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我的靈界好友們
市長:Amy Chu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散文雜記【我的靈界好友們】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遊記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新加坡 - 麻六甲之旅 3
 瀏覽2,661|回應0推薦0

Amy Chu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新加坡 – 麻六甲之旅 3
初版日期: 2005/04/05


回飯店時, 飯店已將我們要求加的床擺在客廳, 我們把水果擺餐桌上, 削了幾顆芒果來吃, 味道沒台灣的香甜, 倒是芭蕉好吃. 洗水果刀時, 我可以感覺到廚房的櫥櫃裡都留有鬼待過的氣息. 其實我很膽小的. 因為知道靈界朋友一直陪著我, 鬼不能靠近我們. 所以心裡的打算是只要熬過一個晚上就算了. 今天導遊帶我們繞了整個城, 其實整個城的鬼都很多. 不知怎地, 到處都有, 我想即使換了飯店也是差不多吧, 真搞不懂, 哪來那麼多的鬼, 台灣也些城鎮也有點歷史, 可是就沒這裡誇張, 難道他們這裡的人不時興超渡的. 我在台灣, 從沒感覺過那個地方好兄弟的密度如此之高. 即使是陽光下的麻六甲也有一種鬱悶的感覺. 整個城就是沒有開朗活潑的感覺.

稍稍休息一下, 導遊便來接我們到市區逛夜市去了, 夜市很像是台灣一般的夜市, 有賣小吃, 賣手工藝品, 還有台灣常見的中文書攤, 大部分的書都是台灣出版的, 部分還是當時排行版上的暢銷書. 可見海外的華人還是很重視母語與關心華人世界的動態的. 我們看到有婦人販售粽子, 應是導遊介紹的娘惹粽, 經由與華人聯姻的馬來人改良過的粽子. 味道甜中帶鹹, 滿好吃的, 可是我們還是習慣台灣鹹粽的味道, 也有賣甘蔗汁與水果的攤位, 通常我是無法拒絕水果的攤位, 我們買了幾包就邊走邊吃起來, 夜市旁有些店面是宗親會, 我們到麻六甲那天正是盂蘭節前後, 經過幾個宗親會都看到有人在裡邊辦法會, 超渡祖先. 我注意了一下他們的宗親會, 大廳的牆上, 掛了許多人的照片. 應是他們先人的照片, 加上我們下午在觀音亭看的, 當地華人好似還滿習慣將先人的照片與牌位放在廟裡或宗親會的.

導遊預計 2個小時可以全部逛完, 結果我們邊走邊吃, 只要是沒吃過的, 就試試, 特殊的藝品店, 一定進去逛, 兩個小時只逛了一半. 有一項食物, 我到現在都還很懷念, 當地人吃羅蔔糕, 是加佐料下去炒, 有肉末, 辣椒, 還有醬油. 蠻辣的, 可是很好吃, 會辣上癮, 我們那個晚上, 大部分的錢都花在吃的.

回飯店前, 導遊帶我們去逛當地的紅燈區, 但沒下車, 只是在附近繞繞, 沒看到什麼特殊的. 台灣的都比這有看頭. 導遊又說要請我們去吃當地有名的印度拉餅與奶茶. 做餅的是印度人, 導遊說好吃建議我們一人一塊, 餅上來後, 我們吃了才知道, 真是好吃, 連奶茶都好好喝, 香淳可口, 原本已經在夜市吃了一堆東西的我們, 還是把桌上的捉餅吃的乾乾淨淨. 奶茶喝得一滴不剩. 吃完後看廚師的眼神都變得不一樣了, 真想問他願不願意到台灣開分店. 後來回新加坡在亞拉街喝的奶茶就沒這麼好喝. 我在台灣吃的拉餅味道真不及其十分之一. 這導遊雖然怪怪的, 之前一直說我們下褟的飯店鬧鬼, 勸我們不要住哪, 可是每次帶我們去吃的東西, 真得都很好吃.

吃完宵夜, 回到飯店後, 導遊讓我們在離電梯最近的停車場下車, 一下車, 我感覺到四週的環境有很多的氣不太好的靈存在, 低著頭快步走進電梯, 其實我膽子很小的, 遇到這些這些氣不好的靈, 雖然心裡清楚我的靈界好友就在我身旁, 那些氣不好的靈不敢靠近, 可是我還是毛毛的.

一進房門後, 幾個武將的靈報告說他們已將整個房間結界, 原來待在這房間的鬼已被趕出去, 要我今晚不用擔心, 安心休息.

祂們報告後, 便監守崗位去了, 當晚, 有數十位的武將與兵的靈守著我們住的房間. 我們三人進了房間, 有人上洗手間, 有人開始整理行理, 我喝點水後, 東晃晃, 西晃晃, 看到房間與客廳的窗簾還未拉上, 就先走到房間將窗簾拉上, 窗外是一片漆黑, 因心裡清楚外面有啥, 滿滿的一堆鬼, 所以看都不敢看趕緊將窗簾拉上. 拉完房間的, 該拉客廳的了. 走到客廳的陽台邊, 我感覺陽臺上有一個厲鬼很不爽的坐在那. 是個葡萄牙人或西班牙人, 綁了一條頭巾, 衣服不整, 有些部分有因拉扯或其他原因破掉. 坐在地板上, 情緒很不爽, 因我們佔了他的地盤, 將他趕到陽臺上, 他的左腳平擺在地上, 右腳拱起來, 右手裡拿一把刀, 放在右腳上. 很不悅的看著我們. 那感覺很像小時候看金銀島卡通裡面那些殺人不眨眼的海盜.

我在拉右半部的窗簾時, 因拉窗簾的動作, 所以較靠近他, 對他那不愉快的氣, 感覺也較強, 於是我決定另一半, 換人拉, 實在會害怕, 於是我對著黃金龜喊,

「黃金龜, 換你來拉窗簾, 我拉一半, 另一半給你拉, 一人一半. 」

說完, 我走到黃金龜的床坐下來假裝看電視, 自己都覺得好笑, 人家說好康的, 一人一半, 拉窗簾這種事也要一人一半, 虧我說得出口, 可是黃金龜居然還回我,

「喔..」然後咚..咚..咚..就跑去拉窗簾了, 拉完後走過來, 一臉疑惑的問我,

「那是誰的氣啊? 怎麼煞氣這麼重??」

「煞氣?? 會是那些武將的靈嗎? 剛剛進門時, 有武將的靈報告說他們已在這房間結界, 鬼都給趕出去了. 可是祂們的是正氣, 威武的氣, 不會是煞氣. 」我趕緊裝傻.

「可是我剛剛拉第一次時, 手麻到這裡.」黃金龜用手指著肩膀. 繼續說,

「想把另一邊拉好時, 換手一拉, 手又麻到這裡. 」黃金龜又用手指著另一邊的肩膀. 看著我.

「那煞氣怎會這麼重??」 黃金龜繼續問.

「你什麼時候開始有感覺得? 我們怎麼都不知道? 」怎麼都沒聽他提過??

「以前就有啦, 只是不想說罷了, 可是我只感覺得到不好的東西」黃金龜看著我說, 表情好似在問我, 剛剛那是啥啊?

原本不想提的, 這下子連黃金龜都有感覺了, 我覺得自己的心防備擊破了, 於是把我知道的全說了,

「我剛剛就覺得不對, 不敢去拉, 所以才找你去拉, 本來待在這個房間的鬼被趕到陽台上, 是個外國鬼, 葡萄牙鬼, 他很不爽地盤被我們佔了.. 」我又把那鬼的外表敘述了一下.

「厚…..妳這個人, 以後你說要做什麼, 我要小心一點. 不要照做. 居然陷害朋友.」黃金龜有被欺騙的感覺.

「我怎麼知道你有感覺, 我想說你沒感覺, 由你去剛剛好, 怎知你有感覺, 我又不是故意的. 」我也很無辜啊 .

這時阿信洗完澡, 聽見我們的對話, 走過來問,

「怎麼回事?」

我們於是將之前發生過的事簡單說了一遍. 阿信聽了之後說,

「這裡怎麼會這麼多鬼呢?」

這問題問得真好, 我怎麼知道呢? 外面一堆葡萄牙, 西班牙與馬來鬼. 想著這些鬼, 想到我之前讀過一本書, “荳蔻的故事-香料如何改變世界歷史”, 書中對16, 17 世紀西方各國對香料的瘋狂與追求有詳盡的說明, 當年海上的浴血爭奪, 死傷不計其數, 不論是西方人或當地的人, 常常是整艘船的人死了, 或某個部落的人讓西方人給滅了. 依稀記得書中提過麻六甲海峽, 因天險, 所以控制了麻六甲海峽, 便控制大多數香料的來源, 因此麻六甲是兵家必爭之路. 每次的械鬥, 都造成大量傷亡. 馬來西亞名為麻六甲的城市應只有一個, 只是我不確定我們在的這個麻六甲海攤的另一端也是陸地, 或是印度洋. 這時發現地理常識不足了.

於是我問黃金龜,

「這麻六甲是麻六甲海峽那個麻六甲嗎?」

「嗯, 好像是有海峽的. 怎樣?」黃金龜想想,

「我以前讀過一本講香料故事的書, 書中提過16, 17 世紀時, 西班牙, 葡萄牙, 英國與荷蘭爭奪香料的故事, 他們在麻六甲海峽打過很多次, 所以死了很多人, 這些鬼的穿著與打扮感覺起來很像那時的人.」等我說完, 大家陷入沉思,

我馬上想到, 今晚太可怕了, 多一點人睡一起較安全, 其實整個房間的鬼都給趕到外面去了, 又有靈界的朋友首著, 我只是想求心安罷了, 於是對黃金龜說,

「黃金龜, 那你今晚跟我們一起睡好了, 我們把你的床搬到臥室裡.」

阿信與我還沒等黃金龜開口, 便開始動手將這臨時加的床搬到臥室去. 黃金龜看我們動手, 也就幫忙將床推到房間.

這時知道下午在觀音亭時彩色蝙蝠會何要我們投香油錢了, 今晚, 一票靈到人家的地盤把原本待在我們住的房間裡的鬼趕出去, 好似在人間, 一群人跑到你的地盤上做事, 需先打聲招呼的道理一樣. 原來祂們的目的是今晚. 只是為何這裡有這麼多鬼.

躺在床上, 阿信問我一些事, 其實愈談, 我心裡愈毛.

因房間裡, 到處都有鬼的殘留氣息, 我可以感覺, 陽台上那個拿刀的鬼, 是許多鬼的大哥, 當大哥是因他, 夠凶, 夠殘, 有些當小弟的鬼, 平常就窩在房間裡的櫥櫃裡, 餐廳的, 或是衣櫥, 就連浴室裡都有, 整間房間裡平常也都塞的滿滿的. 這麻六甲也未免太誇張了? 怎麼這麼多鬼. 想到連浴室都有, 我連澡都不敢去洗 , 就怕洗澡時, 水龍頭跑出什麼東西來, 只能說平常電影看多了. 連上洗手間, 我都只是把門掩起來, 不敢關門.

雖知道我的靈界朋友們已將原來待在房間裡鬼趕出去了, 可是我還是怕啊,

阿信問我,

「哪那些鬼為什麼要躲在房間裡?」

「他們也要找地方窩的, 這裡鬼實在太多了, 所以到處都塞的滿滿的, 他們要進來, 也要打架的, 打贏了才近來, 他們也是比拳頭的. 打贏的先佔位子, 打輸的只好窩櫃子裡. 那個窩在陽台的是他們的老大.」我就感覺到的回答.

「那住進來的人如果不知道會怎樣嗎?」阿信又問,

「那些鬼會吸他們的陽氣茁壯自己, 還好只是住一天, 所以還好. 影響不大.」

我們三人就這樣你一句, 我一句聊起來了, 我整個人縮在被窩裡, 睜著眼看著外界的環境, 就怕眼一閉起來, 就會發生不可預料的事. 實在是很膽小. 不知那些駐守的靈心裡怎麼想. 我們都守在這裡了, 妳居然還能怕成那樣.

阿信看我這樣, 說,

「我本來聽導遊說是不怕的, 現在看你這樣, 也開始害怕了. 」

「我真得很怕啊, 到處都是鬼, 房間裡所有的角落都有他們的殘留氣息.」我真得很膽小的.

「我不知道這裡是這樣, 不然也不會訂這裡了. 」黃金龜也沒想到快樂的出遊居然變成驚魂之旅.

「也還好啦, 我們都不知道的啊, 下次有機會再來, 記得不要住這飯店, 找華人的飯店好了.」這飯店是馬來人開的, 一定沒有華人重視超渡的心態. 其實我也不確定下次還有無勇氣來.

我們聊到3點, 直到體力不支才睡著, 5點我就醒了, 看著開始天光泛白, 覺得安心點, 又睡了一會.

導遊與我們約 9 點左右來帶我們去吃早餐, 一碰面, 他先問我們, 你們昨天睡的好不好啊? 我們三人張著熊貓眼回答他, 很好啊, 導遊又問, 有無發生什麼事啊? 我們三人又一致的搖搖頭. 導遊觀察了我們許久, 沒再開口, 我有點後悔, 昨天怎麼不跟他回家打地舖.

導遊開車載我們到當地人吃早點的店家吃早餐. 是華人開的店, 我們吃當地人的食物, 麵, 加一些小菜, 口味很不錯的, 還有薏米水, 聽說是當地人常喝得夏季飲品, 風味甚佳.

吃完早點, 我們還在市區晃了一下, 導遊便建議我們逛逛飯店前的 mall, 是麻六甲最大的. 是很大, 商品種類繁多, 很多賣馬來女子服飾, 頭巾與配件的, 看他們那些馬來女子包的不透風似的, 原來也是很講究穿著的, 連夾頭巾的配件都還有流行趨勢的. 我們三人逛到搭車時間到了, 才回飯店.

記得我們前一天買的兩顆大西瓜嗎? 黃金龜說要帶回新加坡的那兩顆. 因行李箱塞不下, 於是拿一般的袋子裝著, 抱上車. 我們因上車得晚, 所以坐在最後座. 前面是兩位與我們一起從新加坡出發的老外, 說英語的, 像英國人. 我們三人因前晚沒睡好, 太累了, 所以上車後, 開始補眠, 西瓜就放在地板上, 突然司機一個較大動作的煞車, 我們的西瓜滾到前座去了. 前面兩位英國女士好心的將西瓜撿回給我們. 我們三人接過西瓜那一刻, 快笑翻了.

更好笑的是過關時, 因為其中的一個裝西瓜的袋子破了, 所以有一個人是抱著西瓜出馬來西亞海關與入新加坡海關的, 不用說, 那人是黃金龜先生. 很多人看著我們三人行抱著兩顆西瓜通關, 都抱以高度的興趣. 不知哪來的, 居然從馬來西亞抱兩顆西瓜到新加坡. 在新加坡通關時, 我還記的當我的西瓜在通過金屬探測器時從袋子滾出來, 新加坡海關警員看著西瓜再看著我的表情. 好似看到什麼不可思議的事. 他一定從沒看過有人抱西瓜入關的. 真虧我們的黃金龜先生出的好主意. 當時, 我臉皮是很厚的, 反正不會有人認識我, 所以抱起西瓜就大搖大擺走了出去.

回到新加坡之後, 居然有回家的感覺, 新加坡實在太可愛了, 不太感覺得到好兄弟的存在. 回住處後, 我們前往老巴沙吃晚餐, 都是燒烤類的, 在商業大樓旁吃露天的燒烤, 很奇特的感覺, 新加坡政府真得很用心規劃市民的生活. 要離開老巴沙時, 在附近都招不到計程車, 黃金龜以手機叫了計程車, 還是沒看到車子過來. 黃金龜與計程車司機通話後, 我們又走了好長一段路才搭到車. 原來是市中心部分路段, 政府規定計程車不能停, 規劃有特定的區域, 司機在特定區域等我們, 我們又不清楚狀況, 所以才浪費許多時間.

那個晚上, 一碰到床便睡著了, 起床時已 10 點, 黃金龜早上班去了, 阿信與我到樓下的 mall 吃早餐, 新加坡 mall的餐廳的英文名子是取自閩南語咖啡店的音, 他們的早餐有西式, 中式, 因有人也是習慣早上吃飯的, 這與台灣南部的習慣一致. 我們吃的是西式的. 法國土司加奶茶, 味道很不錯的.

我們那天的行程第一站是到亞拉街 (Ara street), 黃金龜之前幫我們探勘過了, 他說那邊有些商品我們會喜歡的. 亞拉街有許多阿拉伯人開的商店, 大多是賣布的商店, 布上印的花紋有很強烈的阿拉伯色彩, 好似走進小時候卡通阿拉丁神燈的世界, 我們幾乎每間布店都逛, 好多布都很漂亮, 但阿信與我都沒買, 我們是實際派的, 用得上最重要. Ara street 還有許多商店, 賣有南洋風味的商品, 我們一間間逛, 買了些東西自用與送人, 逛累了, 餓了, 一旁還有泰國菜的餐館可坐下來用餐. 旁邊還有印度人開的茶店, 可喝茶. 新加坡人, 無論是華人或是其他種族的人, 都還滿親切的, 市儈之氣不重, 國家的教育對人民的影響真大.

亞拉街的下一站是唐人街, 唐人街是當年華人到新加坡做苦力時聚集的地方, 應該去看看, 在計程車上, 司機問我們, 要在哪一帶下車, 因我們沒慨念, 所以司機說印度廟好了, 我們也覺得 okay, 反正地圖上, 印度廟離唐人街不遠. 我們在印度廟下了車, 印度廟的建築上方顆有許多神像, 我是一個都不認識, 以前翻過某些書介紹印度宗教的神祇, 可是關係太複雜了, 記不住. 印度廟是需要先拖鞋才能進去的, 反正都來了, 便進去看看吧, 我們兩人進去後, 正巧遇到有旅行團也在參觀, 他們的導遊正在介紹廟裡的一切, 一走進廟裡, 一尊又是巨人樣的靈來打招呼, 祂說祂是濕婆神, 還介紹廟裡哪邊進去是拜什麼讓我知道, 這位濕婆神, 是男女共同體. 很有趣的是, 祂身上男與女的特徵都很強烈, 一看到祂就知道祂是男與女的共同體. 不像中國, 修得好的靈, 是中性的, 那種中性兼具男性與女性的特質, 不容易判別男女. 這位濕婆神, 一碰到, 就感覺到男女兩種性別與特徵同時出現.

我告訴阿信濕婆神的事, 她很習慣我說些有的, 沒的. 沒大訝異, 只是好奇連濕婆神都認識我們. 我們看了一下廟裡的陳設, 發現入口左方有一個帶相機要繳交多少錢的牌子. 阿信脖子上便掛了一台相機, 於是就不太想進去了, 一來我們不清楚印度教的規矩, 觸犯了人. 再者, 我們不打算拍照的. 便離開了.

唐人街就很多商家販賣紀念品, 有些商品與亞拉街的一樣, 價位卻不同, 鑰匙圈就比亞拉街便宜許多. 我們逛了一陣子, 買的著名的肉乾, 算算時間差不多便離開了. 黃金龜說那個晚上要帶我們到新加坡的紅燈區, “雞籠“ 英語發音是這兩字的閩南語的音. 他之前就去逛過了, 同事介紹他的, 他那位韓國同事每天下班一定到該地促進經濟發展, 他還可以告訴黃金龜中國妹與馬來妹的優缺點.

我們到“雞籠“時已近8點, 隨便找了家餐館坐下來用餐, 等餐時, 黃金龜介紹“雞籠“的歷史, 他說這個區域原是較老舊的社區, 有點沒落, 自從新加坡政府規劃為紅燈區後, 旅館業與餐館業興起. 整個區域熱鬧起來. 新加坡政府的公定價定得很低, 我們粗估了一下, 連台灣的勞工階級都付的起, 因他們有紅燈區, 所以強姦罪是很重的, 因為政府已給你地方宣洩, 還犯罪就不可赦了. 黃金龜還介紹說, 紅燈區的巷子裡, 站滿了等待交易的女子, 很多都很漂亮的, 年輕貌美, 更勝螢幕上的明星.

餐點來後, 宮寶雞丁做的很美味, 我最愛的沙鍋魚頭也是, 在新加坡的每一餐, 都吃的好過癮, 東西真是好吃.

飯後, 黃金龜領著我們逛紅燈區, 真得好多漂亮的女孩子, 穿著晚宴服, 或其他較正式的衣服, 個個都精心裝扮過, 我們一開始看的都是華人, 皮膚都很白皙, 氣質也不錯, 說身材是身材, 有興趣的男人可以自行上前論價, 一旦談妥, 便偕同上旁邊的賓館, 難怪巷子內開滿了飯店. 我們很訝異新加坡的妓女水準如此之高. 不挑明職業, 我還當她是影歌星. 真得是很美. 路旁站的女孩數量很多, 來尋歡的男性也不少, 各個年齡層都有, 二十出頭到六十多的老翁.

我們走了幾條巷子, 還有看到馬來妹與俄羅斯女子的. 真是多國聯軍, 聽說還有菲律賓妹. 黃金龜邊走邊解釋他的新加坡同事與韓國同事告訴他關於“雞籠“的故事. 這裡的小姐站在路旁, 男人靠過去議價是不能動手的, 聽說之前有人動手, 結果被旁邊衝出的馬伕海 K 一噸. 所以每個小姐都是有馬夫看著的. 價錢未談攏前, 只能看, 不能動手.

最後一天, 阿信與我到烏節路逛逛, 那是新加坡最大的商圈, 有許多的大百貨公司, 可是沒啥新鮮感, 走了一下子, 我們決定回亞拉街逛逛, 我們還逛到中國人傳統的市集.

回來後, 朋友問我那你有到夜間動物園嗎? 答案是沒有, 你有去哪些地方嗎? 答案大多是無. 有搭他們有名的捷運嗎? 答案也是沒有. 有人說新加坡很小, 沒啥好玩, 可是我確不這麼認為, 我還是覺得好玩, 且東西好好吃喔, 我就胖了2公斤回來. 只是我學乖了, 下次出國玩前, 功課一定要做好.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796&aid=1189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