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霜晨月夕
市長:斂寒君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霜晨月夕】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布布─短篇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布布) 憶.秋思化刃 五(END)
 瀏覽437|回應0推薦0

斂寒君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憶.秋思化刃五(完)

「有事嗎?」風之痕看著欲言又止的洛子商,其實他心中怎會不知他要問什麼呢?

「風前輩……」

「今天是除夕,蹤兒和白衣晚上會回魔劍道,如果憶秋年趕不回來,就再住一晚吧。」

「嗯,謝謝風前輩。」

洛子商回到自己的臥房內,滿心期待著,他相信憶秋年不會失信,一定會帶他回去吃團圓飯……

師尊,快回來吧……商兒正等著您呀……

就這樣,不知過了多久,洛子商送走了蹤兒和白衣,魔劍道之主誅天親自來接他們回去,看著他們一家,洛子商告訴自己,他還有師尊,他也會來帶他的,就跟白衣一家一樣……一樣幸福……

於是他笑著送白衣和蹤兒離開,乖乖地等著憶秋年來接他。

等待的時間總是漫長,更是磨人,洛子商眼看天色漸暗,而外頭似乎沒有任動靜,甚至連隻小鳥飛過也沒有,他開始耐不住性子了。這時風之痕推門進入。

「看來憶秋年是趕不回來了,先出來吃飯吧。」

「……」洛子商低頭不語,微微抿著雙唇。

「你想等他回來再吃?」

「嗯……他答應我的……」小手悄悄抓著自己的衣裳,試圖說服自己,在晚點就到了,就會來接他了。

「好吧,如果餓了再出來吃吧。」

「謝謝風前輩,對了,我……我想到屋外等師尊,可以嗎?」

「多加件衣服。」

「是。」

洛子商隨手抓了件衣服便往外走去,他想一定會等到師尊的,說不定師尊看見他還會很開心呢!

=============================================================

小小的身軀坐在孤獨峰峰頂與要下山的交界,不管冷風一直吹襲著略嫌單薄的軀體,也不在意時時像刀刃的細沙劃過自己的臉頰,洛子商現在唯一想做的就是等,等著憶秋年來接他。

一刻、二刻……

一個時辰、二個時辰……

師尊……怎麼還不來接商兒……

雙手環抱著自己的膝蓋,嘴巴還不時呼氣為自己帶來些暖意。

只是,一個娃兒怎麼抵得過三、四個時辰冷風的侵襲呢?洛子商突然覺得頭有點重有點暈,身體有點燙,眼前的一切似乎變得有些許模糊……

就在洛子商小小的身體快與地面做親密接觸之際,一道人影快了一步,抱起洛子商。

糟!發燒了!

風之痕把洛子商抱進臥房,做了一些處理後,轉身正要離開,剛好一個再熟悉不過的聲音傳入:吾回來了!

就在瞬間,憶秋年的嘴馬上被捂住,「噤聲,別吵到病人。」

病人?誰生病?憶秋年記得自己離開的時候大家都還好好的呀!怎麼幾天不見,就有人生病了?

憶秋年點點頭,小聲地問道:「誰生病了?」

「商兒。」

很簡短的一句話,但卻已經讓憶秋年揪了心。

「什麼?我進去看看!」

憶秋年一打開門,床上躺的的確是他的商兒,額上還放了一塊布。

「怎麼會發燒?」回頭詢問自家好友。

「等你。」

「等我?」

「因為你沒有遵守承諾,他一直在屋外等你,晚飯也沒吃。」

「什麼!」天呀!外面這麼冷!

「剩下的你自己處理吧,我要去睡了。」

風之痕轉身離開,留下憶秋年。

憶秋年走至床邊坐下,替洛子商換上乾淨的布。

這樣實在太慢了。好吧……

憶秋年抱起洛子商,灌輸一些真氣至他的體內,但是由於洛子商年紀尚小,無法承受太多的真氣,也只能稍稍舒緩他的不適。

「……」

「商兒,怎麼了?」憶秋年聽見床上娃兒有動靜,馬上低下頭去聽。

「師尊……」

「是,我在,在這。商兒乖喔!」憶秋年將洛子商滑出棉被外的手給握住。

「師尊……別丟下商兒……商兒很乖……別丟下……」感覺到有人握住自己的手,洛子商也反握著對方。

「是是……師尊不走,不會丟下商兒的,商兒好乖,師尊捨不得丟下商兒的……」聽見洛子商的夢囈,憶秋年真是說不出的揪心,明知道他害怕什麼,自己卻又失信,讓他再次承受這種不安,自己真是該死!

也許是聽見憶秋年的保證,夢囈中的洛子商安靜下來,但仍緊抓著憶秋年的手不肯放,見狀,憶秋年一個動作,躺至洛子商身邊,納他入懷,柔聲地安撫著:「商兒乖,師尊在這,在商兒的身邊,會一直在商兒身邊,不會離開的……商兒別怕喔……」一隻手還不忘輕拍洛子商的背,給予安全感。

師尊……是師尊嗎?

是師尊的氣息,好溫暖,不想離開,不想離開師尊……

洛子商下意識地更偎近憶秋年,而後才放心地沉沉睡去。

=============================================================

「嗯……」洛子商睜開眼,昨夜他看見師尊抱著自己,怎麼現在……難道是自己作夢嗎?

「師尊……」連忙撐起身子,環顧四週,輕輕喚了聲,卻一樣沒有任何人。

被丟下了……師尊不要自己了……

豆大的淚珠沿著臉龐無聲滑落,看吧……掃把星……師尊也一樣不要你了……看吧……上天不會如此善待你的……

再也忍不住,哽咽出聲。

小聲,不能讓別人聽見,這裡是風前輩家……

洛子商把自己縮進角落,緊抓著棉被啜泣著。

就在這時,有人推門進來,卻被這景象嚇到了。

「商兒怎麼了?怎麼哭成這樣?」

洛子商抬頭一看,居然是憶秋年!

「師尊……」睜大眼睛,眼淚掉的更兇了……

「怎麼啦?來,跟為師說。」憶秋年坐至床邊,向洛子商伸出手。

師尊……

顧不得了,洛子商放下被縟,便是往憶秋年懷裡撲去。

「哇……」眼淚像是關不住似的,一直流一直流……不一會兒,憶秋年胸前已濕了一片。

「怎麼了?哭的這麼傷心?作惡夢嗎?」輕拍、安撫都一起用上了,無奈懷中娃兒還是淚流不止。

「商兒以為……以為師尊不要商兒了……商兒……商兒一直再等……咳咳!」

「傻瓜,昨天為師不是說了?會一直在商兒身邊,不會離開的!忘了嗎?」

「可是……今天……商兒找不到……我以為你又要丟下……丟下商兒……」

「為師只是去煮碗稀飯,等會兒要給你吃的,怎麼知道你剛好醒來……好了,別哭了,哭得為師心都疼了……」伸手擦去洛子商臉上的淚痕,早知道就等商兒醒來再去弄,就不會讓商兒擔心成這樣了……

「師尊,你昨天對商兒說的……是真的嗎?真的不會丟下商兒?會一直在商兒身邊?不會再失信了?」說著說著,又紅了眼框。這等模樣還真讓人不捨呀!

「當然!會一直在商兒身邊,不離不棄,一直護著商兒的!」

「嗯……不離不棄……」

=============================================================

「風仔,多謝你囉,那我們先回去囉!」

「謝謝您這幾天的照顧,風前輩。」

「回家囉!」

「師尊,今年沒吃到年夜飯……」

「沒關係呀,大年初二當是回娘家好了!呵呵呵呵……」

「……」回娘家?什麼跟什麼呀?

雖然他的師尊有點痞,有點不正經,但是洛子商知道,他不會騙他的,一輩子,不離不棄,一直守護著他……





<後記:又是一篇連夜趕出來的文,其實在打這篇文時,君君流了不少眼淚,不只是因為心疼洛哥與憶杯,加上一些感觸,讓君君……不管如何,這篇君決定先到這結束,之後的事……呵呵……之後再說吧!沒意外的話,會有一篇番外,寫洛哥與憶杯去放紙鳶的故事,沒錯,就是之前提到的一小段~~唉……最後,憶杯還是走了,但是君相信,他還是一直守護著洛哥,因為……洛哥是他最心疼的商兒呀~~~~哇~~~君君又想哭了~~~~~~~~那,下次見,君君要去拿衛生紙囉~~~~>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646&aid=1147234