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霜晨月夕
市長:斂寒君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霜晨月夕】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布布─贈文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布布)完整(中)H文
 瀏覽1,473|回應0推薦0

斂寒君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完整()H

〈此篇為H文,可略過,不影響後面劇情~~~^___^  親愛鬼綾的HIT文,我們就往下囉~~是說,因為小電壞了,所以才拖到今天,絕對不是故意不貼的……真是抱歉,最慢後天會再補一篇上來,看明天君君作業寫的如何再說吧~~總之,對大家真的很抱歉……〉

==========================================================

「封、封禪……」劍雪睜大雙眼,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一劍封禪,感覺自己有點慌亂,也有點不安。

「小雪……」低下身子,額抵著劍雪,一劍封禪有一下沒一下的摩擦著劍雪的絳唇。

過於親密的碰觸,讓劍雪慢慢瞇起眼睛,下意識將唇上揚,貼近一劍封禪,直到閉上雙眼,舌頭相遇,交纏吸吮,不留一絲餘地,彷彿要將對方胸口的空氣給吸噬乾淨。

激吻過後,劍雪粉嫩的臉頰像是染了朱紅般鮮豔,檀口輕啟:「封禪……」

迷人性感的叫喚,傳入一劍封禪耳裡,忍不住再次攫住,沿著唇角來到臉頰,再吻向脖子,一隻手探入內襟,找到已經挺立的茱萸,小力地捏揉著。

「唔……」蹙著細眉,從沒有過這種酥酥麻麻的感覺,劍雪全身無力低喘著。

一劍封禪俐落地褪卻劍雪身上礙人的衣物,幾近於完美的身材,染暈上羞卻的粉色,胸前的小紅點,看起來像是在引誘著他,沒有猶豫含上,舌尖舔過乳尖,再細細啃咬,最後輕輕吸吮著。

「嗯,小雪……你好香……」撩人細吻漸漸往下侵略,或舔或吻,發出嘖嘖聲響,聽得劍雪全身顫慄,臉上粉色更盛。

「封、封禪……我……」

「怎麼了?」停下動作,一劍封禪噙著笑意問著。

「我……我身體……好怪……又好熱……」雙手抓著一劍封禪的手臂,一雙水汪汪的大眼彷彿要滴出淚來。

「小雪害怕嗎?」

劍雪看著一劍封禪,抿抿唇,輕輕搖搖頭,「不怕,有封禪,劍雪不怕……」

「忍著點,放心,沒事的!」

「嗯……」

得到首肯,一劍封禪繼續未完的動作,脫去褻褲,劍雪的分身已經緩緩抬頭,一劍封禪望著那水嫩尖端,一雙鷹眸毫不掩飾地表露出他對它的渴望。

就在一劍封禪伸出溼熱舌尖滑過尖端,劍雪發覺自己那裡有更硬更熱了些。

一劍封禪舔舐過頂口,沿著柱身啃咬著,淫靡聲響不曾間斷,加上雙手不時玩弄著股間的小球,躺在床舖上的劍雪,只能緊緊閉著雙眼,無力反抗一劍封禪在自己身下點燃的火苗。

嬉戲夠了,一劍封禪一口含入劍雪分身,溼熱的空間包覆著劍雪,靈巧的舌頭也沒閒置,在吞吐間來回撥弄著。

「嗚……封禪……」劍雪像隻待宰的羔羊,身下的欲望,激的他哽咽出聲,不知該做何反應,只能喚著他最最信任,也是心中最為深愛的人。

下意識地拽僅床巾,好支撐自己的難解的欲望,殊不知這舉動,卻引來一劍封禪更為瘋狂的憐愛。

「劍雪……」一手抵著鈴口,一手將適才沾染上的愛液往劍雪身下探去。

「呀!」突感異物入侵,劍雪身體本能的排斥著,卻意外地將一劍封禪的手指更為吞入。

「別擔心,沒事的。」緩緩放開握著柱身的手,黏稠的手抓起劍雪的玉足,將自己埋進劍雪兩腿之間。

「小雪,抱著我,會有點疼,疼的話,你可以咬著我,嗯?」撫下身子,輕吻著劍雪朱唇,將手退出劍雪體內,一個挺進,將自己推進劍雪狹小的俑道中。

劍雪圈著一劍封禪,卻在接受一劍封禪時,強烈的痛楚讓他真的朝一劍封禪肩膀咬去。

「嗯!」痛……好痛……

雖是硬闖,一劍封禪卻也耐心地等劍雪習慣自己的存在,直到劍雪緊蹙的細眉,緩緩放開自己的唇,一劍封禪這才吻了上去,連帶慢慢抽出自己的硬挺,再深深刺入。

「禪……唔……」想喚著他,卻全數被一劍封禪的吻給消磨掉,是激情,卻也溫柔,下體的不適似乎開始產生異變,剛剛尚未發洩的腫脹,因為一劍封禪的撞擊變得更為敏感,再加上一劍封禪俯著身子,精壯的小腹因著抽插的動作,與劍雪的分身摩擦著。

「禪……不、不行……我……呀!」青澀的反應,怎抵得住這般折磨,身子一僵,全數洩出。

「對……對不起……」劍雪像是做錯事的小貓,不敢望著自家主人。

「沒關係,以後,有的是機會磨練。」無謂地一笑,「小雪,我的火,你還沒澆熄唷!」伸出舌,舔過劍雪耳垂,等著心愛的小雪給他鼓勵。

劍雪紅著臉,伸出丁香小舌舔過自己略嫌乾澀的嘴唇,而後印上一劍封禪,給予邀請。

一劍封禪抱起劍雪,讓他跨坐在自己身上,私密處仍是緊緊相連,端著劍雪的腰,一劍封禪幫著劍雪做上下搖擺的動作,他感受的到,劍雪緊緊吸附他,讓他好不捨離去,只能一次次深深地、深深地愛著劍雪。

「嗯啊……」輕皺著眉頭,看不出劍雪是痛還是享受,扶著一劍封禪的手,轉而抱住他的肩頭,讓無力的身子依附著一劍封禪,他愛他,所以毫不保留地獻上自己,他愛他,所以也必須佔有他,不論是哪一方,都有著相同的體認……

屬於彼此……

直到雲雨頂端,薄汗涔涔,一劍封禪低吼一聲,劍雪突然一顫,人接著往床鋪倒去。「呼呼……哈……」

一劍封禪跟著壓了上去,「呼……小雪,你好棒……」

四目相對,鼻息間盡是彼此的氣息,劍雪羞赧一笑,「我……還可以嗎?」

一劍封禪輕點劍雪的粉鼻,「好!好極了!你讓我好舒服……」

驚!

「哪、哪有人這麼說話的!」這下子可是紅到耳根子去了!

「不然呢?你要我怎麼說?說你好迷人、好嫵媚、那裡好可愛、好甜……」

「夠了夠了!別……別說了,你、你舒服就好……」話是越說越小聲,實在聽不下一劍封禪的話,什麼時候他變得這麼……這麼不正經!

「呵呵……你呀!真是可愛的緊!」倒向劍雪身邊,「那我呢?你還滿意嗎?」

「滿意?」不解。

「是呀,對於我的技巧,打幾分呢?」

「這……」劍雪皺起眉頭,正在思索著怎麼回答。

「難道不及格?」不會吧!他覺得自己還挺不錯的。

劍雪悄悄鑽向一劍封禪懷中,用著幾不可聞的聲音說:「我打……一百分。」

 


如果人人都是一齣折子戲 把最璀璨的部分留在別人生命裡
如果人間失去脂粉的豔麗 還會不會有動情的演繹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646&aid=1590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