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霜晨月夕
市長:斂寒君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霜晨月夕】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布布─蝶蘭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布布)蝶心‧跌心(十一)H文
 瀏覽1,229|回應0推薦0

斂寒君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此篇為H文,可略過,不影響後面劇情,第一次嘗試寫這種H文,好像給他很困難呀!!受不了粗暴的朋友……請別看!是說怎麼寫到後面,變的很含蓄……()那我們往下囉~~()

==========================================================

「不要?你竟然敢說不要!你就當真這麼愛你三哥!就是不願愛我?」蝴蝶君一一扒除蘭漪身上衣物,對於蘭漪的反抗,他是越聽越火大!

沒了衣物的遮掩,蘭漪一身雪白肌膚,看得蝴蝶君險些岔了氣,不是沒幻想過蘭漪迷人的胴體,只是沒想到竟是比自己所想還來的……純潔。

「蝴蝶君,想想四姊吧!不能對不起她的!」

四姊?公孫月?

「哼哼!小蘭兒,你還真是懂得惹動我的怒氣!」

不說還好,原本有些躊躇的蝴蝶君,一聽見公孫月,一肚子火又升了起來,這不是表明就是不相信他對他的心?就是要把他推給阿月仔?很好!真是太好了!

蝴蝶君扯下自己的腰帶,將蘭漪雙手綁在床頭。

「放開我!蝴蝶君!」蘭漪忍不住驚慌,濕潤了雙眼。

怎麼會是這樣?怎麼會是這樣!

自己身體的毒越來越強烈,沒有力氣可以掙扎了,怎麼辦?蝴蝶君一定會鄙視他的,怎麼辦……

蝴蝶君刻意忽略蘭漪眼中的淚水,低下身子吻向性感的索骨,一路往下掠奪,攫住紅蕊啃咬,蘭漪身中情毒,敏感的身子微微弓起,為了不想讓蝴蝶君聽見自己淫靡的聲音,緊咬著下唇,雙手緊抓住上緣的腰帶。

「他也這般吻過你嗎?」蝴蝶君頓時停下動作,望著身下一臉倔強的蘭漪,到現在,還是不願接納他嗎?

「是是!三哥嚐過我全身上下!這樣你滿意嗎?」無助的淚水直落,沾濕了蘭漪的繡枕,既然無力掙脫,言語間也不會示弱!

「該死!既然是這樣,我也不用太過溫柔,想必你天天與那顆死太陽翻雲覆雨,應該很清楚如何取悅男人!」

「不准你污辱三哥!」

「那我只好污辱你了!」

盛怒的心,加上蘭漪的抗拒,蝴蝶君顧不得其他,繼續再蘭漪身上印下屬於自己的記號,每一次都是狠狠在蘭漪身上咬出紅印。

「看來你很有感覺呀!我才不過吻這麼幾下,你就……」

「蝴蝶君!」蘭漪怒喊,他不願聽到蝴蝶君口中的自己,那會比殺了他還讓他心痛!

「我在,馬上就讓你感覺我的存在!」

說完,拉開蘭漪白皙的雙腿,蝴蝶君雙眼一凜,對準蘭漪幽穴,狠狠刺了進去。

「啊!」突來的異物闖進,蘭漪僵了身子,沒有任何潤滑與緩衝,讓蘭漪痛得眼淚直掉。

「怎麼?這樣就受不了?拿出你跟死太陽的床上功夫呀!」蝴蝶君恨恨的說,完全不顧蘭漪,開始在蘭漪體內衝撞。

「現在是我蝴蝶君佔有你!不是東方鼎立!看清楚!是我陰川蝴蝶君!」

不再有任何交談,蝴蝶君猛烈地佔有蘭漪,蘭漪的身子也因為毒患,再加上蝴蝶君的四虐,長年下來原本壓制住的毒性,又再度復發。

蘭漪緊咬著下唇,卻敵不過蔓延至全身的毒素。貪婪的身體、迫切的慾望,讓蘭漪漸漸習慣那股疼痛,進而化為顫慄的電流,席捲全身。

下意識地緊攢著縛住自己的腰帶,身子向上弓起,緊閉著雙眼,不願見到蝴蝶君眼中的不屑。

蝴蝶君幾番抽插後,緊澀的俑道因為血絲的潤滑,不若先前這般排斥,反倒是深深吸附住蝴蝶君,捨不得蝴蝶君的離去。

微微顫抖著的軀體,雙頰酡紅,泛著閃閃晶瑩的分身,讓蝴蝶君瞇起黯沉眼眸,手覆了上去,輕輕滑過尖端,掬起一抹愛液,送進自己嘴裡。

「小蘭兒,你的味道真好。」邪魅一笑,蝴蝶君突然停下抽送的動作。

尚未到達頂點的蘭漪皺著眉,睜開雙眼,含淚怒瞪著蝴蝶君,突然心血一衝,身子一僵,蘭漪趕忙別過臉去。

見狀,蝴蝶君突然醒了過來。

唉……他就是不願接納他?看看現在,他身邊是他,可是蘭漪卻一點反應也沒有,寧願承受毒素侵身,也不願與他共度纏綿。

蝴蝶君在心裡苦笑,輕柔撥去蘭漪額上幾綹細髮,俯下身去,吻著蘭漪脖子,緩慢移動自己的身子,不再言語。

不知是否因為蝴蝶君的轉變,蘭漪也不再抗拒,隨著蝴蝶君的動作,引出更為敏感的吟哦。

「嗯……」起伏的胸膛,看得出蘭漪正處情慾之中。

蝴蝶君加快速度,他知道中了情毒,蘭漪一定不好受,他不想再去細想蘭漪對自己的心,此刻他只想替蘭漪解去這毒患,哪怕僅是一夜春夢……

「蘭兒……」深情低喚著令蝴蝶君迷戀一世的名,再次挺進身子,卻意外聽見……

「蝴、蝴蝶君……」

銷魂的呼喚,蝴蝶君確實給怔住,這是真心的叫喚嗎?不及細想,蘭漪輕扭著俏臀,無聲央求著。

不管了!真心也好,需求也罷!至少,他是喊著自己的名。

蝴蝶君將蘭漪的雙腿曲起分開,深深挺進,一手不忘探向蘭漪挺起的分身摩擦、壓按。

「嗯呀……」緊蹙的雙眉,看似痛苦,但身體上的反應卻又不是這麼回事。

明顯的感受到蝴蝶君佔有自己,他在自己體內,愛著自己,這是多麼遙不可及的夢……

蝴蝶君抽送的速度越來越快,他愛他,好愛他,他願意相信嗎?

「唔……蝶、蝶君……」

被眼淚薰染的雙眸,水的令人發疼,菱唇溢出的吟哦有如天賴,蝴蝶君迷失了,迷失在蘭漪的身體及喘息中……

感受著兩人的交合,蝴蝶君為之發狂,毎一次的抽出,都是為了更深更貼近的結合。

「蝶、蝶君……幫我……再、再快點……」

毒素蔓延的速度似乎比以往更快,沒了東方鼎立為自己止住幾道穴道,蘭漪宛如新生般,爲著蝴蝶君的逗弄及佔有,全身染上迷人的粉色。

沒有回應,蝴蝶君用自己的行動作為回答……

「唔……」受不了的穿刺,蘭漪盡可能配合著蝴蝶君猛烈的撞擊,而自己的男根也快要承受不住,急欲宣洩。

「蘭兒……呀!」蝴蝶君低吼一聲,在蘭漪體內灑下溫熱,瀕臨臨界點的蘭漪慾液同時濺出,沾濕了蝴蝶君及自己。

「呼……蘭、蘭兒?」爲蘭漪擦去額上汗珠,蝴蝶君輕聲喚著。

蘭漪緊緊閉著雙眼,忽然開口說道:「蝴、蝴蝶君……倘若你僅是要蘭漪的身體,現在你得到了,可以出去了!」

「不是!我說過,我不只是要你的身體!」蝴蝶君解下蘭漪被縛住的雙手,在看見手腕上的勒痕,蝴蝶君輕輕將蘭漪摟進,深深自責著,「對不起……」

「你……真想替我解毒?」側低著頭,蘭漪些許顫抖地問著。

「我只想愛你……」沒有猶豫,蝴蝶君直接說出內心反應的話。

聽見蝴蝶君的回答,蘭漪頭更抬不上來了,他只是主動握上蝴蝶君的手,退去的紅雲再度浮上,「那你今晚……不用睡了……」

緊閉的空間,搖晃的床鋪,再次參著厚重的喘息聲及淫靡的吟哦,此刻,他們是屬於彼此的……

 


如果人人都是一齣折子戲 把最璀璨的部分留在別人生命裡
如果人間失去脂粉的豔麗 還會不會有動情的演繹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646&aid=1552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