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我的靈界好友們
市長:Amy Chu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散文雜記【我的靈界好友們】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糊塗仙姑歷險記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童年記趣 -1
 瀏覽1,714|回應1推薦4

Amy Chu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三藩市
lingsub
稀薄
Tzong

我是在農曆過年前出生的, 出生下來沒幾天便過農曆年了, 人家總多說我賺到了, 才出生幾天, 就兩歲. (農曆算法). 可是有一段時間, 20多歲時吧, 我總覺得自己虧了, 明明應該少算一歲的.

 

聽老媽說, 我剛出生時, 很愛哭, 夜裡若沒被抱著, 便會哭整晚, 老媽總是抱著我坐在床邊, 打睏, 直到天亮. 老媽說因我在坐月子期間, 太會哭鬧, 害她沒能好好休養, 手也因為都抱著我, 造成後來容易因氣候變化而酸痛. 

 

我是老二, 上面有個哥哥, 後來又添了一個弟弟. 我們三個小孩年齡很接近, 所以小時候是玩在一起的.

 

對小時候最早的印象, 是在唸幼稚園前的印象, 爸媽當時租屋住在台南縣市交接處, 離外公家有數公里遠吧, 有條鄉間道路直走會通道外公家. 我們住的地方, 是三合院的右進, 門前似有一棵龍眼樹, 附近好像還有一棵大榕樹, 榕樹下常有民眾聚會, 榕樹就在通道外公家那條鄉道上.

 

依稀記得, 當年我們三個小孩常結伴在附近晃, 應無大人陪著, 當年的還治安不錯.

 

住處的右邊, 好像住著一位獨居老人, 男性, 有一天, 他好像死了, 有人在處理他的後事.  

 

住處的後方, 是其他的三合院, 南台灣, 夏天太陽大, 許多民眾常常用器具盛水, 放在戶外曬太陽, 一個下午, 水溫便可用來洗澡. 有個有著很長很長頭髮的女人, 用鐵架子架著臉盆, 以曬過的水洗頭, 她的頭髮好長, 好長, 濕了的黑髮握在她的手裡, 怪可怕的. 我就這樣站在一旁, 看她洗頭, 她大概也不在乎多一位觀眾吧.

 

我們有一部小三輪車, 就小朋友騎的三輪車, 老媽說那是外公送我們的. 老哥是騎車的人, 小弟還小, 坐乘客座, 我在後面負責推, 記得有一次, 我們三人說好了, 要到外公家, 沿著鄉道直走, 就會到外公家的. 當然後來是沒去成, 到底是我們自己折回, 還是怎麼的, 真是不記得了.

 

後來爸媽買房子了, 在台南市, 是一間很小的透天屋, 兩排透天屋的其中一戶, 在砲校附近吧, 屋後是一片空地, 廚房有後門通到那空地. 好像是公家的地.有些植物長在那, 看到認識的植物, 老媽會介紹給我們. 有次老媽還發現一棵薑. 挖起來後, 發現還太小, 又將其埋了回去.

 

因常常看老媽在廚房做菜, 開始對瓶瓶罐罐的調味料有了興趣, 有次, 老媽煮了綠豆湯, 盛給我一碗, 我自己到廚房如法炮製, 加了許多調味料, 像老媽平常做菜般. 醬油, , 味素, 綠豆湯顏色變了, 味道也變了, 我喝了一口, 便端回去還老媽. 有無被修理, 真是不記得了.

 

記得由市區回當時的住處時, 會先經過一段斜坡, 斜坡旁是竹林, 聽說竹林再進去有一條河, 河邊捉得到螃蟹. 有一次, 老哥他們男孩子去捉螃蟹, 不讓我跟.這讓我印象深刻. 

 

斜坡旁因都是空地, 所以長有好多的野生植物, 不知是誰告訴我, 某種植物的黑色種子會孵出蝴蝶, 於是我採集了一堆, 每天仔細呵護, 就等著蝴蝶孵出來.

 

元宵節拿花燈的回憶也是從那裡開始的, 當時的花燈裡是點蠟燭的. 一不小心, 燈籠很容易就給燒了. 我們好像燒過幾個.

 

當時那房子樓上的房間, 我已無印象, 只記得窗簾好像在靠床頭那端, 當時卡通播科學小飛俠, 我們將浴巾綁在脖子上充當小飛俠著裝備, 爬上床頭, 拉著窗簾滑下來, 當作小飛俠飛下來的情景, 一次又一次的玩著窗簾, 後來窗簾好像歪了, 床頭也不甚牢靠.

 

有次, 老爸帶我去看他養的鱷魚, 養在水甕裡, 他們餵鱷魚吃我好想養的金魚. 看著鱷魚在甕裡的景象, 直到現在還清晰的留在腦海裡.

 

有時爸媽會帶我們回外公家, 當時中山高正好建到台南仁德那一段, 老爸還曾騎著他的125載著我們全家走中山高回外公家. 我還記得中山高的路面高於一般, 路面崎嶇不平, 都是石子.

 

外公家附近有人養鵝, 鵝會追人, 怪可怕的. 夏天時, 若遇外公收成, 稻穀就曬在廣場上, 外公會一段時間便翻動稻穀, 外公總是走在稻穀中, 利用雙腳將內部的稻穀翻到表面來. 這是一片金黃色的印象, 金黃色的稻穀, 金黃色的陽光. 外公赤腳翻動稻穀.

 

我與小弟當年是年紀最小的小朋友, 大人們總會起鬨, 要我們當眾表演歌唱跳舞, 每唱一首, 就有掌聲與零用錢. 我們還真是閃亮兩姐弟. 現在可能沒這勇氣了.

 

有一陣子, 大家見了我, 都問我幾時上小學, 其實我也不清楚, 被問了二年, 才真得上小學.

 

唸成大時, 因那房子離成大不遠, 我還曾回去找過, 當時的屋主是開雜貨店的, 聽說我是前任屋主的小孩, 回來尋找童年的記憶, 還熱情的邀請我到屋內參觀. 只是怎麼都找不到印象中的斜坡. 那個再過去有竹林, 老哥不讓我跟的竹林.

 

唸小學前, 爸媽又換房子了, 換了一間較大的透天厝, 是新建的社區, 附近儘是稻田, 蔗田或果園. 當時的住戶, 有小孩的, 年齡層都與我們差不多, 於是玩伴多了起來.

 

小學時的我, 很野, 像男孩子, 什麼都玩, 平常與鄰居的小朋友玩抓迷藏, 跳格子, 跳高, 我還很會趴在地上拍橡皮筋. 擁有最多戰利品的人, 通常是我.

 

附近有家塑膠皮革工廠, 剪裁剩下的不完整材料成堆的堆放著, 那就成了我們玩騎馬打仗得好場所, 一群小孩在上面翻滾, 嬉鬧, 不會有受傷的問題.我們常常分成兩隊, 互相較量.

 

下雨天, 我們會到野地裡檢蝸牛回來玩爬柱子比賽, 比誰的蝸牛爬得快, 還把捉回來的蝸牛放在自來水錶箱裡, 防止蝸牛逃脫.

 

金龜子很多的時節, 一群小朋友會結伴到附近的草叢裡捉金龜子, 那草叢約有一個小朋友的高度, 因我們常常去探險, 草叢裡給走出一條小路. 捉回來的金龜子, 通常拿條線綁在腳上, 比賽誰的金龜子飛得高.

 

夏天到窪地捉蝌蚪, 怕帶回家被媽媽罵, 便用個牛奶鐵罐裝著蝌蚪偷放在人家的果園裡, 一段時間便去探望, 只見蝌蚪的數量日漸減少, 又不見死去的蝌蚪, 當時很納悶, 我的蝌蚪怎麼了. 後來學校教了才知道原來蝌蚪是青蛙的童年, 長大後, 長出腳, 便會跳走了, 這才解開心中的疑惑, 原來我的蝌蚪是這樣不見的.

 

每當養蠶的季節, 我一定都會養, 為了採養蠶的桑葉, 我們會騎腳踏車四處搜尋, 連墳場都曾去過, 還曾因桑葉不足, 要求老爸騎機車帶我到遠處去摘桑葉. 我的蠶寶寶通常長的肥又大. 跟我現在養的孔雀魚很像. 在蠶結繭的時候, 還會幫他們特製以紙板做成小方格方便結繭, 每年都養, 直到唸國中才停止.

 

暑假時, 每當附近的蔗田收割後, 幾乎每個下午我們都會乎群引伴空土窯, 窯都是我自己蓋的, 只是技術不好, 窯頂從無真正收過, 每個窯的頂端都是開天窗的. 材火都是檢附近的乾枯的蔗葉或其他植物. 因火力不足, 溫度不夠, 所以常常是地瓜半熟, 雞蛋也半熟. 不過好玩的成分居多, 半熟的東西也覺得好吃.

 

小四時, 有一陣子流行溜冰, 就是有四個輪子的溜冰鞋, 老媽買給我們一人一雙, 我在家裡溜不夠, 還穿著溜冰鞋到學校去, 有一段時間, 整天穿著溜冰鞋, 從家裡溜到學校, 上課, 爬樓梯, 上洗手間, 回家時也是, 拉著其他小朋友的腳踏車的後座溜回家. 有次在學校不小心跌倒, 把褲子跌破了. 那時也就是隨手將一件上衣繫在腰部, 直到放學回家. 現在想想, 當時的學校還不錯, 給了學生很大的空間. 沒人干涉我穿溜冰鞋在學校活動一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796&aid=1294922
 回應文章
很棒呦
推薦0


稀薄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我也跟著鉤起了許多童年回憶耶
網稀薄頭殼代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796&aid=1295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