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我的靈界好友們
市長:Amy Chu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散文雜記【我的靈界好友們】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觀世音菩薩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生與死 – 其實你可以幫自己與離去的親人做更多 – 如果你相信觀世音菩薩與地藏王菩薩
 瀏覽1,810|回應0推薦0

Amy Chu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生與死 其實你可以幫自己與離去的親人做更多 如果你相信觀世音菩薩與地藏王菩薩

 

原發文日: 2018/08/26

 

我這人不太正常,很多想法都異於常人。以前看別人遇到事情的反應,總覺得別人不正常。 這些年看多了,加上回家後有自己努力思考一下,發現原來別人的反應是正常,不正常的是自己。

 

不正常怎麼來的呢,應該有部分是天生的。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嘛。有些習性,說實話,想改。不太容易改,真得本性很難移。

 

有些不正常,跟我異於常人的經驗有很大的關係。如果這世間大家都跟我一樣,有一群看不到功力高深的朋友、有喜歡收鬼當學生的朋友 (和尚還在收喔, 歡迎跟看不到的眾生說,想修行的,請到土地公廟找土地公帶到新竹市任一土地公廟再請土地公帶到 Amy 家找和尚修行。濟公師父說過這幾年台灣想修的,收得差不多了,和尚們轉戰海外收到中南半島跟菲律賓去了。濟公師父也從中國帶了一些回來,就這教育事業一直持續中。依濟公師父的說法,和尚目前得功力很江南 style (我一開始聽不懂,還問師父什麼意思? 你們應該懂吧))

 

如果大家的經歷跟我一樣,那我就算正常啦。但事實就不是這樣發展的。

 

這些年,懶得寫東西。以前那個想分享的熱血不見了,這個應該跟年紀有關係。有時也覺得寫東西做什麼,搞得有些人以為我有神通,真是通個鳥。不過就是可以跟某些靈溝通罷了。 唉,難怪釋迦摩尼佛教導弟子不能以神通示人,是有道理的。

 

那,今天又是甚麼因原要寫東西呢? 其實原因也很簡單,就觀世音菩薩這兩天一直催我寫兩篇出來。其中一篇我剛貼出來,想說來休息一下。菩薩持續提醒我,所以我趁著休息的空檔再打一篇出來。

 

為什麼菩薩是在這兩天催呢? 不是前陣子呢? 因我八月中去醫院開個小刀,消消業。說來有趣,年輕時覺得自己心性光明磊落。一定沒什麼惡業,這十多年來在濟公師父的諄諄教誨與行走江湖碰壁回家療傷時自我反省下醒悟到。我們的無明,真的就是讓我們的行為善惡業交替。只是說心性較好的,不會犯下大惡,可是小惡還是有的。有時還會好心做壞事,所以偶爾我會察覺自己的不是, 真心懺悔一下。

 

這兩、三年,挨了幾次刀。是都沒有生命危險的,因為要活到 60 歲嘛,不會那麼早走。挨刀是會痛的,大刀大痛,小刀小痛。當麻藥退去,痛覺甦醒時,處在痛的感覺中,會亂罵人,罵完後還是痛。就開始思考為什麼要經歷這些,想著想著,就體悟到這是在消業。有了經驗後,知道是消業, 需要開刀時, 有就開開心心的住院消業去了.

 

這次的小刀,跟之前的大刀比起來,輕鬆許多。因此返家後,沒訂術後餐。術後餐分量太多,上回一天只訂兩餐,每餐請小欣帶陳想想過來陪我吃,兩人一狗才吃得掉,吃到最後想想體重都增加了。這次因為小刀, 術後跟上回的大刀比起來自我感覺良好, 所以沒訂術後餐. 休假在家的我,每天想到底早餐要吃甚麼?吃完了早餐想中餐,吃完中餐想晚餐。中間空檔睡覺,讀佛書,日子挺悠閒的。    

 

混了幾天,觀世音菩薩就表示啦,有些東西可以寫一寫啦。想了一下,都是小事,有甚麼好寫。真正的大事,濟公師父是不准我寫的,小事就慢慢來啦。

 

然後,觀世音菩薩就持續放意念給我 - 寫一寫吧、寫一寫吧, 有些人看了會增加一些信心。 寫完一篇想說交差了, 另一篇慢慢來。 菩薩繼續放意念給我,- 寫寫吧、寫寫吧,有人會需要的。寫寫吧、寫寫吧。菩薩唸幾次後,我就心虛啦,當天遇到濟公師父時, 閒聊中跟師父提了一下.

 

[師父,菩薩要我把今年 Peter Andy 發生的事寫出來耶。]

 

外省師父低著頭幾乎沒多想 [寫啊,可以寫。]

 

[….] 我懶懶地回,唉.. 師父跟菩薩同一陣線的,慈悲陣線。

 

[寫啊,即使只幫助到一個人也是好的。現在這個老化的社會,有人會有需要的。] 師父補充。

 

祂們都很慈悲的,我問過師父這個問題,祂跟這個點的信徒講了這麼多年,近二十年,有真正會檢討自己修正行為,有修行的意願與行動的,含我只有小貓幾隻。投資報酬率這麼低,會不會太浪費祂的時間了。師父說不會,只要有一個祂就覺得值得了。 , 眾生真的不好渡, 有一個願意學師父就覺得值得了。

 

我還問過濟公師父,乘願再來跟用降乩的方式比起來,那種渡得多,師父說用降乩的方式,因為濟公師父的名聲在祂們幾百年的努力之下已經建立得很好了,人們知道祂們,所以祂們降乩時說的話,比較容易被接受。這想想也合理。 乘願再來,跟人家說他是濟公活佛轉世,初始被當神經病的機會很大。還是降乩可以接觸到比較多的人渡眾效果比較好。

 

師父都說寫了,我就乖乖跟當事人連絡,取得祂們的同意,把筆電拿出來寫故事了。這是這篇文章的由來,主因也是觀世音菩薩的慈悲啦。

 

菩薩要我寫甚麼呢? 就生死大事。

 

有生就有死。這話常聽到,可是很多人看不破。有次聽聖嚴法師的大法鼓節目,法師跟大家談生死,談到大家對親人的死亡會傷心是正常的。聽到這,我愣了一下,嗯.. 我好像不正常。自從知道了靈界的好友後,有了一些怪怪的經驗。我對死亡一事,大多是開心祝福的。除了青壯年,是家庭主要收入的人以外。

 

得了病走的,通常這個過程是在消業,業消完了就脫離肉體了。心性好的,沒造誇張的惡業,可能到天界或佛國繼續修行或繼續輪迴。年紀大的,時間到了, 就一定會走的嘛。一樣心性好的,也是會有好的去處啦。如果是造惡業的,那活著時,有那麼多的時間跟機會好好反省與學習。 他不做,專搞損人不利己的事,那死後去哪,就自求多福啦。

 

偶有朋友來電敘述親人過往的情形,大多我感應到的都是好的。所以我對死亡的感覺不是太差。

比如說你買了一部車,開了

20 年 車子開始故障常需要維修,突然有機會換一台新的飛機,沒有油耗、不須保養、想去哪就去哪。 , 幹嘛執著於舊車呢?

 

靈脫離肉體之後,沒有肉體的束縛,可以依心念、福報往生好的地方,總比守著老舊的肉體好吧.

 

所以,這些年我就這麼一直不理解這些朋友幹嘛那麼傷心,明明他們的父母現在過得好的很,也沒有病痛了。還可以在天界或佛國繼續學習,他們怎麼不為他們的父母開心。

 

所以當聖嚴法師說到,人失去親人會傷心痛苦這是正常的。我才驚覺到自己好像不正常。法師又提到只有極少數人能看破,那我就確定我不正常了。  

 

為什麼親人死去,我不會傷心呢? 這個問題自己也好好的思考過,喜歡的親人, 都是心性良好的,死後都上天界去了,上了天界也不是享福去的,是繼續修行去的,幹嘛難過呢? 天界比人間好多了. 而且是繼續修行, 會一直進步的。不喜歡的,就是合不來的。那就緣起緣滅,隨業流轉了,個人造業各人擔嘛。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的,這個也不會難過啊。

 

不確定這樣的心態算不算看破。人去世我不會傷心,但會捨不得他們臨走前的痛苦。生病的走前有時會很痛苦,,然知道是在消業,消完業就會脫離肉體了, 但心裡還是會難過的。

 

如果做些什麼是不是可以減少臨終的痛苦呢? 其實就是消業嘛,靠自己消是最快的,怎麼消呢? 心存善念做善事是根本,還可以怎麼消呢? 持普門品求觀世音菩薩囉。最近開始研究觀世音菩薩的耳根圓通法門,讀了一些聖嚴法師與南懷瑾大師的書,更深入的認識觀世音菩薩的慈悲與神通廣大,修成這樣,真是太不可思議了。發願只要有人求祂,祂就幫,即使在沒有人認識觀世音菩薩的世界,有眾生受苦,只要發出求救訊號,觀世音菩薩就幫。好像是韓劇裡鬼怪的情節喔,只要求救,菩薩就幫。所以唸菩薩的名號,持普門品好處多多。 可以減少心念的散失,減少妄想,還可以憑藉菩薩的力量提升自己,真是百利而無害。

 

觀世音菩薩要我寫的兩個今年發生的關於生死的故事,這些故事是經過當事人同意寫出來的,故事裡的名字不是真名。除了名字以外,其他的故事情節就依我感受到的寫,給各位參考參考囉。

 

 

1.    孝子 Peter 誠心念佛, 感動地藏王菩薩與觀世音菩薩慈悲接引癌末去世的父親 – 2018 年初

 

Peter 是工作上的同事,他是後來加入我們部門的。人斯斯文文、客客氣氣的,身上有滿重的佛家的氣息。

 

這個要解釋一下,也不知怎麼的,我會感知到人家身上的氣,他的來源的氣。尤其是我熟悉的道家與佛家的氣,有些時候當事人這輩子還沒開始深入宗教,我就大概知道他的來源。通常我不會主動提,因為跟人家說這個很奇怪。有這方面氣息重的人,我目前的經驗是通常心性比較良善,不會拿刀子在背後捅人,是可以比較放心交往的人。我身邊相交比較長久,現在還有交往的。幾乎都是佛教系統來的。以前常出現在我們的故事裡的一些人,發生過一些事後, 也都不往來了。跟當事人的發心相關,他們起了心動了念,有了行動。緣就滅了。初始,會介意,即使濟公師父一直跟我說緣起緣滅,還是聽不太懂。今年終於聽懂了,真要感謝濟公師父一直沒放棄資質愚鈍的我。

 

自己一直有大量閱讀的習慣,這兩年才覺知,這其實是一種成癮症。來自內心憂慮自身的不足, 透過大量閱讀強塞知識進腦裡。濟公師父常唸我盡信書, 不如無書,就是在提醒我。 師父叨唸了十多年, 終於懂了.

 

大量閱讀的結果,產出許多讀過的書,不是網拍就是送人,後來跟幾個同事搞了一個二手書分享群組,把讀過不想留的書分享出來,給有興趣的同事,把公司的傳遞袋用來散播知識。

 

Peter 加入我們部門幾個月後,幾次閒聊,發現他也有讀書的習慣,便邀請他加入我們的讀書群組。幾次我分享心靈成長或佛教方面的書籍,發現 Peter 有興趣。後來我們的談話,會稍微聊點修行的東西。就我的觀察,Peter 還沒找到契合的老師深入學習。

 

後來Peter 離開我們公司,到另一家公司服務去了,偶爾我們會用通訊軟體聊一下近況。跟 Peter 的緣就一直保持良好的君子之交, 淡淡的、良善的關係。

 

2018 年初, 一個陰冷的冬日, 只有中午時分有短暫的陽光出現, 我到外縣市一間大型醫院探望住院的朋友, 到了傍晚, 該離去時, 又多坐了會, 才起身離開.

 

這家大醫院, 依我的觀察有二十來部的電梯, 停靠不同樓層. 所以到不同樓層, 需要搭的不同的電梯.

 

到了等電梯的地方, 確認了可以搭的電梯, 按下按鍵後, 等了一會, 電梯就來了. 低頭走進電梯, 裡面已有一些人了, 找了個邊邊的角落站定。

 

[ Amy] 電梯門關上後,有人喊了聲我的英文名字,聲音聽起來有點熟。

 

Amy 是菜市場名,一堆人都用這個字母排名前面的名字。在外面,常常聽到有人喚某位小姐這個名字,所以在非工作場合,聽到人家叫這個名字,習慣先觀察一下。

 

這一帶不是我的活動範圍,過去也不曾在此生活過,熟識的朋友沒有住在這一帶的。遇到熟人的可能性應該很低,但在這層樓進電梯的女生只有我,還是抬起頭來瞄了下電梯裡的人們。

 

[我啦,Peter ] 電梯底,站了一個穿戴帽外套,帽子戴著戴口罩的男生看著我,聲音好像從他發出的。

 

我看他的眼神應是狐疑的。

 

口罩被拉下來了,是 Peter!啊…….你包成這樣,誰認得出來。在電梯裡戴帽子、口罩。

 

[你怎麼在這裡? 我剛剛來看住院的朋友] 是很訝異在這裡遇到 Peter, 且這醫院人來人往, 電梯這麼多座,怎麼就這麼巧搭同一部電梯。

 

[我爸在這裡住院,我們來看他, 這是我母親、我太太跟小孩] Peter 介紹了他的家人,我這才注意到他身邊站的一位老婦人與家人,點個頭示意一下。

 

電梯裡人多不好說話,很快的,到了一樓走出電梯,我們的車子恰好停在同一個停車場,於是邊走邊聊。

 

[你爸還好嗎?] 關心一下

 

[不太好, 癌末了。發現得太晚。] Peter 的語氣算平緩,我看了一旁的媽媽,心裡有點難過,通常老年喪失伴偶,是件很大的挑戰。發現得晚,代表大家心裡都沒準備。Peter 媽媽臉上沒有太多表情,我真心希望 Peter 可以伴家人走過這一切。

 

停車場就在醫院旁,走幾步路就到,我們沒有時間多聊,露天的停車場,寒風直刮,也不適合長聊,聊了幾句我們互道再見就各自離開了。

 

開車回家的路上,一直想著這件事。這些年,身邊有些朋友有親人離開,我幫忙跟菩薩溝通過,親近的人離開,我也參與過。其實這些就是一個過程,當事者會恐懼,因為不知面對的是甚麼,如果親人可以跟他解釋,幫他誦經念佛,求佛菩薩或神仙接引,讓當事者安心,整個過程會很平順。安當事者與親人的心很重要,但這要親人願意接受這樣的觀念與願意唸佛持經。

 

之前有跟 Peter 提過一些怪怪的經驗,但沒講太多. 我想跟 Peter 提我們在這方面的經驗,但這會透漏太多我可以與菩薩溝通的細節。近幾年,我在職場不太提這方面的事,一方面是濟公師父禁止,一方面是過去有些不好的經驗,所以這次有點猶豫要說嗎?  不說,這段時間對 Peter 父親是關鍵,如果 Peter 接受了,也照做了,對 Peter 的父親與全家人都好。就在我思考,說還是不說的同時,觀世音菩薩與地藏王菩薩傳意念要我跟 Peter . 回到家後,手機拿起來 我就 Line Peter 了。

 

************** Amy:

 

Hello Peter,

剛剛時間太短,有些經驗來不及分享。

 

有些事就是循環,沒有好壞。

 

你可以藉由佛菩薩的慈悲,給你父親加持。方法很簡單,你持你喜歡的佛菩薩的名號,請祂們加持你父親。

 

只要你相信,就會有佛菩薩的加持力。祂們很慈悲的,我看過很多次了。

 

每個人相應的佛菩薩不同,你可以看自己持那位佛菩薩的名號最歡喜,就專心的持那位佛菩薩的名號。

 

Peter ********

 

太感謝你了,真是佛菩薩保佑。

 

************** Amy:

 

真得不用客氣,剛剛開車回來的路上,祂們要我提醒你。

 

只是我不確認你喜歡的佛菩薩是哪位。

 

好像觀世音菩薩、地藏王菩薩都可以,你都喜歡。

 

Peter ********

 

我都喜歡, 我懂你的意思。

 

 

 

************** Amy:

 

兩位都可以持,那就是一個過程。

 

 

Peter ********

 

 

太感謝你了,我一定要幫我爸爸,讓他能夠順利圓滿 ! 盡一份人子的孝道。

 

************** Amy:

網上有很多講臨終的事,我自己的經驗,跟往上講得很類似,各有各的因緣。

 

由兒孫來唸經,持佛菩薩名號或持咒是最有力的。

 

你迴向給你父親就好, 歷代駔先跟冤親債主都先不用。

 

心裡默唸即可,有空就唸, 走路、開車都可以唸。

 

如果持地藏經,因時間不夠,一次沒唸完也沒關係,下次再繼續就好。

 

如果你父親可以接受接下來發生的事,你可以跟他解釋,告訴他不要怕。我們每個人都已經輪迴很多次,經歷很多次,只是忘了。跟他說不要怕,脫離肉體後就會看到菩薩來接他了。

 

最後的時刻,即使肉體昏迷了,意識都是清楚的,親人在他身邊唸佛,親人的穩定,對他會有幫助。

 

 

 

Peter ********

 

 

我一定會的, 謝謝 !

 

我也很感恩,好多朋友知道之後都給我很大的幫忙,感恩 !

 

我相信你的話, 我會盡全力去做。

 

 

 

 

************** Amy:

辛苦了,自己也要多保重,就是一個過程。

 

 

 

 

後來的日子,忙碌中渡過。約莫過了十來日, Peter 來了訊息。

 

 

 

 

Peter ********

 

 

我父親昨天上午往生了,沒有太大的痛苦,面容十分安詳。

 

從住院發現癌症到昨天,短短只有十八天。一方面覺得父親走得太快,另一方面卻又因為父親不再受病痛的折磨而感到欣喜。

 

雖然希望能跟父親多相處久一點,但這樣的期望卻是建築在父親每分每秒地獄般的痛苦之上。

 

我父慈悲,連往生時都替我們子女著想,選在假日早上,風和日麗陽光普照的日子,讓我們子女能聚在一起。幫他走完人生最後一程。心中有無限的不捨,但卻矛盾的有一絲喜樂。歡喜父親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願父親在那邊能夠聽聞佛法,皈依三寶, 早日成佛 ! 感恩合十 !

 

 

************** Amy:

 

很欣慰看到你的簡訊,你的情緒平穩,雖有身為人的不捨在裡面, 但對生死的觀念很正確。

 

18 天,真得很短。

 

我的認知跟一般人不太一樣,時間愈短,代表業愈輕。

 

我外公發現肺腺癌到走,三個月。外公是我這輩子很佩服的人,造了很多的功德,他消了業之後回他原來來的地方。

 

我外婆也是很好的人,可是她後來身體老化,拖了好多年。我那時候問到的是要等她所有 (含累世) 的業消完,我外公接她一起 (外公下來投胎, 遇到她, 想跟她永遠)

 

你幫你爸唸阿彌陀經嗎?

 

怎麼我剛剛問到的是觀世音菩薩跟地藏王菩薩去接,地藏王菩薩帶走的。

 

西方極樂世界是阿彌陀佛的國土。

 

成佛難度太高,好好修行,修正觀念、不要再造惡業,一步步往上比較容易。

 

我都跟人說,,上去後好好修,祂們都會教。繼續修,修到可以自立不要再來輪迴 (自願的除外、不過要修到有能力自願來、不退轉,這個已經很強了)

 

上去是要繼續修的,不是享福報的。享福的,果報享完、又掉下來。

 

地藏王菩薩跟觀世音菩薩跟道家的神仙都很熟,祂們有互通、跟你爸說、如果穩定了,學了一陣子,想學道家的東西,跟菩薩說就可以了。

 

你們在靈內獎的東西,你父親都會知道。想跟他說的, 都可以說,但要記住不要有太情緒化的。

 

 

 

 

 

Peter ********

 

 

聽了你這些話,我心裡更平靜了。謝謝你 !

 

我父親個性比較急,做事情不喜歡慢慢來,也很愛面子。想不到連生死大事也如此,他的容貌比平常更慈祥,我們所有親人都非常歡喜。

 

我自己對地藏王菩薩有特殊的感受,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地藏王菩薩來接引他。

 

感恩所有佛菩薩的慈悲,也很歡喜有你這樣的好友在,隨時在我最需要的時候指點迷津。

 

 

************** Amy:

 

對啊,就是這個原因,原來你自己有感覺。

 

 我只是愛自己愛講,你願意相信,我就講。沒甚麼的。

 

我後來才發現,來台灣投胎的,跟地藏王菩薩有關係的滿多的。

 

 

 

Peter ********

 

 

台灣人民跟地藏王菩薩很有緣喔 !

 

 

************** Amy:

 

觀世音菩薩的也很多。

 

 道家的是最大宗。

 

其實祂們有相通,會互相幫忙。

 

你要跟你爸強調要好好修喔。

 

 

 

Peter ********

 

 

好的,我會常常跟他說的。

 

************** Amy:

 

葬儀社給的儀軌建議,都不會對你父親造成影響,所以活著的人覺得好就好。你母親想怎樣都可以,讓她安心就好。

 

你們折的蓮花、紙錢,會化為能量的形式存在,跟他的修行無關,但親人的心意還是收得到了。

 

Peter ********

 

 

嗯,大家這幾天的確很認真在折蓮花跟元寶。

 

 

************** Amy:

 

是地藏王菩薩跟我說的。

 

可以一邊折、一邊持佛號迴向給你父親。

 

其實六字大明咒的能量也很強,如果會,持這個也可以。

 

 

Peter ********

 

 

基本上,所有儀軌都依母親跟兄弟姊妹合意,簡單莊嚴,符合我們地方的基本原則。

 

好的。

 

 

Peter 對菩薩的信心很強,在朋友給他建議後,確實執行幫助父親往生佛國繼續修行。他的信心、執行力、臨危不亂是事情圓滿的主因。這種信心來自過去是修行種的善緣,有了善的種子,因緣成熟時,果就結了。我真的覺得在醫院那天,本來想離開了,莫名其妙多坐了會兒,搭了那班有 Peter 的電梯是菩薩對 Peter 的慈悲。而我,就只是一個傳話者。

 

2.    孝子 Andy 持觀世音菩薩普門品請觀世音菩薩慈悲接引母親 – 2018 春末夏初

 

 

曾經讀到雜誌上有篇文章,人到了中年,交友圈會縮小,因為不再有迫切擴展人脈的需求。這兩年自己的觀察, 好像還真是如此。人到了中年,懶了、也宅了,喜歡窩在家裡讀東西。不想再勉強自己與不相契的人往來。常往來的就那幾個在各種階段對彼此不離不棄的朋友。

 

交朋友,要交到不離不棄的,真是要很大的福報。有次跟濟公師父討論這個話題,也比較理解祂們跟三太子還有八仙那一掛道家深厚的交情怎麼來的。

 

 

我這幾個好友、相識近二十年,彼此從青年走到邁入中年,彼此生命的歷程多少都有參與到,其中一人發生了什麼事我們會彼此關心看看是否有自己幫得上忙的地方,第一個動作是向前,不是往後退一步計算得失,所以這麼久以來還保持著良好的交情。我常常覺得自己福報很好, 有幾個這樣的朋友。

 

朋友也會有好朋友,久了也納入我們的小圈子,在這個小圈子我是很放心的, 他們理解我的過去,知道我的異於常人,所以有時跟他們說話會出現彩色蝙蝠說什麼,那個誰又怎麼了,菩薩說等異於常人的話,他們很習慣這樣的我。有時讀了書,發現作者居然是這麼修的,還功力深厚,跟他們說,他們也會好奇拿起書本讀一讀。

 

我們也都喜歡聽濟公師父說道理,師父說了近二十年,即使祂說我的改變只有一點點,真心感激師父沒放棄我。

 

Andy 是透過朋友跟我們認識的,超過十年了,老實人一個。有時我們都覺得你也太好了吧,人家這樣你也可以。因為老實人,跟他相處,他不會算計我們,他跟人的關係不是用利益去算的,所以我們都喜歡他。

 

Andy 是個孝子,兄姊結婚離家後,就他陪父母住,父親走後,他照顧母親。老人家年紀大,身體衰老有些毛病常需要看醫生,Andy 就常常要帶老媽媽去看醫生,兄姊也會回家幫忙讓 Andy 舒口氣。

 

有次我們去逛 CoscoAndy 買的一套攝影設備有幾個鏡頭,可連上網用手機 App 隨時觀察老媽媽在家的活動狀況。後來我請教他效果如何? 他拿手機給我看,他把老媽媽的活動的地方都裝了,上班時可以隨時觀察老媽媽的狀況。

 

幾次,Andy 也請教過濟公師父關於母親健康的問題,師父也指示了八十多歲的老人了,身體的老化是不可避免的,只能盡力了。

 

今年春天,Andy 媽媽住院了,肺炎,狀況不好,還住進加護病房。

 

身體衰老,有時過度醫療會造成當事人的痛苦。有陣子在雜誌上讀了黃志堅醫師的採訪,讀了他的書還有相關的書籍,其實我個人是不太贊成過度醫療的。在老、衰、死的過程中人會慢慢減少食量,少量的水分就可以維持,人會進入一種脫水的狀況,腦部會分泌一種東西, 名字我忘了,這東西會讓人感到愉悅,所以在走向終點得過程中,人是不會痛苦的。人體自然的老、衰、死是一個自然的過程。

 

可是發生在別人身上的,我們也不方便說什麼。尤其是根本沒做好準備接受母親離去的人。曾經讀過另一位日本醫師寫的書,七十多歲的兒子照顧九十多歲的母親,打心底不認為母親會有死亡的一天,更不用說自己也到了接近死亡的年紀。

 

 

Andy 與兄姊忙著母親的事,我們這群人幫不上忙,只能給精神支持。有人因此去買了一堆講老、衰、死,臨終照護之類的書。於是 Andy 在前方打仗,我們幾個在後方努力 K 書,Andy 正在遭遇的,我們將來也可能會遇到。這過程中我們討論著一定要去簽一簽病人權力自主法,不要哪天給插管受罪。

 

 

過了幾個月吧,印象中超過兩個月,聽說 Andy 媽媽的狀況惡化。Andy 他們決定如果危急了,不要急救,因為急救有可能壓斷肋骨。

 

 

某天,在辦公室, 午休時間。剛準備好來打坐一下。電話響了, 是朋友打來的.

 

[方便說話嗎?] 朋友先確認一下

 

[方便啊.]  只要不是在開會中, 都方便。

 

[Andy 媽媽狀況不好, 醫生說應該今天就會走。 Andy 想問說有沒有人可以來帶他媽媽] 朋友敘述一下狀況

 

Andy 看來終於接受母親會離開的事實了,不過問有沒有人可以來接他媽媽,從這個問題看來他慌了,不知該怎麼辦,但至少還知道請人來問我。

 

[我問一下,看有沒有人回我。等會 Call 你。] 第一次遇到人家這樣問的,還真不知道誰可以去接。

 

[好。] 朋友回我後我們便掛的電話。

 

掛了電話之後,我向虛空發問, Andy 他媽媽時間到了,有誰可以去接她的嗎?

 

觀世音菩薩馬上給了回應,祂可以去接 Andy 的媽媽到祂那邊修行,只要 Andy 答應持普門品 100 遍。

 

我起身走到辦公室外打電話,在辦公室講這個怪怪的。才走到門口, 地藏王菩薩也給訊息了, 祂也可以去接, 如果 Andy 願意持 100 遍地藏經的話。

 

收到地藏王菩薩這個訊息,心裡小九九了一下,啊….觀世音菩薩都發聲說 100 遍普門品了, 您的 100 遍地藏經太沒競爭力了。 讀過普門品與地藏經的人就知道我說的是什麼。

 

不過,也許有人就不是這麼功利的,說不定人家就是比較愛地藏王菩薩,100 遍地藏經,小菜一碟。

 

[喂,觀世音菩薩說如果 Andy 願意持 100 遍普門品,祂就去接。 , 地藏王菩薩也說,如果 Andy 願意持地藏經 100 , 祂也可以去接。 你讓 Andy 自己選。]

 

 

[好。] 朋友回我。

 

掛完電話, 走回座位打坐去。

 

下午, 朋友 Line , Andy 選擇普門品。我在心裡偷偷地笑了一下, 不是選地藏經。厚真的不是我對地藏王菩薩不敬。我是好逸惡勞啊。

 

 

後來事情繼續發展,Andy 說他在母親頭七時聞到玉蘭花味道,他們家附近沒有人種玉蘭花,味道不知哪來得。Andy 是個老菸槍,菸抽久了嗅覺通常不好,還聞得到, 真奇了。

 

觀世音菩薩有時喜歡讓人聞到玉蘭花味讓人知道祂來過,我想過祂為什麼這麼偏愛玉蘭花味, 說不定跟恆河沙數劫前,祂在哪個世界修行,愛上了玉蘭花有關。那、那個恆河沙數劫前的世界怎麼也有玉蘭花呢? 唉啊,因緣不可思議嘛。我哪知。 我猜可能是這樣, 對玉蘭花有特殊情結, 要不怎麼老是讓人聞到玉蘭花香味。 濟公師父還為了觀世音菩薩要我種了一棵玉蘭花, 明明我就不喜歡玉蘭花的味道,還硬要我種在我的地盤上。觀世音菩薩一定有玉蘭花情結, 有不為人知的小秘密。

 

 

後來在辦喪事的期間, 觀世音菩薩要我提醒 Andy 100 遍只是低標,要他多唸,對他母親是好的。為什麼呢? 因為 Andy 母親是憑藉兒子的孝心持普門品的福報上去的,並不是自己修行的功力夠了。兒子給的福報享盡了,萬一還沒修到不需要下來輪迴,那還是得下來的。並不是說上了天界,就永遠不會再下來了。菩薩慈悲開了一個方便接引往者到他的佛國修行,但修得如何還是要靠當事人的努力的。

 

我們跟 Andy 講了菩薩的建議,但沒告訴他為什麼。他忙著喪事,打理許多事,我們打算過一陣子再跟他解釋為什麼。

 

幾個月後,見到了 Andy, 好奇他為什麼選普門品,雖然說已經從朋友那通過一次了, 還是想親自問一下。

 

[你那個時候怎麼沒選地藏經啊?]

 

[就我們家有拜觀音啊, 所以就選觀世音菩薩了。] Andy 的回答, 可能是看我不太理解的樣子, Andy 繼續解釋.

 

[我們家的佛桌, 背景就是依附觀音圖啊, 當初買時, 鹿港那邊的師傅做的都是這樣的。]

 

, 原來, 原來地藏王菩薩不是輸在經文的長短,是人家家裡每天拜觀音圖啦。這個就沒辦法了。不過還是有人就愛地藏王菩薩的啦。

 

 

小欣最近常嘮叨, 要抱觀世音菩薩的大腿,而且是從現在開始抱。她這樣說時, 我腦海會出現我心中的觀世音菩薩,印度男相的觀世音菩薩,穿著印度的衣服,布料少少的,腿長長的,小欣抱著菩薩的大腿,這樣的畫面怪怪的。

 

 

但小欣心目中的觀世音菩薩是女相,白衣群擺飄飄的觀世音菩薩,這樣的菩薩, 小欣去抱大腿,想像小欣拉著觀世音菩薩飄逸裙擺的樣子, 就有點詩情畫意了。

 

 

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個觀世音菩薩,還都客製化的,長得都不太一樣。

 

小欣幹嘛要抱菩薩大腿呢? 小欣說,現在就要開始抱菩薩大腿,不要等到快掛了,再抱就來不及啦。這觀念是正確的,有空就多多唸佛號跟持經吧,免得時間到了資糧不夠上不去就辛苦啦。

 

我們還討論過哪種死法福報最好,我一度認為是心肌梗塞,因為痛一下就掛了,我一直認為心肌梗塞走的福報好好喔,走得乾脆,不連累他人,自己也不會受苦。直到有一天有人說, 可是聽說心肌梗塞很痛耶, 死前很痛。嗯很痛, 很痛不太好,那哪種死法最好呢? 睡夢中死的, 只是這種方法應該要更又福報才辦得到. 於是我跟人說.

 

[, 你就持普門品,完了迴向的時候跟菩薩說到時候, 如果時間到了, 你想睡夢中走。]

 

[咦,可以跟菩薩求這個嗎?] 我的怪怪建議, 可能是第一次聽到吧。

 

[為什麼不可以,啊,你就求啊, 你求了,做不做就是菩薩的事了] 我是真得這麼認為, 祂們得神通是不可思議的。 我們求了, 菩薩們怎麼幫我們就不是我們凡夫的腦袋可以理解的了。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796&aid=58487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