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霜晨月夕
市長:斂寒君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霜晨月夕】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布布─接龍文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布布)天若有情(一)
 瀏覽1,067|回應0推薦0

斂寒君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此篇文,是君君跟漾姊姊一起做的接龍文~~很開心有機會可以試著寫寫接龍文~~~(笑)其實完成很久了~~只是文名一直未定好,加上漾姊姊要考試~~所以就這麼耽擱下來了~~~^____^  對了~~留言明天回,先讓君君唸完惱人的成會!(怒)

此篇主配對:白城輿、洛子商
私心配角:湛江雲、觀世寂蓮
此章作者:黑漾

謝謝漾姊姊包容君君的私心~~~XDDDDDDDDDD
最喜歡漾姊姊囉~~(撲抱啾)

第一章,由漾姊姊先開始~~~我們往下吧~~~^___^  〉

第一章

  喧鬧的市場,人聲鼎沸,眾人來來往往,二名看似不凡的人穿插其中。
  看來天外南海基本上也跟苦境差不了多少嘛。
  一名俊逸不凡的男子,一身墨色,背後披著淡綠的披風,不同於此地民風的裝扮,引人人群的側目。
  「終於走了比較正常的地方了。」剛剛那群動物真是不可理喻!要不是看在湛江雲的份上,真想讓他們見識見識什麼叫『待客之理』。
  「這裡已經是人族所居的地方。」另一旁黑髮中參雜著些許白髮的人,如是說道。外露粗獷的胸膛,狹長犀利的眼神,緊抿的唇讓他看起來冰冷邪佞。
  但那只是外表所見,洛子商知道,湛江雲擁有著比誰都還要熱忱正直的心。
  兩人邊走邊談湛,突然間,江雲不由分說大手一攬,將洛子商帶到樹的後方。
  「怎麼了?」洛子商疑惑。
  「傲刀天下的武訓!」湛江雲以眼神示意不遠處穿著白色披風的人,看起來雖然平凡,卻有著不同凡響的氣息。
  高手!
  洛子商的眼底盡是激賞,雖然看得出對方是使用刀的,但他有機會也想跟他比劃一番。
  那人完全不知自己已成為兩人注視的目標,走到一旁正在鑄刀的老者。
  「岳前輩所鑄之刀,依然留存天地浩然之氣。」白衣人客氣的道。
  「正氣之刀,還需正氣之人用。」
  「確實!不知岳前輩是否願意讓白城輿帶消息回去了嗎?」
「我的答案,十數年如一日。」老者淡淡的說。
  白衣人猶豫了一下,離去。
  「傲刀天下第一武訓?確實不差,不過你何必躲他?難道你對自己刀法沒有自信?」洛子商兩人在隨著白衣人離去後從樹的後方走了出來。
  「我只是不想再起衝突而已。」他的罪……已經太深了……
  「你……」見他落寞樣,洛子商也不好受,開口正想安慰他,卻來了一個路人。
  「你是?湛江雲!?」

────我是分隔線────

  聽見自己的父親即將被處死的消息,湛江雲焦心萬分只想趕快進城去。
  離家十多年,竟害得父親受他連累!他這是什麼兒子!什麼兒子!
  「江雲!等等!江雲!」在後頭洛子商拼命叫喊,無奈前方的人腳步越來越快。
  洛子商心一橫,施展引以為傲的輕功攔下湛江雲。
  「你這麼盲目的亂衝亂撞,有沒有想過這會是他們請君入甕之計?」
  「不管如何,我一定要救出我父親!」他推開洛子商,又要再衝,洛子商手一扣,將他硬扯回來。
  真像隻只會亂衝亂叫的蠻牛!
  「你先冷靜一點,你想想,你現在這裡衝進去,還沒見到你父親你早就被大批的士兵圍住,是要如何救人?」
  「通行證!」倏地,像是想到什麼,湛江雲反抓洛子商,「只要有通行證,就可以不引起騷動進入城內。」但隨即又鬆手,「可通行證是司府所發,我是個通緝犯,根本沒辦法拿到。」
  看著湛江雲沮喪的樣子,洛子商沉思了一會。
  「要通行證?嗯……你在這等我一會。」話方休,也不等湛江雲回話就快速離去。
  沒一會,洛子商就回來了,還外帶兩張通行證。
  「這?」湛江雲不明所以,他怎麼可以這麼快就拿到兩張通行證?
  「呵呵呵~別這樣看我,我知道我很英俊又有智慧,不要太崇拜我。」
  湛江雲現在根本沒心思和他開玩笑,臉一沉,洛子商見狀便知道自己搞錯時機,連忙說:「這是向兩名地痞借的,放心吧。」
  「別說這麼多了,戴上吧。」他拿了個道具給湛江雲。
  「謝謝你。」他是很真心的。
  有友如此,夫復何求。
  「我們進城去吧。」洛子商對他一笑,要他不用掛懷。

────我是分隔線────

當兩人順利地帶出湛民時,卻沒想到前方站著之前所見的那名白衣人!
「哦──高手終於出現了!」洛子商不改其本性痞痞的樣子。
「是白武訓。」湛民一顆心紿終定不下,雲兒不應該來救他的,他已經老了,可雲兒還年輕,他有著無限的未來,可面對眼前的白城輿,湛民明白他們今日是無法共享天倫了。
「湛江雲,我今日目標只有你,束手就擒,保你父親、朋友安然離開。」
「好大的口氣!也得先問我洛子商!」洛子商不服地站了出來,毫不畏懼瞪視著白城輿,白城輿只是無言的望著湛江雲。
「洛子商,不要插手好嗎?」他不想再連累任何人了……
「可……」他想反駁,但湛江雲不給他任何機會。
「替我保護我父親!」語畢,他便出手向白成輿攻去!
  這傢伙……就這樣一個人衝過去,真是不夠朋友!
  心底氣是氣,洛子商還是揹著湛民離去。
  而當他將湛江雲他父親安然無恙的送到家中時,過沒多久,白城輿就來了。
  「你來幹什麼!」洛子商沒什麼好臉色。
  湛家怕他,他洛子商可不怕!竟這樣傷害他的兄弟!虧他先前對他的第一印象還不錯,真是枉費了,不過想跟他交手看看的念頭卻越來越深。
  可當白城輿面無表情的將湛江雲託付的東西拿出來時,再場兩人莫不知驚。
  「冷淊刀!」
  「刀乃刀者之生命,還命於父,湛江雲不失為重情之輩。」於某種程度,他對湛江雲是欣賞的。
  「你把他怎麼了!?」洛子商怒意沖沖殺氣迸生。
  「我不會將他怎麼,他必須受到城律的審判。」
  「很好!」洛子商欲拔劍。
  「你非本地的人,不該涉足此事。」見此,白城輿平淡無奇的面容終於有些反應,他輕皺眉,不希望眼前的人因衝動而犯下大錯。
  「洛子商不會棄朋友於不顧!!」
  洛子商……
直盯著他的白城輿,見洛子商因生氣而染上淡淡緋氣的臉龐,和熠光閃閃的褐眸,竟有一絲閃神。
「住手!小兄弟,我們不能一錯再錯!」湛民一聲喝阻,不僅讓洛子商將劍收了回來,也喚回白城輿『不小心』神遊的魂魄……
他竟然……會看一名男子看到失神!?看來自己最近真的有點累了……
白城輿認為自己已照湛江雲所托將冷淊刀送還了他父親之手,也沒有必要再留在這裡,向他們辭別後就離開。
「為什麼放他走!?」洛子商忿忿不平的問。
「威脅對白武訓是沒用的。」湛民垂頭喪氣地回答。要是有用,他願拼了老命去救自己的兒子啊……可白武訓是個君子,他又何嘗願意為難白武訓……
「哼!我定要想辦法救湛江雲!」
見洛子商滿臉義憤填膺,湛民只能嘆氣再嘆氣。
雲兒交了個好朋友啊!可惜,也拖了人家下水,雲兒啊……這人情,不好還啊……


如果人人都是一齣折子戲 把最璀璨的部分留在別人生命裡
如果人間失去脂粉的豔麗 還會不會有動情的演繹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646&aid=1693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