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霜晨月夕
市長:斂寒君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霜晨月夕】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布布─蝶蘭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布布)蝶心‧跌心(十四)
 瀏覽747|回應0推薦0

斂寒君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君君考完期中考了,讓大家久等了……之後會慢慢恢復出文的穩定性,君君在星期三之前要趕一份大報告,但是還是會盡量寫文,等交了報告,會回到之前的出文時間,這陣子,對大家真是抱歉……(鞠躬)廢話不多說,我們往下吧~~

==============================================================

跟著蝴蝶君的腳步,蘭漪心中有股悸動,因為這條路,他這輩子都不可能忘卻!

「小蘭兒,你還記得這裡嗎?」蝴蝶君笑著臉問身旁的人。

「這條路的盡頭是一片花田,蘭花田。」

果然,他還記得!蝴蝶君接著說,「沒錯,而且伴隨著翩翩飛舞的粉蝶兒。」

「蝶兒不是都被你抓光了?」蘭漪慧黠的雙眼轉了轉,笑了笑。

「蘭兒,你這是在取笑我嗎?」蝴蝶君一把拉過蘭漪,將蘭漪扣在自己懷裡。

「呵呵……你說呢?親愛的……」

「唷!親愛的?」蝴蝶君挑眉一笑,「什麼時候我的小蘭兒懂得取悅他的男人?」

「呵呵……我的小蘭兒,聽起來真是甜死人的蜜糖呀!親愛的……姊夫!」蘭漪用力一推,離開蝴蝶君的牽制,逕自哈哈大笑往前走去,完全不理會後面青筋滿臉的蝴蝶君。

他的男人,真是好聽,他喜歡!

「希望你永遠都是我的男人……」蘭漪淡淡一笑,喃喃自語著。

「小蘭漪!」蝴蝶君從後面追上,「你有種再說一次!」

怒怒怒!怒不可抑!又是該死的姊夫!

「媳婦臉又出來啦!難怪四姊總說你好玩。」

「公孫月!」好樣的!回頭一定找她理論去!居然在他的小蘭兒面前說這種話!

「呵呵……」回過神來,定眼一瞧,沒有變,那片花海,依然如同記憶中的一般,清新、潔淨。

「到了呀!」蝴蝶君手一翻,火紅粉蝶竄出,朝花田飛去。

看著眼前景色,一股滿足感油然而生。

蝴蝶君拉起發愣的蘭漪,往前走去,「你看,還是蝴蝶跟蘭花最相稱!」蝴蝶君沾沾自喜地說著。

隨意找了一處地方坐下,蘭漪也跟著坐在蝴蝶君身邊,其實很久之前他一直想再過來這裡看看,只是他擔心觸景傷情,所以遲遲沒踏進這。

這裡是他最美好的回憶之一,在蘭漪心中,這裡有著不算小的地位,腦海中的記憶,支撐他度過每個擔心受怕的夜晚,不僅是這片花田,還有那一群粉蝶,最重要的是……那個火紅衣裳的小哥哥……

清風徐徐,吹得人舒服到想閉上眼睛。

而蝴蝶君也的確這麼做了,他轉過身子,就這樣毫不避諱地躺在蘭漪腿上,享受這難得的悠閒恬靜。

良久,以為已經睡著的蝴蝶君開口說了一句:「果然,還是只有你這朵蘭花,配得起我這隻蝴蝶。」

是什麼樣的情,才叫刻骨銘心?蘭漪望著枕在他腿上的蝴蝶君,倘若可以,平凡又何嘗不是一種幸福?而那種幸福,是他這輩子怎麼也得不到的幸福……

==============================================================

幾天後,地理司決定繼續對中原採取攻擊,兄弟中,惟獨公孫月不願参與,就連蘭漪去勸說,也不得改變公孫月的心意。

「五弟,我現在是公孫月,不是黃泉贖夜姬。」

「好吧,既然四姊心意已決,蘭漪會代為轉告其他兄長。」

「唉……五弟,你的幸福,垂手可得呀!」公孫月突然語重心長的說。

蘭漪停下身子,「這輩子,是我負了他。」

離開了浮光掠影,蘭漪正要返回鄧王府,卻在途中,發現一只索命預告:三日後,取蘭漪章袤君之人頭。

「哼。」訕笑一聲,蘭漪不以為意,卻在霎時轉變念頭,朝反方向走去。

不知為什麼,突然,想見他一面,沒有猶豫,蘭漪往陰川行去。

到了陰川入口,蘭漪突然停下步伐,認真地環視整個陰川一圈,彷彿要將這景象牢牢記下似的。

步入陰川,熟悉的香氣傳來,記得之前蝴蝶君總說他身上有股香味,他自己其實沒什感覺,但是他沒跟蝴蝶君說,他才覺得蝴蝶君身上有股香氣,那股香氣,聞久了,是會上癮的。

就像他,現在不就上癮了!

「蘭兒?」蝴蝶君吃驚地看著眼前的人,「是你嗎?真是你!」

「是我,只是你有必要這麼吃驚嗎?」

「不……不是,是……是太高興了!你主動來找我耶!」蝴蝶君迎上前去,天曉得要蘭漪主動來找自己,有多難!

「不歡迎的話,那我這就走。」

「不不不!」蝴蝶君連忙抓住蘭漪的手,「怎麼不歡迎!我巴不得你天天來!不是,你知道我甚至希望你永遠住在這的!」蝴蝶君拉著蘭漪往屋內走去,「快進來快進來!」

「今天怎麼會過來?」蝴蝶君正坐在蘭漪面前,雙手撐著下顎靠在桌上,直盯著蘭漪瞧。

「沒事,只是突然想過來看看你。」蘭漪倒也回的誠實,是呀,他是想來看他,就這麼簡單。

「今天住這嘛!都這麼晚了!你一個人回去危險。」蝴蝶君眨眨雙眼,期待期待!他好希望蘭漪能在這住,哪怕只有一晚也好,不然他每次睡覺,都睡不好,因為習慣了蘭漪的味道。

習慣是一件很恐怖的事,當蝴蝶君發現了這件事,他知道,他不能沒有蘭漪了,不然這輩子他應該永遠也睡不好,除非他入了棺材,否則一定是輾轉反側,難以成眠。

「嗯……好吧!就睡這。」

「真的?」蝴蝶君驚起,他真不敢相信,蘭漪答應的這麼爽快!

「嗯。」

 


如果人人都是一齣折子戲 把最璀璨的部分留在別人生命裡
如果人間失去脂粉的豔麗 還會不會有動情的演繹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646&aid=1642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