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霜晨月夕
市長:斂寒君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霜晨月夕】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布布─吞赦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布布)吞心赦情(十)
 瀏覽425|回應0推薦0

斂寒君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吞心赦情()

吞佛替赦生淨完身子後,將赦生抱回寢殿。

「好好休息,我晚點過來。」吞佛放下赦生,替他將衾被覆上,轉身離開,手卻被抓住。

「你不陪我?」赦生輕語道。

「怕你的身子……」

「我不想你走。」

吞佛眐了眐,頭一次,赦生說出心中的想望,而非是拐彎抹角,吞佛莞爾,人跟著上床,赦生馬上鑽進吞佛懷裡,尋得一處好位置,閉上雙眼。

吞佛笑笑,將下巴輕抵著赦生,兩人緩緩睡去。

==========================================================

「嗯……」赦生嘤嚀一聲,輕挪身子,伸回勾住吞佛腰際的手,兩手縮在胸前,人跟著往吞佛胸口偎去,繼續沉沉睡去。

吞佛微笑,輕輕摟著赦生,看著他毫無防備的睡顏,煞是可愛,這也讓他憶起小時後,赦生老愛跟著自己,自己也是這樣抱著他睡覺,不同的是,赦生成了自己的愛人,這是當初怎麼想也想不到的吧!

自己是在什麼時候愛上這個彆扭的小師弟呢?

是在他老愛跟著自己身後時嗎?

還是在他拉著自己的手時?

失笑,自己也忘了,只知道,好久前就喜愛他,現在更是愛他,這樣就夠了,不是嗎?

實在不忍心叫醒他,但是自己必須離開了,吞佛以自己的手輕輕觸碰著赦生。

「我的赦生,該起床了。」

「天亮了?」赦生揉揉自己的雙眼問著。

「嗯,都快晌午了。」

「這麼晚了……」嘴上這麼說,人卻還是賴在吞佛懷裡不願起身。

「我該回去了。」輕輕撥開赦生的髮絲,看著他賴著自己,心裡有種溫熱的感覺,也是滿足的感覺。

「這麼快?」沒有睜開眼,素手往後一拉,抓起吞佛一件衣服,又鑽向吞佛。

「抱著我的衣物會比抱我還溫暖嗎?」

「你要回去了,我只能抱你的衣服。」語氣煞是委屈,說的理所當然。

「那你抱著我的衣物,我又該怎麼回去?」吞佛頭靠著自己的手,支起上半身,饒富興味地看著這個正在耍任性的愛人。

「少穿這件又不會怎麼樣。」嘟著嘴,人朝另一邊轉去。

「這麼無所謂呀!我的好身材被看光你也不介意?嗯?」吞佛惡意地壓向赦生,在他耳邊戲謔著。

「看過,就留下雙眼。」再度轉回身,這次睜開雙眼,看著眼前人。

「哇哇!真狠!」

赦生昂起首,像是宣示所有權似的,「你,只能是我的。」

「任性。」吞佛輕點赦生的俏鼻。「晚上,我會再過來。」

赦生微微頷首,「我等你。」

吞佛這才起身下床,撿起地上散落一地的衣物,一點也不介意自己正光著身子,反倒是赦生,看見吞佛精壯的身材,臉不住一紅,連忙別過眼去。

「呵呵……」正在著衣的吞佛,看見此景,輕輕笑著。

「笑什麼啦!」一聽見吞佛笑著自己,赦生忍不住還嘴。

「我還有一件衣服在你手上,不拿過來給我?」

「你、你自己過來拿啦!」赦生完全不敢離開被窩,不只因為吞佛,另一個原因,是因為自己一絲不掛,怎麼好意思……

吞佛臉上笑意不減反增,他走向赦生,拿過他手上的衣物,手指輕輕滑過赦生肩頭,在赦生唇上印下一吻,「我走了。」

「嗯……」

直到房門關上,赦生坐起身子,看著自己身上斑斑吻痕,不禁又想起昨晚的纏棉,抓起被子往頭上一蓋,人也跟著倒向床鋪。

 

「怎麼辦呢?吞佛……我好像又更愛你了……」被子裡,仍是充斥著吞佛陽剛的氣味,赦生不自覺笑了。

==========================================================

吞佛回到守地,交代了幾件事情後,人又離開了。

總算是澄清了誤會,雖然因為這件事,自己跟赦生的關係又更進一步,但是他只要一想到赦生躲在角落悶著,還為了自己哭了,他就心疼!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全都是那個人!螣邪郎!

「唷!汙點大將來見本大爺有什麼事呀?」

「汝同赦生說了些什麼?」

「哼哼……沒什麼,不過就是一些瑣碎的事罷了。」

「瑣碎?」吞佛睨了睨螣邪郎一眼,頗是懷疑。

「是呀!不就是隨口說說吞佛你在苦境幹了些什麼好事罷了!」螣邪郎聳聳肩,一副不甚在意的模樣。

「邪郎,不要說吾沒站在汝這邊,汝關愛赦生,吾知曉,可汝的說辭,傷了赦生。」

「傷?本大爺只是要他看清你罷了!」

說穿了,不就是嫉妒自家小弟樣樣向著吞佛,對自己卻連一聲兄長也不願說。

「這次,汝過分了。」

吞佛這句過份,說的認真,螣邪郎想起那天赦生聽完自己的話,一副魂不守舍貌,看來,自己真是過分了。

「那小鬼……還好嗎?」

「汝說呢?」吞佛雙手往後一背,「去看看他吧,不過,當心汝的言詞。赦生不是不把汝當兄長,他還是很在意汝的。」說完,吞佛便離開了。

雖然還是很生氣,但是看在螣邪郎也是愛弟心切,他就不跟他計較了,為同修,他不是不懂螣邪郎在想什麼,只是他的方式,不免偏頗些,赦生縱使想對他表露感情,聽見他的言詞,又怎麼可能忍下那口氣呢?

唉……這對兄弟,一個嘴硬,一個性子倔,真是叫人不知該如何是好!

==========================================================

他受傷了?自己真的過分了……吞佛說自己傷了他,他對吞佛就是這般在意嗎?那自己呢?對他來說,就是這麼無謂?每每見面,非得鬧的不歡而散,他連叫自己一聲兄長也不願,只是,要他這麼心高氣傲的魔,低聲下氣地去關心小弟,說什麼他也做不到!

想著想著,人已經走到赦生道了。

要進去嗎?他看見自己,不免又要生氣了吧!可是內心卻又是希望見他一面,他心情不好,也全是因為自己,於情於理,都該去看看他不是嗎?

可是,他是為他好呀!誰叫那個汙點佔據了全部的赦生!

算了算了!都來了,就進去看看吧!

「小弟!」

「吼……」

「怎麼只有你,赦生呢?」

突然,鬱黑的天空閃下雷電,赦生現身,卻沒有任何舉動。

「兄長來看小弟,了卻心事了嗎?」

赦生仍是不語。

「看來那汙點……」

「嗯──」天空降下悶雷,顯示著赦生道主人心情不悅。

「哼哼!本大爺特地來看看你消沉到什麼樣的境界,看來,也還好嘛!就這麼相信他?」就是不願相信他的兄長?

「他不會騙我。」

螣邪郎雙手環抱,「喔!終於肯開口了!怎麼不叫聲兄長來聽聽?」

「你究竟來做什麼?」

「不是說了,本大爺來探視小弟。」

赦生轉過身去,「看過,可以走了。」

==========================================================

〈喵~~~邪郎兄終於跟小赦說話啦!獨處耶~~君君說邪郎兄呀~~你就別彆扭了!關心小赦就說呀!何必呢?呵呵~~~真是個不誠實的傢伙!大家說是吧~~還有呀,最近君君喜歡一部片,就是王的男人,相信許多人都已經聽過了吧~~昨夜,君君聽主題曲聽到哭……好難過……心裡很悶~~唉~~真是未演先轟動……就不知台灣會不會上映了~~很喜歡裡面的孔吉,好美的說~~大家有興趣可以去看看預告片跟簡介~~^___^>


如果人人都是一齣折子戲 把最璀璨的部分留在別人生命裡
如果人間失去脂粉的豔麗 還會不會有動情的演繹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646&aid=1505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