中,光著上身光著兩腿,祇穿短褲和襪子在玩搶來的女人,方玩過後,還沒來得及穿衣,就聽到自己房間外有人對他的總管何宗台道:

「總管!海邊有一個好美好美的美女沒穿衣服在戲海水。」

聽到這話他又興奮起來,光著身子衝出房間,就問何宗台道:

「何總管!怎麼回事啊?」

何宗台答道:

「三爺!這位家丁說他在海邊看見一個美女沒穿衣服在戲海水。」

伍花狼就問那家丁道:

「真的嗎?」

那家丁答道:

「是的,三爺!那女子長得極美,可是她跑步跑得非常快,不是屬下抓不到她,她跑得那麼快,我們整個山東分壇除三爺您外,其餘誰都追不上她,她說誰能跑贏她追上她抱住她,她就跟誰在海邊玩樂,所以……」

伍花狼不等那家丁說完就驚奇的叫道:

「哦?」

接著又懷著不信和挑戰之心道:

「好!既然這樣那我就到海邊去找她,去跟她跑,看她究竟跑得有多快?哼!她跑得再快我也一定能追上她,將她抱起來玩!」

金鋒女俠就要來殺伍花狼了,這個時候伍花狼還要跑出山東分壇,何宗台就想勸阻伍花狼,但何宗台忽想到要出乎金鋒女俠意料之外,就沒勸阻伍花狼;光著身子的伍花狼趕緊將衣褲和靴子穿好,再將劍繫在背上,就急急奔出山東分壇之外,出了山東分壇後,又轉回頭命令何宗台道:

「何總管!我在海邊跟美女戲水,不准有別人在場,你給我看好分壇裡的人,誰都不准到海邊去!」

何宗台從命道:

「是!」

山東瑯琊郊外有一處寧靜無人的海灘,伍花狼奔到這處海灘邊,果真見到一位全身赤裸的女子,這個女子一臉威武貌美的武林女俠長相,雖然全身赤裸,但其容貌卻像是一位武功高強的女俠,白皙嬌嫩的光溜身體,雙乳挺拔柔軟,腰部纖細,雙手臂皆柔軟白嫩,光著的屁股也是白嫩嫩的,雙腿亦白嫩修長,又赤著一雙白嫩的玉腳,每隻腳都長著五根腳趾頭,兩腳大姆趾的腳趾甲,猶似兩指皎潔的白玉;伍花狼雙眼色瞇瞇的盯著這全身赤裸的美女,這個全裸美女亦對伍花狼微笑,並將兩手臂張開請伍花狼過來,伍花狼興奮的奔到這全裸美女身前,這全裸美女和伍花狼就緊緊擁抱在一起。

伍花狼抱住全裸美女後,就親吻全裸美女的臉,再彎下腰,全裸美女亦配合著雙腿彎曲,讓伍花狼將她壓在地上;全裸美女躺在地上,伍花狼趴在全裸美女身上,繼續吻全裸美女的臉,然後舔全裸美女的脖子,再往下吮全裸美女的雙乳;全裸美女都一直面帶微笑,像是在享受和伍花狼親熱的樂趣,尤其在她雙乳被舔時笑得更是開心極了;伍花狼上身坐起來,雙腿伸直在地上,開口問道:

「姑娘妳是誰?妳怎麼一人在海邊全身赤裸沒穿衣服?」

全裸美女也上身坐起來,雙腿亦伸直在地上,回伍花狼的話答道:

「我在等你呀!想要跟你親熱啊!」

伍花狼聞之吃驚,感覺奇怪的問道:

「嗄!妳不知道我是誰嗎?不怕被我吃掉嗎?」

全裸美女再答道:

「我知道你是絕命五煞中的三煞伍花狼,知道你是惡名昭彰的淫魔,所以我才要將我這一身嫩肉送來餵你。」

伍花狼更感覺新奇的道:

「嗯!妳跟其他女子不一樣,妳的膽子可真大!」

全裸美女乃隨之道:

「我可是個不尋常的女子,那些弱女子聽到你這淫魔伍花狼的名字都嚇慌了,可是我,你愈是個到處糟蹋女子的淫魔,我愈要將我光溜的身體送到你面前。」

伍花狼乃點點頭道:

「嗯!確實是個不尋常的女子,想必是武林中哪個威名赫赫武功高強的女俠?我可要好好瞧瞧妳究竟耍什麼把戲?跟妳在一塊要比制伏那些驚恐掙扎抵抗的女子還更有趣得多!」

全裸美女遂對伍花狼面露挑戰的微笑,由於全裸美女這麼奇特的表現,引起伍花狼的猜想而問道:

「敢這樣子來找我的女子,普天之下祇有大家公認的武林劍后金鋒女俠,難道妳就是金鋒女俠?」

全裸美女的微笑更添增了挑戰的意味,並又以挑戰的語氣答道:

「大淫魔你猜對了!」

啊!這個全裸美女竟然就是金鋒女俠!伍花狼的五師弟谷陰風和四師弟董蠍都死於幪面的金鋒女俠劍下,所以伍花狼也以為自己會遇上幪面的金鋒女俠,沒想到竟飛來這種意外的艷福!

原來金鋒女俠早已猜到南宮麟一定是騙伍花狼說海邊有沒穿衣服的女子在戲海水,她知道伍花狼是來看沒穿衣服的女人的,所以她就不穿衣服在海邊等伍花狼;這個全裸美女既是金鋒女俠,遂令伍花狼驚喜萬分的大呼道:

「哇!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武林劍后金鋒女俠全身光溜溜的到我面前給我大佔便宜大享艷福啦!」

另一邊,各門派既都到瑯琊來助金鋒女俠,南宮麟率南宮堡上下往伍花狼的山東分壇去,這些門派也就和南宮堡一起接受南宮麟的帶領,在伍花狼山東分壇四周埋伏。

不久,公孫魑和嚴峰都進伍花狼山東分壇來了,見不到伍花狼,公孫魑就問何宗台道:

「你們三爺到哪裡去了?」

何宗台答道:

「回大爺的話!三爺到海邊去了。」

公孫魑奇怪的又問道:

「他去海邊做什麼?」

何宗台再答道:

「三爺聽說海邊有個美女沒穿衣服在戲海水,他就往海邊跑去了。」

嚴峰聞之不太高興的責備道:

「哎呀!三弟就是這個樣子!金鋒女俠都要來殺他了,他還有這種閒情,還跑到海邊去找女人!」

接著嚴峰又責問何宗台道:

「喂!你們這個時候怎麼還讓三爺跑出去不阻止他?」

何宗台又答道:

「回二爺的話!小的本來正愁如何對付金鋒女俠和保護三爺,但三爺這一出去,小的反而安心釋懷!金鋒女俠絕對想不到三爺這個時候會跑出去不在分壇裡,所以祇要等大爺、二爺你們倆一到,我們就可以誘金鋒女俠入甕;現在大爺、二爺你倆都來了,那我們就等金鋒女俠自投羅網,叫她進得來出不去!」

何宗台這番話,嚴峰聽了還微微一笑並豎起大拇指,想要誇讚何宗台,但公孫魑卻板起臉孔斥問道:

「你是這裡什麼人?你上大當啦!」

公孫魑繼續斥道:

「這正是金鋒女俠用計騙三爺出去,你卻以為金鋒女俠想不到三爺會跑出去!你自己被金鋒女俠騙了,你還以為你在騙金鋒女俠!」

公孫魑果真是絕命五煞的頭煞,果真是個大師兄!不僅武功是五煞中最高的,用智也是如此的精明!大老遠的外地跑來,祇聽何宗台說兩句,就知道伍花狼是怎麼被金鋒女俠騙出去的;遭公孫魑這番訓斥的何宗台,兩眼呆望著公孫魑不知所措,公孫魑即下令道:

「我們趕快到海邊去,你們山東分壇的人也一起趕到海邊去!」

公孫魑、嚴峰和山東分壇的人一出分壇,南宮麟和南宮堡弟子以及前來助陣的各門派,大家一起殺出來,將山東分壇團團圍住,雙方就展開一陣激烈廝殺;公孫魑和嚴峰武功雖高,但南宮堡和各門派共同圍了一個陣,這二人一出招大家就退,然後又很快再圍上來,令此二人久鬥都殺不出陣外;山東分壇其他人也和南宮堡及各門派打鬥,那個說海邊有美女的山東分壇家丁遇上南宮堡弟子就大叫道:

「嘿!別殺我!你們陶總管說好要賞我五百兩銀子的!」

說著他看到南宮麟姑丈陶家慶了,就衝向陶家慶並大叫道:

「陶總管!陶總管!你說了幫你把事辦成就賞我五百兩銀子的!」

正好山東分壇總管何宗台見到這情狀了,就一劍刺死那家丁,並氣憤的道:

「可惡!原來是南宮堡收買你,叫你來騙三爺到海邊去的!」

陶家慶見之,搖搖頭道:

「哎!唯利是圖的小人死不足惜!」

於是陶家慶與何宗台就打鬥起來,但過沒幾招,其他山東分壇的人和南宮堡弟子就把這二人的打鬥衝開了;南宮堡在各門派助陣下,山東分壇的人逐漸被消滅,公孫魑和嚴峰依然被困在陣中殺不出去。

而聽命於絕命五煞停駐在瑯琊城郊觀望的幾個門派,這回都動起身來,繞著瑯琊城郊外道路要往海邊去!啊!原來他們不是停駐觀望想見風轉舵,而是公孫魑的計謀,這麼多名門大派前來瑯琊助金鋒女俠,公孫魑怎會沒想到伍花狼的山東分壇會遭包圍?且他也想到金鋒女俠不會跟南宮堡和各門派一起包圍山東分壇,他知道金鋒女俠會在別處用計將他的三師弟伍花狼誘出去單獨解決,所以他令這些門派在瑯琊城郊假裝觀望,以利他看情勢令這些門派採取相應措施;連山東分壇總管何宗台都不知公孫魑計謀,還以為這些門派心存投機想隨時反叛,而向伍花狼抱怨這些門派,直到公孫魑令他派人傳令這些門派到海邊去,他方明白這原來是公孫魑的精心安排;在南宮堡和各門派的重重包圍下,何宗台派小孩子到瑯琊城郊傳令,南宮堡和各門派的人不會為難小孩,反而還怕傷到小孩,祇會對小孩讓路,瑯琊城郊的這些門派因此收到公孫魑的指令。

在海邊,伍花狼一手撫摸著金鋒女俠裸露的私處,金鋒女俠私處被摸,竟感覺很開心,其挑戰的微笑不但再加重挑戰的表情且還露出開心的表情,伍花狼一手邊摸金鋒女俠的私處一邊又問道:

「妳既全身赤裸在這裡,那妳的衣服放在哪裡?」

金鋒女俠就一手往附近的一處林子一指答道:

「我脫掉的衣服就藏在那林子裡。」

金鋒女俠所指的那處林子裡,她的金色幪面巾、金色上衣、金色長褲、金色披風、金色長靴還有一柄金劍都放置在這林中的一棵樹腳下,另外還有一件花紅內衣、紅色胸罩、紅色三角內褲及一雙白襪也堆放其中。

伍花狼的手繼續撫摸金鋒女俠的私處,金鋒女俠也繼續帶著挑戰的開心微笑望著伍花狼,他倆就彼此默默微笑的互相對望,伍花狼一邊摸著金鋒女俠私處一邊轉頭,目光望到了金鋒女俠的雙腳,就調戲道:

「嗯!妳這個神秘人物金鋒女俠,妳的臉都從來沒人看到過,想不到妳赤裸的全身通通都被我看到了,我現在看到的是妳這個神秘人物白嫩嫩的玉腳。」

金鋒女俠被逗得哈哈大笑,伍花狼又問道:

「喂!神秘人物金鋒女俠的腳怎麼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怎麼也跟普通人的腳長得完全一樣?」

金鋒女俠又哈哈大笑道:

「哈!哈!哈!……你這淫魔艷福真是不淺,就如你剛才所說,金鋒女俠是神秘人物,金鋒女俠的臉都從來沒人看到過,你竟將金鋒女俠赤裸的全身通通看光,金鋒女俠的腳你也看到了,還看到金鋒女俠這個神秘人物的腳長著五根腳趾頭;你的舌頭又還將神秘人物金鋒女俠從臉到脖子一直到雙乳都舔到了,現在你的手更摸到了神秘人物金鋒女俠的這個地方,你竟有這麼大的艷福!」

伍花狼聽了高興極了的道:

「嗯!說得好!佔到一個威名赫赫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這麼多的便宜,真是天大的艷福!」

伍花狼又繼續再問道:

「妳這個神秘人物的腳怎麼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妳對妳自己這麼神秘的人物的腳仍然還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有什麼感覺啊?」

金鋒女俠更被逗得大笑不止的答道:

「哈!哈!哈!……你這淫魔一邊白佔我這神秘人物的便宜,一邊調戲我這神秘人物、逗弄我這神秘人物,還問這麼好笑的問題拿我這神秘人物開心;我是神秘人物金鋒女俠,不是身體畸形的金鋒女俠,神秘人物的腳如果不是長著五根腳趾頭,那不是神秘腳,而是畸形腳:金鋒女俠如此威名赫赫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如果兩腳畸形,那是多嚴重的缺憾?那再怎麼神秘也都因為兩腳畸形而令這種神秘嚴重失色!所以神秘人物的腳更應該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我也因為我這樣的神秘人物的腳仍然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而更覺得自己神秘非凡,更對自己倍感驕傲,更喜歡自己這雙都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

伍花狼稱讚金鋒女俠這番話道:

「妙!妳說得真妙!」

在伍花狼的山東分壇那邊,伍花狼的手下快被殺光了,公孫魑和嚴峰繼續被困在陣中,但這個陣開始有些鬆動,以公孫魑和嚴峰二人的武功,尤其是公孫魑的武功,這個陣本來就祇能困他們於一時,不可能困他們於永久,二人揮劍的招式似已出現破陣之勢!

從瑯琊城郊往海邊去的幾個聽命於絕命五煞的門派,雖繞城外郊區道路路途比較長遠,但無人阻擋他們,他們還是很快就接近海邊了。

在海灘這邊,金鋒女俠已翻過身,背部朝上趴在地上,她光溜的背部,白嫩嫩的背,白嫩嫩的屁股,還有白嫩嫩的雙腿和白嫩嫩的兩腳腳底,看起來真像一塊做成人形的白嫩嫩的豆腐;伍花狼的手又撫摸金鋒女俠光著的屁股;金鋒女俠趴著,臉貼地俯臥,嘴裡仍歡喜的道:

「別人根本看不到的神秘人物金鋒女俠的屁股又不但被你看到了,還被你的手摸到了。」

接下來,伍花狼彎下身,頭往金鋒女俠的屁股靠近,再用舌頭舔金鋒女俠的屁股,金鋒女俠的屁股極為白嫩,伍花狼舔到這麼嫩的屁股,愈舔愈起勁,拼命舔個不停,舔得興奮極了就大呼道:

「哈!我舔到神秘人物金鋒女俠的神秘屁股啦!」

金鋒女俠被這話逗得抬起頭來哈哈大笑道:

「哈!哈!哈!……真有趣!我也在享受我的神秘屁股被舔的樂趣。」

之後伍花狼又繼續舔金鋒女俠的屁股,金鋒女俠也再繼續臉貼地俯臥,繼續享受她自己「神秘」的屁股被舔的樂趣。

伍花狼舔金鋒女俠的屁股舔夠了,再接下來就拿起金鋒女俠的雙腳,將金鋒女俠兩腳拿在手裡,看金鋒女俠的腳底;金鋒女俠兩腳的腳底,一雙白嫩嫩的腳掌,每個腳掌上的五根腳趾頭都像五顆大小不一的美麗珍珠;伍花狼看著金鋒女俠的腳底,金鋒女俠兩腳腳底看起來都特別白、特別嫩,伍花狼像是看到兩塊好吃的嫩肉似的,垂涎欲滴的伸出舌頭舔金鋒女俠的腳底;將臉貼地俯臥的金鋒女俠這時抬起頭來,她臉向後轉看伍花狼舔她自己腳底的樣子,看到伍花狼好像在吃特別鮮嫩可口的嫩肉般的舔她自己的腳底,看得她又開心的微笑起來,她也感覺自己腳底被舔非常快樂;伍花狼舔了金鋒女俠的腳底,又再用手指摳金鋒女俠的腳底,給金鋒女俠搔癢,金鋒女俠癢得哈哈大笑,伍花狼又取笑道:

「妳這個神秘人物的腳不但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而且這神秘人物的腳底還怕癢。」

金鋒女俠又被逗笑道:

「嘻!嘻!神秘人物的腳別人也是根本看不到的,而你卻把你眼前這神秘人物兩腳的腳背和腳底全都看清楚了,連舌頭都舔到這神秘人物的腳底,手指還搔到這神秘人物腳底的癢。」

伍花狼感覺自己很有福氣的道:

「嗯!那我今日真是享受到天大的艷福了!神秘人物的腳祇因為別人看不到,看到了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

金鋒女俠也隨著補充道:

「神秘人物的身體也是別人根本看不到,看到了也跟普通人脫光的身體完全一樣;神秘人物的身體完全沒有畸形,完全正常,才是真正的神秘人物!」

伍花狼手指再摳金鋒女俠的腳底,金鋒女俠又癢得哈哈大笑,但金鋒女俠腳底被搔癢,腳掌非但不彎起來反而更張開,伍花狼看了感覺奇怪的問道:

「咦?妳怕癢腳底被搔癢了,腳掌怎麼不彎起來反而更張開?」

金鋒女俠很開心的答道:

「我喜歡被搔癢,癢得很過癮,癢得很開心呀!我愈被搔癢愈更想被搔癢,愈癢愈要將腳掌張開,張開腳掌被搔癢才癢得過癮嘛!」

伍花狼聞之又感覺奇特的道:

「神秘人物果然還是不一樣,怕癢竟還這麼喜歡被搔癢。」

說著摳金鋒女俠的腳底就摳得更凶,金鋒女俠就覺得更癢,笑得更大聲,她心裡更開心,感覺更過癮,兩腳腳掌又張得更開;伍花狼見金鋒女俠這麼喜歡被搔癢,就再用手指點金鋒女俠腳底的湧泉穴,卻不料金鋒女俠不在乎的道:

「伍花狼!憑你的武功怎麼點得住我的穴道呢?你可以把我搔得很癢,但你點不住我的穴道。」

伍花狼的山東分壇這邊,伍花狼手下的人已全被殺光,山東分壇總管何宗台也為南宮麟所殺,南宮麟、陶家慶和南宮堡弟子及各門派人馬,全都加入圍困公孫魑和嚴峰的陣中,使原本快要瓦解的陣又再度鞏固起來,但南宮堡和各門派也死傷不少,再鞏固起來的陣也遠不如當初佈好的陣嚴密堅實;公孫魑和嚴峰再被困住的時間也比較短,此二煞經一番搏鬥,圍困二煞的陣勢又開始鬆動了。

而往海邊去的幾個聽命於絕命五煞的門派,已愈來愈接近海邊,幾乎就快要到海邊了。

海灘這邊,聽命於絕命五煞的幾個門派的人馬都快來了,金鋒女俠仍還光溜著身子讓伍花狼摳她的腳底,還在癢得開心的大笑;被伍花狼摳完腳底,金鋒女俠又翻身回來,雙腿伸直坐在地上,伍花狼的手撫摸著金鋒女俠的雙乳,金鋒女俠雙乳被摸,感覺十分開心,更想自己雙乳再被多摸幾下;伍花狼將撫摸金鋒女俠雙乳的手慢慢下移,撫摸金鋒女俠的肚腹和腰,然後再往下又撫摸金鋒女俠的私處,並將嘴貼近金鋒女俠的雙乳,吮金鋒女俠的雙乳;金鋒女俠雙乳被舔,私處又被撫摸,臉上露出快樂到極點的表情;伍花狼舔夠金鋒女俠的雙乳,摸夠金鋒女俠的私處後,就興奮的大呼,又好奇的問道:

「哈!我舔到神祕人物金鋒女俠的神秘雙乳手也摸到神秘人物金鋒女俠的神秘這裡嘍!喂!妳這個神秘人物從臉都沒人看得到,變成光溜的身體都被看到了,現在又雙乳被舔到這裡也被摸到了,有什麼感覺呀?」

金鋒女俠答道:

「嗯!看到舔到摸到的祇有你這個有特別艷福的淫魔,除你以外,全天下其他的人還是連我的臉都看不到,我還是個神祕人物,你佔完我的便宜就要死在我的手裡,之後我仍是沒人知道我是誰的神秘人物;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才覺得我這神秘人物的雙乳被舔這裡被摸很有趣呀!因為我的雙乳被舔這裡又被摸,我仍是個神秘人物,所以我更要我的雙乳再被多舔幾下,這裡也要再被多摸幾下,我要多感受自己雙乳被舔這裡被摸仍是神秘人物,自己這個神秘人物的雙乳被舔這裡被摸的樂趣。」

伍花狼感覺很奇妙的應道:

「妳這話說得真有趣!」

說著,伍花狼又兩眼睜大緊緊盯著金鋒女俠的私處,金鋒女俠見自己私處被伍花狼色瞇瞇的盯著看,心裡更開心的笑道:

「真是個淫魔!摸我這裡摸了兩次,現在又這麼色瞇瞇的盯著我這裡;你是淫魔,當然最喜歡看女子這裡、玩女子這裡嘍!」

伍花狼乃以金鋒女俠剛才說的話反諷道:

「是啊!妳是別人連妳的臉都看不到的神秘人物金鋒女俠嘛!看到別人連臉都看不到的神秘人物赤裸的全身都非常稀奇了,看到別人連臉都看不到的神秘人物的這裡就更稀奇了,看到之後妳還是別人連妳臉都看不到的神秘人物,那看到了當然更是稀奇得不得了嘍!」

金鋒女俠又更開心極了的嘻笑道:

「嘻!所以你更要色瞇瞇的緊緊盯著我這神秘人物的神秘這裡啦!」

聽了這話,伍花狼又再好奇的問道:

「那妳這神秘人物的神秘這裡被我這個淫魔色瞇瞇的盯著看又感覺怎麼樣啊?」

金鋒女俠答道:

「感覺很快樂呀!更要把我神秘人物的神秘這裡給你色瞇瞇的盯著看啊!神秘人物赤裸的全身通通被你看光了,仍然還是其他人連臉都看不到的神秘人物,神秘人物的這裡被你看到了,也仍然還是其他人連臉都看不到的神秘人物,這多有趣呀!所以我還要多感受一下我這神秘人物的這裡被你看到的樂趣。」

伍花狼亦感覺很有趣的說笑,他愈說愈有趣,說到最後興奮的大呼道:

「妳說得真好!妳不僅是神秘人物,且還是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全天下的人都還連妳這天下無敵神秘人物的臉都看不到,我卻將妳這天下無敵神秘人物赤裸的全身通通看光,尤其還看到了妳這天下無敵神秘人物的這裡;哇!這麼大的眼福,我要好好把妳這天下無敵神秘人物的這裡徹底看個清楚!」

金鋒女俠更開心的道:

「就是啊!你很高興看到我這天下無敵神秘人物的這裡,我還更高興我這天下無敵神秘人物的這裡被你看到了,還更要把我這天下無敵神秘人物的這裡給你徹底看個清楚!我這天下無敵神秘人物的這裡被你徹底看清楚了,我仍然還是全天下其他的人連我的臉都看不到的天下無敵神秘人物,真是有趣極了!」

伍花狼雙眼張得更大,更緊緊盯著金鋒女俠的私處,他的頭在不知不覺中逐漸往金鋒女俠的私處靠近,身子當然也隨著頭逐漸下彎,然後他伸出雙手分別抓住金鋒女俠私處旁的兩腿,金鋒女俠見之遂道:

「我既是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是威名赫赫的武林劍后金鋒女俠,根本不怕淫魔,遭淫魔非禮反而很開心,更要淫魔來非禮我。」

伍花狼乃欣喜的道:

「好!那我就大大的非禮妳這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一番!」

說著就將頭往前去舔金鋒女俠的私處,金鋒女俠私處被舔,更感覺快樂到了極點,又極為開心的呼道:

「哇!你這淫魔!我這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被你這淫魔侵犯了,我卻很高興自己被淫魔侵犯,更要把我自己給你這淫魔侵犯,我正在享受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被淫魔侵犯的樂趣!我這別人連臉都看不到的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別人最看不到的地方,你不但看到了,你的手還摸到了,現在你的舌頭又舔到了,但我仍然還是別人連臉都看不到的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你現在正在佔仍然還是天下無敵神秘人物的人的便宜,真是白白便宜了你這個淫魔,可是我愈覺得白白便宜了你這個淫魔,我心裡愈高興,愈更要白白便宜你這個淫魔。」

金鋒女俠如此興奮的歡呼,伍花狼心中遂產生一個疑問,就抬起頭來問道:

「瞧妳這麼大膽狂歡的樣子,不像是第一次做這種事,妳過去有跟其他男人這樣過嗎?」

金鋒女俠極不高興的駁斥答道:

「胡說!我現在是在向你挑戰,不是在跟你淫亂!第一次就害羞啦?既敢向你挑戰又怎會害羞?你既說我是全天下連我臉都沒人看到過的神秘人物,如果不是第一次,那連我臉都看不到又如何跟我做這種事?」

伍花狼又再低下頭繼續舔金鋒女俠的私處,伍花狼愈舔愈起勁,金鋒女俠愈被舔愈高興,金鋒女俠就將自己私處往伍花狼舌頭上擠去,且她的私處愈被舔愈要將自己私處往伍花狼舌頭上擠,愈更想自己私處被舔。

而山東分壇這邊,圍困公孫魑和嚴峰的陣已瓦解,南宮堡和各門派有百餘人被公孫魑和嚴峰殺得死傷遍地,公孫魑和嚴峰衝出來,大家還想再圍上去,但圍上去的又都被此二煞殺成死傷;南宮麟的姑丈陶家慶為嚴峰所殺,南宮麟胸前也遭公孫魑劃下一道劍痕,大家已困不住二煞,二煞急往海邊衝去,但大家仍緊追二煞,仍想將二煞攔住。

往海灘邊去的幾個門派已近海邊祇有百餘尺了,瞬間即可到達海邊,金鋒女俠仍還全身赤裸的被伍花狼舔私處,馬上這些門派的人就要看到金鋒女俠的這般模樣了,一旦金鋒女俠和伍花狼現在的樣子被這些人看到,全天下將立即眾人皆知金鋒女俠全身赤裸跟伍花狼親熱,而他們又不瞭解金鋒女俠是以此方式向伍花狼挑戰,必會誤以為金鋒女俠真的在跟伍花狼荒淫,那金鋒女俠就要在全天下人面前丟臉,名節敗壞,且再也不是神秘人物,一切都毀了!然而就在此通往海邊的路上,竟又出現一個手持金劍幪面的金鋒女俠!金鋒女俠攔住這幾個門派的人的去路,並喝令道:

「站住!」

這幾個門派的人都很吃驚,麒麟門門主嚇得「嗄!」了一聲,陰陽門門主奇怪的問道:

「金鋒女俠!伍三爺呢?」

金鋒女俠厭惡的斥道:

「哼!什麼伍三爺?你們那個臭三爺已經被我殺死了!」

這幾個門派的掌門人吃驚沮喪的互相對望,各門派其他弟子也都顯露洩氣想脫離戰局的表情,金鋒女俠見之再道:

「你們的臭三爺死了,那麼多名門大派圍攻他的山東分壇,他的山東分壇也快完了,你們的臭大爺、臭二爺看到他們自己的三師弟你們的臭三爺死了,也祇有回各自的華山總壇和西涼分壇去;絕命五煞就祇剩你們的臭大爺、臭二爺兩人了,也祇剩華山總壇和西涼分壇兩處地方了,還能統治武林嗎?我祇要和各大門派再追擊他們兩個,他們兩個很快就完了,你們還要當他們的走狗啊?」

於是麒麟門門主問陰陽門門主道:

「既然這樣,我們還要聽絕命五煞公孫魑之命嗎?」

陰陽門門主答道:

「嗯!當初我們祇是受脅迫才向絕命五煞低頭的,現在絕命五煞快完了,我們幹嘛要跟他們一起陪葬?」

於是天龍堂堂主、飛虎堂堂主、風雲堡堡主皆同聲道:

「對!我們不再受絕命五煞控制了!」

但麒麟門門主還是猶豫的問道:

「可是我們現在就馬上跟公孫魑和嚴峰翻臉嗎?」

陰陽門門主也不知該如何是好的問道:

「是呀!現在跟他們翻也不是,不跟他們翻也不是,真不知該怎麼辦?」

天龍堂堂主不耐的道:

「哎呀!他們都快完了,還怕他們什麼?要翻就馬上翻,還囉嗦這麼多!」

飛虎堂堂主則道:

「還是想個辦法騙公孫魑和嚴峰,先不要讓他們知道我們已經翻了。」

風雲堡堡主頗為同意但不知該怎麼做的問道:

「嗯!想得不錯!就是先騙他們兩個,但要怎麼騙不讓他們知道我們變了呢?」

金鋒女俠就訓斥他們並提出解法道:

「你們這群貪生怕死向惡勢力低頭又見風轉舵的傢伙!那你們就假裝跟我打鬥,讓我在你們身上劃幾道劍痕,你們就以這些劍痕去騙公孫魑和嚴峰,就說那個臭三爺死了你們才遇上我,連臭三爺的屍體都沒見著就被我打回去了。」

於是這些門派的人都下馬和金鋒女俠假裝打鬥,讓金鋒女俠在他們身上劃劍痕,雖是假裝打鬥,但金鋒女俠揮劍一樣快勁犀利,瞬間就連揮數百下,每個門派的掌門人和各自的數十弟子共五百餘人身上都留下劍痕,從他們身上劍痕流出來的竟也是金血!他們就一起上馬轉頭往回走去了。

這時金鋒女俠摘下幪面巾,原來她是峨嵋靜心師太選給金鋒女俠的弟子吳惠英!吳惠英再從其金色上衣裡面取出一只金色小瓶道:

「這麼一瓶化金丹塗在這柄假金劍上,就能將人殺出來的血變成金色,金鋒女俠說她那柄金劍還是將一鍋這樣的化金丹放在爐火上燒,金劍劍鋒埋在鍋中化金丹裡面煉出來的,難怪被她殺的人流出來的都是金血。

吳惠英說著,心中又對身世來歷頗為神祕的金鋒女俠起了些疑問,七百年前金劍大俠東方神龍死前毀掉了自己的金劍,三百年前又有金劍曾經出的傳說,今日金鋒女俠的金劍竟真的和七百年前東方神龍的金劍及三百年前傳說中的金劍都同樣可將被殺的人的血變成金色,此三者都是同一柄金劍?不同的兩柄金劍或不同的三柄金劍?三者之間是否有什麼關聯?其中又有些什麼秘密?皆令武林中人大惑不解,此時竟又出現了更奇異的化金丹!這化金丹是七百年來沒人知道的秘密,從來就沒人知道有化金丹這麼個東西,七百年前金劍大俠東方神龍的金劍和三百年前傳說出現的金劍也都是用這化金丹煉出來的嗎?否則為何都能將人殺出的血變成金色?若都是這化金丹煉出來的,那這化金丹是從七百年前東方神龍那裡一直流傳到今日金鋒女俠手中的嗎?三百年前傳說出現的金劍也是用七百年前東方神龍流傳下來的化金丹煉製的嗎?可是東方神龍無妻無兒女亦無徒弟,是個獨來獨往的獨行俠,那要流傳給誰?要怎麼流傳?金鋒女俠的化金丹如果不是七百年前東方神龍流傳下來的那又是從哪裡來的?金鋒女俠的金劍是七百年前東方神龍的那柄金劍?是三百年前傳說出現的那柄金劍?還是不知道從哪裡來的一柄金劍?想到這些,吳惠英愈想愈感覺這個武林劍后實在神秘極了,真是個身世來歷不明又沒人看得到她相貌的神秘人物!

吳惠英在此假扮金鋒女俠,原來是令吳惠英猜不透的神秘人物金鋒女俠請吳惠英在此假冒她自己?當然嘛!天下無敵的武林劍后且又這麼神秘的金鋒女俠哪裡會那麼笨,自己全身赤裸把自己私處給伍花狼舔還讓大家看到,將自己弄得丟臉名節敗壞又砸掉自己金鋒女俠的名聲和一切?公孫魑有計謀,金鋒女俠也事先計畫周詳,她早疑心麒麟門、陰陽門那些門派是不是真的停駐觀望想見風轉舵,早就防到這些門派的舉動有公孫魑的計謀,所以去請峨嵋派靜心師太選個弟子助她,叫靜心師太選給她的吳惠英假冒金鋒女俠她自己!這個金鋒女俠還真不是簡單的神秘人物,她不祇身世來歷詭異神秘又還是武功天下無敵的武林劍后,且她機智靈敏做事計畫周詳,公孫魑有計謀,她能料到公孫魑的計謀,破解公孫魑的計謀,其武功和智慧皆天下一等!

武功和智慧皆天下一等又身世來歷如此神秘的神秘人物金鋒女俠繼續全身赤裸的被伍花狼舔私處,金鋒女俠被舔得更覺興奮快樂,伍花狼享受著舔金鋒女俠私處的樂趣,金鋒女俠享受著自己私處被舔的樂趣;伍花狼舔金鋒女俠的私處舔夠了,想要和金鋒女俠徹底淫樂一番,他想脫自己褲子掏出淫根;當他的手觸碰到自己褲子,金鋒女俠立即出手攻擊他,金鋒女俠雙手握拳朝伍花狼臉部數記連環拳,伍花狼歪身閃躲並立即站起身來,金鋒女俠亦站起來改以手掌出招繼續追擊伍花狼;伍花狼亦急抽出繫在背上的劍朝金鋒女俠回擊,全身赤裸的金鋒女俠立雙腿一彈躍入半空中,在半空中一手朝她藏衣物的那處林子一伸,以氣功將她的金劍從林中吸出,將金劍吸到手裡,持著金劍落回地面;全身赤裸的金鋒女俠,依然顯露出武功高強的女俠身手和威勢將金劍出鞘,於是金鋒女俠就全身赤裸的與伍花狼揮劍過招;一個全身赤裸的美女頻頻揮出許多快捷凌厲的劍招,伍花狼武功也不弱,也是凶狠凌厲的劍招與全身赤裸的金鋒女俠對拚,二人手中劍遂一陣激烈交錯,彼此展開無情搏命的打鬥!金鋒女俠一邊揮劍出擊一邊對伍花狼道:

「現在給你瞧瞧我這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武林劍后金鋒女俠的厲害!我不怕你這淫魔,大膽的將我全裸的身體通通給你看,還大膽的讓你非禮我、侵犯我,就是因為我是天下無敵的金鋒女俠,有本事全身光溜的任你非禮侵犯也不會遭你淫辱摧殘;現在看我來收拾你,跟我過招你不是對手!」

伍花狼也一邊出招一邊回斥道:

「好啊!妳殺了我的五弟、四弟,現在當然是要來殺我,我也一直等著要跟妳過招為我兩個師弟報仇;不過我還是很謝謝妳,妳在要殺我,我也要為我的兩個師弟報仇之前,還給我佔了妳這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這麼多便宜,讓我從妳這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身上享受到這麼多艷福。」

金鋒女俠亦微笑的道:

「我也因為我這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身體被玩還是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而享受到了天下無敵的神祕人物身體被玩的樂趣。」

公孫魑和嚴峰已經奔到海灘附近了,又有南宮堡和各門派的十餘人圍住二煞,但二煞祇各揮幾劍就將圍上來的十餘人解決;自山東分壇過來,公孫魑和嚴峰奔過的一路上,每十餘步就見十餘個死傷的人倒在地上,因為二煞每奔十餘步就有十餘人圍上來攔住他倆,這些人當然祇有被二煞殺成死傷的份。

海灘邊,金鋒女俠和伍花狼繼續對拚,二人已過了數十招;這回金鋒女俠一劍擊掉伍花狼手中的劍,旋即將劍尖抵住已空手的伍花狼的脖子,並面帶得意笑容的道:

「你將我這神秘人物金鋒女俠赤裸的全身通通看光,但我仍是全天下連我臉都沒人看得到的神秘人物金鋒女俠,因為將我這神秘人物赤裸全身通通看光的你現在就要死在我的劍下!」

言畢,金鋒女俠就將劍尖往伍花狼脖子裡刺進去,將伍花狼刺死!

公孫魑和嚴峰繼續朝海邊奔去,南宮堡和各門派亦繼續緊追;由於海灘邊有一高聳的沙崖,海灘邊在沙崖的下面,公孫魑和嚴峰就是因沙崖的阻擋,還看不到海灘邊,也看不到全身赤裸的金鋒女俠和已被殺死的伍花狼。

金鋒女俠殺死伍花狼後,即將金劍入鞘並對已死的伍花狼嘲弄道:

「全天下的人皆連臉都看不到的威名赫赫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武林劍后金鋒女俠,竟然赤裸的全身都被你看到了,且還被你摸到、舔到了;你們絕命五煞中,就祇有你享受到這麼大的艷福,你的大師兄、二師兄我還是連我的臉都不給他們看,所以你可以含笑而死了!」

金鋒女俠接著又極為開心的微笑道:

「我這別人連臉都看不到的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武林劍后金鋒女俠,赤裸的全身不但都被你這惡名昭彰的淫魔看到了,且還被你這惡名昭彰的淫魔白佔這麼多便宜,但我現在仍是沒人知道我是誰的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真是有趣極了!因為被你佔了便宜,我還是沒人知道我是誰的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所以現在還想再給你白佔便宜,可惜你已經死了,今番被你白佔便宜將會成為我這輩子最有樂趣的回憶。」

金鋒女俠赤裸的全身被淫魔伍花狼看到玩過後,仍是全天下沒人看得到她的臉,沒人知道她的身世來歷,沒人知道她是誰的神秘人物,且金鋒女俠竟仍是未遭淫辱玷污的清白潔淨之身,所以金鋒女俠覺得自己這次赤裸的全身被淫魔伍花狼非禮侵犯,是在享受樂趣;金鋒女俠正開心的說著,沙崖上面傳來打鬥聲,金鋒女俠知道是公孫魑和嚴峰要來了,沙崖上面是公孫魑和嚴峰在與南宮堡和各門派的人交戰,因被沙崖高聳的崖壁擋住,沙崖下的海灘看不到沙崖上面的景況;金鋒女俠趁現在自己全身赤裸的樣子還沒被人看見,趕緊握著金劍一展輕功,飛身鑽入林子裡。

愈近海邊,愈多南宮堡和各門派的人上來圍住公孫魑和嚴峰,二煞費了一番工夫,各自連揮數十劍,又數十南宮堡和各門派的人死傷倒地,其中峨嵋派的靜心師太和其弟子吳惠英也都為公孫魑的劍所傷,這時的吳惠英身上已換穿峨嵋弟子的道服;公孫魑和嚴峰終於衝到了沙崖邊,往沙崖下面看去,他們的三師弟伍花狼躺在海灘邊的地上已死,全身赤裸的金鋒女俠也已不見蹤影;自己的三師弟死了,二煞悲憤的以輕功從崖頂飛身而下,落到崖下的海灘邊,並急奔到死去的伍花狼身旁。

沙崖上,南宮麟因伍花狼已死,金鋒女俠又已消逝無蹤,遂令大家離開,暫且別再理公孫魑和嚴峰,南宮堡和各門派的人乃各自散去。

公孫魑和嚴峰低頭望著自己躺在地上已死的三師弟伍花狼,又看到自己已死的三師弟脖子裡流出金色的血,嚴峰見之乃悲憤的道:

「金鋒女俠和那群傢伙是利用三弟好淫騙他來海邊的!」

公孫魑亦以嘲弄洩憤道:

「哼!『海邊有個沒穿衣服的美女戲海水』,說不定金鋒女俠就沒穿衣服,全身光溜溜的在這裡等三弟!」

嚴峰亦隨之嘲弄道:

「最好金鋒女俠全身光溜溜還被三弟淫辱了,她殺了三弟,她自己也變成失去貞節的殘花敗柳!」

公孫魑當然不相信自己說的氣話會是真的,但金鋒女俠剛才真的就和公孫魑說的氣話一樣,全身赤裸的出現在伍花狼面前;自己說這種氣話,卻不知道金鋒女俠跟自己所說的氣話相同,但金鋒女俠和嚴峰所說的氣話不一樣,金鋒女俠雖全身赤裸的被伍花狼玩了身體,可是金鋒女俠並沒失去貞節,她仍是清白的女子。

峨嵋派眾師太和弟子們離開沙崖回瑯琊的路上,剛才全身赤裸的金鋒女俠現在又恢復成一身金裝幪面的神秘人物金鋒女俠,出現在靜心師太和其弟子吳惠英面前,她來向靜心師太和吳惠英道謝,她向靜心師太行禮道:

「多謝師太!」

再謝吳惠英道:

「吳姑娘!謝謝妳!」

吳惠英答禮道:

「女俠!我還要謝謝妳呢!妳竟請我假扮妳這天下無敵的武林劍后,甚感無限榮幸!」

吳惠英再接著告知金鋒女俠道:

「對了!女俠!妳給我假扮妳的衣物和那柄假金劍,還有妳最珍貴的那瓶化金丹,我都放回我們住的驛館裡了,妳也跟我們一起回我們的驛館吧!」

靜心師太亦接口回禮道:

「女俠!跟我們一起走吧!剛才妳向我們道謝,其實如果要謝,這次來圍攻公孫魑和嚴峰還有他們山東分壇的所有人都該謝,不是祇謝我們師徒倆,大家都是為除掉絕命五煞替天下除害而盡力,最該謝的還是妳金鋒女俠。」

金鋒女俠應對道:

「師太說的是!但晚輩也需要大家幫忙,這次師太和吳姑娘都幫了晚輩最重要的忙,否則那些人跑到伍花狼身旁來,那麻煩可大了,說不定除不掉伍花狼了。」

金鋒女俠當然是要取回給吳惠英假扮她自己的衣物和隨附的東西,可是她也一定要來道謝;假如金鋒女俠說的那些人真的都到了伍花狼身旁,那全天下的人都知道金鋒女俠全身赤裸和伍花狼嬉戲逗鬧,那金鋒女俠不就全完了嗎?既然全完了,恐怕真沒心再去除伍花狼了;為了自己做的事沒有給自己丟臉,沒有毀掉自己一切,靜心師太和吳惠英二人她當然非謝不可,但靜心師太和吳惠英當然也不知道金鋒女俠竟全身赤裸和伍花狼在一起。

伍花狼既死,金鋒女俠接下來就要去找絕命五煞的二煞嚴峰了,公孫魑和嚴峰一起到西涼,嚴峰要回守他自己的西涼分壇,公孫魑則是去保護自己的二師弟;吳惠英假扮金鋒女俠時說對了,絕命五煞由原來五人變成現在祇剩二人了,一個總壇四個分壇,五處統治天下的堡壘毀了三處,公孫魑為首的這股武林惡勢力正面臨被金鋒女俠消滅之局。

公孫魑仍令原來聽命於絕命五煞向他們屈服的幾個門派前來西涼,但這幾個門派都已被假扮金鋒女俠的吳惠英說動了,現在公孫魑和嚴峰統治武林的惡勢力更削弱了,不僅不能再統治武林,連稱霸一方都快不長久了,祇能說是殘據一方,於是這幾個門派就公然跟公孫魑翻臉,全都反叛了!而幫金鋒女俠和南宮堡的門派,現在又多了西涼附近的崆峒、崑崙、天山等派,聲勢乃更為壯大!

公孫魑和嚴峰進了他們的西涼分壇,他們令西涼分壇所有人將西涼分壇四周圍成一個陣,公孫魑和嚴峰二人在分壇內緊緊相隨寸步不離共同坐鎮,以令金鋒女俠無法對嚴峰單獨下手;南宮堡和各門派雖人多勢眾將西涼分壇團團圍住,但西涼分壇的人所圍的陣有如銅牆鐵壁固若金湯,南宮堡和各門派人馬再多也難以攻破,雙方竟僵持不下了三個月!

歷經三個月後,時日一久苟難免有所鬆懈,這天深夜,幪面的金鋒女俠,金劍繫在背上,雙手捧著一桶酒,以輕功潛入西涼分壇內;金鋒女俠真是個行蹤飄忽莫測的神秘人物,其武功如此之高,以她的身手祇要不遇上公孫魑和嚴峰,她潛進來誰能察覺?她憑直覺選定了幾個空房間,將酒桶的小孔蓋打開,以氣功將酒從木桶小孔灑出,灑成一長條,還穿過好幾間房,這酒所灑成的長條長達百餘尺,然後一點火,百尺長條的大火瞬間就延燒了大半個分壇!

金鋒女俠一點火就立展輕功飛出西涼分壇外,分壇內火勢蔓延迅速,裡面的人毫無防備亂成一團,許多人逃避不及葬身火海;公孫魑和嚴峰對此突來的意外也不知所措,祇命人去救火和繼續固守分壇,但南宮堡和各門派已攻入西涼分壇,陣腳大亂還要應付火災的西涼分壇,哪還抵擋得了南宮堡和各門派的攻勢?南宮麟、靜心師太及其弟子吳惠英亦各施展出極高超的武功,都殺死不少西涼分壇的嘍囉,其餘各門派還有許多武功更高的高手,除公孫魑和嚴峰二人外,西涼分壇其餘嘍囉已完蛋定了!

西涼分壇全燒毀了,裡面的人也都被消滅了,祇剩公孫魑和嚴峰二人仍彼此緊靠的衝出分壇,被南宮堡和各門派圍成的陣困於其中,此時已是清晨,天空已經大亮;由於現在各門派人馬比在山東瑯琊時更多,因此困住公孫魑和嚴峰的陣也比在瑯琊困他們二人的陣堅固難破,但以公孫魑和嚴峰的武功,這個陣也不能困他們太久,各門派群俠且還須設法將此二煞分離開來,以期金鋒女俠可以單獨解決嚴峰;公孫魑和嚴峰雖被困於陣中,但圍困公孫魑和嚴峰的這群人,不斷的有人死傷在公孫魑和嚴峰二人劍下,幾個時辰後,這個陣漸困不住公孫魑和嚴峰,開始潰陣,死傷在公孫魑和嚴峰二人劍下的人迅速增多。

公孫魑和嚴峰二人始終緊緊靠在一起,困此二煞的陣能到現在都還未全潰就已經很難得了,要想將此二煞拉離開來,根本就不可能,但不將此二煞分開,金鋒女俠又如何將嚴峰單獨除去?就在公孫魑和嚴峰即將破陣之際,南宮麟向此二煞投出煙霧,一股白濃濃的煙霧將此二煞蔽於其中,圍困二煞的眾人重新圍陣,並對煙霧中的二煞展開攻擊;二煞中祇要有一人衝出煙霧,無論是公孫魑還是嚴峰,就對衝出煙霧者再投煙霧,不久後一團煙霧分成了兩團煙霧,且兩團煙霧距離愈來愈遠,南宮麟的領軍成功的將公孫魑和嚴峰拉離開來了!

此時金鋒女俠出現了,她依然是幪著面手持金劍,憑她的眼力,一眼就看出兩團煙霧,哪團煙霧裡面是公孫魑,哪團煙霧裡面是嚴峰,因為圍攻這兩團煙霧的人,圍攻的攻勢舉動不同,可以看出煙霧裡面的人以什麼招式與煙霧外圍攻者對拚,又可看出煙霧裡面的人出招強弱而看出其武功有多高;金鋒女俠往籠罩嚴峰的那團煙霧衝去,並令圍攻嚴峰的眾人都到籠罩公孫魑的煙霧那裡,通通圍攻公孫魑去。

現在就祇有金鋒女俠一人對付嚴峰,其餘眾人全都圍攻公孫魑,人力一集中又可以重新圍陣;公孫魑祇剩一人被困於陣中,少了嚴峰在旁,但他如此極高的武功,這個陣祇困他一人也同樣不能久困;金鋒女俠朝煙霧裡的嚴峰出劍,幾招之間二人都拚出煙霧之外,金鋒女俠繼續將嚴峰逼得離公孫魑更遠;沒多久兩團煙霧都散去,公孫魑也露臉出來了。

現在一邊是公孫魑一人要對付近千之眾的人群圍攻,一邊是嚴峰一人要迎戰天下無敵的武林劍后金鋒女俠;且先說公孫魑這邊,雖近千人圍攻一人,但公孫魑武功極高,近千人也祇能將他困於陣中,不能擊倒他,更不能殺死他,且還不斷有人被公孫魑殺傷,過一陣子後還有人被公孫魑殺死,而公孫魑始終都毫髮無傷,無人能傷他分毫,因此這個陣數時辰後必被公孫魑擊潰!

金鋒女俠和嚴峰這邊,嚴峰的三個師弟谷陰風、董蠍、伍花狼先後和金鋒女俠都祇過數十招,就死於金鋒女俠劍下,嚴峰武功較高,和金鋒女俠過招近百依然相持不下,百招之後方有些招架乏力;與此同時,圍困公孫魑的近千人亦出現潰陣跡象,嚴峰愈來愈招架不住金鋒女俠的攻擊,圍困公孫魑的陣勢也愈來愈困不住公孫魑;最後公孫魑終於破陣,圍困公孫魑的近千人死傷過半,剩下不到五百人,峨嵋靜心師太和其曾假扮金鋒女俠的弟子吳惠英也都死於公孫魑劍下!公孫魑衝出包圍,往金鋒女俠和嚴峰那裡奔去,南宮麟和不到五百的殘眾在其後仍緊追不捨。

當公孫魑破陣之際,金鋒女俠也金劍一揮,嚴峰手中的劍被震得脫手而出,掉落在離嚴峰十餘步遠的地上,嚴峰變成一雙空手,金鋒女俠一劍刺進嚴峰的心臟,嚴峰立死於金鋒女俠的劍下!金峰女俠殺死嚴峰後,即輕功一展消逝無蹤。

公孫魑奔到自己躺在地上已死的二師弟嚴峰身前,殺死嚴峰的金鋒女俠早已不見蹤影,公孫魑望著自己已死的二師弟,看到自己死去的二師弟心臟流出的金血,悲憤的怒吼道:

「金鋒女俠!我非殺了妳不可!」

接著他轉頭對追趕他過來的南宮堡和各門派的眾人亦憤怒的吼道:

「你們也通通都該死!」

說話間就出劍朝眾人狂揮猛斬,眾人雖亦出劍反擊,但無人打得贏武功超高的公孫魑,又是近百人死傷倒在地上,連南宮麟都挨劍受了重傷,公孫魑揮完劍憤怒的離去;南宮堡弟子見自己堡主南宮麟受了重傷躺在地上,都一起來扶南宮麟,其他門派的人見了也過來幫忙,在場眾人大家都很關心南宮麟。

崆峒就在西涼附近,其實應該說崆峒在西涼境內,一位崆峒道長名叫辛鐵城,他與西涼名醫敖聖德頗有交情,他見南宮麟和各門派這麼多人受傷,就提議大家到敖聖德的醫館療傷;敖聖德亦頗痛恨絕命五煞,今聞嚴峰已死,西涼分壇也摧毀,欣喜萬分,且由辛鐵城和各門派眾人的述說,他亦覺得南宮麟功勞頗大,非但特別照顧南宮麟,且所有為除滅公孫魑和嚴峰而受傷的人,一概免費義診!

金鋒女俠因南宮麟和各門派眾俠士都受了傷,而到敖聖德的醫館去探望傷患;敖聖德正在餵南宮麟喝藥湯,辛鐵城在一旁很關心的問道:

「敖兄!南宮少俠傷勢如何?」

敖聖德答道:

「南宮少俠傷勢恢復得真快,昨天在他傷處貼了膏藥,昨晚喝一碗藥湯,今晨再一碗藥湯,再給他傷處換膏藥時,他的傷竟已好了大半。」

辛鐵城聞之寬心的稱讚道:

「太好了!敖兄真是醫術高明,用的藥都是效果神速的神藥。」

敖聖德遂自謙道:

「不是我的藥是神藥,是南宮少俠武功高,他體內的一股真氣就可以幫他自己療傷。」

金鋒女俠首先到南宮麟的房間,她先向辛鐵城和敖聖德謝道:

「謝謝二位照顧南宮少俠,他的傷勢怎麼樣了?」

辛鐵城和敖聖德齊向金鋒女俠行禮道:

「金鋒女俠!歡迎您的駕臨!」

辛鐵城向金鋒女俠介紹並答道:

「在下崆峒道長辛鐵城,這位是西涼名醫,這間醫館的敖聖德大夫;女俠請放心,敖大夫這般醫術,南宮少俠傷勢已比昨天好很多,有敖大夫的醫術再加上南宮少俠自己本身內功,三五天後,南宮少俠的傷勢必定痊癒!」

金鋒女俠再到其他房間探望其他各門派受傷的俠士,大家都歡迎和感謝金鋒女俠的到訪,更都稱讚金鋒女俠將絕命五煞一個一個除掉,都期待鼓勵金鋒女俠再將絕命五煞最後一個頭煞公孫魑也除掉,都表示祇要能為天下除害,他們受傷甚或犧牲性命都值得;金鋒女俠對各門派迎接她的這般熱情也深為感動,亦悉心照顧包括南宮麟在內的每一個傷患,並給他們鼓勵。

絕命五煞就祇剩公孫魑一人了,他是絕命五煞的頭煞,也是五煞中武功最高的,其武功且有可能在金鋒女俠之上!雖祇剩他最後一人,但他若戰勝金鋒女俠,整個武林大勢猶有可能再翻轉回來,天下再度陷入公孫魑淫威統治的夢魘中,因此大家仍不敢掉以輕心,都深怕金鋒女俠贏不了公孫魑,都希望金鋒女俠除掉公孫魑。

絕命五煞祇剩公孫魑一人,也祇剩華山一處地方,華山山勢高峻,華山派建在華山之巔,現已淪為公孫魑的總壇,公孫魑回華山後,利用華山地形佈陣;登華山頂的道路蜿蜒崎嶇又高陡,南宮麟率南宮堡和各大門派眾俠士一起行走在這狹窄的山路上,才行至半山腰,山壁上面就落下巨石砸死很多人,緊接著又如驟雨般的箭矢再從山壁上射下來,眾俠士被迫往下撤;才半山腰就遭阻擋上不去,再往上必定更是機關、陷阱、埋伏重重,根本就無法攻到華山山頂。

所幸還有倖存的華山弟子熟悉華山山勢地形,他們知道另有一條通往華山的隱密小道,於是南宮麟就請兩個華山弟子帶路,從各門派中挑選出五個武功較高又擅輕功的好手,崆峒道長辛鐵城也是這五人的其中之一;兩個華山弟子帶領這五個輕功好手,一共七人行走在更難行的崎嶇陡峭小路上,看起來根本就不像條路,就像走在無路的荒山裡,祇因路徑隱密,除華山弟子外,無人知道這條路;但當這七人走到一段高坡時,他們正欲爬坡而上,高坡上端又是飛石箭矢如雨而下,兩個華山弟子中箭而死,五個輕功好手也死了四個,祇有辛鐵城一人負傷逃離;這條密道公孫魑也知道了,且還在上面也佈下機關埋伏,南宮堡和各大門派真的是無路上山頂了。

南宮麟想在夜晚一片漆黑中,縱使山壁上有埋伏,也看不到山壁下道路的景況,帶領大家摸黑前進;但他們到達半山腰,見到前面不遠處有一隊人手持火把,衝殺上去,這隊人就一邊後退一邊搖動火把,山壁上立刻掉下許多火球,將路面照得通明,接下來滾木、滾石、箭矢又不斷從山壁上射下,大家又是數多死傷而退;黑暗中,這隊拿火把的人往前數百尺又見一隊光點閃動的火把,在夜晚,公孫魑將往華山的山路每數百尺就一隊人持火把鎮守,而持火把鎮守的一隊人上方,又有機關和埋伏在山壁上,令大家無論晝夜都攻不上山。

南宮堡和各大門派無計可施,幪面的金鋒女俠按華山弟子知道的隱密小路,她果真是來去無蹤不可捉摸的神秘人物,以其高強的武功和絕頂的輕功,幾乎是在小路的上空飛行,非但不會中埋伏、觸機關、落陷阱,且還將整條小路上的埋伏、機關、陷阱一一剷除;埋伏在小路上的公孫魑手下當然沒有一個武功是金鋒女俠的對手,金鋒女俠很輕易將小路上各處公孫魑的伏兵一一消滅,死在其劍下的伏兵也都流出金血;各處機關和陷阱,金鋒女俠以氣功觸發機關啟動,機關一動就由隱藏而顯現,乃將機關摧毀;陷阱亦以氣功搜索,陷阱外部必有遮蓋偽裝,遇氣功這些遮蓋偽裝全都戳破,陷阱顯露出來,金鋒女俠將氣功灌注於金劍,金劍就發出劍氣,以劍氣削樹,劍不必觸及到樹都可以將樹削斷,再以削斷的樹堵塞陷阱;此外小路好幾處上頭都有天網佈於樹頂,天網下面的小路若有人經過,天網落下即可將人網住,這些天網也全都被金鋒女俠斬除。

南宮麟遂率南宮堡和各大門派人馬在金鋒女俠搜索過後的小路上前進,南宮麟、辛鐵城和各門派武功較高者都一邊前進一邊在樹上結繩子,他們後面武功較平常的就手抓繩子前進,這樣遇到陡峭坡道抓著繩子向上爬也較不費力;金鋒女俠在前面親自為眾俠士開路,眾俠士在金鋒女俠親為先鋒之下,在崎嶇險峻又狹長的小路上亦通行無阻的到了華山鋒頂!

從小路出來,還是要走進大步道,然後還要登梯向上爬,梯道上端平台上的公孫魑手下就要往梯下擲槍矛了,但金鋒女俠、南宮麟、辛鐵城和各門派輕功好手都越上平台齊揮劍,平台上公孫魑手下不敵各門派高手,尤其不敵金鋒女俠,十餘人各揮十餘劍,平台上公孫魑手下就死傷百餘人,而死在金鋒女俠劍下的又都是流出金血;下面登梯的眾俠士蜂湧般的衝上平台,華山裡面的公孫魑手下聞打鬥聲亦衝出,雙方人馬遂展開大戰!

華山大門外發生如此激戰,公孫魑當然要走出大門察看,但公孫魑一出現,南宮麟、辛鐵城和各門派高手百餘人就將公孫魑包圍起來;金鋒女俠並不急著和公孫魑決戰,眾俠士大部份人都去圍攻公孫魑,祇有不足百人各門派少部份人和金鋒女俠一起去除滅公孫魑手下;公孫魑手下每一個武功都比金鋒女俠差得遠,金鋒女俠摧枯拉朽般的將他們一一打倒,他們亦同樣是流出金血而死,跟隨金鋒女俠的各門派近百人也幫忙除滅公孫魑其餘的手下,當然這近百人中也有被公孫魑手下殺死的,但公孫魑手下還是全被消滅了;可是圍攻公孫魑的眾俠士卻全都不是公孫魑對手,公孫魑也是摧枯拉朽般將眾俠士殺得死傷遍地!

當金鋒女俠和近百各門派弟子將公孫魑手下殺光時,公孫魑也將圍攻他的眾俠士殺得死傷過半,崆峒道長辛鐵城亦死於公孫魑劍下;這時金鋒女俠大喝一聲道:

「住手!」

公孫魑和眾俠士停止打鬥,金鋒女俠到公孫魑面前道:

「公孫魑!現在我跟你單打獨鬥!」

公孫魑見金鋒女俠憤怒罵道:

「金鋒女俠!我要殺了妳為我四個師弟報仇!」

金鋒女俠輕蔑的笑道:

「你祇不過是絕命五煞中最後一個被我殺掉的,過了今天絕命五煞就全部消失了。」

公孫魑朝金鋒女俠揮劍過去,邊揮劍攻擊邊罵道:

「那就看今天是妳死還是我死!」

於是全天下武功最高的兩大高手就展開一場激烈的決戰!金鋒女俠在四川殺五煞谷陰風,在江東殺四煞董蠍,在瑯琊殺三煞伍花狼,在西涼殺二煞嚴峰,現在是在華山,正要殺絕命五煞最後一個也是武功最高的一個頭煞公孫魑!

決戰一展開,二人揮劍皆十分凌厲的彼此互擊,雙方攻勢都非常凶猛,形成了彼此互相抵擋,誰都攻不到對方身上;於是二人都將自己真氣灌注於劍上,使劍發出劍氣,但二人都是刀槍不入的高手,劍鋒觸此二人之身都未必能傷此二人,光憑劍氣更是傷不了此二人一絲毫髮!二人纏鬥遂陷入僵持,難分難解的竟過了七百餘招!七百招後,公孫魑想挑掉金鋒女俠臉上的幪面巾,金鋒女俠頭往後縮閃躲,公孫魑遂一劍挑空,二人又繼續激烈的打鬥,公孫魑出招愈發凶狠,金鋒女俠竟有些招架不住,開始一步一步的後退,公孫魑的劍愈來愈能攻近金鋒女俠的身體,好幾劍幾乎就要劃到金鋒女俠身上;雖說此二人皆刀槍不入,但也要看對手是誰,現在是此二人彼此互鬥,由於雙方武功都在伯仲之間,金鋒女俠的劍鋒可以傷到公孫魑,公孫魑的劍鋒也可以傷到金鋒女俠;因此金鋒女俠面臨公孫魑愈發凌厲又愈來愈近其身的劍鋒,就不可不閃躲,所幸金鋒女俠身手矯健,左閃右躲,好幾劍離金鋒女俠身體僅毫釐之距都險險避過;又經兩百餘招後,公孫魑一劍刺穿金鋒女俠頭頂髮髻,金鋒女俠也一劍劃破公孫魑的喉頭,公孫魑喉頭流出金色的血,如此驚險萬分之下將公孫魑殺死!

絕命五煞已全部消滅,天下大害又已盡除,金鋒女俠將公孫魑插入她髮髻的劍拔出,又輕功一展消逝無蹤,真是行蹤飄忽無可捉摸的神秘人物!此後武林又恢復太平,接下來數年間,武林中僅偶有作惡之徒出現,但皆遭一身金裝幪著面的金鋒女俠以其金劍除掉,死在其金劍下者仍都是流出金血;全天下依然連金鋒女俠的臉都沒有人看得到,天下間還是祇有已死去的伍花狼一人將這天下無敵的武林劍后赤裸的全身通通看光,金鋒女俠果如她在殺死伍花狼之前所說,她赤裸的全身被伍花狼通通看光了,她還是全天下所有人連她的臉都看不到的神秘人物。

又經過數年,武林繼續維持太平,天下間偶而出現的作惡之徒依舊遭幪面的神秘人物武林劍后金鋒女俠的金劍殺得流金血而死;武林愈來愈太平了,終於有一天,南宮堡少堡主南宮麟接到金鋒女俠一張神秘金帖的邀請,去赴金鋒女俠的約,從此南宮麟就神秘失蹤,金鋒女俠也從此沒再出現,武林中人遂都猜測金鋒女俠和南宮麟到一處無人知曉的山林中終身為伴隱居起來,這位天下無敵的武林劍后和南宮堡少堡主就在武林中永遠消失了,全天下除了已死的伍花狼和可能已與金鋒女俠終身為伴的南宮麟外,其餘的人仍然連金鋒女俠的臉都看不到,也仍然沒人知道金鋒女俠的姓名,更仍然沒人知道今日的金鋒女俠和七百年前的金劍大俠東方神龍還有三百年前金劍出現的傳說三者之間的許多秘密及彼此是何關聯,世間將永遠無人知道金鋒女俠極其神秘的身世來歷究竟為何,亦永遠無人知道金鋒女俠究為何人,天下無敵的武林劍后金鋒女俠也就成為世上永遠的神秘人物。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920&aid=5757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