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霜晨月夕
市長:斂寒君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霜晨月夕】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布布─蝶蘭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布布)蝶心‧跌心(十)
 瀏覽419|回應0推薦0

斂寒君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男孩愛上了仙子……

男孩愛上了仙子……

不……不可以……

「蘭漪?」

「不……不可以……」蘭漪猛一抬頭,大喊道:「不可以!」

「為什麼不可以!男孩為什麼不行愛仙子!」蝴蝶君生氣了,相當生氣,他都說這麼明白了,為什麼還拒絕他?

「蘭漪,我說過,我不會介意的,那件事,我不會介意的。」

不介意……不介意……

突然,蘭漪意會過來,他瞠大眼,抓住蝴蝶君,「你知道了?你知道了是嗎?」

「是是!我早就知道了,蘭漪……」

「知道了……你知道了……」蘭漪雙手無力垂落,滿腦子都是他知道了他知道了,蝴蝶君之後說的話,他一句也沒聽進去。

見蘭漪整個人失神,蝴蝶君用力搖著他,「我不介意,真的不介意!蘭漪你別這樣,別這樣……」

「放開我……」蘭漪突然開始掙扎,「放開我!」

「蘭漪!」蝴蝶君受不了大聲斥道。

蘭漪被這一聲給嚇著,清澈眸子裡滾下晶瑩淚珠。他望著蝴蝶君,緊抿著雙唇。

「我嚇著你了是嗎?對不起對不起……我只是想知道……仙子是否也愛男孩?」蝴蝶君怯怯地問著。

==========================================================

他問了,仙子也愛男孩嗎?

他答了,仙子不能愛男孩。

而後,蘭漪走了,他獨自一人回到陰川。

「怎麼了?」

甫一到家,公孫月的關心便至。

「被拒絕了。」

「哦!說來聽聽。」公孫月執起桌上茶杯,這答案她其實早就料到,蘭漪不是這麼容易就會被說服的。

蝴蝶君喪氣地坐到椅子上,向公孫月說著今天發生的事。

聽完,公孫月一笑。

果然,笨蝶一隻。

「所以說……仙子不是不愛男孩。」

「什麼?」蝴蝶君驚起,他沒聽錯吧!人家都這麼拒絕他了,怎麼阿月仔卻說仙子不是不愛男孩?

「呵……」笨蝴蝶果然好玩!「五弟沒說不愛你呀!他是說他『不能』愛你。」

「不能……愛我?」

不能愛我……這是表示,他愛他,只是不能去愛,是吧!

「這個傻五弟,就是這麼倔,倔得令人心疼呀!」公孫月起身,「我要回去了,好生思量。」

離開陰川,公孫月回頭望了一眼。

蝴蝶君,五弟就拜託你了……

==========================================================

失神的蘭漪回到鄧王府,哭紅的雙眼,搖晃著的身軀,好無助……

他該怎麼辦?他知道了……他知道了……以後他該如何自處?他不再是他心中那個純潔無瑕的小仙子,不再是了……

憑藉著一絲餘力關上房門,終於,回到自己的地方,不再需要偽裝,可是,正當蘭漪想嚎啕大哭之際,卻被眼前的人給嚇著。

「你、你來做什麼?」

「我來求答案。」蝴蝶君轉過身子,凝視著蘭漪。

「已經說得相當清楚了。」蘭漪別過臉,不想接觸蝴蝶君炙熱的視線,那讓他覺得好羞愧。

「我不接受。」

「沒什麼接不接受。」

又恢復那種冷淡的語氣,蝴蝶君一用力,手中茶杯應聲而碎,鮮血緩緩流出,但是蝴蝶君的眼神卻未曾從蘭漪身上離開,他開口問:「是不能還是不愛?」

這話一問出口,蘭漪便知道,蝴蝶君知曉自己的心意,只是,那又如何?

「你那天沒有拒絕我,所以,跟我說,是不能還是不愛?」

「這些都不重要。」

「什麼不重要!」蝴蝶君用力一拍,桌上的碎片刺入蝴蝶君手掌中,可蝴蝶君連一聲都沒吭。

「你受傷了。」

「你心疼嗎?」

「回去吧。」

「別轉移話題!」

今天他一定要得到答案,一個令他滿意的答案,否則他是不會離開的!

這時蘭漪才正視蝴蝶君,發現蝴蝶君的手,血流得不像話。蘭漪自懷中取出藥罐,走向蝴蝶君,抓過他的手,為他將小碎片一片片取出,每拔出一片,他的眉頭就更緊一些。

「不痛,沒關係。」

「誰管你痛不痛。」

蘭漪將藥粉灑上,強烈的刺痛感令蝴蝶君低吟一聲,蘭漪聽見,連忙小心翼翼吹著傷口。

「還說不心疼。」

「蘭漪可以為每個人上藥。」

聽見這話,蝴蝶君顧不得傷口,抓住蘭漪。

「笨蛋!別亂動!」蘭漪生氣地拉回蝴蝶君的手,繼續包紮,「沒見過像你這麼不合作的傷患!」

「以後不准給別人上藥!」

「你以為你是誰呀!」

「蘭漪……」

「回去小心點,避免傷口碰水。」

「蘭兒……」

這突如其來的叫喚,讓蘭漪怔了好一會兒。

「以後喚你蘭兒可好?」

蘭漪這才回過神來,連忙回道:「不好不好!一點都不好!」他為什麼就是不肯放棄?仙子……哪是什麼仙子?他配不上他的……他沒有資格擁有男孩的愛……垂眸,蘭漪真的不懂,他都說得這麼明白了,怎麼就是不放棄,非得讓他這麼難堪不可嗎?非得讓他說出自己的污穢不可嗎?非得讓他再去面對這些嗎?

蝴蝶君抓住蘭漪的手臂,「我不是你想的那種人!蘭兒,我都這麼赤裸裸的坦承了,你還要這麼狠心敲碎我的心嗎?」

蘭漪沒有做任何反應,只是一味低著頭。

「我第一眼就認出你了,你知道嗎?看你好像忘了我,你知道我有多痛心嗎?追著你的背影十多年,你都不曉得嗎?還硬把我推給阿月仔,蘭兒……承認愛我,真有這麼困難?真讓你這麼困擾?」

聽著蝴蝶君的自白,蘭漪說不出話來,只是淚水像關不住似的直落。

蝴蝶君勾起蘭漪哭得很狼狽的臉蛋,「以前種種我都不介意,只要你還記得男孩,只要你還是小仙子,我就是要定你了,相信我好嗎?」

心的一角,似乎被瓦解了,他真的不介意嗎?這樣污穢的自己,他還會要嗎?他還肯要嗎?

蝴蝶君撫去蘭漪頰上的淚痕,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成功地打破蘭漪的心防,向來對自己相當有自信的,可是碰上這朵倔強的蘭,自負消逝的無影無蹤。

「相信我……」語氣幾近懇求,蝴蝶君蹙著眉,再次請求著。

「我……」蘭漪望著蝴蝶君,正在思索著該如何是好時,突然胸口一窒,蘭漪當下反應,馬上捂著自己的胸口。

這感覺……糟!

「蘭兒?怎麼了?」

「走、走開!你、你出去!」

這……現在是怎樣?剛剛不是還好好的?

蘭漪心口一緊,一手壓按住桌沿,「三哥……叫三哥……」

「好好!」見蘭漪好似相當難過,蝴蝶君衝了出去。

不一會兒,東方鼎立馬上隨蝴蝶君進來。

「五弟?」

蘭漪這時已經是躺在床上,薄汗涔涔,「三哥……我……」蘭漪皺著眉頭,緊抓著東方鼎立。

「三哥知道了,你忍忍。」接著東方鼎立作勢要抱起蘭漪。

「死太陽你要做什麼!」蝴蝶君一跨身,擋在蘭漪床前。

「走開,五弟毒又發作了。」東方鼎立越過蝴蝶君掀起床帘,抱起蘭漪。

毒又發作了?等等,這是表示……

就在東方鼎立走到門口時,蝴蝶君突然挺身:「放下蘭兒!」

「蘭兒?」東方鼎立瞇起鷹眸。

「三哥……快走……」

「我說放下他!」蝴蝶君殺氣併發,說什麼他都不會再讓死太陽碰他的小蘭漪!更何況,明明蘭漪愛的是自己,他更不可能讓東方鼎立為蘭漪「解毒」!

看著蝴蝶君,東方鼎立一哂,「你以為你是誰,我憑什麼把蘭兒給你!你又能為他做什麼?」

聽見東方鼎立也喚蘭漪蘭兒,蝴蝶君心中的火更大了,「你這顆死太陽,蘭兒只許我叫,還有,憑我喜歡蘭兒,憑本帥蝶愛蘭兒,憑我想幫蘭兒解毒,這樣死太陽,你滿意嗎?」

「不!三哥,我不要他……我們回、回房……」

不等東方鼎立回答,蘭漪先出聲制止,他不想要蝴蝶君看見他這般模樣,這種…淫蕩的模樣,他不要,絕對不要!

「小蘭漪你……」都這個樣子了,他還是不願意接受?蝴蝶君氣得拉下蘭漪,蘭漪被這一扯,從東方鼎立懷中跌下,落入蝴蝶君手中。

蝴蝶君接著發出一掌,打向東方鼎立,東方鼎立猝不及防,人被打出房外,而後蝴蝶君用力關上門。

「不……三……唔!」

不想再聽見東方鼎立,蝴蝶君直接壓上蘭漪的唇。

「放……放開……我要、要三哥……」蘭漪勉強擠出一句話,卻引來蝴蝶君更深的怒氣。

「三哥三哥!我倒要看看是他行,還是我行!」

說完,蝴蝶君將人丟上床舖,自己踢掉鞋子,拉下床帘,人壓了上去。

「不……求你……」蘭漪慌了,他從沒見過蝴蝶這樣,無奈現在的自己,全身無力,完全沒辦法反抗。

「說什麼我也不准其他男人再碰你!我不准!」蝴蝶君一手抓住蘭漪的雙手,壓制在上方,另一手粗暴地扯開蘭漪的衣裳。

「蝴、蝴蝶君!不要!」蘭漪無力反抗,看著自己身上的衣物一件件被撕毀,蝴蝶君眼中的怒氣,已經不是自己能喚回的了……

==========================================================

〈沒錯!就這麼決定了!下一篇H文,唉呀!終於寫到小蝴蝶跟小蘭漪的床戲了……()只是……好像粗暴了些……() 這篇長了點,不知不覺就打了這麼多了,呵呵,今天是除夕,大家新年快樂唷!〉


如果人人都是一齣折子戲 把最璀璨的部分留在別人生命裡
如果人間失去脂粉的豔麗 還會不會有動情的演繹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646&aid=1538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