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我的靈界好友們
市長:Amy Chu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散文雜記【我的靈界好友們】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佛, 菩薩與神仙的故事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我的外公 4 - 觀世音菩薩慈悲助大姨與外公外婆天界團聚 - 修訂版
 瀏覽2,040|回應12推薦1

Amy Chu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richardbkk

我的外公 4 - 觀世音菩薩慈悲,助大姨與外公外婆天界團圓


改版- 補充小舅對外婆的回憶,昨天寫時漏了這段。

2019 03 24

今天是2019 324日,北苗的山區,春天乍暖還寒的季節,陰天飄著雨,需要穿羽絨外套才會暖的天氣。我在爐火前,熬太極粥,邊思考近日發生的事,深深覺得這麼美好的故事,沒能以文字記錄下來分享給大家,是件很可惜的事。

這個故事,最近在觀世音菩薩的指示、要求下,說給了幾個朋友聽。因故事太長,時間軸串了至少二十多年,有些人物的背景,需要補充說明,講完一遍,短則需要三十分,長則需要四、五十分。

每講一遍,就覺得好浪費時間。如果用寫的,只要花一遍的時間就好了。

可是,這個故事目前不被允許公佈在網上,也不知道有無機會被允許公開分享給大家。不寫嗎,這麼好的故事,可能過一段時間 我就忘了細節了。所以,今天想了想,還是決定先寫下來,等哪天因緣許可了,便將其公開,若到了我要離開這個世界時,因緣都沒成熟,那就算了。

2018 12 31

故事要從今年元旦連假說起,連假的某日,我回後壁老家看看爸媽,這些年,爸媽就高雄、老家兩邊住,這個連假,確定了他們會在鄉下,我回去跟他們會合。

回到了家,老爸邀我泡茶,大夥就坐在門前聊天,老爸燒了開水煞有其事的開始泡茶,我們倆面對屋外的香蕉樹坐著。

小時候,他就喜歡找我喝茶,每種茶都拿出來泡一下,喝喝看各家茶葉的差別。三個小孩,也就我會坐下來陪他喝茶打屁鬼扯。每次回家,他就會找我泡茶,無論是在鄉下老家還是市區家裡。

老媽坐在我們對面,她是不喝茶的,就只是陪我們聊天。這些年,老媽的頭髮幾乎都白了,也七十好幾了,她索性就不染了,滿頭白髮其實也滿可愛的。老媽老了的樣子,有點像外婆,尤其是側臉的下巴。

今天回來,老媽的表情都是若有所思的樣子,不是很開朗。

老媽表情嚴肅的對我說「啊,妳大姨最近身體不好,每天都要去診所擦藥,她去處理痔漏,傷口好大,有碗公那麼大,我每天都會去看她。我看她狀況很不好。她過年七十九了,我很擔心。遇到九都不好」老媽有些思想比較傳統,看起來真得很擔心。

大姨的身體狀況不好,去年年初時,有次聚會,我就發現大姨臉色不對,當時大概就心裡有底,有些事,人生嘛,該來的總會來,我也不方便說什麼。先講就變成烏鴉嘴了,這些年我學乖了,有些事看出端倪,沉默的好。

經老媽這麼提,我心裡大概有譜了,起個念頭請教觀世音菩薩,觀世音菩薩馬上給回應,外公與外婆也馬上出現了,看這陣仗,我心裡更肯定之前觀察到的了。

我的外公與外婆的故事,在我的外公系列的故事中介紹過,不熟悉的網友,建議可以回頭找這三篇故事當導讀。在佛、菩薩與神仙那個分類裡。

外婆自從七、八年前在她的喪禮哪天感應到她之後,就沒再遇過外婆了。這次我起了念頭,她跟外公馬上到,看來應該是大事要發生了。

觀世音菩薩給的訊息不是一般人認為樂觀的訊息。看來是狀況不妙,可是我沒能理解只是痔漏,怎麼會搞得這麼嚴重。

「嗯,狀況不是很好,菩薩沒說會好。」我老實說。

老媽看起來很擔憂。老哥站在一旁聽著,表情也沉重。這些年聽我常說些有的沒的,他也大概知道狀況不好。

「你們大姨也自己說她時間到了,她好像也自己知道。」老媽補充。

「我看你們今天要回高雄,我跟你們回去一趟到大姨家看看她好了。」我說,本來只是想回來看看他們就再回北部的。他們今天會回高雄,還是跟著回去一趟好了。

「那,妳問菩薩,還有多久?」老媽看著我說,她的意思是多久以後大姨會離開這個世界。

唉,這種問題怎麼回答呢,真得知道也要裝死。上次就是不小心說溜嘴,老媽這次才會想問。

沒想到菩薩還真給了一個答案,聽起來很不妙,嘴裡還是說出來了。「過年前。」

老媽表情更凝重了,看到老媽的表情,趕緊岔開話題。

「唉喲,不要問我這種問題啦,這種問題怎麼回答都不對,我下午跟你們回去看看好了。」講這種事,準也不對,不準也不對,不要談這個話題最好。

這些年,我們都經歷了一些事,死亡在我們家是個可以公開討論的話題,就跟到哪吃飯一樣,大家都可以聊,各有各自的想法,能不能如願,就看各自的努力了。

「啊,妳去大姨家,不要亂說話喔,他們家跟我們家是不一樣的。他們家的小孩,是無法接受大姨會離開這件事的。」老哥馬上給警告,雙眼直視著我,神情是正經的,不是在開玩笑。

家人知道我的個性,死亡在我看來很正常,常常還是件令人開心的事,在我們家,我常跟爸媽討論他們以後想去哪,閒聊時這也不是不能提的話題,加上我自己期盼自己回天上老家的哪一天,所以死亡對我來說根本就是喜事ㄧ樁。

對大姨,我肯定是會提這個話題的,大姨是個很好的人,心性很穩定,這不是不能討論的事,再說如果可以跟大姨解釋這個過程會遇到的狀況,減少她對未知事物的恐懼,我覺得是好的。

大部分人以前輪迴多次,但都不記得了,不記得自己怎麼死的,忘了過程。這輩子因沒死過,對未知事物的恐懼,當遇上死亡時,恐懼會加倍。如果有人解釋過程,至少在過程中他可以自己驗證,心也比較平靜。

我思考著老哥的話,不太能理解表哥們為什麼不能接受死亡,有生就有死。我們都到中年,父母親也老了,幾年前我開始大量閱讀老、病、死,善終之類的書,加上從學生時代開始思考死亡,這個讓人因未知產生的最大恐懼。多年下來的思考加上後來跟靈界的互動,體悟到死亡是必然發生的,只是處理程序比較麻煩,要經歷ㄧ段時間處理後事,還有花一筆錢。

我不能理解的事還滿多的,常常搞不懂其他人為什麼這麼想,那麼做。這不能說,那不能講,這世間還真麻煩。

大概是我的表情太不以為然,老哥繼續說「他們家的小孩都是鐵齒的,不相信這些東西。妳去不要亂講,不可以提到會離開這件事,他們是不能接受的。」

老哥跟表哥們比較接近,我因長待北部,很少回高雄,偶爾跟表哥們見面,也不會長聊,不是很清楚他們的思想。老哥這麼緊張,還是注意點好了。

老媽聽了我傳出來的訊息,知道這是人生免不了要經歷的,她自己跟菩薩發願她會唸普門品回向給大姨。

下午回到了高雄,我們直接到大姨家,是大姨丈出來應門的,大姨丈八十六歲了,身體還很硬朗,有點重聽,老媽跟他說我們來看大姨,他讓我們上樓,自己留在樓下客廳。

大姨躺在床上,身體消瘦,跟ㄧ年前看到的差了很多,精神看來還好。

老媽跟她解釋說我今天回鄉下老家,老媽跟我提到她生病了,我就跟他們回高雄一趟,來看她。

「阿妹仔回來喔。」大姨說。

河洛話的阿妹仔是我的小名,在外公家我們年齡比較相近的這群小孩,我跟小弟黑仔年紀最小,所以大家都叫我阿妹仔,從小叫到現在快五十了,大家還是習慣這個小名。

大夥閒聊了一下,大姨提到兩個表哥今天回來看他們,一個煮了一桌菜給他們一個把洗手間刷洗乾淨了。

表哥們結婚生子後,陸續買房搬了出去,有陣子大姨與大姨丈住到小表哥家幫忙帶小孩,期間每個週未小表哥會帶他們回市區的家,老人家還是習慣住自己的家裡。後來小孩長大了,他們偶爾會回市區的家裡住。

最近因大姨每天需要到診所擦藥,住市區方便,所以他們就住市區家裡。

我走到大姨床邊坐下。「對啊,就剛好回來,聽我媽提到妳生病了,我就跟他們回高雄一趟,來看妳。」

老媽跟在我身邊。「啊,我就跟她說你最近身體不舒服,她就說說要回來看妳。」老媽說。

我笑著看著大姨。

「喔,我這個都沒辦法坐起來,只能躺著。脊椎還去開過刀,也沒有好。」大姨平靜的說。

聽老媽說過大姨在自家門口被一個小女生騎機車撞到後,跌坐在地上,可能傷到尾椎,後來不太能坐,坐著都會痛。

「還很痛嗎?」老媽問。

「嗯,還是很痛。」大姨說。

「妳媽說妳去開過幾次刀,都自己去,也沒給家人知道,怎麼這麼勇敢。」大姨看著我。

「還好啦,我有朋友跟我去,也不是自己一個人,有朋友照顧啦。」我都是休養好了,人活跳跳回家時才讓家裡知道的,免得他們擔心,反正我六十歲前死不了。

「啊,妳怎麼不跟妳媽講,讓妳媽去醫院照顧妳。」大姨問我

「大姨,我媽七十幾歲了,怎麼可以讓她去醫院照顧我,我都請看護啦,花錢,人家就會把你照顧好,出院回家後我就訂術後餐,吃的也不是問題。錢可以解決的,花錢就好了。」開什麼玩笑,給七十幾歲的媽媽到醫院照顧我,這壓力太大了,花錢能解決的,都是小事。

老媽在一旁看著我,沒說話。我回看她,拜託,給你照顧還得了。 他們會大費周章,還是我自己搞定就好,簡簡單單。

我們聊了一些開刀的經驗。我趁機提了自己這些年的體悟。「我前年開那個大刀,傷口十多公分,那個麻藥退了之後,真得好痛,痛到都會罵人。大姨,妳痛的時候會不會罵人?」

「我不會啊,痛的時候就自己忍。」大姨說,語氣很平穩。

老媽在一旁也說「我也不會,都是自己忍下來。」

「妳們真厲害,我就會罵人。」這我承認,有次正在痛,有位高高靈來看我,我遷怒於祂,結果祂老大大就很久都不鳥我。事後我有自己反省,自己造業自己承擔,遷怒於他人,修養實在不怎麼樣。

「妳阿公也不會,那時我們照顧他,看他翻來翻去就知道他在痛苦,連哼都沒哼。」大姨想到外公了。就外公走前的三個月,大姨與老媽住在外公家照顧外公。

他們這家子真是厲害,真會忍。

我繼續說「我後來痛久了就想,怎麼會這麼痛,然後就體悟到,這個是在消業。我們人啊,都會因爲認知的問題,做我們認為對的事,可是因為無明,會有一些業,要走前啊。....」說到這,一旁的老媽用腳踢我,看著我微微搖頭,她知道我接下來要說什麼,我也懂她的意思,她不讓我提某些事。

大姨看著我,我繼續說「痛就是在消業啊,我以前來投胎幾次,每次都落跑,所以這也是有業的啊。」我大略解釋了我的業怎麼來的,這在糊塗仙姑歷險記裡的遇見前世的糊塗中有敘述,這裡也就不贅述了。

大姨聽我說這天方夜譚,聽得挺專心的。

每次我跟老爸說些有的沒的,他都說聽我說天方夜譚,最近多透露一些給他,他還是說我說的是天方夜譚,不過會加一句好像有點道理。哈,是很有道理,我其實只透露不到一半,全講出來還得了。

繼續跟大姨說「我這些年,每年都在開刀,去年也去開一個小刀,這我沒跟我媽說,現在在這裡說出來。」我瞄了一下老媽,沒表情,看不出有沒有不高興,我每次動刀都先斬後奏,她心裡肯定很不爽。

「去年公司體檢,我自費加檢肺部低劑量電腦斷層掃描做肺癌篩檢。」我繼續說,外公是肺癌走的,加上空氣污染,這方面我是有比較注意。雖然說是還要活到六十歲,也還是希望死時不要有太多麻煩跟痛苦。

「結果檢到一顆9mm毛玻璃狀陰影,醫生說依他的經驗是原位癌的機率很高建議我開刀,我就馬上排刀,開出來後,果然是原位癌。」我同時觀察大姨與老媽的表情,老媽沒說話。

「那要治療嗎?」大姨問我

「都不用,醫生說只要每年回去追蹤就好。原位癌是還沒擴散的癌細胞,割掉就好了。」我繼續說。

「我的那顆腫瘤長的位置很好,在右肺的上方,靠外面,醫生開個刀進去,很容易就可以切除。我找的醫生是朋友介紹的,技術很好,只有一個2公分的小傷口。在這裡。」我比了一下傷口的位置。

「這次的刀,傷口小,也不需要後續治療,我覺得我的業愈來愈輕,跟之前的刀比起來。」我是真得這麼認爲,腫瘤長在肺葉外側好動刀,是惡性腫瘤,等於就是一個可隨業發展成不同故事情節的種子,它也許到了我掛了都不會長大擴散,也有可能突然快速擴散蔓延。還是原位癌就拿掉,我個人是認為自己的業減輕了,原來可能要接受大痛苦的因子被消除了。

這些年,我ㄧ直專注在心性上的修行,與身邊許多為名利瘋狂的人比較起來,我在消業,他們卻在造業。多年下來,彼此的靈性上差異愈來愈大。我活得愈來愈輕鬆,他們緊捉著名利的枷鎖還引以為傲,我對世間的名利沒興趣,沒處理好,負面作用太大,對我來說。

這個肺部原位癌的發現,我自己是開心的,花點時間,花點小錢,受點小痛與不便,了了一個業,值得。

「我們經歷痛,就是在消業,業消完...」老媽又踢我了,本來要說業消完就會離開(脫離肉體的)的,老媽一踢,我話又縮回去了。

「大姨,妳手給我,我幫妳看一下。」

我握著大姨的手,她的氣一陣一陣微刺,對這微刺的氣,我沒有經驗,我握著她的手,輕輕拍著。

大姨神情看來很平和。感應到的是她很坦然面對目前的狀況,沒什麼擔憂,除了大姨丈以外。

「妳都放下了耶,除了擔心大姨丈以外。」我說,大姨知道我後來可以跟靈界溝通的事,相信老媽也跟她說了不少,有些話也就不拐彎抹角了。

「沒什麼好擔心的,那些小孩也都好好的。沒什麼好不放下的。」大姨看著我說。

「妳還是有一點擔心,擔心大姨丈。」我看著大姨說

「擔心他什麼?妳說我擔心他什麼?」大姨問我

啊,我不是蛔蟲,不會知道太仔細的。

這時也感受到觀世音菩薩跟外公外婆都在房間裡。外婆的氣息就很強烈就是我們小時候在她身邊感受到的氣。屬於外婆特有的氣,本人詞窮,不會形容,外婆去世多年來,第一次再感受到這樣的氣息。外公是開心的氣息,外婆是捨不得大姨痛苦的氣息。

外公傳達了一些訊息。

「阿公跟阿媽現在在這裡,剛剛我們在鄉下老家時,我媽提到妳生病時,阿公阿媽就有來了。現在又來到這裡。」我解釋一下

大姨看著我,沒出聲,她很早就知道我可以跟外公溝通,我猜老媽ㄧ定也跟她說過我的事,她應該不訝異才是。

「阿公說,祂常常來看妳,看妳跟大姨丈兩人在這裡心裡難過,懊惱當年沒有在外公還在世時,對祂再孝順一點。」其實外公說的是大姨與大姨丈躺在床上時聊的話,我不好意思用躺這個字。應該是大姨沒辦法坐著,只能躺著,所以大姨丈也躺著陪她聊天。

大姨看著我,我繼續說「阿公說祂現在跟阿媽兩個人在天界過得很好,祂看你們到了現在還在難過,又好氣又好笑。祂是靈,沒有肉體的束縛,過得很好。」

「對啦,我跟你姨丈就常常想說沒有在妳阿公生前,多回去看看他,照顧他,心裡有遺憾。」大姨說。

在我眼裡,他們對雙方的父母都很孝順,以前外公家或保生大帝的廟裡有事,我的舅舅跟阿姨們都會全員到齊,遇到假日,老爸跟姨丈們也都會出現,舅舅們跟舅媽們也都會出現。

說實話,我不太理解大姨跟大姨丈怎麼會這麼自責,外公都走了二十多年了,保生大帝也指示廟方裝了一個金身供奉列仙位的外公,現稱呼他軍爺。

到現在,如果廟裡有大活動,老媽跟大姨還是會回台南,外公的小孩幾乎都是全員到齊的,這種家庭真得是異類。

外公現在在天界過爽日子,兩個七八十歲的老人在人間自責沒能在他生前多孝順一點,說真得,我不是很理解,有時候我會覺得自己像濟公師父說的章魚,沒血沒淚,實在無法理解為什麼大姨跟大姨丈想到外公還會傷心。

「阿公說你們已經很孝順了,他覺得很好了,妳嫁出去,有自己的家庭要照顧,小孩在唸書,妳也要照顧小孩,阿公說妳能常常回去看他們,他很滿意了。」外公給我怎樣的訊息,我就傳遞什麼,避免失真。

大姨臉色緩和許多,也許是聽了外公的話。「妳姨丈就在說以後也想到妳阿公哪。」大姨看著我說。

幾年前有位親人去世,是外公接走的,我有告訴老媽,她肯定是會跟大姨說的。大姨跟大姨丈有這個想法,是可以理解的。

外公聽了大姨的話,傳了訊息給我「阿公說他也想接妳跟大姨丈到他那邊,可是他的能力不足以保你們兩人可以一直待在天界,不用下來投胎。」

外公是剛列位的神仙,他已經保外婆不用再下來投胎了,年輕的神仙能耐還是不能跟幾千年的老神仙比,比如說我們可愛的彩色蝙蝠。祂說祂最近都沒機會在我們的故事裡出現,怕網友們忘了祂,要趁機漏漏臉,要不最近都只有觀世音菩薩紅,祂會吃味。祂真得很可愛,百看不厭,呵..呵。

繼續本文,外公想保大姨跟大姨丈,可是能耐不夠。

這時觀世音菩薩出聲了,根本就是無縫接軌,我都還沒開始想解法,菩薩馬上給了訊息。「大姨,觀世音菩薩說如果妳願意唸南無觀世音菩薩,菩薩可以保妳跟大姨丈以後都到阿公哪。」我說。

「好!」大姨聽到即刻點頭答應。

觀世音菩薩繼續給訊息,「啊,菩薩說妳有在心裡唸南無觀世音菩薩,可是會想不知道觀世音菩薩有沒有聽到。」我說。

「是啊,就有在唸,想說祂不知道有沒有聽到。」大姨回答。

「有!菩薩說祂都有聽到,祂現在就透過我讓妳知道祂都有聽到。」我語氣堅定的對著大姨說。握著大姨的手也稍微用力。

「我都有跟妳大姨說要唸南無觀世音菩薩。」老媽在一旁聽我們的對話,忠實的觀世音菩薩的粉絲,知道菩薩也在現場,就像小女生遇到偶像一般,趕緊說明她有建議大姨唸南無觀世音菩薩。

老媽這些年發願以後要到觀世音菩薩的世界跟著菩薩修行,這是另一個故事,以後有機會再跟大家分享。我教她自己願心要堅定,無論如何賴也要賴著觀世音菩薩,這樣才能跟菩薩相應。她聽進去了,在大姨的緊要關頭,她也建議大姨唸菩薩的名號。

ㄧ旁的外公與外婆聽到觀世音菩薩願意幫忙,大姨也答應菩薩開出來的條件,兩個年輕的神仙高興到不行。外公知道菩薩願意幫忙,他們跟大姨還有大姨丈就可以在天界團圓。

外婆也好開心,她讓我感應到大姨在學前的年齡,短頭髮的小女生,總是在媽媽身邊幫忙做事,添材顧著灶裡的火,不讓它熄滅,曬榖場上外婆曬的花生跟蘿蔔乾,小女生會小心翼翼的幫忙翻面。母女的感情很好。

我還是先把怎麼唸南無觀世音菩薩的方法跟大姨說ㄧ下,「妳就有空的時候就唸,會痛的時候就唸南無觀世音菩薩,痛就是在消業,外公跟外婆的最後階的也都有業要消。」

大姨看著我,我大略解釋我知道的,外婆在她最後的那幾年拖了好長一段時間,當時我跟彩色蝙蝠聊天問到的都是因為外公要保外婆可以一直待在天界,外婆有些累世的業需要處理完上去才能不再下來。這我跟老媽說過很多次了,可是不確定她說了多少給大姨聽。再說一次好了。

「有空時可以唸南無觀世音菩薩,痛的時候也可以唸。痛就是在消業,業消了就好。」一直跟大姨強調這個, 她尾椎那邊應該真得很痛,要不菩薩不會一直強調。

「啊,你姐夫(日文)不會想唸南無觀世音菩薩的。」大姨對著老媽說。「他不會相信這個的。」

聽了這個,我有點疑惑,印象中以前外公家的保生大帝有重要活動時,大姨丈也會陪大姨回去,有陣子老媽與大姨參加朝山活動,大姨丈也會跟著去,怎麼說他不相 信這些呢?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菩薩只要求大姨唸,沒要大姨丈唸。

「菩薩是要妳唸,沒有要大姨丈唸喔,菩薩是說妳ㄧ個人唸,祂保你們兩個,妳唸就好。」我再說明一次。

幾次看觀世音菩薩渡眾生,不同的人依不同的因緣,祂的手法也都不同。有人唸佛號即可,有人需要唸普門品。唸普門品的,次數也不一。

「他是不會唸的。」大姨再補一句。

「沒關係啦,反正妳唸就好,菩薩只要妳唸。」

「啊,你們上去是要去做事跟修行的喔,不是享福的喔,享福的享完了,福報沒有了就會再掉下來。你們去外公哪,要幫外公做事喔。」我跟大姨解釋ㄧ下、先建立正確的觀念。

大姨點點頭,「做事沒問題,可以做事。」

大姨肯做,他們這個年齡的人吃過苦,都很勤奮的。

「上去以後,會先到一個地方修行,修到一定程度了,就可以到外公那邊了。」跟大姨解釋一下可能會遇到的流程。

大姨點頭,做事沒問題。我跟大姨說外公外婆很高興,外婆讓我感應她小時候的事,大姨說她不記得了。

聊到外婆,大姨對著老媽說「啊,阿母當初不知道怎麼捨得把我嫁出去。」

外婆在一旁表示「女兒長大了,要開始過自己的人生了,捨不得也要捨得。女兒也要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人生。」我把這話傳給大姨。

期間外公也表示他對大姨丈這個女婿很滿意。

我們又閒聊了一會兒,我一直握著大姨的手,後期她體內的氣就順了。

離開前,我跟大姨說我們這世是很好的緣份,沒講白的是上去後,彼此的關係就會變了。

到了樓下,大姨丈坐在客廳,老媽看到大姨丈,興奮的說「姐夫(日文),阿爸說你這個女婿 100 分。」

滿意跟 100 分是不一樣的,我傳話盡量收到什麼訊息就給出什麼訊息,有時候沒有合適的字眼,都要很小心的想可以使用的文字,小心是因為我不想捲入別人的因果裡,傳話免不了會捲入,盡量把影響降至最低。

看老媽講得這麼興奮,太危險了,還是自己解釋比較安全。我坐到大姨丈身邊把外公下來投胎是為了幫保生大帝蓋廟的原由,他後來接引外婆到天界團圓,今天下午我們在鄉下的對話,到剛剛在大姨房裡跟觀世音菩薩、外公與外婆之間的對話,敘述了一遍。

大姨丈專心的聽著,聽完後笑著說「阿爸有來。我每天上去燒香都有求保生大帝與軍爺,想說跟他們講,不知道他們知不知道。」

「有,知道。祂們都有常常來看大姨,保生大帝跟阿公都有來,只是你們沒辦法知道,我可以知道,所以今天我來了,我就跟你們說,有!你求的,他們都知道,也都有來看你們。」我看著大姨丈肯定的說。

「啊,就有去大醫院要檢查,只是都要排很久。」大姨丈敘述了幾項大姨接下來要做的檢查,大醫院都是這樣,檢查都要排很久。

聊了一會兒,我們便離開了。當天我就回北部了。

隔兩天吧,我跟老媽通電話。「啊,後來隔天早上我去看妳大姨,剛好妳二表哥(老媽是叫表哥名字的,在這不能寫真名,我也懶得取假名,就叫二表哥吧)來載妳大姨要去擦藥,他發現妳大姨腳沒辦法跨上他的休旅車,才知道妳大姨嚴重。我跟他說妳老哥說妳大姨這種情況如果送急診,做檢查的速度就會很快,他就把妳大姨送小港醫院急診,一檢查,醫生說有生命危險,馬上就推進去開刀了。」老媽敘述。

「啊是什麼問題,馬上要手術。」我一直沒搞懂痔漏怎麼會這麼嚴重。

「啊 就說什麼白血球太高,一萬多喔。」老媽解釋。聽起來也怪怪的,白血球太多是敗血病,應該是用藥物控制,怎麼會開刀。我猜老媽可能也搞不清楚。

「醫生就說要先救妳大姨的命,啊妳二表哥看到我就哭了,說他不知道他媽媽這麼嚴重,每次打電話回家 她都跟他說有比較好。」電話那頭老媽繼續說。

真得有人崩潰了,老哥說得對,大姨的三個兒子對生死的看法跟我們家很不同。

二表哥在大集團上班,很多年前調到台北總公司,平常就週未回高雄。聽老媽說過二表哥很執著大姨跟大姨丈,常帶他們出去走走。

「啊,妳小表哥看到我也哭了,他自責媽媽住在他家哪麼久,他沒把媽媽照顧好。」老媽說。

這個真得不用自責,生病這種事,很難預防,我自己還不是跟自己的身體相處了幾十年,還是得帶著它做了四次手術,第一次乳癌二期,二跟三處理被我拖太久的肌瘤,搞到最後開了一個十多公分的大刀,第四次有進步,肺癌,在原位癌階段就被處理掉了。

嗯,老哥還是比我了解表哥們的。大家都有點崩潰了。

「啊,現在他們就請了一個看護照顧妳大姨,給她住單人房。我每天都會去小港醫院看她。」老媽說

「妳怎麼去?」三民區離小港有點距離。

「就搭捷運去啊。」

「那妳自己要小心喔、菩薩跟阿公都沒有說大姨會恢復健康喔。」我說,我怕她有期望。

「我知道啦。」

「啊,阿媽在醫院陪大姨喔」外婆放不下大姨,捨不得大姨痛苦,根本就是守著大姨。

「妳阿媽有去喔!」老媽說

「對啦,她現在就顧著大姨,外公有事情要忙,有空才會來看。」解釋一下。

「菩薩說給他們三個小孩照顧媽媽也很好,這樣會覺得自己有照顧到媽媽。」我說,其實是減少自己的遺憾。

那段期間,老媽每天到醫院探望大姨,我有空就打電話回家聊聊。

大姨在醫院做了更多檢查,原來是一種惡性腫瘤,老媽ㄧ開始也搞不清楚是什麼瘤,後來才跟我說橫紋肌肉瘤如果沒記錯的話,是種不常聽到的腫瘤。

大姨的瘤長的位置應該有壓到神經,所以她才會這麼痛。老媽說醫生說這個無法開刀。

在醫院,大姨痛時,醫院給她打嗎啡,這可以減輕她的痛苦。

老媽持續每天持普門品回向給大姨,她求的是希望能減輕大姨的痛苦。「我知道菩薩沒有說她會好,我都只求讓她不要那麼痛苦。」

「我每次去看妳大姨,都有跟她說要唸南無觀世音菩薩喔,有跟她說痛的時候就唸南無觀世音菩薩。」老媽每次跟我講電話,都會跟我說她每天去都跟大姨講這些話。講到看護看我大姨疼痛發作難過時都會跟大姨說「妳妹妹要妳唸南無觀世音菩薩,妳要唸喔。」

老媽說大姨有說她除了跟人說話與睡覺的時間外都在唸南無觀世音菩薩。

我這人不耐煩,想到每天老媽都提醒大姨要唸南無觀世音菩薩,我就佩服大姨好修養,不會煩還很喜歡老媽去看她。

有次,跟老媽講電話時,外婆給了訊息。「啊,阿媽說妳這樣每天搭捷運去看大姨,太累了,回家不要再做家事了,直接去睡覺,家事沒做,地板沒拖,沒有人會來檢查。累了回家就休息,沒煮飯也沒關係啦。」

外婆說老媽每天這樣轉車、搭捷運到小港醫院,回家還要做家事太累了,要老媽這段期間回家就擺爛,休息比較重要。事有輕重緩急,既然目前每天去看大姨是最重要的,其他的就先放一邊。外婆也心疼這個女兒每天這樣奔波,怕她累壞了。反正這把年紀了,沒做家事沒人會說話,就放輕鬆過日子比較實在。

老媽自己也說每天回家就好累。她每天回家做完家事還固定會唸普門品回向給大姨。老人家排的這麼精實,會累的。

後來老媽看完大姨從醫院回到家倒頭就睡,先休息再說。家事真得就沒每天做了。

我建議過老媽可以不用每天到醫院,怕她累壞了,有了年紀的人,體力已經大不知前,兩天去ㄧ次,隔天可以休息。可是她老說姐妹就她們倆個在高雄,她想在大姨最後的這段期間每天去看看大姨,大姨看到她去也很高興的。

又過了一陣子,老媽說表哥們將大姨轉到義大醫院,二表哥有朋友在哪,剛好可以治療這種腫瘤。

老媽現在每天從三民區的家裡到義大醫院看大姨。義大醫院不在高雄市區,她怎麼每天去的?

「啊妳怎麼去醫院的?」我好奇

「大昌路有個義大醫院,他們有接駁車到燕巢的義大醫院,我騎摩托車到大昌路的義大再搭接駁車去的。」老媽回答。

「喔,那妳騎車要注意。」

老媽這兩年不太愛騎摩托車,年紀大了,路上太多摩托車,她會怕。除了去市場買菜,她說車流量大時,她會停路邊等車子過去了再騎。現下,為了每天去看大姨,每天騎車去義大醫院搭接駁車。人有欲求時,執行力就會出現,果然。還知道搭接駁車。

我跟小弟黑仔討論這個問題,年紀這麼大了,每天騎摩托車有點遠的距離,再花時間奔波,會不會對她太累。黑仔說沒關係,有事讓她忙,對她也是好的。

也對,人都需要有被需要的需求,大姨最後的這段期間,不讓她去做,她會有遺憾,她跟我這種沒血沒淚的不ㄧ樣。

有人嘴裡老是唸會後悔的事不要做,做了就不要後悔,我聽了快二十年,有聽進去了,雖然還不能完全做到 也比以前進步

老媽想每天去看,就去吧。

大姨轉到義大醫院後,外公要我傳話給老媽再傳給大姨,要大姨好好的跟她的三個兒子說再見,有話要說清楚,不要讓他們有遺憾。當年外公最後那三個月,肺癌末期,舅舅們沒讓他知道是什麼病,大家沒好好說再見,他走後他的這些孩子們心裡都有掛礙,有遺憾。外公強調他沒事,可是他的孩子們心裡有遺憾。他的孩子們就舅舅們加阿姨們。

老媽就曾經對外公的離開一直想不開,這我在我的外公的故事中提過,這些年經歷過一些事,老媽知道外公跟外婆現在很好,加上我常常跟她說些有的沒的,可是她有時還會難過。我常跟她說這就是妳修行功力不如我的地方,以後上去,觀世音菩薩會教你,妳要好好學。

這次,老媽有將阿公要大姨跟表哥們好好說再見的話轉達給大姨,也跟表哥們說了,要讓大姨知道自己的病情。大姨跟表哥們都有做到了。

大姨在義大,看來精神有好一點,老媽跟我說這些時,我都會提醒她「菩薩跟外公沒有說大姨會好喔,這些過程只是讓他們家的小孩能對媽媽做些事,不要什麼都沒做,媽媽就走了,心裡有遺憾喔。」

「我知道啦,我知道菩薩跟你阿公沒有說她會好,我唸菩門品都是求菩薩讓她不要那麼痛苦。」老媽回答,還好觀念清楚,沒有報奇怪的希望。

「不過,他們家的小孩看來都還是希望能把媽媽醫好的。」老媽說。

這很正常,一般的孝子在剛知道父母生病時都是這樣的反應,只有我這種不正常的,才會當平常事處理,重點是不要讓當事人痛苦。

有次老媽提到「妳大姨這次住院,住單人房又請看護,要花好多錢,一個月可能要 20萬。」

「這個沒關係啦,20萬還好啦。」我真得這麼覺得,三個表哥如果沒機會花這個錢,大姨就走了,心理創傷會更重。他們也花得起這個錢,半年、一年都沒問題。

我沒說出口的是,這不會太久,他們三兄弟有對大姨做點事,感覺自己有對媽媽做過最後努力後,菩薩就會帶大姨離開了。大姨現下只是拖時間讓三個小孩可以跟媽媽好好相處,減少遺憾。母愛真得很偉大。

後來醫生做了檢查,建議做電療再做化療,等腫瘤小一點再開刀。老媽電話中跟我說「啊,妳大姨就說不要做,她可能是不想拖累他們三個小孩,大表哥要我去說服妳大姨,他說「三姨,我媽現在就只聽妳的話了,麻煩你一定要幫我們說服她,我們三個跟她說,她都不願意。」」

老媽說這話時,外公傳來訊息「阿公說,跟大姨說,如果做了會比較不痛,我們就做。」我把訊息傳給老媽。

「阿公說的是比較不會痛喔,不是說會好喔。妳傳話要傳好喔。」我再補充一下。

「好啦,我知道啦,菩薩跟妳阿公都說他時間到了,我知道啦。」老媽回我。

後來老媽說,她到了醫院跟大姨說「阿爸說做。」大姨就同意了,當天就做了第一次的電療,表哥們都很高興。

我聽了有點小九九,做了會比較不痛就做,跟做,意思上還是不太一樣。果然傳話時用了自己的方式。反正都是你們自己一家人的話,我沒傳錯就不關我的事的。

幫靈界傳訊息,我會一字不漏,傳原意,有時候給的訊息我覺得不方便講,我會保留。我怕因果啊,捲入不該捲的因果,就麻煩了。

大姨開始做電療後,腫瘤有縮小,人也比較舒服了,去看的親戚們都覺得她氣色不錯,只有小弟黑仔看完回來跟我說精神不錯,但肉體不行了。

老媽說大姨精神不錯時,我都沒說話,其實是菩薩與外公的加持,讓大姨的精神好,會持續到走前,突然就陡坡急降,然後菩薩就會來接走了。我心裡知道,不想當烏鴉嘴,所以沒說出來。

期間,菩薩要我們傳話給大姨,說菩薩答應她的ㄧ定會做到。老媽傳了。

菩薩跟外公也要老媽跟表哥們說元旦那個假期菩薩與大姨講的話,達成的協議,說只要大姨唸南無觀世音菩薩,菩薩就會保大姨跟大姨丈兩人到外公哪的事。老媽沒傳,她說「妳哪些表哥都很鐵齒,不會相信這個,現在不要跟他們講這個,等妳大姨離開了,我再跟他們說。」

外公也曾要老媽轉達大姨丈,他那邊目前缺一個帳房,他需要大姨丈以後幫他管帳。老媽說「啊,我都是白天去,妳大姨丈都是小表哥帶他去的,我們時間不會遇到。以後有機會再說啦,現在先不用跟他說這個。」

菩薩跟外公這些訊息講了幾次,老媽都沒傳,後來外公直接表達他對這個女兒的無奈,我也老實傳了「阿公說他跟妳講很多次,要跟大姨丈說,你都沒說,他要妳說啦。」反正我傳完話就不管了,他們父女之間的事,以後見面自己去喬。

老媽老覺得跟鐵齒齒的大姨丈跟表哥們講這些的時機未到。

我的做法是,祂們要我傳,我就傳,傳完會怎樣,不太管,有些事情與情緒需要時間醞釀,高階靈對這方面的節奏掌控的很好,我凡人一個,有時候時間未到,看不到全貌,乖乖照做比較不會誤事,我也怕誤事的因果啊。總之我就是怕因果這兩字。

老媽在這方面比我強,外公講白了,她還是照她的步奏來。我膽小,不敢這麼做。

後來老媽跟我說大姨跟她說看到外公跟外婆在她的病房裡。

還有次老媽跟大姨講話,大姨突然雙手合十,看著前方,嘴裡唸南無觀世音菩薩,老媽問大姨是不是菩薩現給她看,大姨點點頭。

我跟觀世音菩薩確認,菩薩說是,祂跟外公外婆現給大姨看,增加大姨的信心。這點很重要,死亡是大多數人最大的恐懼,如果能安她的心,讓她在最後階段心情平靜,對即將轉換存在方式的人來說,很重要,會與善業相感,往生善處。

接下來,過農歷年的日子到了。大姨看來還好,我請教觀世音菩薩,還會是在過年前嗎?菩薩表示會再拖一些時間,讓表哥們為媽媽盡一份心力,如果沒讓他們做點事,媽媽就走了,他們會崩潰。有做事,雖然還會遺憾,但會減輕一些。

2019 02 04

過年到了,我回高雄過年,除夕當天跟著老媽到義大醫院探望大姨。當天看護請假回家拜拜,我們到時,是鐵齒齒的二表哥陪著大姨。鐵齒齒,有兩個齒字,用以形容他的鐵齒程度加強版,這些都是老媽跟老哥跟我說的,其實我跟表哥們不熟,年紀差個幾歲,以前他們一群男生一起玩,就我一個女生,有點打不進去他們的圈子。長大後見面也都客客氣氣的,沒有熟到可以亂說話,百無禁忌的程度。這些年不太接觸,對彼此的發展都是聽來的。

看到二表哥,我自己心裡有底,講話小心點。

許久不見二表哥,看到的第一眼,好似看到中年版的大姨丈,兩個人ㄧ個模子印出來的,二表哥也老了,白髮不少,不再是當年那個年輕的帥哥,這讓我意識到自己也老了,外觀已進入大媽的階段。也是,現在醫院的小護士都喊我阿姨。

二表哥招呼我們後,讓我們跟大姨聊,他自己坐在沙發上,這個習慣跟大姨丈一樣。

我們站在大姨床邊,大姨頭髮剪得更短了,變得更瘦了,整個人乾乾淨淨的,很清爽,氣色很好,小弟黑仔敘述的沒錯,精神很好,但肉體撐不住了。

房間裡,充滿了觀世音菩薩與外公外婆的氣,祂們都守護著大姨。

我們哈啦了幾句,鐵齒齒二表哥起身走到外面,表哥出去後,我跟大姨說「阿公有要我們跟你說要好好跟他們三個說再見,我媽有跟妳說齁。阿公說他最後那三個月,你們沒讓他知道,沒有跟你們好好說再見,讓你們這些小孩心裡都有掛礙。」

大姨點點頭,「有,我跟他們三個都講了。」

「阿公說尤其是老大喔。」我說,這個也有跟老媽說,她也有傳給大姨了。

「有啊,我也有跟老大說了。」大姨說。

大姨說她有跟表哥們都談了,「啊,山河(我給二表哥取個假名好了,不然這段不好寫。我不是搞文字的,文筆從年輕時到現在始終如一,寫得出來就好。)就說他跟公司請調高雄了。」大姨說。

老媽在一旁也搭腔了「是喔,山河跟公司提了喔,他有跟我說過,說調回南部的話,就沒升遷的機會了。」

聽起來官做很大,五十歲還可以升遷,不容易。

我還不到五十,已經開始數饅頭想回老家了,每年增加一歲,愈來愈接近六十歲,心情都超爽的。

大姨繼續說「我就問他為什麼?他就跟我說還不是為了妳。」大姨說這話時有裝出表哥跟她說話時的表情,講到為了妳三個字時,微嘟嘴,很可愛。

「唉,沒關係啦,他想怎樣就怎樣,都好啦。」我跟大姨還有老媽說。

這個孝子現階段自責加上害怕失去母親,想為母親做點什麼,又好像能做的有限,他想做什麼,就讓他做吧,不要日後有遺憾。

我也不能直接跟大家說,大姨時間不多囉,不要申請調職,說不定位置還沒喬好,菩薩就接大姨走了。現在是延長賽喔,是菩薩與外公的加持,讓大姨跟你們多相處的喔。

這話,我還沒白目到敢講出去。

孝子要做什麼,就讓他做吧。

大姨又說「他在北部,公司配了一部車給他,調回來,車怎麼辦。」

我愣了一下,車子,錢財乃身外之物,車子一點都不重要。

我們講到這時,二表哥走了進來,坐到沙發上。

大姨看著他「我們就講到說你要調回南部。」

二表哥看了看大姨,沒回話。大姨繼續說 「啊你調回來,那那部車子怎麼辦?」

二表哥不發一語。

我跟大姨說「車子不是重點,人才是。」大姨沒再說什麼。

彼此的出發點都是愛,大姨已有心理準備要走向下一個里程,可是二表哥無法坦然面對會失去母親的事實,他想做些什麼,就讓他做吧,什麼都不能做,那才真是痛苦。

話題後來就轉開了。

「阿公很開心喔。」我跟大姨說,沒頭沒腦的,大姨聽了沒說話。

其實本來的原意是,阿公很開心喔,菩薩答應要幫忙,以後妳跟大姨丈都可以過去阿公那邊幫忙,跟阿公阿媽團圓,所以阿公很開心喔。

因為鐵齒齒二表哥在,話不能說太白。

我又跟大姨說「菩薩說,祂答應妳的,祂ㄧ定會做到喔!」

這次大姨馬上以堅定的語氣回我「我答應祂的,我也一定會做到。」

我愣了一下,第一次有人用堅定的語氣對等的回覆他與菩薩間的協議,我這位大姨的心性,果然與常人不同。她也是說到做到型的。

她清楚她與菩薩的約定,她唸南無觀世音菩薩,菩薩保她跟大姨丈以後可以到外公哪。她也確實執行了,菩薩也持續有機會就讓她知道菩薩的存在。

我們又坐了會兒,閒聊了一下。二表哥問大姨要不要喝牛奶,這老媽有跟我提過,因為大姨身體虛弱,醫生建議喝一種牛奶含有牛肉成份,對大姨很好。

老媽聽到大姨今天還沒喝,也在一旁鼓勸大姨喝。

二表哥問了幾次,大姨點點頭,二表哥泡起牛奶來了。

二表哥餵大姨牛奶時,外公傳來訊息,要我跟大姨說這牛奶對她的身體好,要她要喝。外公給的訊息我都會乖乖傳,即使鐵齒齒二表哥在也一樣。

二表哥在大姨左側的床邊餵大姨喝牛奶,我從進房以來,一直站在大姨床邊的右側。

我看著正在喝牛奶的大姨說「阿公說,這牛奶對妳的身體很好,要妳要多喝喔。」

大姨聽了,沒說什麼,表情也沒反應。

一旁餵大姨的二表哥聽了我的話,馬上也說「醫生說的。」

「阿公說的。」我回

「醫生說的。」二表哥又說了一次

「阿公說的。」我也再說一次,啊就阿公說的嘛,阿公要給大姨的訊息。我也顧不了鐵齒齒的表哥了,外公要傳的訊息比較重要。

二表哥沒啥表情,也沒再說話。我看大姨,她也沒啥反應,喝她的牛奶。這點也滿強的,她知道外公會透過我傳訊息,也知道她的兒子鐵齒,不會相信這些。沒啥反應,不用多做解釋。

我話傳到了就好了。

後來我們要離開時,大姨要我多保重,我隨口回她「我不會有事的,還要活到六十歲才能掛掉,我還有十幾年,在這之前,不會有事的。」

二表哥跟她一聽,兩人馬上緊張的說「不要亂說話,可以超過六十的。」

這跟我們家真得很不一樣,我的家人聽我說這個說了十幾年,反應不會這麼大了。

「我不要活太老,活太老很麻煩。」話出口後才發現自己說錯話了,大姨七十九了。

大姨跟二表哥還是說不要亂講話之類的,老媽在旁邊沒說話,她聽我講這些,應該都會背了,她從一開始的不能接受到現在,應該也習慣我了。

說了再見後,我們就先離開了。

過年期間,老媽感冒了,嚴重到全身無力,只休息了一天,她就繼續每天跑醫院了。要她休息,她說大姨會想她,堅持每天到醫院給大姨看。我們也就隨她了,人無論活到幾歲,都應該可以做想做的事。

老媽每天到醫院跟大姨聊天,給她看看,對大姨的心情穩定有很大的作用。人在最後階段的情緒平穩很重要。

過完年,我還是常下班後在開車回家的路上,撥個電話跟老媽聊聊,看有沒有狀況。大姨做完了電療,要開始做化療。

化療很傷身,我十年前的經驗,做到最後很痛苦。這我沒跟老媽重提,大姨的身體要撐過化療,會很辛苦,當年我吃胖了六公斤,吃得壯壯的,還是撐得很累。

2019 02 24

過了元宵後的星期日,下午三點多發現自己手機有通未接來電,是下午ㄧ點多高雄家裡打來的,應該是老媽。她通常這個時間是午睡時間,這個時間打來的電話,不尋常。

我馬上回電,是老媽接的電話,聲音聽起來有氣無力,有點悶「啊,就妳大姨,我今天看她很痛苦,從昨天開始就不太對了,今天她都ㄧ直睡,看她這麼痛苦想說可不可以請菩薩帶她走、不要再讓她痛苦了。」聲音有點快哭的感覺。

老媽從一開始就很捨不得大姨忍受那個痛苦,那種腫瘤壓到神經的痛,真得很痛,我有神經被壓迫腳痛的經驗,幾天就受不了了,大姨撐了這麼久,還沒有負面情緒出現,這個真得也不是正常人的行為。

「嗯,到底什麼時候會帶走,這個菩薩不會跟我說的,妳持普門品,唸完後,回向時自己跟菩薩說。」我給老媽的建議,其實這個由表哥們求最好了,但現下只能這樣建議老媽了。

晚上遇到濟公師父時,我跟外省師父提了一下,師父說祂跟菩薩討論一下,要我也持普門品跟菩薩求。

晚上睡覺前,我持了一遍普門品回向給大姨,也請觀世音菩薩慈悲幫大姨,讓她不要再痛苦了,如果可以,請菩薩接大姨離開。

這次持普門品有些特殊的感受,以前沒有過。也沒多想就睡覺去了。

2019 02 25

隔天是上班日,中午我在辦公室,手機響了,是老哥的號碼。這個時間點老哥撥電話給我也是不尋常的,接了起來。是通知大姨於前一晚深夜時去世的,確切時間我不記得了。有點訝異怎麼這麼快,昨天才求的,不到一天菩薩就帶走了。

起了個念頭探大姨現在的狀況,感應到的訊息是她在觀世音菩薩哪,是觀世音菩薩、外公跟外婆去接她的,菩薩要先幫大姨把氣調順再讓她到外公哪團圓。

大姨看到了菩薩與外公外婆,非常的高興,她真得跟爸爸媽媽團聚了,外公外婆也很高興,女兒真得跟祂們在一起了。

所以就是在天界的大家都很開心。

大姨還需要在菩薩哪待一陣子,氣調好才能到外公哪,外婆太高興看到大姨了,所以跟著大姨一起先待在觀世音菩薩哪。觀世音菩薩幫大姨調氣的同時,連外婆的也一起調了。

我跟老哥說我感應到的,他聽了也比較安心了,應該會跟老媽說。

當天我在辦公室,心情好到不行,開心的跟同事分享我姨媽去世的消息,觀世音菩薩接引她到天界了。我們辦公室人不多,大多相處了近十年,彼此都很熟了,我這人大嘴巴,相處久了,這些年也跟他們透露一些。這麼好的消息,大姨脫離肉體的痛苦了,她在天界開心到不行,我也替她開心。

晚上下班後,我撥個電話回家,是老媽接的,聲音聽起來輕鬆愉快「妳大姨的面相很好看,很莊嚴。」心情真得不錯。

「我今天有跟他們三個兒子說是我昨晚求觀世音菩薩把妳大姨帶走的。」老媽的聲音裡沒有壓力了,不像大姨住院期間,她的聲音比較壓抑,現下的氣是開朗的。

「是觀世音菩薩跟外公還有外婆去接大姨的。」我把今天中午跟老哥說過的話再跟老媽解釋一次,說到觀世音菩薩調大姨的氣時,連外婆的氣一起調了。

「真得在觀世音菩薩哪裡喔,我有跟妳大姨說要她拉觀世音菩薩的衣服要拉好,要跟上。」老媽在電話那頭說。

「唉喲,怎麼可能讓她跟不上啦,菩薩的神力ㄧ定會好好的帶著大姨上去的。」我回答,老媽還是習慣用人間物質界的思惟來看靈界,很多是不一樣的好嘛。等哪天菩薩來接妳了,妳就知道是怎麼回事。

「啊,妳大姨丈今天哭得好傷心,一直說他虧欠妳大姨很多,欠她很多恩情,沒辦法還了」老媽說。

咦,這我就不懂了,大姨丈有高中學歷,當年已算是高學歷了,有穩定的工作做到退休,給家裡優渥的物質生活,不菸不酒,不賭不外遇,大姨走到哪,他陪到哪,夫妻感情很好。為什麼會虧欠,難道有我不知道的秘密嗎?

此時,空中傳來大姨的訊息,是藉由觀世音菩薩的法力傳來的,讓大姨跟我可以以意念溝通。

「跟妳姨丈說,我們說好以後要繼續的,要他好好照顧自己,好好活下去,等他百年後,時間到了,我跟菩薩會來接他。」

收到這個訊息,我轉達給老媽,請她傳話給大姨丈。「啊,媽,妳順便問大姨丈他跟大姨有沒有約好。」我也很愛八卦的,這對夫妻居然有約定,真強。

只是,我想了許久,沒想懂大姨丈為什麼虧欠大姨。依我異於常人的思惟,也不會沒機會報恩啊,想報恩的話,改天上到天界與大姨團圓,想怎麼為她做牛做馬就都可以啊。

當天晚上,遇到濟公師父,敘述給祂聽,「師父,我沒想懂為什麼大姨丈說大姨對他有恩,虧欠大姨很多。」

「就他是懂得感恩的心。」外省師父不加思索直接回我。

當下,我就聽懂了。

隔天晚上跟老媽講電話時,她笑著說她在靈堂所有表哥與表嫂面前問大姨丈說不是有跟大姨約好以後要繼續。大姨丈說「有啦,就兩個人在納涼的時候說的。」

老媽說表哥跟表嫂們聽了都笑了。

老媽將大姨傳給我的話說給大姨丈聽,說他們約好要繼續,要大姨丈好好照顧自己,好好活下去,等他時間到了,大姨會跟觀世音菩薩一起來接他。大姨丈聽了之後回老媽,那他要開始再去運動了。

我問老媽「啊,你有跟大姨丈說阿公要找他去當帳房幫祂管帳嗎?」

「唉喲,現在先不要跟他講這個啦,等他以後我再來講。」老媽回我。

唉,還是一樣沒講,她就是有自己的步調。

濟公師父常說人都在做自己認為對的事,老媽這個行為就是,她老爸再三提醒的,她還是皮皮的。反正我話傳了,就沒我的事了。不要扯進因果就好。

老媽說她請教大姨丈為什麼覺得虧欠大姨很多,為什麼說大姨對他有恩。

大姨丈說他年輕剛結婚時生病住院,大姨照顧他照顧得很用心,還有大姨把他的三個兒子都教得很好,他很感謝大姨為他做的事。

果然是外省師父說的懂得感恩的人。

治喪期間,老媽會跟我說表哥們的決定,比如說鐵齒齒二表哥不讓政治人物來上香,他們治喪期間都吃素,表哥們不打算請師父誦經。

請人誦經這個話題,以前我跟老媽解釋過,對亡者最好的,最好是親人誦經給他,功德最大。觀世音菩薩幾次要接引朋友的父母親上去,都是要求我那些朋友持普門品的。這些故事在生與死那篇有提過。

我跟老媽說過,要請人誦經不如自己拿起唸,錢省下來。

表哥們不打算請人誦經,我覺得很好,一方面不必要花這個錢,一方面,大姨已在觀世音菩薩哪。這些錢可以有更好的用途。

老媽每天到靈堂坐坐,折折蓮花,她說她都跟大姨說恭喜,因為大姨沒有病痛了,跟外公外婆在一起了,最重要的是也跟觀世音菩薩,老媽的最愛一起了。

228年假時,我回後壁老家,隔天跟他們回高雄,到大姨的靈堂給她上香。

2019 03 01

觀世音菩薩要我到靈堂後先幫大姨調靈堂的氣。我在車上先跟老哥還有老媽說,他們兩個就緊張了

「啊,妳等一下去,不要亂講話,他們小孩都沒有相信這些的。」老哥又緊張了,好似我很會亂放炮一樣。

「是啊,他們不太相信這個,等一下再看看。」老媽也是這樣認為。老媽說三個表哥輪守,不確定等會會遇到哪位。

唉,人生哪那麼麻煩,就調調氣,不是每個人要,我都會調的好嗎。

靈堂在高雄殯儀館附近,那一帶氣很雜,走靠近了就懂為什麼菩薩要我調一下。

走到靈堂,是大表哥與大表嫂守著。表嫂見我們來了,是開心的。

我好多年沒見到大表嫂了。她跟表哥還是情侶時,每回外公家有大家團聚的聚會,年初二跟外公生日時,會請人來辦桌。當時還是女朋友的大表嫂都會跟著回來,我們到處鬼混,她都乖乖坐在椅子上,有人找她說話,她會笑著回話,聲音細細柔柔的。沒人時,她就端莊的坐在椅子上。大表哥四處聊天,偶爾回來跟她說個幾句。我最佩服她的就是坐功,怎麼有辦法安安靜靜在哪坐上一整天。

大表嫂見了我們眼神是開心的。我跟大表哥與大表嫂打個招呼後,到靈堂給大姨上個香。大表哥領我過去,幫我點了 香遞給我,嘴裡唸著「媽媽,阿妹仔來給妳上香,妳要保祐她身體健康,順順利利。」大表哥真好,還要大姨關照我。

我笑笑沒說話,不好意思說大姨現在在天界,憑我的關係,沒人敢動她。哈......

靈堂上掛著一張大姨笑著的照片,整個空間的氣有點混雜,沒有跟靈界的大姨連接上。在靈界的大姨氣很純,這裡的氣不連貫,是斷續、雜亂的。照片上的大姨只是張照片,沒有跟靈界的大姨連結。

供桌上,擺了飯菜,右邊擺了一部佛經,是ㄧ般側翻、暗紅色皮的經書,表皮略為損耗,長久使用的痕跡。我翻了一下,是阿彌陀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與金剛經的合訂版。

上完香後,我跟大表哥說「哥哥,菩薩要我幫大姨的靈堂調氣,可以嗎?」

大表哥回我「可以啊,妳隨便,我們沒有禁忌,都可以。」說完就走出去了,留我一人在靈堂。

環顧四週,不連貫的氣,卡卡的,有雜氣混在其中。

我伸展雙臂,開始調氣。調了一會兒,氣順了才離開。

走出靈堂,老媽跟老哥也坐在大桌前一起折蓮花,我找個位置坐了下來。桌上擺放了許多素食便當與飲料店的外送廣告,老媽說這些傳單,有人會每天來發。

大表哥問我要不要喝水,拿了瓶水給我,剛好我也口渴了。

他們繼續折蓮花,聊天,我看著他們折,沒動手。這個蓮花火化後,大姨收得到,只是她在天界收那麼多蓮花,不知道要拿來做什麼。她也不缺資源,福報夠,還有外婆可靠。我最近想走極簡風,開始清家裡用不到的東西,已所不欲勿施於人。我就不折蓮花了。

大表哥拿手機給了老媽看照片,他們三兄弟幫大姨與大姨丈買的夫妻塔位,還有他們要燒給大姨的紙屋。大表哥說鐵齒齒二表哥認為燒這個沒意義,這個錢不如省下來給大姨丈用。這我倒是很認同,大姨在天界用不到這紙屋。

大表哥說他們用要隨俗來說服鐵齒齒二表哥。還有庫錢。大表哥說現在還有刷卡無極限的大來卡,他們也給大姨準備一張,以後大姨可以花錢無極限了。這讓我聽了很羨慕,我也跟彩色蝙幅盧了很久,我也想要在這個世界花錢無極限,可是目前也只有有極限要自己繳費的信用卡,花得是自己賺來的錢。唉,只能說彩色蝙蝠在這方面不太行。

大夥聊了一會,表哥該去接兒子下課了,就我們三人與大表嫂繼續聊,記不得聊了什麼,表嫂情緒崩潰了,哭了起來,她覺得自己沒機會報答大姨的恩情了,她直說大姨對她有恩。她說大姨走後,她每天早上三、四點就會醒來, 醒來後就睡不著了。

老媽看大表嫂哭得傷心,勸她不要哭。

我坐到大表嫂旁,輕拍著她的肩膀,跟她說「想哭就哭吧,哭出來,才能宣洩情緒。妳就哭吧,哭完我再解釋給妳聽,有辦法報答大姨的恩情的。」怎麼會沒機會了呢?大姨又不是真得永遠消失,不過是先到天界罷了。

他們這家人真是重情義,這跟我隻章魚是很不一樣的。我其實是被帶壞的,被彩色蝙蝠這隻大章魚帶壞的。

等大表嫂情緒稍微平復了,我開始解釋人走前的病痛是在消業,尤其是那種不再來的,像外公跟外婆那樣,又把外公外婆的故事說了一遍。也把大姨跟菩薩的約定說了一次。再說到現在還是可以報恩的啊,大姨現下在菩薩哪,剛過去能量還需要淨化,妳唸南無觀世音菩薩持普門品回向給她,這對她能量的提升與淨化很好。

大表嫂很認真的聽著我說明,問我唸南無觀世音菩薩名號,可不可以ㄧ邊折蓮花一邊唸。我說可以。這其實是給大表嫂現階段方便的,她現在努力折蓮花因爲覺得這是目前可以做摸得到的事物,可以做點什麼可以安自己的心。

其實修行講的是注意當下,一次只專心做一件事,藉由專注讓自己的心沉靜下來。專注時唸佛號與唸經的功德最大。現下如果跟她說要專心唸佛號,唸佛號回向畢竟虛無飄渺,摸不著,倒不如邊折蓮花邊唸,先安她的心。

大表嫂說她從小就信觀世音菩薩,平常也有在拜觀世音菩薩。她ㄧ定會唸南無觀世音菩薩與持普門品給大姨的。這個{ㄧ定}她強調了好幾次。

我跟她解說了回向的方法,回向時只要想著大姨,發念功德回向給大姨就可以了。不需要唸姓名,心裡想誰,功德就過去了。

看起來她很高興有這個方法可以為大姨做些什麼。

聊了一會兒,大表哥帶著兒子回來了,個頭挺高的,見了人主動會打招呼。我們小時候也被教導見了人要打招呼,看來這個有傳承下來。

又聊了一會兒,我注意到大表嫂邊折蓮花邊唸南無觀世音菩薩了。執行力也很強。

離開前,觀世音菩薩要我再到靈堂給大姨調調氣,走到靈堂,氣比稍早來時順很多,看著大姨的照片,感覺這個空間跟大姨有連結了。

調氣時,大姨傳來訊息,她很開心大表嫂的心結放下了。我收到訊息連忙走出靈堂跟還在折蓮花的大表嫂講。表嫂抬起頭來看我,眼神是歡喜的。

我又走進靈堂,調了一下,大姨又傳來訊息了,她很開心大表嫂發心要持普門品回向給她。我趕緊走出去再跟大表嫂說,再走回來調氣。

要離開時,大表嫂跟我們ㄧ起走到洗手間,解手完要各自離開時,觀世音菩薩要我跟大表嫂交代幾句話,我看著大表嫂說「阿嫂,觀世音菩薩要我跟你說。」

通常我會先說明是菩薩要我傳的訊息,我凡人ㄧ個,沒事不要捲入人家的因果,觀世音菩薩修幾萬年了,法力不可思議,會扯到因果的都算祂帳上就好了,我小小人物承擔不起。

大表嫂看著我,我繼續說「菩薩說,今天跟妳講的,我們人很難一次就放下,你如果心結又起了,沒關係,好好想想今天我們講的話。」

大表嫂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離開後,老哥跟老媽送我到高鐵搭車北上。

後來老媽跟我說隔天大表嫂看到老媽很開心說 「三姨,我今天睡到天亮了。」

大表嫂不再三、四點起床後就睡不著了。

老媽說大表嫂開使持普門品回向給大姨。

過了幾天,老媽說大表哥、鐵齒齒二表哥、小表哥跟其他的嫂子也開始唸經給大姨了。她不太確定他們唸的經,好像有阿彌陀經、普門品跟金剛經。

我跟她說都可以,觀世音菩薩的世界就在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裡,唸阿彌陀經也可以,唸金剛經也很好。

我有點訝異鐵齒齒二表哥開始唸觀世音菩薩普門品了,是什麼改變了他。

2019 03 08

老媽撥電話問我大姨出殯當天,我打算一早從北部南下還是怎樣?我告訴她我星期一下班再搭高鐵回高雄,回家過ㄧ晚隔天跟他們一起到靈堂。

老媽說大表嫂問她觀世音菩薩普門品哪裡買得到,老媽跟她說先不用去買,我這邊好像還有,讓我帶回去就好了。

講完電話,我起念頭探一下大姨現況,居然感應到大姨已到外公哪與外公外婆團圓。

心裡愣了一下,怎麼這麼快、才剛上去兩個星期就從先修班畢業了。

之前看過的亡靈到了天界,修行人是瞬間就回到天界了,一般被接引上去的,要在先修班先學一陣子,能量夠了才上天界去。

我看過的短則一個月,常則數月。大姨怎麼兩個多星期就上去了。

起了個念頭請教觀世音菩薩,這麼快是跟表哥表嫂們唸經給大姨有關嗎?菩薩給肯定的答案,菩薩表示因表哥表嫂們的孝心持經回向給大姨,速度加快了三分之一。

大表嫂想要買普門品,我想說到新竹高商旁的惠安香堂買普門品好了。之前買來送人的,都送完了,我最喜歡的世樺出版社出的版本,在世樺結束營業後就很難找到了,上次我到食品路巷內的宗教文物用品店找到兩本,也都送人了。

我自己手上的是唸書時,聽學長姐說世樺出版社的用紙與印刷都很好,那時買的。前陣子在清書櫃終於把當年考插大時使用的微積分原文書,那本我讀了兩次,每題習題都做過兩次,有感情的微積分送回收了。

有些經書有送人,家裡留了一本觀世音菩薩普門品與阿彌陀經合本。是我喜翻的版本,書套也是品質很好的日本紙做的。這本我打算留在身邊,直到掛了,再讓後面處理的人處理就好。是少數會想一直留著的物品。

回到市區的家,一進門就看到放在餐桌上那本我最喜歡的普門品。心想,我再去買本給嫂子好了。

「就這本,帶回去給妳大表嫂。」觀世音菩薩傳了訊息過來。

我當沒聽到,心裡想,等會兒找時間去惠安香堂買本普門品送大表嫂好了。騎車去呢?還是開車去呢?開車應該有位置停吧。

「妳又沒在唸,這本帶去給大表嫂。」觀世音菩薩又傳訊息來了。

惠安香堂的版本也不錯啦,我上次買了兩本送人。

「妳二十年來,這本普門品唸的次數一隻手的手指就數得出來,送給大表嫂,大表嫂會唸,比放在妳手上浪費好。」觀世音菩薩直接戳我死穴了,我常常建議大家唸普門品與菩薩相應,自己卻很少唸。嗯,我是道家系統的,修法不同。

好吧,都說得這麼直白了,我就乖乖打包進行李,準備下星期回高雄參加喪禮時帶過去。

2019 03 12

一早七點初頭,我與老爸到了大姨的告別式靈堂,在大停車場邊一排獨棟南北向的大型靈堂中的最南邊的一棟。

靈堂外已有台南來的親戚聚在一起聊天,靠近後,跟大家打了招呼。二姨媽那邊的兩個表哥跟小阿姨那邊的小表弟聊得正起勁。兩位表姨許久不見,沒太大變化,歲月對她們的影響好似比對我的影響小,過了一會兒才認出表姨旁的婦人是表舅媽,太久沒見,居然一時想不起來。表姨跟表舅媽們還認得我,微笑的跟我聊個幾句,

我的心情很好,因為這一切的發展對大姨來說是件好事,現下在天界的她也是開心的。人生的最後一程,她算是圓滿的。

一會兒看到舅舅與姨媽們自遠方走來,原來他們都是去看入殮,表姐也陪著二姨媽。老媽跟小弟黑仔也是六點多就到了,來見大姨最後一面,但他們沒跟大夥一起,應該還留著跟大姨的表哥們一起吧。我比較喜歡大姨現下在天界美美的外觀,所以沒參加入殮這個儀式。

去看完入殮的人,神情都是哀傷的。

大夥碰面,跟各個長輩略打個招呼。

小舅走往一旁,低著頭拿著手帕擦淚。會隨身攜帶手帕的男人不多,以前小舅穿衣服就比較講究,這個年紀了還會隨身攜帶手帕,品味還在,

看到小舅拭淚,覺得應該為大姨高興的事,小舅為何傷心呢?

我常常自己不正常,老以為別人不正常。這是一例。

走向前,我對小舅說「阿舅,你在難過喔。」

小舅拭淚「也是會啊,自己的姐姐。」

「阿舅,你不要難過,大姨現在在阿公哪,你不要難過。」語畢,小舅一臉訝異看著我。

「啊,你不知道嗎?」這下換我訝異了,難道小舅不在這八卦的消息圈中。

小舅訝異的臉看著我「不知道。」他回答。

「啊,大姨在阿公哪跟阿公阿媽在一起,來,我們到一旁,我說給你聽。」我對小舅說。

小舅知道我可與靈界溝通一事,在繼續這故事前,要先寫個小舅番外篇,敘述一下過去十多年發生的事,這樣故事繼續寫下去才能連貫。

很多年前外公與外婆在生了四個女兒後,終於生了兩個兒子,大舅與小舅。

我們小時候,舅舅們對我們這些外甥外甥女都很好,小舅喜歡跟小孩玩,會鬧我們,會把小孩抱起來懸空,還是小小孩的我覺得這個舅舅好好玩。

有些在外婆家美好的回憶。我在寫童年相關的故事裡寫過了,這裡也不贅述了,這個故事太長了,從開始寫的那日算起,已過十日,寫來費時,就不重覆了。

一直到現在,舅舅們還是對我們這些外甥,外甥女很好,總共我們有十一個人。小時候過年時初二跟媽媽回娘家可以領好多紅包,舅舅們都給得很慷慨,現下自己有了年紀,才體會舅舅們肚量寬廣,對出嫁的姐姐們的支持。

外公去世後,沒多久我也出社會工作了,跟舅舅們見面的機會就少了。

後來我的靈界好友們開始跟我溝通,這些故事也都寫過了。

兩三年後,因為老媽放不下外公的關係,外公開始透過我給老媽一些訊息讓她不執著,這個在我的外公的故事裡有提過。

外公第一次透過我傳話給小舅的故事也寫在我的外公系列裡。

十多年後,去年年初,也是在一個家族相關的場合,辦完正事後,大夥站在一起聊天、哈啦。

外公出現了,要我去跟小舅說他在廟裡做的事,外公要給他鼓鼓掌。外公的情緒波動是愉悅開心的氣,祂強調一定要跟小舅說祂覺得小舅做得很好。

聽老媽提過,小舅後來做了外公主事蓋的那座廟,民安宮的主委。不知道小舅做了什麼事外公要嘉獎他。

我走到小舅前跟小舅說「阿舅,阿公要我跟你說你最近在廟裡做的事做得很好。他要給你鼓鼓掌。」

小舅聽到我說阿公說,第一個表情其實應該是不相信的。不過,我對外公要我傳的訊息一向使命必達,不管小舅相不相信,我傳了,就沒我的事了。

「阿公說,年輕人有年輕人的作法,你覺得可行,就可以試。」我對著小舅說。小舅聽著。

「阿公說不用在心裡想(如果是阿爸,阿爸會怎麼做)。」說到這,小舅表情愣了一下,看來外公把他心裡的話說出來了。

「阿公說你們年輕人有年輕人的想法,隨著時代不同,做法也會不同,你覺得好就好。要去試了才會知道。」我把話傳完,小舅表情緩和了下來。這下換我好奇了,到底小舅幹了哪些事讓外公特地來嘉獎他。

「阿舅,你到底在廟裡做了什麼事?為什麼阿公要給你鼓鼓掌?」我是好奇寶寶,外公是個情緒平穩的人,祂今天要我傳話,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啊,就廟裡自從原來的乩童去世後、就沒有了乩童,沒辦法讓保生大帝降乩讓人請教。乩童又不好找、後來來的信徒就愈來愈少,廟裡變冷清了,我看這樣不是辦法,就找了幾個人扛轎,用轎子讓人問事。」小舅解釋,原來他想個方法讓信徒與神明之間可以溝通。執行的過程中愈到許多阻礙,他都一一想辦法克服。小舅話話匣子打開了,說了許多他執行的細節,真得很有心,這之間許多都是與人相關的事,要處理得好,很費心思,難怪外公給他鼓鼓掌。

話說在大姨的最後重要日子裡,小舅傷心拭淚感傷大姨的離去,我帶著他到一旁將發生在大姨身上的故事說給他聽,我們往旁邊走時,看到大姨丈坐在長板凳上也在拭淚,我們往大姨丈的方向移動,我請小舅坐在大姨丈旁,開始跟他們講故事,從元旦那個假期開始講,小舅專心聽,大姨丈沒啥表情,因為老媽說過大姨丈重聽,所以我也沒清楚他有沒有聽清楚。

故事講到一半,禮儀公司的人問外家到了沒?原來開始準備工作了,孝子們要在靈前迎外家,小舅起身跟大舅會合,給孝子們迎去了。

我繼續說故事,把大姨這次的前因後果從觀世音菩薩與大姨的約定到大姨終於跟外公外婆團圓了,簡述一遍給大姨丈聽。說完後,我問大姨丈有沒有什麼要問我的,他看著我沒說話。其實我也不知道他有沒有聽懂。

一旁的禮儀公司問來參加的人的身份,給對應的裝備,開始準備了,我起身去領裝備。我算姪女,配備是一件白色毛巾車成的長尾帽子。拿了配備大夥走進靈堂就坐。

靈堂佈滿鮮花,大姨放大的照片笑得很開心,照片裡的大姨與天界的大姨有連結,我看著照片,感受到大姨開心的氣場,嘴角忍不住上揚。

我們親戚坐在左側的座位,左側被娘家這邊的親戚給佔滿了。

大舅與小舅坐在第一排靠中間的位置,老媽坐在第一排最左邊的位置,小阿姨坐老媽後面。

我跟表妹坐在最後一排,最後一排只有我們兩個。小表妹拿衛生紙擤鼻涕,問我「姐姐,妳有沒有帶衛生紙?」

我從包包裡翻出之前感冒時準備的面紙遞給她「大姨在外公哪啊,現在開心得很,不用難過啦。」我跟表妹說。

「是喔,因為我們不知道啊,所以還是會難過的。因為我們知道的是不一樣的。」表妹回我,頭腦很是清楚。

我跟表妹略提了一下外婆在外公哪,現下大姨也在哪的事。

聊沒多久,突然感應到觀世音菩薩、外公與大姨的靈從我左上方飛進靈堂裡,是觀世音菩薩與外公帶大姨來了。大姨的氣場就像我感應到的,開心喜悅。我跟表妹說「觀世音菩薩跟阿公帶大姨來了。我去跟我媽講一下。」起身走到第一排的最左側,蹲下身來跟老媽說「觀世音菩薩跟阿公帶大姨回來了。大姨很高興,啊..阿公說妳修到這樣,等一下不要哭。」

小阿姨在後面聽到外公來了,馬上端身正坐,有立正站好的味道,他們對外公的尊敬真得很誇張。

老媽回我「來了喔,哪妳去跟山河說。」老媽看著正在跟舅舅們講話得鐵齒齒二表哥說。隨後對旁邊坐的親戚說「阿姐來了,看到大家很高興。」

這個時候,即使是鐵齒齒的二表哥,老媽要我去傳達,我也只好去了。

二表哥看來還在哀傷中,正跟舅舅們對話。我走靠近「山河,我媽要我來跟你說,觀世音菩薩跟阿公帶大姨來了。」

二表哥聽了這話,有點情緒上來,不過還是控制住了。

「大姨說你都沒有好好吃飯」我才剛說完,二表哥眼淚就流下來了,控制不住了,拿著手帕拭淚。

「大姨說要你好好吃飯。」我傳話,二表哥本來就是瘦瘦的,跟大姨丈一樣,沒胖過, 讓女生羨慕的身材。

「大姨說,你都吃不下喔。」他點點頭,眼淚還沒停。都吃不下,應該會減輕體重,我眼拙,看不出很瘦跟更瘦的差別。

「大姨現在是在外公哪跟外婆在一起,我媽有跟你們說嘛。」

二表哥點點頭,我繼續說「人都會死,重點是死了以後到哪裡。」

二表哥說話了「那天師父有說(有生就有死。)」我愣了一下,難不成表哥您活到這把年紀才對這句話有點感覺?這也太好命了吧。

「我以前唸書的時後就想搞清楚死亡是什麼,所以懂得比較多一點。」我解釋一下。

「大姨這次是觀世音菩薩幫忙,到阿公哪邊與阿公阿媽在一起。」我說,二表哥聽著。我開始敘述整個故事。

1/1 哪天,我回後壁老家看我爸媽,我媽說大姨身體不好,觀世音菩薩跟阿公給了一些訊息,所以我就決定跟我哥還有我媽那天下午回高雄去看大姨。」

二表哥打斷我的話「1/1 哪天我載我媽去醫院。」

咦,是嘛!我是元旦連假的某一天回家的,日期沒記得,要確認日期得查高鐵票,不過這個都不是重點。

二表哥當主管當慣了,當主管的人,聽報告時邏輯都很強,捉問題都從不符邏輯的開始,這時候如果講故事搞得跟做簡報一樣,也太累了。

「啊,我不記得哪一天了,就連假的某一天,你先聽我把故事講完。」我說。二表哥真得就不再說話,靜靜聽我說故事。

我大略敘述當天在大姨房裡發生的對話,外公的,觀世音菩薩與大姨的約定,大姨一個人唸南無觀世音菩薩,菩薩保她與大姨丈以後可到外公哪與外公團聚。

「我們離開後,隔天還是隔兩天我打電話回家,我媽說我們去的隔天你就帶大姨到醫院掛急診了。」我說。

「喔.」二表哥喔了一聲,原來如此。

我繼續敘述,說到大姨在義大醫院時,外公要大姨跟你們好好說再見,因為外公的最後哪三個月舅舅們沒讓他知道是什麼病,大家都沒有好好說再見,後來外公的孩子們心裡都有掛礙。外公自己沒有喔,這個要解釋一下。

說到這,二表哥的眼神亮了一下。

後來到了過年,除夕那天我到醫院看大姨,是二表哥在醫院照顧大姨的。「那天我跟大姨說菩薩說菩薩答應她的,菩薩一定會做到。大姨也馬上回我她答應菩薩的她也一定會做到。」我說。

二表哥點點頭,當時他也在場,看來這話他有印象。

「菩薩答應的就是大姨一個人唸南無觀世音菩薩,菩薩保大姨跟大姨丈兩人以後可以到阿公哪。」我解釋,這下子二表哥清楚那個對話代表的意思了。

「大姨馬上回我她答應菩薩的她一定會做到。」我說,二表哥點點頭,他真記得當時的對話。

「這個就是重點囉,大姨執行力超強,說到做到,所以後來觀世音菩薩有現給她看,安她的心。」我說,二表哥專心的聽著。

大姨在病床上認真的唸南無觀世音菩薩不只是為了自己,更重要的是為了鐵齒的大姨丈。

「人會對未知的事物恐懼,死亡是最大的恐懼。人都有善惡業,在死亡時如果心情平穩,就會跟善業相感,比較容易到好的地方去。大姨是不是一直情緒平穩?」我說。

二表哥點點頭,走到了生命的盡頭,要保持情緒平穩真得不容易,大姨真得也異於常人。

「我媽每天去看大姨,跟她講講話,這對大姨最後階段心情的穩定也是很重要的。」其實外公要傳的話、老媽去講會比我講更容易被大姨接受,她們姐妹情深嘛。

後來故事講完,大姨傳來訊息,我邊接收邊說「大姨說,這個只是一個挫折,你要克服它。你的人生後面還會有很多的挫折與磨練。」說到這,我心一驚,這什麼訊息。馬上舉起雙臂劃個跟二表哥解釋「這是大姨說的,不是我說的。我只是傳話。」

有因果就誰說的誰來背吧,大姨說的就大姨負責。

如果有人跟我說我的人生還有很多挫折與磨練,我會先找一面牆,撞一撞。再把彩色蝙蝠盧個三百遍,然後想辦法面對。

二表哥聽了他還會有很多挫折與磨練,表情沒變。「大姨說,她在醫院的病床上有好好跟你說再見,你們有談過了。」二表哥點點頭。

大姨又傳了一些話,有些記不得了,「大姨說,咱們人與人之間的緣份不是只有這一世的,如果想延長也是有方法的。她現在在天界,你知道她在哪裏,你也可以持普門品,以後想辦法到上面找她。」我說。

二表哥專心聽,沒說話。禮儀公司的人通知儀式要開始了,我也回座位坐下。

儀式開始是表哥表嫂與姪子姪們站在靈前,司儀在一旁說話。我看著靈堂上大姨的照片,大姨就站在照片前,微笑得看著她的後代,觀世音菩薩陪著大姨,站在大姨右側,沒看到外公。

我發現表哥表嫂與姪子姪女們頭上籠罩一層金光,來自於大姨無私的愛的金光,大姨愛著他們每個人。這金光佛家的氣重,混合少量道家的氣。我愣了一下,大姨是佛家系統的,之前怎麼沒發現。這次大姨的事件,她與觀世音菩薩的互動我就懷疑過她跟菩薩應該有宿世因緣,看來果真如此。

儀式進行順利,結束後,大夥移動到戶外,接下來就是送大姨最後一程到火化場。

大夥在靈堂外閒聊,大表嫂走了出來,跟我聊了一下,她的氣場與上次在靈堂時改變很多,整個人開朗起來了。我跟大表嫂解釋他們唸經回向給大姨的功德加速了大姨的能量淨化,提早了三分之一的速度到外公哪。大表嫂很開心,表示她會繼續唸普門品回向給大姨。菩薩又傳了一些調心、偏修行方面的訊息給大表嫂,告訴大表嫂、先從調心開始。大表嫂在跟我說話的期間,姪子ㄧ直跟在她身邊,仔細聽媽媽與我的對話。大表嫂後來有事先忙去了。

我找到飲料區,裝了點飲料,划划手機,小舅靠了過來「阿妹仔,剛剛故事還沒說完。」小舅的表情不再那麼哀傷了。

對齁,剛剛說到一半,小舅被叫走。

「啊,我說到哪?」我忘了,記憶力不太好。

「就講到那裡。」小舅還記得,現在寫這故事,我也不記得小舅說的那裡是哪裡了。

我繼續講故事,小舅很專心的聽著,表姨們也站在一旁聽。

「阿妹仔,你仙姑齁。」鐵鐵齒的大舅在一旁調侃我。我們對話都是使用河洛話。

「沒啦,對自己人才講的。」我對鐵鐵齒的大舅說。

「阿妹仔,你仙姑齁。」鐵鐵齒大舅又重覆一次。

「沒啦,阿舅我”發霉”(河洛話)啦。」我說。

大舅沒再說話了,我承認自己發霉(河洛話),他大概也不知道怎麼接了。我把注意力放回給小舅講故事上,說到大姨在義大醫院時,外公傳話要大姨跟她三個小孩好好說再見。外公當年最後三個月,沒跟他的小孩們好好說再見,讓他們這些小孩心裡都有掛礙。

小舅聽到這,臉色大變,又拿著手帕開始擦淚了。「阿舅,你會難過喔。」

小舅點點頭,回我「也是會。」

我這隻章魚又無法理解了,小舅在外公蓋的廟裡當主委,聽老媽說軍爺(就外公)喜歡熱鬧,常帶信徒到祂當年剛去世時,靈修時待的廟。小舅是民安宮的主委,外公後來是民安宮裡的供奉的軍爺。這樣為啥小舅談到外公還會難過呢?

講到外婆過世時,出殯時在會場,極度歡喜的外婆緊跟著帶著她配合道士完成每個當場的儀式的外公,外婆根本不在乎舅舅們怎麼辦她的喪事,她只在乎她終於能跟著外公ㄧ起。外公帶著外婆在會場飛來飛去,底下的舅舅、阿姨們傷心落淚,她只在在乎外公。

說到這時,小舅說「對啦,妳阿媽都沒在管事的,什麼事都妳阿公在做。人家嫁女兒,都是媽媽要準備嫁妝,買嫁妝,妳阿媽都沒在管,都是妳阿公在買。」小舅的神情恢復平日的狀況,與剛剛看完入殮後傷心落淚不同。

「是厚。」我是知道阿媽不太管事,連這種女兒出嫁準備嫁妝的事她也不管,倒是第一次聽說。

故事說到大姨生病後,外婆來看她,讓我感應到大姨小時候在她身邊跟前跟後幫忙做事,小舅說「對啦,妳大姨都會幫妳阿媽做事,她都會照顧我們,她對我們來說就跟小媽媽一樣,妳大姨大我十六歲。」

十六歲挺多的,難怪小舅會傷心。

我繼續講故事,講完後,小舅沒再說話。

外公又表示小舅久久想到他心裡會難過。我跟小舅說,「阿舅,阿公說你久久想到他,心裡還會難過喔。」

小舅點點頭,「還是會啊。」果然是孝子。

送大姨的棺木到火葬場後,大家移動到餐廳用餐,是家素食餐廳。

表哥們訂了四桌,我們比較晚到,有空位就做。二姨媽的小表哥小隆哥旁有個座位,我坐了下來,席間跟小隆哥還有許久未見的親戚們聊天。我跟小隆哥都在新竹待了好長的時間,有共通的話題,他交友廣闊,我這兩年簡居山林,不太跟人打交道,跟他聊天了解一下現下的流行也不錯。

席間,突然發現右前方氣場有變化,大姨丈身旁的空位上,大姨坐在哪,歡喜的看著大姨丈咀嚼食物。我邊跟小隆哥聊天,邊注意大姨丈旁邊的位置。看來好像是沒人坐的,大姨坐哪,注意力全放大姨丈身上,看著大姨丈有乖乖的,好好的吃東西,很是歡喜。

飯畢,大夥起身往外走,參加喪禮好像有個習俗,要離開是就自行離開,不要說再見。我起身往外走,經過主桌時,大表哥的兒子轉頭看我,眼神很和善。我對他說「跟阿公說阿媽剛剛坐在阿公旁邊看阿公吃飯很開心。」讓他跟阿公講好了,就不用再透過老媽傳了。

走到戶外,大夥在等巴士來載,我準備叫計程車。

大表嫂急忙從裡面走出來,笑著過來問我「我兒子說剛剛妳跟他說阿媽坐在阿公旁邊吃飯吃得很高興喔。」

「不是啦,是大姨坐在大姨丈旁邊的座位,看著大姨丈有好好吃飯,她很高興。」我解釋。

「是喔,媽媽真得有回來喔。」大表嫂笑得很開心。

大表哥從裡面走出來,笑著說「媽媽有回來喔。」

「有喔,阿妹仔說有。」老媽回答。

「真得齁,還好我們留了一個位置給她,我還特地幫她準備ㄧ付碗筷。」大表哥說。

小表哥也從裡面走了出來,沒頭沒尾的問我「那,為什麼一下子佛教,一下子道教?」

一下子佛教,一下子道教嗎?是指觀世音菩薩嗎?明明是佛家的菩薩,為什麼跟道教有關係呢?這個我有思考過。

「是說觀世音菩薩嗎?祂是佛教的菩薩,有一世在中國學道家的東西,是燃燈道人在山洞裡修行。」我回答。

「我不是問這個。」小表哥說。

啊,那是問什麼?

「觀世音菩薩是佛教的,我是道家的。」我再解釋。可是小表哥的表情好像不是要這個答案。

「觀世音菩薩已經修了幾萬年。」我還沒說完。小表哥插話了「我是說我媽這次的儀式一下道教的,一下是佛教的。」

原來是問大姨這次的喪事的儀軌,我不是很清楚他們是怎麼辦的,不過大姨這次,有觀世音菩薩與外公的接引,喪事怎麼辦都不影響她。

「是說大姨這次的事?」我確認一下。

「是。」小表哥說。

「那,沒差,都可以。」我回答

小表嫂在一旁笑,指著小表哥說「他就鐵齒。」

小表哥繼續問。「那,為什麼要吃素?」

這次我有經驗了,肯定不是問中國的佛教為什麼吃素這事,不需要從釋迦牟尼佛時代開始講。

「是說治喪期間為什麼要吃素嗎?」我確認一下。

「是。」小表哥說。

「就大姨這次,不需要。」是不需要的。我就實回答。

小表哥說「不需要嘛!」小表嫂在一旁直笑。

後來表哥他們的巴士抵達了,我叫的計程車也來了。各自就分開了。

回到家,我跟老爸老媽三人坐在客廳聊天,聊了一會,大姨藉由觀世音菩薩的神力從天界與我進行意念溝通,她想跟老媽說謝謝。

「大姨說要跟你說謝謝。」我跟老媽說。

「喔。」老媽喔了一聲

「大姨生前沒有跟妳說過謝謝喔。」我問老媽。

「沒有。」老媽回我。

「那妳問她,我想去小港看妳大姨丈好不好。」老媽問,大姨丈目前住在小表哥家。

大姨思考了一下回覆說是老媽也有了年紀,搭捷運也怕走路沒走好。「讓阿明有時間時再開車帶你去好了。」

事後,我跟老哥確認大姨是不是叫他阿明,因為我們平常都是連名帶姓叫,平常也沒聽其他人叫老哥阿明。老哥說是,大姨都叫他阿明。我跟老哥說大姨給他派了個工作。

開始寫這個故事後,寫了幾天,觀世音菩薩就開始要我寫完後公佈出來。我有點顧忌,這要表哥們同意吧,還有小舅。鐵齒的表哥們。

清明假期又回後壁老家看看爸媽。見到老媽,老哥也在場,跟他們提了觀世音菩薩要我把大姨的故事貼出來給網友看,觀世音菩薩想藉由網路讓更多人認識祂,讓更多人開始持普門品。我需要取得表哥們的同意。老媽聽了表示不用跟他們確認了,可以幫助人的很好,老媽說「直接貼出來,不用問了。」

「就說妳說的。」我確認一下。

「對,就我說的,他們三個不會對我怎樣。」老媽說。

好,有人負責就好了「那小舅呢?」

「也是,我負責。」老媽太酷了。「他們不會看到這個啦。」老媽補充。

有了老媽打包票,我就把文章貼出來了。




本文於 修改第 6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796&aid=5950973
 回應文章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我很幸運身邊有善知識
推薦0


vencent123
等級:1
留言加入好友

 

我是Vencent,認識Amy很多年了,地緣關係常有機會聽西湖靈隱寺濟公師父開示。師父的觀念與時俱進又因材施教,會用當事人能了解的方式說明,我在旁邊靜靜聽著,有大疑問的時候再開口問。多數場合是不好意思開口啦,師父會用鼓勵的眼神盯著我看,給我時間跟信心發問。

印象最深的一次,濟公師父盯著我看,當天沒打算發問的,因為自己還一直猶豫沒下決定,所以跟平常一樣在旁邊靜靜的聽著師父開示。師父突然直盯著我說:「不下定決心去做,不會知道結果怎樣。」 Amy聽了以為我發生啥事了。恩, 其實就是一直思索著去上佛法講座,但又有些顧慮下不了決心。聽了濟公師父的話覺得, 哇!好神。 這件事我一直放在心裡沒人知道耶,而且我平常也不會有猶豫不決的大事,所以師父一點我就知道是哪件事。師父說的有理,我很快的就去報名上課。感謝濟公師父提點。

去年因為周遭親友的事接觸老、病、死的議題,開始念普門品。念著念著心裡會想著:「我念的對不對,觀世音菩薩有沒有聽到我呢?」適時的,菩薩透過Amy傳達說:「有聽到你的祈求」。真是心花怒放開心的勒。又過了一陣子,Amy詢問說我:「你祈求父母善終的事,迴向的時候沒有跟菩薩說嗎? 」我說:「沒有耶!時間還沒到可以先提喔?」 Amy說:「可以阿,菩薩知道你的想法,只是你沒有開口祂幫不了。祂在等你開口」我說:「好,今晚開始唸完普門品迴向的時候都會說。」菩薩慈悲,只要肯相信、肯開口,菩薩就在我們身邊。

這篇對我很有幫助,其歷程是我將來可能會經歷的,看完我覺得更有信心持普門品了。也很幸運身邊總有善知識引導。感恩。



本文於 修改第 4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796&aid=5952182
我也感謝妳這個好朋友
推薦0


Amy Chu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我也感謝妳跟Vencent 這兩個好朋友,這麼多年來幫我這麼多忙,受得了我的怪脾氣。

我們都要感謝自己保持初衷,在很多抉擇點,守住了自己的良心。

在修行的路上,我們還要攜伴同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796&aid=5952017
感謝Amy!
    回應給: Amy Chu(amychu) 推薦0


陳想想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感謝我有amy這個好朋友,我才能確認觀世音菩薩真的能感應到你,不然之前也跟大姨一樣,不曉得菩薩有無收到。有這信後心唸起‘普門品’,‘南無阿彌陀佛’,‘南無觀世音菩薩’,更有動力。我的錢錢、妮妮和想想也很幸運和幸福,錢錢和妮妮的離開,我僅僅唸了菩薩說的次數就很少再拿起普門品了,想想的離開,我除了唸了300次,現在持續繼續唸,我希望將來我們可以團聚,我要認真,以前我覺得我不行,辦不到太遙遠現在有信心了,自己唸給自己最好,感謝在我身體健康時,我了解要唸普門品或菩薩聖號,跟菩薩相應,我沒有小孩不會期待別人唸給我,我可以自己唸,自己唸最有用。‘有信心的相信’,觀世音菩薩和西湖靈隱寺的濟公師父給我很多奇跡,謝謝菩薩和師父。唸普門品讓我要樂於助生命,希望我能當那萬千小手其中ㄧ隻,還有心性很重要,千萬別跑偏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796&aid=5951863
    回應給: Amy Chu(amychu) 推薦0


chinganchen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師父領進門

修行在個人

祂只能提點

不能代修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796&aid=5951171
靠山山倒,靠人人跑,靠自己最好
推薦0


Amy Chu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靠自己最好,這二十年來,我在濟公師父身邊看過很多為了自己的私欲,有男色、名、利而向下沉輪的,當事者還自認做的是對的事

有了濟公師父這麼有智慧的大修行人常跟大家聊天,教導大家。很多曾在我們的故事中出現的人,後來遇過與自己欲望相結合的魔考時都沒通過。

人生根本就是層層考驗。

我最近想通了一件十五年來沒想通的事,原來是魔考,還好我對世間普世認定的價值觀不為所動,還是忠於自己。想通時,嚇出一身冷汗。

有人罩沒用的,自己不努力,還是掛掉。這跟學歷高低,財富多寡,一點關係都沒有。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796&aid=5951170
PDCA
    回應給: Amy Chu(amychu) 推薦0


chinganchen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如果沒有隔陰之迷,

已經有好的初步結果,PDCA是會一直趨往更好的。

只可惜大家都一直在換環境,所以就很難保持。

所以,有人罩真是幸福呀。

至少不會偏過頭。

哈哈。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796&aid=5951168
可怕多了
推薦0


Amy Chu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輪迴過程中,若忘了初衷,被男、女色,名、利給迷惑,走偏了就麻煩了。比PDCA 可怕多了

心性好的,不會偏掉的才算 PDCA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796&aid=5951164
PDCA CYCLE
    回應給: Amy Chu(amychu) 推薦0


chinganchen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突然覺得輪迴就像

PDCA Cycle

哈哈。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796&aid=5951160
漂亮
推薦0


Amy Chu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亞歷山大,果然有修行人的智慧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796&aid=5951155
    回應給: Amy Chu(amychu) 推薦0


chinganchen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的確,

契機 、 因緣是起始

抉擇與執行 是過程

上升或掉下 是結果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796&aid=5951149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