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霜晨月夕
市長:斂寒君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霜晨月夕】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布布─吞赦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布布)吞心赦情(十八)H文
 瀏覽1,755|回應0推薦0

斂寒君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此篇為H文,可略過,不影響後面劇情~~是說~~這篇打好久……君君快虛脫了~~本來想來個妖豔小赦勾引吞哥的,結果~~還是變這樣了~~XDDDDDDDD大家多多擔待……(汗死)那我們下次見~~^____^

==========================================================

拒絕不了,只能任由吞佛對自己予取予求。

輕輕抽落赦生腰束,衣襟瞬間敞開,露出貼身衣物,吞佛熟練地一件件脫去,赦生一張小臉也越來越低,人不自覺地越靠越近,在額抵上吞佛胸口,明顯感受到愛人壓抑的吸氣聲,赦生的唇角揚起好看的笑容,那是只因自己而有的悸動及……慾望。

抬起赦生的臉龐,兩片唇從輕點、囓咬進而吸吮交纏……

當赦生回過神來,吞佛已經在他體內狠很衝撞,他無暇去顧及自己顏面,以及身體的不適,只能跟著吞佛一次次的挺進,承受那一波波襲及全身的顫慄快感。

沒有保留,吞佛將自己完全推進赦生體內,讓赦生緊緊吸附著自己,全數退出,再深深挺進,一次次摩擦著赦生內壁,頂撞著最敏感的凸點,赦生雙腿無力,低喘聲不斷……

「呀!師……師兄……我、我不行……嗯呀!」

「還不夠呀!赦生……」見赦生滿身大汗,似乎已經瀕臨臨界點,吞佛抓起赦生雙腿,架在自己肩上,端著翹臀,繼續侵略,不給赦生一絲喘息的空間。

溫暖的甬道,在承受吞佛霸氣的佔有,已然是到最大極限了,一進一出間,連帶翻出內壁粉色嫩肉,加上赦生的男性象徵,已然沾濕晶瑩體液,看起來水水嫩嫩,讓吞佛更是無法自己,只能放縱自己不停的貫穿赦生……

「師、師兄……呀哈!師兄……抱、抱……」赦生狂亂的喊著,過於激動,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語。

聽見赦生斷斷續續的要求,吞佛雙手一撈,將人抱了起來,讓赦生跪坐在自己身上,然後他緊緊擁著赦生,額抵著額,兩個人大口喘著氣,眼神卻從未自對方眼中離去。

擁著腰際的手,轉而扶住腰身,兩個人相當有默契的擺動身子,又是深深的結合,終於,赦生頭往後一仰,吞佛低吼一聲,兩人一起達至巔峰。

「好累……」赦生整個人掛在吞佛身上,吞佛仍待在赦生體內,不願離去。

「這樣就累了?」吞佛乾燥的雙唇,摩娑著赦生的耳垂,接著含住,再一路往下舔舐著。

「吞、吞佛……」赦生瞇起雙眼,無法抗拒的顫抖著。

「我說過了,不夠……讓我看看,最極致的你……」說完,翻轉過身子,讓自己躺在床上,赦生跨坐在自己身上。

赦生雙手壓在吞佛胸膛,邊喘邊笑著說,「你確定?」

「給我吧!」大手往下探去,抓住赦生已經軟化的象徵,姆指在頂口處輕輕撫摸著。

「呃……你……很惡劣!」赦生握住吞佛,不讓他再這樣調戲自己,怎料吞佛突然擺動腰身,連帶引動交合處,赦生細眉一擰,他還在自己體內,這一動,再次帶出情慾,赦生不滿的嘟著嘴,怒視著吞佛。

「呵呵……這正是我要的結果。」吞佛笑著說,等著赦生接下來的動作。

赦生緩緩低下身子,吻住吞佛,一雙手不安分的開始在吞佛身上游移,身子往後一靠,讓吞佛退出自己體內,卻也因此讓方才留在體內的愛液就著吞佛分身而流洩出來。

「嗯……」頓時的空虛,讓赦生悶哼了一聲。

縱使見過彼此多次,赦生仍是不敢正視吞佛的裸體,尤其是……吞佛的碩大,讓他更是不知所措。

「我等著呢!」邪魅一笑,吞佛握上赦生的手,主動覆上自己,「讓我看看,你美麗的另一面。」

羞紅著臉,赦生握上那逐漸充血的象徵,低下身去,伸出丁香小舌,輕輕劃過頂口,再沿著柱身舔舐著,撐起身子,赦生讓自己的分身摩擦著吞佛,自己則是閉上雙眼,感受著彼此的熱度逐漸上升。

「嗯……嗯呀……」光是摩擦,赦生已經情不自禁吟哦出口。

突然赦生雙眼一睜,紅色殺體乍現,赦生一手握住自己,開始上下套弄起自己,扭動自己的腰,不時摩擦著吞佛,動作越是頻繁、激烈,赦生喘息越是嚴重。

緊蹙的紋眉,紅髮中夾帶幾綹金絲晃動著,加上令人銷魂的呻吟,以及赦生身上的斑斑吻痕,看在吞佛眼裡,美的不可方物,

魔,妖豔的生物……

他的赦生更是如此。

「師兄……呀呀!」

嬌喘、迷亂,赦生努力讓自己得到快樂,也同時想取悅身下的男人。

一聲師兄,叫得蝕骨,讓吞佛的心更癢了。

他的赦生好豔、好美、好甜又好可愛。

「你這個磨人精!」

「呵呵!要就自己過來!」赦生吐吐舌頭,正準備逃離吞佛。

「小師弟,上哪去?挑起我的慾火,想一走了之?」吞佛眼明手快,一把把人撈回。

「誰叫你……你……」扁著嘴,赦生一副倍受凌虐的樣子,讓吞佛又好氣又好笑。

吞佛拉過赦生,輕聲說道,「誰叫我……這麼愛你……」

扁著的嘴,開始上揚,小小聲的說,「那……現在你可以……吃掉我了……」

「哈哈哈!」

我可愛的赦生呀!

於是,甜膩的聲音交雜著男人低沉的喘息,再度傳出,這一晚,又將是無眠……

 


如果人人都是一齣折子戲 把最璀璨的部分留在別人生命裡
如果人間失去脂粉的豔麗 還會不會有動情的演繹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646&aid=1699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