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霜晨月夕
市長:斂寒君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霜晨月夕】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布布─吞赦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布布)吞心赦情(十一)
 瀏覽465|回應0推薦0

斂寒君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吞心赦情(十一)

毫不留情地下達逐客令,赦生實在不知該怎麼跟螣邪郎相處,雖然內心是肯定螣邪郎的,不管是在武藝或是內心的地位,赦生從未否定過他,只是,他真的不曉得該怎麼同他說話,螣邪郎對自己冷嘲熱諷就算了,他明知道自己和吞佛感情好,卻老是愛在他面前說吞佛的不是,前些日子還詛咒吞佛死!這當然讓他很生氣呀!

吞佛總是跟他說,騰邪郎是為他好,他當然知道,只是誰可以在聽見他詆毀著自己在意的人,仍好言好語同他說話、論家常呀!好吧!也許吞佛可以,但是他就是不行。

「你對吞佛也是這樣?待不到一刻便要他走?」螣邪郎開始不悅,明明是自己跟赦生比較親,怎麼他就是對自己這麼不屑一顧?

「你跟他不同。」別過眼,說出了一句傷人的話。

一句不同,螣邪郎怒火攻心,跨步向前,一把揪住赦生。

「你說本大爺跟那個該死的汙點不同!」

赦生沒有反抗,看著揪住自己的手,冷著回道:「單憑這點,你就跟他不同。」吞佛再怎麼生氣,也不會對他動手。

「你!」螣邪郎放下赦生,卻看見赦生胸膛有著不明痕跡。

「你受傷了?」螣邪郎瞇起眼,「誰傷了你?」誰敢傷了你!本大爺讓他嚐嚐倒乂勾心流的滋味!

赦生拉拉自己的衣裳,「沒有。」

「說謊。」螣邪郎一把扯過赦生,終於看見那再熟悉不過的痕跡,「吞佛──」螣邪郎不用想也知道是誰!「該死!他傷了你!」

「不關你的事。」

又是一句傷人的話,他是他最疼的小弟,怎麼會不關他的事?

「你是本大爺的小弟,當然關本大爺的事!」

這句話,帶了些許暖意,緩緩流進了赦生心中,他一直都知道,螣邪郎是關心自己的,只是,那種方式很難去接受,赦生不曉得該做何回答,只能盯著螣邪郎瞧。

螣邪郎被自家小弟看得心慌,一個回身大喊:「本大爺要離開了!」

「別去找吞佛,我沒事。」

「哼!看本大爺心情!」說完,螣邪郎大搖大擺的離開。

不去找他?哼哼!怎麼可能!

==========================================================

「吞佛童子!你給本大爺滾出來!」怒氣騰騰的螣邪郎來到守地對著大門大喊。

不久,厚重的石門緩緩開啟,螣邪郎二話不說衝了進去,「你這該死的!竟然傷了赦生!」沒等吞佛回話,倒乂邪薙早就揮了過去。

吞佛手持朱厭回檔,不改優雅身段,「汝又怎麼了?」

「還敢問!你自己最清楚自己做了什麼齷齪事!」

齷齪?

吞佛意會過來,朱厭迴旋之間,輕笑說道:「喔!汝知道了。」

太該死了!看看他!看看他這副嘴臉!沒有絲毫悔意!

「倒乂勾心流!」

「任沉浮?」

浮兒?

「哪?在哪?」螣邪郎猛然收勢,這陣子任沉浮正跟自己冷戰,避著自己,真是急死他了!

左右張望,卻是沒個人影,「吞佛童子你……」

「何必動怒?」

「他是本大爺的小弟!」

「他有他的選擇,而他的選擇是吾。」

「哼!」螣邪郎哼了聲,他知道這個同修很疼赦生,只是,他就是不爽!「如果你敢虧待赦生,你會知道戰神敗落的滋味!」

看著螣邪郎離去,他相信,為了赦生,他會同自己拼命的,只是……

「汝不會有這機會的。」

==========================================================

天色漸暗,赦生餵完雷狼獸,倚著雷狼獸坐下,不一會兒,唇角微揚。

「怎麼不進去?」吞佛彎下身子,輕輕取下赦生眼上符條,他覺得赦生的雙眼很美,不喜歡他老是繫上那條子。

赦生睜開眼,漾出一抹可愛的微笑,「等你。」

吞佛牽起赦生往寢殿內走去,「以後,到裡面等,不然萬一我沒回來怎麼辦?」

聽言,赦生嘟著小嘴回道:「你說你會回來……」

聽聽!真是委屈的語氣,「是,決不食言。」

「晚了。」

「是呀!你今天回來晚了。」

「處理守地花了我不少時間。」而且還有人找他幹架!無奈……

聽的出吞佛語氣中的沉重,赦生開口問:「怎麼了嗎?」

「沒事,不過是些辦事不力的手下留下的爛攤子。」

吞佛輕輕帶過這話題,他不想讓赦生擔心其他事,而且今天去晉見主上,主上的話更是不能讓赦生知道。

「爛攤子?戰神底下會有辦事不力的下屬?」

哦!想套話?

吞佛唇角一勾,人欺近赦生耳畔,輕吐氣息:「我全副心思都放在你的身上,自然沒心緒去監督下屬呀!」

被吞佛這麼一撩撥,赦生腆紅臉,早將適才想套的話全給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你、你……」好吧!無條件舉白旗投降。

看見赦生有點無措的反應,吞佛微笑著,這就是他可愛的赦生,只有在他面前才會展現的風情。

哈哈……得意!

「進屋吧!」

「嗯。」

再次牽起赦生,吞佛的笑容中,卻有著令人看不清的擔憂。

==========================================================

百看不厭,吞佛迷戀地望著身邊那張姣好的面容,無須用胭脂修飾,赦生的小臉蛋白裡透紅,觸感也很好,甚至可以說是比女子還要細嫩,再看看他的嘴唇,不點而朱,令人想一親芳澤,嘗嘗口內的香淳。

「哥……」

嗯?哥?

夢見螣邪郎嗎?

「哥……」

好呀!竟然夢見螣邪郎,而不是他,該罰!

正當吞佛靠向赦生無防的臉,準備處罰這人時,赦生突然手一伸,抓著吞佛的手臂,「哥……師兄人很好……」

唷!師兄?多久沒聽過這稱呼了?

「赦生……很喜歡師兄……」絲毫沒有感覺到自己正在夢囈,赦生繼續說著夢話。

喜歡?他對赦生可不是只有喜歡的程度呀!

吞佛壓低音量,對著夢囈中的赦生問:「只有喜歡嗎?」

赦生細眉微微一顫,吞佛又接著問:「赦生不愛師兄嗎?」

皺著眉,緩緩紓解開,「愛……好愛師兄……」

「好赦生,師兄也很愛你……」

寵溺地在赦生唇上印下一吻,吞佛思緒飄往另一處,今天與魔君的談話……

==========================================================

〈今天心情實在太糟了……唉……罷了!整理整理心情,晚上再唸書吧……原本這篇昨天要貼的,但是忙到太晚了……讓大家久等,抱歉~~


如果人人都是一齣折子戲 把最璀璨的部分留在別人生命裡
如果人間失去脂粉的豔麗 還會不會有動情的演繹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646&aid=15179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