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我的靈界好友們
市長:Amy Chu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散文雜記【我的靈界好友們】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糊塗仙姑歷險記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童年記趣 - 3
 瀏覽1,143|回應0推薦2

Amy Chu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lingsub
Tzong

 

除了看露天電影外, 附近鄰居相同年齡的小朋友, 還常常吆喝一同走路到當時附近唯一的戲院看電影. 卡通片, 鬼片, 什麼片子都看, 戲院裡的座椅是木製的, 就一般鄉下的戲院, 是大螢幕, 小畢的故事當紅時, 學校還曾包下戲院, 帶我們去看電影. 看電影時, 我習慣將腳縮在椅子上, 在黑暗中, 我不敢將腳放在椅子下, 尤其是看鬼片時, 有次, 同行的夥伴還發現有老鼠在地上活動.

 

關於看電影印象最深的是一支名為九彎十八轉"的鬼片, 故事敘述一名待嫁新娘走在山路, 被酒駕的駕駛撞到, 因被駕駛誤判為死了而遭活埋, 被活埋時, 還自土堆伸出一隻手來求援, 後成厲鬼來復仇的故事. 電影中的女鬼極是可怕, 每次出現都是在夜裡, 附近都會先起白霧, 女鬼有著腐爛的臉頰, 我們事先都沒預料到這電影這麼恐怖, 電影結束後, 出戲院時, 已是天黑, 我們一群小朋友因為害怕, 所以在回家的路上是手牽手, 一個牽著一個走回家的. 當年我小四吧, 已有自己的房間, 回到家後. 我不敢一個人睡, 於是要求小弟陪我睡, 當時, 只要看完鬼片, 我一定要求小弟陪我睡, 當晚, 照慣例, 小弟與我睡同一張床, 隔天, 他告訴我, 夜裡, 他醒來想上洗手間, 居然看到有個老太婆坐在我床邊擺的風琴的椅子上一直看我, 那老太婆著古裝, 就電視上, 演員穿的古裝, 小弟不敢起床, 就這樣憋著. 我還問他, 那老太婆有無看到他醒來, 小弟說無, 不過從此以後, 無論我如何威脅利誘, 在我一個人不敢睡時, 他都不願意陪我睡.

 

當時, 我們一群小朋友還很喜歡一起看週六下午的電視劇, 中國民間故事, 通常, 接近播放時間時, 我們會拿件涼被, 一群人窩在涼被底下, 等著播放, 看到恐怖的情節, 如鬼出現啦, 或什麼的, 就躲到涼被底下尖叫, 每週六這個時段是最被期待的. 許多神仙的故事, 都是經由這節目知道的. 當時以為只是故事, 能與靈界溝通後, 我才知道有些情節是真得有的, 如閻王, 城隍爺, 土地公與天牢.  

 

我一直有許多的玩伴, 可是隨著年歲增長, 內心開始有孤獨寂寞的覺受出現, 人多的時候也是一樣, 不知為什麼, 覺得自己是一個人, 孤孤單單的. 很難形容, 明明有一堆玩伴, 有親人的照顧, 我的失落感一直在增加. 印象中最深刻的一次, 是小四時,  某個午覺醒來, 只剩我一人在2, 其他人都在樓下, 聽屋外的聲音, 他們正在油刷家裡的鐵捲門, 鄰居也在幫忙. 突然我有被遺棄的感覺, 覺得自己一個人孤孤單單的, 於是放聲大哭, 哭得很淒慘. 待他們完工時, 我也哭畢了. 哭完後, 自己也莫名其妙, 有這麼可憐嗎? 一直記得鐵捲門打開後, 老哥第一眼看我的眼神. 幹麻哭的那麼慘得眼神.

 

國小時, 我的功課算中上, 不是頂好, 總在7-8名左右, 也不算差啦, 只是一直很納悶, 怎麼有人那麼厲害一直考第一名. 我的數學成績一直不錯, 記得有幾次, 答案寫對了, 可是解法跟老師的不同. 老師曾在考卷上打勾, 附上評語, “解法與老師教的有出入”, 當年, 我是不清楚出入兩字是什麼意思, 真是有點老土, 後來才知道, 有出入是指不太一樣. 可能是指我解題的邏輯吧. 我也不知道怎會這樣. 題目我是會算沒錯, 可是解法是同老師教的不太一樣的, 可是我的邏輯也通啊. 我考試會出錯, 常是粗心大意, 老媽總是說, 我不是不會, 就是不細心, 這我是不在乎的. 反正日子快樂就好. 日後高中聯考, 真是大意搞錯國文的引導寫作題目, 虧了15. 不過, 就算吃了大虧, 我粗心大意的習慣還是沒改. 考插大時, 誤看了一題最簡單的物理題目, 根本是送分題, 我居然把它想得太複雜. 結果25分飛了, 我以12分之差, 落榜中興大學. 真是本性難移.

 

我平常該做的事總是拖到最後一刻才做. 因貪玩, 功課都是拖到不能拖才寫, 寒暑假作業, 一定是快開學了才寫, 幾天寫一兩個月的日記, 日記裡的內容, 每天都過的差不多. 連平常的作業, 都拖到不能拖. 有次週日晚上9點多, 還邊哭邊寫數學, 因很多都不會算. 老爸在一旁陪我寫作業, 現在的印象是, 老爸當時大概也很無奈吧. 好像有點打瞌睡的感覺. 每次開學, 心裡都想, 新學期新希望, 這學期一定要有紀律, 該做的事做完再玩樂, 功課一定要按時溫習. 後來, 直到研究所畢業, 十幾年來, 沒有一個學期真得做到.

 

對那段時期的記憶還有, 老爸那時在頂樓隔了一間小房間, 有對外窗, 門鎖, 裡面養了許多的鴿子, 及其他的鳥類, 鴿子, 不是賽鴿, 是一般的觀賞鴿, 有逗逗牠, 脖子便會鼓起來的, 還有尾巴像孔雀開屏一樣的. 好像還有一種品種叫做和尚. 小房間裡是兩排堆高的鳥籠, 依品種, 一對對的鳥關在一起, 老爸在鴿屋裡清鳥籠, 餵食時, 我總愛蹲在一旁觀看, 問東問西. 全盛時期, 老爸共養一百多隻鳥.

 

每回在從爺爺家回家的路上, 老爸總會繞到賣鴿子的人家那去尋找他想買的品種, 通常可能是人家的養鴿場, 或一般人家, 我還記得到過一家三合院, 廣場上曬的是玉米. 老爸看過老闆的鴿子之後, 會與老闆討論, 我在一旁會去看其它的鴿子, 事後老爸會解釋他看的是什麼, 老闆開價是否合理之類的. 不過我都是有聽無懂的. 

 

鴿子很會生蛋, 想繁殖時, 老爸會將蛋留在窩內, 但大部分的蛋, 都進了我們的肚子, 自鴿子的窩, 取出蛋後, 怕母鴿子情緒受影響, 老爸都會放一顆假的蛋進去讓鴿子孵.

 

後來, 有一陣子, 新聞報導, 鳥禽的糞便會傳染腦炎, 老爸便將所有的鳥送回爺爺家了.

 

老爸還有養一種繁殖力很強的蟲子, 台語叫辜仔” (音似), 黑黑的蟲子, 老爸以茶葉罐為容器, 食物是乾燥的蓮子, 記得每晚, 老爸洗完澡後, 會將茶葉罐打開看看牠們的狀況, 餵牠們吃蓮子. 後來茶葉罐的數目愈來愈多, 最後, 這些辜仔” (音似)都被拿去泡藥酒了.

 

我們住的那排透天厝, 聽說地理位置不太好, 住在那的幾年, 先是同一排透天屋的, 南邊某間的男主人開大貨車, 在工作時, 不慎出事, 火燒車, 給燒死了, 好像還留下年幼的孩子.

 

我們住在北邊, 我家右邊第一間的伯伯, 是位外省退役的軍人, 人很好, 娶了位本省籍女子, 有兩個兒子, 小的是我同班同學. 張伯伯退役後, 在夜市擺麵攤, 加賣臭豆腐, 張伯伯的麵很好吃, 尤其是臭豆腐. 我們常在一旁觀看臭豆腐與泡菜的製作過程, 豆腐是泡在洗菜水裡, 還將高麗菜葉放進去, 泡了一陣子, 開罐撈出臭豆腐, 開罐時, 臭味四逸, 豆腐撈出時, 蟲還鑽在豆腐裡, 豆腐被撈出, 去蟲後, 以清水清洗, 整整齊齊的排列著. 張伯伯的岳母通常是製作臭豆腐與泡菜的人. 泡菜的製作方法更絕, 高麗菜切片, 置入大盆子, 就以前人讓小朋友洗澡的塑膠盆, 高麗菜都放入後, 人便站在盆子裡, 光腳踩著高麗菜, 幫助其出水, 我們小朋友都幫忙踩過, 很噁心的做法, 但因東西實在好吃, 所以我們還是照吃. 絲毫不受影響.

 

也是小四時吧, 有天的早上, 張伯伯騎機車載媽媽到果菜市場批貨, 結果在要通中山交流道發生車禍, 好像是被貨車撞上, 張伯伯重傷不治, 張媽媽斷了一條腿, 還喪失記憶, 回家後, 有一段時間, 問她媽媽為什麼她的腳少了一塊肉, 還指著張伯伯的遺照, 問說他是誰?

 

聽大人們說, 那個交流道出了不少車禍, 死了許多人, 還有陰陽眼的人經過那個交流道時, 看到兩旁蹲了不少好兄弟. 每次我經過那個交流道, 心理都會毛毛的.

 

國一時, 左隔壁鄰居王伯伯也因病去世. 後來我們搬到高雄後, 聽說張伯伯隔壁家的呂媽媽也因病去世. 再北邊一位江先生也因事業出問題上吊自殺. 總之, 大人們常說, 那一帶. 地理不好, 死得都是壯年人. 許多家裡的經濟來源.

 

國一升國二那年, 因老爸工作關係, 我們搬到高雄.

 

台南的房子租給鄰居媽媽的親戚. 聽說租我們房子的人為某位神尊(娘娘)的乩童.

 

當初那房子剛買時, 對面還是空地, 後來對面也蓋成透天厝, 剛好有條巷子對著我們家, 於是我家有點路沖, 人說路沖的房子不好. 老媽回去請示保生大帝, 保生大帝指示在二樓陽台裝個八卦陣. 直到後來我們搬到高雄, 房子租人了, 老媽請示過保生大帝後, 在一個下午, 回去將其拆下來. 據老媽的說法, 當時, 房客與她一起到二樓陽台, 老媽燒了保生大帝提供的符, 送走了八卦陣的天兵天將後, 陪老媽一起的房客, 突然好似被附身, 言語與動作都不同了, 老媽被嚇到, 一直唸保生大帝的名號, 對方才回復正常.

租房子的人, 一直想向老媽買那棟房子, 可是老媽想, 又不缺錢, 沒事幹麻賣房子, 於是一直沒答應. 房客又提了許多次, 老媽都沒同意.

 

某天, 我下課回家, 老媽告訴我, 她同意將房子賣了, 原來是當天中午,




本文於 修改第 4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796&aid=1298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