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霜晨月夕
市長:斂寒君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霜晨月夕】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布布─西禔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布布)無情最是帝王家 (十九)END
 瀏覽644|回應0推薦0

斂寒君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無情最是帝王家(十九)

人已經揭曉,疏樓龍宿,中原的背叛者,在他成為嗜血一族時就已經決定他往後的日子將在不見天日下度過。

「後悔嗎?」西蒙望著眼前這個反叛者,心中有著一絲喟歎。

他的禔兒便是亡於這個人手中,而他更算得上是主謀。禔摩會恨他嗎?他不知道,也不想去細想,他只要一想到禔摩可能出現的表情,他就心痛。

「不問問汝的首席大將如何敗在吾的手中嗎?」

「死都死了,多說無益,你我達成共識及合作的空間,他便已算是爲我族犧牲。況且,亡於你手,他也不算冤枉。」

呵呵!好個西蒙,明明在意,卻又裝出一副事不關已的模樣,這就是汝之所以能成為王者的原因嗎?

「不用揣測我的想法,我們現在是同一條船上的。」背過身去,西蒙不是不曉得眼前之人心中所忖。

「呵呵呵,闍皇言重了。」龍宿掩嘴低笑,闍皇西蒙,果然還是不容小覷。

「既已完成所願,我再一次提醒你,不要忘卻自己該做的事。」

「這是當然!」

直到厚重的大門被關上,西蒙才鬆了一口氣。他雙手掩著自己臉,身軀有些微微顫動,在龍宿來之前,長老們已經先來晉見過西蒙,說著西蒙此舉除去冰爵禔摩是多麼明智的決定,相信西蒙必能帶領著嗜血族統一中原。

長老說了一大堆,而西蒙卻無心於此,他只是冷冷地說道:「你們會後悔的。」之後便將一臉震驚的長老們給請了出去。

除去禔摩是好事嗎?那一群迂腐的老頭!他們不知道,除去禔摩就像是斷去西蒙一臂,很多事將因此失利!

可是事到如今,他已經不在乎了,他的禔兒走了,而他便是主謀,說起來還真是可笑!口口聲聲說愛著他,卻處處傷害他,惹他心傷,難道這就是愛他應有的表現嗎?

「哈哈哈……哈哈哈……」西蒙發陣陣令人不寒而慄的笑聲,看看現在!只剩他一個人,柳湘音早在生出邪之子之後便香消玉殞了,說他無情?他可還爲她建了座墳,算是彌補吧!因為他從來不曾愛過了柳湘音,因為自始至終,他心底只有一個人。

死都死了,多說無益。

自己是怎麼說出這話的?自己是懷著什麼心情說出這話的?他真的不知道。這是一句多麼無所謂的話,而他卻說的如此輕鬆,這叫他情何以堪?他的愛人死在自己的陰謀下,這就是王者最後的歸屬嗎?

無情最是帝王家,說的一點也沒錯!他無情,也不該有情,他是王者,一個無心無情的王者,當初也是因為這樣才承接下嗜血族的寄望:一統江湖,讓黑暗的世界吞噬光明。

禔兒……

==========================================================

在禔摩死去後,西蒙對中原不僅只是展開全面性的攻擊,另一方面,他專心於培育他的愛子,直到最後一戰。

腳邊靠著的,不再是他的禔兒,望著邪之子,西蒙知道,自己已經沒有任何動力再支撐下去了,因為,千年來支撐他的人兒已經不再。

「這陣子,辛苦你了!」

「父王……孩兒一點也不辛苦,爲了父王,孩兒會繼續進攻中原,請父王不用掛心。」

聽了邪之子的話,西蒙有些欣慰地笑笑,「明天,是場硬仗,你要小心。」

「是。」

邪之子退出大殿,內心是欣喜的,他的父王很少這樣關心過他,有的只是一再跟他說,要讓黑暗世界降臨,完成族人的寄望。可是,最近這陣子,西蒙有些不同,嚴格說來,是在禔摩死後,有了些許不同。

難道……父王還忘不了冰爵?

邪之子歸納出結論,從他出世至今,就聽過下人的閒言閒語,說西蒙和禔摩本是一對愛侶,西蒙卻因為無法有子嗣,而娶了柳湘音,縱使如此,西蒙跟禔摩還是沒斷過彼此的關係。

那母親算什麼?一個男人竟比過自己的母親?讓自己的母親倍受冷落?失去冰爵,換來他邪之子,他會讓西蒙知道,他比冰爵還有用!明天一戰,便見分曉。

==========================================================

天禁不日城,提琴聲響,眾人即將展開最後一戰!失去勝利者將失去性命。

「呵呵,四分之三,是你要對上我嗎?」西蒙邪魅一笑,看著眼前的沉默男子。

月下狂想,千年孤單,神魔不許,四分之三。」

不多言,收起提琴,銀槍上手,無懼生死,展開一連串的攻擊。

一來一往間,四分之三尚佔不了上風。

「聽說你有個愛人。」當兩人稍做停戰,西蒙笑著問。

「何必不承認?」

「這不關你的事。」舉起銀槍,四分之三臉色微沉。

「他,跟禔兒有相像的地方,也難怪你會喜歡他。這樣的人,的確很吸引人,不是嗎?」

「夠了!」

「動怒了?呵呵……之前禔兒因為你們受了重傷,這帳,一同算吧!」

語落,又是一番纏鬥。這一仗,打下來,花了一天一夜,卻仍未見勝負,直到最後,兩人擦身而過,西蒙露出笑容,隨即,四分之三化為光影離去。

「父王!」邪之子發出號令,「眾人回城!」

西蒙屏退掉所有人,獨留下邪之子。

「我兒,過來父王這。」

邪之子舉步向前,蹲在西蒙跟前。「父王無恙否?」

西蒙摸摸邪之子的頭,露出一個慈父的笑容,「父王很抱歉,對湘音、對你,都一樣抱歉,父王的心,只有一個人,一直以來都只有他,我兒,以後你會明白生命共同體的意義……」

「父王……我不要!我們才是一體的,不是嗎?」

「傻兒,父王遲了太久了,他會怪我的!剩下的,父王僅能寄望在你身上了!」

西蒙手一轉,竟將自身所剩功力傳予邪之子,一瞬,出現在西蒙面前的,是一張一模一樣的臉。

「父王!」

「希望他別怪我這麼慢才去……」閉上雙眼,闍皇西蒙已然成為歷史。

「父王,孩兒會完成您最後所願……」

==========================================================

幾個月過後,佛見分說逆天而行,成功扭轉了天命,大地仍是充滿陽光,而在遠離中土之處,今天來了一人。

華陽初上鴻門紅,疏樓更迭,龍麟不減風采;紫金簫,白玉琴,宮燈夜明曇華正盛,共飲逍遙一世悠然。」

一身華麗的龍宿,遠離中原,來到一處隱密的草屋。

「身體還好嗎?」

「嗯,還好。」

「不後悔?」

「何說此話?」

「汝的孩子死了,大業無疾而終,難道不後悔當初與吾立下的但書?」

「古墓得不到滿足,天堂容不下真相,地獄管不住狂傲,人間止不住卑微……屬於我的世界,已經成為過去,我想要的,只有他。」

只要有他,他便滿足;只要有他,哪怕要下地獄?只要有他,他便算是擁有一切。可是,他在哪裡?

「放心,吾早已做好準備了。」龍宿手掌一翻,化出一顆微微閃著亮光的星芒。「代價是,汝必須照顧它。」

西蒙接過龍宿手中的東西,「時間?」

「不知,要看情況,傷的越重,愛的越深,時間便越久,吾無法給汝一個切確的答案。」

「好,既使如此,我也願意。」

「那吾就此告別,此次,端看汝的造化了!」龍宿說完,化為光影離去。

西蒙將龍宿遞給他的東西種入土壤,每天悉心地照顧著,吃飯也陪在它身邊,還會對著土壤自言自語,就這樣,幾年光陰過了,卻僅是發出一株小嫩芽。

「發芽了!禔兒,你要加油,我會陪著你,請回來我的身邊……」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百年之後,是否真能重溫舊夢?

這夜,西蒙睡得很不安穩,他夢見禔摩,夢見邪之子,他們對他的指責及怨恨,讓西蒙很痛苦,西蒙坐了起來,望著窗外,還是去看看吧!

步出門,來到那個已經成為一片花海的地方,但是,其中那個最為顯眼的花苞卻遲遲未綻放。

「禔兒,百年了,還不夠嗎?我很怕,怕龍宿是騙我的,怕你回不來,怕我不能再像以前一樣愛你……禔兒,回來我身邊,我怕我支持不了第二個百年……」

那夜,西蒙整個人都守著那未開花的花苞,一直到清晨,西蒙露出一抹失望的笑容,「你,還是不願回來嗎?」

西蒙站起身子,失意的臉讓他看起來更無生氣,「我該回屋內了,晚上再過來陪你……」

自從跟龍宿定下約定,要他爲禔摩留一條生路,而自己也請託他替自己護住心神,可是,他喪失了不畏陽光的能力,但是他並不後悔,一直以來,他要的就只有他──禔摩。

不是冰爵,而是禔摩。

西蒙回到屋內,一身疲憊往床鋪倒去,沉重的眼皮讓他很快就進入睡夢中。

也許一覺醒來,他會發現花開了;也許一覺醒來,他會出現在他身邊……

西蒙總是在入睡前這樣告訴自己,好讓自己有再活下去的動力。然而百年來,醒來迎接自己的,都是無止盡的黑夜……

禔兒,請你回來……請你回來,聽我再向你訴說我全部的愛意,我會給你一個合理的解釋,所以,請你回來……

==========================================================

日夜顛倒的生活,西蒙卻不以為意,甘心於此,每天除了照顧花兒之外,西蒙開始調整自己的心態,他降下身段,做著如平民百姓一般的工作。

掃地、整理房子,爲的就是等待禔摩的歸來。

一覺醒來,西蒙第一件事,還是走到外面,看花開了沒。

定眼一看,西蒙慌了!連忙奔了出去。

重重地、牢牢的,抱住那抹置身花海中的銀白色人兒。

「這次絕不讓你離開了!」失意的心,在看見那佇立花海中的仙子,他的心更慌了,慌到不知該怎麼跟他說話,不知該用什麼言語來表明自己的心意,好怕他就這麼消失了。

「蒙……」禔摩飄邈的聲音喊著西蒙的名。

「不會再讓你離開我的身邊……絕不!」雙手更是加大力道,緊緊擁著眼前的人兒。

禔摩明顯感受到西蒙的顫抖,縱使他這麼緊的抱著他,弄痛了他,禔摩也只是笑著。直到兩片唇貼合,訴說著久違的思念及愛意……

「禔兒……我的禔兒……原諒我……」

「傻瓜!大傻瓜……」

百年來的等待,讓曾經為王者的西蒙落下了滾燙的淚,他的禔兒回來了,回到他的身邊了!這次,他絕對要緊緊握住他!傾盡一生來保護他,再也不放手……

夜空下,緊緊相擁的兩人,都沒注意到,在微風中搖擺的玉簪花,顯得特別美麗,也特別馨香……

==========================================================

〈這篇,就暫時到這告一個段落了,拖了好久的結局,之前怎麼打,就是覺得不好,所以遲遲沒發文,唉……原本還想寫個感人肺俯的結局,但是打著打著,就變這樣了……()罷了!淡淡的也好啦~~~最後,還是要感謝大家,是大家讓君君有動力完成這篇文(鞠躬),那下次再見囉~~~

 


如果人人都是一齣折子戲 把最璀璨的部分留在別人生命裡
如果人間失去脂粉的豔麗 還會不會有動情的演繹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646&aid=1493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