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霜晨月夕
市長:斂寒君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霜晨月夕】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布布─贈文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布布)等待
 瀏覽411|回應0推薦0

斂寒君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等待

〈漾姊姊~~~妳的HIT 文呀~~~君君先出囉~~不知漾姊姊喜不喜歡呀?君君有在聯網上問漾姊姊有沒有什麼條件,但是漾姊姊也沒說,所以君君就先打囉……這篇,好像有點清純喔?()~~希望漾姊姊喜歡~~~

==========================================================

「蘭哥哥……」

稚嫩的聲音響起,讓正埋首公務的悅蘭芳停下手邊工作。

「經兒,怎麼了?」悅蘭芳朝門邊只露出一顆頭的娃兒招招手。

見狀,小娃兒原本疑懼的面容逐漸綻出笑靨。

「蘭哥哥!」娃兒大膽地跨入門檻,朝悅蘭芳那跑去。

看著娃兒朝自己跑來,悅蘭芳沒有斥責,反到牽起嘴角,待娃兒跑至身旁時,雙手一撈,便把娃兒給抱了起來,坐在自己的腿上。

「經兒怎麼來了?書都溫完了嗎?」悅蘭芳笑著問。

「嗯,經兒溫完書了,但是……」小娃兒突然垂下頭,一臉洩氣。

「怎麼了?」

「經兒很想蘭哥哥,但是父親不准經兒來找蘭哥哥……」嘟著小嘴,表情煞是委屈。

「這樣呀!那經兒還來?」盯視著眼前的粉娃,悅蘭芳心中那股悸動,越來越深。

「經兒是偷偷來的,所以蘭哥哥不要跟爹爹說喔!」抬起頭,一雙清澈天真的眼眸望進悅蘭芳。

「好。」

於是娃兒漾出笑容,突然用力地抱住眼前的人,「蘭哥哥……」

「陪吾好嗎?」

娃兒靠著悅蘭芳,輕輕地點點頭。

時間過的很快,一個下午就這麼消磨掉了。娃兒很乖,他知他的蘭哥哥很忙,所以他只是靜靜地偎在他懷裡,沒有出聲打擾。

「經兒?」

「嗯……」興許是等太久了,娃兒不知在什麼時候悄悄睡去。

悅蘭芳失笑,抱起娃兒往自己臥房去,溫柔地替他覆上被褥,隨意在書櫃上取下一本書,人就坐在床邊,說是看書,其實那些書自己都看到倒背如流了,心思全在床上那個娃兒上。

經兒,你要快快長大呀,蘭哥正等著你。

==========================================================

時光飛梭,悅蘭芳看著眼前的男子,他的經兒長大了。只是……他的經兒可以接受自己嗎?悅蘭芳失笑,雖說自古以來,男風不曾衰減,就連帝王也是有屬於自己的男寵,可是,他跟經兒,不只同為男身,還是兄弟!這……

「蘭哥?」

「呀!」

「蘭哥,你還好吧?」

「無事無事。」

「少爺,御主有請。」

「馬上過去。」

「蘭哥,一起過去嗎?」

「嗯。」

兩人來到偏廳,自己的父親,正等著他們兩人的到來。

「坐。」

「爹找孩兒來此,是為何事?」

「哈哈!你們都大了,爹也該讓你們來接手汗青編,但是,正所謂成家立業,男大當婚,今天找你們來,正是為了此事。」

成家立業?男大當婚?

悅蘭芳心中閃過一絲不安,難道……

「蘭芳,你也大了,這幾年,爹為了汗青編,忽略了你的婚事,爹為你看了不少大家閨秀,個個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溫柔識大體,絕對配得上你,其中爹更欣賞……」

「爹……」

御主話未講完,即被悅蘭芳打斷。

「怎麼?」

「孩兒尚未過成婚的念頭。」

「這沒關係,婚事,爹說了算,以後天子的婚事也一樣,天子也十七了,辦完你的,也該爲天子物色對象。」

聞言,悅蘭芳望向經天子,經天子沒有任何反應。

「爹,孩兒有心儀的人了。」

「是嗎?是哪家閨秀?」

「爹請別急,容孩兒先去探探口風。」

「好,爹爹等你的消息,這樣也好,那我得去爲天子瞧瞧,天子呀,你也要有心理準備。」

「是。」

「那就下去吧。」

「孩兒告退。」

兩人退出了廳堂,經天子不發一語,只是靜靜地跟在悅蘭芳後頭。

「天子,陪為兄去個地方可好?」

「不要。」

「不要?」

「對,我不想去。」

「為什麼?」

「如果你是要去探口風,天子去了豈不尷尬?」

「哈哈,天子,就是要汝去,為兄才能探呀!走吧走吧!」不顧經天子的意願,悅蘭芳硬是拉走經天子。

==========================================================

「瞧!這很美吧?」悅蘭芳帶著經天子來到一處梅林,「天子,哥知道除了蘭花,汝最喜歡這白淨傲梅。」

「那又如何?」

經天子看著這,說不驚訝是騙人的,而且,最讓他訝異的是,悅蘭芳竟還記得這件事。

「是不如何,今天只是來探口風的。」

探口風,既是如此,何必找他來?

經天子轉身,悶悶地說:「天子已經看見這美不勝收的景色了,也不該打擾蘭哥探口風,天子這就離開。」

「別走。」悅蘭芳一手抓過經天子,兩人就這樣撞在一起。「汝不希望見見哥心儀的人嗎?」

「早晚都會見到,何必急於這一時?」

「汝一點也不介意?」

「介意什麼?」

聽見這回答,悅蘭芳有些不悅,「真的一點都不介意?不介意汝的蘭哥被搶走?」

我的蘭哥?

「我的蘭哥……哼!你再也不是我的蘭哥了!你心裡有了我以外的人!」經天子突如其來的怒吼,嚇到了自己,也嚇到了悅蘭芳。

「哦!還說不介意?」悅蘭芳笑開了顏,他的經兒,還真不是普通的可愛!

「放手……你去探你的口風,反正爹爹也要為我準備婚事了,以後……以後我們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樣了……」經天子想著想著,不自覺地紅了眼框。

「不准,吾不准你娶妻。」

「嗯?」

悅蘭芳一手抓著經天子,另一手霸道地摟過經天子的腰際,將經天子拉往自己懷裡,唇隨即覆上。

「嗯……你、嗯……」經天子被這舉動給嚇著,蘭哥……吻著自己?

趁經天子開口之際,悅蘭芳靈巧的舌順勢竄進,調戲著經天子。

再熟悉不過的味道,再眷戀不過的溫暖,包覆著經天子,隨著吻越來越深,氣息越來越紊亂,他只感覺到自己的心跳越來越快,眼神越來越迷濛……

這是什麼感覺?是……愛嗎?

愛?腦中一閃而逝的字眼,讓經天子回過神來,他奮力推開悅蘭芳。

「放開!」羞紅的臉,夾帶一絲怒意,眼神卻又是如此委屈,看在悅蘭芳眼裡,別有一番風情。

「經兒……」

「不要這樣叫我!你、你……」

「不喜吾這樣?」

「我……」被悅蘭芳問的回不出話來,「你、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當然知道!吾在吻你呀!」

「過分……這樣欺負我!很好玩嗎?」

「天子,不是這樣的。」

「你不是要去探口風嗎?為什麼這樣對我?」一股委屈襲上,眼淚一滴滴滑落。

「怎麼哭了?」悅蘭芳上前想安慰,卻被一手擋下。

「有了心儀的人,幹麻還來招惹我!」明知道,他是很眷著他的,這麼一來,他怕自己會離不開他的。

「汝這麼說,是心裡也有吾了?」

經天子不發一語,只是靜靜站著。

「天子……」悅蘭芳欺進經天子,為他撫去臉上淚痕,「經兒……吾要探的口風就是汝呀!」

手悄悄攬過經天子,額輕抵著他,「吾要的,一直都只有你……」

「騙人……」

「蘭哥什麼時候騙過汝?只是怕汝不能接受蘭哥……」

「我……」接受嗎?可是他是自己的哥哥。不接受嗎?可是自己想要他成為自己的蘭哥。

「經兒,蘭哥都不怕了,汝怕嗎?蘭哥會爲汝擋去一切的,只要汝願意……吾就會是汝一人的蘭哥。否則,蘭哥只好去迎娶別人了……」

「不要……不要娶別人……」經天子主動抱住悅蘭芳,把自己埋進這個令他眷戀不已的懷抱,從小他就只抱過他,也只抱他一人,所以他不要把這個懷抱出讓,他只能屬於他!

「那就是說……」

「接受……經兒接受……只要是蘭哥……經兒都接受……」

「哈哈,那蘭哥可以再吻一次嗎?吾的經兒……」不等回答,唇瓣相依,是爲承諾,生生世世……

==========================================================

「蘭哥,想什麼?」

「沒,只是突然想起兒時的回憶。」悅蘭芳替身邊人兒拂去悄然凋落的梅花瓣。

自從定風愁死了,經天子也死了,現在武林上,再也沒有悅蘭芳,沒有定風愁,更沒有經天子,有的只是大家傳言的梅林,裡面住著一對愛侶,一個清麗如梅,一個俊秀如蘭,有幸之人,還可以聽見從梅林裡傳來的銀鈴笑聲……


如果人人都是一齣折子戲 把最璀璨的部分留在別人生命裡
如果人間失去脂粉的豔麗 還會不會有動情的演繹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646&aid=1360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