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我的靈界好友們
市長:Amy Chu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散文雜記【我的靈界好友們】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糊塗仙姑歷險記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我就這樣完成學業 - 2 - 神鬼故事-1
 瀏覽1,766|回應0推薦2

Amy Chu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lingsub
Tzong

By 飛天蝙蝠

在成大時, 我偶而會抽空回去看看外公與外婆, 老媽常說外公與外婆這對夫妻從來不吵架, 我曾經問過外婆, 外婆只回我說, 看情況不對就先離開去做自己的事, 這樣就不會吵了. 愛情這回事, 說來奇怪, 男男女女, 尋尋覓覓, 愛來愛去, 真愛是啥? 愛情如何長久?? 倒也說法不一.

 

有時候我是回去找外公推拿的, 外公有時會多聊幾句, 我知道外公推拿的技術是外曾祖父傳給他的, 一次, 聊到外公怎麼學推拿的, 外公自己才說, 外曾祖父是在外曾祖父去世後才傳的. 外公說, 外曾祖父當年還活著時, 並沒把這項技術傳下來, 後來, 外曾祖父出乎意料的死去後, 每天晚上到外公床頭叫醒外公, 坐在他的床頭教他這些推拿的手法與宋將陣法, 外公還記得, 外曾祖父來教他拳法時還抽水煙, 煙一圈一圈往上飄的情景. 我還問他, 會不會害怕. 外公回我, 自己的父親, 怎麼會害怕?

 

外公還提到, 當年外曾祖母懷他16個月才生下他,  外公小時候有一陣子曾被保生大帝禁止外出一段時間, (當時保生大帝是用扶乩的方式與信徒溝通) 那段時間保生大帝還要家裡的大門關緊, 所有的門窗都要密閉, 不能有光線照進來.  每天家裡的大人出門後, 就會有一隻白色的狗出現陪他玩, 一直到大人回家, 白狗就會消失了. 我當時聽了很好奇怎麼可能, 還問外公當時怕不怕. 外公回答不怕, 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談著談著, 外公興致來了, 又說, 他年輕時, 曾在外公家附近, 靠另一宗姓的廟宇附近看過一隻金雞母帶著一群金色的小雞, 在覓食, 也看過一匹白馬在喝水, 都是在晚上看過的, 牠們發現外公後就消失了. 當時我已是大學生, 過了被大人哄著玩的年齡, 外公也不是一個會唬小朋友的人, 所以當年雖然對外公的說法存疑, 但其實還是相信的成分居多. 這是我第一次從人口中聽到仙獸的故事.

我們還談到宋江陣, 外公一直是宋江陣的教練, 連高雄旗山都有外公的學生, 外公自己說. 他年輕時, 為了多學一些拳法或得到他人的藥方, 白天田裡工作, 晚上走一段很長的路去拿拳法與人交易藥方, 或用藥方與人交換拳法.  長期下來, 外公懂得東西就更多了. 外公還告訴我, 他的身上有氣, 走路時氣動都很清楚. 我當時對氣沒感覺, 聽外公談, 聽的一愣一楞的. 還問外公為何從沒聽他提過. 外公說一般人都不懂, 沒必要讓人家覺得我們奇怪.

 

我對外公晚上還要趕路去學東西一事感到好奇, 問外公, 那他曾因走夜路而遇到鬼嗎?

 

外公回我, 人只要行得正, 不會遇到這類的東西. 外公說住隔壁的叔公, 愛喝酒, 常常晚上到附近較熱鬧的場所喝酒, 有回喝醉了, 半夜騎腳踏車回家的路上, 看到一名頗有姿色的女子走在鄉間小路上. 叔公見對方單身女子一人, 與其搭訕, 問她要到哪, 還說要載對方一程. 叔公載著那女子, 走了好一段路, 再回頭時, 身後居然無人. 那女子不知何時已自後座消失. 叔公沒察覺人幾時不見的. 嚇得酒也醒了. 回家後還病了一場.

 

我還記得外公說到這一段時, 笑得很開心. 好似在笑叔公心術不正, 想佔人便宜, 結果自己被嚇到.

 

外公提的這位叔公, 我的印象是很愛喝酒, 小時候, 我們到外公家時, 因外公家與叔公家是同一座三合院, 外公的家的範圍與叔公家是相通的. 常常看到叔公坐在他們家客廳的太師椅喝酒, 恐嚇我們說要把老哥或小弟捉起來. 把他們的小鳥切下來配酒喝. 當時, 我們真得相信他會這麼做, 所以每次遇到叔公坐在客廳喝酒, 都覺得很可怕. 現在想想, 這些大人, 怎麼那麼愛捉弄小朋友.

 

外公的祖先當年從大陸遷來台灣時, 帶來了保生大帝與九天玄女的神像, 日據時代. 日本人禁止台灣人拜神, 所以外曾祖父把神像藏在甕裡放在床底下躲過一劫. 光復後就將神像借放在同村異姓宗族的公廟裡. 台灣經濟起飛後, 在開始衰退的前幾年, 大家經濟狀況還不錯時, 外公覺得時機成熟, 於是召集村裡一些人, 開始組委員會, 幫保生大帝與九天玄女蓋廟. 聽說廟地是保生大帝自己挑的, 在外公他們村子的外圍, 鄰台糖的鐵道, 當年是被稻田包圍的. 從無到有, 外公與其它主委花了幾年的時間, 廟分二進, 廟前還有一個大廣場, 廣場上有幾棵榕樹. 假日時, 常有外勞聚會. 外公說, 那些外勞離鄉背井討生活, 也是可憐, 他們想在樹下聚會, 就隨他們.  廟旁還做了個籃球場給附近的青少年活動.

 

當時工程還在進行時, 保生大帝為了籌經費, 展現相當多的神蹟吸引信徒, 常有外地人因接到其它神尊的指示, 或是在夢中土地公要他到某縣某村尋求保生大帝的協助. 那陣子, 常常聽到老媽說保生大帝哪個晚上有開壇, 神明拼起經濟來也是不差凡人的. 外公他們幾位主委就這樣以信徒捐助的資金慢慢的將大廟蓋了起來.

 

廟裡外殿供奉的是保生大帝, 保生大帝的神像底下還供奉虎爺, 小時候到廟裡最喜歡找虎爺了, 因為祂是唯一擺在地上神, 覺得祂與我們的距離最近.  後殿供奉的是九天玄女.

 

外公曾指著廟前的對聯很高興的告訴我, 那對聯是他作的. 很有趣, 沒進過學堂的老人替保生大帝做對聯.

 

當外公主事建的保安宮要舉行落成與建醮大禮時, 老媽還邀請鳳山那位濟公師父一起去吃辦桌, 濟公師父答應, 還強調一定會去.

 

廟會當天, 整個村子熱鬧得很, 宋江陣繞村子時, 每個隊伍到外公家的廣場時, 總要多打幾套拳向外公致敬, 許多都是外公的學生. 外公一整天嘴都笑得合不起來, 傍晚, 要開始吃大拜拜了. 人潮開始向各家聚集.  

 

南部吃拜拜有包剩菜的習慣, 主人家都會有在中場後開始發放塑膠袋, 在外公家, 這種工作, 通常都是我們孫子輩負責. 那天, 依慣例, 我在中場過後, 開始一桌桌送塑膠袋, 再廣場的角落有一桌只坐了三個人, 其中兩人似夫妻. 另一人是名瘦弱的男子, 年約40, 個子不高. 為什麼我那晚分發了那麼多的塑膠袋, 獨對這桌的情況印象深刻, 因每次我只要拿塑膠袋到這桌, 問他們要不要塑膠袋? 這名男子一定說好, 還會多拿幾個, 這名男子笑容滿面, 眼神很亮, 看著我的眼神散發出的善意讓我一時間以為遇到一位老友. 我要離開時, 還回頭看他, 他也以和善的目光看著我離開. 當時, 我真得以為他是哪個舅舅的好友, 我們是見過面的.

 

每次我問一旁的夫妻, 需要塑膠袋嗎? 他們兩人只是笑笑的搖頭. 筵席接近尾聲時, 我最後一次發塑膠袋到那一桌時, 那男人的桌前, 堆滿了打包的食物, 男人笑得很開心, 那對夫妻的神色好似不怎麼高興.

 

當晚, 我一直覺得這個人的眼神很親切, 他好似對我很了解, 可我也搞不清楚是怎麼一回事.

 

後來回高雄, 老媽帶我到鳳山去找那位濟公師父. 老媽問祂,

 

「啊, 師父啊, 那天我阿爸廟裡建醮, 在熱鬧, 你不是要說要吃大拜拜, 你有去嗎?

 

「有啊, 真熱鬧啊, 東西很好吃.」該位濟公師父喝著陳紹, 頭偏一邊, 斜眼看著老媽.

 

「呵呵你是神, 啊無吃東西, 怎會知道東西好吃.」老媽想開祂玩笑.

 

濟公師父看老媽的眼更斜了, 滿臉笑意說「我附在羅漢腳身上去的啊, 我附在羅漢腳身上去吃不行嗎?

 

「什麼是羅漢腳?」我有疑問, 聽不懂.

 

「羅漢腳就是你們說的乞丐啦」濟公師父解釋說

 

我突然想到那位眼神莫名熟悉的男子,

 

「是不是一個個子不高的男的,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796&aid=1322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