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我的靈界好友們
市長:Amy Chu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散文雜記【我的靈界好友們】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糊塗仙姑歷險記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懵懂的少年時期 - 1 (我真得有在唸書)
 瀏覽1,265|回應0推薦2

Amy Chu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lingsub
Tzong

國二, 學校開始上理化的課, 老師是位剛畢業自師範大學的女老師, 上課很認真, 可是我都聽不懂. 這下麻煩了, 理化是很重要的, 一開始就不懂是很慘的.

 

班上有位同學, 聽說我想補習理化, 便自告奮勇帶我到她參加的補習班去, 第一次上課, 帶我繳完學費, 要走進教室時, 看到她跟班導師要介紹費 500 . 上課時, 我那位同學幾乎都不在教室, 她喜歡與補習班的工作人員聊天打屁. 當時我們學校因教育部要求, 沒有依能力分班, 她好像是成績後後段的學生, 後來, 我才知道, 原來她是為了介紹費. 不過, 我也算賺到, 補習班這位老師是其他補習班專教重考班的, 他上的課, 我聽得懂, 後來我的裡化都是跟著這位老師學的. 如果沒有想賺我介紹費的同學介紹我到這家補習班, 後來的學習不會這麼順利.

 

國三, 學校又依能力分班了, 我們的導師是教數學的, 超級有責任感, 對學生也很好, 只是會打人.

 

有一陣子, 功課壓力太大, 我不想面對, 所以常早上賴床, 不願去上課, 爸媽拿我沒輒, 一天, 又不想上學, 導師打了通電話過來, 告訴我,

 

「妳再不來學校, 我到妳家帶妳上學.

 

聽了這話, 我乖乖的起床, 背著書包上學去了. 我家距學校只有一個 block, 我相信如果她願意, 她會出現在我家門口, 於是我自動上學, 爾後, 再也無翹過課.

 

我們這個年代, 老師會打學生是很正常的, 我被打的機會不多, 不過有一次, 永生難忘.

 

一直不喜歡背的科目, 如公民, 真是不知道怎麼會有這種課, 所以每次都是隨便唸唸, 隨便考考, 有次月考完, 該被打的人站起來, 只有我與全班最後一名. 老師說,

 

「打妳們, 不是要讓妳痛, 只是要讓你知道. 」老師只是用尺輕輕拍一下.

 

這下, 我被打醒了, 往後, 該背的, 都會乖乖的背, 我當時的成績在班上, 也是 7-9名左右.

 

高中聯考與五專聯考放榜後, 因之前因壓力大會想逃避的心態, 於是我告訴家人, 還是唸專科好了, 至少有專科學歷, 免得唸高中, 屆時考面對大學聯考時, 我又因壓力大, 想當駝鳥, 不唸書, 畢業後大學沒考上, 更麻煩. 其實我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選哪所專科呢? 老媽希望我去唸文澡語專, 我當年的分數會上. 文澡語專在高雄的風評很好, 學生以氣質佳聞名.

  

可是, 我怕女人多的地方, 給的藉口是,

 

「語言自己學就好了, 學專業較重要, 還是唸工專好了.」結果後來語言也沒真得靠自修把它學好.

 

於是我們參加專科學校的分發, 本來打算如果想念的學校電子科或化工科沒上, 便回去唸高中的, 結果分數落在化工科, 當天, 老爸與老媽陪我去參加分發, 還記得老爸滿高興的, 因當年, 他也是學化工的. 老爸後來講了許多關於化工的東西, 我都忘了, 老爸當學生時的教科書, 他都還留得好好的, 我專五時, 學校上工業安全的課, 居然同老爸二十幾年前學校用的教科書是同一本, 真是有點扯.

 

上了工專之後, 開始我上課聽不懂老師教些什麼的生涯, 幾堂重要的課, 說真得, 我聽不太懂, 有時根本是有聽沒懂, 要命的是老師喜歡用原文書, 最慘的是有機化學, 粉碎了我在國中時期對理化建立的信心. 厚厚的一本原文書, 實在不容易學好, 分數是低空飛過的, 也因此, 專三分班時, 我決定選生產操作組, 至少不用與有機與無機交朋友. 我當年是真得有在唸書的, 常上圖書館K, 只是有些科目真是不容易.  

 

當時實驗課分組是依學號分的, 老王因與我學號是連號, 所以總是編在一組, 因其喜將鳥蛋一詞當口頭禪, 於是我都叫他鳥蛋” , 鳥蛋這人, 真是奇人異士, 原文書, 他自己唸, 從普物, 微積分, 有機化學, 到單元操作, 沒有一科難得倒他,  看不懂得, 問他, 總是教得比老師清楚, 有一位這樣的同學不錯. 可惜此君不會考試, 班上第一名不是他. 插大, 也居然考到私立大學去了, 考試真是考不出他的實力.

 

跟他同組的好處是, 沒有一樣實驗難得倒他, 所以能通過老師的層層考驗, 缺點是此人做實驗是很仔細的, 不跳步驟, 不做數據, 所以有時其他有捷徑的同學休息了, 我們這組還在奮鬥, 專二時的物理實驗, 我們兩人一組, 他負責實驗的進行, 我輔助, 加計算數據, 有次, 交數據時, 老師發現答案不對, 看著我們, 我盯著數據, 才想到是我算錯了. 鳥蛋很少失誤的.

 

化工系的實驗嘛, 總是穿著白色實驗衣與酸酸鹼鹼混在一起, 有次我沒帶手套, 去拿石蕊試紙, 石蕊試紙居然呈紅色, 強酸反應. 這是第一次感受到學化工, 若以化工專業維生, 日後應要面對一定的風險的. 專四時, 開始準備插大, 當年科裡請中山大學一位副教授到科裡開了門材料科學的課, 上了這門課, 讓我看到化工以外的另一個領域, 加上有次在圖書館的閱覽室讀到天下雜誌有篇專刊介紹台灣當時的科技界, 文中介紹新竹某大學的材料所是當時台灣最好的材料所. 於是我起了個念頭, 把其當目標好了, 打算先插大. 唸個3年大學, 再去考哪個所. 我以國立大學的大二為目標, 系倒是不那麼在乎, 反正目的是新竹某大學的材料所.

 

我真得很努力準備插大, 微積分我還唸原文的, 原文書的題目每題都做過兩遍以上, 考前, 因太緊張, 常常老媽做飯時, 蹲在廚房門口 (是不太雅觀, 可是我就是喜歡用蹲的, 後來知道靈界朋友彩色蝙蝠的習慣, 祂也喜歡用蹲的, 我一定是被祂影響的) 跟老媽聊天, 告訴老媽考不上怎麼辦, 不過老媽的答案都一樣, 只要我考得上, 想繼續唸, 無論唸到幾時, 他們一定都供給我唸書. 後來, 真是幸運, 我如願插班上成大, 再三年後, 也考上我想唸的那個系所.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796&aid=1302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