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霜晨月夕
市長:斂寒君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霜晨月夕】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動漫─冰之魔物語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冰魔)再度登塔─威魯特篇
 瀏覽1,023|回應0推薦0

斂寒君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再度登塔─威魯特篇

〈喵~~~威魯特篇就先暫定這樣囉~~剩下最終篇~~~也就是大團圓嗎?()今天就貼這篇~~下一次,沒意外的話,是吞赦文~~~~~呼呼~~~(狂汗)許久沒寫的H~~~XD是說,除了冰之魔物語,君君最近喜歡上LOVELESS這部漫畫~~()也是很不錯的漫畫呢~~~下面是最終幻想的中文歌第二段,很好聽的一首歌~~那下次見囉~~留言君君明天再回喔~~~^____^

==========================================================

為什麼你
不能留在這裡
怎麼能夠
讓我忘記
擁有和你
這段美麗回憶
永遠埋藏心底
總是你離開我的世界裡
我不哭泣
讓你呼吸
如果來生能夠再遇見你
永遠不離不棄
試著讓自己
一個人面對所有的回憶
不容易
保重你自己
在我心中沒有人能夠
代替你
你是惟一
默默的祝福你
看著你的背影
一切迷離

==========================================================

「魔法師!別過來!」

魔法師……連這麼早以前的稱呼都出口了,拉普耶魯,你究竟怎麼了?

威魯特黯然離開,正好遇上前來問罪的布拉德,兩人就這麼打了起來。

在布拉德的劍越過自己的防護,威魯特眼神一暗……

就是現在!只要我死了,拉普耶魯就可以離開這裡……就不用陪我一同被囚禁於此……拉普耶魯……拉普耶魯……

腦中閃過無數笑靨,是那麼閃亮而迷人,他心中的至寶,僅有那人……

『魔法師,你回來了!』

『這是送魔法師的花!』

『魔法師!魔法師!』

一直到後來……

『威魯特,歡迎回來。』

『威魯特……威魯特……』

名字是一種咒語,是呼喚人、想念人,更是束縛人的力量,我也希望,我能呼喚著你的名……直到我死去的那天……

拉普耶魯……

就差那麼一點,布拉德的劍削過威魯特耳鬢,幾縷烏絲斷落,劍沒入了威魯特身後的大樹中。

「有心理準備了嗎?你有心理準備了嗎?你有把最愛的人,染成黑暗世界的人……這種心理準備嗎?」威魯特笑著,金色總是耀眼的,他很喜歡,但是,他是魔物……

「拉普耶魯,總有一天也會變成黑暗世界的人。他會和我一樣,一輩子只能活在黑暗中,就算死了,也不能回歸大地,回不去……而且連骨頭都不剩……被神捨棄,被烙上黑暗之物的名,還要被寺院追殺,這一切的一切,只能是我自己!如果你真的愛他,就要趁他還是人類時放他走……」威魯特低著頭,一定要放拉普耶魯走,絕不能讓他走上跟自己一樣……錯誤的道路……

他希望他一輩子都不要知道黑暗的世界,希望他在陽光下,走在乾淨清澄的道路上,希望他所走的路,永遠都被所有的光照亮著。

不論是月亮、星星還是太陽,充滿光明……不管是水、風、土還是花,所有的萬物,都為他祝福!

布拉德沒有說話,靜靜聽著威魯特。

「我真是個白痴!一直到現在,還沒辦法放他離開……明知道,只要自己死了,跟寺院締下的契約也就消失了,那麼拉普耶魯就可以離開這裡,可是……我卻做不到,做不到殺死自己……到頭來,我還是自私……」

因為根本不願意死……因為,我想他在一起……

因為想看著他,想跟他在一起,所以根本不想死……

在把他拖下黑暗世界之前,他自己沒辦法結束自己的生命,因為……捨不得離去。雖然威魯特總說布拉德那一頭金髮很刺眼,但是事實上他挺喜歡金色的,拉普耶魯那一頭令人稱羨的髮絲,讓威魯特感到溫暖,他的笑容,更讓威魯特感到心安。

所以……不想死,哪怕知道自己不死,拉普耶魯便得不到自由,雖然心疼,但是他就是不願這樣死去,只想跟他在一起……只想跟他在一起呀……

聽完威魯特說的話,布拉得氣憤地拔起劍,往另一邊刺去。

「你想死就自己去死!如果不是你!我早就下殺手了!」明知道是威魯特洩漏伊修卡的行蹤給寺院,但是,他就是下不了殺手!

「呵呵……這樣呀!那好吧!」威魯特拔起耳邊的劍,正想自我了結時……

「先等一下!」伊修卡帶著拉普耶魯闖進。

「威魯特先生你錯了喔!你吵架的對象應該是拉普耶魯才對吧!」

拉普耶魯一步步向前,說出心中的想問的問題,聽在威魯特耳裡,疼在心裡……

「我怎麼可能……討厭你……」抖著聲音,威魯特不敢置信,拉普耶魯竟然跟自己一樣……捨棄人之道,墮入魔道……

「我只想跟你在一起,威魯特……」

「我……真是白癡耶!就算重新再活過,我想我也還是一定會犯錯,不斷重複錯誤……反正這個世界本來就是不斷的重複,不管什麼時候┐都沒辦法給你幸福……」

是呀……一個捨棄自己家人,拿自己的家人作為代價,讓自己成為魔物,這樣的自己,哪有資格給拉普耶魯幸福?

「你當真這麼在意……當初搶走我的事情嗎?倘若所有的事情都可以重新開始,可是,即使是這樣,我也一定會被你搶走……」

威魯特睜著雙眼看著拉普耶魯,腦中閃過拉普耶魯小時候,被自己丟在叢林裡的記憶,他引誘著拉普耶魯,讓他一步步掉落自己為他設計的陷阱……

來……在這邊,過來,拉普耶魯,因為你是……永遠屬於我的……

「如果,當初你沒有來搶走我,我也會去搶你的!縱使世界不斷重複,我也會呼喚你的名,我只想待你身邊……我只想說我喜歡你……魔法師……」只要是你決定的命運都好……

聽著拉普耶魯說著,威魯特頓時不知該做何回應。

這樣不堪的自己,拿什麼擁有拉普耶魯?看著跌跪在自己身邊的人兒,他多想擁他入懷,撫去他臉上的淚痕,跟他說他也想跟他在一起……他能活到現今,全是因為他……拉普耶魯……

我想要你……只是,我可以嗎?


如果人人都是一齣折子戲 把最璀璨的部分留在別人生命裡
如果人間失去脂粉的豔麗 還會不會有動情的演繹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646&aid=1686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