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霜晨月夕
市長:斂寒君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霜晨月夕】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布布─吞赦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布布)吞心赦情(十三)
 瀏覽410|回應0推薦0

斂寒君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吞心赦情(十三)

魔界事務處理完後,吞佛急急回轉赦生道,他擔心赦生知道螣邪的死訊,不知會有什麼反應。

「赦生?」

一回到赦生道,卻不見赦生人影。

「吼……」

「人會去哪了?」霎時腦中閃過無數地點,一一過濾後,「該是那吧!」

打定地點,吞佛摸摸雷狼的頭,「吾會帶你的主人回來的。」說完,化為一道光影,朝西邊飛去。

魔界西邊,是以前他與赦生練武之所,鮮少魔物會靠近這,因為這裡是魔界屬一屬二的危險地帶,除了猛獸襲擊外,一些有了靈性的奇花異草,為了提高自己的修行,又或是填飽肚子,不意外是會將魔給拆吃入腹的。

吞佛來到入口處,手中朱厭尚未祭出,身上自然散發出的殺氣,已經讓許多劣等魔物紛紛躲到樹叢後,盯視著吞佛。

「熟悉的魔氣。」踏步進入西邊叢林,往著最為熟悉也是最為危險的地段走去,他一定要找到赦生。

越往深處走近,地上魔物屍體越多。

「都是剛死不久的,看來很接近了。」

越過層層密林,看到一抹熟悉身影,看似有些顫抖,有些無助。吞佛走了過去,輕輕將人兒一攬,帶回赦生道。

==========================================================

「不說話?」

一回到赦生道,赦生一句話也不說,靠著他的小雷狼,一手緊握著狼煙戟。

「喪心?失志?」

唉……還是沒反應。

終於,吞佛放棄激將法,放軟語氣,「在我面前,你要隱忍?也不願讓我分擔?還是說,我比不上螣邪郎在你心中的地位?」

這話一出,果然有了反應。

「你說去哪了?」

吞佛拉起赦生,「不然你怎麼都不理我?」

「我沒有。」

「去洗個澡,你今天殺了不少魔物吧!」

「哼。」

「不放在眼裡?呵呵……去吧!」

赦生輕輕點頭,往寢殿後院走去。

洗去一身疲憊,洗得去心中的空虛嗎?那很明顯缺了一塊,怎麼補得回來?

哥哥死了……

一直以來,最最維護自己的兄長死了……

我會為你報仇的,兄長……

耳邊還記得適才許下的承諾,他好後悔……為什麼那時沒叫住螣邪郎,沒叫他小心一點,沒跟他說……他會在這等他歸來……

他怎麼會忍心走?

他還沒聽見他叫他一聲兄長不是嗎?怎麼捨得走?

赦生坐到溫泉裡,趴靠在一旁的岩石上,心裡那股無力感,越來越深,怎麼辦呢?他該怎麼辦呢?

吞佛……

是!吞佛呢?吞佛呢?怎麼不在自己身邊?

赦生突然驚起,抓起石上的衣物往自己身上套,急急忙忙衝回寢殿。

吞佛吞佛……

赦生往主殿一看,沒有人,又奔往寢室,一推開房門,便看見吞佛好好地坐躺臥在床上,看著手裡拿的一本書。

「怎麼了?」

吞佛被突然闖進的赦生給嚇了一跳,放下手中的書,坐起身子,卻在煞那,被赦生給撲抱住。

吞佛微微皺著眉頭,不是爲赦生闖進撲抱住他所生氣,而是赦生頭髮未拭乾,這也算了,重點是,他沒將衣服穿好就跑回來,也不想想現在正逢嚴冬,他不愛惜自己的身體也不該是這樣!

「赦……」

吞佛話還沒出口,熟悉氣息已經傳來。

赦生急切地吻著吞佛的唇瓣,動作甚至有點粗暴,他要感受吞佛的氣息,感受他在自己身邊,切確的存在著,不然他想,他會被心中的黑暗所溺斃。

「赦生……怎麼了?」趁著一絲空檔,吞佛詢問著。

「吞佛……吞佛……」赦生沒有沒有回答吞佛的問題,只是一味狂吻著吞佛,

吞佛手一抱,人一個轉身,將赦生反壓至床鋪,奪回主控權,吻回赦生,不料此時赦生更做出驚人之舉,他扯著吞佛的衣物,急欲把它脫下。

「赦生?」

這時赦生才停下手,他喘著氣,有些濕潤的眼眸,透露著些許驚慌,他望進吞佛眼裡:「吞佛……要我……求你……要我……」

赦生緊緊抓住吞佛的手臂,深怕他一個鬆手,吞佛便消逝無蹤。

吞佛頓時一悟,毫不猶豫地褪下赦生身上的單衣。

「吞佛……嗯!」

沒有甜蜜的前戲,吞佛分開赦生雙腳,深深佔有赦生。

「吞佛……呀……」低吟出口的,不僅是情慾的享受,還有他一直想找的存在感。

「我在,一直都在……」

席捲而來的狂潮,掩蓋過心中的黑暗,此刻赦生只想躲在吞佛為他搭建起來的世界中。

==========================================================

情事過後,吞佛心疼地擁著懷中人兒,他不曾這般要過赦生,但是他懂赦生,所以他必須讓赦生知道,自己是不會離開赦生的。

「還好嗎?」

「嗯。」

「以後,不准再這樣。」低沉的嗓音,透露著擔憂及隱忍下的怒氣。

「對不起……」赦生偎近吞佛,小小聲道著歉。

「對我,你不需要隱藏些什麼,吞佛會成為你的支柱。」

「吞佛……」

抬頭望著吞佛,這個男人……為什麼就是這麼了解自己?好似把自己給看透了。

赦生縮緊身子,再度往吞佛懷裡靠去,「兄長他……」

「嗯,我已經知道了。」

「我還來不及叫他一聲兄長……還來不及跟他說赦生很尊敬他……還來不及……」說不出口的話太多,全數化為串串珍珠,落至吞佛胸膛。

「兄長他這麼強,怎麼會……」赦生抬起淚顏,蹙著細眉,他其實很擔心,像螣邪這麼厲害的人都……他不敢想像其他人……

「不會的……放心,我會一直在你身邊。」

聽見承諾,赦生才在吞佛懷中點點頭。

「赦生,你一定要代替螣邪,好好活下去……」

聽著吞佛的話,赦生有種感覺,好像吞佛隱忍著什麼苦痛。

「吞佛,你怎麼了嗎?」

「沒事,只要記住我的話,好好活下去,知道嗎?」

「好……」有他在身邊,他會有勇氣繼續走下去,進而為兄長報仇。

==========================================================

〈請原諒君君吧……就是這樣了……唉~~最近很懶,可能是心情影響吧,所以,大家多多包涵……喵~~~下一篇,沒意外是蝴蝶蘭,那下次見囉~~

 


如果人人都是一齣折子戲 把最璀璨的部分留在別人生命裡
如果人間失去脂粉的豔麗 還會不會有動情的演繹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646&aid=15468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