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霜晨月夕
市長:斂寒君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霜晨月夕】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布布─吞赦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布布)吞心赦情(十二)
 瀏覽409|回應0推薦0

斂寒君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吞心赦情(十二)

「劫。」

「劫?」

「死劫。」

簾幕後的人再加一字,道盡其義。

「可避之嗎?」

「無可避之。」

無可避之,這四字無疑判了吞佛死刑。他知道鬼族裡每個人都必須經過三大劫,而今鬼族僅剩的兩人,都已經度過二大劫難,主上再為其卜上一掛,卻是雙雙死劫,避無可避。

良久,主殿上一片寂然。

「吾將,你的心亂了。」

吞佛朝殿上一揖。

「去吧。」

吞佛這才退出殿外。

死劫……他不會讓它實現的,絕對不會!

「嗯……師兄?」赦生突然醒來,喚回了吞佛的心緒。

「怎麼了?」

「你怎麼還沒睡?」赦生揉揉雙眼,試圖睜開沉重的眼皮。

吞佛拉過赦生的手,「沒事。」

「你不睡,赦生也不睡。」赦生嘟著小嘴,一手拉著吞佛的衣襟。

吞佛伸手摟過赦生,「小師弟乖,我們一起睡。」

「嗯……」赦生點點頭,在吞佛懷中尋得一處好位置,再度閉上雙眼。

吞佛輕輕在赦生額上印下一吻。

==========================================================

隔天,一到魔殿,魔君便說要赦生攻下鬼梁天下,怎知卻被螣邪郎給搶去。

「為什麼代替我?」

「哼哼……本大爺很久沒活動活動筋骨了!」

望著螣邪郎離去的背影,赦生突然有種心慌的感覺,本想叫住螣邪郎,卻硬是忍住。

還是等他回來再去看看他吧!

於是漠視心中那股不安,赦生回轉赦生道,等著魔君的命令,等著吞佛的歸來,也等著螣邪郎的勝利。

回轉赦生道的途中,赦生看見教練場上有著一大一小,小的蹲下身子,壓住自己的膝蓋,看起來應是受了傷。大的則是擋在小的身前,一雙眸子透露著堅定的眼神,絲毫不畏懼眼前那幫人的威嚇。

「你們敢再欺負我弟就試試!」

原來是……兄弟呀!

「憑你?算了吧!哈哈哈!」

帶頭的人一把推向那個哥哥,哥哥奮力抵抗,完全不顧落在自己身上的拳頭。

「哥哥!」

小弟弟受了傷,想幫助哥哥,卻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突然其中一人抽出劍,哥哥下意識轉身撲抱住弱小弟弟的身軀,緊閉著眼睛,等了許久,卻沒有感覺到絲毫的疼痛,哥哥顫抖著掙開雙眼,卻發現那一群人全部都倒臥在地上。

「他、他們……」哥哥睜大眼睛,有些不敢置信,這些人是怎麼死的?

「哥哥……」弟弟哭紅了雙眼,緊緊拉住哥哥。

兩兄弟看見赦生,赦生沒有說話,望了兄弟一眼,離去。

「沒事了,讓哥哥看看你的傷勢。」

「嗯。」

兩兄弟的聲音漸漸消逝,赦生腦中的情景卻是越來越清。

記得小時候,因為自己不是純種鬼族,剛來到魔界,時常受到其他人的欺侮,兄長也是這樣護著他的。他受傷時,兄長會為他上藥;他睡不著時,兄長會哄著他入睡;他生病時,兄長會照料他,直到兄長到了拜師的年紀,他們被迫分開,自己則繼續待在魔界底層做著最基本的訓練。

後來,自己也拜了師,認識了吞佛,展開另一段修煉。不久後,聽說魔界三大魔器要挑選主子,可他還小,不能參加比較,但是可以跟著師尊進去看。

一到現場,便看見三把魔器閃著懾人的光芒,他問師尊才知道那三把魔器分別為:朱厭、倒乂邪薙、狼煙戟。

他第一眼就喜歡上那把魔戟,他跟師尊說,師尊只是笑笑摸摸他的頭,之後比武開始,師兄漂亮地奪下朱厭,成為朱厭所認定的主子。

而後,他看見兄長,這才知道師兄與兄長相識。

想到這,赦生不由得莞爾,他的兄長同樣厲害,奪下倒乂邪薙,奇怪的是,狼煙戟卻沒有找到認定的主子。

之後每一次的見面,不是嘲笑,就是冷諷。師兄說這全是為了砥礪自己向上。他當然會向上,取下最後一把魔器,證明自己。

「想什麼?這麼出神?」

「怎麼回來了?」

「想你……」吞佛摟過赦生,最近他發現,他愛上赦生的體溫,一見赦生,便忍不住想抱他。

赦生沒有回話,只是靠著吞佛,扯著吞佛的衣襬,緊緊回抱著吞佛。

慌……

好慌的心……

赦生靠著吞佛,希望藉此消弭心中的不安。

「怎麼了?」

赦生搖搖頭,表示沒事。

「放心,不會有事的。」像是看穿赦生心思似的,吞佛安撫著赦生。

「嗯。」

會沒事的,絕對不會有事的……

==========================================================

怎知,隔天赦生一上魔殿,一道熟悉的魔氣竄進,螣邪郎跪在地上,身上魔氣不斷消逝。

「螣邪郎有負魔君寄望,還請恕罪……」說完,人一頓首,魔氣全然消逝,僅留一副軀體。

赦生向魔君一揖,抱起螣邪郎屍體,往那崖上而去,每一步都是沉重,每一步都是悔恨。

來到斷層,赦生望了手中容顏最後一眼,雙手一放,低沉的嗓音說著……

「我會替你報仇的,兄長……」

赤紅封體乍現,赦生的使命又多了一條,一句兄長,喊得太過沉重,也太過遲了……

另一方面,吞佛剛得知此事,有些訝異,他站起身子,朝鬼族斷層那望去,英眉蹙緊了。

「螣邪,汝的遺願,吾會替汝完成。」

==========================================================

〈喵……唉……原本兩天前要貼的,結果妹子的小電出了問題,君君打的文全掛點……orzlll只好又重打……真是抱歉,讓大家久等,那來說說這次這篇吧,不要懷疑,螣邪兄掛了,下一集應該是小赦要哭了,吞哥要好好安撫才是!()下一篇應該會先貼蝴蝶蘭,另外君君得找時間打新年賀文,挑戰呀~~()那下次見囉~~^___^


如果人人都是一齣折子戲 把最璀璨的部分留在別人生命裡
如果人間失去脂粉的豔麗 還會不會有動情的演繹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646&aid=1535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