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霜晨月夕
市長:斂寒君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霜晨月夕】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布布─贈文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布布)奪愛(二)
 瀏覽699|回應0推薦1

斂寒君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龍女CHANG, HSIU-FEN

《是了,答應夫君接著寫了……什麼時後會結束不曉得,然後……先歸類在普通級好了,大家就請隨意看看吧XDDD只是主角個性真劇裡不太一樣就是()這篇算半架空文吧~所以……就這樣吧!(飛逃)對了,不曉得為什麼,君君很喜歡最後那一句……()那下次見了~~大家晚安~~ 

==========================================================

襲滅天來睡了好一會兒,這些個日子來好像從沒這麼安穩入睡過……

側過身,手下意識的偎上那片溫暖,小臉也跟著靠近,然後他感到腰上有另一股力量壓著自己,這才讓襲滅有些不情願的睜開眼。

「是該醒醒了。」半瞇著眼,讓人看不清他的眼神,不過美麗的薄唇卻揚起令人心醉的弧度。

「蒼?」輕皺了皺眉,略顯蒼白的唇喚了一個名,在他陷入沉睡前植入腦海的名。

收回摟在襲滅天來腰際的手,轉而撫上人兒臉頰,「很好,有記得我的名。」

襲滅天來眨了眨眼,這才意會過來現下的情況……

他,是睡在床上沒錯,正確的說法是睡在身旁那個名為蒼的男子懷裡,而這男子就在適才正摟著自己。

也就是……他們倆……同榻而眠。

再看看自己身上……好險,衣物完好。再望向蒼,他卻是衣襟零亂,而弄亂他衣服的……正是自己的一雙手。

有些倉皇的抽回自己的手,反射性的讓自己縮向床邊,試圖替自己拉出些距離來,無奈蒼另一手正緊緊扣住他,讓他再怎麼躲,都還是離不開蒼的懷抱,甚至他有種感覺,感覺蒼有那麼一點故意,因為他臉上的笑容給了襲滅一種探不見底的深沉。

像是看穿襲滅天來心裡的疑慮,蒼一個用力將人攬過,腳一旋,便是起了身,襲滅天來也牢牢在他懷裡。

「襲滅天來……」

「你!」驚訝對方竟知道自己名字,這人……果然不簡單。

「數日前我在雪地救了你。」

雪地……

想起那片白,襲滅天來眼神頓時一黯,手緊拽著胸口。卻在同一時間,人被壓進溫暖的胸膛。

「不許想。」

抬起頭,哀痛的眼眸撞進一雙充滿霸氣、不容拒絕的眼,襲滅天來一時間無法思考,待回過神,唇已被佔據。

溫暖的氣息緊緊環繞著襲滅天來,過於虛弱的軀體及震驚的心靈讓他無力反抗,被動的承接下蒼對他的輕薄,直到蒼感覺一股溫熱滑過臉龐,才停下他的掠奪。

凝望著無聲流下兩行清淚的人兒,蒼輕嘆了口氣,稍稍退了一步,輕柔的撫去襲滅天來臉上的淚痕,「抱歉……是我過急了。先吃點東西可好?」

襲滅天來沒有回答,只是點點頭,讓蒼牽著自己到前廳。他不知道為什麼可以允許蒼對自己做出這般親蜜的舉動,雖落了淚,但卻無法推拒,同時心中亦浮現一種罪惡感……

背叛了一步蓮華的罪惡感。

「來,多吃點,你昏睡了好些天,體力尚在恢復中,我特地要廚子煮了一些活血補身的膳食,你多少吃一點。」蒼邊說邊替襲滅天來舀上一碗鮮魚湯,接著為他夾進許多配菜。

襲滅天來靜靜看著蒼的動作,直到他的碗已經快裝不下任何東西,他才緩緩開口:「太多了……我吃不完。」

「慢慢吃,我陪你。」

襲滅天來拾起碗筷,一口一口慢慢進食,卻不見蒼有任何動作,「你也吃點吧……」然後為蒼挾了些青菜放入他的碗中。

見狀,蒼嘴角悄悄上揚,輕輕握住襲滅的手,就著襲滅的筷子,將他夾的菜吃進嘴裡,然後一副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端起自己的碗一起用餐。

之後兩人都沒有再做任何交談,直到襲滅感覺吃飽了,放下碗,這才問道:「你怎麼知道我的名?」

望著襲滅的碗,蒼沒有立即回答,只是淡淡的說:「乖,把碗裡的魚給吃了。」

襲滅看了蒼一眼,竟乖順的拿起筷子將魚給吃了。

「只有我不想知道的,沒有我無法知道的。」

「嗯,我想也是。」

罷了,追問到又如何?反正過去那些對他來說都不重要了,他連生死都看淡了,還有什麼好在意的?

「別想了,等等我讓人燒水讓你淨身吧!」沒有道破襲滅眼中的無謂,蒼只是希望盡早調養好他的身子。

「嗯。」

一樣的相處模式,連續了幾天,在這幾天中,蒼並沒有過多親蜜或是逾越的舉動,只是多了凝視的時間。

凝視著襲滅天來眉頭深鎖的睡顏,凝視著他倚靠窗欞邊仰望明月時的寂寥,凝視著他在不經意時流露出的悲傷……

直到那天,他看見了……

那人佇立花園之中,纖手輕輕滑過花朵,伴隨著一顆顆晶瑩的淚珠,蒼再也無法坐視,舉步向前,牢牢擁住人兒,「我不會再讓你為那人流淚。」

抬起眸望著蒼,襲滅天來只是淡淡一笑,平靜說道:「那人……已經融入血中,植入骨裡了。」

「蒼會為你脫胎換骨。」

雙手輕輕一推,離開了蒼的懷抱,往前走了一步,然後回過身,只問了一句……

「何必救我……」

==========================================================

翻了個身,口中無意識低喃了句,「蒼……」,然後往依戀的溫暖靠去。

蒼緩緩睜開眼,看著偎進懷裡的人兒,淺淺一笑,低頭輕吻襲滅天來的額頭。

「唔……吵醒你了?」襲滅天來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輕聲問道。

「沒有,我本尚未入眠。」蒼邊說邊將襲滅天來滑至臉龐的幾綹細絲勾往耳後,手便在那張精緻小巧的臉上留連,最後停在那醒目的刺青上輕輕婆娑著。

「怎麼還不睡?」閉起眼回蹭著蒼的手,雖然粗糙,但卻讓他安心。

「想到了一些事。」

襲滅天來張開眼,眨了眨,「什麼事讓你這麼晚不睡?」

蒼笑著勾起襲滅天來的下顎,「你覺得還有什麼能佔據我的心思一直到現在呢?」

臉一紅,襲滅天來微微低頭,「我……我怎麼會知道。」

「呵呵……你明知道。」

「要說不說隨便你啦!」說完噘著嘴,人就想轉身繼續睡覺,卻被蒼緊緊摟著。

「生氣了?」

「沒有。」

「呵呵……沒有嘴還嘟這麼高?我只是想到那天你問我何必救你。」

抬起頭,四目相望,襲滅天來主動吻上蒼,「我該謝謝你救了我。」

「蒼就不客氣收下這份謝禮了。」奪回主控權,沒有放過一絲空間,蒼的舌與襲滅天來的緊緊交纏,為這略冷的天帶來些許暖意。

纏綿過後,襲滅天來倚靠在蒼的胸前,思量了許久,才小心翼翼的問了一直深埋心中的不安。

「今天若換成了別人,你也一樣會救他?一樣會對他像對我這樣嗎?」

乍聽,蒼愣了愣,隨即明白一笑,答道:「蒼必須愛許多人,但……」

「落心只在一人……」


如果人人都是一齣折子戲 把最璀璨的部分留在別人生命裡
如果人間失去脂粉的豔麗 還會不會有動情的演繹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646&aid=33907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