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霜晨月夕
市長:斂寒君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霜晨月夕】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布布─友情贈文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布布)勇氣
 瀏覽956|回應0推薦0

斂寒君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勇氣

〈喵!連夜趕出~~~這篇是送給焰華小寶貝的文~~^___^  希望小寶貝天天開心,要更有勇氣喔~~~其實之前有想過要寫螣赦,但是一想到螣哥掛了,君君就寫不下手,因為君君捨不得讓小赦哭呀~~總之,就先這樣啦~~君君好累喔~~要去洗澡,準備睡覺啦~~大家晚安囉~~~

==========================================================

沒有尖耳,從小,自己就沒有鬼族的象徵─尖耳,於是,疑惑、自卑、憤恨頓時湧上,自己算什麼?這樣說來,自己算什麼?

於是逐漸封閉自己,不看不說,僅默默承受著一切輕蔑的語言攻擊。

「你們幾個,嫌活太久是不!要本大爺送你們一程嗎?」

幾位光明正大嘲弄著赦生的魔,一看見來者,瞬間閉上嘴巴,繼續作著自己的訓練。

「小鬼,過來!」

赦生憑藉著聽覺,將身體轉向聲音來源,卻再無任何行動。

「該死!不是叫你過來嗎?」終於,自己還是先止不住怒氣,跨步向前,大手一抓,將赦生一把拽住,扯離練武場。

「做什麼?」赦生並沒有因為被迫帶離練武場而生氣,反倒是異常平靜。

因為,他知道,他一定會來質問自己。

「做什麼!你這該死的傢伙,還敢問本大爺做什麼!」怒怒怒!最好他是真不懂他找他做什麼!

赦生對於此番怒罵,並沒有太大的反應。

看著不發一語的赦生,他更是火大了!

「原因!理由!」

「沒有。」

簡短一句,螣邪郎終於受不了,他揪起赦生衣領,緊瞪著赦生。但是赦生卻看不見螣邪郎的表情,只是,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相當不悅的表情吧!畢竟,自己決定這個修練方法,是瞞著他的。

細眉微微一皺,薄唇輕輕一抿,螣邪郎揪著赦生的手,往自己一拉,另一手環上赦生腰際,將赦生貼向自己。

「唔……」

再熟悉不過的氣息,再熟悉不過的感觸,符條下那雙足以魅惑人心的雙眸,已緩然合上……

沒有持續很久的親吻,螣邪郎離開赦生誘人的香唇,那雙向來冷血不屑的鷹眸,霎時溫柔和暖了起來,只是,赦生看不見。

「為什麼?」不再是強硬的口吻,螣邪郎輕聲問著,孰料,赦生仍是沒有回答,只是輕輕搖頭。

「很好!很好!」螣邪郎顫抖著聲音,放開赦生,拂袖離去,留下赦生一人,獨自聽著他的腳步淡去……

==========================================================

啪!

「吞佛你說!到底是他錯還是本大爺錯呀!」抓起桌上那大罈酒,螣邪郎猛灌了起來。

「喝歸喝,請汝不要失手打壞吾家的桌子。」這已經不知是因為螣邪郎而更換過的第幾張桌子了。

吞佛是不介意桌子壞掉,他介意的是,他必須在百忙中抽空,挑選他中意的桌椅,這點比較讓他覺得厭煩。但是沒辦法,自己家裡的家具,總是要他看的順眼,曾經直接叫下屬去挑,回到家後,還是必須自己跑一趟,唉……

「吞佛!你說說看呀!那小鬼頭!到底在想什麼!」抓起酒罈,一想一飲而盡,卻被吞佛制止。

「夠了,螣邪郎,與其在這裡像個酒鬼,汝不如直接去找自家小弟。」

「哼!他不願意同我說呀!不然你以為本大爺沒事來找你抬槓呀!」

「真是沒大腦!」

「什麼?」

「吾說汝,去教練場或下人宮殿走走,吾相信,汝會『聽』到汝要的答案。」吞佛說完,用自家方式,「請」走了螣邪郎。

「喂喂喂!該死的吞佛!」等等!教練場和下人居住的寢殿那邊是嗎?好!就讓他去看看,赦生的答案!

螣邪郎往教練場走去,走沒幾步,就聽見……

「你看!每天來這裡練武是怎樣?明明就不是純種鬼族,還敢來這裡!」

「喂,聽說,他為了保有自己的地位,還去勾引螣邪郎!」

「勾引?」

一說到勾引,引來更多魔物的興趣了。

「可不是!勾引呀!利用自己的美貌……」

「可是,他們是男的,還是兄弟……」

「所以呀!這事,沒人敢說呀!不過,是想不到螣邪大將竟有此癖好,難道不怕別人說話嗎?」

螣邪郎聽著那些話,再瞄向赦生,他知道,他在意的不是他被指指點點,而是自己……因為留言對自己不利,所以……

「你們幾個,本大爺記下了,哼!」螣邪郎突然出現,嚇傻了那幾個魔物。

「螣、螣邪大將……」

一群魔物嚇到跪了下來,只希望眼前大將饒他們一條小命。

螣邪郎覷了覷眾人一眼,「魔刺兒,這些人就交給你了。」說完,朝赦生那走去。

「為什麼不反駁?」

螣邪郎握住赦生肩頭,「我問,你為什麼不反駁?」

「無用,難抵眾人之口。」赦生淡淡的說著。

「這就是你遠離我的原因?」

「不、不是。」縱使目不能視,赦生還是可以感覺的到螣邪炙熱的眼神,這讓他有些無措,只好別過臉去。

「赦生,不准逃避我!」螣邪郎用力晃著赦生,「不要逃離我……」

「我、我沒有……」

「我不會因為你的冷淡而放棄你的,你死了這條心吧!」

不要以為他不知道,赦生這小子就是故意的,不要任何流言不利於他,所以故意疏遠、故意冷淡!

「我等你修練完成的那天到來,我要第一個印入你的眼簾。」螣邪郎大掌撫上赦生略帶薄汗的臉龐,「我心疼你,怎會為我犧牲到此地步?」

是呀!他怎會為他犧牲至此地步?

原本以為,他只是單純不能接受自己沒有鬼族的特徵,沒想到,那時會決定採取封印功體修煉,其實是想藉由不見螣邪郎,來阻斷這段感情,好讓螣邪郎回歸正常的生活,只是,似乎沒他想的容易……縱使見不到面,他的一切,早已烙印在他心中,他還是見得到他,他還是為他心動……

「嗯?不說話?」

「沒有。」

「不要忘記,本大爺要的東西,從來沒有失手過!」螣邪郎略低下身,鼻尖輕觸著赦生,「不管怎樣,本大爺就是要定你,記住!就只要你!赦生。」

「兄長……」

「沒有可是,也不會有可是!你給本大爺勇敢一點!我會在你身邊!」

於是……放棄了,赦生釋然一笑,他知道,他爭不過他,鬼族也好,不是也罷,他只要有他在身邊就好,這樣他就會有勇氣,去漠視這一切,然後,跟他……在一起。

赦生昂起小臉,主動貼上,火熱的吻、悸動的心,都只為了一個人……

他此生最愛─螣邪郎。

 


如果人人都是一齣折子戲 把最璀璨的部分留在別人生命裡
如果人間失去脂粉的豔麗 還會不會有動情的演繹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646&aid=1666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