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霜晨月夕
市長:斂寒君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霜晨月夕】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動漫─網王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網王)守護最終回之至死不渝
 瀏覽528|回應0推薦0

斂寒君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守護最終回之至死不渝

<最終回,塚不二篇終於出了……不多說,請往下看吧~~~因為離上篇已經太遠了,所以跟大家說一聲~~~這可以單獨看喔~~~~~>

=============================================================

「辛苦了,今天休息一天。」大石抽完籤,回到學校竟是宣布社團休息。

「為什麼?」首先提出疑問的是陽光男孩─菊丸。

「到阿隆家就知道囉!」寵溺地摸摸菊丸的頭,大石笑的比平常還開心。

「要去吃壽司嗎?好耶!龍馬快點!我們先去!」

「嗯……有問題……絕對有問題。」乾拿出筆記,不知記上些什麼。「不過,薰,既然要去吃壽司,我們也快點吧!免得被阿桃吃完了!」

「哈哈!不管如何,大家都先到阿隆家吧!」龍崎教練一聲令下,全部社員皆往河村家前進。

一路上,大家說說笑笑,但是還是不懂為什麼今天突然休息。終於到了河村家門口,大石突然轉頭對不二說:「不二,你在這等等喔!」接著大石領著一群人進屋,獨留下不二一人在門外。

不二倒也沒說什麼,只是靜静待在門外,看看他們要玩些什麼花樣,畢竟平常他總是以捉弄大家為樂,大家想反擊也不是不可能。

不一會兒,裡面傳出歡呼聲,於是不二笑咪咪地等接下來要發生的事。

這時,一個人緩緩推開大門走了出來。

看著眼前逐漸向他靠近的人影,不二一貫的笑容此時竟怎麼也裝不出來。只能呆愣著,直到那人來到自己的眼前,直到那人將自己納入懷中,他才漾出笑容,眼淚也隨之落下。

「我回來了……」

「你回來了……」

是呀,他終於回來了,在他一個人獨自面對著無數個黑夜,只能依靠著短短的簡訊伴著自己入睡,而今,他回來了,這是不是表示他可以不必再自己一個人入睡,不必再盯著冷冰冰的螢幕落淚,不必再一直喬裝著自己毫不在乎,可以安心等他回來的樣子。

「想我嗎?」手塚低沉地問著。

「不……不想……」因為他心中已滿滿是他,又何需加註「想念」二字呢?

「是嗎……可是,我好想你,好想好想你……周助……」隨著語落,手也更加擁緊懷中人兒。

「是嗎?呵呵……」抬起頭,望著這張再熟悉不過的俊容,卻怎麼也瞧不清楚,「國光……我看不清楚你……我……」就在手塚厚實的大掌撫上不二臉頰之際,不二再也忍不住地哽咽出聲。

「對不起,我又讓你落淚了……」

「不……只要你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周助……」手塚心疼地捧起不二的臉,吻去他臉上的淚痕,最後覆上他思念已久的雙唇,越來越深,忘情地品嘗著……

不捨地放開不二,手塚如期看見不二羞紅的臉,笑著說:「你還是一樣。」

「什麼?」

「呵,很容易臉紅!」

「你!」努起唇,一臉不悅。

「好好!乖,進去吃你愛吃的芥茉壽司吧!」手塚牽起不二往裡面走去。臉上剛毅的表情緩和不少,因為他知道,唯有自己才能看到不二稚氣的另一面。

才一進門,大夥便又是一陣歡呼。

「部長回來了!真是太好了!」

「這陣子辛苦大家了。大石,謝謝你。」

「哪的話,回來就好!今天大家就好好休息一天吧,明天要繼續加油!」

「是!」

=============================================================

飯後,大家一陣寒喧便各自離開,好讓手塚與不二獨處。

兩人並肩走著,不發一語,只是安靜地走過每一處擁有共同回憶的地方。

「國光,還記得這裡嗎?」不二停下腳步,回身望著手塚。

「當然。」

他當然記得,因為這裡是他跟不二告白的地方,也是他跟不二提出分手的地方,還記得當時不二的眼淚也多燙人,往事歷歷在目,他怎麼會忘記呢?又或者說,只要是關於不二的一切,他全都銘記在心,不願放過任何一點記憶,尤其是在他離開不二這段期間,讓他深深體認到不二在他心中的重要性。

「是嗎?你還記得……」朝手塚微微一笑,向前一步,緊緊抱住手塚。

「周助?」

「讓我抱一下,讓我感覺真實的你……」

看著不二這般,手塚有說不出的心疼,這讓他想起今天大石對他說的,說著這陣子來不二的故作堅強,在他們這群好朋友中,不二不曾掉過一滴淚,不曾對他們訴苦過,但是他們知道,其實不二不若表面上的快樂,在那抹動人的微笑中,藏有幾分無奈及苦楚,這都不是他們所能了解的,大石只希望這次他回來,能好好安撫不二的情緒。

「周助,我不會再走了,以後會一直在你身邊的,哪怕要遠行,也一定帶著你。」伸手替不二順順被風吹亂的頭髮,他知道,他的不二深藏在面具底下的情感有多脆弱,一個被冠上「天才」的無奈,在光圈背後的壓力又豈是掌聲所能覆蓋的。

「嗯……你說的,不可以賴皮……不然……你就知道!」像是示威般的戳了手塚胸膛一下,以表示自己的認真。

「是。」

「如果你食言,我會去找別人的!」不二抬起頭,笑咪咪地說道。

聞言,手塚不怒反笑:「你捨得我?」

「當然……捨不得!不過,如果你敢背叛我,你就知道!」不二再度漾起迷死群眾的招牌笑容,越是燦爛,越是危險呀!

「傻瓜!」手塚敲了不二額頭,「我才要擔心你變心!」畢竟不二身邊的「蒼蠅」可不比自己少呀!

「呵呵……回家吧。」

「嗯。」

看著牽著自己的大掌,不二笑了,「我曾跟自己說,如果你一直不回來,我會一直在這等你……」

訝於不二無預警而出口的話,手塚身子頓了一下,手更握緊了不二。

「是呀,這是我對自己的承諾,也是對你的表示。」

「我知道,但是我不會食言,更不會忘記,我們之間的承諾……」

「不離不棄……」

「至死不渝……」

=============================================================<暴汗~~~……這跟君君中想的……好像有些差距……靈感~~~我的靈感你快回來吧~~~~~~……本來是打算寫之前在一起的事,卻變成寫手塚回來的事了…………讓君君出去把離家出走的靈感找回來吧~~~~~~~果然,寫作這回事,沒靈感,就是零呀!!算了,等靈感回家再補上之前的故事吧….>


如果人人都是一齣折子戲 把最璀璨的部分留在別人生命裡
如果人間失去脂粉的豔麗 還會不會有動情的演繹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646&aid=124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