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我的靈界好友們
市長:Amy Chu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散文雜記【我的靈界好友們】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觀世音菩薩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觀世音菩薩與媽祖慈悲,毛小孩妹妹走失28天、移動98公里傷重救援記
 瀏覽1,241|回應2推薦1

Amy Chu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richardbkk

2019/4/13 文章更名為 觀世音菩薩與媽祖慈悲毛小孩妹妹走失 28 天,移動98公里傷重救援記


更名原由:作者常被濟公師父取笑文筆不佳,某日舉此文標題為例。作者知錯能改,想一想就把標題改了


原名:觀世音菩薩與媽祖慈悲,妹狗救援記

2018/12/29 夜

我們住的這一帶,主要是住宅區,一條雙線道的主要道路貫穿,兩旁的巷弄裡是大樓、公寓與少數的透天厝。

最早,這一帶是稻田,重劃之後,建商與部份的地主蓋起了房子,人開始住了進來。當年搬到這一帶時,還有很多空地,菜園與竹園等。十多年下來,空地幾乎都消失了,被水泥建築取代了。

主要道路兩旁,從一家超商開始,到了現在兩家超商,一家頂好,六、七家早餐店、藥局、小麵館等商家,做的都是當地居民日常生活所需的生意。生活機能很好。

剛搬過來的前幾年,與週遭鄰居並無太多的互動。我這人,依濟公師父的說法,就冷冷的,不太搭理人。平常就倒垃圾時會遇到鄰居,其他時候就無互動。平常的生活重心也不在這一帶,比較像只有回家睡覺的感覺。

巷口的洗衣店是少數每週會固定報到的地方。自從出社會工作以來,上班穿的衣物都送洗,搬到這一帶之後,試過幾家洗衣店,後來就固定在巷口的洗衣店洗了。

洗了好幾年,與老闆跟老闆娘的互動,也就只是客客氣氣的,並無熟絡。

常出現在我們的故事裡的小欣與 Vencent 都是後來搬過來做鄰居的,我們三人的家離很近,走路五分鐘會到,有空時,會到彼此家裡串門子。這附近哪家早餐店好吃,哪裡有了什麼變化,我們也會交流ㄧ下。

我們都喜歡小狗,初始只有小欣養小瑪爾濟斯、陳想想。但這一帶的活動的狗狗我們都會留意,偶爾會聊一下。

洗衣店最早養了一隻大狗,狗狗走了之後,就養了隻混到狐狸犬的米克斯,長毛,毛有點棕色,中等身材,不算高。

洗衣店老闆叫牠妹妹,後來小欣、Vencent 我們三人談到妹妹時就叫牠洗衣店的妹妹。

洗衣店老闆很早就開店門營業了,早上開車上班時,常看到老闆在店前掃地,整理環境。妹妹常常就靜靜趴在店門口,靠巷口這邊的路邊,兩隻前腳很整齊伸直擺好。靜靜的看著車子進進出出。

每次開車經過,看到妹妹這種大家閨秀的趴法,心裡總會想,這真是狗界的公主,怎麼趴得這麼有氣質。但問題是車子靠近了,牠也不會移動。我常心想,你是不怕被壓到喔。倒是我怕壓到牠,有次閃太邊邊車子擦到路旁的摩托車,可惜了我的版金。

妹妹常常在巷子裡閒晃,常看牠走來走去,自己靠路邊靜靜的往牠心中的目的地前進,不會東張西望,也不會東嗅西嗅,就安靜的往前走,也不知道牠是要到哪做什麼事。

幾年後,因緣際會下,我在山區檢了一隻黑色台灣土狗,叫牠 Kulo, Kulo 長得比純種的土狗胖一些,獸醫說Kulo 可能有混到拉不拉多,腳掌比較大,頭也比較大。

Kulo也是隻有故事的小狗,只是牠的故事,現階段不被允許寫出來,所以無法詳述,哪天等我時間到了,快掛了,如果有機會被解禁了,再把故事寫出來,總之,Kulo 跟牠現階段的主人我一樣都怪怪的,跟一般正常的都不一樣。

Kulo 剛到家裡時,先是讓牠在車庫待了一陣子,後來會將鐵捲門開個縫,讓牠自己出去玩。

Kulo 很親人,會主動靠近人。後來我們發現牠也交了狗朋友,會跟狗一起玩,有遛狗的人告訴我,Kulo 會陪他們走一段再自己回家。

有次牽著 Kulo 送衣服到洗衣店,老闆娘見了 Kulo, 問我 「這妳的狗嗎?牠常來找我們家妹妹玩。」

這時我才知道原來 Kulo 會到人家串門子,找朋友玩。

也因為小狗的關係,跟洗衣店老闆與老闆娘有了相關的話題,每次取送衣服時會多聊個幾句。

當時,我給Kulo 吃渴望的狗飼料,渴望的狗飼料肉類的含量高,嗜口性好。Kulo 滿愛的。

有次從外面回來,發現妹妹在車庫吃 Kulo 的飼料,Kulo 在一公尺外守著,好似在把風,讓妹妹專心吃。Kulo 不在乎自己的飼料被妹妹吃掉。我甚至覺得妹妹是 Kulo 吃好湊相報帶回來的。

後來還看過妹妹來吃過幾次。

有次到洗衣店,聊到妹妹,老闆娘說「妹妹前陣子有時侯晚上回來,吃飯都沒吃完,好像吃不太下。」

腦海裡出現妹妹在我家吃飼料的樣子,「妹妹會到我家吃Kulo 的飼料。」

「是喔,會去妳家吃飼料喔,難怪回來會吃不下。」老闆娘說。

又隔了一陣子,再到洗衣店送取衣物時,老闆娘又問我「啊,我女兒要問妳說妳們家的狗吃什麼飼料,怎麼她想說妹妹要吃飼料,她買回來的飼料妹妹都不吃。」

......「我給我家的狗吃比較好的飼料,那個肉含量很高,所以小狗愛吃。」不好意思說那個ㄧ大袋要價多少。

原來妹妹是識貨的,知道我們 Kulo 吃的是好料。

因為跟洗衣店比較熟了,偶爾在附近看到妹妹時,就會觀察妹妹的行為。妹妹活動的範圍就在我們那ㄧ帶方圓約ㄧ公里左右,車多的主要道路也是牠的活動範圍,牠有時就趴在其他商家店口休息,看車。

妹妹總是自己活動,獨自走著,趴著,熟門熟路的在附近的巷子裡閒晃,也不跟人親近,也不會跟在提著食物的人後,垂涎人家的食物,這點跟 Kulo 非常不一樣,Kulo 只要被放出去,會先到某些地點找看看有沒有吃的,我有幾次跟在牠後面觀察牠都做些什麼事發現的。每當有人提著早餐或便當經過時,Kulo 會跟在人家後頭走,這動作讓主人感到非常丟臉。要把牠拉回來,還得費我相當大的力氣。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Kulo 流浪過的關係,牠在外面,很會找吃的,老是東嗅西聞,可以吃的,牠不會放過。後來我們撿回家的小公狗,皮皮也是這樣,小時候就流浪過的狗,很會找食物,至少我們家的 Kulo 跟皮皮都是這樣。

妹妹不會有這些行為,牠就自己單獨行動。幾次在洗衣店看到牠,叫牠的名字,摸摸牠的頭,牠還是那副樣子,安安靜靜的不太理人。

走過我家門口時,看到牠,叫牠,牠也不理人,就閃得遠遠的,繼續走牠的路。

小欣、Vincent 跟我都試著跟牠示好,叫牠的名字,頂多看你ㄧ眼,就繼續走牠的路去了。

妹妹好像只跟牠的主人家人熟。

有次,妹妹到我們家找 Kulo 玩,對著 Kulo 吠了幾聲,聲音很秀氣,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妹妹叫,原來妹妹也是會吠的,連吠也斯斯文文的。真得是很特殊的狗。

因為養了Kulo 與皮皮的關係,也跟週遭的鄰居有了互動,觀察看來,有愛狗人士,也有厭狗的人,愛狗的人居多。妹妹在我們這一帶,是可以安全活動的,挺多人知道牠是洗衣店養的。

後來,我搬到山上住。市區的家一個星期只回去一次,因為上班穿的衣服還是需要送洗。

回去時,偶爾回看到妹妹在巷子裡走路,有時候在洗衣店看到牠。跟洗衣店老闆與老闆娘,也因為聊的話題多了,也比較熟了。

幾個星期前,小欣突然傳來一張照片到群組裡,是狗狗走失的尋找啟示。

小欣:洗衣店的妹妹不見了,我在狗狗走失網看到找狗文章,在北港不見了。

照片上的真是妹妹,真是令人難過,怎麼會這樣。

Vincent: 妹妹戒心很重,在外面受到驚嚇,應該會不理陌生人。

Amy: 唉,有點想去北港幫忙找。

小欣:對,也不理我。

Amy 應該難找。

小欣:走丟 11 天了。

看到 11 天,心情更不好了,妹妹這麼文靜的小狗,在外流浪 11 天,不會找吃的,不會跟人親近,是要吃什麼?

Amy: 上次在南庄,Kulo 差點走丟,我現在都不敢帶小狗出門了

我有小狗走失的陰影,我撿的第二隻狗皮皮走失過一次,找回來後,過了半年有天出門就沒有回家了。我開車在附近繞,都找不到。所以上次在南庄,Kulo 掙脫項圈差點走丟,有被嚇到。現在除了帶牠們去打預防針,我都不帶牠們出門了。

Vincent 傳來狗狗追蹤器的連結,行動真快,馬上找解法。

Amy: 應該會被咬壞,我這幾隻破壞力超強。

當天下班時,撥了個電話跟洗衣店聊一下,老闆娘說他們前一晚才到北港找通宵,北港有很多網友很熱心幫忙找妹妹。

尋狗,是件難度很高的事,即使有打晶片,也要剛好有人帶牠去掃晶片。狗狗是移動的,到處跑,會因爲侵略到其他狗狗的地盤,被追趕。家犬流浪在外,很難找得到。

這種事,要靠人,也要靠神,靈界的高階靈如果願意幫忙,祂們的牽引之下,有些因緣,就有機會找到。

我唸「南無觀世音菩薩」的名號請菩薩幫忙。

可是,我對妹妹來說,只是ㄧ個比路人甲味道熟悉一點的人,因為牠到過我家吃飼料,應該知道我的味道,可是牠遇到我,對我的態度就跟路人甲一樣。

要求菩薩幫忙,我來求因爲關係太遠,效果不如牠的主人求來的有效。

所以下一個週六送衣服到洗衣店時。遇到老闆,聊了一下尋找妹妹的近況,試探了一下「老闆,你們有宗教信仰嗎?」

「沒有。」老闆回我。

這樣我也不再多說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

到了下午,一切準備完畢,要回山上時,發現有件不小心沾到食物醬汁的外套沒跟早上送洗的衣服放一起送到洗衣店,只好再跑一趟。

這次看店的是老闆娘,又聊了一下尋找妹妹的事,老闆娘一直強調北港的網友好熱心,很多好心人。聊了一下,我又試探一下,

「老闆娘,妳有宗教信仰嗎?」

「有啊,我信觀世音菩薩啊。」老闆娘的回答,讓我有中獎的感覺。

「我有一次生病,醫生發病危通知,那時後白血球數字達到一萬多。因為身體真得很不舒服,就想說觀世音菩薩救苦救難,我現在很難過,你怎麼沒來救我。」老闆娘說起故事來了。

「後來我睡覺做了一個夢,觀世音菩薩來,拿了一瓶水給我喝了一口,我就醒了。醒來跟我女兒說,那個觀世音菩薩好小氣喔,怎麼只給我喝一口水,好渴喔,趕快要我女兒拿水來給我喝。後來我的白血球就醬到六千多,醫生還問我做了什麼事。」

老闆娘的故事,聽起來也很神奇,如果不是這些年看觀世音菩薩怎麼渡人的,會很難理解。這些年看了一些,這是觀世音菩薩會幹的事沒錯,像祂的風格。

「老闆娘,唸南無觀世音菩薩,請菩薩幫忙找妹妹回來。菩薩祂們很厲害的。」我開始建議老闆娘了。

「我有唸媽祖,請媽祖幫忙,北港的網友建議我們去拜媽祖。」老闆娘解釋。

「可以唸媽祖啊,只是說再唸南無觀世音菩薩,請菩薩幫忙,祂們很厲害的,有很多我們想不到的方法可以幫忙。」我再說明。

「怎麼唸?」

「就唸南無觀世音菩薩啊!」

「就唸南無觀世音菩薩就可以喔」老闆娘再確認。

「是啊,妳求菩薩幫忙找妹妹,我也會幫忙唸的。」

「好啊,那我也來唸。」老闆娘願意唸了,主人求了,善因緣的發展就啟動了。

老闆娘願意持觀世音菩薩的名號,我就比較放心了,主人願意求觀世音菩薩,是個好的開始。

那個週未,我利用熬粥的顧爐火的時候,持了一遍普門品回向給妹妹,希望能有因緣找到妹妹。

接下來的日子,有空我就唸南無觀世音菩薩或六字大明咒。晚上躺床上入睡前,也是唸著六字大明咒,希望妹妹可以被找到。

期間還有寒流來,依妹妹的個性,不太會找食物,寒流來,不知道有無體力撐過去。

又過了一個星期,到洗衣店送衣服時,跟老闆聊了一下,他們打算打烊後,再開車去北港找,隔天再找一天再回來。

有空時,我還是唸南無觀世音菩薩與唸六字大明咒,但是除了請菩薩幫忙找回妹妹以外,加了一個請求,如果妹妹沒能回家,發生了不幸,請菩薩先幫我把妹妹的靈帶回我天界的家,在天界的家我養了一群動物,妹妹的靈性我應該還罩得住牠。如果沒能找回妹妹,至少希望能保住牠的靈。

皮皮沒回家後,我焦慮了一陣子,那陣子常常煩靈界的好友們幫我把皮皮弄回來。皮皮是自己出去玩後沒回家的,我們住在山裡,這附近野生動物多,我也擔心會不會給捕獸夾夾住。請教濟公師父,師父說是皮皮自己要離開的,祂們跟皮皮說要牠回家,皮皮不願意。

皮皮的脾氣也是怪怪的,很怕陌生人,剛在市區家附近發現牠時,應該剛滿三個月大,剛被丟棄。我要去捉牠,躲著我還發出悽厲的叫聲,皮皮不讓人親近,對人很有戒心。Kulo 跟牠成為朋友之後,帶牠回家,皮皮也不願意靠近我,我就蹲在門口ㄧ顆飼料ㄧ顆飼料丟給牠吃,用食物引誘牠。

皮皮是後來腸胃炎,被愛心媽媽發現帶去看完獸醫再帶到家裡給我們養的。狗狗腸胃炎死亡率很高,我帶皮皮到獸醫院住了十天才治好的。

皮皮有時候個性會有點陰沉,有時候又很黏人,有點兩極。

第一次走失找回來後,某天我在爐火前煮東西,皮皮過來撒嬌,突然跟我說,牠小時侯被以前的兩個主人遺棄,他們不要牠,牠很傷心。皮皮在說這些時情緒很是很深沉的哀傷。我不知道原來這段經歷對皮皮的內心造成了這麼大的傷害,原來皮皮有時陰沉的個性可能是這樣來的。

我趕緊跟皮皮說,我要你啊,很愛你啊,很喜歡你的。

為了安撫皮皮,我找了靈界的好友給牠當大哥,可以感覺到皮皮也是開心的,這位靈界的好友有空檔會到我們這看看皮皮。有了這位靈界好友給牠當靠山,看得兩隻小的、寶寶跟妞妞好羨慕的。

後來皮皮離家出走,沒有回來,我請靈界朋友幫忙,祂們也沒有給肯定的回覆,只是讓我知道皮皮有人照顧,溫飽沒問題。後來我也不執著要皮皮回來了。就當放牠去遊學好了,可是如果有ㄧ天皮皮的靈脫離了肉體,我的靈界好友會帶皮皮的靈上天界,我幫皮皮找的大哥在皮皮的靈上做了印記,皮皮的靈只要ㄧ脫離肉體,就會被帶走。所以我就當自己跟皮皮只是暫時分離而已,牠最終還是會回來的。

這次妹妹走失,雖然我們求觀世音菩薩幫忙找妹妹,可是會不會找到我也沒把握,會不會有我們不知道的因緣在裡面。再來狗狗走失愈久,愈難找回。最近的天氣寒流來又下雨,妹妹這隻秀氣安靜的小狗,怎麼自己生存,實在另人擔憂,所以我也做了最壞的打算,如果怎麼了,請菩薩幫我把妹妹的靈先帶上去。

週末過後的第二個上班日,傍晚下班時間,搭電梯到地下室開車,剛出電梯,不知怎麼的把手機掏出來,滑了一下,平常我走路不看手機的。手機裡看 有新的line簡訊進來,點進去一看,是來自小欣的,是張妹妹窩在車旁的照片,腳有傷,看起來很可憐。台中有人張貼文章問是誰的小狗走失受傷了。

小欣:是妹妹嗎?

小欣:聯絡不到 po 文人,已留 FB 訊息

Amy:

Vincent: 看起來就是妹妹

Amy: 聯絡得到的話,請他留住狗,我可以下去載

照片裡臉書的訊息發佈的時間是 11 分鐘前,那應該是剛發布的。看到這張照片,整個人熱血起來,妹妹終於出現了,狗狗會亂跑,一定要在第一時間趕到,晚了就不知道又跑到哪了。

我剛好要下班,晚上沒事,現下正好要開車,開到台中一個多小時就到了,無論如何最終是否可以帶回妹妹我都要跑一趟。如果妹妹不在那個地址了,至少可以在附近找找看。有些事不做會後悔,今天如果不跑一趟台中,我真得會後悔。每天跟菩薩求的事,出現了苗頭,一定要把握,機會跟因緣都是稍縱即逝,過了就沒了。

上了車,發動車子,再瞄一下 line. 

Vincent: 在逢甲商圈耶。怎會跑到那裡去?

張貼文的人有寫地址,至善路多少號,Vincent 是台中人,對台中比較熟。

逢甲,逢甲那一帶很大,如果在逢甲,那就要小欣一起去,她唸逢甲的。

出了地下室,馬上撥電話給小欣。

「喂」小欣

「喂,Vincent 說在逢甲那一帶,妳跟我去一趟,跟小威說一下,我現在到妳家接你。」

「你現在就要下去喔,還不確定小狗是在哪裡。」小欣聽我說馬上要下去愣了一下。

「妳趕快跟網友確認啊、我就先開下去,你確認了再跟我說。我現在開到你家接你,今天我一定要去把妹妹撈回來。」真是心情激動啊,茫茫狗海,動作要快才有機會找得到,給牠跑了就麻煩了。

小欣是網路兒童,知道怎麼串連網友,這方面我完全不行,對社群網站,我是閃遠遠的,這時候就需要小欣的專長了。

「老闆說有請北港的網友去北港的至善路找看看。」小欣跟老闆聯絡過了

聽起來怪怪的,網友貼妹妹受傷的照片好像是在台中的群組,北港跟台中,有點距離。中部我不熟,可是大略的地理位置還知道。

台灣有些路名每個城鎮都會有,中山、中正、民生、民權之類的。至善也是很可能大多數城鎮會有的。網友貼出來的地址只有路名跟號碼,到底是在哪裡的至善路。

跟小欣掛了電話後,馬上撥電話給洗衣店。老闆接的。老闆說已經通知北港熱心的網友看看北港有沒有至善路,有的話再請網友過去看。

「那,現在也還不確定北港有沒有至善路喔。」我問

「是啊,先請當地的網友確認。」老闆回我。

「老闆,我現在下班了,可以跑一趟去接妹妹,你請網友如果看到妹妹把牠留住,我現在下去接牠。」我已經在車上了,應該是最快可以行動的人,開車速度也不算慢,這種時候就是要快,錯過了就沒了。

「啊,這樣不好意思,妳要跑一趟啊。」老闆說

「對,我跑一趟,台中還好。」

掛了電話後,馬上撥給小欣。

「老闆說不確定北港有沒有至善路啦,妳趕快聯絡網友,看看能不能問到是哪裡的至善路。」

「不確定北港有沒有至善路喔,可以 google 啊。」小欣在電話那頭不解

「唉喲,老闆說不定不會 google, 妳趕快查一下啦,我去妳家接妳。」中年過後才學習使用網路的,會用就很厲害了,有人只會上網看電視節目,也不太想學 google. 山上種水梨的老農夫,年近八十,拿 iPhone X 只拿來看 line跟打電話,配備超高級,只使用最簡單的功能,iPhone X 是兒子的孝心。

「喔,那我找一下。」小欣知道我在說什麼了。

掛了電話,我繼續往市區的家移動。

開了一段路不放心,再給欣樺撥個電話。

「現在怎樣?」

「妳到了喔?」小欣問

「還沒,剛快接到忠孝路大潤發一帶。」

「在大里,有聯絡網友先看著妹妹了,有跟他們說我們現在下去接,開車一個多小時,有位先生幫我們看著。我現在在洗衣店,老闆娘要跟我們一起去。」

「好,那我快到了再 call 妳。」

「好,妳開車小心。」

居然連結上了,有善心人士幫忙看著,擔心了這麼多天,終於跟妹妹連結上了。

小欣動作也挺快的,已經到洗衣店等我了,洗衣店就在他們家樓下,走幾步路就到了。

大里,沒有概念大里在哪一帶,應是靠山區,海線沒聽過這個地名。應該走中山高呢?還是二高,是豐原、后里相同的交流道呢?還是那個交流道下呢?我在心裡盤算這個時間點該怎麼走才不會塞車。這種事要快,請人幫看著小狗,變數還是有的,目前惟一能做的就是盡快趕到。

到了洗衣店,小欣與老闆娘已經等在門口,跟老闆打個招呼,我們就出發了。

「走一高還是二高?」我問小欣,她正拿著手機查 google map

「好像都可以。」

「那,我走二高,可以從清水那邊接四號過去一高,再看哪交流道下。」二高這個時間點比較好走。

於是我轉向,往景觀大道走,打算從茄苳交流道上二高。

車子的油剩四分之一,我習慣加中油直營的油,盤算一下可以到清水休息站時下來加油。但清水休息站加油要繞好大一圈,浪費幾分鐘,這種時候,沒接到妹妹前,幾分鐘都是很寶貴的。想到這時,已靠近交流道,看到了 7-11 前的中油加盟的加油站,乾脆這邊加個油上個洗手間,等會直接開到大里妹妹哪,中間不停了。

上了高速公路,聽了老闆娘與小欣的說明,原來幫妹妹貼文的蘇先生與有一位接電話的張先生跟現在幫忙看住妹妹的林先生是同事。

蘇先生貼文,後來網友詢問聯絡方式,是張先生給了手機號碼,小欣跟張先生聯絡,因是下班時間,所以張先生下班了,是林先生幫忙看著妹妹。妹妹現正躲在車子底下。

這連串的因緣,環環相扣,是高階靈處理事情的方法,觀世音菩薩跟我那一掛靈界好友都是這樣搞的。所以我嗅到了一點祂們幫忙的味道,動作一定要快,錯過了,就沒了。

老闆娘在後座忙著講電話,從蘇先生貼文以來,熱心的網友看到照片紛紛跟老闆娘聯絡。老闆娘後來趕緊更新狀態,前往台中接狗中,讓網友放心。

車行至西湖休息站,我請小欣撥個電話給林先生,確認一下妹妹的狀況,也讓林先生知道我們已經到西湖休息站了,真得有在路上要去接妹妹。

一路上老闆娘超興奮,終於有妹妹的消息了,各地狗友給的幫忙也讓她很感動,從來都不知道台灣好人這麼多。

快到大甲時,我問小欣「要接四號到一高嗎?」

「好像直走也可以耶,後面還有交流道可以下。」小欣盯著手機的螢幕說。

「好,那我直走。」現在接一高說不定車流量大,速度就慢了。

「接四號到一高也可以耶。也可以走四號過去。」小欣盯著手機,冒出了這句話。

「來不及了,已經到交流道了。我現在在內線,來不及切出去了。」一路上我保持不被開罰單的最高速,這些年開車比較收斂,也為了荷包著想,不太超速,但也不算慢,我定速在 118

「直走也可以啦。」小欣說

「那要從哪個交流道下?」先確認一下。

「從這裡還沒看到,反正你先一直開就對了。」小欣回答

我內心的陰影出現了,去年也是這個時候,我因故夜裡要趕到梧棲,車上的GPS 裡沒有那個地址,小欣跟我電話連線,指引我怎麼走,「176 公里處,沙鹿交流道下。」

「下交流道,左轉還是右轉?」確認一下,我要往西邊,有些交流道繞一大圈,要先反向轉,這一帶不熟,小欣看著地圖,請她確認一下好了。

「往左。」小欣很肯定。

下了交流道,我遵守小欣的指示,開了一段路,直覺覺得這方向一直是往東。

「確定是左轉嗎?怎麼覺得一直往東邊走。」跟電話那頭的小欣確認一下。

「是啊,確定是向左啊,沒有錯啊。」小欣肯定是盯著螢幕確認google map 才回我了。

又開了一會,前面居然出現往大雅的路標,大雅應該離一高比較近,因為一高有個大雅交流道,後來我問路邊臨檢的警察,果然是開反方向了。下交流道之後,應該往右。

事後,我想了一下,怎麼會出這樣的包,應該只有一個可能性。下次再遇到小欣時,我問她「你那天跟我說往左,是不是你坐在電腦螢幕前,看著地圖,你的左邊?」

「是啊。」小欣沒有想太多,直接回我。

「我在車上,由北往南開,所以你看螢幕的左邊,是我開車的右邊。」原來誤會是這樣來的。

「厚,是這樣喔。」小欣恍然大悟。

這次,要依賴小欣看地圖指引方向,我有說服自己,她坐在我旁邊,應該看的方向是一致的,不會有意外了。也因為從上車以來,趕著到台中,其實也沒時間設導航,我只能依賴小欣了。

現在,我又不確定是不是該把導航系統拿出來了,一個幾年用不到一次的 GPS.

「那妳先幫我看哪一個交流道下。」過了清水休息區就沙鹿交流道了。

「好像快官可以。」小欣盯著螢幕回我。

「快官,快官在彰化耶。大里不是在台中嗎?」有點疑惑,這一帶真得沒概念。

「就下交流道後會繞一大圈,中山高在旁邊。」小欣說明

我聽了有點害怕,要下中山高的交流道好像也是繞一大圈然後接中山高往北。

「那,我們要不要過中山高的交流道?」有點混掉了,萬一走錯交流道會晚個幾十分鐘都有可能。

我伸手拿出置物櫃裡的GPS, 「來裝這個好了。」

「應該還不用」小欣還是盯著螢幕

突然想到,最近因工作認識一位年輕人,是大里人。只是現在已是下班時間,打電話會干擾人家的休閒時間,不過情況緊急,也顧不了了。

把手機交給小欣,請小欣撥電話開擴音,還好小莊很快就接電話了,我們要去的地方小莊不熟,不過他給了兩個重要的訊息,二高在大里有交流道,走中投快速道路也會到。

等我們接近二高接一高的交流道,看到接下來第二個出口是大里,我就比較安心了。

後來我們依小欣手機裡指示從快官交流道下,果真繞一大圈接 74 快速道路,第一個交流道下,延著高架底下的道路前進。

不記得在哪一段,幫忙看著妹妹的林先生打電話來了,說妹妹要跑走,他去阻止妹妹,妹妹居然要咬他。

小欣趕緊請林先生將手機開擴音,把她的手機拿給老闆娘,請老闆娘叫妹妹的名字,先安撫妹妹,讓妹妹停在原位。

在平面道路時,還好只轉錯一次方向,沒開遠就有機會回轉。

幾分鐘後,我們抵達了網友給的地址,停好車,我們連忙下車。

只見一家科技公司前停下一部車,車後擺了一個紙碗,應該是他們餵妹妹的。可是沒看到妹妹也沒看到人。老闆娘跑第一個衝向前,「妹妹在那裡。」她嘴裡唸著,興奮得很。

可是我只看到車子跟紙碗,老闆娘怎麼那麼厲害看得到妹妹,車子底下黑黑的。

小欣打了電話給幫忙看狗的林先生,跟林先生解釋我們開什麼車。

接著小欣邊走邊走向對面,馬路的另一邊,我們跟上,一位正在講手機的先生走了過來,是林先生。確認了我們是來接狗的,帶我們走幾公尺到一部機車前,指著機車與關了門的店面之間的空間,「在哪裡。」有一隻狗躲在哪,看毛圾是妹妹沒錯,沒有林先生指引,還真看不到。

原來妹妹離開他們公司前的車下,本來要離開的,林先生幫忙留住了牠還守著牠。真是讓人感動的行為,為了一隻不認識的狗跟不認識的人,林先生犧牲自己的休息時間。

老闆娘靠了過去,「妹仔啊,你跑去哪裡啊,我們都找不到你。」激動的摸著妹妹。

妹妹看起來反應不過來,愣住了,沒想到主人會出現。

老闆娘一直摸著妹妹,一直跟妹妹說話。

我跟林先生說謝謝,真是太感動了,如果沒有他幫忙,妹妹跑了,我們來了錯過的機會很大。

「為了看著牠,也不敢去吃飯。」林先生說。真得很感動,心裡想說不定連洗手間他都沒去。

我去把車子移過來,老闆娘帶著妹妹走出來,妹妹這時才發出哭泣的聲,哭了幾聲。我把後車門打開,妹妹靠過來,想上車,可是無法跳上車,老闆娘看了把妹妹抱上車。

我心裡想,啊你以前都不理我,怎麼會這次我一開車門你就主動靠過來想上車。這個問題想了幾天才想到應該是我身上穿的跟車上放的幾件外套都是送洗衣店洗的,妹妹聞到了家裡的味道,我身上的味道牠應該也認得,知道我們是來接牠回家的。狗狗真得很聰明。

老闆娘把妹妹抱上車後,好好的謝謝了林先生。林先生看了妹妹安全了,也開心的說那他要回公司關門了,真是令人感動,他為了妹妹晚離開公司也還沒吃晚餐,當時已經八點多了。

我們接到了妹妹,心裡才放鬆,一行人輕鬆的到 7-11 買水,上洗手間了。

小欣跟老闆娘說妹妹的傷有點大,皮肉分離,看了一下時間,八點多,趕回新竹九點半左右,不知來不來得及送獸醫哪。

「老闆娘,你們有習慣找哪家獸醫院嗎?妹妹這個傷要不要先送獸醫哪。」先確認一下好了。

「沒有耶。」老闆娘回。

「那我幫你問問我們家小狗去的獸醫院好嗎?傑恩獸醫在中華路,國泰醫院過去一點,離我們哪近,醫生人很好。」我問

「好啊。」

於是我撥了獸醫院的電話,

「喂」是彭醫師接的電話

跟彭醫師表明我是誰之後,請教彭醫師「彭醫師你們幾點打烊?」

「九點。」

九點,這樣我們趕不及。

「彭醫師,我朋友的小狗走失二十多天,從北港走到台中大里,我們剛到大里接到小狗,小狗腿受傷了,想說帶回新竹給你看,可是我們現正從大里出發,要九點半才會到新竹。」我稍微敘述了一下狀況。

「好啊,那你帶過來,我等你。」彭醫師的聲音傳來,真好,彭醫師願意等妹妹。

彭醫師的傑恩獸醫在新竹口碑很好,我是因為小狗要結紮看網友介紹找到彭醫師的。

皮皮剛被送到我家時,我帶牠去住院十天治療腸胃炎,也是送到傑恩。

我們家四隻狗都是在彭醫師那結紮的,彭醫師的技術很好,當時妞妞跟寶寶在四個多月時,ㄧ起送到彭醫師那結紮,開完刀帶回來,寶寶在狗籠裡賭氣不理我們,總是窩著時屁股朝向我們。妞妞完全沒有異樣,活蹦亂跳,吃喝照常,讓我懷疑妞妞會不會沒動刀。翻開小狗的肚皮確認,寶寶的刀痕很淡,很細的一條。妞妞的肚皮完全看不到異樣。後來觀察小狗的月經從沒來過,才確認是有動刀。這讓我對彭醫師的技術非常的佩服。

彭醫師人很好,面對我們這種沒經驗會緊張亂問的飼主,他都會很有耐心的解釋。後來我們家的小狗打預防針,看病都找彭醫師。

打預防針時,Vincent 跟小欣會來幫我拉著小狗,我ㄧ個人搞不定牠們三隻。小欣來幫我時,跟彭醫師聊了一些她家狗狗的狀況。想想走後,他們認養了三隻馬爾濟斯,也都帶來看彭醫師了。

彭醫師是我們非常信任的獸醫,他的技術讓人安心,收費讓人放心。

彭醫師願意等妹妹,把妹妹交給彭醫師,我們也比較安心。

回程時我們走 74 號快速道路往北,走平面再上中山高,回到新竹九點多了,下高速公路,出了園區在寶山路上,我再撥個電話讓彭醫師知道我們快到了。

到了獸醫院,老闆娘抱著妹妹與小欣先進醫院,妹妹不願意動,可能是因爲腿傷,所以老闆娘只好用抱的。

我找個位置停車,走進傑恩,剛好老闆娘走了出來說打電話請老闆過來。「妹妹都是他在弄,打電話叫他過來。妹妹跟他最好了。」老闆娘對小動物過敏,所以妹妹的洗澡、清潔等大小事都是老闆包辦。

妹妹安靜的坐在診間的電子秤上,看來累了,小欣解釋說「牠有兩個傷口,小腿一個,大腿內側一個,要全身麻醉,因為是老狗了,所以要先驗血。」

彭醫師在電腦前確認資料,剛剛掃了妹妹的晶片,現下正在確認資料。

一會兒,老闆到了,看到我們跟我們道謝,走到妹妹哪,妹妹看到老闆激動了起來,一直舔老闆摸牠的手,身子坐著,想站起來又站不直的樣子,從接到牠到現在才有激動的情緒出現。

後來彭醫師要給妹妹抽血,妹妹被抱到診台上,我才看到大腿的傷口,至少七八公分左右,像金屬割傷,一直線,皮肉分離。小腿那一塊也是四五公分左右的直線傷口,皮肉分離。讓人看了很難過,不知道妹妹是怎麼撐過的。

給妹妹抽血時,妹妹掙扎,我們看了捨不得,彭醫師的夫人要我們先離開,交給他們就好,我們也怕造成防礙就先離開了。

妹妹的傷口,需要清創、消毒再縫合,彭醫師還要忙好一陣子的。

妹妹交給彭醫師,是今天救援的最後一站,我跟小欣的任務終於結束了,老闆娘熱情的邀請我們去吃晚餐。我找了個好停車的地方,到西大路的阿忠意麵。興奮的老闆娘點了好多小菜犒賞我們。三個情緒高漲的人,討論起今天發生的事,環環相扣,只要一個環節出問題,結局可能就會不同,我跟小欣都覺得觀世音菩薩實在太神了。

我們坐在餐桌上你一句我一句開心對話時,觀世音菩薩也在一旁,笑得眼睛都瞇起來了。「這個故事也寫一寫吧。」

啥?這個故事也要寫?之前寫幾個關於狗狗往生的故事就有人會來問我他的小狗死後去哪了。再寫這個尋狗的故事...我猶豫了。

這些年,年紀大了,不再在乎世俗眼光,索性過自己想過的生活,我的孤僻,怪癖,難搞,我全不掩飾了。甚至搬到山上沒有鄰居的地方,過著自己爽的生活。

寫這個故事,那不是給自己找麻煩嗎?

「寫寫吧!」瞇瞇笑的觀世音菩薩給的訊息還是要寫。

嗯,菩薩好像挺堅持的,說不定又在打什麼算盤。

「老闆娘,我有時候會寫一些觀世音菩薩的故事,你們妹妹的事,可以寫嗎?」問一下好了

「可以啊,不過要寫我求媽祖跟觀世音菩薩喔。」老闆娘強調,因他們在北港有拜媽祖,北港的網友幫了很多忙。

「好啊。」我回答。

我看著小欣「菩薩說要你寫這個故事耶。」推給小欣好了,反正她也是這次的關鍵人物。

小欣瞪大眼睛看我「妳寫啦。」

「菩薩說要你寫。你寫就好啦。這個不太好寫。會曝露太多。」我說

「對啊,要怎麼寫才恰當。」小欣說。

「呵....你看著辦吧。」我真得懶了。

用完餐我載老闆娘跟小欣回家再開車回山上,餵完小狗,正要燒開水,小欣就傳來簡訊了,「我寫完文章po了,應該沒有透露很多,如果太多,我再改。」

點進去看,短短的,很好啊,不需要改,觀世音菩薩給的作業有人交了就好了。我很滿意。

可是觀世音菩薩怎麼還傳來訊息要我再寫一篇由我的視角的呢?我的視角,那皮皮的事,ㄧ些細節都要交代,跟我現階段想過的生活相違背。

因為不太想寫,於是等遇到濟公師父時,請教了師父,如果寫了,有些事需要交代,要不無法理解我為什麼在看到妹妹受傷的照片馬上決定趨車南下去賭運氣即使當下都不確定妹妹到底在那個縣市的至善路。

濟公師父給的回覆是寫,我又跟師父討論了那些可以寫,那些不方便寫,才會有這篇故事的出現。

如果你們讀了故事想跟觀世音菩薩結緣,唸南無觀世音菩薩跟持菩門品都可以。

如果有人不小心發現我可能是誰,麻煩當作不知道,我就是ㄧ個怪怪的凡人。謝謝大家的體諒。

這次的救援行動是觀世音菩薩、媽祖與一票道家神仙一起幫忙的,妹妹真得好福氣。


皮皮離家出走後,我給家裡的小狗做了金屬狗牌,上面有我的手機號碼。狗牌我另外買粗的鑰匙圈幫牠們掛在狗鍊的扣環上,這樣就不會因為小狗活動力太強而掉了。妹妹找回來後,我也上網訂一個要送給妹妹。露天拍賣有位賣家一個賣 250,字刻得很清楚,真心建議各位飼主幫小狗準備個刻有手機號碼的狗牌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796&aid=5911478
 回應文章
謝謝觀世音菩薩就好
推薦1


Amy Chu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richardbkk

不客氣,謝謝菩薩就好!

真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796&aid=5915204
謝謝妳
推薦0


ruby yao
等級:2
留言加入好友

 
謝謝妳,amy。真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796&aid=5914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