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我的靈界好友們
市長:Amy Chu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散文雜記【我的靈界好友們】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觀世音菩薩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小欣的狗狗 - 2 (妮妮) - 觀世音菩薩慈悲接引 - 2005 12 月
 瀏覽939|回應0推薦0

Amy Chu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小欣的愛犬妮妮 

原發表日期: 2015 12

 


 

自從小欣的愛犬錢錢死了之後, 小欣掛念錢錢的去處, 尋求濟公師父的協助, 又我幫觀世音菩薩傳訊習給小欣, 小欣從這過程中得到一些感應, 也開始跟著我常跑濟公師父的辦事處.

 

 

欣與我走了幾趟濟公師父的辦事處, 熟了之後, 往後到師父的辦事處時連男朋友小威與另一隻狗狗妮妮也帶來了.

 

 

 

妮妮是小欣先前死去的狗狗錢錢的女兒, 錢錢去世時7 歲多, 在狗的壽命裡算壯年. 妮妮只有3歲多. 還算年輕. 從牠的習行看來, 玩心還很重.

 

 

 

妮妮這隻馬爾濟斯犬, 真是典型的馬爾濟斯.  有人來瘋的特質, 看到人, 不管認不認識, 都熱情的很. 濟公師父辦事處的信徒來來往往, 牠幾乎人人好. 稍微逗一下牠, 牠會在有限的空間裡四處亂跑. 真是好玩的狗狗.

 

 

 

妮妮遇到人時, 會跑到你腳下磨蹭磨蹭. 如果你伸出手撫摸牠, 牠會有很舒服很舒服的表情與動作出現.甚至會四腳朝天, 露出肚子讓你撫摸牠. 跟我高雄家裡養的那隻馬爾濟斯一樣, 只要你的手在牠身上不斷的撫摸牠, 牠會乖乖的停留在你身邊. 後來我們較熟後, 甚至用餐時, 牠都會溜到我身旁, 我以右手用餐, 左手在餐桌下玩牠. 幾次小欣的男友小威沒看到狗狗, 還會問說.

 

 

 

「妮妮呢?

 

 

這時, 我會出聲, 聳聳左肩.

 

 

「在這邊.

 

 

妮妮有一項絕活, 會用兩隻前腳做出合掌拜拜的動作. 小欣如果將牠捉到身前,告訴牠,

 

 

「妮妮, 拜拜」

 

 

 

牠就會用兩隻前腳做出合掌拜拜的動作. 聽小欣說這動作是她將妮妮寄放在她姐那邊時, 一個下午的時間, 妮妮就被訓練會了. 不知小欣的大姐用了什麼神奇的方法. 總之, 就一個下午, 妮妮就多了一樣絕活.

 

 

 

濟公師父的辦事處常有信徒帶小朋友來玩, 小朋友看到妮妮, 總是興奮的想摸摸牠與抱抱牠. 妮妮也總是很配合的讓小朋友碰牠. 有次, 一對唸幼稚園的姐妹還玩起抱妮妮接力的遊戲, 妹妹將妮妮抱起來, 走個幾步路, 交給姐姐, 姐姐接手後, 如法泡製, 再將妮妮抱回去還給妹妹. 兩個小朋友, 起初會害怕, 不敢抱小狗, 後來玩上癮了. 抱著小狗, 一遍遍來回玩著. 妮妮在過程中, 一副小心謹慎大氣不敢喘一口的樣子很是好笑. 後來大人們覺得妮妮有被虐待的樣子了, 才出聲制止. 妮妮被放下後, 溜回小欣身邊, 回到最安全的地方. 但不一會兒, 又離開小欣身邊, 四處探險.

 

 

 

隨著小欣出現在濟公師父那的頻率增高, 在小朋友心中, 妮妮已成為濟公師父那的活招牌.

 

 

曾有個唸中班的小朋友沒見到妮妮, 問我,

 

 

「那個養小狗的阿姨怎麼沒來?

 

 

妮妮對人都很熱情, 濟公師父那的信途, 牠幾乎愛人人, 尤其愛黃金龜, 第一次見到黃金龜時, 牠對黃金龜的熱情出乎小欣的意料. 見到黃金龜好似見到久違的愛人, 興奮的亂跳還不打緊, 賴在黃金龜身邊時, 還會露出心滿意足的表情.

 

 

黃金龜的解釋是他台北家裡養了幾隻狗, 其中一隻也是馬爾濟斯, 所以小狗會跟他親近.

 

 

不過, 我們旁人的解釋是, 應是黃金龜對母狗特別有辦法吧.

 

 

 

雖說妮妮見了人都會很熱情, 但也有例外的. 有位濟公師父的信徒, 每回見了妮妮, 都表現的很熱情, 要與妮妮玩, 可是妮妮不是吠她, 就是想咬她. 當時, 我們也不當一回事. 後來該信徒發生了一些事, 我們不禁聯想莫非小狗對人的心性的第六感比我們一般人還強?

 

 

 

小欣剛帶妮妮到濟公師父那時, 原本是希望讓妮妮懷胎, 生小狗, 看能不能將之前死去的錢錢生下來. 不僅小欣有這個想法, 連小欣的男友小威也一般.

 

 

 

小欣向濟公師父提出這個想法時, 師父完弄懷中的妮妮, 問妮妮好不好. 妮妮的臉撇到一邊去, 沒做任何反應. 濟公師父接下來說,

 

 

 

「唉啊, 我們還太小啦, 還是小孩子, 怎麼生小孩子呢?

 

 

 

小欣好奇的問, 真得是妮妮的心聲嗎??

 

 

濟公師父點點頭, 不過, 我們是不太確定, 妮妮真得是這麼認為嗎?

 

 

 

後來, 這個話題, 我們又談了幾次, 妮妮對這個話題是臉會撇到一旁, 當做沒聽到. 好像我平常聽到不想聽的話題, 左耳進, 右耳出的反應般.

 

 

 

有次在濟公師父那, 聽到雷聲, 妮妮直在屋內亂跑, 後來還跑到洗手間, 小威跟過去, 我們才知道, 妮妮怕雷聲. 只要打雷, 牠便會躲到洗手間, 坐在馬桶的上蓋. 那是牠認為打雷時最安全的地方. 妮妮躲到洗手間後, 還會發出嗚....的聲音. 需要有人陪牠.

 

 

 

幾次發生在白天的雷聲, 小欣下班回家後還曾發現妮妮的尿尿出現在不該出現的地方. 可見妮妮的膽子真是小的可以.

 

 

小欣說, 如果是發生在半夜, 那小威就是那個起床到洗手間陪小狗的人. 聽了小欣的敘述, 我們更加同情小威了. 真是辛苦了小威, 要照顧一個像小朋友般的女朋友已經夠辛苦了, 還要半夜離開溫暖的床到洗手間陪怕打雷的小狗.

 

 

 

後來, 濟公師父有幾次幫妮妮調調身體, 灌灌氣, 聽小欣說, 妮妮後來比較不怕打雷, 即使是半夜聽到雷聲, 牠也只是嗚了幾聲, 便繼續睡, 不會躲在馬桶蓋上哀嚎. 小欣還說, 自從濟公師父幫妮妮調過, 她覺得妮妮變聰明了.

 

 

妮妮很喜歡吃雞肉, 小欣他們會特地買炸雞或雞湯給妮妮吃. 看他們對待小狗的方式, 較能理解會何寵物店會一家接著一家開.

 

 

 

有時, 用餐期間, 如果恰巧遇到妮妮, 我們也會拿些排骨或雞肉餵妮妮.

 

 

 

某晚, 我買了香姑雞湯, 加上其它的食物, 份量有點多, 最後剩下一塊雞腿. 本想留給妮妮, 但又不確定當晚小欣會不會出現, 又怕浪費食物, 還是硬撐著將雞腿吃完. 不一會, 小欣, 小威帶著妮妮出現了, 妮妮一進客廳便溜到我身邊, 我把牠捉到腿上玩弄, 邊跟牠玩, 邊告訴牠,

 

 

 

「妮妮啊, 我不知到你要來說, 我今晚買香菇雞湯, 吃剩餘一塊雞腿, 本想留給你的, 可是我又不確定你會來, 怕浪費了, 所以剛才硬把它吃下去, 害我好撐喔, 早知道你要來, 我就把雞腿留給你.  

 

話說完後, 妮妮居然轉過頭來看我, 我發誓, 我看到妮妮以哀怨的眼神看著我. 一旁的小欣也看到了, 笑得樂不可支的, 還一直問我有無看到妮妮哀怨的眼神.

 

 

 

真得很扯, 為了一塊雞塊, 居然用哀怨的眼神看我.

 

 

 

妮妮因常跟著小欣到濟公師父的辦事處, 所以跟大家也都很熟, 長腿姐姐也常逗著牠玩.

 

 

 

夏天時, 氣候炎熱, 有時我們與濟公師父聊得晚些, 妮妮會趴在客廳入口處休息, 應是趴在大理石的地板上, 又是通風口, 幫助散熱.

 

 

 

某個星期四的夜晚, 在濟公師父的辦事處遇到愁眉苦臉的小欣, 說是妮妮前一晚回家後抽慉, 還嘔吐. 他們半夜送妮妮去急診, 醫生也查不出原因.

 

 

 

小欣請濟公師父幫忙看看妮妮, 師父幫妮妮調一調, 師父幫忙調完後, 妮妮好像好了一點, 稍稍回復了好玩的習性. 小欣請示濟公師父該怎麼辦, 師父指示還是要看獸醫.

 

 

 

為了妮妮, 小欣隔天請假帶妮妮到獸醫介紹的動物醫院照 X 光還是超音波之類的.

 

 

 

星期五晚上, 小欣與小威又帶著妮妮到濟公師父的辦事處找師父. 妮妮當時的情況已不佳, 沒啥精神. 連平常看到我們時, 興奮的眼神都不見了. 憂心的小欣請濟公師父幫忙看看妮妮, 師父如往常般幫妮妮調調身體. 沒多說話.

 

 

 

當晚, 妮妮在師父那兒, 發生抽慉. 頭一直往上仰. 小欣急得眼淚都留出來了, 小威眼框泛紅, 一直撫摸著妮妮似乎想幫妮妮減輕痛苦. 我看了小威的眼神, 那是充滿了愛與不捨的眼神, 出現在一個男人眼中. 可見此人性情. 對小狗如此, 對情人就更不用說了.

 

 

 

師父還是要他們將妮妮送到動物醫院掛急診. 臨走前, 看著妮妮痛苦的向後仰的樣子, 我心裡有譜, 應該是時間到了.

 

 

 

隔天, 是休假日, 下午, 我在家裡接到小欣的電話. 話筒傳來小欣哽咽的聲音.

 

 

 

Amy, 妮妮死了, 剛剛在幫牠做檢查時死的, 醫生說妮妮的後腦有一個血塊, 血塊壓到其它的地方. 所以才會抽慉, 嘔吐.

 

 

 

「是喔, 怎麼這麼快? 」其實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我的生死觀與常人不同, 可是在這個節骨眼, 真是不知該對兩個傷心的人說什麼?

 

 

 

小欣繼續說, 「我們現在要幫牠火化, 火化完, 我們會到師父那, 妳晚上會過去嗎?

 

 

 

「嗯, 會啊.」平常我就常窩師父那的, 這種時候, 更是該過去的.

 

 

 

「那 Amy 妳晚上幫我看看妮妮有沒有跟著我們好不好? 」小欣的鼻音超重.

 

 

 

那個晚上, 我早早就到師父那.

 

 

 

7, 8 點左右, 小欣他們出現了, 小欣眼框, 鼻子都是紅的, 小威的臉色超難看, 只有妮妮的靈跟在後面, 搞不清楚狀況, 蹦蹦跳跳的跑了進來, 看到我又出現狗來瘋的特值, 跑到腳邊跟我玩, 我怕小威難過, 不敢動作太大, 用腳趾頭逗逗牠便起身上香請濟公師父降乩.

 

 

我上香時, 妮妮一直在我腳邊磨蹭, 我很想跟牠玩, 可是又怕小威眼淚飆出來.

 

 

 

上完香後, 坐在沙發上等濟公師父時, 小欣問我,

 

 

 

Amy, 妳看到妮妮嗎?

 

 

 

「有啊, 牠剛剛跟著你們後面進來, 看到我高興得很. 」我據實回答.

 

 

 

「有跟著回來就好, 我們要從動物醫院到火葬場及從火葬場要回家時, 都怕牠沒跟到, 一直告訴牠, 要跟我們走. 」小欣說著說著眼淚又流了下來. 她邊說邊拿面紙擦拭眼淚. 我喵了一下小威, 一張芭樂臉, 實在不好看.

 

 

 

我看到妮妮的心情本來是很好的, 可是看他們兩人如此的傷心, 只好壓抑自己愉悅的心情.

 

 

狗的一般壽命約為10 來年, 妮妮才3-4 歲就死了, 理應是業障提前了結. 是很好的一件事, 可是小欣他們未必能接受. 所以我只好壓抑自己的心情, 免得露出太高興的神情. 與週遭氣氛不符.

 

 

 

「其實妮妮不知道自己死了, 牠只是覺得怎麼你們都不理牠, 所以看到我就很高興. 」我說著.

 

 

 

小欣聽到這裡, 眼淚流更多下來.

 

 

 

「那牠還會痛嗎?」欣還是很關心妮妮的身體狀況.

 

 

 

「不會啊, 現在很好啊, 跟當初沒病痛一樣, 活潑得很.」我依看到的老實回答.

 

 

 

我們談話時, 妮妮晃到小欣跟前, 看小欣沒反應, 又繞到小威面前, 也沒得到回應, 才又回到我腳旁, 我以腳趾頭逗了牠一會, 看牠想爬上沙發, 伸手拉了牠一把. 結果這傢伙, 上了沙發居然趴到我面前, 張開嘴巴, 哈哈的吐氣, 想親我. 都是小欣讓牠養成的壞習慣, 讓牠親習慣了, 牠才會以為每個人都可以親.

 

 

 

妮妮活著的時候, 也曾這樣想親我, 我實在不習慣小狗口中發出的味道, 所以一直沒讓牠得逞. 這跟情人的吻是不一樣的. 這點我倒是分得很清楚.

 

 

 

雖然妮妮現在是靈, 可是我彷彿可以聞到牠的味道. 只好用手稍微把牠的身子往後挪.

 

 

「那妮妮現在在那裡? 」小欣問我,

 

 

「在這邊. 」我指著自己的大腿說.

 

 

小欣紅著眼框看著我的大腿說: 「那如果我跟牠說話, 牠聽不聽得到.

 

 

「應該可以. 」我是這麼想的, 因牠不知道自己死了.

 

 

「那我跟牠說, 妮妮來, 牠會不會過來? 以前我這樣叫牠, 牠會過來的.」小欣拍著沙發說. 沙發上就坐著我們兩人, 之間還有一些空間.

 

 

妮妮聽了小欣的話加上拍沙發的動作. 從我腿上溜下, 乖乖的坐在小欣剛才拍打的地方. 我看了之後告訴小欣,

 

 

「溜下來坐在這邊了.」我以左手撫摸著妮妮的毛, 牠也溫馴的趴著配合.

 

 

坐在對面的小威看著我們的動作, 不發一語. 我真得怕他眼淚會飆出來.

 

 

小欣看著我撫摸妮妮的手. 眼淚直流, 問我.

 

 

「那我可以摸牠嗎?」小欣問我 ,

 

 

「可以啊, 妳試試看. 就在這邊. 」我看著自己的左手撫摸著妮妮的動線.

 

 

小欣伸出右手, 試著摸妮妮, 可是因她感受不到妮妮, 所以手並無落在妮妮身上.

 

 

我拉著她的手, 靠近妮妮. 小欣的右手在空中做出摸妮妮的樣子.

 

 

「可是我感覺不到牠, 我不像妳可以感覺牠, 還摸得到. 」小欣的情緒有點失控. 眼淚像關不住的水龍頭. 一直滴水..

 

 

我真得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自己的生死觀是與他人不同的. 其實我看到妮妮是很高興的. 那是代表牠進化到下一個階段的機會來了.

 

小狗自己還活蹦亂跳的, 只是生前的主人捨不得.

 

小欣在一旁流淚, 小威的臉色凝重的嚇人. 我也不太好將自己輕鬆愉悅的心情表現出來, 畢竟我不是當事人. 愛別離苦, 不好受.

 

 

就在這時, 久違的觀世音菩薩又出現了. 祂現身在落地窗前, 站在我的右前方, 身形高大. 現得是我最習慣的男像, 像印度或中東那邊的人, 鼻子很挺, 膚色略黑, 身上有瓔珞. 這是我最習慣的觀世音菩薩的樣子. 每回祂出現要談正事時, 都樣以這樣的形象同我對話. 如此, 我才會正經一點.

 

感受到菩薩之後, 我連忙告訴小欣,

 

「小欣, 觀世音菩薩來了.

 

觀世音菩薩要我轉告小欣, 妮妮的事, 菩薩會幫她處理, 要比照之前錢錢的 case, 要小欣持 100 遍普門品. 菩薩說, 小欣之前答應持 100 遍的, 現在還持不到7 . 要她持完後, 再加上這隻妮妮的份, 共要200 .

 

我聽到這理, 憋了一晚的情緒, 快憋不住了. 小欣這傢伙, 離錢錢去世都半年了, 答應菩薩的 100 , 居然還沒持完. 現在又要再加 100, 前帳未清, 新帳又來了. 我覺得自己快笑場了.

 

我幫菩薩傳話給小欣,

 

「小欣, 觀世音菩薩說, 祂可以幫妳處理妮妮的事, 可是妳要再持普門品 100 .

小欣拿著面紙擦拭眼淚, 點點頭, 回我說好.

 

我又問小欣, 「菩薩說妳之前錢錢的 100 遍還持不到7 , 妳持幾遍啦.

 

小欣拿著面紙擤鼻涕, 小聲的說: 69

 

聽到69兩字, 我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 差一遍滿7 , 觀世音菩薩居然清清楚楚

 

 

「厚, 半年過去了, 妳還在 69 , 現在又要加 100. 妳要加油喔. 」我真是憋不住了, 實在要虧她一下.

 

「我有在持啊, 可是一遍真得要很久啊. 一開始較慢, 30 , 後來也要20 分耶. 」小欣解釋著.

 

觀世音菩薩聽了小欣的話, 要我轉告小欣. 200 , 只能她自己持, 不可以賴皮, 要她的男朋友幫她持.

 

 

聽了菩薩的話, 我又想笑場了, 連這點, 菩薩都想到了, 小欣有時很會ㄠ小威. 講明了, 就是要小欣自己努力點, 把她的後援給切了.

 

 

「小欣, 菩薩說, 200 , 妳要自己持, 不可以要妳男朋友幫忙持.

 

小欣聽完後, 點點頭. 「喔.」了一聲. 看來情緒好多了, 只是小威的臉色還是很凝重.

觀世音菩薩不一會, 便離去了.

 

從我上香後, 濟公師父還沒來降乩, 師父的蘭生 (乩童) 逸叟老人眼睛還是一直盯著電腦螢幕. 小威不發一語的坐在旁邊. 小欣手不離面紙, 但看來情緒在觀世音菩薩來過之後, 好多了.

 

 

妮妮老早跑到客廳的門口, 趴在大理石地板上納涼去了. 沒人理牠, 牠只好自己找樂子.

 

 

就在等濟公師父來降乩的無聊時候, 我的左前方, 小威的左方出現了一位穿著與之前在公司時, 前來帶錢錢的那位使者一樣的靈. 咖啡色的長袍, 似乎為某種工作服, 是位女性的靈, 身高不到 160cm. 不是之前帶走錢錢那個靈.

 

她告訴我, 她是奉命來帶走妮妮的.

 

我告訴她, 這是濟公師父的地盤, 我已上香請師父來了. 請她再等一下, 待濟公師父來了, 再將妮妮帶走.

 

 

她聽了我的話之後, 退到小威身旁的書桌後等待. 態度很有禮貌.

 

 

沒幾分鐘, 又來了一個小女孩的靈, 站在小威身旁, 一直看著妮妮.

 

 

小女孩是錢錢轉化成人形後的樣子.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知道, 可是就是知道她是錢錢. 看來在觀世音菩薩的渡化之下, 錢錢進步神速, 已是個小女孩了.

 

 

小女孩的膚色略黑, 與一般天人唇紅齒白的形象不太一樣. 眼睛大又圓, 很像我之前遇到她還是小狗靈時的眼睛. 毛髮是黑色的, 很濃密. 個子不高, 感覺上像是唸中班的小朋友

 

 

錢錢是要來帶妮妮的, 她不發一語的看著妮妮, 那種割捨不下, 關愛的眼神, 我很熟悉. 只是沒想到動物的母子關係, 也是如此濃厚. 即使錢錢已轉為人形了, 還是放不下自己之前的小孩.

 

 

這些過程, 我看在眼裡. 沒將這些告訴小欣, 怕她難過. 還是等濟公師父降乩再說.

 

濟公師父還是沒來降乩, 可能是有要務纏身, 沒法走開.

 

過了一會, 傳來長腿姐姐高跟鞋的聲音, 聞聲見人, 只見她提了個便當走了進來.

長腿姐姐看到我們坐在客廳, 沒察覺到氣氛不對, 還很熱情的招呼著 .

 

「大家好., 你們吃飯了嗎?」說畢, 拉了把小板凳, 坐到我對面. 打開便當, 準備用餐.

 

 

妮妮原本趴在地板上的, 見了長腿姐姐走了進來. 爬了起來, 蹦蹦跳跳的繞著長腿姐姐轉. 好似一團白色的棉球, 在長腿腿腳邊跳啊跳的.

 

 

跳了一下, 看長腿姐姐沒反應, 自討沒趣, 又回到客廳入口處, 趴在大理石地板上.

 

 

這一切看在眼裡, 實在很想笑. 可是又不能笑出來. 只好很正經的告訴長腿姐姐,

 

 

「妮妮今天死了, 下午才火化. 我大略說了一下, 長腿姐姐聽了, 直說, 「真是不好意思, 我剛剛進來的時候不知道這件事.

 

 

我告訴長腿姐姐姐, 她剛走進來時, 妮妮還在她腳邊晃, 想跟牠玩.

 

 

「啊, 真得嗎? 可是我沒辦法看到妮妮, 真是不好意思, 都沒理牠.」長腿姐姐語氣充滿的歉意. 其實也還好啦. 只是我們都怕小欣與小威太難過了.

 

 

不一會, 濟公師父終於來了, 當祂降身在逸叟老人身上時. 第一件事, 便是要小欣過去. 幫小欣調調身體 

 

 

 

調完後, 我們大略解釋了一下妮妮的事. 師父說,

 

 

「剛剛我要帶牠走, 居然還跟我開條件, 說妳身體太虛了, 要幫妳調調身體, 才願意跟我走, 牠也不想想自己氣還那麼弱, 只想到你身體需. 濟公師父對著小欣說.

 

 

小欣聽了之後, 笑容出現了, 問師父說:「是妮妮要你幫我調的喔.

 

 

 

濟公師父拿起桌上的檳榔, 放進嘴裡, 回說: 「對啊, 要帶牠走, 居然還跟我談條件.

 

 

小欣笑的問說, 「妮妮也知道我身體較虛喔?

 

 

濟公師父拿起他的 peace , 抽了幾口, 點點頭.

 

可是, 我就想到, 觀世音菩薩說要處理, 且連妮妮的媽媽錢錢都來要帶妮妮了. 怎麼又會是讓師父帶走呢?

 

 

「可是師父, 剛剛觀世音菩薩有來耶, 祂說要處理的, 還要小欣加持普門品100 . 連要來帶妮妮的使者與錢錢都來了, 怎麼又會讓你帶走呢?」我很好奇的. 小欣他們這時才知道錢錢也來了. 我大略解釋的一下剛剛發生的事.

 

 

「剛才, 我要帶妮妮走, 祂的母 (台語) 還兇我, 不讓我帶, 我問她, 她有無辦法幫妮妮盡快轉化為人形, 如果沒有, 就讓我帶走, 她才讓我帶走.」濟公師父回答.

 

 

小欣聽了我們的談話, 大略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笑的說. 「師父, 錢錢還兇你喔.

 

 

濟公師父點點頭, 原來母愛是這樣的偉大, 錢錢居然敢兇濟公師父. 這麼做, 無異於以卵擊石. 功力差那麼多.

 

 

「可是, 師父, 錢錢上去半年就轉化成人形了. 為什麼妮妮會比較難?  我很好奇的.



 

「妮妮的根基沒錢錢好, 錢錢的底子較好. 濟公師父這麼回答我.

 

小欣自己也說: 「錢錢比較聰明, 妮妮沒那麼聰明.

 

後來我們又與師父聊了好一會, 才各自散去. 分開前, 我問小欣,

「妳還要再養小狗嗎?

小欣回我, 「先不要再養了, 免得普門品唸不完」

 

哈哈說的也是, 養個 10 , 唸個 1000, 一輩子養狗, 便一輩子離不開普門品.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796&aid=5791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